樓主: Melodyjui

[同人文] [特傳同人]總之,我進了特傳世界 (4/30 第110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2-1 15:12:24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好快!!!!

哎呀瑄瑄的能力到底是甚麼呢~~~~~?

可惡我也要吃學長豆腐!!!(自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2-1 19:59: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三多


我是在一種冰涼的觸感之下醒來的。
微微的睜開了眼把頭挪向右邊,看到的是白色的簾子。
再把頭側向左邊,還是白色的簾子。
腦中迷迷糊糊的,下意識地把頭往了更加柔軟的上方蹭去,調整了一個舒服一點的姿勢,我又睡了過去。


∼∼∼∼∼∼∼∼∼我是清醒過來的分隔線∼∼∼∼∼∼∼∼



聽到了外面傳來像是正在爭吵般的聲響我清醒了過來,用手支撐坐起,因為速度太快結果眼前一陣暈眩害我又差點向後倒去,坐了一陣子等待暈眩感過去之後我才發現我躺在了一張白白淨淨的床上,床很明顯就是一般病床的樣式,四周隔著簾子所以看不出去。

可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記得漾漾他喚醒的耶呂鬼王......
然後呢?
怎麼好像沒印像了?

我翻開被子,抬腳下床後才發現身上穿的不是原本的制服,而是一般的病號服。皺了皺眉,拉開簾子向外走去,看了一下四周也沒看到半個人,倒是前面有一扇門。
這個...... 應該是出口吧?
因為這個地方應該是密閉式的,從簾子的縫隙間還看得到有其他幾張病床,但是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抬頭上看,我愣住了。

因為有一個女人像是坐在半空中般安睡,說是女人也不太對,因為她的身體是透明的隱隱約約只看得到輪廓,她注意到了我的視線睜開了眼睛,她沖著我笑眨了眨眼睛後閉上眼繼續安睡。
我對著她發呆發了好一陣子,然後被外面的聲響嚇到。
「搞什麼!剛剛那個渾帳我要殺了他!」「來啊,看誰殺誰!」然後又是一陣乒乓亂響,在一聲慘叫之後結束了。

咽下了口水,我在懷疑我該不該出去了。
出去了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不過我還是鼓起了勇氣開門,因為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而且如果這裡真的是醫療班的話,出去外面就可以找的到喵喵了吧。
這麼想著我打開了門,然後我看到了我這一生中都還沒有感受過的沖擊。

一隻雞,喔!口誤!一個頭上...... 色彩斑斕的人一腳踩在床頭,然後擺出一個像是目光燈打在他身上帥氣無比的姿勢,我默默的把頭撇向了旁邊無視掉。除了他之外還有漾漾、喵喵、學長、還有三個穿著藍袍的......人。
那三個...... 我猜應該不是人,因為他們的耳朵是尖的。然後其中一對竟然是雙胞胎!他們三個人都是深藍色的髮、褐色的眼,輪廓看起來比較偏向西方人,重點是三個都是大帥哥!(喂
因為開門聲結果大家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我身上來,我被嚇一跳然後向後退了一步,腳下像是有什麼東西害我絆了一下差點摔跤。

喵喵趕緊衝過來扶住我:「瑄瑄妳沒事吧!?」我害羞地點點頭。差點在大家面前跌到,現在我丟臉的恨不得找着地洞鑽下去,我叫了一下:「學長、漾漾、西瑞。」
他們都朝我點頭表示招呼,漾漾還一臉擔心的走到我前面問:「瑄瑄已經沒事了嗎?」我輕輕的應了一聲就繼續盯著那三個白袍。

該不會......
那三個人是......
白袍藍髮三人組很有禮貌的走到我面前跟我打招呼,開口的是我猜應該就是身為大哥的那一位:「您好,我是亞里斯學院大學一年級的伊多。旁邊這兩位是我的弟弟,雷多和雅多。」還指了一下在笑的是雷多,面癱的是雅多。
我慌慌張張的回應:「您好,我是Atlantis 高中一年級的虞含瑄。還請多多指教。」順帶鞠了一個躬。

喵喵一直扶著我還我想九十度鞠躬都沒辦法,抬頭又 瞄  了三多一眼,嗷嗷嗷嗷嗷嗷!雙胞胎的兄弟愛好萌!大哥加弟弟們好萌!嗚敷敷敷敷敷(竊笑不已......
突然喵喵和漾漾大叫:「瑄瑄!」
我歪頭問:「幹嘛?」
漾漾支支吾吾,倒是喵喵有點小怒氣的說:「瑄瑄你果然還要多休息!妳看妳都流鼻血了!」
鼻血?手往臉上一摸一看,啊靠!滿手血!
喵喵還在撈撈叨叨:「聽漾漾說最近晚上出去裝水的時候都會看到你的房間還亮著,妳最近是不是都很晚睡?用功是好事但也不能不顧身體啊!妳看看妳現在都流鼻血了!」

那個啊,喵喵。就算我開著燈漾漾也看不到吧,房間和客廳是隔開的啊,只是這幾天忘記關客廳的燈就睡了,而且流鼻血也應該不是因為用功過度啊,應該是因為.....
喵喵把我扯過去旁邊的椅子上坐好,幫我擦了那流了一臉的血,邊擦還邊說:「瑄瑄要顧好身體啊,女孩子不顧好身體以後會很辛苦的!」就說了我不是身體不好,而是看帥哥看到流鼻血啊!當然這句話我打死都不會說出去的。

看著男生那一群好像歡樂的快要打起來的氣氛以及喵喵針對我個人的低氣壓,屁股向旁邊挪了挪:「不要亂動!」喵喵朝我罵,我只好乖乖坐好不亂動了。

三多以及學長那一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總之他們約好了要好好打一場熱身,漾漾被興緻高昂的西瑞給拖了過去,坐在我旁邊的喵喵一臉嚴肅:「要打架通通出去外面打!」

然後他們幾個就被喵喵趕出去了,在他們出去之前我站起身來說:「我也想去觀摩!」廢話!高手級的安全戰鬥可不是常常看的到的!去看看絕對能偷學到很多東西!我暗暗興奮的想。

「妳不可以!」喵喵對著我說。
「誒!?為什麼?」
「因為瑄瑄還要接受檢查!而且出去又受傷就不好了!」
「可是我想看......」
「瑄瑄是病患,不可以!而且瑄瑄剛剛又流鼻血了!」

嚶嚶嚶嚶嚶,喵喵好兇。在醫療上面喵喵非常的堅決,我也知道她是為了我的健康著想只好撇了撇嘴乖乖坐下。但是喵喵啊,我流鼻血真的不是因為受傷啊!只是不小心腦補太嚴重而已......
等等,才這種程度就流鼻血,該不會是飢渴過度吧!
我以前可是大大方方站在公共場所也有辦法連眉毛都不挑一下的看重口味BL漫的啊!但是這絕對不代表我是腐的!我絕對不會承認兄弟愛很萌,但是雷西(雷多、西瑞)更萌的!

所以我只好一臉遺憾的望著他們幾個帥哥走出去,算了,沒有帥哥這裡還有美女嘛∼
突然有一個人拍了我的肩膀:「唷∼這不是瑄瑄小美女嘛∼」
看清楚來人,我咽了一下口水:「提爾輔長。」多虧了原著,不然我絕對已經忘了他的名字,誰記得住才跟你講過一次話的人啊!

他笑著打了招呼後對著我認真地說:「恩,瑄瑄是屬於嬌弱型的。」嬌你......妹!用著認真的眼神對著病人說這種話你不覺得你很糟糕嗎!?這應該已經算是言語性騷擾了吧?我可以揍你吧?應該可以吧?
「輔長別玩了,你不是說瑄瑄還要進行全身性治療嗎?」喵喵說。
全身性治療!!?開什麼玩笑!?我人好好的治療個屁!

「恩,因為瑄瑄你因為不明原因就昏倒,所以我建議你進行一下全身性治療會比較好喔∼」提爾輔長滿臉笑容的說。
「但是我現在好好的!」趕緊反駁!廢話!誰喜歡好好的跑保健室啊!
「你們家的學長也建議你好好檢查一下會比較好喔,因為瑄瑄妳看起來像是突然用了大型法術一樣突然脫力。但是當下的情況聽幾個小朋友說,妳除了風符也沒用其他符咒了。」
回想起來,我的確除了風符以外就沒用其他符紙了。
「而且速度很快的啦∼只要咚∼一下,然後叮∼一下就好了。」
咚和叮是啥啊,你當我烤箱嗎?

反正做一下好像也沒什麼壞處所以我就點頭答應了。
「好吧∼那就請瑄瑄趟在床上了喔∼很快就會好了。」
「現在嗎!?」
「現在喔∼不然要等到何時!」

反正喵喵在旁邊所以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事吧,我乖乖的依著提爾輔長的指示躺下後閉上眼睛。一種涼涼的觸感包負着我,偷偷張開一條縫偷看我發現我全身被一種金色的光華包圍,提爾站在旁邊手舉起,應該是在作什麼術式吧。接著我接受到了喵喵的瞪視趕緊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了提爾的聲音:「好了。」
睜開眼,我問:「過多久了?」
瞄了一眼喵喵時鐘後說:「過了十分鐘。」
啊靠......
不是說在啓動某某某大術法的時候時間流逝都會特別的快嗎!?結果事實上也差不了多少?
「你那是什麼一臉苦逼的表情。」提爾說。
我就是覺得苦逼才會擺出這種表情啊。
「瑄瑄的測驗結果......」我竪起耳朵專心聽。
「事實上就是......」恩恩?
「跟原本推測的一樣,用了某種類似於大型術法的能力,而且應該是初次覺醒,所以在精神力方面消耗比較嚴重。」
啥?啥東東?
「總之只需要好好睡一覺把精神力補回來就好了,身體倒是沒有大礙。」
「那瑄瑄怎麼會流鼻血?」喵喵對著提爾問。
「我猜應該是本人受到了某種強烈沖擊,像是...... 看到別人的裸體之類的。」
「瑄瑄才不會看到別人的裸體就留鼻血!又不是像你一樣的變態!」
其實提爾輔長真相了,喵喵。
不過妳後面那句話一並傷到我了耶。
「一定是因為剛剛被那個該死的不良少年嚇到了!」喵喵言正義詞的說。
是有被嚇到一點點啦,但是我還不是那麼脆弱一嚇就倒的林妹妹啦。

「咖——————」一聲保健室的門被打開了。
「我是來找喵喵複診的。」打開門的那一位說。
「啊!瑄瑄!」「千冬歲!」
沒錯!此人就是手上還包著紗布的千冬歲!

「瑄瑄已經沒事了嗎?」千冬歲關切地問。
「啊,已經沒事了。倒是你,手不痛嗎?」光看都覺得痛。
「還好,不礙事。」

一個聲音打斷我們的談話:「好了!接下來換千冬歲去躺床上!」
「喵喵,換個藥用不著躺床上......」千冬歲無力的回喵喵。
「不行!因為我接下來還要檢查其他地方,躺著會比較方便!」
「但是......」
「躺、床、上!」
千冬歲乖乖的躺到了床上接受了喵喵的治療,我也下了床問提爾有沒有什麼其它要注意的地方,提爾說我只要好好睡一覺把精神力補回來就好了。

因為不太理解他的意思,所以我是這麼理解的啦。
就像是玩遊戲裡面的法師、祭師、魔法師都要補充MP值一樣,除了喝藥水補以外也只能等它自己慢慢恢復,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漾漾?」千冬歲突然說。
聽他這麼一叫我才發現漾漾跟五色雞站在醫療班的門口,五色雞挑釁的跟千冬歲說他被他哥選上作為學院大競技賽的候補出賽了,然後滿意地看到了他錯愕的神情。
接著喵喵開始跟五色雞搶漾漾,在漾漾喊痛之後喵喵松開了手,漾漾就這樣被五色雞搶走了。
看到他們走了我也跟喵喵他們打了個招呼後就回去了,快到黑館的時候還碰上了漾漾。

我叫住了他:「漾漾!」
漾漾看到了我後跟我一起走,我們兩個邊走邊談起了今天發生的瑣碎事情。
走進了黑館,一個聲音叫住了我們兩個:「瑄瑄、漾漾!」
轉過頭去,是安因。

他拿給了我和漾漾一人一個木之森的翡翠鎮石,說是可以讓我們房間安定下來的物質。
我和漾漾點頭向安因道謝,安因注意到了漾漾手中的抽取式符紙後跟漾漾說他可以教他後不久就離去了。
我走回到了房間,把手上的鎮石隨手一放放到了寢房的桌子上,「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一聲淒厲的慘叫傳出。
對於這種突發事件我已經見怪不怪的麻木了,所以沒理會慘叫聲就把自己甩到了床上。


呼......
明明睡了一整天怎麼還是這麼累呢?
而且還沒仔細想想鬼王塚那到底是怎麼一回是......
明天......
再來慢慢想好了......


作者的話∼∼∼∼
好喜歡三多
大哥系大愛啊!
雙胞胎也很棒(擦口水

因為沒存稿了所以下一更就是下星期天了
以後都是周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1 20:0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這章的劇情跳好快
要不是看過原著
冷冷大概會霧煞煞吧
(謎:累了就直說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2 17:48:42 | 顯示全部樓層
诶诶诶!!!
我以為瑄瑄已經(帥哥美女看到)麻木了耶
沒想到看到三多就流鼻血了
而她們也沒注意現場半數以上都是美型生物的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2-2 19:2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在這邊要提一下
有人好像不太清楚為什麼瑄瑄會忘掉鬼王塚的劇情
而且我也忘記提了


因為瑄瑄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看原著了
簡單的來說好了
一般人看小說也不可能記得所有細節吧
更何況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看書了
基本上會很容易忘掉劇情吧

如果又不是那種會重複看幾十遍的腦殘粉
那就更不可能記得住了吧!

瑄瑄只是一般人
喜歡特殊傳說但是就是單單看過幾遍原著
而且有一段時間沒看
基本劇情走向都忘得一乾二淨
要說重要內容雖然記得
但是還是要看到某個點才會想起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2 22:19:03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辛苦了(遞茶

真的更好快www我這樣每天都有滿滿的精神糧食呢wwww

哎呀是人都會忘事的嘛www

別緊張別緊張OK的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3 18:25:0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話應該會大略背起來
因為我在學校就看借的/我買的書
回家後有事沒事都上網看文章
沒有看到有興趣就重複看以前看過的或看借來的/我買的書
然後睡前還看我買的/借來的書
這就是我每天循環的日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2-8 20:56: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劇情、記錄      2013/12/08

今天上午上課的時候我一直都在發呆,在不知不覺之中上午就這麼結束了。中午和喵喵他們一起吃了午餐,不過因為下午的課程大家都各自不同堂所以也就這麼過去了,喵喵他們是上什麼課我忘記了不過我上的是可愛的......「基礎武術」!
事實上我還填了格鬥技,不過聽說擔任格鬥技教師的黑袍在外出長期任務所以沒辦法開課所以就改選其他的課了。

就這樣,我去上了那雖然可以增加我的特殊技能卻也可以把我弄的半死不活的苦逼課程,今天戴洛大哥不知道為什麼心情特別不好,結果就讓我們上了「對打教學」。
他發著黑暗的笑容把上前去跟他挑戰的第七個還是第八個同學打倒後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戴洛大哥啊,我求你別發出那黑到要發光的笑容了,我知道因為你的「訓練」所以對你不爽的同學特別多,但是也不要笑的那麼開心啊!

因為知道絕對打不過戴洛大哥,我和斐恩就站在一旁偷偷聊着天,「瑄瑄,昨天在保健室床上的是你吧?」
「你怎麼知道!?」我驚道。
「妳忘了我是鳳凰族而且還是醫療班的嗎。」他無奈的說。
「對吼!太久有一段時間沒聊都忘了哈哈!」我打著哈哈。
「...... 」

在一群又一群的學生被戴洛大哥打倒後,戴洛大哥不知道是要惡整我和斐恩還是怎的揮了揮手要斐恩過去和他打,斐恩嘆了一口氣走了上去擺好了架式。
我瞄了瞄四周發現除了我和斐恩之外已經沒有學生是完好無缺的了,事實上原本參加基礎武術的學生就不多,一般女生在來之後又被坑爹的課程嚇死,稍微軟弱一點的人又撐不下去,結果原本就不多的學生變得更少了。

緊盯著戴洛大哥和斐恩的打架...... 口誤,是切磋。誒,好像也不太對,應該說教學?
別管那麼多總之他們開始對打起來了,我趕緊瞪大眼睛細看。斐恩和戴洛大哥一開始都沒有動作像是要找尋對方的破綻般的,斐恩動了,接著戴洛大哥就一個回旋踢過去,斐恩像是沒骨頭般的向後倒躲過了踢擊。
斐恩用手一撐、一跳就又回到了戴洛大哥的面前,他的拳頭朝著戴洛大哥的肚子打去,但是再觸碰到肚子之前戴洛大哥就微微一側閃了過去並且把斐恩往前的手一拉,一下子因為慣性而停不下來的斐恩就這樣被迫往前走了好幾步,戴洛大哥把斐恩的手往後一拉、一折,斐恩頓時跪倒地上不起神色有些隱忍。

戴洛大哥鬆手放開了斐恩,斐恩也拍拍褲子站起說:「受教了。」
這樣一來一回實際上也沒有多長時間,也不過兩分多鐘罷了。

我在回神之餘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剛剛看得太專心了,連呼吸都不小心忘了。
戴洛大哥在我完全回神過來之前就對著我甩出了一個燦爛無比的微笑:「接下來輪到妳了。」他說出的話令我馬上墜入地獄的最深層。

我深吸一口氣然後帶著早死早超生的心情向前(明明是最後一個打的),擺好了架式我眼睛一扎也不扎的死盯著戴洛大哥。
只是單單的一瞬間,戴洛大哥的臉在眼前無限放大。不過這種速度我還可以應付,我往下一蹲躲過了他的掌。
接著我手往下一撐、腳往上一踹就往戴洛大哥的臉踢去,不過他輕鬆的往後一彎腰,躲了過去。

我連忙趁著空隙往後用力一躍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但是我絲毫不敢放鬆,死死的看著、預測著對方下一步動作,果然,戴洛大哥馬上就沖到了我的面前。
我趕緊往後一閃又閃過了他的掌擊,不過還沒完,他一個閃身就已經跳到了我的後方。憑著直覺,我往右邊一側,眼角的餘光看到了他的推擊。

等整個轉身過去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對方的動作已經來不及了,戴洛大哥的掌心已經到了我的肩頭,知道絕對躲不過所以我打算硬生生的挨下這一擊,以傷換傷。

等待著肩頭的劇痛感傳來,不過戴洛大哥手又往後一縮,連著整個人都往後退了幾步。
因為揮空結果害我往前又踏了幾步才急急停下。

戴洛大哥笑了笑說:「瑄瑄的基本功已經差不多了,但是實戰經驗明顯不足所以身體的空隙很多,而且還會因為落空而往前。」我認真地聽著他的指點。
「還有動作的擺動太大所以很容易被對方看出來接下來的攻擊,這樣在戰鬥方面會非常吃虧的。而且雖然眼睛跟得上但是身體卻還跟不上整體速度,這個沒辦法只好慢慢鍛煉了。」
看到我還在喘,他又繼續說:「而且體力不足,以後要加體力訓練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聽到了體力訓練我忍不住就慘叫出來,沒辦法啊!之前那些訓練就已經耗掉我半條命了,再多些訓練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活著走出武術教室啊!

「呵,瑄瑄還太弱了,得好好加強呢。」我知道我那點程度對你們這些變態來說只是渣渣般的程度啦。
不過我還是不太爽的嘟嘴:「但是連一擊都沒有成功......」
「如果被你打到我還有資格當教師嗎,更何況我還是黑袍。」戴洛說。
好吧,這樣想想也是啦。反正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弱小女孩而已,能跟黑袍對練已經很厲害了,打的到黑袍才有鬼。

「不過瑄瑄比起一開始已經進步很多了。」戴洛對著站在他旁邊的斐恩說。
「嘛,的確啦。」

喔耶!果然還是有進步的嗎^ ^
暗暗爽著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戴洛沒說什麼然後就直接公佈下課了,原本還在地上躺屍的同學一個個跳起然後逃出教室。
斐恩因為還有醫療班的事要忙就先走了,接下來我沒有課了所以就直接回黑館打算好好的沖個澡再說,雖然打(訓練)的時間非常的短,但是因為緊張所以整個身上都是汗,黏嗒嗒的令人感到很不舒服。

回到黑館後我迅速的沖澡換衣服後,我坐到了書桌前開始努力讀起通用語。  ⬇
沒有很久,大約我看到書的第十行左右敲門聲響起。我拿掉髮哭理了理頭髮便向門外走去,打開門看到了兩個熟悉的面孔,安因和漾漾。
我微微一笑:「午安,怎麼了嗎?」
漾漾怯怯的說:「安因說跟瑄瑄今天有約好要教妳符咒。」
我猛一驚:「對吼!我不小心忘了,能等我收拾一下嗎?」
漾漾和安因點點頭。

我趕緊衝回房間隨意拿了一個手提包把通用語和初級符咒教學的書放進去,拿了筆記本和鉛筆盒也一同丟進去。
整理的同時我還邊想,事實上黑館的房間構造也滿奇怪的,剛剛我明明在寢房裡卻還聽得到門外的敲門聲,還是其實剛剛安因?或漾漾敲門不是用敲的的是用踹的?
一陣雞皮疙瘩我不再去想這其中的奧妙性,趕緊收拾收拾帶的東西就出房門了。

打開門發現漾漾和安因果然還站在門外,我緊張地問:「抱歉,等很久了嗎?」
「沒有,也才五分鐘而已。」漾漾看了一下手錶後說。
鬆了一口氣我們一起走去了安因的房間,等等!我們!?
我對著漾漾問:「漾漾也要一起學嗎?」
漾漾點頭有些害躁的說:「恩,因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也來跟安因請教。會打擾到你跟安因的進度嗎?」
「不會不會!」頭歪了一下我又說:「等等!?漾漾怎麼知道我跟安因在上課!?」
「剛剛安因講的。」

喔∼原來如此∼
我就想說我明明沒有跟漾漾講過他怎麼會知道,學長我倒是有向他提一聲,也得到了學長的首肯。
學長對於安因感覺還挺尊重的,是因為安因的年齡算是長輩嗎?還是因為能力?不過安因都有辦法考到黑袍了,我相信他的實力絕對弱不到哪裡去。

就這樣我跟著漾漾和安因去到了安因的房間,進到安因的房間的時候就如同之前一般乾淨整齊,安因意示我們先坐下然後他轉身去泡了茶,他把茶和點心放到了桌子上擺放好,高級的像是在外面五星級的下午茶店。
他替我和漾漾倒了一杯茶後就讓我們開始享用點心,我知道安因一直都有個習慣,他不喜歡用沈重的方式教學,他喜歡先泡上一杯茶擺上一些飲料後先聊聊天,在來開始上課。
一直坐在我旁邊很安靜的漾漾突然開了口:「剛剛...... 那個是什麼?」
什麼東西是什麼?我疑惑的轉頭望向漾漾。
「就是剛剛那個...... 人面蛇?」蛤!?What the f...... 阿客!啥小!?
「那個是景羅天的使者。」安安淡淡解釋。
大概是看我一臉驚悚又一臉疑惑安因笑了笑輕聲說道:「瑄瑄不知道吧,剛剛在邀你過來讀書之前我和漾漾先回了房間一趟。不過在我房間就突然出現一隻......噗!人面蛇呢。」安因對漾漾對於惡鬼王的使者的稱呼偷笑。
漾漾尷尬地抓了抓後腦勺傻笑兩聲。

那尼!!!?景羅天的使者出現在安因房間!?那安因的房間怎麼會那麼整齊!?⬅搞錯重點

漾漾對於為啥景羅天的使者會出現在黑館裡面比較好奇,所以他馬上就問安因。
安因淡淡的笑着說了他身上在百年前被惡鬼王下了印記的事情,他還俏皮得眨眨眼比出了噓∼的動作,叫我們不能說出去。

喔,漾漾!你要招攬後宮增進跟別人(天使?)的好感度幹嘛趁我也在的時候啊!要知道知道了別人的秘密的是只能偷偷的捂在心理是很痛苦的嗎!雖然早就從小說知道了......
哪天要是我不小心說溜嘴暴露了穿越的秘密肯定就是你的錯!!

接下來我們也默契的沒再聊這個話題,倒是安因也給漾漾測試爆符的威力,漾漾很不給力的只爆出了一些小小火星,我掩嘴偷笑。

接下來安因讓我給漾漾做了示範,我刷刷刷的畫起了爆符交給安因,安因用跟剛剛一樣的方式把爆符放到了憑空抓來的田鼠身下,接下來發生了非常不可置信的事。

「碰啊———」一聲巨響,煙霧彌漫,蘑菇雲浮現。
我們三個被突然的煙霧嗆到在一旁乾咳,最後安因手揮了揮煙霧散去,田鼠雖然還躺在爆符上,不過它躺在剛剛爆符處的腹部完全消失了。而被炸掉的腹部空出的一個大孔的邊緣也還在緩緩燃燒。田鼠還在那邊一動一動的抽蓄,安因輕咳一聲就毫無同情心的把還在努力燃燒它的小生命的田鼠直接炸掉了。

那啥!姐姐!天使好恐怖!help me!hellllllp me!!!
田鼠被蘑菇雲吞噬之後竟然沒有掛掉!那是多麼堅強的power啊!而且它被炸掉卻還留著的肚子旁邊竟然沒有腸子、內臟之類的滾出來啊!泥馬的這不科學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有血有肉的地方竟然是黑糊糊一片!這、不、科、學、啊!
還有安因!你身為帶領別人去極樂世界的天使竟然就這樣把還在掙扎的小生命炸掉了嗎!你是想說直接讓它安祥了比較省事嗎!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安因,不過安因到是完全無視掉我和漾漾驚悚的視線自顧自地說:「奇怪勒,明明都炸成蕈狀雲了,怎麼殺傷力只有這樣?」

我和漾漾一起驚悚了。

等到時間不早了我和漾漾也告別了安因回到了各自的房間幹各自的事去,我回到了房間之後拿出了一本紅色的筆記本開始在上面抄抄寫寫,上面寫的不是其他的正是劇情內容。

因為怕會忘記所以我開始寫起了這本筆記本,想到一點就寫一點,尤其是一些大戰期間發生的事,我不希望劇情因為我的加入結果就發生了什麼大變化,所以就算是在小的事情我都寫了進去。
寫好了之後我把這本紅色筆記本放到了一疊還沒用過的筆記本之中,因為記入了劇情所以我特別的小心。
不是說如果特意鎖起來或是藏起來都會容易入了有心人的眼嗎,所以我就這樣大辣辣的放在一堆沒用過的空白本子之中,我相信不會有人找到的!

等我弄完了瑣事我準備洗洗睡了的時候,我發現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今天喵喵叫我要記得去複診。
完蛋了,我完全忘掉了。



作者的話∼∼∼∼∼
瑄瑄因為怕忘掉劇情細節所以她開始把劇情記錄下來∼
這裡祝大家一句
看文愉快∼∼∼

芮ゆ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9 18:53:54 | 顯示全部樓層
總覺得瑄瑄會被喵喵黑
好像還蠻有可能的
這次瑄瑄忘了很多事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9 21:46:05 | 顯示全部樓層
暄暄有記得(或想起來?)格鬥課的講師是黎沚嗎?
總覺得暄暄應該不記得這件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