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Melodyjui

[同人文] [特傳同人]總之,我進了特傳世界 (4/30 第110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1-29 18:52:16 | 顯示全部樓層
嗯...
初遊左商店街事件過了
接下來的事件是...?
鬼王塚事件嗎?
還是哪個去了?
對不起
記億有些模糊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9 19:02:4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墓陵課(上)       2013/11/29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兩天就過去了。
這兩天,我一直努力加強我的符咒以及通用語,也上了武術課,我想,我的力量,雖然只有一點點,應該也增加了。

今天是星期二,早上第一節是法學。
這是一個讓我挺頭痛的科目,因為要背下各個種族之間基本的「法」,其實就是守世界的法律。
我當初怎麼就手抽選了這個科目啊!?
從十點半一直到下午兩點都是墓陵課,明明前兩次都是在教室上著文字課程,不知道怎麼的這次就改了室外課程。
課程表的時間一直一來都不太固定,常常時間改來改去,不像是以前國中都是好好固定的上課,上久了之後就會自然而然地背起來課表。
但是這裡課表變來變去,害的我都要把課表時間清清楚楚的記在筆記本上面,不然就一定會搞錯。

雖然今天的時間還是一如往常的怪,不過反正又不是沒見過更怪的事,所以也沒啥好大驚小怪的地方。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墓陵課」一直讓我有股熟悉感,但是前幾節課也都沒有什麼問題,該不會我又忘了什麼重要劇情吧?


撇開這點,因為今天這堂課是選修的所以遇的到學長。
之前學長給我空白符紙的事我還沒好好謝謝他呢,不知怎麼搞得,自從上星期六早上之後我就一直遇不到學長,所以也害得我沒辦法向學長道謝。

墓陵課的學生不多,大約二十幾個人而已吧,喵喵坐到我對面正打算跟我聊起天的時候門「唰———」的一聲打開了,然後我就看到了那耀眼的銀中一撮紅。

學長帥氣無比地走進了教室,無視掉其他人驚嘆「黑袍耶」的目光,自顧自的跟漾漾講起了話,直接坐到了他的旁邊。

我發現班上一大群女生目光灼灼的盯著學長,毫不掩飾那名為愛的目光。喔!當然!其中自然也有喵喵的存在∼
學長進教室後把他的黑袍脫下,我注意到學長的黑袍上有著不知名的破洞以及撕裂傷,漾漾顯然跟我抱著同樣的疑問,因為他目光炯炯的盯著學長的黑袍若有所思。
學長開口,我猜他應該是回答漾漾心中的疑問,他說了他跟其他人去去出任務之類的,反正已經快三天沒睡了。

難怪這幾天我都碰不上學長,原來他去出任務了喔,我暗暗想著。

學長的眼神比平常還銳利,應該是因為沒睡飽吧,難怪長不高。(禁句!!學長只有174公分∼ 難怪就連漾漾未來都會長的跟學長一樣高TAT)

漾漾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般的翻起書包,他把手上的小盒子拿給了學長,看到了那個盒子我才想起,漾漾,原來你還沒把那天買的項鍊交給學長啊∼
(芮:就是還沒開學那天,瑄瑄意外遇到漾漾和喵喵然後一起去看電影的那天∼想不起來的人請看第五章∼∼)

學長接過去意外的笑了笑,還沒有什麼表示墓陵課的老師就來了。不果我看見漾漾露出一臉驚悚的表情,差點笑出來。

墓陵課的老師是一位老頭,大概看上去七八十歲的那種老頭,不過似乎相當的平凡,雖然我知道一般看上去越平凡的人通常越是不平凡。
他用著像是快要噶屁的聲調跟我們說要換教室,跟著他走。他帶著我們走過專業教室大樓地下室後穿越了一個黑的發亮的隧道,途中喵喵還向漾漾講解到這個是穿越隧道,可以安全的移動多人,但是比較費腳力。

這個我知道,因為武術課常常會用到這種通道來轉移場所,一想到當時那慘不忍賭的課程內容我忍不住發抖一下。
一直站在我旁邊但是沒開口的千冬歲注意到了,關心的說:「瑄瑄,沒事吧?會冷嗎?」
「呵呵,還好啦。」我連忙回答。
因為千冬歲一直都很安靜,害我差點忘了他的存在。
千冬歲表示了解後又繼續沈默了下去。

不久之後學長又說了我們應該是在前往某個墳墓裡面吧,因為墓陵課的老師聽說很喜歡把學生丟在墳墓裡然後玩自行逃生。
那一瞬間千冬歲的眼鏡亮了,他興奮的推了推眼鏡然後還發表了他覺得相當有趣的想法。

原來剛剛只是覺得無聊所以才一直不開口說話嗎......

前面的人停了下來,老頭...... 咳咳!教授開口又說了一串這裡的名稱以及些許的歷史,他叫我們走到中心點拿到校徽之後才能過關。

鬼王塚......
塚的意思不就是墳墓嗎?所以是指鬼王的墳墓?
聽到這個名稱又感到一股熟悉感,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像有股不好的預感。

我甩甩頭,反正我們這裡有學長有千冬歲有喵喵還有一個主角漾漾呢,保證不死的啦!我放心的想著,結果前方的教授講解完附送了一句珍重就憑空消失不見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所以我往千冬歲又靠近了幾步,我不知道這幾步在待會兒竟然救了我一命。


突然腳下一空,失重感襲來。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抓住離自己身旁最近的人,我靠著意志力並沒有閉上眼睛,因為上武術課的時候戴洛大哥最常跟我們警告的就是絕對不准在戰鬥之中閉眼,因為這是讓你更快去死的舉動。
眼睛跟不跟得上是一回事,如果不想死就不准隨便閉眼。
為此還幫我特訓了好幾天,呵呵,真是痛苦的令人不堪回首。

在短短的一瞬間我的腦袋轉過了許多想法,此時學長的聲音一點都沒有受到下墜的影響般,清清楚楚的從下方傳來,:「冰之翼、水之器,糾羅纏結蛛網、現!」

在我往下看的同時,眼前出現了白色的細線,那線從黑暗中迅速地擴散開來,因為抓著千冬歲所以我毫無疑問的跌到了千冬歲身上,千冬歲在我身下一聲悶哼後迅速的把我推了起來。
我看著已經連耳根都紅了的千冬歲,趕緊說了聲抱歉,糟糕,我最近好像有點胖了,都怪守世界食物太好吃了。
千冬歲沒有應,該不會是害羞了吧?

周圍的人也都摔到了冰網的上面,看著那些人狼狽爬起的身影就知道。
「點光。」喵喵的手上噗的出現了一團火,「下面有東西。」說完話之後她把那團火丟了下去,看到了下面的尖刺山,大家都倒抽一口氣。
在晚個幾秒...... 太可怕了......
我伸手把頭上的冷汗抹去。

「哼,小意思。不用這個東西我也可以走。」其中一位把下巴抬的高高的同學還從鼻孔噴出氣體來,然後把手抬得高高的。
他的手上出現了銀色的小翅膀,他像是要表示他的話的真實性往空中飄了起來。

「啊啊,A班的人都覺得自己比較優勢。要不是學長動作快,他們還得狗吠哩。」千冬歲做出了平常他最常做的事———挑釁。
我無言的看著他們,默默地轉過頭去。

等到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之後千冬歲愉快的——— 異常愉快的勾起了詭異的笑容說著差不多可以規劃一下路線了。
我滿臉黑線的看著已經黑化的千冬歲,千冬歲使出了雪野家的占卜術然後愉悅的看著別人的組別完蛋,學長還異常有興趣的勾起嘴角看著千冬歲使用追蹤術。

嚶嚶嚶嚶你們都好邪惡喔......不過我喜歡。

在聽了好幾聲慘叫之後千冬歲才終於收起追蹤術,然後問起我們想要走哪一條機關報廢的路。

接著學長托起了還沒反應過來的漾漾的衣領然後把他往着洞口扔了過去,還說了一句:「飛吧,小子。」語尾勾起,顯示著他異常愉悅的心情。
接著喵喵也往下跳去,順便救了差點摔死的漾漾。
接著跳下去的是千冬歲,他一點意外都沒有的順利的抵達了洞口。

接著學長意味深長地看著我,我吞了口水然後大聲地維護自己的人權:「請學長帶我下去吧!以我現在的能力還沒辦法毫無髮傷的跳下去!」而且真的很可怕!

學長挑眉,最後嘆了一口氣,他對我說:「妳過來。」
我馬上衝到學長面前立正站好。

學長蹲下環住我的大腿,以稍稍托住我的屁股的姿勢抱住了我,我緊緊的扶好了學長的肩膀,畢竟在怎麼大膽我也沒辦法就這樣隨便抱住一位男性,雖然抱住的話會比較安全。

學長往下一跳,失重感讓我更加緊張的抓緊了學長的肩膀。
看著我們下面的尖刺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又不禁全身僵硬起來,雖然知道絕對不會變成肉串但是......
如果是你不要說是看著車子撞上自己好了,就算是一顆管它棒球、籃球、網球什麼球的,從你眼旁擦過都會不住的被嚇出一身冷汗吧!

不過學長果然是學長,根本不可能變成肉串,他往岩壁一踩然後藉由著反作用力成功的躍到了洞口輕輕落下。
他理了一下有些亂的頭髮,把我放下。我感激的看了學長一眼然後就去關心了躺屍中的漾漾。

漾漾在千冬歲「親切」的提醒他一直躺在地上會被蟲啃之後就迅速地爬起,我定眼看了前方,前方有好幾條路。
千冬歲告訴我們第一、四、七條路都可以走之後就默默等著學長的決定。學長後來決定了第四條路,因為他說其他兩條路血味很重,怕有人吐。

我和漾漾對看了一眼明白學長是在說我們,不過有什麼辦法,因為真的會吐出來咩。
學長把漾漾踹向前面,讓他走第一。
而我則是走到了喵喵旁邊,好歹都是女生,我相信她一定會保護我的!
果然喵喵很溫柔的勾住我的臂彎,還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

學長走向前靠漾漾靠的很近,他低聲在漾漾耳旁說了什麼,接著便是漾漾的慘叫聲「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漾漾那悽厲的慘叫聲嚇到,低頭看了使漾漾慘叫的主因,然後我,後悔了。
人想活得久不要犯賤果然是真的。

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就在漾漾的腳邊,我趕緊捂住嘴然後把視線撇向旁邊。
阿米豆腐阿米豆腐阿米豆腐阿米豆腐阿米豆腐阿米豆腐!!!
我壓抑著嘔吐感,把噁心的感覺努力壓下去。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在重複了好幾次這種舉動之後感到好多了。

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是前方遠處傳來的氣息有點讓我在意,所以眼前的血腥味一下子就淡下去了。

但是,那到底是什麼......?


作者的話∼∼∼∼∼
存稿也快發完了呢
發完之後就要周更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9 21:36:06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嗨我居然跟上文章的速度了(?????

有西披耶是萱萱和小千嗎----(激動甚麼#

學長真的超帥XDD(廚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9 21:46:0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重複發了兩次
請擇一刪除
不過暄暄居然忘了鬼王塚的劇情......
冷冷該說記憶力真的有夠“好”嗎?
這麼重要的劇情都能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30 16:00:06 | 顯示全部樓層
瑄瑄講的一件事已經不太會產生了
就是這句"一顆管它棒球、籃球、網球什麼球的,從你眼旁擦過都會不住的被嚇出一身冷汗吧!"
原因很悲哀的是被同學訓練的
七年級那時的社團是足球(那時沒換校長前社團是以班為單位抽籤的)
偏偏那些足球似乎和我有仇
時常打中我

從國中入學開始到現在的八年級
在上羽球時
偏偏我旁邊的戰場都很容易延伸到我這裡
所以打羽球時
我很容易生死一瞬間
有時還得在旁邊的槍林彈雨下求生存
雖然我唯一喜歡的球類就是羽球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30 19:36: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想起


因為前進的路程太過於血腥,所以接下來的道路一直到看到往下的地孔之前,我都是緊閉著眼抱著喵喵的手臂前進的。

學長不知道從身上哪裡拉出一條繩索,乾淨俐落地把繩子綁在岩石上固定好之後我們便一個一個的拉著繩子往下滑去,一開始漾漾還在那裡努力掙扎著「去死」的順序,不過在紅眼殺人兔的瞪視下妥協了。
而我呢,雖然剛剛叫我完美的高空彈跳下去跳到洞口是不可能的,不過拉著繩子往下對我來說就沒啥難度了,我很有挑戰精神的。

從孔洞鑽出來後我才發現,原來孔洞所連接的是某個大廳的天花板,應該是因為學長先到後使用了什麼點光的法術,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個大廳,說起來這種地方為什麼有洞啊......難道是盜洞?
目前雖然我還在天花板,喔!忘了說!這裡的天花板還真高!估計大概有四、五層樓高吧!目測大概離地面有十五公尺左右。
不過小case ∼ 因為之前戴洛大哥就讓我們懸空爬過繩子了,當然不止這個高度。
不只這樣,他還規定我們要在時間之內爬完,不然就別想回去。就這樣,從一開始的害怕不知所措、中期的緊張手心出汗滑下來、直到最後的麻木不仁(誤!),我順利的將「爬繩索技能」修完了。

咳咳,話題扯遠了。
重點是我現在毫無困難的爬了下去,看著一旁像是剛出生的小羊般還在腿軟的漾漾,我心中無限自豪,雖然都是用血淚換過來的經驗值。

接著喵喵和千冬歲一個一個爬下,他們的毫無障礙著迅速從繩索溜下,完全沒有顧慮到摩擦力是否會灼傷手的問題,或許他們的手皮比一般人厚?

學長拿出一張白色符紙然後輕聲說道:「風捲。」地上開始刮起了風,土、灰之類的頓時被捲走。我知道那個是風使符,因為學長有給我,而且安因也有教過我用法。

「啊!」
大家一齊看向發出怪聲的我。
「什麼事都沒有,呵呵。」我趕緊表示我沒事。

啊......
對吼,風使符......
如果剛剛從蜘蛛網跳下用這個不就好了!這樣也不用麻煩學長抱我了,雖然「被」吃豆腐吃的很爽......
但是我不想被小瞧啊啊啊啊啊!⬅自尊心作祟 
太丟臉了......


不用幾秒之後地上乾淨的連一片灰塵都沒有,露出了很漂亮的地板。
「好美。」喵喵讚嘆,千冬歲則是開始講解其來這地板的來歷,那一大串我沒聽懂,我只聽懂了一句,高等的魔晶石。
魔晶石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高等的」我聽懂了,不知道可不可以敲一塊回去研究研究?

當我正在盤算我心中的小圈圈時,學長開始翻譯起來他們剛剛注意到的古精靈語。

它大致上是在講:
在西之丘某個安和的一天,鬼族突然攻擊了沒有防備的精靈族。
因為他們力量不敵,所以他們雙雙只是做了些消極的抵抗。
但是他認為不能這樣,所以他和其他精靈族人一起攻向鬼族的領地。
因為人數眾多,他們壓倒性的贏了在此地的鬼族。
他們已經打到了這裡,應該很快就會獲勝。

最後學長還補充道雖然沒有署名,不過應該是冰牙族的第三王子寫的,留在這裡應該是留給身後的書記官紀錄的。


西之丘、冰牙族、精靈、第三王子。
為什麼會覺得熟悉感特別強烈呢......
可惡!我到底忘了什麼!
到底為什麼這麼強烈的不安感!?

苦惱的抱著頭細細思索,但是終究還是什麼也沒想起來。

感到眼角好像是瞄到了什麼,我把頭抬起凝神向前方看去,沒想到入眼的竟是一團黑霧,事實上不只一團,四周都佈滿了黑霧。
我微怔,看向了學長,學長也像是感到了什麼般盯著四周的黑霧,接著喵喵、千冬歲也抬頭望去。
事實證明我應該是沒有眼花的,當我想要看得更清楚的同時卻頓時覺得不妙,「漾漾,趴下!」漾漾怔住沒有動作。
學長一巴掌把漾漾打趴到地上,接著說時遲那時快一個黑影從漾漾頭上飛過,學長閃電般的抓住了那個黑影,捏碎。
看到掉在地上的屑屑我明白了那是一隻黑色的蟲,有點像是糞金龜別名又叫做聖甲蟲。

黑色的蟲越來越多,我們只好趕緊撤退往外跑,只見千冬歲火大的說了一句:「別讓我知道是哪個白癡啓動機關的。」看臉就知道如果被他知道是誰啟動的一定會讓那個人死的很慘。

學長把風符哪給漾漾,然後要我們努力開路除蟲。
看到蟲一群一群的我有點犯惡心,不過我還是努力的跑到了學長附近,我把風符拿出然後默默念了一句:「風捲成型。」接著一把刀出現了在我的手中。
這把刀形狀比較像是小太刀的那種類型,不過又不太一樣。
這把刀子的柄比較粗,而且為了防止手滑在柄的上下都有着稍微凸起的物體,刀身並不是像武士刀那麼長,但也不像匕首那麼短,大約手臂到手肘的距離罷了。

這是好幾天前在使用風符、爆符的時候就想好的造型,畢竟不好好想好然後固定用一種形態的話以後戰鬥的時候就會很麻煩了,快點想好武器後,武器的戰鬥方式也好固定。

我拿著風符幻化出來的刀劈開了學長顧及不到的地方的蟲,在劈開的同時無數的風刃也撕開了即將靠近我們的蟲,學長看了我一眼勾了嘴角。
我明白學長的眼神是在表示稱讚,我也勾起了嘴角,然後奮力劈擊。

我擔心的望向了後方的漾漾,漾漾應該比我還不知所措吧,畢竟他還不知道戰鬥的方法,這麼想的同時我往後看去,卻沒看到漾漾的身影。
我驚地叫出聲來:「漾漾!」
學長、喵喵和千冬歲也朝漾漾原本的方向望去,沒看到他,他們都嚇了一大跳往我這個方向奔來。

突然風變了。
四周有蟲的地方開始捲起了無數狂風把蟲消滅,風也刮到了我們身上,卻意外的沒有受傷,感覺好像是在保護我們。
我吃驚的望向四周,突然間漾漾又出現了,四周的蟲也全都被消滅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漾漾出現後喵喵和千冬歲馬上湊上去問漾漾是怎麼辦到的,漾漾本身也很混亂,根本還沒搞清楚情況。
所以他馬上提出了在這水之下好像好有著什麼東西來轉移話題,學長皺了皺眉頭然後把手貼到地上,他念了一長串咒文,雖然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不過我知道他所用的語言應該是通用語。

接下來地板之下的水全部散了開來,一具又一具的棺材出現了在我眼前,棺材是透明像是水晶做成的,每一具棺材裡都裝了東西,之所以說是東西,因為棺材都被什麼覆蓋了起來,只能隱隱約約地看到大約是人形的東西。
我瞪大了雙眼看著這數量眾多的棺材就不禁打了個冷顫。
這到底......
死了多少人啊......

在新聞上看到不管是戰爭還是天災人禍,看到了死幾十幾百幾千人都不會有任何感觸,頂多是感慨一下真可怕什麼的。
但是當我看到這麼多、這麼多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時,有一種無力感以及不明的情緒升起,我甩甩頭把這種大約是同情、大約是悲傷的情緒甩掉。
這不是我這種小小的學生可以干涉的事情,為了我自身的安全著想,我還是別在意太多為好。
我注意到了有一具棺材是沒被覆蓋起來的,他手上抱著長刀身穿盔甲一臉安詳,看起來似乎只是睡著了般。
「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光明的寵鷹。」
我聽到了學長緩緩的道出這位已經逝去的人...... 逝去的精靈,學長臉上雖然沒什麼表情,卻可以從緊皺的眉頭看出一絲悲傷、一絲遺憾。學長拍了下手掌,四周捲起風,又把那一具具的棺材蓋住,學長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們走吧。」後,我們跟著學長的腳步繼續往前走,在走進去通道之前我又回頭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那雖已逝去了千年卻又無比鮮活的精靈們。


接下來的路上托千冬歲占卜術的福我們走的都很安全,沒有再遇到像是觸動機關之類的事情,在途中我們還休息了一下吃了喵喵特地準備的午餐才又繼續啓程,越往下走就感到越來越冷,走了一陣之後不只吐出白霧,連身旁的通道上都紛紛出現了白霜。
一路上我只能把裙子努力弄長、襪子努力拉高,但是沒辦法啊,學校的裙子就是那麼短,拉不長啊QAQ!
所以為了爭取多一些的熱量,我只好緊緊抓住喵喵的胳臂,只差沒整個人貼到她身上了。我有什麼辦法!天身怕冷只能這樣啊!不過顯然喵喵也是個怕冷的貨,所以我們兩個人依偎在一起取暖。
後來學長丟了一顆紅色小球過來給我們,他說他把火焰封到了水晶裡面,可以不用浪費起火咒。
簡單來說,這個就是個既漂亮又實用的小型暖暖包!我決定等這次上完課之後在請安因教我!
搓了一下紅色小球之後真的覺得比較暖了,身體也沒剛才那麼僵硬了。

不久之後我們終於走到了終點,終點是一個很大的天然地下石穴,石穴很大看得到還有許多洞口,所以應該是有其他通道可以進來的,在更過去一點還有水聲,可能是有地下水吧。石頭上、地上散發出點點光芒,這讓我不禁想到,天啊!這裡不就是天O之城、拉O塔嗎!
看著發出冷光的石頭,我星星眼:姐姐!我到過天O之城了!

看到了放在小石桌上的校徽,喵喵很歡樂的忘記了寒冷沖了過去。喵喵,我知道你很開心,但是我怕冷啊,妳一離開我瞬間都覺得身旁下降了好幾度啊。
在確定拿到徽章之後學長表示他有事要偵查一下,叫我們趕緊回去,因為一直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所以我是很想回去啦,但是站在我身旁的叛逆小孩們根本想要跟著學長去看封印。連漾漾都表現出,什麼都沒看到,好無趣的表情。

奇怪......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了,我又不知這奇怪的預感從何而來,所以只是欲言又止的跟著喵喵他們走了上去,沒有說什麼。

所以學長拿我們沒辦法只好帶著我們靠近了河川,我沒有站得很靠近,但是親眼看到這種整個都是冰的世界也令我不住的讚嘆,前方的漾漾還差點因為冰而摔倒趕緊拉住了千冬歲,結果連累的千冬歲也差點跟著一起摔,我看見千冬歲瞪了漾漾一眼。
學長讓我們看完就趕快回去,別在這裡呆着,結果千冬歲當然不太爽快的想要驅逐擋住冰柱中真實面貌的霜面看得更加仔細,不過也馬上被學長制止了。
接著突然從後面的孔洞之中傳來不小的聲響,便是幾個人滾成一團還揚起了一團團的灰。
喔!是剛剛用鼻孔看人的人。

那些人趕緊站起來拍拍衣服站好,然後還很不自量力的向我們挑釁起來。
雪野.挑釁大王.千冬歲馬上就嗆了回去,還順帶把他想看到封印裡的東西,但是他們一定辦不到說出來。
啊,千冬歲肯定想鑽學長的漏洞,所以激怒那些人讓他們去做吧。我內心偷笑。
果然,那群低腦生物馬上就被激怒,然後對著冰川洒了一堆金色粉末。
學長從粉末認出了他們是妖精族的,詢問時那群人還把頭抬得高高的顯示自己的地位,一臉驕傲的樣子,不過別說是學長,這裡除了他的跟班們,根本沒有一個人屑他的自傲。我們更是沒有一個人認為他有什麼好驕傲的了。

天啊!原來那個是妖精族嗎!?
妖精族都長的那麼矮嗎,他根本不到一米六吧!?
那個配角A也能是妖精嗎!?
長的也太...... 抱歉了吧!在這個世界裡看到了太多的美男,一下子害我接受無能...... 這種長相偏中下下下的......

這時,擋住的迷霧散去,鬼王的面容露了出來。
那是一個巨人,大約有四、五米左右的巨人,男性體。他有著腐爛的差不多的身體,基本上已經有許多地方都可見白骨了,我震驚的看著那一具明明腐爛了卻還像是死不透的身體,那一具身體光是用看得,明明沒有味道卻感受得到那股作嘔的感覺。那是無限黑暗以及扭曲帶來的反感,我卻覺得好像有什麼呼之慾出了。

是什麼?

我沒注意的時候,連帶身旁的喵喵以及前方的千冬歲頻頻後退,最後喵喵先受不了了,跪在一旁吐了起來。
就連剛剛那群再說大話的妖精都臉色蒼白,大概只是憑著意志力站著吧。

學長的聲音帶著諷刺,帶著怒氣:「這個就是耶呂鬼王的死屍。你們不是很想看嗎?一次看夠吧。」

聽到耶呂鬼王,我想起來的那一瞬間臉都白了。

冰牙族的第三精靈王子、螢之森的辛亞、耶呂鬼王。
學長的父親。
與漾漾的種族妖師交好的螢之森。
以及......
在千年前的大戰之中,妖師、精靈、鬼族,曾是好友的事情。
造成妖師差點滅族的慘狀,妖師首領以及被認為背叛的好友,以及造成這一切的鬼族。
在幕後,最大最大的Boss,耶呂惡鬼王。

在後來的學院之間的競技賽、學園大戰害死了很多人的耶呂第一鬼王高手,安地爾。

接下來,伊多的死、安因的死、以及......
學長的死。

雖然、雖然到最後大家都會復活,但是、但是......
可惡!我竟然忘了這麼重要的劇情。

看向了漾漾,發現他正看著鬼王的屍體若有所思。
沒記錯的話,接下來漾漾應該會復活鬼王!

我只來得及扭頭,聲音都要破音的尖叫出聲:「漾漾!不行!」
「褚!不可以!」
我和學長的聲音合在一快,我沒有心思注意學長看到我那驚訝的眼神。
在注意到鬼王逐漸清醒的同時,學長把漾漾大力往後一甩,甩到了後方,接著學長叫著讓我們趕快用移動符出去,喵喵大聲尖叫,千冬歲以及剛剛那位妖精都趕緊往石桌移動。
我死死盯著冰川裡已經清醒的鬼王,聽見那渾濁而低沈的聲音說:「讓吾復活的妖師,在哪裡?」

糟糕!他真的......真的活過來了!!

不行......不行!!不能讓他活過來!!

學長馬上向鬼王做出反擊,鬼王料到不及摔了回去,不過他又馬上向著學長攻去,學長迅速往身後一跳,這一跳便跳了我們身邊來。
當千冬歲正打算使用移動符的時候,鬼王說話了:「誰都......別想走......」
千冬歲的手掌爆出鮮血,移動符也碎掉了。

看見那鮮艷血液的一剎那,我腦中一片空白。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此時我的腦海中只存在著不要這兩個字,我知道不要什麼,不要受傷,還是不要戰鬥。
我的頭向著下面低著,突然一陣模糊的聲音響起。伴隨著這股模糊的聲音我的身體發熱起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不知道,他或是她,說了什麼。

我只知道,如果抓住了,便可以不必發生這種事情。
所以我用力的,抓住了它。

接著一陣景象模糊,什麼都沒有了。
鬼王還是在冰川裡、冰並沒被驅散開、那一群妖精也還站在冰川旁。
但是此時我、千冬歲、漾漾、喵喵以及學長又明明白白的站在石桌旁,而且,千冬歲依舊滿手鮮血。

那位妖精族的同學說:「你們該不會是怕了?一瞬間就突然站的那麼遠!我當然可以看見!你們這些C班的三腳貓給我滾遠一點。」然後便要丟出一些東西。

我們這一群人之中都還沒反應過來,只有學長的反應最快,他在他丟出妖精族的花粉時就竄了出去,然後馬上把他打倒在地。

鬼王沒復活、那位同學還是一樣囂張。
但是千冬歲的手卻受傷了。

腦袋傳來一陣尖銳的彷彿有根燒紅的針戳進來的劇烈疼痛,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手腳無力的開始抽搐。
然後我雙眼一黑,暈了過去。
不過在暈過去之前好像還聽到了喵喵和千冬歲的驚呼:「瑄瑄!」

昏過去前我唯一的念頭:幸好耶呂鬼王沒復活過來......



作者的話∼∼∼∼∼∼∼
瑄瑄終於想起劇情了∼(撒花
瑄瑄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呢∼∼∼∼∼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30 20:29:29 | 顯示全部樓層
暄暄到底為什麼會忘記劇情啊?
而且暄暄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30 20:56:30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刺激啊~~
耶呂鬼王差點就復活
不過暄暄好厲害啊
她的能力是什麼呢(好好奇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30 21:55:29 | 顯示全部樓層
暄暄加油!讓他們看看病態美人的強大吧!!!!!!
話說暄暄的能力是什麼?
該不會和漾漾一樣是外掛的種族吧?
下一集的能力就要覺醒了?!大大不要棄坑喔!!
我超超愛你的文的
決決對對不要棄坑喔(認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2-1 08:44:15 | 顯示全部樓層
為啥這次我直覺告訴我是瑄瑄的前世作祟...
不會就這麼好死不死被我猜中了吧?
那堆不要該不會是和前世的什麼重疊才產生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