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Melodyjui

[同人文] [特傳同人]總之,我進了特傳世界 (4/30 第110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4 15:27:52 | 顯示全部樓層

總之,我進了特傳世界

本帖最後由 Melodyjui 於 2013-11-24 15:29 編輯

第十章  校園生活終於要開始了嗎!?   2013/11/24


「反正就是這樣了,我假日會再把你們接來。」
「恩。」我和漾漾回學長道。
「我帶你們去坐校車吧。」學長愉悅的勾了勾嘴角,滿意地看向了漾漾瞬間慘白的臉。



∼∼∼∼∼∼∼∼∼∼∼我是分隔線∼∼∼∼∼∼∼∼∼∼∼


我回到家一打開房門我就撲倒在自己床上想著如果以後住了宿舍會有什麼問題等等.......
馬上就不能睡這張床了,都睡了十幾年有點不捨呢∼ 而且不知道宿舍的床好不好睡呢......
不久之後姐姐回來了,吃著晚餐的同時我跟她講了些學校的趣事(當然刪掉了“不正常”的部分),然後講着講着話題就轉到了宿舍的事情上。

「姐姐...... 我要去住宿舍喔......」
「恩!很好啊!」
「...... 」
姐姐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般,摸了摸我的頭說:「你不用擔心我啦∼ 我以後偶爾也會自己下廚的,不會一直吃外面的。而且我最近升職了,以後也會比較晚回來,也沒辦法跟你一起吃晚餐。而且宿舍很好啊∼可以交到很多新朋友誒!以前你都沒啥朋友來著∼」
我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後姐姐接著講下去:「而且學校不是也沒有離家裡很遠嗎?」的確沒有很遠,只是差了一個次元罷了。
「反正我假日什麼的還是會常常回來的,姐姐你以後要好好小心照顧自己。」
「好啦∼ 到底誰才是姐姐啊?嘻嘻∼」



∼∼∼∼∼∼∼∼我是又再次出現的分隔線∼∼∼∼∼∼∼∼


(註:開學第四天)

今天還是一如往常地跳了車來到了學校,我現在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想動,就算已經跳了四天車但是我還是一點都不習慣,一屁股坐下之後就腳軟動不了了。(不遠處的漾漾跟我一樣(笑))

在喵喵、千冬歲還有(被拖來的)漾漾在我身旁吱吱喳喳個不停之時,突然一個低沈的聲音插入:「早。」
因為這個道早聲出現的太突然,顯然每個人都被嚇到了。再看清來人後,喵喵氣鼓鼓的說:「萊恩!你嚇到我們了啦!」
萊恩只是恩了一聲然後又打算繼續幽靈化了。我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他像是鹹菜乾般的衣角說:「等一下!」
對方疑惑地望向我,我笑了笑然後說:「那個...... 萊恩同學?」
對方遲疑了一下說:「叫我萊恩就好。怎麼了?」
我歪着頭想了想,然後對他說:「那個...... 聽說萊恩對那個...... 幻武兵器?......很擅長,所以想要請你幫我看看我的幻武兵器。」
其他人以及萊恩這時表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後催促着我拿出幻武兵器,我把我偏透明銀色的幻武兵器拿給萊恩之後轉頭問了一下漾漾說:「漾漾不拿給萊恩看嗎?」這時漾漾才想起,然後把他的湛藍色的幻武大豆也交給了萊恩看(鑑定?)。

萊恩先看了漾漾的幻武兵器然後才看我的,漾漾的幻武兵器如同小說裡寫的一樣是一個相當漂亮的王族兵器,然後輪到萊恩檢查我的時候,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然後反反覆覆的翻來翻去。
最後他吐出一口氣說:「今天看到漾漾的幻武兵器是王族兵器已經覺得夠稀奇了......  沒想到...... 瑄瑄你的也是。」
「誒!」
「不會吧!」
「真的假的!?」
「???」←此人為漾漾

「能...... 借我看一下嘛?」千冬歲語氣中帶著些微的激動。
「我也要我也要!」喵喵跟著說。

我點了頭後萊恩把幻武兵器遞給了千冬歲,然後在千冬歲旁的喵喵也湊上去看。


天啊!!!!漾漾有著主角外掛就算了,這又關我屁事!!!王族兵器誒!不是說想送就隨便送的誒!天啊天啊!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我鬱卒的想著,但是如果從另一方面來想的話......
王族兵器誒!這樣的話就比較容易自保了,雖然要讓對方(兵器)認同你比較困難,不過...... 如果武器上的性質跟別人差了一節會比較容易贏的吧!像是我記得漾漾用他的幻武兵器轟別人然後就隨隨便便開發出王水泡泡,多麼的多麼的强勁啊∼
想到這裡我又忍不住地呵呵的笑了出來,眾人頓時疑惑的向我轉了過來,我臉紅輕咳了一聲他們又把視線注意力轉回到我的幻武兵器身上。

不久之後老師就出現了,所以大家只好乖乖回到座位上課。事實上我覺得在這邊聽課靠相當的輕鬆,並不像以前國中讀書讀得要死要活,上課一定要乖乖抄筆記之類的。
這邊的課程基本上是老師在台上講解然後台下的學生愛聽不聽,我先看向了前方的喵喵,她正在小小聲的跟歐蘿妲聊天。然後我又轉頭望向千冬歲和萊恩,我看向千冬歲時千冬歲也正好看向我,我們就不經意地對到了眼,千冬歲看起來有點尷尬地轉過了視線,然後又不知道幹什麼去了。萊恩則是幽靈化消失中,應該是有在位子上吧......  漾漾則是一臉茫然的瞪著黑板,然後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  這節課倒是沒看到五色雞頭(小說看著看著就習慣了這樣的念法∼),翹課了?
我說,你們這一群家伙就是不能乖乖上課嗎!!!!?(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好不容易熬過了上午的課,然後我們(我和漾漾)就又被拖去食堂了,千冬歲和萊恩先去點了餐,我和漾漾以及喵喵就坐在座位上等。不久之後五人到齊然後就開動了,在開動之前漾漾問了有關言靈的事情,然後千冬歲就批哩啪啦講了一大堆還建議漾漾可以去圖書館查資料。

對吼......
圖書館......
我一直想去一趟圖書館來著。
之後我就一直恍神沒聽到他們聊什麼了。



上午的課很快就結束了,結束了之後我才想起想去圖書館一趟。
恩...... 找誰陪我去好呢......
我自己一個人根本不敢去......
喵喵和歐蘿妲有事先走了,萊恩下午有選修白袍的課程,漾漾剛剛上課沒在聽結果現在被老師殺雞儆猴罰了......
怎麼辦好勒......

看到正前方正要走遠的千冬歲,我瞬間叫住他:「千冬歲!!!」他嚇了一大跳,再看清是我之後推了推眼鏡:「原來是瑄瑄阿,怎麼了嗎?」 我輕跳到他面前然後開口笑着說:「千冬歲待會兒還有課嗎?如果沒有課的話可以陪我去一套圖書館嗎?因為我對於路來不太熟...... 」
千冬歲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道:「可以,我待會兒沒課。」
「太好了!」我笑咪咪的說,沒注意到千冬歲他那微紅的耳朵。

我們走去圖書館的同時也隨便聊着,千冬歲不愧是人稱的人形圖書館,知道超多事的。只要隨便聊到一個專有名詞它就會啪啦啪啦譏哩呱啦的解釋個不停,聽得我都眼花繚亂了。


在不久之後我們進了圖書館(迷宮部分省略1000字),進到圖書館之後千冬歲才像是想起什麼般問道:「對了瑄瑄要借什麼書?」
「我想借有關於學習符咒和通用語的書∼(註:中文譯)」
千冬歲像是思考了一下,皺了皺眉頭說:「走吧,我帶妳上去借書。」 然後便帶著我往上走。

圖書館之中有一棵大樹,那棵數非常的巨大完全看不到它的樹頂什麼的,樹散發出淡淡的冰晶綠,樹身上環繞著一圈一圈的白色階梯、加著頂蓋。樹分出去的枝頭上有著位子,各式各樣的人看起來好像借了書然後就隨便找個位子下,除此之外樹的周圍有很多小庭子,庭子裡有一些看起來相當舒適的座位,有人直接靠著椅子好像就着麼睡著了。

我和千冬歲隨便挑了一個白色階梯就走了上去,我看到旁邊有一些白白的不明物體還有泡泡(?)在那邊飛來飛去,還有走上去的同時千冬歲一邊向我解釋道這邊的一些規矩等等......
到樹洞之後千冬歲把手伸向樹洞旁然後按著,書就這麼噗通地掉了下來,千冬歲拿起了書把書遞給了我。


「你們在幹嘛?約會?」一個軟軟的聲音道。
我和千冬歲頓時一愣往後看去,只見一個大約120公分左右、穿著日式和服、頭上還頂著一事貓耳的孩子說道。
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道:「好久不見了,阿卡.里里。」
小女孩笑着對千冬歲點了頭然後轉過頭來對我說:「你好,新來的孩子。我是這裡的圖書館委員,阿卡.里里。以後如果有什麼關於圖書館不清楚的都可以問我喔∼∼」
我矇懂的點了一下頭算是應了一下,之後里里就笑着離去了。
我和千冬歲坐在借到書之後便往外走去:「瑄瑄。」
「恩?」我回他。
「如果你想學通用語或是符咒的話我可以教妳。」
我雙眼發亮:「真的嗎!? 」
「恩。」
我接下去問:「那千冬歲什麼時候有空?」
「事實上平常都滿閒的,如果想要問的話隨時都可以。但是偶爾假日會回家裡,所以假日不一定行。」
「恩!沒關係!如果千冬歲平常沒關係的話我也隨時沒問題。」
「那詳細情況等到時候在約吧。」
「恩!」
此時我們已經走出迷宮在外面了,千冬歲向我示意了一下然後就要離開。我叫住他:「等一下!」
他疑惑地望向我,我呵呵的笑了一下後說:「那個阿...... 千冬歲的電話號碼幾號?」
他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說:「你不知道嗎?」
「第一天沒問到後之後又一直忘記問......」
在千冬歲幫我輸好號碼之後才真的轉身離去,我也朝著教室的方向回去。
千冬歲果然是個好人......
我心裡偷偷的想,然後也加快了腳步回去找漾漾然後跟著漾漾一起回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4 15:28:46 | 顯示全部樓層

總之,我進了特傳世界

本帖最後由 Melodyjui 於 2013-11-24 15:32 編輯

第十一章 住宿囉!(上)     2013/11/24


不知不覺假日到了,一個星期過去了。
沒想到我活下來了...... (喂!)我不自覺地想。
阿...... 學長約的是11點吧?現在幾點了?
我從床上緩緩爬起,瞇著眼睛換起了衣服。

是滴∼
從今天起我就要告別我那溫馨又美滿的家去住宿舍啦∼
因為漾漾想住的關係,我不知道為何就着麼被卷進去了,現在仔細想想根本就是被陷害的嘛!井==
學長的自我主張(根本沒問我!)、漾漾的期待(眼神攻擊!)再加上賽塔的笑臉(在反駁之前就跑了!),靠!學長和漾漾就算了賽塔你這個千年老妖精根本是隱性腹黑!

換好了衣服吃完了早餐東蹭西蹭時間也很快就過去了,11點一到姐姐就突然在門口對我喊:「小含!接你的人到了喔!」
我急急忙忙地拖著行李跑了過去,一到門口只見姐姐和一位綁著馬尾的黑長髮美人。
我愣了一下馬上意識到那位每人應該是學長,所以立刻就向著學長說:「學長好。」
學長淡淡地點了頭然後說:「行李都準備好了嗎?因為大部分的東西學校都有準備,所以只需要帶一些自己個人比較貼身的貼身衣物就好了。我應該有事先說過吧?」然後轉向姐姐:「那我帶她去宿舍了,請不用擔心。」
姐姐笑吟吟的應了一下然後跟我說道:「妳以後要住宿舍了,要注意一點不要隨便跟別人吵架。然後要記得好好謝謝學長,人家特地來接妳.........」

我乾笑喔了一聲。
姐姐滿意地點點頭,繼續撈撈叨叨地講了很多,這才放心看著我把行李弄上車。
然後姐姐又向學長說:「這個孩子常常冒冒失失的,大大小小的壞習慣事實上也挺多的,所以以後麻煩她的學長多多關照了。」

「我會的。」學長如此說道。

「姐姐∼ 好了啦∼∼你趕快回去啦∼ 我以後我好好照顧我自己的∼」我對著姐姐講然後把她推進屋子裡,好不容易把姐姐弄回家裡之後我才坐到車上。
沒想到一上車就看到一位黑人捲的金(棕?)毛獅王坐在駕駛座轉頭對我說:「優齁∼ 小美女你好∼我是保健室的輔長提爾,以後如果受傷的話我一定會好好 關 照 妳 的∼∼」
我先是頓了好幾秒然後乾笑幾聲:「我叫做虞含瑄,提爾輔長叫我瑄瑄就行了。」

「哈哈!瑄瑄小美女你知道嗎?因為我本人前幾天答應你家學長今天早上要來接你們,結果因為昨天在保健室雕花雕的太晚,結果一個不小心就睡過頭了。今天早上本人睡得好好的,然後你家學長衝進保健室追殺我,害我一大早是腦袋爆痛醒過來的∼ 一清早就要拿藥擦自己腦袋,嘖嘖,感覺腦漿都爆出來了∼」輔長笑咪咪的對著我說。

「閉嘴。」學長顯然很不爽輔長爆了他的料,語氣不善的說。
我看著學長坐到副駕駛上,然後扣起了安全帶...... 等等等!安全帶!差點忘記了這個保障自己生命的小東西!
所以我趕緊把我的安全帶扣好、調整到自己比較舒服的長度後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學長似笑非笑的看向我,眼睛中透出了讚賞的神情(讚賞個屁!!!),似乎是在讚賞我的先見之明。
「之後我們要去接褚。」學長說道。
「哈哈哈哈哈!我們出發吧!」某金毛獅王道,然後直接把油門踩到了底。

..............
What!!!!把油門踩到底!!?
我因為慣性定律而整個人都貼在椅背上,然後......
天啊啊啊啊啊!!! 姐姐!!! Help!!! Help me !!! SOS !!!Mayday !!!放我下車阿阿阿阿——————
這個會害死人的速度是什麼!!?
絕對超過速限了吧!!!
我喵了一眼速限表後我發誓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再亂看東西。
天啊天啊天啊天啊!我這輩子還沒經歷也不想經歷的速度阿!
會死人的會死人的會死人的會死人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是我的內心哀號。


我臉色發白的看著窗外咻—咻—咻—  一閃而過的景色(?)然後終於鼓起勇氣說:「不能開慢一點嗎?」
回答我的是:「我的青春在歌唱∼∼ 飛躍山頭和海洋∼∼」
靠!誰去把輔長的嘴堵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求助地望向學長,但是只見學長閉着眼睛好似在休息我又不敢打擾了。


∼∼∼∼∼∼∼∼∼在此大約過了40分鐘∼∼∼∼∼∼∼∼∼

我淡定的拿著隨身攜帶的小說看著,看累了就拿出手機玩。
看了看時間也都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以上了,漾漾的家是有那麼遠嗎?在我開口想問的同時一陣鈴聲傳來。
學長原本閉着的眼睛此時微微睜開露出一條縫,他皺着眉頭接起的電話,看了一下時間然後靜了幾秒...... :「靠!」一聲爆怒還伴隨著輔長的哀號聲。

不過學長沒有理會輔長自顧自地就講起的電話,他說了快到了之類的,我想應該是漾漾打來的吧。

輔長的臉整個被學長壓到了玻璃上,但是當學長把手移開之後輔長的臉上除了那一抹可疑的水痕以外就沒有其他明顯傷痕,此外玻璃上也並無任何痕跡。
天啊...... 照理來說鼻梁應該已經碎掉了才對吧...... 為什麼還好好的? 難道輔長在被打的同時還可以一邊療傷!!?

看著輔長努力的把臉從玻璃上拔起(沒錯!就是拔起!!)之後還笑嘻嘻的說:「真是的∼∼ 年輕人脾氣別那麼大∼ 會老的很快喔∼∼」

「哼!」在學長哼完了大約10秒之後......

一個警急煞車!!!還伴隨著一聲:「到囉∼∼」
我瞬間被安全帶勒得喘不過氣來,在旁乾咳,輔長轉了頭過來然後看了我一下:「沒事。」

我去你....... !!!這一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吧! 不是應該是對方擔心的問你:沒事吧? 我回答:沒事。 才對嘛!!?(唉......我真的好累......)
不過對方好歹也算是很厲害(應該啦)的醫生,所以也看得出來啦.......


在前座的學長抓了一下頭髮,然後頭髮很神奇地從髮根開始變黑,在大約不到3秒之後連髮尾也變成黑色的了。
學長打開車門下車之後我也跟著急急忙忙地下了車,學長先是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趕緊道:「一直坐在車上感覺不太好,想說至少要跟漾漾的家人打個招呼,不然不太有禮貌。」
學長點點頭然後便領着我朝漾漾家門口走去。

在走去的同時我一邊偷偷喵着學長的側臉,老實說學長的身高並不算特別的高,大約173、174公分左右而已,而我也不過將近160而已,還有......
從我這這個角度來看學長真是太有殺傷力了,就這樣看著看著臉都快要情不自禁的燒了起來...... 應該沒臉紅吧......
不過......「嗷嗷嗷嗷!好想把學長吃掉喔!(喂)」

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也到達的漾漾家,漾漾家看起來稱不算非常大,但是好歹也是獨棟,而且乾乾淨淨的這樣子站在旁邊都感到這一間乾淨的氣息比其他間濃厚了許多。

話說...... 該不會我也變得不是正常人了吧? 我才待一個星期阿!為什麼才一個星期我就感覺的到什麼「濃厚的乾淨氣息」!!?啊啊啊啊!漾漾不正常就算了,連我也要淪陷了嗎!?
因為太過專注於內心的想法(吐嘈)結果我完全沒注意到學長看像我的眼神似乎是多的一層名為「讚賞」的目光。

在學長按下門鈴不就之後一位黑色短髮的阿姨便打開了門,那尾阿姨給人的感覺像是挺精神氣爽的,光是站在她的旁邊都挺令人感到心情愉悅的,想必她就是漾漾的母親了,她看到我們愣了一下然後就問到:「請問有什麼事嗎?」
學長說:「我們是來接漾漾去宿舍的。」
然後她便轉頭向屋子裡吼道:「漾漾!有人找你!」

不到幾分鐘,只見漾漾慌慌張張地跑出來,他先是看了一眼學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然後又看了一眼我,然後又看得一眼學長露出的驚恐的表情。
他結結巴巴地說:「學長...... 瑄瑄......」
聽到了漾漾叫了我的名字,我笑著對他說:「漾漾∼ 午安∼∼」
然後對著站在不遠處的漾漾媽媽:「阿姨午安∼ 我是漾漾的同學兼好朋友叫做虞含瑄,請阿姨多多指教。」

漾漾媽媽在知道學長不是學姊的瞬間暗了一下,不過在我向她打招呼之後又重新燃燒了起來,她笑着對我說:「小含阿∼ 我們家漾漾笨笨呆呆的以後要請你多多關照了阿∼」

隨著名字三級跳,我對於這位和藹的阿姨好感度又上升了不少:「恩,我會的。只是不知道到時候是他照顧我還是我照顧他呢∼」
漾漾媽媽對著我笑了一下然後轉向學長:「吃過午飯沒有,阿姨現在正在煮東西喔,要不要進來坐一下?」
學長勾起了笑容然後輕輕的拒絕掉了。

在一番推推嚷嚷之後,我們終於又坐上了車。
漾漾坐上車之後看見了輔長後,明顯下了一跳。在輔長熱情地向漾漾打招呼時我趕緊把安全帶繫好,學長坐進車裡、拿掉帽子之後頭髮又便回來了原本的顏色。

「出發囉∼ YEAH∼∼」輔長笑道。
「漾漾!快點綁上安全帶!」我朝著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漾漾喊,漾漾愣了一下,不過他有沒有繼續愣下去的時間了,因為他已經感受到我剛剛那句話的威力了。

漾漾顯然想要說些什麼,不過一開口就咬到舌頭了。然後學長冷冷地提醒了漾漾一句:「安全帶綁上。」漾漾這才趕緊綁好安全帶。

在輔長開車的時候,由於剛剛已經“經歷過”一番波折了所以我淡定地看著小說,在不久之後就接受到漾漾他那——「為什麼你可以那麼淡定!?為什麼車子的速度可以那麼快!?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是也是普通人嗎!!?」我心虛地把頭轉向窗外,雖然窗外也因為車速太快所以完全看不清楚外面的景象(我心虛個毛阿!)。

突然想起剛剛一支在想的問題,我無視掉漾漾然後向學長說:「對了,學長。」「恩?」我稍微頓了下:「學長的頭髮到底是怎麼變色的?」
學長解釋道:「那只是一種很普通的術法,你想要學的話可以直接問同學、有時間的話我也可以順便教妳。」
我笑着說:「恩,那就麻煩學長了。」

在經過了一大段上山下海、噪音汙染的車程之後,我們終於到達了學校。



作者的話∼∼∼∼∼∼∼∼
今天晚上九點左右會在po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4 18:43:49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啊大大∼∼不過今天御論好空喔…晃來晃去都沒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4 21:11:59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安我又來了wwww

終於有空留言感動ing(#

是說已經九點了喔喔喔!!(๑•̀ㅂ•́)و✧(<--意義不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4 21:15: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住宿囉!(下)      2013/11/24

下了車之後我看了看身旁還搖搖晃晃的漾漾,一瞬間覺得自己強大了起來,開心到想哼起了小調。
我拍了拍漾漾的肩膀用了一種過來人的語氣對他說:「漾漾,如果你剛剛跟我一樣多坐了半個小時多你就可以也那麼淡定了。」漾漾對上我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像是同情又像是慶幸,表情變來變去的看起來相當有趣。

只見學長不耐煩的一巴掌就打了下去,然後說了一句:「走了。」還順帶幫我拖著行李(並且把漾漾的行李踹到漾漾身上),嚇!學長和漾漾之間真是太有愛了///// 。
看著他們之間愛的(暴力、鐵與血的)教育,就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寫冰漾文了∼∼
輔長從車上搖下車窗對我們笑著揮手說:「那我要回去工作了喔,下次再見。掰掰∼」不用再見了,謝謝。我在心中默默的吐嘈著。

我看著記憶中已經相當模糊的黑館(畢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看特傳了),黑館看起來像是城堡也像是塔、雖然看到出來它已經在這邊存在很久了不過卻還是相當的乾淨,說不定有人定期打掃?
「這裡就是黑袍專用的宿舍,黑藤館。」學長看著黑館頓了一下好像是在感慨又好像是在提醒我們繼續說:「所有宿舍裡最少人居住的地方,最多人無法告近的地方。」

阿阿阿......
真是微妙阿.....
我想著學長微妙的措辭默默吐嘈著。

原本走在最前面的漾漾突然臉就唰——的變白退後了好幾步,然後手還顫抖地指向了黑館的大門只差沒有放聲尖叫了。
我好奇的看向了大門...... shit !

此時黑色的玻璃大門的上充滿了一堆人臉,不,正確的來說,一堆人臉擠在了一起,他們的表情有很多種但是唯獨眼神都是空洞的,不只這樣,那些人臉,應該說那些靈魂他們像是要吞噬對方的互相啃咬著。

一陣反胃,胃酸就要湧上來,我捂住嘴巴努力把反胃感壓了下去。突然從旁邊傳來學長充滿嫌惡的聲音:「又來了!」
在我為了人身安全找想往學長身邊走進兩步的同時一張人臉突然朝我和學長的方向沖來,我頓時就是往學長身後一躲。
我看到學長就是一巴掌的把飛出來的人臉給搧回了玻璃門然後還大吼道:「查拉!」然後用腳踹開了門後又怒吼了一次:「查拉!」

在學長怒吼完不久之後就有一個畏畏縮縮的黑袍跑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相還是眼神的關係,他一出現就讓人感到這個人看起來就不像是個好人,他有一頭整個往後梳的褐髮,眼睛小小的配上他的表情會讓人想到“老鼠”這種生物。
加上那起來就跟垃圾袋沒兩樣的帥氣黑袍讓人忍不住搖頭,明明學長穿就看起來超帥的結果這個人怎麼有辦法穿成這樣呢?原來好看的衣服果然還是要看主人長得什麼樣子嘛?並不是像學長1+1大於2那麼簡單的道理阿......

在我想完這些事的同時學長也跟那位“查拉”溝通完畢(基本上是恐嚇),“查拉”和他的靈魂都溜回黑管裡面了。話說明明都是黑袍他應該也會有議定的能力的,為什麼他會那麼害怕學長呢?
就算學長的身份很特殊、能力很逆天好了,但是...... 還是有弱點的吧?


我甩甩頭把這種奇怪的想法甩開候看這學長暴力地把門踹開,學長轉過頭來對著我和漾漾說:「褚、瑄瑄,進來吧。」
我看了漾漾一眼發現他剛剛好也像我轉了頭過來,我們這眼中看見彼此的不安,然後我們,走了進去。

踏入大門的那一瞬間我感到了風輕輕的從我耳旁吹拂而過,風中還帶著很輕的聲音:「歡迎來到黑館,新來的孩子。」
我被這輕柔的聲音嚇到了,我頓時轉頭看向了四周不過卻沒有任何東西,學長帶著我和漾漾走上樓梯然後還一邊介紹道黑館的東西,不過我卻沒有聽清,因為當我一個回頭往後看去時,我愣住了。

在剛剛我們所走進來的那個門旁,有一個女人,她就這樣呆呆的站在那邊一動也不動,那個女人穿著長裙,長裙的外面還包了一大塊布看起來像是印度人所穿的紗麗那樣,她清一色穿的都是黑與白的衣服,身材因為寬大的衣服而看不出來。
她的脖子以上並沒有被任何衣物遮住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在往上那張臉有著豐滿的厚唇、挺而尖的鼻子、以及翠綠色的雙瞳。

她並不是一位美到令人移不開眼的美人,畢竟這個世界可不缺帥哥美女,可是她卻有著一股他人都無法比擬的氣質,就算是在茫茫人海之中也有辦法在第一眼就注意到她。

她向著我看了過來笑着說了什麼,不過我沒聽清所以我沒向她回話。她像是不在意我有沒有回她的話一般笑了笑然後轉身面向了門,她轉過身的同時被她用辮子綁好的黑髮就這樣朝著我的方向滑過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然後突然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下一陣悅耳像是鈴鐺般的笑聲在耳旁回繞。

我回過神來發現我走在樓梯上,突然之間力氣像是抽光了般,我還來不及扶向旁邊我就向後跌去,突然右臂一緊我感激地看向學長無聲地道謝,學長緊皺着眉然後用着平時沒有的嚴肅開口說:「妳臉色很不好,怎麼了?」

臉色很不好?我掏出一直都隨身攜帶的小鏡子直接往裡面一照,不照還好一照我的天啊!我的臉色整個是慘白的!!!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現在超累的!該不會是撞鬼了吧!因為我回頭看過了,那個女的不知道為什麼消失了QAQ!可是漾漾看起來沒事阿!該不會撞鬼的只有我吧!?

所以我馬上一五一十的把剛剛撞鬼的情跟學長講,學長得臉色變得很奇怪,像是在...... 疑惑?不過沒有時間讓我慢慢分析學長的臉色他就開口道:「我想瑄瑄看到的應該是殘留在黑館裡的過往記憶,瑄瑄剛剛看到的人我猜應該是當初建立黑管的『索非羅納兒』,她是一位相當有能力的女性,不過她已經在幾百年前就前往安息之地了所以你們對『她』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學校圖書館查查資料。」學長一口氣說完這一長串話後又道:「那個過往的記憶已經停留在這裡非常的久了,不過因為年代已久遠所以已經快要消散了,它應該只是想要在消逝前在告訴他人它的存在吧...... 」

我乖巧地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就被正在尖叫的漾漾扯上樓了。(此時的漾漾被畫像裡的女人嚇到,所以拚了命的飛奔上樓逃命。)不過因為漾漾的尖叫聲太吵了所以我沒聽到學長還輕輕的自言自語道:「不過力量已經非常弱小了啊,不是...... 照理來說應該是不會被看到的......」

走到四樓之後學長帶著我們拐了好幾個彎然後在一扇銀白色的門前停下說:「這一間是我的房間,往裡面走還有三個空房。」又帶著我和漾漾繼續往前走最後我們在一間深藍色房門前停下,學長轉身向著我們說:「你們要住哪間?」

我和漾漾對視了一眼,眼中閃爍着只有彼此才懂得光芒(爭取離學長房間最近的一間,畢竟離學長越近生存率越高咩=A=),我們把手放到身後在靜了幾秒之後我們都出招了。

後面伴隨著「咚咚隆咚鏘——」的效果音,我們大喊著——剪刀!石頭!!布!!!
在一招定勝負之下漾漾出了『升龍拳∼∼(石頭)』,而我則是出了『亢龍有悔∼∼(剪刀)』就醬華麗的敗北了...... QAQ
我露出笑容對著漾漾伸出了手,漾漾也向我回握了一下,一年之後友克鑫.香波地群島見!(這是獵人加海賊王嗎)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飛機!」學長暴怒朝著漾漾的頭再一次狠狠地K了下去,然後把漾漾的鑰匙砸到了漾漾的門板上。漾漾即使被打了還是打起了他那像是小強般的強韌精神拖著行李跑向自己的房間,不過好像因為學長砸鑰匙的方向力道太好了所以鑰匙有一小半插在門上拔不出來。

我滿臉幸災樂禍的笑容看著漾漾努力拔着他的鑰匙,突然感到腦袋上不輕不重的中了一擊,「嗚哇!」一聲,我轉頭看到了學長還未放下停在半空中的手,學長皺着眉頭又朝我的額頭彈了一記然後把我房間的鑰匙放了我的手中,我傻乎乎地接過了鑰匙然後才拖著行李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當我拿起鑰匙打開房門我才發現鑰匙很漂亮,不過那不是重點阿!!!比起鑰匙我更在意的是房間啊啊啊!

怎麼辦∼∼?!!房間被漾漾搶了!!我一個普通人在黑館真的活得下來嗎......

我猶豫了一陣,還是以大無畏的精神打開了房門。
房間很大很漂亮,在房間的正中央一張桌子和一組沙發,兩側還有電視、書櫃什麼的,然後牆上還有兩扇門應該是還有兩個間吧,我打開了左邊的門往裡面一瞧,阿!原來是臥室阿! 臥室裡面有一個很大雙人床然後還有一張書桌,我歡呼了一聲撲到了床上面,我既興奮又開心的在床上滾來滾去只差沒大聲尖叫了。我興奮的滾了好幾分鐘之後才逐一打開書櫃、衣櫃,我發現了這間房間明明應該已經很久沒有人使用過了不過卻還是相當的乾淨、完全沒有灰塵。
下了床之後我又興沖沖的跑去浴室,浴室也很大裡面有一個浴缸還有沖澡的地方然後在旁邊還有馬桶以及洗手台。

看了一圈沒有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之後我就開始整理行李、趕緊把東西放好,畢竟我的書挺多的,這時突然從隔壁傳來了漾漾淒厲的慘叫聲,咦?阿!呵呵,應該是發現的他那詭異的蓮蓬頭了吧。

恩!
幸好我的房間沒有!


作者的話∼∼∼∼∼∼∼
晚了十多分鐘!
對不起!!!! m(><)m
現在放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4 21:55:01 | 顯示全部樓層
可以叫我群群喔∼那要叫大大你什麼呢?
原來大大也看航海王?(興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5 17:06: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基礎課程     2013/11/25


我一大早一如往常地趴在桌子上,然後昏昏欲睡的樣子。
今天我和漾漾早上一大早就被喵喵、千冬歲還有萊恩挖出去吃早餐,迷迷糊糊地吞下食物,突然喵喵拍了我的肩膀對我說:「瑄瑄,第一節課是基礎法陣喔,差不多該去了。」
「恩......」我無力的回應著,順便努力抵抗著睡意搖搖晃晃地站起,千冬歲很好心地順手替我收了餐具。 喵喵看著我還昏昏欲睡的模樣便牽著我的手,我一只手牽著喵喵、另一只手抱著課本緩緩地跟著他們幾個人走。
「阿!」突然漾漾大叫一聲害我們幾個都嚇了一跳,連我都被嚇得一下子清醒了,漾漾露出抱歉的神情然後抓了抓腦袋說:「千冬歲你們先去教室吧,我有東西忘在宿舍了,我回去拿一下。」
喵喵和千冬歲擔心的告訴了漾漾他要快點,法陣是在專業教室上課的,他應該記得位置吧。漾漾點點頭表示沒問題然後就快速往黑館方向跑回去了,而我則是和喵喵以及千冬歲(萊恩這節不同課所以不在)拿著下節課需要的東西然後就慢慢先走過去教室。

一路上因為我還很睏的關係所以我們速度很慢,本來只要幾分鐘的路程硬是走到快上課才到。
到了教室發現人都來得差不多了,我們找了還空著的位置趕緊坐下,沒忘記替漾漾留了個位置。這間教室還挺大的,位置是以一排一排的方式坐、在講台前還空着一大片空地,應該是實習用的吧。

『吼————』突然傳出一陣陣的野獸吼叫聲,雖然在教室感受不到震動不過我從那吼聲就知道教室們已經開始散步起來了,因為從窗戶就可以看到那一上一下跳動的景色。

剛剛沒注意到現在講台上站著一位戴著眼鏡留著山羊鬍的中年人,想必他就是這堂課的老師了。老師在台上做著自我介紹然後還笑咪咪的警告我們最好不要在他的課上做什麼小動作不然他會「不客氣」的把我們從教室踹飛.....喔不、是會把我們從教室「請」出去的。當然,是用法陣請的,那是他的專業。
在老師警告完之後班上頓時安靜了許多,從原本的大聲喧嘩變成了小聲的交頭接耳,不過老師好像也不是特別在意所以就直接叫我們打開課本第xx頁,然後就開始上課了。

我趕緊把課本打開、筆記本拿出來放好,一付認真上課的乖寶寶樣,事實上我這也不是裝乖什麼的是因為我真的對於這堂課的興趣很大,還好因為是基礎所以應該大部分的人都沒接觸過所以老師上課是從最基礎的基礎開始上的。
法陣是由元素組成的、各種元素組成要平均,水和火要1:2、其中還要牽制上土元素什麼的,舉例來說:太多水火就會熄滅,但是太多火水也會被燒乾,然後加上土的話太多又會把水吸乾、火也會被滅掉,如果速度想要快一點就得加一點風元素之類的,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啦,畢竟不管是哪個加的多了或是加少了都會爆炸,因為沒有一定的比例所以法陣還是在不斷地改量進化,這個就要看個人深造了。

學這個並不是非常的難,簡單來說符號叫你畫下來就連三歲小孩都懂得照抄吧,但是改良的話你就必須自己拿捏好那個量,還有關於那些元素符號也不是非常的困難,雖然一開始看起來都是歪歪扭扭的蟲文字不過看久了就自然而然看得出規律了,雖然看得懂規律不過如果不練習還是不會畫的,就像是雖然看得懂簡體字但是如果不去寫還是一樣不會寫的道理!

「漾漾怎麼還沒來阿?」坐在我左邊的喵喵悄悄的對著我和千冬歲說,「要我翹課去看看嗎?」千冬歲還興奮的推了推眼鏡,突然還在台上講課的老師轉頭過來朝我們狠瞪一眼,還意味深長地盯著千冬歲好一會兒。因為不想被法鎮轟出去所以我們只好低頭乖乖上課了。

千冬歲大慨是注意到我對著那一堆雜七雜八的比例糾結了很久突然開口對我說:「瑄瑄,如果妳不太懂得話可以我找時間教你。」旁邊的喵喵也跟著說:「也可以問喵喵喔!」我笑着對他們說:「恩,那到時候麻煩你們兩個了。」話說你們兩個都會了幹嘛來修這堂課阿!?這堂又不是必修課!
我轉念一想,該不會他們就是為了照顧初學者的漾漾和自己才特意來修這堂基礎課程的吧?

心裡一瞬間轉過了這個念頭,不過想想還是不太可能吧,所以我又把注意力放回筆記上。我看了挂在牆上的時鐘發現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了,漾漾怎麼還不回來?該不會是因為已經遲到了為了不要被教室碾所以就乾脆翹課了?
越想還越覺得有可能,所以我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後了。

「現在,請各位同學組成小組然後到前面來做出一張普通的風符。」老師說道。
然後我們就分成一小組大約3、4人左右開始蹲在前面在地板上塗鴉(畫符紙)、討論,我理所當然的跟喵喵和千冬歲一組,雖然喵喵和千冬歲早就瞭解了不過因為顧慮我他們慢慢的一步驟一步驟的帶著我畫,然後還在旁邊解釋給我聽,所以當我們上繳畫好的符的時候大部分的人也都畫好了。

說時遲那時快,在老師的腳下突然出現了一個法陣,不過老師好歹算是老師完全沒被突然出現的法陣嚇到馬上就往旁一站然後還挑了挑眉看著出現的東西......不對是人。

此時漾漾和五色雞疊在一塊,把大家嚇了一跳,老師顯然很不爽他們打斷了他的課程,所以直接叫他們交給他30個同樣的法陣然後下課的時候再去一趟辦公事找他!
因為他們被罰了所以全班同學都很沒良心的笑了,除了我旁邊錯愕的千冬歲和喵喵,以及正在腦補男男無限美好憋笑中的我。

真是的,我都忘了有這麼一段∼
耽美無罪!!西漾最高!!


∼∼∼∼∼∼∼∼∼∼我是分隔線的說∼∼∼∼∼∼∼∼∼∼

雖然我很在意漾漾和五色雞的男男後續(誤),不過由於我下午的課跟漾漾完全沒重疊到所以我也沒辦法問他,下午的課是基礎武術,是我為了增加一些HP值、NP值所以才來上的。
現在是下午1點快半已經快要上課了,我此時此刻戰戰兢兢地站在教室門前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開門,突然從後面傳出一個很清爽的男聲:「同學,來上基礎武術的嗎?」
我機械式的緩緩轉頭過去,祈禱著希望有這麼好聽的聲音的人不是丑男(喂!),我抬頭、抬頭、又抬頭的往上看,一位超級高有著清爽的短髮帥哥溫和地對我笑着,我嘴角抽了抽說:「是的。」
對方看起來挺開心地說:「呵呵,本來想說來上這班課的人應該都是比較粗獷的男生沒想到有女孩子阿∼」
我吞了吞口水說:「那個...... 請問您是誰阿?」
對方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先跨過了我打開門然後說:「呵呵,先進去教室再聊吧。」
我跟著這位男士走進了教室,教室裡還沒有學生到,也沒有想象中的課桌椅反而是一片空地,我好奇的看了看四周發現在四周都有著小小的法鎮運作著。

我抬頭問了他:「那個...... 您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對方輕笑了一下回打了我的問題:「因為基礎武術基本上就是鍛鍊妳們的體能、反射能力、抗打能力所以上的課都會是比較偏向對打或對練喔∼」他頓了一下繼續說:「對了,我是這堂課的指導老師。我叫做席雷.戴洛。請同學多多指教。」
我僵硬的馬上立正站好說:「席雷老師好。我是虞含瑄,種族是人類。席雷老師叫我瑄瑄就好了。」奇怪勒,席雷.戴洛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有點熟悉?
「不要叫的那麼嚴肅啦,我也不是那麼嚴謹的人,叫我戴洛就好了。」他笑着說。
我生疏的說:「戴洛...... 老師。」
他又笑了一下:「別加老師,挺起來怪怪的。」
我乾笑了一聲說:「那...... 戴洛...... 大哥。」
戴洛笑了笑,好像是勉強接受了這個稱呼。

跟戴洛大哥聊了那麼一會兒學生也三三兩兩的到了,果然因為這個學校的學生實力過於變態所以來上這堂課的人跟其他課比起來人數就並不是那麼的多,也就大約二十幾個人而已,而且大部分都是女的,男性也就大約十個左右。

男女生已經開始一小群一小群的聊天了,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只好先站到靠墻的地方安靜的等上課了,我注意到我旁邊剛好也站著一個看起來很安靜的男生,他留著金色稍長的頭髮然後用髮圈一小戳綁在後方,他看起來挺纖細像是小女生似的,我走近了之後發現他真的並不高也才只比我高個2、3公分左右,我帶著一點小緊張跟他打起了招呼:「那個...... 你好。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對方露出善意的笑容笑了一下說:「我叫斐恩,一年A班,是鳳凰族的。妳呢?」我也對著他笑著說:「斐恩同學,我叫做虞含瑄,一年C班,人類。叫我瑄瑄就好了!」
他又說:「那妳叫也我斐恩就好了,不用加同學。」我開開心心的應了。

突然戴洛大哥的聲音從台上傳來:「我叫做席雷.戴洛是你們基礎武術的老師,現在請你們組成兩人一組。我要開始講解上課內容了!」

我和斐恩對看了一眼很有默契的走到了一起。

接著戴洛大哥拿出了一個看起來像是小盒子的東西又繼續說道:「這個是一個空間的小東西,請你們大家現在進去吧。」然後學生都帶著些許疑惑的表情走向老師,我看到的是大家把手放到盒子上然後就神奇地被吸進盒子了,輪到我的時候我也緊張地吞了吞口水然後把手輕輕地放到了盒子上,接著神奇的事就發生了,從手開始有著小小的旋渦,然後一種離心力,接著場景就變了。從原本的教室變成操場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著身旁的同學一個一個的增加然後還找到了斐恩,我朝他揮了揮手,他注意到我然後也向我走了過來。

我們兩個靠在一起然後斐恩突然開口向我問道:「瑄瑄怎麼會想上這堂課?」我愣了一下然後回答:「因為我很弱。」
他像是沒想到我會這樣說噗哧地笑了出來,我乾笑兩聲然後回問他:「那你呢?」
他說:「因為想要去前線作戰。」「前線?」我愣愣地問。
「恩。」他又接著繼續說下去:「因為我是醫療班的,可是我希望可以到前面戰鬥。」
「是嗎?真是個偉大的目標。」我真誠的說。
他像是不解地挑了眉看向了我,所以我又接著說了下去:「因為醫療班就是要治療嘛,可是治療人員卻跑到前面戰鬥不是很厲害嗎?」
他笑了出來:「我還以為妳是在敷衍或是嘲諷我,不過看妳的樣子又好像不是。」我驚慌的回他:「誒誒誒誒!?為什麼那麼認為?」「因為醫療班是不准到前方的,不然受傷的人就沒人治療了。」他向著我解釋。
我苦笑地說:「是這樣嗎?抱歉,因為我也不太了解這方面的事所以回答才會比較奇怪吧。」

我們一搭一搭的聊着,突然從天空傳來戴洛大哥的聲音:「各位同學,相信你們已經到了我所準備的操場了。」他頓了好一陣子後又接著說:「現在,請你們跑個30圈吧∼」

「蛤!?」「有沒有搞錯!?」「30圈!?」此起彼落的聲音響起。

「各位同學,你們沒搞錯。的的確確是30圈∼ 請你們在下課之前跑完,你們身上都有一張徽章,然後跑完一圈它就會減少一個數字,然後當數字變成0的時候你們就可以從裡面出來了。還有補充一句,請用『自己的腳』好好跑完,不然是會有懲罰的。然後最後一名的加10圈。」戴洛用着愉悅的聲音說道。

聽到這邊大家都開始奮力地跑起步來了,我和斐恩也趕緊在不前不後的距離開始跟著大家跑,大約過了十分鐘,一道天雷落下。

天雷落下的地方剛剛好是離我不遠的正前方的男同學身上,他剛剛還喊著「好累∼」「老子不跑了∼」然後就直接用着風符兜着圈子起來了。

「就說要好好的用着自己的腳跑,沒想到還是有學生犯規了呢。」

大家看到了那位學生的下場都乖乖認命的自己跑了起來,我喘了一下然後看了已經只剩下十幾的徽章一眼,一直跑在我旁邊的斐恩突然開口說:「幸好那個人先被電了,不然就是我了。」我給了他一個白眼然後繼續跑。
我在以前就常常這樣練身體長跑,也參加過好幾次馬拉松,國中的時候比賽長跑也有得過獎呢∼

在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多我終於跑完了,跑完的那一瞬間身體又感到失重跌了下去,回過神來又已經一屁股的坐在教室了。
比我早跑完此時站在我面前的斐恩超我伸出了手,我握住他的手讓他幫我站起來還說了:「謝了∼」他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又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大部分的人都一一出現在班上,喔,也包括著那位被電的同學。戴洛大哥站在台上用着溫和的聲音說:「恭喜各位都跑完了,由於今天是第一堂課所以我就不處罰最後一名了。好了,下課吧。」
全班同學頓時歡呼了起來,也有不少同學開始往教室外沖,看起來是希望儘早逃離教室。

「喔,對了!」戴洛大哥的聲音又響起,那些往外沖的同學們不得不停下來等他說完。「你們下一堂課阿∼」他又頓了一下才說:「會不只跑個幾百圈步、負幾十公斤重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累死人、讓人崩潰的課程內容,所以要做好心理準備喔。然後我好心提醒你們最好多帶一件換洗衣物喔,因為課程量可能不只讓你們累到而已。」


...............
奶奶的我要求更換課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5 18:39:24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呵
戴洛大哥的課真有趣
雖然有趣但也不要把我拖去上這堂課
我可沒體力作這麼多

斐恩的志願很好呀
就已成為第二個雙袍籍為目標
往未來前進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25 19:13:45 | 顯示全部樓層
戴洛你上課是這樣的OAO
那就算打死冷冷
冷冷也不要去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6 18:57:03 | 顯示全部樓層

總之,我進了特傳世界

本帖最後由 Melodyjui 於 2013-11-27 21:04 編輯

第十四章 西瑞.羅耶伊亞     2013/11/26


上完了基礎武術課之後我就沒課了,所以我決定去圖書館一趟把上次借的書還了,順便找找新書來看。
事實上根據我上次的經驗(跟千冬歲去的那一次)圖書館事實上沒有那麼危險,主要還是要看你走的路線位置還有個人判斷,而且迷宮裡面都有路牌指向(雖然非常不明顯),只要你好好走基本上是不會有危險的,帶著這種心思的我歡樂的朝圖書館邁進。

我啊,原本就是很喜歡看書的人。
所以在過來這個世界之後有看不完的書以及智慧之樹這種自然書庫整個人超級幸福的。
我自己原先也不是對事態度非常認真的人,上學考試都隨便應付一下,反正至少維持在中上的成績就好了,也不會想要在更進一步,但是到了這個世界之後我需要變得積極。

為了我的小命。

我也想要像漾漾那樣輕鬆快樂地過著自己的高中生活......但是不行。

我不像漾漾那樣有著超強的外掛,我沒有會用生命保護我的學長,也沒有稀有的血統,更不是什麼學習力超強的天才,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是傳說中的主角。
或許每個人在某種中二的時期都會產生一種自己掌握着誰都不知道的力量的這種幼稚的幻想,但是,在來到這個世界後,我就明白幻想終究只是幻想,若是搬到現實中,自己就不可能是那種頭戴著名為「主角外掛」的無敵不死光圈的人。
我只能清醒一點。
這個世界的死亡率太高了,唯一讓自己活下來的方式就只有變強變強再變強,強到別人傷不到我,強到即使受了傷、遇到比自己還強的敵人還要有辦法逃跑。

只是單純的因為......
我還不想死。

所以我要變強。
我會盡可能的看書、吸收知識、鍛鍊體力、學習,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要幹嘛了,反正變強這種事情也不沒辦法強求只能一步步慢慢來。

所以我現在要做的是就是最基本的,先學好通用語、符咒、法陣,把它們先學好了之後在來慢慢想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我暗暗下定決心,要努力活下去變強,然後見證『特殊傳說』的各個角色,然後我的最終目的是接任務賺錢養活我和姐姐!

我開心的慢慢走著,剛剛腦袋雖然想著這麼多亂七八糟但是我腳下的步伐可不慢,轉眼間我已經走完將近一半的迷宮,如同上次這一次也是很安全地通過了。我開心地哼着歌拐過一個轉角,「碰———!」還隨著一聲悶哼,我知道我撞到人了。

我摸著還微微疼痛的頭頂,慣性的道了歉:「抱歉。」然後抬頭往上看,沒看還好一看差點嚇到,對方帶著溫和笑容說:「沒關係。好久不見了,年輕的學生。」
「呵...... 呵呵,好久不見了,賽塔。」我對著千年老妖精打招呼。         
「年輕的學生是要去圖書館嗎?方便的話請讓我陪同一起走吧。」賽塔說。
「方便方便當然方便!」我狂點頭。
「年輕的學生是去圖書館借書嗎?」廢話不然我去圖書館幹嘛。
「阿...... 賽塔叫我瑄瑄就好了。」不然好像一直在強調你很老一樣,一直年輕的學生年輕的學生年輕的學生叫煩不煩阿(你不煩作者都打得煩了......)!雖然你的年紀的確可以當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
「對了,雖然有點失禮......請問,賽塔幾歲了啊?」我回問他。
他摸著下巴側頭想了一想然後說:「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呢,應該有..... 幾千歲了吧?」
「(哇吼) ......幾千!!?」雖然早就知道他年紀肯定不小,不過我還是震驚了一把。
幾千歲......人類的歷史也不過五千年而已......
「恩..... 因為年代已經太過久遠所以記不太得了呢∼」賽塔愉悅的回我。
我沈默了一下然後鼓起了勇氣問出了我一直很在意的問題:「那個...... 我可以再問,您是男精靈還是......?」
「恩?怎麼這麼問?」賽塔似乎語氣有點......樂?
「因為,那個,恩......您實在很有氣質,甚至比很多女生更有氣質,而且輪廓真的好漂亮。對對對不起!我不該問的......」賽塔的長相宜男宜女,雖然比較像是男性體但是如果髮型換另一種...... 而且我沒記錯的話原著好像根本沒提到,一直以來都講得很曖昧......

「呵呵,瑄瑄覺得呢?」
「!? 」你的反應該不會表示你(妳?)真的是女的吧!?

「噫噫噫噫噫噫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傳來,那股聲音的音頻相當的尖銳引得我一陣噁心,我一下子眼前發黑站不穩差點跌倒,幸好賽塔眼明手快的扶住了我。

不遠前衝出了一棵...... 有人臉的樹。

相信大家都有看『納尼雅傳奇』,那棵樹跟裡面冰雪女巫的殺人樹一樣啊啊啊!!!

那個「噫啊啊啊啊———」的尖叫聲吵得我更噁心了,感覺就像是用指甲刮玻璃或是黑板的聲音差不多。我捂着耳朵看向賽塔,賽塔對我說:「請等一下,等我把那棵樹制伏了之後我們在慢慢聊吧。」話一說完就朝著殺人樹衝了過去。

因為他是背對著我所以我不知道他對殺人樹做了什麼,只見殺人樹速度很快朝賽塔伸了他的樹枝,樹枝瘋狂長着一根又一根的朝賽塔抽去。賽塔的反應很快,他微微彎下腰、側過身就躲過了無數想要把它貫穿的樹枝,只見他一躍,躍到了一根稍微粗的樹枝上,他好像是做了什麼,殺人樹就完全不動了。
用眼睛來看,賽塔剛剛除了躲樹枝外什麼也都沒做,但是我剛剛清楚地感受到一陣波動,空氣中的波動。不過很輕微而且又是很短的一陣,要不是殺人樹完全不動了而且我知道精靈可以用類似聲波的東西攻擊對方,我還會以為剛剛的波動都是錯覺。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賽塔的旁邊看著他,賽塔現在看著被他弄的僵硬的殺人樹微微沈思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誒,他居然在這邊?真是的,久久一次到圖書館只有迷宮有樂趣,這下不用玩了。」一個我不太熟悉的聲音從正後方傳來。
我轉頭過去看到那個身影,驚聲道:「誒!?漾漾!?你怎麼在這裡?」

沒錯,漾漾這時出現在我的正後方,在他的旁邊還一個人,啊!應該不算人啦...... 獸人?還是彩色獸人?
啊......是他啊!五色雞頭!我想起來了。
「噗!」被我自己的想法雷到一個不小心就笑了出來。
「恩,兩位年輕的學生。」賽塔的聲音響起,頓時解決了我的尷尬。
漾漾很有禮貌的對賽塔鞠了一個躬,五色雞則是隨便地揮了一下手,因為一直沒人說話所以漾漾喊了一聲:「賽塔?」
「年輕的學生,今天您沒有與黑袍在一起嗎。」賽塔柔柔的問。
「呃、今天學長有工作。」漾漾說。
賽塔問了漾漾他們要不要一起同行去圖書館,五色雞原本是不想要結果被漾漾堵住嘴搶先說好,他不爽地瞪了漾漾不過也沒再說什麼。
我走過去漾漾旁邊:「漾漾,你怎麼來圖書館了?」
「呃、來找魔法陣的書。瑄瑄呢?」
「我來還之前借的書。」
「喔。」
五色雞好像注意到我一直偷看他,結果他就沖着我吼:「看屁啊!挖了你眼睛喔!」
我忍著快要跳出來的青筋,無視掉他的警告(威脅?)笑呵呵的跟他說:「你好!我叫虞含瑄!你叫什麼什麼名字?」
沒辦法,對著他的警告我怕不起來,因為他在原著裡面是一個對我來說超級有愛的台客角色。
但是果然他沒有人緣是自己活該,誰叫他和第一次見面的人都是這副大爺態度,一般人都會因為這種欠扁的第一印象而疏遠他吧。
五色雞見我沒被嚇到,還一臉開心的對著他作自我介紹愣了一下,他彆扭的轉過了頭,一會兒才扭捏的說:「......西瑞.羅耶伊亞。」
「西瑞是什麼種族的?」我問,非常自來熟地叫了他的名字。
「......獸王族。」
「喔喔∼我和漾漾一樣都是人類喔∼話說西瑞你們怎麼也來了圖書館?」我繼續問。
「陪漾∼」
「喂喂,你跟漾漾什麼時候成為好朋友的?」我又繼續問,對付這種人就是要厚臉皮!!
「嘖∼妳問題很多誒。本大爺幹嘛回答妳的問題?」五色雞不爽的說。
「因為我好奇!還有我叫虞含瑄,你可以叫我瑄瑄。不要叫我『妳』!」我笑著對著他說。
他哼一聲無視掉我然後走向前跟賽塔聊天,啊,不過我好像看到他的耳朵紅了。

唉∼果然沒辦法像漾漾一樣隨隨便便的就攻略了所有角色嗎?我故作哀傷的想著。不過他似乎也頗有觸動的,再加把勁我就可以拿下他了吧?
畢竟原著中,他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單純的人啊。

在同時,他們突然停下了腳步。

「恩,又是新面孔嗎?」賽塔說。
「你不要出手。」五色雞興奮的朝賽塔說,還變出了他的獸爪。

我和漾漾緊張的對看了一下,然後我們兩個發現世界顛倒了。

「啊啊啊啊————」我和漾漾同時慘叫著,我看向前面我發現我和漾漾被一隻章魚抓住了,喔!相信大家都有看加勒比海海盜就知道章魚長的什麼樣了,我和漾漾分別被不同的觸手抓住,一上一下的晃着我們都快哭了。這時候被倒吊着誰有那個心思管裙子有沒有被掀起來,不過幸好平常我都有穿安全褲的習慣,現在是不用擔心內褲曝光了。
模糊的聽到了五色雞在叫什麼,不過我沒那個多於心力去聽。現在我雖然被章魚抓住大腿但是手還是可以動的,我奮力的從裙子口袋抽出之前學長給我的爆符緊緊地抓住,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使用爆符的基本條件是『心意』,信念越強越容易化現出心中的東西!
我努力無視掉腿上噁心的觸感以及晃來晃去的暈眩感,努力把整個心思都放得了符咒上。

我現在因為要脫離章魚,所以我最需要的是......

爆符在我手上慢慢地有了形體,一把全黑的小刀出現在我的手上,小刀一出現我馬上用小刀刺向了還緊緊纏在我腿上的章魚觸手,這一擊我用盡了全力結果沒想到不知道是小刀太鋒利還是章魚太軟,小刀直接一路切下去還差點切到我。

感到腿上一鬆我呼出了一口氣,萬歲!終於脫離這種噁心的感覺了!還沒高興完我就又想哭了,我忘了我還在半空中啊啊啊!!

某個很可怕的下墜感整個籠罩了我,我害怕的閉起了眼睛等待着劇痛的來臨,不過沒有感到劇痛反而覺得身下軟軟的,我睜開了眼睛快速的看了一眼我的屁股底下,喔!不得了了!有一個人當了我的墊背!而且那個人的頭還是無數顏色的那一位!!!

果然暴怒聲馬上就傳來:「幹!妳要坐在本大爺身上到什麼時候!」臉上還帶著可疑的紅暈。
我趕緊從五色雞身上爬起,轉頭看向賽塔那邊他已經解決的巨型章魚然後把漾漾穩穩的扶到地上了。
我對著五色雞說:「誒...... 抱歉,摔到你身上。」
他轉過頭氣憤的哼了一聲,不過看樣子還是挺想揍我的。
賽塔對他說:「年輕的學生該不會是想打瑄瑄吧?」然後還轉過來溫柔的對我說:「瑄瑄沒事吧?」我恩了一聲表示沒事。
「本大爺才不打老弱婦孺!」五色雞氣憤的說。

賽塔見我們沒事笑了笑就繼續朝圖書館前進了,我走到了五色雞的旁邊:「那個...... 」
「幹嘛?」
「剛剛謝謝了,要不是你在下面我現在可能已經受傷了。」我笑著對他說。
在我向五色雞表達我的感謝之意之後五色雞很純情的臉紅了。
「沒沒沒沒沒沒什麼!看著女人受傷本來就不是好漢應該做的事!」他說完這句之後跑到了漾漾的旁邊和他勾肩搭背的說了些什麼,然後他就先跑了。

唉∼孩子∼ 害羞就直說唄∼
不用不好意思∼ 姐不會在意的∼

偷偷地進行著內心的吐嘈後發現已經到圖書的門口,圖書館的玻璃大門還是一如往常的漂亮,在打開門的一瞬間裡面的光刺痛我的眼睛讓我眯了一下眼。       
等視線恢復正常時我看到了千冬歲和萊恩就在前面,站在我旁邊的漾漾驚訝地問了他們怎麼會在這裡,我拿出了手機歡樂的向漾漾說:「剛剛我跟千冬歲發了簡訊說我和漾漾來到圖書館囉∼∼」
漾漾還是那副呆呆的模樣看起來挺好笑的,千冬歲和萊恩帶著漾漾向他介紹了圖書館,還有剛剛又遇到了阿卡.里里,千冬歲順便揭露了她的年齡讓她一陣氣憤。

我跟著萊恩往前走找位子,不知道他到底是有特異功能還是什麼一下子就找到了還空着的亭子。萊恩揮揮手向千冬歲和漾漾示意這裡有位子,在千冬歲和漾漾來了之後就直接飄出去借書了。
我看到漾漾向著千冬歲的樣子有點欲言又止所以我也跟著走出去留下了讓他們兩人談話的空間。
我想,漾漾應該是想要向千冬歲解釋今天為什麼會和五色雞跌在一起的事吧。
我知道漾漾一開始不是出於自己的意願就跟五色雞當朋友的,而五色雞應該是因為漾漾那種跟別人對他的截然不同的對待方式,那種把他當成了一般同學的感覺,所以才會那麼中意他吧,畢竟對於他來說,在這個世界中,幾乎不會有人像漾漾那樣對待他吧。

我把手中的書放進了樹洞後還好書,又按著樹洞旁心中默念,唰——— 一下的掉下來了好幾本書,我拿起來翻了一下發現的確是自己需要的書後就抱著懷中的書走回涼亭了。
走回涼亭後發現漾漾和千冬歲剛好聊到他們會把漾漾當做朋友好好交往好好對待,聽到這種想法怎麼說呢..... 心情很微妙,不知道該忌妒還是該羨慕,我在國中之前並不是沒有要好的朋友,不過大家都上高中之後就一致的很少在繼續聯絡了,因為大家都有了自己高中生活的新的圈子。
但是我呢,並不是沒有自己新的圈子,只是......
感覺還沒融進去吧?這個奇異的......彷如幻想的世界......
當然大家都對我很好可是......

「瑄瑄?」千冬歲注意到我回來了,就叫了一下我的名字。
我從沈思之中驚醒過來,笑著回:「怎麼了?」

「瑄瑄也一樣,我會以最真誠的心發誓,不怨不悔,當著漾漾和瑄瑄在需要的時刻負責傾聽的人。不論何時,不論何地,都會在你們需要我的時候出現,並且不會有隱瞞。」
聽著千冬歲對我們面色莊重,嚴正義詞的說完這一長串的話,感覺心裡有哪個地方被觸動了。

暖暖的,有些燙人......

「啊...... 我也一樣。」我幾乎沒經過思考就這樣說了,說完之後感覺自己剛剛語氣好像在告白一樣好害羞噢呀啊啊啊啊的一下子臉色漲紅。

我忍住羞意,對千冬歲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是人家沒有把我當作朋友,而是我自己沒有意識到嗎?
我以前聽過一句話,而那句話變成了我的待人方式。

『沒有人必須對我們好,所以不要勉強他人對你好。
但是如果有人對你好,你要記住,然後報答人家對你的好。』

我想,既然千冬歲他們這麼真誠地對待我,那麼我,我會記住,然後在他們需要幫忙的時候幫助他們。
不論何時,
不論何地,
不論何人,
只要是他們。



作者的話∼∼∼∼∼
大家都是好朋友的∼∼(捂臉
瑄瑄正在一點一滴變強
我相信她有一天會變得很厲害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