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焱玥

[同人文] 【因與聿同人長篇】此生(第十三章)更新:12/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0-12 18:52: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9 12:55:31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19-10-11 01:24
不借不借,直接送給你

謝謝直接送給我!!!這樣的話就會動力滿滿了!歡迎每次來留言送給我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9 12:56:40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9-10-11 02:02
阿因你怎麼也開始用靈異簡訊xdddd曾經覺得這個很煩人的你如今是不是被瘋狂打臉(不 ...

感覺絕對被打臉了XDDD真的換個立場想的話,其實靈異簡訊超好用的,而且最大的傷害也可能會造成手機壞掉而已(誒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9 12:58:10 | 顯示全部樓層
snow86607 發表於 2019-10-12 09:33
我期待已久的!!!
阿飄視角真的好新鮮喔XDDDD
雖然劇情非常虐

感覺會揭開很多阿飄的心聲,比如「啊為什麼我說話沒人聽見」等等之類的wwww
阿因飄還會是個好哥哥啊XDDD
請繼續乖巧(?)等待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9 12:59:11 | 顯示全部樓層
西宮冥 發表於 2019-10-12 18:52
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下一篇~~~ ...

快了快了XDDD謝謝留言給我動力喲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9 13:02:2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次不是更新別被騙了wwww
先把原創人設放上來,然後大家可以再重新看文(?)
以後如果還有人設的話我也會一直更新哦
*第十二章一半了,就快了快了wwww



【因與聿同人長篇】此生(原創人設)


李浩偉,男性,單身,32歲,擁有自己的工作室,底下有幾位設計師以及數位工讀生,虞因是其中一位。

邱孜傑,男性,單身,年齡只比雙生大兩年,多年前曾經是刑事組組長但因為某些原因而被調職到行政組,直到現在被虞夏的主管(洪麒唯)請調來調查虞因的命案。

江森駿,男性,法醫,嚴司的學長,這次是負責虞因的法醫。

薛程,男性,虞夏組組員,因為弟弟在派出所執行而得知了虞因被帶走的第一現場。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21 06:39: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幾天把漏掉的第十章看完了,我只能說——阿因你就留下來吧!你弟都這樣留你了啊!聽著那聲哥你忍心嗎?不過怎麼感覺小聿會是能不能破案的關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 01:13:28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10-21 06:39
這幾天把漏掉的第十章看完了,我只能說——阿因你就留下來吧!你弟都這樣留你了啊!聽著那聲哥你忍心嗎?不 ...

我也希望阿因可以一直留下來QAQ
至於小聿會不會是破案的關鍵就請繼續看下去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 01:22:33 | 顯示全部樓層
久等了!!!第十二章字數好像有點多所以拖了那麼久才更文ww
如果忘記劇情了的話請再次從第一章開始看XDDDD





第十一章




玖深送走兩人沒多久後阿柳就拿著兩盒便當回來,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邊吃邊聊,快吃完的時候虞夏正好走來。

距離最後一次看到自家老大也不過才幾個小時的時間,但相較於在現場時看似平靜的情緒,現在虞夏的氛圍氣壓低得不能再低,明顯得只要是人都會很清楚這種時候絕對不要觸摸到他的逆鱗。

環顧四周後沒發現目標的虞夏劈頭就問,「人呢?」

不自覺站起來的玖深有點戰戰兢兢地回答,「洪主管就在他的辦公室等你。」

「等我?他知道我找他?」

「啊啊啊啊老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說出來的——」

剛好在路上被其他人叫住而晚來幾步的黎子泓正好看見玖深不停地對著虞夏鞠躬道歉,「怎麼了?」

「沒什麼。」沒打算理會某鑑識組人員的虞夏回過頭看向黎子泓,「我覺得你自己搭車回去會比較快,需要我幫你叫車嗎?」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

「那我先走了。」

道別前虞夏不忘吩咐其餘兩人,「有發現的話通知我。」

「沒、沒問題!」

目送對方離開後玖深看著似乎沒打算離開的黎子泓,「黎檢你不是先回去了嗎?」

「我們剛才去了虞家,阿司載佟和小聿去看阿因,所以我就跟著夏回來這裡。」

「那佟怎樣了?」阿柳想起虞佟最後離開現場時的畫面,「他的心情有平復了一點嗎?」

黎子泓微微皺起眉頭,他並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

稍早他所看見的雙生除了看起來面帶倦色以外,幾乎與平時無異,就連小聿也是如此。

那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他經手了這麼多案子,看過了這麼多的家庭破碎,家屬們因為無能為力只能把憤怒化成一句句對兇手的咒罵,但虞家人不一樣,無論是大人或小孩都有自己查案的能力,他們不需要把憤怒化成言語,因為他們會把它化為行動;他們也不需要成為等待結果的那一方,因為他們會是主動追擊的那一方。

無論虞夏與洪麒唯的談判結果如何,他相信事情最後還是會往他預期的那一面發展,只是他不敢想象結局會有多壞。

痛失親人的感覺他不懂,但他明白失去身邊友人的感受,雖然那份痛楚永遠都不可能超越虞家的人。

「黎檢?」

不經意陷入沉思裡的黎子泓回過神來,他歎了口氣,「佟看起來比在現場的時候好多了。」

表面上可以偽裝,但內心深處呢?

「那小聿呢?」

「還是一樣,看不出任何情緒。」只是少了阿因,他應該又會把自己封閉起來。

玖深看得出檢察官略帶擔憂的模樣,他不用問也知道對方在擔心什麼。

三人沉默了一陣子後,黎子泓心想不知道虞夏會什麼時候談好,所以他打算先抽點時間過去地檢暑處理其他案子,幾小時後再回來這裡,「你們的老大談好後讓我知道。」

「沒問題。」

他離開鑑識組後直接往大門口走去,等待計程車的時候嚴司發了封簡訊過來。

「被圍毆的同學還在。」




在去找洪麒唯的路上,虞夏經過了重案組的部門,他稍微往裡面一看,果然全部人都被趕回家休息,原本他想說先進去看一下案件的資料,但後來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站在辦公室門前,隨意地敲了兩次後也沒等裡面那人的回應就直接開門走進去,只不過他沒想到邱孜傑也在這裡。

先反應過來的洪麒唯對邱孜傑說,「有事情再聯絡你。」

「嗯。」

邱孜傑離開前與虞夏眼神對上,他微微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

等到門關上後,洪麒唯還特地走去把門鎖上,像是深怕還有人像虞夏那樣直接闖進來。

「你應該知道我找你的用意。」虞夏坐下後開門見山地直說,「把我侄子的案件交給我。」

「不行。」不料洪麒唯說話也不拐彎抹角,「我已經交給邱孜傑了。」

「你知道我不會就這樣妥協。」

「這是程序,而且這一次你參與了整個命案的過程,就算到時候讓你找到證據證明兇手的身份,在法庭上根本無法被當成有效證物。」

「不是只有法律可以制裁他。」

虞夏的這番話使得整個談話的氣氛變得異常緊繃,洪麒唯忍不住加重了語氣,「如果你是這種想法的話,那我必須收回你的職權,而且是立即生效。」

聽得懂對方的言下之意就是會開除自己,虞夏狠狠地拍了桌面一下,身體往前傾了一些,「你覺得我少了這個身份後我會沒有辦法嗎!?」

這不是虞夏第一次拍桌,也不是他第一次動怒大聲說話,但洪麒唯感覺到這一次與以前不同,他這一位下屬是真的想要私下解決掉兇手。

「夏。」洪麒唯難得把脾氣壓下來,「一命換一命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那依照法律程序進行的話就可以解決問題嗎?」虞夏停頓了幾秒才繼續說,「我的侄子就會活過來嗎?」

他很想要回嗆「就算你把兇手殺了你的侄子也無法活過來」,但這無疑會讓眼前的雙生更加暴怒,所以只能婉轉地說,「你私下報仇的話也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但是你這麼做的話不但會丟了你的這一份——」

「你覺得我會在乎這該死的職業嗎?」

虞夏冷笑了一聲,「你也應該看到現場的證物了,加上我提供的證詞,你不覺得這兇手是衝著我和佟來的嗎?」

倘若兇手的目標是阿因,那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直接把人殺了,何必大費周章一定要他們親自過去,而且還要把他們的相片留在現場?再加上那通電話,他已經知道對方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阿因,而是他和佟。

「阿因只是他用來報復我和佟的犧牲品。」

關於這一點洪麒唯也有共同的想法,但這時候他當然不能表示讚同,「我們不能先入為主,而且這只是你的猜測,一切需要等到關鍵性的證據後才可以下定論。」

對此虞夏不想發表任何意見,他目前只想要快點找出兇手,只要找到他,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眼見對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洪麒唯喝了口水,清了清喉嚨後才說出自己的打算,「如我所說的,案子的負責人會是邱孜傑,就算你威脅我,我還是不會改變這個決定,因為這是必要的『程序』。」

洪麒唯特地把那兩個字說得重一些,而原本打算爭論的虞夏似乎也明白這其中的意思,他沉默地等著主管的下文。

「至於你的話,我會暫時擱置你的職務——」

「你這是在開玩笑?!」

「先聽我說完!」

這次輪到洪麒唯氣得拍了桌面一下,聲音還比虞夏大聲,「你頭腦給我清醒點!我會這麼做是因為——」

突然意識到自己接下去要說的話是不能讓外人聽見,他只好降低聲量,順便讓自己也冷靜一點,「因為這樣的話上面的人就不會去注意你在休假的時候所做的任何事情。」

言下之意這是個讓自己不會被發現的辦法,但虞夏想到這其中所產生的問題,而洪麒唯接下來的話解決了他的疑慮。

「你只是被強制休假,這一點我已經讓邱孜傑去通知你的組員,他們查案的時候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只是記得千萬別被發現,還有我也不會收回你的警員證件,但是槍支必須交出來。」

「你是擔心我會一槍爆了兇手的頭嗎?」

「難道你不會這麼做嗎?」

「這麼做的話太便宜他了。」虞夏心想比起槍,體術會更加可靠。

「夏,我剛才說過了,如果你還是有這種想法的話——」

「你放心,那是我隨口說說而已。」

這是他的真心話,他的理性和感性之間的戰鬥還未分出個結果,所以以後會怎樣做還是個未知數。

很顯然洪麒唯完全不買單,但如果讓虞夏自己去查的話會更糟,反正現在的計劃是有一群人會看著他,所以暫時是不會出事的。

那既然自己已經被允許參與了,虞夏順便問起他哥哥的情況,「我哥早上收到他主管傳來的強制休假通知,他的情形也是跟我一樣嗎?」

他這麼一問讓洪麒唯錯愕了幾秒。

「怎麼了?」

「佟的話,他跟你情形不一樣。」

「……這是他主管的決定?」

「嗯,我跟他請調邱孜傑過來的時候他就做好決定了。」

虞夏抹了把臉,「該死的。」早上是因為要安撫小聿,收到通知的虞佟才沒有任何舉動,但這不代表他會接受,「我哥絕對不會接受這種安排。」

「但他必須得接受,因為不是所有人願意承擔一些本來就無需承擔的風險。」

洪麒唯說得振振有詞,原本還想說下去的虞夏一時之間語塞。

他的主管說得沒錯,沒人需要為了這件案子,甚至是為了任何人而冒險,他也知道洪麒唯很有可能會因為這次的幫忙而收到牽連,對此他只有心存感激,但他知道這種時候的虞佟未必會接受。

他哥哥現在也只有表面上看起來還保有理智而已。

「這件事我插不了手,佟有疑問的話讓他直接找他主管談,不過我希望你可以試著說服他,畢竟他是你哥。」

「知道了,沒其他事的話我先走了。」

在虞夏站起來的同時,洪麒唯把他叫住,「記得低調行事,還有別忘了你的槍。」

「我現在就去拿。」虞夏嘖了一聲後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

好了,現在只要把虞夏的休假單給填好以及收回槍支後他也該回去補眠了,其餘的事情就交給邱孜傑他們去處理。

事情應該會這麼順利,不是嗎?





~~~~~~~~~~~~~~~~~~~~~~~~~

看著自己寫的同人文逐漸成型了真的很開心,當然這也要感謝一路支持到現在的你們(鞠躬)
大嬸玥不是個優秀的文手,但絕對會盡力把文章寫好(有感而發),倘若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完成,也請大家跟我一起堅持個兩年(這才是重點www)
再次感謝大家給的推動力,可以的話也請繼續把推動力丟給我吧X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 12:28: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兩年......,看到大大寫的文越來越多也很開心,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