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焱玥

[同人文] 【因與聿同人長篇】此生(第四章)更新:6/11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6-1 22:20:53 | 顯示全部樓層
snow86607 發表於 2019-5-27 19:50
www等等阿因好快就領便當耶ww出乎我的意料XDDDDD
還有機會搶救一下嗎哈哈哈哈哈
明明應該要很激動難過!!!可 ...

等等你這樣的話阿因會哭死哦!!!他表示完全不想要當阿飄啊啊啊啊XDDDD
感覺大爸和小聿會變得要黑不黑的(這啥)
阿因會不會變阿飄回來就請看下去啦!!!!謝謝贈送動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 22:23:24 | 顯示全部樓層
果子0A0 發表於 2019-5-28 23:28
看到阿因死的那一段我笑了,內心不知為何無限的爽(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期待虐文喔~愈虐愈好
by  ...

你居然也跟樓上的大大一樣嗎XDDDD阿因表示他真的會哭哦!!!
原來也是喜歡虐文的!!!跟我一樣!!!!不過會虐到如何就要繼續看下去啦w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1 00:00: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完成了所以就可以放第四章上來啦!




~~~~~~~~~~~~~~~~~~~~~~~~~~~~~~~~~~~~~~~~~~~~~~~~~~~~~~~~~~~~~~~~~~~~~~~~~~~~~~




第四章




槍聲響起的那一瞬間,他感覺背後有股衝擊力,就像是有人猛捶了他一下,然後眼前所見的一切變得異常緩慢。

眼看父親就要往這裡跑來,他心急得邊大喊著「快走!離開這裡!」邊跑上前阻止。

在彼此快要接觸時,父親卻直接穿透過自己的身體,連頭也不回地往原本的方向跑去。

那一刻,所有的畫面恢復正常。

「阿因——!」

那聲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壓過了再次響起的槍聲。

他本能地往回走,那裡除了父親,還坐了個「他」。

他不明白,明明他站在這裡,為什麼「他」會坐在那裡。

父親撿起地上的蝴蝶刀快速地割開綁著「他」四肢的尼龍繩,把「他」抱起來後平放在地上,接著把外套脫下後往「他」身上的左側壓下去。

「阿因,你不會有事的……」一直重複這句話的父親用左手拿出手機按下撥打鍵。

他根本就沒事啊。

他看見「他」嘴唇微微顫動,原本瞪大的雙眼漸漸闔上。

「阿因!」

不知何故丟下手機的父親顫抖地捧著「他」的臉頰,「看著我,阿因你看著我……」

他一直都在看啊。

「我已經叫救護車了,阿因你撐著點,大爸在這裡,你不會有事的。」

一隻手往「他」鼻子放去,他這時才注意到旁邊有人。

那隻手的主人正是他的叔叔。

轉回視線,他看見父親的肩膀微微抖動,好奇地蹲下後才知道原來父親是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為什麼父親會哭?為什麼他突然覺得自己好難過?

「夠了,放手吧。」

為什麼連叔叔也是這副模樣?到底怎麼了?

「夏……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別哭了,為什麼你們要哭?

臉頰上莫名有一行溫熱的觸感,他才警覺那是自己的眼淚。

這是為什麼?

「阿因……真的死了。」

他死了?

他迷茫地看著「他 」。

然後,無盡的黑暗覆蓋了所有一切。

那一刻,他想起了。





凌晨兩點二十七分,這應該是一般民眾的好眠時間,而對於虞夏的組員來說,這時間通常不是在局裡,就是跑命案現場,又或者偶爾會在某些地方蹲點圍捕犯人。

雖然有時候真的會累得想要直接丟信辭職,不過因為相處時間久了,大家就像是彼此的第二個家人,在互相扶持之下,他們總是可以在這一行堅持做下去。

但今天卻讓他們仿佛又有回到那一天自家老大墜樓的真實感,只不過主角換了人。

原本已回到家的他們各自接到小伍和玖深不清不楚的電話後便匆匆趕來,而在他們抵達之前已經有相關的技術人員在工廠各處設好探照燈以方便偵查,所以當各自到來的他們看見地上的尸體時各個慌得不知所措。

誰都沒想到躺在那裡的竟然是他們從小看到大的小孩……

「你們看夠了嗎?」

在外面跟救護人員談完話的虞夏一進來就看到自家全部同僚聚在房門口,「還不趕快開始?」

不敢說話的他們趕緊去負責各自的領域,而其中負責做筆錄的同僚決定先從小伍開始問起。

拿出工具箱的阿柳默默接近打電話通知自己的玖深,他用眼神無聲地問,發生了什麼事?

微微紅了眼眶的玖深想起剛才的畫面。

熟識的友人在自己眼前斷氣,從不失控的熟人痛哭流涕,那一聲聲呼喚兒子的叫喚聲仿佛還停留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除了這些,他還能說什麼?

悲傷不由自主地再次襲來,他朝對方搖了搖頭後繼續手上的工作,而自知目前不會得知任何詳情的阿柳只好先打退堂鼓。

「老大,我來了。」

在現場異常沉重的氣氛中,外面傳來屬於某法醫的聲音,在場除了虞佟以外所有人的視線瞬間往外面看去。

虞夏走過去跟嚴司身後有過幾次照面的法醫和黎子泓打了聲招呼後才問,「你們不是在放假嗎?來這裡幹什麼?我記得我有叫玖深跟你說安排其他人過來。」

「我明天最後一天放假哦,不過為了老大我可以立刻上刀山下油鍋,至於我家前室友是後天才上班,今天我們純屬司機身份載送我學長一趟。」嚴司雙手擺在臉頰旁,裝作一副可憐的模樣說,「只是你怎麼可以趁我不在的時候就想著要找別的法醫呢?這是對我始終亂棄啊老大。」

等了幾秒後沒有出現預想中的拳頭,嚴司驚訝地往黎子泓看去,「這不是老大吧?」

「阿司,別鬧了。」

及時阻止友人胡鬧的黎子泓早已察覺眼前的雙生神情怪異,與平時有些不同。

「沒事快滾,該放假的就去放假。」虞夏說完後領著另一位法醫往裡面走去。

「我們看完就滾。」

跟著進去的黎子泓習慣性地觀察周遭的環境,他發現虞佟難得有在現場,只不過對方不發一語地站在角落,而且身上的衣物沾滿了大量的血液,看起來有點駭人。

「老大,你身上怎麼會有血?該不會其實兇手就是你……」

原本還在說話的嚴司赫然停下,正覺得奇怪的黎子泓在看見死者後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江法醫,麻煩你了,有任何發現再告訴我。」

在兩人還愣著的時候虞夏已經交代好事情,他來到檢察官面前說,「我會找別的檢察官來接手,你們就別管了。」

這件事沒必要這麼多熟人去面對,那對他們會是一種折磨。

「沒關係,讓我接手吧。」

無需任何考慮,黎子泓毫不猶疑地說完後低垂著眼眸,「這是我唯一可以為他所做的事。」

「……不需要勉強你自己。」

沒反對也沒讚同的虞夏隨後小聲地轉移話題,「阿司,能不能麻煩你幫我一個忙?」

他看向站在角落處的兄長。

「你能載佟回去嗎?看是去你家還是我家都可以。」別讓他繼續待在這裡就好。

回過神來的嚴司順著視線望過去才知道虞佟也有在這裡,但看起來狀態很糟,他遲疑了幾秒才問出所有人不敢碰的話題,「老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被圍毆的同學會遇害?」

「阿司。」黎子泓有點責怪地看著直來直往的友人,雖然知道他的本意是要理清案情,但不是現在這個時候。

「黎檢,沒事,該說的遲早都要說。」

虞夏把順便要做筆錄的同僚叫過來後才開始說起,從小聿打電話給虞佟至來到這裡之後發生的過程全都說出來。

當時在他還未進去的時候兇手已經先開了一槍,只來得及瞥見虞佟跑向虞因那裡的他立刻去追已經往後門跑去的兇手,接著在那人推倒置物櫃和上面的舊紙箱期間雙方各開了幾槍,他躲閃子彈後越過倒塌的置物櫃,追到後門的時候只來得及看見對方乘坐機車從一堆幾乎高過成人身高的草叢裡離開。

他追了一小段距離,直到連引擎聲都聽不見後才折返回去。

然而等到他跑回來時看見的卻是兒子已經斷氣身亡,連他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說到這裡,虞夏再次強迫自己壓下一直湧出的恨意和憤怒。

試問哪個父母看到孩子死在自己面前還可以當做沒事發生,就算是見慣生死的他也快要崩潰了,更不用說是虞佟,剛才在救護車抵達前他一直抱著虞因不放,最後還是自己勸了一陣子後才退開到角落那裡,讓救護人員確認虞因的狀態。

其實以自身多年的經驗來看,他們都已經知道這一切早已成定局,只是自己還抱有哪怕是一點點奇跡出現也好的希望。

「我的部分就是這樣,如果有想起其他的細節再讓你們知道,佟的話暫時別……」

話未說完,虞夏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自家主管,「你怎麼會來這裡?」

「剛才江法醫出門前有說是你負責的案子,想說來看看然後等下順便接他回去。」

「出門前?」

他懷疑地看著洪麒唯,嚴司及時出面解釋,「直到剛才我才知道我學長是你家主管的外甥,目前因為家裡在裝修中所以暫住在洪主管的家,交通方面則是因為汽車送修。」

對於這兩人還有這層關係的虞夏只是點了點頭。

「虞警官,我這裡已經好了。」

等到四人都過來後江森駿正打算說自己的初步檢驗時洪麒唯卻阻止了他,然後借來了小伍和虞夏的筆錄。

「你幹什麼?」

他沒去理會虞夏,大致上看完後他才知道這下麻煩大了。

「夏,你和佟先回去,這件案子我會安排給其他人。」

「為什麼?之前我的墜樓事件也是我哥在負責啊。」

「這次不一樣,除了死者是你們的兒子,你和佟還是案子的關係人,程序上你們是不能再參與進來。」洪麒唯頭痛地看著下屬,「這點你應該很清楚。」

當然就如對方所說的他很清楚,雖然虞夏早就有預感主管在知道後肯定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聽到的時候他還是不能接受。

「就這一次例外。」

「你知道這是不能的。」

「你是主管難道你不能做主嗎!」

「你以為主管就是最大的嗎!我頭頂上還有幾個人你懂不懂!」

「我管你上面有幾個人,這次我一定要親自捉到兇——」

「夏,夠了,暫時先聽洪主管的安排。」

從一開始就只盯著尸體看的虞佟終於開口說話,他走來阻止虞夏後也沒看其他人一眼。

「關於我的部分,除去夏追兇手的細節以外,我所看到的和夏幾乎大同小異,但只有一點是他沒看見的,因為夏開門後是我先進去拿槍指著兇手。」

他抬起早已哭紅了的眼眸看著洪麒唯。

「所以我親眼看著我兒子被兇手從背後開了一槍而死。」

他毫無情緒波動的語氣就像是在陳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讓在場所有人的心都冷了一半。

「就這樣沒了」

是把話說完就這樣、沒了,還是孩子就這樣沒了,沒人想去思考這個問題。

「佟,這件案子……」

「有任何事之後再說,我們先回去吧,小聿還在家等我們的消息。」

虞佟不給予弟弟任何拒絕的機會,他先走一步後虞夏才向洪麒唯提出請求,「阿因送到法醫部後能先別解剖嗎?」

「這我還可以辦到,只是……沒什麼,這幾天你就不用回去局裡了。」

虞夏道了聲謝謝後才跟上前方的腳步。

「不能讓小聿看見我們這樣,車里有備用衣服,找個地方換了後才回家。」

其實換或不換,有差嗎?





~~~~~~~~~~~~~~~~~~~~~~~~~~~~~~~~~~~~~~~~~~~~~~~~~~~~~~~~~~~~~~~~~~~~~~~~~~~~~~~~~~~~~~~~~

就停在這裡了wwww
是說這次會拖得那麼久是因為現實生活太忙了(倒地
所以只能跟各位說抱歉啦~~~之後的更文時間也應該不會太快,希望大家可以堅持等下去(啥
ps:寫文太燒腦了,大嬸玥可以直接把這篇文的故事大綱和線索拍上來給你們自己去腦補就好嗎XDDDDDD
目前寫文的願望:希望角色別太ooc別太ooc別太ooc!!!!!每次寫到情緒方面的都好怕!!!突然很想要寫日常文!或者cp文!


同樣很堅持很中二地說,留言是推動力!你們快把這力量借給大嬸玥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1 11:10:52 | 顯示全部樓層
原諒你(拍肩)因為我也老是想把大綱跟細節直接放上來然後就不用更新了(喂
阿因終於涼透了ಠ_ಠ 喔耶(干
果然死人都不會意識到自己死了是嗎(?
阿因會不會變怨靈啊……我好期待(*๓´╰╯`๓)♡(想太多
所以那個老闆失蹤了呵呵呵呵…十之八九就是兇手啦ouo(大概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1 16:4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雖然我不會寫文,但是就跟畫圖一樣www草稿撇一撇讓你自己想像
除了阿因以外沒有人可以看到阿飄耶
難不成只能靠小聿來傳達嗎,借小聿之手傳遞訊息
不是溫暖而是冰涼的觸感,哇好虐喔哈哈哈哈
來吧阿因你可以開始你的表演了,你還有戲份的!(應該
同現實忙碌+1
辛苦啦XDDD
不過第五章寫完就表示要等到第六章寫完才會放上來嗎
我懂我懂,多久都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