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焱玥

[同人文] 【因與聿同人長篇】此生(第九章)更新:9/8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8-19 19:01:2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寫完了(不長www)所以第八章就放上來了
是說......阿因出現啦!!!!




~~~~~~~~~~~~~~~~~~~~~~~~~~~~~~~~~~~~~~~~~~~~~~~~~~~~~~~~~~~~~~~~~~~~~~~~~~~~~~~~~~~~~~~~~~




第八章





清晨時分。

他睡眼朦朧地看了床邊的鬧鐘一眼,隨後快速翻了身下床。

鬧鐘怎麼沒響?他今早有一堂必須出席的課,缺席的話肯定會被當掉啊!

隨意梳洗一番後來到衣櫥前面,原本想換件衣服才下樓的他一接觸到手把的那一刻立刻有股燒痛感從手中傳開,痛得他後退了幾步。

該不會又是阿飄半夜躲進他的衣櫥裡吧?但這沒道理啊,他明明把護身符放進裡面了,阿飄應該不可能躲得進去。

遲疑了幾秒後決定先下樓拿片吐司來吃,他迅速離開了房間。

一來到樓下就看見自家兩位大人站在廚房裡,看似在討論著什麼,根本沒發現自己的出現。

最近有什麼案件嗎?怎麼大爸的表情這麼凝重?

假裝自己對談話內容沒興趣的他來到餐桌旁,打算拿了吐司後就回房,畢竟被發現有意偷聽的話會被二爸狠揍一頓。

「……至少小聿會先聯絡阿司,而不是自己行動。」

自己行動?

「我還是不放心。」虞夏單手插著腰說,「他之前表面上也是一副很聽話的模樣。」

是要不放心什麼?難道小聿出事了?

他忍不住插了嘴,「小聿是怎麼了嗎?」

「這點我會留意。」連看都不看他的虞佟把熱好的牛奶倒進杯子裡。

「大爸?」他試著再問一次,但不只是虞佟,就連理應會先打他的虞夏也沒有任何反應。

這到底怎麼了?還是說其實這只是他的夢,他根本還沒睡醒?

「佟,我想好了,阿因的案子我一定會去爭取。」

他的案子?

「二爸你在說什麼?我沒有犯罪……」

「不論需要付出什麼代價,我也會把殺死他的兇手給找出來。」

案子、殺死、兇手?他被殺了?

接下來兩人說了什麼他完全沒聽進去,他腦裡所浮現的是那一聲貫徹耳膜的槍聲,以及他大爸的吶喊。

他顫抖著手,慢慢地撫摸上左邊的胸口。

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血液從心口處不斷地湧出,迅速地侵佔了他的手指和身上的衣服。

難怪他無法觸碰衣櫥;難怪他不需要開門就可以走出房間;難怪他家人不理會他。

他想起來了,全都想起來了。

虞因這個人,在幾個小時前就已經死了。




讀了嚴司的簡訊後,小聿把手機往一旁放去,接著又縮進棉被裡,不讓窗外那一絲絲的陽光侵佔自己的世界。

他用來安慰自己的理由就快要被摧毀了,他該怎麼辦?

這幾個小時裡他不停地在問自己,他最近是不是有錯過了什麼?會不會其實虞因有惹上麻煩但自己卻忽略了一些細節?

腦裡浮現出許多的猜測,原本他打算去虞因的房間查看會不會有一些蛛絲馬跡,但虞佟在幾分鐘前都一直跟他待在同一個房間裡,讓他想離開都不行。

現在總算是剩他一個人獨處,小聿翻開棉被,輕手輕腳地離開虞佟的房間。

他迅速打開虞因的房門後走進去再關上,不知是不是剛才用棉被把自己悶起來的緣故,他總覺得這房間的溫度有點低。

他先把目標放在有點凌亂的書桌,上面攤開了幾本設計系的參考書,被壓在下面的是虞因還未完成的設計圖和一些文具,沒記錯的話這好像是最近學校交代的作業。

翻了抽屜也沒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小聿往上方的書架找去。

虞因收集的書籍種類不多,大部分都是設計系的參考書,他大致上翻了一下後才拿起旁邊的相框來看,其中一個是他們一家四口某次去遊玩的合照,另一個則是這家女主人抱著還是幼兒的虞因。

以後自己也只能透過這種方式來思念他嗎?

他閉上眼睛提醒自己現在還不是哀悼的時候,幾秒後他把相框放回原位,轉過身想往別處找的時候卻在看了眼浴室後改變了想法。

不知為何,他像是有人指引般走進了浴室,第一眼所看到的就是佈滿水珠的洗臉盆,小聿疑惑地盯著同樣有幾滴小水珠在上面的鏡子看。

這很明顯是有人剛使用過的痕跡,但他不覺得會是虞佟或虞夏專程進來這裡使用浴室。

假若不是他們,那極大可能是有外人闖進這裡,又或者是……

「小聿!」

虞佟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他只好先離開浴室。

以為小孩偷跑出去的虞佟在看見小聿後明顯鬆了一口氣,「你怎麼會來這裡?」

他沉默地搖搖頭,而虞佟只好先不追問下去,「牛奶熱好了,先下來喝吧。」

他順從地跟著出去,關上房門的時候他特地往裡面再看了一眼。

會是他猜想的那樣嗎?

虞佟還未下樓就看見自己的弟弟站在樓梯口,看似要上樓的模樣。

聞聲而來的虞夏看了眼對方身後的小孩「怎麼了?」

「沒事。」

虞佟使了點眼色,而虞夏也很有默契地走回客廳。

兩人走進廚房裡,「小聿,這裡有吐司片,還是你想要吃其他的?」

接過對方手中的牛奶,小聿搖頭後喝了一小口。

「等下嚴大哥會過來這裡,我們再一起過去找阿因。」

基本上從深夜開始小聿就已經不太要理會他們,虞佟以為自己回到過去那段小孩剛加入這個家的時光,他坐在小孩的對面,語氣中帶著點懇求的含義,「答應大爸,不要自己一個人去找兇手,更不可以想著要替阿因報仇,好嗎?」

小聿放下手中的杯子,他抬起紫色的眼眸,裡面全是讓人捉摸不清的情緒。

「嗯。」

對於這個回答,虞佟只能說服自己,眼前這小孩並不是在欺騙他。





約莫半小時後,花了點時間換衣服的黎子泓和嚴司才來到虞家。

等虞家人來開門的時候黎子泓再次提醒身邊的友人,「阿司,等下記得……」

「我知道啦,這一路上你都說多少次了。」

「那是因為你不長記性。」

原本嚴司還想反駁幾句,不過虞夏適時地打開了大門,他打了聲招呼後讓他們進去。

「小聿,嚴司大哥哥我來了哦。」

坐在客廳裡的小聿抬起頭,接著直接走上樓,嚴司頓時有點無語,「請問,是我嚇到他了嗎?」

「他應該只是去拿他的隨身背包。」虞佟倒好茶水給他們,「讓你們添麻煩真的是不好意思。」

「沒事。」

算起來除了剛才那通電話,從命案發生到現在,這是黎子泓首次跟虞佟對話,也是第一次覺得這對雙生的娃娃臉看起來比較符合他們的實際年齡。

「案子查得怎樣了?」

整晚都沒聯絡其他人的虞夏直奔主題,而黎子泓看了眼同樣在等他的虞佟後才說,「我們已經找到阿因被帶走的現場。」

「有任何發現嗎?」

黎子泓簡單說明他們開會的內容後才做了個總結,「大部分的證物都還在等鑑識組分析。」

雙生由始至終都保持著沉默。

話說到這裡,嚴司突然插了一嘴,「老大,洪主管剛才把你那群手下全部趕回家了哦。」

「趕回家?那老傢伙在幹什麼?」

「他是在減少過勞死的案子啊。」嚴司看了眼有點不解的虞夏,「你應該忘了你家那群人已經好久沒吃好睡好吧?剛才我看他們各個的臉色都可以直接去停尸間當永久住戶了,老大你應該也差不多——」

及時阻止友人亂說話的黎子泓用手肘推了對方一下,他接著話說,「洪主管是好意,而且他有說下午三點前一定要大家回去集合,這不會拖延太多的進度。」

仔細想想其實包括他自己也是同樣的情形,不過他可睡不著,虞夏算是理解自家主管的決定,原本還想多問幾句,但小聿正好下來,所以他打住了話題。

虞佟站了起來,「阿司,麻煩你了。」

「我的前室友也要麻煩老大送回去了。」

「走吧,小聿。」

等三人都離開後,虞夏才問,「現在是誰在領隊?」

「邱孜傑。」

一聽見名字,虞夏露出有些驚訝的模樣,而其實也蠻好奇這個人是什麼來歷的黎子泓提問,「你認識他?」

「他算是我的學長,以前負責刑事組,我們有合作過一些案子,不過交往不深。」虞夏依稀還記得對方那時候比較年輕的長相,「但是聽說幾年前他那一組好像發生了什麼事,幾乎整個組都換了人手,而他則是被調去了行政組。」

一般上會發生這麼巨大的變動通常都是觸犯到高層人士或是挖到局裡內部見不得光的事情,對於這點黎子泓不予置評,「所以他跟佟是同事?」

「應該是吧,當時轉過去的時候有聽佟提起,不過後來就沒了,只知道他是個行事低調的人,不過辦事能力很強,以前偵破了很多棘手的案子。」難得對罪犯以外的人有印象的虞夏猜想,「他應該是當年得罪了誰,而且自己的直屬上司沒有替他說話才會被對付。」

這麼想起來他不得不承認自家的主管和上級蠻好的,每次都會包庇自己的所作所為,但如果可以不要有訓話的話那就更好了。

「那看來洪主管會找他來負責是因為他的辦案能力了。」

「我才不管他能力如何,阿因的案子我是不會讓給其他人。」

早就料到對方不會真的聽從洪麒唯的命令,黎子泓只好問,「佟知道你的決定嗎?」

「嗯。」

虞夏簡單的一句話加重了黎子泓心中的擔憂,他也明白自己說什麼也沒用,但他還是善意地提醒對方,「小聿不能再失去你們任何一個人,這一切就交給司法去處理。」

對此沒做出任何回應的虞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後轉移話題,「你等下去要哪裡?我載你一程。」

對方很明顯不想多談,他只好先作罷,「載我回家吧,這樣的話我出門也比較方便。」看來自己需要多留意了這對雙生的一舉一動,否則到時候真的會出事。

「那你等我一下。」

說完後虞夏回到自己的房間,他邊整理自己的隨身物品邊打電話,不過屢次被對方拒聽。

該死的,以為可以躲一輩子嗎?

虞夏果斷轉撥給另一個人,通話被接通的同時他先警告對方,「有其他人在的話不准給我喊老大。」

「老——」只是電話那頭的人太快回答,最後只好改嘴,「媽。」

沒打算追究的虞夏繼續說,「我現在問你問題,是的話嗯一聲,不是話給我沉默三秒。」

「嗯。」

「你現在還在鑑識組。」

「嗯。」

「已經找到重要的線索了。」

虞夏數了三秒後才接著問下一個問題,「洪麒唯在局裡。」

「嗯。」

對方會知道人在哪裡就代表應該是在他附近,「他在你那裡?」

「嗯。」

「我等下會過去,給我想辦法留住他。」

不等對方回答的虞夏直接掛斷了電話後往樓下走去。

「我需要先去局裡一趟,你如果趕時間的話我可以幫你叫計程車。」

黎子泓看著虞夏拿了車鑰匙,「我跟你一起去。」

依據剛才的談話來看,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要去找洪麒唯爭取案件,以防萬一自己還是跟著一起去會比較好。

希望不會發生什麼事。

「那走吧。」

等到這間家最後的兩人也離開後,一直站在客廳角落的虞因才走出來。

待了那麼久,該聽的跟不該聽的都聽完了,他實在是很擔心他家人真的會為了他而做出無法挽救的事。

是說自己所遇到的阿飄都是因為執念而留在這裡,那他呢?他的執念是什麼?是對家人的不放心,還是對兇手的怨恨?

思考了許久都找不到答案,虞因決定先把自己的疑問放一旁,此刻他很在意家人的情況,偏偏他們分散兩處,雖然自己變成阿飄了,但他可沒遇過會分身術的阿飄。

根據自己所「偷聽」到的內容,以二爸的性格應該是去爭取案件,而大爸和小聿是去看自己的遺體。

猶豫了幾分鐘,他決定先去虞佟那裡看看情形後再去找虞夏,只是他要如何過去?

以往的阿飄都是突然出現突然不見,或許他也可以像他們那樣神出鬼沒。

只是該怎麼做呢?

虞因走到大門前,他伸出手嘗試握著門把。

屬於金屬的冰冷感與他手中的溫度合二為一,他放開後再次伸出手,只不過這次他心裡想著的是要穿過這道門。

意料中的事情發生了。

他看著熟悉的庭院,身體還能感受到迎面吹來的微風,他專注地在腦裡想著接下來要去的地方,突然眼前一陣模糊,不過幾秒而已,他所看見的風景已經截然不同。

看著有人穿著法醫制服從眼前經過,虞因總算明白為什麼之前自己無時無刻都會被阿飄找到。

這技能太犯規了!

他看了走廊上的時鐘一眼,算起來自己來得有點太早了,為了避免有人不小心穿透過自己的身體,虞因往墻邊靠過去,耐心地等著他家人。

一想到等下會看見自己的遺體,他不禁歎了口氣。



~~~~~~~~~~~~~~~~~~~~~~~~~~~~~~~~~~~~~~~~~~~~~~~~~~~~~~~~~~~~~~~~~~~~~~~~~~~~~~~~


目前在著手第十章,寫著寫著發現從阿因出現後好像有時歡樂有時悲傷......畢竟作為阿飄界的萌新(?)應該會發生一些趣事......應該吧XDDDD
按照大嬸玥的傳統(?),留言是推動力!你們快把這力量借給大嬸玥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9 21:19:0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了~話說案簿錄的同人很少以阿飄的立場寫東西呢。從來沒人去想阿飄怎麼出現的、阿飄怎麼附帶那麼多技能,現在看著阿因就可以知道阿飄界的必備常識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0 19:58:27 | 顯示全部樓層
是阿因!!
我好興奮啊!!!!(冷靜
變成阿飄的視角了XDDDD
直接順飄到想去的地方真的很方便XDD
這設定好讚!!!
迫不及待想要看下章了!!!
開始每日一催(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1 14:08: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因飄也太可愛了吧wwww而且剛發覺自己死掉居然那麼淡定xdddd該說不愧是阿因嗎(×)                     話說我最近都搶不到頭香……嘖嘖嘖(坐地板畫圈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30 21:46:40 | 顯示全部樓層
齁齁齁,會長的新文诶我一定要來捧場的哇哇哇
趁著我用電腦的時間來留言,阿玥加油我坐等下一章!(舉手
之前抽到的阿玥送的書籤我一直都留著呢ww所以即使不是很常上來御論也是一直都記得阿玥嘿嘿
阿玥寫的超好的呀~而且又是我很喜歡的因與聿,真的超開心的ww
阿玥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7 13:54:38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8-19 21:19
更新了~話說案簿錄的同人很少以阿飄的立場寫東西呢。從來沒人去想阿飄怎麼出現的、阿飄怎麼附帶那麼多技能 ...

實話說超難寫,因為我沒當過阿飄啊啊啊啊(誰也沒當過!
所以我會盡量寫好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7 13:56:00 | 顯示全部樓層
snow86607 發表於 2019-8-20 19:58
是阿因!!
我好興奮啊!!!!(冷靜
變成阿飄的視角了XDDDD

這設定真的超讚,不然之前那些阿飄到底是怎樣帶路的……想一下那個畫面,一指路後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去下一個轉角………嗯還是瞬間飄去那個畫面美一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7 13:57:06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9-8-21 14:08
阿因飄也太可愛了吧wwww而且剛發覺自己死掉居然那麼淡定xdddd該說不愧是阿因嗎(×)                      ...

搶不到絕對是因為我的時間越來越遲了xD
應該說剛死的阿因只想到家人,也沒時間去驚訝為啥自己會死掉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7 13:58:47 | 顯示全部樓層
藍曉羽 發表於 2019-8-30 21:46
齁齁齁,會長的新文诶我一定要來捧場的哇哇哇
趁著我用電腦的時間來留言,阿玥加油我坐等下一章!(舉手
之 ...

啊啊啊啊歡迎你來跳我的坑啊啊啊啊!!!好感動你竟然還收著書籤!!!!我現在已經畫不出來了嗚嗚嗚嗚
這篇我是不太可能會棄坑啦所以請放心跳下去,只不過更文時間會比較比較慢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8 00:0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先聲明這篇很短很短很短......




~~~~~~~~~~~~~~~~~~~~~~~~~~~~~~~~~~~~~~~~~~~~~~~~~~~~~~~~~~




第九章




確定電話被掛的那一刻,玖深整個人無力地趴在桌上,剛好經過的阿柳好奇地問了一句,「你媽打來嗎?」

一聽到「媽」那個字,玖深昧著良心,哀怨地點了點頭。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根本不是他媽……該怎麼辦他把老大叫成老媽了!等下絕對會被老大打死的不過剛才如果自己不改口的話也絕對會被打死的……

早知道剛才就什麼都不叫了啊啊啊——

阿柳非常不解地看著友人過於豐富的表情,「你媽是怎麼了嗎?剛才只聽到你一直嗯。」

「……我媽沒事。」有事的是我。

這下子阿柳更疑惑了,「那是你怎麼了?」

「別問了阿柳,再問你會怕。」玖深揮揮手然後坐直身體,他揉了揉乾澀的雙眼,「你那部分完成了?」

「還沒,我只是想去買個早餐。」

從凌晨到現在都還沒進食過,實在是餓得受不了的阿柳打算先填飽肚子再繼續奮戰,他原本只是路過所以順便問,但沒想到卻讓他看見奇怪的畫面,「你要嗎?我幫你打包一份。」

玖深遲疑了幾秒,「你幫我買麵包就好。」

「只是麵包?」

「嗯,我胃口不是很好。」

雖然自己已經飢腸轆轆,但他完全沒有食慾,若不是阿柳提起他可能就會等到胃痛了才知道要吃。

「你這樣不行啊。」

拍拍友人的肩膀,稍早有了解到案發經過的阿柳直接拉了隔壁桌的椅子坐下,「阿因的事我們大家都無法接受,但我不會說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不過你想一想,我們要幫阿因找到兇手之前是不是要先照顧好自己?」

「我明白你的意思。」剛才洪麒唯過來鑑識組的時候也交代了類似的話,「可是……」

可是他無法用平常心來看待阿因的案子啊,尤其是在親眼看著對方斷氣後,他所感受到的震撼和錯愕猶如一顆大石頭般壓著心口處,遲遲無法消失。

如果自己都這樣難受了,他很難想象虞家人的心情會是如何。

等不到下文的阿柳輕聲歎了口氣,「我幫你打包便當,不許抗議。」

就如自己所說的,阿柳快速離開了鑑識組,留下了來不及反應的玖深。

算了,這也是阿柳的好意,而且就如對方剛才所說的,吃飽才有力氣繼續奮戰。

他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眼角處瞥見正好談完話、似乎打算要離開的洪麒唯和邱孜傑,他立刻快步走過去。

「洪主管,我們回收的子彈已經證實其中三枚是屬於老大的槍支,另外五枚的型號一樣,不過還未查到槍支的來源。」

「嗯,之後有任何發現直接通知邱組長。」

畢竟要查案的是邱孜傑,洪麒唯認出眼前的鑑識人員也算是案發時在場的證人,「找個時間休息一下吧。」

玖深點點頭,眼見洪麒唯再次往外走去,他急得先把人叫住,而年長者一臉疑惑地看著他,「還有事嗎?」

「呃,那個……」他根本無話可說了,這是要如何把老大的任務完成啊!

對方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洪麒唯忍不住做出猜想,「你有私事找我?」

「不是。」玖深靈光一閃,他決定先打聽對方的去向,「你是要離開了嗎?」

不料洪麒唯反問回他,「怎麼了?」

「不,沒、沒事,只是我想知道而已……」玖深越說越小聲,後面幾乎是說給自己聽而已。

怎麼辦?這種事他不擅長啊!

正當他絞盡腦汁找藉口的同時,洪麒唯冷不勝防地問了一句,「是你的老大要你問我等下會在哪裡,是嗎?」

「誒!?你怎麼會……老大沒打給我!」

玖深這番話讓洪麒唯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沒錯,他無視對方還想辯解的舉動,直接把自己的去處交代清楚,「你跟你老大說我在辦公室等他。」

說完後也不等玖深的回應,他和邱孜傑一起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這次的人事調動還有一些程序上的文件需要整理,而且深夜把人叫來後他也沒機會跟邱孜傑私談一些事,所以只好趁這段空擋把人帶去他的辦公室,只不過他沒想到邱孜傑會先問他這個問題。

「你怎麼會知道是虞夏?」

幾秒後才聽明白的洪麒唯有點無奈地說,「剛才他打給我,不過我掛斷了,以夏的性格來看,他會直接衝過來的機率是蠻高的。」

「聽起來你很了解他。」

「不想了解都難。」

每次搞出禍的時候他都會逼自己去理解那位下屬的立場和做法,不然的話以對方的行事作風根本不可能還能待在這裡,而隨著日子久了,除了習慣性要替虞夏擋各方高層人士揮過來的刀,他也更習慣自己每次被氣到胃痛了。

洪麒唯忍不住在心裡感歎自己遇人不淑。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按下電梯裡的樓層按鍵,邱孜傑聽見身邊的主管嗯了一聲後才繼續說,「為什麼會找我?」

「你曾經是刑事組組長,我覺得目前可以調動而且能勝任的人只有你。」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現在只是行政部的警員。」

「你以前的上司曾私下跟我提過當年是你自己請——」

「到了。」邱孜傑的聲量略為蓋過洪麒唯的聲音,他率先走出電梯,「當年的事就如文件上所寫的那樣。」

對那件事略知一二的洪麒唯也沒繼續說下去,只是心裡替對方覺得惋惜,畢竟以他的能力和待人處事的方式來說,他絕對會比虞夏的前途更加無量,只能說命運造化弄人。

想到這裡,他不禁聯想到虞夏的職業生涯。

原本因為他的破案效率一流,理應會被升職重用,不需要待在這種勞碌奔波的位置,但偏偏他惹事的程度也是無人可敵,所以直到現在還是坐在這個位置。

洪麒唯由衷希望虞夏千萬別因為這次的案件而觸犯了法律。



~~~~~~~~~~~~~~~~~~~~~~~~~~~~~~~~~~~~~~~~~~~~~~~~~~~~~~~~~~~~~~~~~~~~~~~

下一章也好像不是很長怎麼辦wwww為了贖罪只好加快寫文的速度了,第十一章應該不會拖太久(最近生活似乎沒那麼緊湊)
是說關於自創角方面的人設,就看看有沒有人覺得大嬸玥需要特別列出來哦
先說透露下一章是虞佟那一邊的故事啦,虞夏的會是在第十一章www

突然覺得這坑絕對填得完啊,所以留言是推動力!你們快把這力量借給大嬸玥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