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孤霜傲影

[同人文] 我們的夏天《鑽石王牌同人文》(自創角有)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6-5 12:21:00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5-31 17:16
小………小莫………?不對這不是我認識的小莫嗚嗚嗚嗚嗚(什麼鬼
咳(恢復正常)小莫還是好可愛啊啊啊啊! ...

小莫已經開始動手了阿
自立自強阿
(滿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5 12:24:05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9-6-1 21:26
營養不良的雙馬尾偽娘.........
就算是偽娘他也是最可愛的那個!
我覺得我家孩子很危險,太好拐了 ...

不不!是他不知不覺得拐到鳴啦!
所以是雙方都危險吧!
還有
你真的要更文啦
不然我把你家寒寒搞得更危險喔

點評

欸~~~好吧~  發表於 2019-6-6 19:15
可以18+喔,放到另一個網站就好啦  發表於 2019-6-6 16:47
請搞!  發表於 2019-6-5 17: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7 19:14:4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十二》
劉月舞在家裡….
「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ㄚ!等等他說了甚麼天啊我沒聽錯吧我們在交往了我的天啊!」劉月舞把頭埋在棉被裡大喊。
不得不說,這方法滿好用的,喊完之後劉月舞就冷靜了下來。
然後就跟平常一樣去洗澡。
(這心理素質…汗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但是劉月舞在浴室哩,壓根沒聽到。
手機盡責的響完之後就掛掉了。
當劉月舞擦著還在滴水的頭髮出來時,才發現剛剛的電話是御幸打過來的。
當她正在猶豫要不要回撥時,電話又響了起來,劉月舞反射性地按下接通。
「喂?」這是劉月舞。
「小舞?我告訴妳喔,我約到澤村了!」莫道說。
「你是要嚇死我啊!」劉月舞沒好氣地罵,然後說「我也要告訴你喔。我脫單了。」
「我知道。」莫道簡潔的說。
「蛤?你怎麼知道?」劉月舞驚訝。
「我猜的。」
「….」
「真的猜的啦!」
「我才不信你直覺那麼準咧!有本事你段考猜給我看。」劉月舞說。
「來啊。」莫道表示沒在怕。
「等等我問一下,你班排多少?」劉月舞覺得不對。
「大概前五吧!」莫道淡淡地說。
「我去!你到底怎麼考的?」劉月舞表示驚恐。
「隨便考。」
「……」學霸真討厭。
「所以你有要跟御幸去約會吧?」莫道拐回正題。
「應該吧!他剛剛打電話過來,我在想要不要回電。」
「去回吧!」莫道表示支持。
「但是我今天才跟他交往ㄟ。這樣會不會太快了一點?」
「動腦!大姊你動動腦啊!你想想,人家也是棒球隊的,然後又要比賽了,哪裡有時間跟你去約會呢?」莫道表示劉月舞沒救。
「ㄟ等等好像也是!」
「去回電吧!」
「恩恩,好啦掰掰。」

「我說御幸啊!你手機響了。」倉持拿起御幸的手機,看了一下來電顯示。
小舞。
然後,他就很順手的接了起來。
「喂?」
「倉持?」劉月舞的聲音聽起來有一些疑惑。
「恩恩。御幸還在浴室。」
「喔。那掰掰。」
說完,劉月舞就秒掛電話。
「蛤?」倉持對著已經掛掉的電話發楞。
此時的他正在思考說剛剛聽到的聲音是怎麼一回事。
「倉持你幹嘛拿著我的手機?」從浴室出來的御幸髮尾還滴著水。
「接你電話啊。」倉持一臉理所當然。
「誰打的?」
「小舞。」
喔喔他嗅到八卦的味道喔!
「還來,你小心我下次拿你手機去打電話給片岡教練喔。」
「你認真?」倉持嚇到。
靠邀咧!這真的會完蛋啊!
「你說呢?」御幸笑了笑,從倉持手中拿回手機,然後走向棒球場。
同時按下撥號鍵。
「喂?」
「我是御幸。你找我甚麼事?我剛剛在洗澡。」
「這是我要問的吧!我在洗澡你打電話給我,我當然要回電啊。」劉月舞理直氣壯的說。
「喔~~你說這件事啊。沒什麼事啊!就只是想打電話而已。」御幸笑了笑說。
「你無聊啊…」劉月舞無言。
「對阿。無聊找我女朋友聊天啊!」御幸說。
「去…去睡覺啦!不要浪費電話費!」劉月舞一秒慌張。
「付電話費找女朋友,我還付得起。」御幸說。
「去睡覺啦。明天不是還要練習?」
「那你呢?明天不是要練習?」
突然…
「快來啊!御幸在跟女朋友講電話啊!」一道不屬於他們兩人的聲音響起。
「御幸!我很有興趣知道你女朋友是誰。」伊佐敷衝出來勾住御幸的脖子,然後搶走他的手機,撇了一下來電顯示。
「小舞?你們班上的那個小舞?」伊佐敷大聲地問。
「御幸你好樣的。」倉持從後面走出來。
「喂喂喂!學長請把我的手機還給我啊!」御幸掙扎著想脫離伊佐敷的手,但是仍然徒勞無功。
「喂!小舞?」當伊佐敷把電話拿到耳邊的時候,劉月舞早就把電話掛斷了。
「御幸,你是嫌訓練不夠多是不是?」小湊亮介呵呵的笑了一聲。
「倉持做得好。」結城拍了拍倉持的肩膀,讓御幸知道是誰黑了他。
「啊哈哈哈哈!」倉持也不怕御幸看。
「走!我們回宿舍再好好聊聊。」小湊笑得很恐怖。
「請你高抬貴手,亮さん(San,桑)。」
「再說吧。」

另一邊,稻實的王牌陷入了某種抉擇。
他對於寒寒…
這是甚麼神奇的世界啊!
「阿鳴學長,藍莓~~」寒寒伸手討藍莓點心。
「不行,剛剛已經吃過了,你今天飯也沒好好吃,所以不能再吃了。」真…真的好可愛。
一臉癡呆樣的鳴沒注意到寒寒眼中閃過的一絲金光。
「真的不行嗎?」寒寒歪頭,眨了眨眼睛。
「不行。」鳴很堅持自己的原則。
「喔…」寒寒嘟起嘴巴。
「去睡覺了,不然會長不高唷~」鳴決定把寒寒先弄離開自己的視線再說。
「我房間在整修。」
「…呃…我問一下阿雅學長。」然後鳴就打電話求救。
結果得到的結論是
「喔,寒寒的房間現在在整修。所以,你自己處理吧。」
甚麼叫自己處理ㄚㄚㄚㄚㄚㄚㄚㄚ!
當大爺我是打雜的啊!
可惡啊!我可是東京王子ㄟ!
「阿鳴學長,今天能睡你這裡嗎?」寒寒問。
「呃…睡地板的話應該可以。」鳴不確定的說。
雖然暑假可以自由換房間,但是還是要跟室友知會一聲阿。
「那我睡阿鳴學長你的床就好了啊。」寒寒笑著說。
「呃…很熱又很擠ㄟ。」
「不會啦,我小小一隻,不會佔太大的空間的。」
「喔。那不准在我床上吃東西喔。」鳴妥協了。
「好~~~~~~~~~~」

「阿雅學長,剛剛是誰打電話啊?」小雪一邊做著暑假作業,一邊找原田聊天。
「鳴阿。他問說有沒有多餘的寢室給寒寒。」原田翻著課外讀物說。
「寒寒不是說要自己去蹭床位嗎?」小雪拿出橡皮擦,用力擦著錯誤的算式。
「對啊,所以我讓鳴自己想辦法。寒寒八成會去睡鳴的房間。」原田把書翻到下一頁。
「應該不會發生甚麼事吧?」小雪憂心地問。
「放心,鳴不會亂來的。」原田很優閒地說。
對於自家搭檔的信任他還是有的,雖然鳴這傢伙有時很不可靠。
「希望吧!」小雪對於鳴的個性並沒有像原田這麼熟悉。
原田往小雪的習題一看。
「我說,你這題不是從半個小時前開始算的嗎?」怎麼算這麼久?
不是一題簡單的三角函數嗎?
「呃…對阿。」小雪心虛了。
人家就沒背三角函數的值啊!
「為甚麼連sin30度你都沒背?那不是基本中的基本嗎?你課到底怎麼上的?」連sin30度都沒背!
「怎麼上…?就上啊!」小雪的回答讓原田傻眼。
喂喂喂!sin30度是高二上的第一章的第一小節的東西ㄟ!
「這題要這樣畫,看到沒?這樣會有一個直角三角形,然後就可以用畢氏定理解出角度,再套入你沒背的特殊角就好了。」原田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伸手去拿小雪手上的筆,然後在習題上畫了一條線,開始講解。
「呃?特殊角?」這啥啊!小雪一臉矇啊!
「就是你沒背的sin30*、45*、60*這類的。」她沒救了。
﹝註:那個*請念成度謝謝!小影我打不出真正的小圈圈﹞
「喔喔!那個啊!背那個好麻煩!」
「給我去背起來!」真是夠了!你高一數學沒被當掉我就吞了這本書!
「有在背了啦!只是分不清楚哪個是二分之一哪個是二分之根號三!」
「算了!我教妳吧!」原田把正在閱讀的書闔起來,從自己的筆袋裡找出筆,再從複習講義中裡抽出一本講義。
「萬歲!」不用自己想了!
「認真一點!難怪你數學被當!」原田說著,敲了一下小雪的頭。
「咦?我數學沒被當啊!我壓底線過的!」小雪愉悅的說,絲毫不在意剛剛原田敲自己頭。
「…」不想吞書的原田默默的翻開講義。
真想知道她們數學老師是誰!竟然放她過!太可惡了!
「你先給我背特殊角!我十分鐘後要考!」原田說。
「咦咦咦!十分鐘太少了啦!」小雪抗議。
「你剩九分鐘又五十秒。」原田表示抗議無效。
於是小雪開始很悲催的面對數學。


鈴鈴~
手機來電的聲音響起,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劉月舞很順手的接起來。
「喂?」
「小舞,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馬上過來救你男朋友,二,放生他。」倉持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
「倉持洋一,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你晚上用御幸的手機打電話來騷擾我就是為了這件無聊的事?」
「那是你男朋友ㄟ!」倉持看了一眼被學長們圍住的御幸。
「馬的我才剛洗好澡!我才不要再出門!」
「不,我說真的,我建議你最好趕快過來。不然等等學長們會幹嘛我也不知道。」倉持用非常誠懇的聲音說,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你最好給我開擴音。」劉月舞說。
「喔,我一直都開著。」
「第一,可以請你不要叫我小舞嗎?我都說幾遍了!第二,我都要睡覺了你還打電話過來簡直是找死,先不提說你用別人手機人家有沒有同意,光是你陰人家這件事我就不會放過你了。」劉月舞很不爽的說。
「對阿,因為我陰你男朋友啊!」倉持很大方的承認。
「隨便你怎麼說。我給你十五分鐘的時間逃命。不然你就等著完蛋吧!」劉月舞抄起了外套,準備出門。
「剛剛不是說不要出門?」倉持笑說。
「我改變心意了。」劉月舞大言不慚的說。
「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啊!」倉持感嘆。
然後劉月舞就掛電話了。
才剛掛完電話的劉月舞馬上改撥莫道的手機。
「喂?」莫道還沒睡。
「幫我。倉持那個白癡,把我跟御幸交往的事情抖了出去。我要去揍人。」劉月舞忿忿不平的說。
「蛤?現在都幾點了!晚上九點半ㄟ!」莫道撇了一下時間。
「對!所以我要去揍人!」
「大姊,那是夜襲。」
「才不是!我沒事去夜襲倉持幹嘛?而且我也沒有夜襲倉持的意思。」劉月舞馬上否決。
真噁心啊!
「那就是夜襲。」莫道一口咬定。
「我知道你想夜襲澤村。所以,幫不幫?」劉月舞拉回正題。
「那聽起來不錯。好,我幫!」
﹝小莫你到底怎麼了啊啊啊啊啊!﹝崩潰臉
﹝等等,這好像是你寫的。
「所以你只是為了夜襲澤村嘛!」見色忘友。
「一半一半。青道集合,你最好快一點,我騎腳踏車。」
「喂!那你幹嘛不順便來載我?」
「…大姊,用腦。你有男朋友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7 19:24:2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此人已瘋
去夜襲澤村吧!去吧去吧gogog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1 20:28:2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十三》
「成了!」倉持愉快的把手機還給御幸。
「幹的好!」亮介稱讚了倉持。
「呀哈哈!」
「現在就等魚上鉤了。」亮介笑著說。
「…」被當成餌的御幸默默的不說話。
搞毛啊!
「她說要十五分鐘才會到。」倉持對御幸說。
「我說,這樣真的好玩嗎?」御幸開口了。
「當然。你都不知道單身狗的悲哀。連澤村那傢伙都有一個可愛的青梅竹馬,令人羨慕計妒恨啊!」倉持說。
「那是因為你沒人緣。沒人緣就不會有姻緣。」御幸笑笑的說。
「靠!」倉持往御幸頭上巴下去。
「我說,這樣霸凌同學是對的嗎?」一到陰冷冷的聲音響起。
「關你啥...等等你怎麼這麼快!不是說十五分鐘嗎?」倉持反射性的回話,然後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媽呀!是劉月舞。
「你以為我真的會十五分鐘的時間給你逃命嗎?」劉月舞冷笑了一聲。
「來算總帳吧。陰了我男朋友、吵我睡覺、動我男朋友的手機。」
「還有吵我睡覺。」莫道的聲音響起。
「我靠!你連莫道都找來!」倉持傻眼。
「我是認真要來找你算帳的,當然要找他。」劉月舞很自然的說。
「如果我真的在睡覺,你就完蛋了。」莫道淡淡的說。
「應該是劉月舞完蛋吧?又不是我找你來!」倉持抗議。
「…」莫道完全不想跟倉持溝通。
「當然是你完蛋。因為,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劉月舞接著說。
「人又不在我這裡,你自己看,人在學長那裏啊!」倉持轉移話題。
「我是來算帳,不是來找人的。人活著就好。」劉月舞白了倉持一眼。
「直接蓋布袋?」莫道說。
「行!」劉月舞同意,然後就直接走向倉持。
「來阿我怕你啊!」倉持表示沒在帕。
「都給我住手,你們是想被教練罵是吧?」結城說了一句。
本來他也是想要做弄一下御幸,畢竟他的態度有時也是滿讓人討厭的,但是現在已經要演變成打架了,身為隊長的他必須要出來阻止。
果然,一搬出片岡教練的名字,大家都停下動作。
「我說,小舞阿,你怎麼這麼冷漠無情呢?」御幸幽幽的說了一句話。
「你就不怕我們把他打殘或打成白癡嗎?」亮介笑笑的說。
「打殘了你們去哪找其他替補捕手?打成白癡要怎麼比賽?」劉月舞直接說。
「真無情。」御幸說。
「說到底,你也真蠢。竟然會被人家架走。」莫道說。
「學長要架我有甚麼辦法?」御幸表示無奈。
「所以才說你蠢。」莫道說。
「切!」伊佐敷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御幸放開。
「不過,小舞你怎麼來這麼快?」御幸問。
「莫道騎車載我。」劉月舞說。
一聽到自己女朋友被人家載了,御幸頓時感到不爽。
「我有點懶得騎車ㄟ,今天睡這裡好了。」莫道淡淡的說,適時化解了御幸的不爽。
「那小舞呢?」倉持問。
你讓一個女孩子跟我們一起睡?
別鬧了!
「睡宿舍啊!」劉月舞理所當然的回。
「你是女的ㄟ!」
「我又不是沒跟男生同房過。之前在國中的時候畢旅就有跟同班男生換過房間阿。」劉月舞表示沒在怕。
聞言,御幸又開始糾結了。
到底要不要留她下來啊!
「不過我把男生趕到沙發去睡。」她補充。
「御幸,交給你了。」莫道直接放生劉月舞。
然後就往澤村的寢室走去。
「等等,莫道是去哪呢!」
「你的寢室。」劉月舞回答倉持。
「靠!」聞言,倉持急急忙忙的衝回去。
「慢走不送啊!」劉月舞沒說莫道是去找澤村。
誰讓他剛剛說她要去夜襲倉持。
「小舞你睡御幸床上嗎?」亮介問。
「免了謝謝。我睡地板。給我一件毯子跟枕頭吧。」劉月舞說。
睡床上甚麼的,進展也太快了吧!敢情這是坐火箭吧!
接過毯子跟枕頭之後,劉月舞就很自然的躺在地板上睡著了。
﹝汗…這妹子太強了。
「我說,小舞阿,你好歹也把背上的書包放在牆邊吧。」你就這樣堆在門口?
「自己去弄。我累了。」劉月舞翻了個身。
﹝我家小舞真棒!﹝都你在說
一看沒啥熱鬧可以湊了,一些學長都回到自己的寢室去了。
就只剩結城拉著御幸下將棋、伊佐敷躺在旁邊要御幸幫他捏腿。
「唉。」御幸嘆了一口氣。
另一邊…
「莫道你要去哪裡啊!」倉持追上莫道。
「澤村的寢室。」
「你找他幹嘛?」有八卦喔!
「聊天。」
「你跟他有甚麼可以聊啊?」倉持還真的不知道。
「你管啊!」說完,莫道就邁開步伐,越過倉持。
「我不想管阿,但是你要去的是我的寢室啊!」倉持無奈的說。
「你早說,我不會動你的東西的。」莫道丟下一句話,就敲了敲澤村的房門。
「小莫學長?」澤村打開門時,嚇了一跳。
「恩,我今天借住你這裡。」莫道說了一聲,就直接進人家寢室了。
「小莫學長你不是沒住宿舍?」
「剛剛把小舞送過來,因為有『白持』陰了人家男朋友。」莫道一語雙關。
「小舞學姊的男朋友?誰?」澤村那個好奇啊!
「就御幸啊!」莫道淡淡的說。
「你說誰白癡!」倉持終於反應過來莫道是在罵他了。
「誰說話就是誰阿。」莫道說。
「所以是倉持學長啊!」澤村也是現在才會意過來。
「對阿。」莫道說。
「所以說你到底在這裡幹嘛?」倉持果斷放棄跟莫道垃圾話。
「睡覺。」莫道淡定的說。
「我今天要睡這裡,所以你要睡地板。」倉持說。
「我跟澤村擠一張床。」莫道慢條斯理的說。
「蛤?」
「蛤?」
兩人有志一同的表示驚訝。
「幹嘛?這很正常啊。」
「沒怎樣,只是很驚訝你想跟澤村擠。」倉持說。
「我不想跟增子學長擠,因為擠不下。再來就是不想跟你擠,因為你白目,而且你睡上鋪。所以我只好跟澤村擠了。」莫道難得說了一長串話。
「喂!甚麼叫我白目?」倉持不爽。
「就是字面上意思。」
「你幹嘛不去找其他人睡?」
「所以說你白目,我跟其他人熟嗎?」莫道翻了一個白眼。
因為莫道整整一年都沒有參加練習,所以不但跟學長不熟,也跟同屆棒球隊的不熟。
只有御幸跟倉持是最近劉月舞轉學進來才熟起來的。
顯然想到這點的倉持也就摸摸鼻子沒反駁他。
畢竟他曾經踹在人家的傷腳上。
「什麼意思?」澤村問。
那時候澤村還沒來到棒球隊,所以他理所當然不知道倉持跟莫道發生了什麼事。
「沒啥,就是這個笨蛋一腳踹在我的傷腳上而已。」莫道輕描淡寫的說。
「小莫學長你腳上有傷?」澤村驚訝道。
「對阿,舊傷了。」莫道露出了一個微笑。
「我說,澤村啊!你到底功課怎麼寫的!為甚麼會錯的這麼離譜?」一個人影迅速的閃進房間裡。
「我就寫啊!」
「是阿你是寫阿!但是你是亂寫!害我抄的好痛苦!還要一邊幫你看有沒有錯!」小杏拿著澤村的功課指給他看。
「你看!這裡,還有這裡,這裡更誇張!哪有人連算式都不寫就直接猜零的阿?」
「就不會寫阿!」澤村理直氣壯的說。
「小莫學長你看他啦!功課都亂寫!一邊抄還要一邊幫他檢查哪裡出錯!」小杏轉向莫道訴苦。
「澤村,你以後功課如果不會可以來問我。」莫道只淡淡的說了一句。
「是!謝謝小莫學長。」澤村興高采烈的說。
「小莫學長,你真是太寵他了。」小杏沒頭沒尾的來了一句。
「還好啦。」莫道也不想隱瞞什麼。
喔喔喔!有八卦!倉持豎起耳朵仔細聽。
「什麼?你們再說什麼?」一臉矇的澤村問道。
「沒什麼,你哪一題不會?」看到倉持的舉動,莫道馬上轉移話題。
廢話!再不轉就等著被打小報告吧!
剛剛步是有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嗎?
他跟澤村八字都還沒一撇呢!想聽八卦?還早咧!
「喔,就是這題,還有這題。」澤村從小杏手上拿回作業。
然後翻開到他不會的題目。
莫道看了一下就現場解給兩個一年級的學弟看。
在旁邊偷聽八卦的倉持發現沒什麼八卦之後就回到床上去看漫畫了。
「原來是這樣喔!」看完莫道解題後,澤村一臉恍然大悟。
莫道覺得超級有成就感的。
但是成就感規成就感,他還是要念一下澤村。
「澤村,這是初三教的相似形基本題。」莫道委婉的點出澤村的功課問題。
「對啊對啊!連我都會了!」小杏在一邊幫腔。
「我就功課不好阿!」澤村說道。
「不好就算了,最起碼要及格阿!」小杏說。
「我剛剛算了你一下作業成績,不到四十分喔!」他補充。
「小杏你確定你的是標準答案?」澤村忙問道。
「不確定,所以才說你不到四十分。」
亨亨!想抄標準答案?沒有!
「我都借你抄了!」澤村哀痛的表示。
「笨蛋!我有標準答案沒錯,但是沒過程的答案你抄了會有用嗎?再來,你功課做一百分,考試考不及格的話會相信你功課是自己做的?」小杏分析給澤村聽。
「那你呢?」澤村看著好像跟他借功課去抄的某捕手。
「我是以一般生的名額高分低就進來的,你覺得我的功課會差到哪裡去?」小杏微笑的說。
一瞬間,眾人感覺背脊有一陣涼意,連躺在床上休息的增子都打了一個噴嚏。
「喔對了!因為之前我讀美術班,所以還有加權喔。不過因為加上去分數就爆表了,所以沒有採計加權分數。」小杏補充。
靠!這好黑!太黑了!
完全被震驚到的澤村說不出話來。
「怪物。」莫道評論。
「同意。」倉持附和。
兩人真難得有同樣的意見。
「小莫學長,你說要去千葉玩是什麼時候要去?」總算回過神來的澤村開啟了另一個話題。
但是這個話題讓莫道超尷尬的。
「應該是開學前。」莫道不想給太明確的答案。
「去多久?」澤村沒有注意到莫道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一個禮拜吧。」
「喔。小杏你要去嗎?」澤村很傻很天真的問道。
「呃…不用了吧。」澤村沒注意到不代表小杏沒注意到。
「不一起去嗎?人多比較熱鬧ㄟ。」澤村力邀小杏一起去。
「看小莫學長方不方便吧。」小杏把決定全丟給莫道。
「沒問題阿。順便找其他人吧。小舞怎麼樣?」莫道腦袋裡閃過一個主意。
「好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2 18:27: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喔~小莫出手了!!

然後我今天好累,不知道有沒有搶到頭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2 19:56:26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8-12 18:27
哇喔~小莫出手了!!

然後我今天好累,不知道有沒有搶到頭香

有有有!有頭香喔!
還不算出手啦!不算不算
等出去玩的時候才算喔(壞笑
不知道寒月更文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2 21:47:22 | 顯示全部樓層
千葉﹒萌切黑(?)﹒杏(到底

然後沙發貌似被冬坐走了,玲拉個板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8:56:1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十四》
等到結城跟伊佐敷都被打發回去後,御幸決定來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我說,小舞,你就這樣睡覺了喔?」御幸戳戳劉月舞。
「…」
「小舞,幹嘛那麼早睡?」繼續戳。
「…」翻身,不想理他。
「那我去打電話找澤村的青梅竹馬了喔。」
「你有種你就去打阿!」劉月舞突然坐了起來。
「幹嘛阿?吃醋了阿?」御幸壞笑。
「要你管阿!」心事被看穿的劉月舞急忙撇過頭不去看御幸充滿笑意的眼睛。
「幹嘛吃醋呢!」御幸笑著揉了揉劉月舞的頭髮。
「誰吃醋了!」
「誰臉紅就是誰了喔!」
聞言,劉月舞用手去摸自己的臉頰,卻引來御幸的一陣笑聲。
「你!」知道自己被算計的劉月舞說不出話來。
此時,劉月舞的手機響起。
是莫道的來電。
御幸的眼睛稍微的瞇了一下,然後直接接起劉月舞的手機。
「喂?」
「御幸?」莫道的聲音有一點疑惑。
「對,找我家小舞有事嗎?」
「誰是你家的了阿!」劉月舞臉紅的在一旁抗議。
「她聽起來還沒睡阿!」莫道淡淡的說著。
「恩恩,剛剛被我吵了起來。」
「你也知道你吵我睡美容覺喔!」劉月舞在一旁滴咕。
「恩,我八月底要去青森,你們要去嗎?」莫道不廢話,一秒奔重點。
「去幹嘛?」
「玩。」
「就我們三個?」御幸有一點不願意阿!
小舞跟莫道會不會太好了一點呢!
「當然不可能!」莫道表示他沒那麼白癡準備要當電燈泡。
「還有誰呢?」
「我要去青森看我表姊他們,剛剛問了澤村,也問了小杏,他們都要去,目前人就這樣。」莫道說。
﹝不好意思打個插,小影要更正一下,對,小影上一篇有一個地方寫錯了,就是他們要去玩的地方,因為小雪的故鄉是青森,所以他們要去青森縣喔!真的非常抱歉啦嗚嗚嗚,因為小雪的名字是千葉,所以小影我就很自然的記成是要去千葉縣玩了,嚶嚶嚶對不起啦!﹝土下座
﹝請繼續閱讀正文
「你表姊?今天的那個女隊員?」御幸回憶道,那個厲害的女隊員阿…
劉月舞面無表情的拍了御幸的頭一下。
「對,就是她!我到日本後都沒去拜訪他們,所以這個暑假要去走走。」莫道說。
「你聽起來好像是今天臨時決定的。」
「沒錯阿。」莫道大方的承認。
「住哪呢?」
「我阿姨家。」
「行!算上我們兩個!」御幸飛快的衡量了一下得失,然後答應了。
「等等!你們要幹嘛?喂喂喂!說清楚阿!」劉月舞一看事情不對,馬上叫道。
「你自己解釋,我累了,晚安。」說完,莫道不等御幸回答,就掛電話了。
「你要幹嘛!」劉月舞瞇起眼睛,準備盤問御幸。
「要去青森玩呢!」御幸說。
「幹嘛突然去青森玩?我手中能用的錢不多,花完了我就要等下個月家人匯錢來ㄟ。」劉月舞表示不贊同。
「放心,我們只出車票錢,住莫道阿姨家啦!」御幸說。
「我連車票錢都不想出…」劉月舞盤算了一下手中剩下的錢。
「不足的我幫你墊就是了。」御幸說。
「不用你幫我墊,應該夠,但是可能不能買太多東西。」劉月舞說。
「只是去玩個幾天你想買什麼阿?」御幸笑了一下。
「不知道,想什麼就買什麼吧。」劉月舞說。
「喂喂喂!錢不是給你這樣花的吧!」開源節流阿!
「是阿!的確不是這樣花的,但是出去玩總要買一個自己喜歡的紀念品吧!」劉月舞說。
「也是啦。不然我們一人一個吧!」御幸又揉了揉劉月舞的頭髮。
「你幹嘛一直揉我頭髮阿?」
「我開心。」
「…我要睡覺了。」劉月舞放棄跟自家男朋友溝通。
「到床上睡吧!」御幸指了指自己的床。
「那你睡哪?」劉月舞看了一下御幸。
「你想我睡哪?」御幸又笑了一下。
「睡地板。」劉月舞一秒撇頭。
「小舞真狠心阿。」
「沒讓你跪算盤就夠好了。」劉月舞哼了一聲。
「我才不要跪算盤呢!」這樣是要怎麼蹲捕?
「你自己說說你睡哪?」
「這裡。」御幸無奈的指向另一張床。
怎麼開個玩笑也不行阿?
﹝小影吐槽:你玩笑開的也太多了吧!這樣玩小舞對嗎?
「去睡覺吧。」都快十一點了。
「恩,晚安。」御幸看著劉月舞躲進被子裡。

「倉持,你要睡了沒!」莫道把頭矇在被子裡很不爽的說。
一直打電動就算了,竟然不關靜音!
吵死了!讓人怎麼睡!
「沒,今天我一定要把這個關卡破掉!」倉持又用力按下開始,以表示他的決心。
「拿來!」莫道從床上爬起來,伸手便奪過遊戲手把,然後操作著倉持的角色開始遊戲。
「喂!你!」倉持才正要破口大罵,卻看到莫道及其熟練的進行著遊戲。
「爛死了!選這什麼角色阿!沒技術還選一個攻擊力普普的角色!」莫道一邊抱怨,一邊砍死小怪。
「你會玩?」倉持疑惑道。
「廢話!這個遊戲我已經玩到爛掉了!」莫道說。
「這才出沒半年欸!」倉持驚訝。
「我又不是等日本的上市才玩的。」莫道白了一眼倉持,然後進入了魔王關卡。
「這裡要很小心的過去,對對對!就是這樣!然後再放...欸不對你太早了!這樣會死阿阿阿!欸欸欸竟然沒死!」倉持一臉興奮的看著遊戲畫面,螢幕上魔王的血量正不斷下降,而莫道的血量卻依然有一半以上。
「你可以閉嘴嗎?你閉嘴我會打得更快!」真是吵死了!
「喔。」看著遊戲有希望破關,倉持就不介意莫道的兇巴巴的講話態度了。
果然,在倉持安靜下來後沒三十秒,魔王就轟的一聲壯烈的去見光明神了。
「過了欸!」倉持那個爽阿!其他人的進度一定沒有他這麼快!
下一秒,遊戲手把被丟在倉持臉上,還附帶一句「你再敢吵我睡覺你試試看,下次丟在你臉上的就不會只是遊戲手把,而是整台電視。現在給我關燈!」
莫道說完,就鑽進被子裡開始睡覺。
因為今天遊戲破了關,倉持的目的達成了,也沒什麼事,所以就關燈睡覺了。

稻實這裡
「學長~~人家想要吃啦~~」寒寒撒嬌。
「不行,你已經吃過了。」鳴拒絕。
「那我要睡覺。」眼見討不到藍莓點心,寒寒果斷的放棄。
「欸對了,你冰淇淋放哪裡了?」鳴突然問道。
「在冰箱裡,不知道有沒有被偷吃。」寒寒顯然也忘記劉月舞有給他們冰淇淋。
「還是我們去拿冰淇淋來吃?」鳴問。
「好!」藍莓口味的,什麼都好!
於是兩人趕緊趕到廚房去,只見原田正打開冷凍庫。
「阿雅學長。那幾盒冰淇淋是我的!」鳴著急的說。
「啊?原來那是你的喔?那幾盒不便宜喔!」原田拿出冰淇淋仔細端詳。
結果得出一個結論。
貴!超貴的國外進口藍莓口味冰淇淋!
聽到這個結論,鳴跟寒寒都傻眼。
到底誰會去買超貴的冰淇淋請第一次見面的人吃阿?而且還讓他們打包帶走?
「小舞真有錢。」寒寒總結。
「同意。」鳴附和。
「能給我兩盒嗎?」原田開口問道。
「阿雅學長,你怎麼突然想吃冰淇淋?而且還是兩盒?」鳴疑惑道。
奇怪了,阿雅學長不是肉食愛好者嗎?
「不可以!」寒寒一聽到原田要跟自己搶藍莓時,一整個緊張起來。
「一盒我的,一盒小雪的。她在哀說腦袋要燒壞了,要吃冰淇淋,叫我來拿。」一想到小雪,原田就有些頭痛。
她到底為甚麼數學有過啦!
「小雪怎麼了?」鳴看著原田的表情感到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鳴沒有想到,那是原田在他幼稚時常常掛在臉上的表情。
「剛剛教她數學,結果她連最基本的都不會。」原田揉著額頭說。
聽到這裡,數學也沒有很好的鳴跟寒寒噤了聲,在心中默默幫小雪點一根蠟燭。
「恩,那就給小雪當作白包好了。」寒寒同意了。
「喂喂喂,人家又還沒死。」只是半殘而已。鳴吐槽寒寒。
「等等她算完這個章節後應該就快死了。」原田幽幽的說了一句。
「那真的變成白包了。」鳴說。
「那我拿走了喔。」原田拿了兩盒冰淇淋。
「恩。」鳴回答。
寒寒什麼也沒說。
「謝啦。」說完,原田就拿著兩盒冰淇淋離開了。
「學長,冰淇淋剩多少盒?」寒寒問。
「四盒。」小舞真是大手筆阿!鳴在心裡讚嘆。
「我三盒你一盒。」寒寒一秒變臉。
「應該是我三盒你一盒吧!」開玩笑!
「是因為我學長才有冰淇淋吃的!所以我三你一!」寒寒不讓步。
「是我提醒你才想到的,所以我三你一!」鳴伸手去捏寒寒的臉頰。
「我三你一!」
「你今天要睡我房間,所以二二分。」鳴不想跟寒寒吵。
他才不是因為寒寒很可愛呢!絕對不是!
「好啦!」寒寒妥協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藍莓吃!
於是兩人就抱著四盒冰淇淋回臥室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5 11:54:2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十五》
原田一進房間,就看到小雪在打訊息,沒在解題目。
「是不想吃冰淇淋了嗎?」原田把冰淇淋放在桌上
「想,但是我媽剛剛傳訊息給我。」小雪說。
「喔。」原田把一盒冰淇淋遞給小雪。
「阿雅學長,你八月底有沒有空?」小雪接過冰淇淋,一邊打開,一邊問。
「應該是沒什麼事,怎麼了?」原田也打開冰淇淋。
「我媽說我表弟,就是今天我一上場就接殺我的那個三壘手,要帶同學到我們家玩,他同學一定很多,我可能跟他們沒什麼話題聊,所以問問你八月底有沒有空,我們去青森玩。住就住我家。」小雪含著冰淇淋的湯匙,說。
「青道的阿?」
「對啊。」小雪說。
「只有我們兩個?」這樣有點像約會吧        ?
「不然還要找誰?」小雪一臉疑惑的問。
「鳴跟寒寒吧。」
小雪皺了一下眉,「幹嘛帶他們兩個?」
「為甚麼不帶?」原田反問。
「因為他們兩個湊在一起很吵。」
「這倒是。」原田不得不同意。
「而且,他們之前不是去找寒寒學長吃飯嗎?那個學長就是我表弟,他們上一次吃飯吃的可真夠熱鬧阿!」小雪笑了笑。
「這世界真小。」原田說。
「是阿!小到他們上次在人家家裡玩起你追我跑。阿雅學長你覺得我會想帶他們回去給我媽看嗎?」小雪又問道。
「你追我跑?」
「對啊,聽說是鳴硬要夾菜給寒寒,然後寒寒不要,所以就抱著碗跑了,結果鳴就在後面追。」小雪頗為無奈的說。
「聽起來是不太適合,但是你現在吃的冰淇淋是他們提供的,你應該要去問問看他們兩個。」原田吃下最後一口冰淇淋。
「等等阿雅學長你怎麼吃這麼快?」小雪重點錯誤。
「你再不吃我就直接去挖你的。」進口冰淇淋阿!真不錯吃。
「咦咦咦咦咦!」小雪連忙挖了一口冰淇淋含到嘴裡。
「所以你還是要去邀請一下他們兩個。」原田拉回正題。
「看在冰淇淋的分上,我就去問問看好了。」小雪又挖了一口冰淇淋。
「是說,你記得你家怎麼走嗎?」原田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知道!走到學校外面,攔車回家。」小雪秒答。
「車錢你出喔!」原田眼神死。
「本來就我出阿。」小雪挖了一口冰淇淋,卻不小心沾到嘴唇邊上。
「沾到了。」原田伸手去抹掉小雪嘴唇旁邊的冰淇淋,然後把手指含到嘴裡。
「…」小雪拿湯匙的手就這樣僵在半空中,紅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只有滿滿的不可置信。
「幹嘛?」原田其實心裡想的是這麼貴的冰淇淋不能浪費。
「沒…沒事。」小雪臉有些紅的繼續吃冰淇淋。
「那你要去問鳴他們還是我去問?」原田繼續剛才的話題。
「你去吧,我不知道鳴的房間怎麼走。」小雪有些心不在焉的說。
「恩。」其實也沒真打算讓小雪去宿舍大冒險的原田應了一聲後就走出房門。
要知道,如果哪一天小雪記得去其他地方的路怎麼走的話,天就要下紅雨了!

「學長不要搶我的冰淇淋啦!學長你自己吃完了就算了幹嘛來搶我的!」寒寒抱著僅存的一盒冰淇淋在寢室裡跟鳴玩起了追逐戰。
「我剛剛說過你再不趕快吃的話我就要搶你的阿!」鳴毫無悔意的說。
但其實那盒冰淇淋只剩兩口。
鳴只是無聊而已。
「啊!」寒寒一個沒踩好,臉朝地板的撲了下去。
然後鳴因為煞車不及也跟著壓在寒寒身上。
接著,原田就打開門了,剛好看到這一幕的原田以為自己眼花了。
啊靠!自家投手怎麼真想把人家給吃了?
「鳴,你能解釋一下嗎?」身為隊長,這不得不管管阿!
「阿雅學長!鳴學長要搶我只剩兩口的冰淇淋!」寒寒先告狀。
「鳴,你呢?」
「恩,我剛剛跟他說如果我吃完冰淇淋他還沒吃完的話,我就要吃他的。」鳴說。
但這種解釋聽在原田耳裡卻跟「我要吃他。」一樣。
「都幾點的還這樣玩阿!有沒有身為投手的自覺啊?」原田還是不得不罵一下鳴,不然到時候真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這干投手啥事阿?」寒寒問。
「身為投手應該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態,不能太常熬夜。」原田給這隻棒球小白解釋了一下。
「好啦好啦!知道知道!」鳴隨便應了一聲。
「對了,小雪要我來問說你們八月底有沒有興趣要去青森。」原田直接切入重點。
「去青森幹嘛啊?」鳴有些不太想去。
「她說她表弟八月底要帶同學過去,但她怕她跟一堆青道的沒話聊,所以問我們要不要去。」原田說。
「我比較想知道她要怎麼回去。」鳴說。
「她說攔計程車。」
「車錢貴死了。」鳴嫌棄。
「啊我想起來了!小雪學姊的表弟是小莫學長!我要去!」一直沒出聲的寒寒一開口就決定要去。
「寒寒你想清楚,要付車錢喔!」鳴勸阻。
「大不了叫小莫學長付。」寒寒聳肩。
這話聽在鳴的耳裡變成「反正小莫學長會幫我付,你這個窮鬼就算了吧!」
「我去。」鳴咬牙。
「喔,關於車錢的部分,小雪說她會負責。」原田挑眉看了一下鳴。
這貨不是原本不想去嗎?寒寒這傢伙到底有什麼魅力啊?
「喔。」鳴淡淡的說,心裡卻是一個爽字,還好不用付車錢。
「那就這樣啦,小雪說,住她家就好了。」原田說。
「好!我要跟小莫學長一起玩!」寒寒露出天真無邪的笑臉。
原田看了一下鳴,決定放生他們了,反正不要搞出什麼兒童不宜的事就好。
「鳴,自己注意一點。」原田雖然決定放生他們,但還是出聲提醒一下鳴不要太超過。
「好啦好啦。」鳴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大有阿雅學長你去睡覺吧!的意思。
「什麼態度啊!」原田在關上房門時念了一句。

原田回到房間後,只看到小雪在傻笑。
「在傻笑什麼啊!」原田輕輕敲了一下小雪的頭。
「喔!沒什麼!」小雪一語帶過。
「鳴跟寒寒說要去。」原田說。
「剛好坐一輛計程車。」小雪說。
「你家住的下嗎?」原田有些疑惑道。
小雪的表弟應該會帶不少人吧?再加上他們四個,住得下嗎?
「一定可以。」小雪一口咬定。
「好吧。」看到小雪這麼肯定,原田也就相信她了。
「我要睡覺了,你呢?」原田看了一下小雪的題目,有點慘啊。
「那我也要睡覺。」小雪巴不得原田說這句話。
「恩,你回去吧。」原田也同意。
今天真是有夠累的。
「咦咦咦?回去?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走ㄟ!」小雪驚慌的表示。
「那你怎麼來的?」
「跟著阿雅學長你啊!」小雪說。
「算了,我不想再出房門了,你睡我的床吧。」原田有些心累。
「那阿雅學長你睡哪?」
「地板。」總不能讓女孩子睡地板吧?
「兩個人擠一下應該可以吧!」小雪仔細的看著床鋪大小。
「你是女生欸!」這傢伙怎麼這麼沒有身為女生的自覺?
「有差嗎?小時候在親戚家都是一群小孩睡一張大通鋪,男生一邊女生一邊,我都是被擠去跟男生睡的那個,啊我表弟是被擠去跟女生睡的那個。」小雪表示沒差。
「所以你跟你表弟被當成夾心餅乾?」這什麼童年啊!
「對啊,我會跟他熟起來也是因為這樣。」小雪說。
「…」原田對小雪表示無言。
「睡覺吧!」小雪歡樂的躺上床鋪,並把自己縮到最邊邊,空出的位置剛好夠原田躺下。
「你不覺得擠嗎?」雖然小時候有跟弟弟這樣擠過啦,但是跟女生還是第一次。
「不會啊!睡大通鋪的時候我們根本是肩膀挨著肩膀,連翻身都不能翻身呢!」小雪說。
「不曉得該怎麼說你。」原田也躺上去。
「那就說晚安?」小雪俏皮的問。
「唉!晚安。」原田說。
「阿雅學長晚安。」說完,小雪一個翻身,把頭靠在原田的肩膀上就睡著了。
「喂喂喂!」原田看著小雪的臉,心想我真拿她沒辦法。

「鳴學長,我好累喔,你要睡覺了嗎?」寒寒打著哈欠問。
「你先睡吧,我把這些盒子拿去洗一洗,不然引來螞蟻就不好了。」鳴說。
「好,學長晚安。」說完,寒寒就爬上鳴的床躺好睡覺了。
鳴把燈關掉,走出房間後,輕輕的把門帶上。
等到他再回來時,寒寒已經睡得很沉了。
鳴輕手輕腳的爬上床,在寒寒身旁躺下來。
「我到底喜歡你哪一點呢?」鳴用只有他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
「全部!我全部都要!」一旁的寒寒突然說起夢話來。
這句話把鳴嚇的不輕。
害他以為寒寒聽到了!結果原來只是說夢話而已!
不過,這樣的寒寒也挺可愛的!
﹝小影我忍不住要來吐槽了啦!寒寒到底哪裡可愛了鳴你說說!一個皮包骨偽娘抱起來會有小小香香軟軟的感覺嗎?小小跟香香是有啦!沒有軟軟好抱嗎?﹝懷疑臉﹞
「你全部都要什麼啊?」鳴有些好笑的問。
「藍莓!」寒寒繼續說夢話。
「藍莓是我的喔!」鳴戳了一下寒寒的臉頰。
「學長不要拿我藍莓!」寒寒翻身。
「那我要拿什麼呢?」鳴捏了一下寒寒的腰。
﹝性騷擾!這絕對是性騷擾!沒,沒事,別理我。
「學長你不要拿我的藍莓!」寒寒扭了扭。
「好好好,我不拿藍莓,我拿你好不好?」反正一樣賺。
「好。」在說夢話的寒寒就把自己賣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