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孤霜傲影

[同人文] 我們的夏天《鑽石王牌同人文》(自創角有)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3-14 16:59:24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9-3-13 22:34
偽娘什麼的不是重點,小影要抓住重點啊!
我家寒寒是表面溫和內心暴力可愛的啦! ...

那才不是重點阿
明明就是吵得要死
然後又很黏人
還有很愛吃甜點
加上很欠揍
暴力我承認啦
但是依你家小孩的皮包骨身材
不可能
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4 18:12:28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3-14 16:59
那才不是重點阿
明明就是吵得要死
然後又很黏人

哈哈哈哈很難的的同意啊這個
瘦成那樣不會有力氣而且不是奇幻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7 15:47:07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3-14 16:59
那才不是重點阿
明明就是吵得要死
然後又很黏人

我家小孩一定是最優的啦
哼哼(自豪
才不會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8 12:04:46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9-3-17 15:47
我家小孩一定是最優的啦
哼哼(自豪
才不會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呢!

一定會的,絕對會
相信我
就算他不會,我也會把他寫到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8 12:08: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孤霜傲影 於 2020-2-27 20:37 編輯

我們的夏天《二》
「下課!」最後一堂的老師終於宣布下課了。
「謝謝老師。」

「喂喂喂,起來了。」劉月舞拿起包包,走到倉持的桌子前叫他。
「蛤?」睡到昏天暗地的倉持抬起頭來,就看到劉月舞那張清秀但是很欠揍的臉。
「吵甚麼吵!」
「放學了,來PK啊!」
「來啊!」倉持開始收書包。
「莫道,那你要去嗎?」劉月舞轉頭問同樣還在收書包的某人。
「好啊,我從入學以來從來就沒有去看過練習。」
「…」
「那走吧!」
有的時候,莫道真的滿強的。

提早到了棒球場,劉月舞先去換衣服,倉持就先熱身。
「烏嘎!今天怎麼這麼早?」增子走了過來。
「啊就...」倉持把今天早上的事解釋了一遍,當然,跳過他被過肩摔的丟臉事。
在解釋的過程中,一軍的人幾乎都靠了過來。
「那個是誰?」結城指著穿著女裝的莫道問。
「幽靈社員。」
「女的?」早就想好要怎麼處置那個都不露面的社員的伊佐敷有點為難。
「男的。」御幸在旁邊說。
就說莫道很勇敢吧!
「甚麼名字?」亮介『危』笑的問。
「莫道。」倉持馬上就招了。

接著,就看到兩個學長往莫道那裡靠近。
「喂!你是那個幽靈社員吧!」伊佐敷問。
「據說好像是。」
「你什麼意思啊!」伊佐敷一秒被激怒。
「敢這樣跟學長講話,你膽子很大啊!」亮介說。
「你們在幹嘛啊!」劉月舞換好衣服出來就看到一群人包圍著莫道。
「你又是誰?」亮介轉過頭問。
「我是劉月舞,新社員。」劉月舞把莫道抓到身後。
「既然來了,就去跑步啊!」伊佐敷說。
「現在不行,倉持找我PK呢!」劉月舞把倉持拖下水。
接著,號稱學長中最可怕的兩人同時轉頭看向倉持。
「是她提出來的。」倉持把燙手山芋丟回去。
「因為有人問我會不會打棒球啊!」劉月舞懟回去。
「都閉嘴。怎麼PK?」伊佐敷有點想看眼前這個女生的實力。他今天也聽結成說了,有一個轉學生要加入棒球部。
「請投手投十球,看誰打擊的球數比較多。」劉月舞提出簡單暴力的方式。
「那你守備哪個位置?」亮介問。
「我是投手。」
「那這傢伙呢?」伊佐敷指了指還在劉月舞身後發呆的莫道。
「他又沒說要PK。」劉月舞一臉奇怪的看著伊佐敷。
「囉嗦,我說要打就是要打。打完還要給我去跑步!」
「不要,我懶。」莫道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讓學長們整個炸了。
「你什麼意思的!」
「甚麼態度啊!」
「很有種喔!」
「我有我的理由。」莫道再度出聲。
「學長,你們再吵下去就不用打了。」劉月舞很不客氣的說。
這群人是怎樣?社團本來就是自由參加吧!
「那就阿憲來投吧。」伊佐敷點名了站在一旁看熱鬧的川上。
「欸!喔好!」突然被點名的川上嚇了一跳。
「那倉持先吧。我要熱身。」劉月舞說完,就開始做熱身操。
「阿憲,球投好打一點。」倉持對阿憲說。
「不要,阿憲,我們讓他輸!」蹲在本壘板的御幸嘿嘿嘿的笑。
「你是什麼意思?」
「沒阿,只是覺得你很可恥。」
「快點開始啦!」伊佐敷的吼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早就到了的片岡教練就默默的看著球場上的慘劇發生。
某游擊被電的慘劇。
等到PK結束後,片岡教練才出聲叫大家集合。
然後宣布
「這是新的社員,叫做劉月舞,從台灣來的,之後會到二軍。然後開始練習。」
真是簡潔有力的宣布。劉月舞心中腹誹。


一旁的莫道就默默的看著棒球部練習。真不曉得他是來幹嘛的。
「好一點沒有?」片岡教練眼睛看著球場上的練習。
「恩。不能長久做激烈運動,一般體育課還是可以的。」莫道回答。
「好好休養。」說完以後,片岡教練就沒說話了。

等到今天訓練結束後,莫道看著渾身癱軟的劉月舞…
「好累啊!」劉月舞捏著手臂哀嚎。
「這樣就叫累?」渾身都是泥土的御幸笑了笑。
「沒辦法啊,太久沒做過訓練了,每天頂多只有揮棒而已。」劉月舞說。
「欸!小子,你到底在幹甚麼的!都不來訓練。」同樣很累但是硬是假裝他不累的伊佐敷看著從頭到尾都坐在那邊的莫道。
「車禍,受傷,然後沒事就給我閉嘴。」莫道看到伊佐敷心情就不是很好。
幹嘛每次都要讓他回憶起車禍當下啊?
「早說啊。」伊佐敷也沒多問甚麼,就回宿舍去了。
「對學長的態度。」亮介直接朝褐毛的腦袋打下去。
「你管我。」莫道轉頭看著剛剛朝他施暴的學長,發現他也沒高自己多少。
「就說了態度啊!」倉持發現亮介的臉色似乎有點黑…所以直接朝莫道的小腿踢過去。沒辦法,不然被亮さん(San,桑)盯上就好笑了。
「靠!」莫道摀著小腿蹲了下去。
「你幹嘛啊!」劉月舞正在跟御幸喇低賽,就看到倉持一腳踹在莫道的傷腳上。
於是劉月舞跑到莫道旁邊,蹲下來查看他的腳。
「你是白癡嗎?沒事幹嘛動手動腳?」劉月舞一邊拉下莫道的半筒襪,一邊罵倉持。
一條猙獰的傷疤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你跟難道從來沒發現他的走路姿勢不對嗎?你沒發現就算了,你竟然還踢在人家的傷上面!」劉月舞確定沒事後,再度拉起莫道的襪子。
「但是,他體育課…」
「體育課又怎樣?這傷是不能長久做激烈運動的!」
「我不管你的動機是甚麼!但是你能不能多多觀察人家的言行舉止啊!白目!」劉月舞扶起莫道,轉頭說了聲告辭就離開了。
留下一地錯愕的隊員。

隔天…
莫道又是第一個到班上的。
昨天跟劉月舞說好今天早點到校來聊天的,不過看起來今天還是有一點太早到了…
過了大概十分鐘以後,教室的門被拉開,進來不是劉月舞,而是倉持。
「喂!昨天,抱歉。」倉持走到莫道的面前,丟下了這幾個字。
「嗯。」莫道也沒生氣,不過是當下很想揍人而已。
「不管你是為了甚麼不參加練習,你應該要講一聲。」結果搞了半天,只是他腳上有傷而已嘛!
「我有跟教練報備過。在去年開學的一個禮拜後。而且我幹嘛要什麼事都跟你們報備?」拜託,他們憑什麼管他啊!他愛去不去到底甘他們屁事?
「責任問題。」倉持只丟下了四個字,就走回他的位置了。

「莫道!」劉月舞一進教室就看到滿詭異的畫面。
莫道在一旁看書,倉持在一旁睡覺。
照理來說這兩個人不是應該會大吵一架嗎?
「你好晚。」莫道有點哀怨的看著劉月舞。
「沒辦法啊,我住的地方到教室要十五分鐘。」劉月舞抓抓頭。
「喔。」事實上莫道家裡到教室要二十分鐘。
「我問你,那傢伙還有沒有對你怎樣?」劉月舞用中文問。
「沒啊。你也別跟他生氣了。他今天早上道過歉了。」
「有的時候愛動手動腳的人真的滿討厭的。既然他道過歉了,就算了吧!」劉月舞聳聳肩。
「喔。」莫道說。
「那你今天要去練習嗎?」劉月舞又自動切換成日文模式。
「會去看看,不過我今天要去回診。」莫道說。
「切!想說今天要請你吃晚餐的說。」劉月舞表示惋惜。
「早!甚麼晚餐?」御幸放下包包也跟著加入話題。
「早啊!」莫道說。
「早,我本來想說今天要請莫道到我家吃晚餐的說。想說他會想吃台灣菜。」劉月舞說。
「台灣菜啊!感覺不錯啊!我還沒吃過呢!」御幸說。
「還是我們約一個時間到我家,我做給你們吃?」劉月舞提議。
「好啊!那這個禮拜日晚上方便嗎?」御幸問。
「我可以阿。就看莫道了。」
「好阿,那我可以帶一個營養不良的朋友嗎?他最近到日本了,有人請我要好好監督他吃飯。」莫道說。
「可以啊!沒問題。」劉月舞一口答應。
「營養不良?」莫道的話引起了御幸的興趣。
「對阿。就感覺像是營養不良阿,嚴重偏食藍莓。」莫道說。
「蛤?藍莓是哪招?」御幸表示傻眼。
「我怎麼知道。對了,要不要問問倉持要不要一起去?」莫道也不曉得那傢伙為甚麼會偏食藍莓。
「我問問看。」說完,劉月舞就走到倉持的桌子前,試圖把他叫醒。
「喂喂喂!我們禮拜日晚上要一起吃飯,你有要去嗎?」劉月舞看著半清醒的倉持問。
「蛤?去哪吃?」倉持看了一下對方。
「我家,我要做台灣菜。御幸說他要去,莫道和他朋友也會去,現在看你了。」劉月舞說。
「好阿,那我也要再帶一個人,記得那傢伙的菜多加一點納豆,他很喜歡吃納豆。」倉持壞笑說。
「喔。」劉月舞皺了皺眉頭,感覺這傢伙不懷好意。
「喂喂喂,倉持你太壞了吧!」顯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御幸也沒打算告訴劉月舞。
「先說喔!沒吃完會被我揍喔!」劉月舞試著阻止兩人的陰謀,但沒想到這兩個傢伙卻笑得更開心了。
「好!」
算了,讓他們去吧!劉月舞表示這兩個傢伙沒救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8 12:08: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孤霜傲影 於 2020-2-28 20:50 編輯

我們的夏天《三》
鏡頭轉到稻城實業的新生訓練
「等等!這傢伙才二十五公斤?」
「真的假的?」
「不行啦!這要增重!」
「我覺得他跑一跑就會掛在球場上。」
「你們在吵甚麼啊!」成宮看到圍著新生資料的眾人,也好奇的圍了過去。
「啊!就是一個新生的體重啊!」某隊員回答。
「那有什麼好看的?」
「當你發現一個身高一四九體重二十五的學弟要加入的時候你就會想看了。」原田看著自稱是關東第一投手的某人。
「阿雅學長!真的假的!我也要看!」然後據說是關東第一的某投手就擠進包圍圈圈裡了。
「吵死了!一大早的在幹嘛啊!」某個突然出現的女性就很自然的穿著睡衣也跟著擠進包圍圈圈。
發揮標準的愛湊熱鬧的精神。
「喂喂喂!千葉你也不要一聲不吭的就突然擠進來啊!」
「我有說話啊!」小雪澄清。
「那你最起碼也換一件衣服吧!不要穿著睡衣啊!」
「吵死了!又沒差!我都不在意了你在在意甚麼啊!」霸氣的回了一句,讓眾人閉嘴,然後千葉雪就很自動的從成宮手上拿走資料單。
「喂喂喂!我還沒看完欸!」成宮抗議。
「女生優先!」又是一句讓眾人啞口無言的話。
妳是女生的話你就給我表現得像一點!不要每次都穿著睡衣跑來跑去啊!這是眾隊員的心聲。
「雪,你如果要讓大家把你當女生的話,你就不要再闖入澡堂。」原田說。
原田終於說出了大家長久以來的想法!

不過,這實在有點強雪所難…
沒錯,千葉雪有幾個壞毛病,其中一個就是會毫無遲疑的闖入男澡堂,然後打開門後發現走錯了,再很霸氣的關上門。
幾次還好,但是這種戲碼每天一定會上演一次。
為甚麼呢?這就要說到她的另一個壞毛病了,路癡。
千葉雪在這間宿舍住了一年,一年中幾乎有三百四十天會走錯浴室,剩下的二十五天則是她回家的時候。既然她不在,就沒辦法闖入嘛!
還有,她除了往臥室、教室和球場的路以外,全部都記不住。
這也就是為甚麼她會穿著睡衣出現在飯廳的原因。

「我就走錯啊!為甚麼宿舍沒有標示牌?」小雪很理直氣壯的表示錯不在她。
「你可以去找教練建議,前提是你要找的到教職員辦公室。」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不要,好麻煩!」就不想去嘛!
「…」冷靜,她是女生,不能動手。
「不過這學弟也太輕了吧?」小雪把話題轉到據說營養不良的學弟上。
「不曉得長怎樣?」
「你想對人家幹嘛?人家學弟可經不起你『疼愛』」小雪認出他就是剛剛那個叫她去找教練建議宿舍要放標示牌的三年級生。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一天到晚。
千葉雪自認她不是個小人,但是她也不是君子,因為她是女的嘛!
「噢!學長你饒了他吧!」然後就有人開始鬧這個三年級的學長。
因為這三年級的學長之前借了同班女同學的BL漫畫回宿舍看被其他學長抓包。
「雪!」這個學長氣急敗壞的喊。
「啊哈哈哈,我要去換衣服了。」然後就溜走了。
好了,現在,浴室在哪呢?
於是,千葉雪又開始探險了。

在球員集合的預定時間前五分鐘,千葉雪終於千辛萬苦的趕到球場了。
然後她一眼就看到一個瘦瘦小小又乾扁,綁著雙馬尾還在吃藍色棒棒糖的女孩子站在球場上。
這個減肥也減得太超過了吧!
然後,她就看到原田朝那個學妹走過去,基於好奇的心理,她也跟著走過去。
「你是…」原田拿著手上的資料單正在確認眼前的人。
「李寒。」女孩…應該說是男孩,說。
「你就是那個營養不良的?」小雪問道。
「恩。」李寒很大方的點點頭。
「雪,別鬧。李寒,你為甚麼要加入棒球隊?」原田問了一個李寒早就想好答案的問題。
「因為我想鍛鍊身體。」
小雪還真是第一次被別人說的話弄到差點昏倒。
一直以來都是她讓人家昏倒。
這句話從一個營養不良的人口中講出來還真是沒有說服力。
「你的身體狀況不適合打棒球,要不要考慮當經理?」原田已經非常委婉了。
「唔~好吧。」李寒想了一想,就答應了。
「那你現在去找教練。」
「可是我不知道教練在哪裡。」李寒睜大眼睛。
「那你就先跟我們過來吧…以後你有事就去找你旁邊的這個學姊,沒事也去找她,記得看好她,不要讓她走失。還有,不要讓她跑到男生浴室去。」原田腦中突然產生一個idea。
「什麼啦!」千葉抗議。
「這是經理應該做的嗎?」李寒不覺得經理要當保母。
「不是,如果你想要洗澡洗到一半遭受到驚嚇的話你也可以不要看著她沒關係。」原田帶著兩人走向教職員室。
知道原田在說什麼的小雪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那我要藍莓棒棒糖!」
「沒有。」原田開始真心覺得這個學弟很欠揍了。
「那我就讓你們洗澡的時候遭受到驚嚇!」李寒又補上一句。
「……」原田開始後悔把小雪交給這個學弟了。

「鳴。你帶這兩個傢伙去找教練。我要去處理新生。」原田剛好看到打算溜走的某關東第一投手,決定把這兩個燙手山芋丟給他。
「阿雅學長!怎麼又有一個女的?還瘦瘦小小的。」鳴打量了一下李寒。
「我是男的。」雖然聲音有一點可愛,不過還是可以辨別的出是男生的聲音。
「蛤?你該不會是那個營養不良的吧?」
「對阿,學長,我叫李寒。可以叫我寒寒就好了。」寒寒這樣說著。
「阿對了,我都還沒自我介紹,我是千葉雪,是棒球部部員。可以叫我雪就好了。」千葉雪大方的說。
「我是關東第一投手!成宮鳴。」鳴的眼睛帶著快說你認識我快說你認識我的光芒看向寒寒。
「喔,成宮學長請多指教,我剛從台灣搬來。」寒寒無視鳴眼中的光芒說。
「那...這個寒寒就交給你了喔鳴!要好好帶人家熟悉環境,我去幫阿雅學長處理新生。」接著,千葉雪就拖著原田快速的離開兩人的視線。也不管人家原田願不願意。
「…」
「…」
「那個學姊本來就是這樣嗎?」寒寒咬著另一根藍莓棒棒糖問。
「恩,差不多。」
「成宮學長,那之後我們要住宿舍嗎?」
「對阿,不然你想住哪?」
「沒事,問一下而已。」
然後,寒寒的手機就響了。

「喂?」
「恩,我到了。」
「禮拜日晚上?我先問問看。等我一下。」
接著,寒寒轉向成宮問
「學長,我們禮拜日晚上有事嗎?」
「應該沒有。」鳴稍微回想了一下,應該沒事。
「好,謝謝學長。」
「你問這個幹嘛?」
「朋友找我去吃台灣菜,學長你要來嗎?」
「好阿,我還沒有吃過台灣菜呢!不過我想吃冰淇淋。」
「那學長你有不吃甚麼嗎?」
「沒。」
「好喔。」然後寒寒轉頭繼續講電話。

「我們沒事,那我可以再帶一個學長去嗎?」
「好。阿對了,學長說他要吃冰淇淋。那我要吃藍莓派!」
「我不管啊啊啊!莫道!你就是要給我弄出來!不管啊啊啊啊啊!」
「好!我們會準時到!掰掰!」

「你朋友?」鳴問。
「對阿,是在台灣認識的學長。他在我初中三年級時到日本唸書。很久沒回台灣了。」寒寒說。
「去哪吃?」鳴現在才想到剛剛忘記問要去哪吃。
阿糟,該不會被拐走吧?
「學長說去另一個今年才轉來的學姊家裡吃,學姊要煮。然後剛剛給的地址好像是說在青道高中附近。」寒寒老實的說。
「青道啊…」好久沒看到一也了,會不會一也也要去呢?
應該不可能吧!
「學長說還有他們班的同學也會去。」
「喔,那,怎麼去?」不要告訴他說要坐計程車!
「計程車啊,學長。」寒寒歪著頭說。
「車資你付。」要死了!
「學長,我一個人孤身在外的你覺得我身上會有甚麼錢嗎?」
「……」事實證明,他被拐了。
鳴有一種想要掐這學弟的衝動。
「開玩笑的啦!我要順路去買藍莓點心,所以不會搭計程車啦!」寒寒露出可(欠)愛(揍)的笑容。
「所以你打算要怎麼去?」不准說要坐計程車!
「買完點心再搭公車去。學長有說要坐哪一輛公車。」寒寒有點汗顏看著自稱是關東第一的投手,很謹慎的回答,不然就有人要謀殺學弟了。
「去集合了。」鳴點點頭,就轉頭走向球場。


晚上。洗澡的時候。
寒寒放下頭髮,脫下衣服,拿著毛巾遮著重點部位,就跟著同年級生一起進入浴池。
浴池裡除了他們這些新生以外,還有一些學長,不過,學長們都背對著門口。
寒寒不曉得是為甚麼,所以他乾脆放棄動腦,放鬆身體就泡進浴池裡開始享受暖暖的熱水。
泡著泡著,就聽到一陣腳步聲,接著,門就碰的很大一聲被打開了,千葉雪就站在門口顯示出她就是開門的人,但她身上只包著一條浴巾。
「啊啊啊啊啊!」這是一群新生的尖叫聲。
而學長們就很淡定的摀住耳朵,以阻隔新生的慘叫。
「啊!抱歉!走錯了!」接著,就看到千葉雪碰的一聲關上門,很霸氣的離開。
原來這就是原田學長說的慘劇啊!寒寒突然了解了!
真的滿慘的。
不論是對新生的心靈還是對學長們的耳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8 12:10:40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因為段考將近,所以小影先把下禮拜的放上來。
那下禮拜就不放了喔!
各位
段考加油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8 18:12:51 | 顯示全部樓層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雪好好玩!!
然後………小影,小莫的事接的好,但他真的有打球喔(但是是後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9 12:21:54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3-18 18:12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雪好好玩!!
然後………小影,小莫的事接的好,但他真的有打球喔(但 ...

知道知道,之後再說吧
要看到大家一起打球的話,請看特別篇(欸
反正要等大家打棒球可能要等一下(不確定是多久
反正現在在寫大家一起吃飯就是了
欸嘿嘿
手邊寫到第五篇了~~

點評

加油喔!  發表於 2019-3-19 18:0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1 14:55:02 | 顯示全部樓層
人家才沒有減肥呢!
嚴重偏食藍莓......好好喔!
是說走錯是哪招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