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孤霜傲影

[同人文] 我們的夏天《鑽石王牌同人文》(自創角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26 18:50:52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4-26 12:14
小莫會打架...
有些難度ㄟ
因為寫到後面就會開始甜了

耶!!小影你果然是好人!!!(撲
打架什麼的其實不要緊,主要是小莫被調戲的時候才會那樣(主要是男性
(路人男們小心不要調戲小莫會被他廢掉某個地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2:20:02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4-26 18:50
耶!!小影你果然是好人!!!(撲
打架什麼的其實不要緊,主要是小莫被調戲的時候才會那樣(主要是男性
...

放心,我已經決定之後要讓澤村吃醋了
打架告白一次滿足
會不會被廢掉那邊...我不曉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2:2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八》
「恩。」莫道起身,準備做熱身操。

場上
「呀!阿雅學長!」遠遠的就可以聽到鳴的歡呼。
「吵死了!」剛剛回到本壘的原田完全不想理鳴。
「換我了!我也要轟一支大的!」鳴興致勃勃的說。
結果…
刷!球進了御幸的手套裡。
刷!球又進了御幸的手套裡。
刷!球還是進了御幸的手套裡。
「好球!打者出局!攻守交換。」裁判宣布。
「不是說不要揮大棒嗎!」原田咬牙切齒的說。
「啊哈哈啊哈哈!」某投手打算打哈哈混過去。
某教練的背後已經颳起了暴風雪了。

「丹波前輩的狀況不是很好。」御幸坐在休息區,低聲對宮內說。
「恩。看得出來。不必要的四壞太多了。」宮內噴了一口氣。
「有可能會提前讓小舞上場,如果到了第四局狀況還是這樣的話。」御幸說。
「知道。」宮內自己也看得出來。
「晚一點在牛棚的時候,就麻煩宮內前輩了。」御幸說完就拿起球棒,準備上場。

「小莫你可以嗎?」劉月舞有點擔心的問。
「可以,你好囉嗦。」莫道說。
「正常。」劉月舞聳聳肩。
「差不多要換我們上場了。」莫道說。
「恩。所以我才問你可以不可以啊!」
「好啦好啦!」

四局下半,一比三,稻實以兩分的分差領先青道。
「不好意思,選手交換。投手換成劉月舞,三壘手換成莫道。」片岡教練跨出休息區喊。
「咦?現在選手交換?」觀眾A問。
「嘛!也是啦!今天丹波君的狀況真的不是很好。」觀眾B說。
「這個劉月舞是誰?」很久沒來看青道比賽的觀眾C發問。
「聽說是個女生。然後稻實也會有一個女隊員上場。」每天都來青道閒晃的觀眾A回答。
無視於一旁觀眾的竊竊私語,劉月舞拉著莫道上場。
然而…
「不是說只有一個女生?怎麼有第二個?」觀眾C轉頭問觀眾A。
「那個是男的啦!你是太久沒來了嗎!他昨天有來練習啊!」觀眾A不耐煩的說。
「對啊!」觀眾C很大方的承認。

「不好意思,換代打。三棒,換千葉雪。」稻實的休息區也跟進。
「這還真是刺激啊!」莫道喃喃自語。
小舞對上小雪表姊,會不會世界毀滅啊?
「喂!莫道,你…」倉持話還沒說完,就被莫道打斷。
「可以,你是小舞嗎?像個老媽子一樣。我有用固定繃帶固定腳了。」莫道低聲的說。
「那傢伙真的有那麼囉嗦?」倉持把球丟給莫道。
「有,自從我答應要比賽後,她就囉嗦個沒完。」莫道把球接住後,快速的把球丟回去給倉持。
「不意外。」然後倉持把球丟給亮介。
「差不多了。」看到亮介把球還給裁判後,倉持就定位。
莫道也不發一語的就定位。

「Play ball!」裁判大喊。
這也太刺激了吧!第一個打者就是小莫的表姊。
劉月舞心想。
跑者在二壘的話…劉月舞眨了眨眼睛。
刷!然後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球丟給二壘手。
這一球讓卡爾羅斯差一點來不及回到二壘。
但也只是差一點而已。
「Save!」裁判喊。
重新拿到球後,劉月舞望向御幸。
呵!他愛跑就讓他去跑吧!專心對付打者。
這是御幸琥珀色的眼睛裡傳達出來的訊息。
接著他比出了指叉球的暗號。
劉月舞點了點頭,然後暗暗的檢查了一下握法,隨後,在球投出去的那個瞬間…
「盜壘!」倉持大喊。
來了!直球!
小雪看準了球,然後揮棒,但是球卻往下鑽,硬生生的閃過了球棒,進到御幸的手套裡。
御幸一接到球,就馬上往三壘傳過去,刷的一聲,進了莫道的手套裡,拿到球後莫道直接用手套去觸殺卡爾羅斯。
但是我不會讓你那麼容易就盜壘成功的。御幸笑了笑。
「Out!」裁判大喊。
「Two out!」劉月舞在投手丘上比出兩出局的手勢大喊。
「Two out!」其他在球場上的隊員也跟著喊。
「不准給我投太多四壞球!只准三次!再多就殺了你!」遠在外野的伊佐敷大喊。
「是的!伊佐敷前輩!」劉月舞也在投手丘大方的回應。
這個回應,引起球場上的人一陣大笑。
「Nice ball!」御幸從裁判那裏拿回球,然後把球丟給劉月舞。
劉月舞接到球後,用腳踢了一下投手丘的土。
御幸則是蹲了下來,比出內角直球的暗號。
看了看打者,打者幾乎貼到本壘板上了,似乎就是篤定他們會投外角球一樣。
劉月舞搖了搖頭,這個時候投內角直球簡直是找死!
但是御幸很堅持的再比了一次同樣的暗號。
劉月舞也很堅持的再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暫停一下。」御幸對裁判說,然後就往投手丘跑過去。
內野手也全部都往投手丘聚集。
「我不贊成投內角直球。」劉月舞用手套遮住下半臉,低聲的說。
沒等到御幸回答,她就自己說了下去「打者整個人貼住本壘板,就是假意的要我們投內角球。你看她的姿勢,等一下如果我投內角球的話,她的腳會往前放,就會變成專打內角球的姿勢。」
「你怎麼知道?」倉持問。
「因為她是我表姊。」莫道說。
「這一招是她教給小莫的,所以小莫會,當然,她也會。」劉月舞說。
「就我之前的印象來看,我記得表姊不擅長打變化球。不過那是去年的事了,天曉得她會不會在一年之間學會。」莫道聳了聳肩。
「那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配內角球了。」御幸皺了皺眉頭說。
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覺真不好。
「恩。」劉月舞握緊了球,她感覺手上的球有些沉重。
當然,這一切舉動被御幸看在眼裡。
「散了。」一直在旁邊默默聽著的結城說喊了一句後,大家就準備回到各自的守備位置。
「好好的投球就好!小。舞。」再回到本壘前,御幸故意說了一句,而且最後兩個字還更加故意的說的很清楚又很大聲。
「你叫誰小舞啊!不准叫我小舞啊!可惡的傢伙!」毫無疑問的,收到某投手炸毛的反應。
呵呵!還真是有活力啊!
御幸蹲了下來,先甩了甩右手,示意劉月舞要放輕鬆。然後他比出了曲球的暗號。
在這個時候投曲球?你瘋了啊!會砸到人啊!
劉月舞瞪大眼睛。
御幸則是點了點頭,然後嘴巴動了動。
劉月舞看清楚他的嘴型後只剩下想要把球往他身上砸的衝動。
就說不要叫她小舞了啊!混蛋!
接著,她就抱著滿腔的怒氣投出了曲球。
小雪沒想到她會投曲球,險險的避過了差點砸到她的球。
但是球卻穩穩的落在好球帶裡。
全場歡聲雷動,天啊!這個投手真是太猛了!連那個曲球的落差都可以控制的那麼好!還剛好落在好球帶的邊邊!
但其實,那只是劉月舞不小心太用力的結果。
「Nice ball!」御幸笑笑的把球丟回去給投手丘上的劉月舞。
接著等到打者準備好的時候,御幸給出了四縫線的暗號。
這一次,劉月舞也沒有多表示甚麼意見,確定了握法後就投了出去。
早料到他們會來這一手的小雪,在出棒的時候毫不遲疑,鏘的一聲,球急速的往游擊和三壘手中間飛去,眼看就要飛過去了,卻刷的一聲落在莫道的手套中。
原來莫道一看到小雪的打擊姿勢時,就暗暗的移動了守備位置。
「Out!攻守交換!」裁判大喊。
「好欸!」劉月舞舉起手套,和莫道碰了一下。
「小莫守的好!」劉月舞笑說,剛剛可真是要嚇死人了,那球沒弄好就是外野安打啊!
「小舞投的好!」莫道笑笑的回了一句。
「不要叫我小舞啊!混蛋!」人話聽不懂嗎?
「蛤?小舞?這樣挺可愛的啊!」亮介挑了挑眉毛。
「小湊學長請不要這樣叫我!」劉月舞非常禮貌的表達出她的不滿。
「最早是誰先開始的?」結城喝了一口水。
「是澤村,那個吵死人的一年級。」御幸說。
「烏嘎!」增子附和。
鏘!倉持打出了一支內野安打。
「上壘了上壘了!」劉月舞興奮的說。
「冷靜一點,你又不是幾百年沒打棒球了!」莫道無奈的說。
「我是很久沒比賽了好嗎?」劉月舞一邊看著亮介選球,一邊回答莫道的話。
「很久沒比賽的是我好嗎?」莫道說。
「是是是!」劉月舞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四壞,保送!」裁判說。
「伊佐敷學長加油!」在伊佐敷上場前,劉月舞喊了一聲。
然後引起眾人的加油聲。
「吵死了!閉嘴!」鏘!伊佐敷敲了一支三壘平飛球,球咻的一聲飛過去,然後被接殺。
「One out!」鳴在投手丘上大喊。
「一個一個抓下來吧!」小雪跟著喊。
「One out!」其他隊友回應他。
「小莫!咦?人呢?」劉月舞正想要提醒莫道去穿裝備時,卻發現莫道不在她旁邊。
「在那裏。」御幸拿起球棒,走到劉月舞旁邊。
「原來已經去預備了啊!」劉月舞放心下來,她還以為莫道的腳傷又復發了。
「你覺得莫道等一下敲的出安打嗎?」御幸問。
「當然!你以為呢?」劉月舞說。
「我以為他不會揮棒,想要用點的。」御幸笑笑的說。
「啊哈哈,你完了,哈哈,我等等要離你遠一點。」劉月舞看到莫道回頭瞪了御幸一眼,馬上表示要跟御幸劃清界線。
「蛤?」御幸搞不懂劉月舞在演哪一齣。
「我告訴你,小莫他最討厭別人說他壞話。你剛剛踩到他的大地雷了。」劉月舞趁著莫道沒在注意這邊,低聲的在御幸耳邊說。
「會怎樣嗎?」御幸不覺得會有事。
「等出事就來不及了,我建議你晚一點去跟他道歉。不然後悔也來不及。」劉月舞真心建議御幸。
「再看看吧!」
「隨你吧!」反正出事的不會是我,就是有人鐵齒。
在兩人聊天時,倉持盜壘成功,局勢變成一三壘有人,球數二好三壞,一人出局。
隨著一顆指叉球投入原田的手套中,結城遭到三振。
「莫道加油!」劉月舞喊。



後記:
小影忍不住了!小影要來寫後記!﹝雖然會很久之後才放上御論
本來預定莫道是第四棒的,但是因為第四棒是結城學長,所以小影就讓莫道完全替代增子了,變成五棒守備三壘。
然後千葉雪本來是守備二壘的,但是配合吉澤的棒次,守備位置變成守備三壘喔!
還有關於比賽的部分,其實小影沒有到說非常了解就是了。所以可能有些不合理的地方就請大家多多包涵。﹝鞠躬
至於為甚麼卡爾羅斯會在二壘,那是因為丹波學長保送他到一壘,接著二棒的白河用點的,送他上二壘。這樣就形成一出局,二壘有人的場面了。
然後青道四局上半的時候,第一個打者是御幸,不過因為沒有跑者在壘包上,所以被三振了,接著白州敲了一支二壘安打,然後第八棒坂井送白州回去,奪下一分,最後是第九棒丹波,打出了高飛球被接殺。接著五局上半又輪到倉持。
這裡幫各位整理一下打線吧!
青道:倉持洋一(游擊)、小湊亮介(二壘手)、伊佐敷純(中外野手)、結城哲也(一壘手)、增子透(莫道)(三壘手)、御幸一也(捕手)、白州健二郎(右外野手)、坂井一郎(左外野手)、丹波光一郎(劉月舞)(投手)。
稻實:神谷˙卡爾羅斯˙俊樹(中外野手)、白河勝之(游擊)、吉澤秀明(三壘手)(千葉雪)、原田雅功(捕手)、成宮鳴(投手)、山崗陸(一壘手)、平井翼(二壘手)、梵(左外野手)、富士川 (右外野手)。
稻實最後兩棒小影是重新去翻了動畫才找到的,所以只有姓氏而已呦~不是小影懶得打名字喔。
備註:點的意思是短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9 17:22:59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4-29 12:20
放心,我已經決定之後要讓澤村吃醋了
打架告白一次滿足
會不會被廢掉那邊...我不曉得

吃醋梗想好了嗎ww

然後居然是表姊上場?!真是個神轉機啊,我以為還不會那麼快的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 12:17:01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4-29 17:22
吃醋梗想好了嗎ww

然後居然是表姊上場?!真是個神轉機啊,我以為還不會那麼快的說 ...

當然,下次記得提醒我
我的吃醋梗跟出去玩有關
最近沒辦法動筆,會忘記阿

小雪整個超強的好嗎?
一整個崇拜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2 17:12:24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5-2 12:17
當然,下次記得提醒我
我的吃醋梗跟出去玩有關
最近沒辦法動筆,會忘記阿

什麼時候跟你說啊?我們時間根本跳著………
出去玩~~耶~~
好啦,沒關係啦

超強的表姊~跟某個人好像啊??(歪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6 09:34:0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九》
五局上半,兩人出局,一三壘有人,分差是一比三。
打者是莫道。

莫道深呼吸,然後看向休息區,教練沒有給點的指示。
那就放手打吧!
「小莫學長!加油!轟出去!」在莫道試著要專心的時候,一道聲音從場外傳來。
是澤村的大嗓門。原來他一直在場外看比賽,如今見到莫道上場,他也想要幫他加油,也想要幫隊伍盡一點力,即使他現在不能練習。
莫道勾起了微微的笑意,原本壓在他身上的壓力感隨著澤村的喊叫而消失殆盡。
手臂也不再僵硬,好像回到受傷前能夠隨意揮棒的狀態。
等莫道站定位之後,鳴迅速的投出第一球,是顆正中直球。
這不是他想要的那顆球。
他要的是那顆,指叉球。
「小莫學長怎麼都不揮棒啊?」一旁的澤村乾著急。
第二球,鳴投了一顆壞球,但是為了塑造出自己急於揮棒的感覺,所以莫道揮棒了。
球數馬上來到了兩好球。
看了一眼打者,原田覺得他不像那種因為壓力而要揮棒的打者,反而是為了哄騙他們投出他想要的球而揮棒的打者。
但是原田也抓不準他想要的球是哪一種的。因為情報真的是太少了。
接著,原田比出了正中直球的暗號。
鳴搖了搖頭。他覺得莫道會打那顆球,所以他想要投指叉。
原田無奈的嘆一口無聲的氣,然後比出了指叉球的暗號。
球投出的那一瞬間,莫道的眼睛亮了起來。
指叉球!
鏘!球飛了出去,往右外野的方向飛。
在打出去的那一瞬間,三壘跑者啟動,衝回本壘,然後一壘的亮介也跑到趁機跑到三壘。
右外野的富士川在球彈了一次地後才接到。
趁著這個時候,亮介衝回本壘。再度拿下一分。
眼看莫道也要跑到二壘了,為了避免跑者挺進三壘,所以富士川把球傳給二壘。但是莫道已經穩穩的站在壘包上了。
「Save!」裁判大喊。
「六棒。捕手,御幸。」
「御幸!一口氣逆轉吧!」
「給我轟出去!」
在休息區的隊員都大聲的喊。
鏘的一聲,一支外野安打,莫道回到本壘,御幸站上二壘。
接著上來的打者是白州,可惜沒抓好球心,所以勉強擦到球,擊出了滾地球,然後就出局了。
現在五局下半,青道對稻實,四比三。
之後,劉月舞的投球一直壓制著稻實的打線,雖說有人上壘,但是卻沒有人能夠回到本壘。
最後,比賽以四比三結束。

「謝謝指教!」兩隊隊員敬禮的時候大喊。
「請各位球員移動到食堂,今天有幫各位準備晚餐。」藤原貴子在場邊說。
據說是青道和稻實的校長出的主意,好像說是要進行交流。
不過眾球員都不以為意,交流?人家不知道會不會成為你進軍甲子園的阻礙呢!
「真的嗎?那我們就不客氣了!」鳴跑到御幸旁邊。
不過還是有例外的。
「喂喂喂!我說你好歹也是稻實的王牌吧!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明目張膽的跑過來啊?」御幸無奈的說。
「沒關係的!反正檢討會是回到學校才開,現在不會有事的。」鳴嘻皮笑臉的說。
「真是的,拿你沒辦法。」御幸無奈的搖了搖頭。
於是,兩人在夕陽的照射下,並肩走向食堂。
本來想要去找御幸聊天的劉月舞,看到這一幕,心裡不禁有些酸酸的。
什麼跟什麼啊?一直叫她小舞,然後還笑的那麼...可惡!
「小舞,你在糾結什麼?」莫道走到劉月舞的旁邊,看到她一臉糾結的看著鳴和御幸的背影,馬上就猜到了。
「不要叫我小舞!」一聽到這句話,劉月舞反射性的說。
「我覺得很好啊!」莫道不在乎的說。
「一點也不好!」
「去吃飯吧!」莫道邁開步伐。
「不准再叫我小舞!」劉月舞小跑著跟上去。
「好的!小舞!」
「你還叫!」
「小莫學長!你今天好厲害喔!」澤村也跑過來搭訕。
「有嗎?」莫道說。現在,他心裡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爽!
「對啊!那個守備守得真好!如果那個守備出錯的話,今天稻實的分數就不只三分了。」澤村很認真的說。
「嗯。等下你也可以來聽聽小舞的檢討會,說不定會對你有幫助。」莫道說。
聽到這裡,劉月舞用驚恐的眼神看向莫道,表示拒絕。
但是莫道用哀求的眼神看回去後,劉月舞就妥協了。
「咦?可以嗎?小舞學姊?」澤村看向劉月舞。
「罷了!小莫說可以就可以,看在小莫的面子上,晚一點到室內練習場集合吧!」劉月舞揮了揮手。
「真的嗎?謝謝小舞學姊!」澤村驚喜的向劉月舞道謝。
「別謝我!你去謝小莫,如果不是他,你連今天站的位置都沒有!」劉月舞淡淡的說。
別以為她不知道,今天棒球場人山人海,要擠到前排的話,最起碼要提早一個小時來佔位。但是澤村這傢伙,竟然在第五局時才到,所以一定是莫道找人幫他佔位的!
「喔!謝謝小莫學長!」澤村很乖的向莫道道謝。
然後莫道就整個心裡開小花。
「一起去吃晚餐吧!」劉月舞看出莫道一時之間還沒辦法回魂,所以替他進行了邀約。
「咦?可是我已經約了小杏了欸!」澤村說。
「叫他一起來吧!沒關係的。」劉月舞說。
「好,謝謝學姐。那我先去叫人。」然後,澤村就跑掉了。
確定澤村離開後,劉月舞用手在莫道面前揮了揮,示意他回魂。
「幹嘛?」
「沒事,等下澤村跟一個叫做小杏的人要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劉月舞說。
「感謝!」他想跟澤村一起吃飯想很久了!只是沒機會再約一起吃晚餐一次而已!
「你還是想想要怎麼確認那個小杏不是情敵吧!」劉月舞低聲的說。
「我會留意的。」

到了食堂,裡面滿滿的都是人。
而且,涇渭分明。
一邊是稻實的球員,一邊是青道的球員。
唯一的例外就是鳴和御幸兩人。
看了看青道那邊的位置,已經擠爆了,劉月舞不想去跟學長和學弟擠,所以走到御幸旁邊那一桌坐下來。
隨後,莫道在劉月舞對面坐了下來。
接著,門打開了。
「小莫學長。」澤村的大嗓門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給我小聲一點啦!蠢蛋!」受不了被所有人注視,劉月舞第一個開罵。
其他球員紛紛裝作不認識他。
「小舞學姐竟然說粗話!」澤村用一臉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劉月舞。
「我不但會說粗話,我還會說你不懂的髒話,真是有夠丟臉的,你給我坐到莫道旁邊!」光是看到鳴跟御幸有說有笑的就令劉月舞有夠不爽了,澤村這個白目竟然還做出這種蠢事!害那兩個傢伙看過來了啦!
這個舉動正中莫道下懷。
他感激的朝劉月舞丟過去一眼。
然後劉月舞給了他一個白眼。
這一舉一動都看在澤村眼裡。
「那個,我一直很想問一個問題。」澤村小心翼翼的說。
「什麼問題?」心情頗好的莫道問。
「那個,小莫學長,小舞學姊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啪的一聲,莫道手上的筷子斷掉了。
「你。是。找。死。嗎。」劉月舞瞇起眼睛看向坐在莫道旁邊的澤村。
「呃...學姊你冷靜一點。」乖乖入座的小杏,試著阻止劉月舞散發殺氣。
「就是真的很好奇啊!我沒有其他意思,就真的只是好奇而已啦!」澤村急忙澄清。
「俗話說,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好奇心同樣的也可以毀了你投球的那隻手。」劉月舞咬牙。
「那好奇心可以給我藍莓嗎?」一道軟軟的聲音打斷了劉月舞想要謀殺學弟的計畫。
「不行,你給我放下棒棒糖。然後回去座位。」劉月舞有氣無力的說。
「你怎麼知道我在吃棒棒糖?」寒寒睜大眼睛。
「因為你是寒寒,而且,你是不是沒吃飯?」劉月舞抬頭看向寒寒。
「有吃一點點。但是吃不下。」寒寒回答。
「吃不下你還在那邊吃棒棒糖。」
「我真的有吃,不信你問小雪!」寒寒指了指正在和原田聊天的小雪。
「我不認識。」劉月舞淡淡的吐出了四個字。
「我有吃!我去找小雪來幫我作證!」然後寒寒就跑回去把小雪拉過來了。
而且還附贈一隻原田。
「小雪!我有吃飯對不對!幫我作證啦!不然等一下鳴又要逼我吃東西了!」寒寒問小雪。
「有啊!就是一碗小小的飯啊!」不過那只有一口的分量而已。小雪說。
「寒寒,你這樣太瘦了。」原田說。
「你有自知之明我會逼你吃飯就好。」鳴插話。
「呃...你們是...」劉月舞有些困擾,因為她只知道那位女生是小莫的表姊而已。
「我是千葉雪,是莫道的表姊。這位是原田雅功,稻實的隊長。」小雪介紹。
「我是劉月舞,台灣留學生,他是莫道,這位是千葉杏,後面那個蠢蛋不用裡她沒關係。」劉月舞也介紹一下這一桌的四個人。
「方便我們坐這裡嗎?」小雪問道。
「當然,可是椅子有些不夠。」劉月舞說。
「那就併桌吧!把鳴那一桌併過來,位置就夠了。」小雪說。
天啊!
「好啊好啊!併桌併桌!」寒寒唯恐天下不亂的說。
一點也不好!快點來個誰去拒絕!
「好啊!」然後鳴很爽快的起身,把桌子併在一起。
到底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啊!
「阿雅學長,這就是我剛才跟你提到的表弟。莫道。」小雪又拉著原田在聊天。
「嗯。」原田只應了一聲。
「所以,小舞學姊,你跟小莫學長是真的在一起嗎?」澤村很不怕死得再問了一次。
「哇!小莫表弟!」此話第一個吸引小雪的注意力。
啪!莫道的筷子又斷了一雙。
「真假?小舞你跟莫道在一起?」御幸也用滿臉的不可思議看著劉月舞。
「我說過幾次不要叫我小舞?還有!你從哪裡得來的錯誤消息?」劉月舞反問。
「那傢伙講的啊!」御幸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但是這個表情卻讓劉月舞怒火中燒。
「這個傢伙講的話你也信?你的腦袋是幹嘛用的啊?」劉月舞尖銳的說。
「講話幹嘛這樣啊?」御幸嘻皮笑臉的說。
「沒怎樣,很不爽而已。」說完,劉月舞就環著手,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也不說了。
「她是怎樣啊?」御幸輕聲的問旁邊的莫道。
「你白癡啊!自己看。自己判斷。」莫道沒好氣的壓低聲音對他說。
然後轉頭告訴澤村
「我們沒有在一起,只不過是因為我們的故鄉都在同一個地方而已,所以關係比較好。」莫道澄清。
「喔,對不起,我誤會了。」澤村說。
「嗯,以後別再問這種問題了。」莫道淡淡的應了一聲,然後起身去換另一雙筷子。
此時,澤村的心裡,放下的淡淡的不安,取而代之的是安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6 17:14:16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以一直哈下去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喔對了,你後兩天不會上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8 16:32:58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5-6 17:1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以一直哈下去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喔對了,你後兩天不會上來吧? ...

對啊
我今天上來了喔
反正我準備要開始拖稿了
之橫會少上來(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8 17:15: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19-5-8 20:51 編輯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5-8 16:32
對啊
我今天上來了喔
反正我準備要開始拖稿了


沒關係啦,記得一年更一次(等等太久了
總之要記得更文喔!(堅持

然後為了你的文的長度,我覺得吃醋表白分開比較好(正經)可以先吃醋,在更之後表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