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孤霜傲影

[同人文] 我們的夏天《鑽石王牌同人文》(自創角有)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3-22 12:19:10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9-3-21 14:55
人家才沒有減肥呢!
嚴重偏食藍莓......好好喔!
是說走錯是哪招啊!

就嚴重路痴阿
沒辦法(聳肩
寒月啊
如果要看你家小孩的人設圖
請自己畫初稿給我
不然我想像不出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 12:19:1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四》
禮拜日的下午兩點,劉月舞特別跑到菜市場取買新鮮的食材。
根據莫道說的,他那位朋友還會帶一個學長來,而且莫道會帶他們一起來,所以不用擔心他們會迷路。
然後御幸他們大概五點多會到。
時間還綽綽有餘啊!

於是,劉月舞就慢慢的晃啊晃啊逛完了菜市場,等她三點半左右到家的時候,就看到了三個人蹲在她家門口。

「你們蹲在這裡幹嘛?」劉月舞有點好笑的看著這三個傢伙。
「等你啊。慢死了!」倉持說。
「我去買菜啊!而且不是跟你們講說五點多到?」劉月舞提了提手上的菜。
「開門啦!」倉持說。
「御幸幫我拿菜。」說完,劉月舞也沒有等御幸回答,就直接把菜丟到御幸手上。
「喂!」
然後劉月舞就直接拿鑰匙開門走了進去。
「打擾了!」
「菜幫我放到廚房,然後我去換衣服。等我一下。」說完,劉月舞就轉進了她房間。
「…」御幸很無言的幫她把菜拿到廚房。

再度出來時,劉月舞身上穿著短短的T恤和小熱褲,散落的頭髮也綁了起來,鼻梁上的眼鏡也拿下來了。
「倉持,不介紹一下你學弟嗎?」
「去自我介紹啦!」倉持踹了澤村一腳。
這個舉動讓劉月舞瞇了瞇眼睛。
「我叫澤村榮純,一年級。」
「我怎麼有點想往他頭上打下去呢…?」劉月舞小聲的說。
然後御幸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欸,有沒有圍裙?」
「蛤?」
「我沒聽錯吧?你要圍裙?」劉月舞傻眼。
「對啊,有意見嗎?」
「沒,不過今天主廚是我,你最多只能在旁邊幫忙。」
「好好好,我只不過是很久沒有煮菜了,想試試看而已。」
「你竟然會煮菜…」倉持愣掉了。
「圍裙在陽台那邊,我去拿給你,你去冰箱拿奶茶和泡芙出來。」
「喔。」

等莫道等人到了的時候,看到的是這個景象…
御幸跟劉月舞穿著圍裙在廚房忙東忙西的,倉持和澤村在客廳打電動。
「打擾了。咦?你不是那個青道的游擊?」鳴吃了一驚。
「成宮鳴。」倉持瞇起眼睛。
「鳴,你為甚麼在這裡?」御幸端菜出來時第一眼就看到這個惹人注目的金毛。
「啊哈哈哈一也你竟然穿圍裙!」其實鳴看到一也時也有點驚訝,不過隨即被其他的東西引開注意力。
「我在煮菜當然要穿圍裙。」御幸表示鳴大驚小怪。
「御幸你在幹嘛?快點幫我端菜出去!」廚房裡傳來劉月舞的叫喊聲。
「喔。」然後御幸就走進廚房裡,出來的時候手上端了另一盤菜。
「學長你怎麼笑成這樣?」一旁的寒寒看著肩膀一直在抖動的鳴問。
「哈哈,沒…沒事。」

「莫道啊,你要不要介紹你朋友?」忙到一個段落的劉月舞脫下圍裙從廚房走出來。
「我!我來!我叫作李寒,你們可以叫我寒寒!最喜歡吃藍莓甜點!莫道是我學長。我是從台灣來的喔!現在就讀稻實,是球隊經理。」寒寒很有活力的舉起他骨瘦如柴的右手。
聽到這裡,劉月舞有很多疑問。
「莫道,你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還有,他是不是營養不良?」
「我是男生啦!貨真價實的男生!來驗明真身啊!」寒寒激動了。作勢要脫掉衣服。
「別!我相信我相信!」劉月舞表示嚇到,這學弟竟然這麼開放!
「哼哼哼!我要來吃甜點了。」然後寒寒就從背包裡拿出了藍莓派,要張口咬下時,藍莓派卻不見了。
「再等十分鐘就要吃飯了!不准吃!」某主廚手上拿著藍莓派晃啊晃。
「嗚嗚嗚~~~」寒寒傷心了。
「啊,那換我自我介紹了吧。我是成宮鳴,在稻實擔任王牌投手。別稱是關東第一的投手。」鳴很自然的說。
「王牌?」聽到關鍵字的澤村睜大眼睛,想要更加了解『王牌』。
「他是敵人!笨蛋!我們前往甲子園最大的敵人!你到底懂不懂啊!」倉持抓著想要黏過去的澤村的領子,然後把他往後扔。
「呵呵!鳴你還是老樣子啊。」御幸從廚房走了出來。
「一也你也一樣啊!不過我沒想到你還會煮菜呢!」他回去一定要跟卡爾羅斯他們說。
「停!給我停下來!首先!不准給我吵架或打架!再來,今天是來吃飯的,不要在那邊給我談青道和稻實的恩怨情仇。我不想聽!」劉月舞緊急喊卡。
「喔。」
「那現在換我了,我叫劉月舞,從台灣來的留學生。就讀青道二年級,也是御幸倉持和莫道的同班同學。順帶一提,我之前就讀的學校是全國高中棒球比賽的冠軍,而我是王牌。最喜歡巧克力和甜品,雖然喜歡,但是我會按時吃飯。」說到這裡,劉月舞有意無意的瞥了寒寒一眼。
「莫道。男的。台灣來的,寒寒的學長。」莫道簡短的介紹。
「喂喂喂!小莫學長你那是甚麼介紹啊!重來啦!」寒寒指著莫道說。
「沒大沒小。」莫道拍掉了寒寒的小小手指。
「換學弟吧。」劉月舞決定無視那兩個傢伙。
「咦?剛剛不是說過了嗎?」被點名的澤村有點錯愕。
「這裡還有一堆人不曉得你是哪位啊!」
「我是澤村榮純。來到青道是為了成為王牌!」
接著……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某營養不良的傢伙。
「王牌?」這是劉月舞。
「有志氣。但是沒實力。」這是御幸。
「丹波學長都比你厲害不知道幾百倍了啦!」這是倉持。
「不可能啦!」這是據說是關東第一的投手。
「恩,你可以的!加油。」這是莫道。
「為甚麼都是這種反應啊!」澤村大喊。
然後…
「耳朵很痛欸!」接著,澤村就被劉月舞過肩摔了。
因為,澤村大吼時,劉月舞剛好坐在他旁邊。
「下一個。」摔完人的劉月舞,直接無視眾人的眼光。
「倉持洋一,青道二年級,游擊。」
「御幸一也,一樣,捕手。」
「你們的自我介紹怎麼這麼簡單啊?」劉月舞哭笑不得。
「又沒關係。」御幸不在意。
「是是是,吃飯了。」劉月舞走向廚房,把瓦斯爐上正在滾的湯的瓦斯關掉。
「咦?怎麼沒有分盤裝?」鳴問。
「這是合菜,所以不用分盤裝。」劉月舞把湯端出來,解釋道。
「喔。」
「莫道,幫我去拿碗,在那個櫃子裡面。」劉月舞把飯端出來。
「喔。」

「我要開動了!」
「欸!好吃欸!」吃了一口菜埔蛋後,鳴說。
「好久沒吃到了!」莫道感動的說。
只有寒寒拿著筷子在碗裡戳戳戳的。一口也沒動。
「怎麼了?」劉月舞注意到寒寒沒有吃飯。
「沒有。想吃藍莓…」
「我有買啊!莫道說他朋友很喜歡吃藍莓做的甜點,所以我有買了藍莓冰淇淋。」真是有夠貴的!為甚麼藍莓甜點這麼貴啊!
「我要吃!」寒寒睜大他的眼睛。
「吃完飯再說。」哼哼哼!裝可愛沒用!
「喔…」繼續戳戳戳。
「沒吃完就不能吃。」劉月舞補上最後一刀。
「嗚嗚嗚~~~」然後就看到某個營養不良的學弟開始進食。
鳴看著他的學弟含著眼淚吃飯,有點於心不忍…才怪。
「這個給你,吃多一點才不會長不高。」鳴夾了一片肉丟到寒寒的碗裡。
「學長你怎麼這樣?」寒寒悲傷了。
無視這邊的討價還價聲,又轉頭看向完全沒有碰某一道菜的澤村。
「怎麼不吃味噌肉片?吃不完會被我揍喔!」
「呃…裡面有納豆。」
「對阿,倉持說你很喜歡吃納豆,所以叫我多加一點。」怪了,她記得她沒加那麼多啊!
「但是…這也太多了吧?」莫道說出了澤村的心聲。
「我記得我沒加這麼多。我加三匙而已。」劉月舞說。
然後,大家看向有在廚房進出的御幸。
「阿哈哈哈,我以為你沒加啊!」御幸乾笑。
事實上,御幸又多加了五匙納豆進去。
「御幸一也!」澤村站起來大喊。
當澤村站起來時,他撞到了桌腳,然後…
「啊!你在幹什麼啦!」劉月舞馬上站起來穩住差點翻倒的菜餚。
「我好像聽到有人沒有用敬語喔。」倉持挑了挑眉。
「御幸一也!你幹嘛針對我啊!」
「學長不要再夾肉丟到我的碗裡了啦!」
「多吃才會長高啊!」
「不需要啦!我只需要藍莓的滋潤!」
「御幸一也你說啊!」
「澤村你最好給我放尊重一點啊!」倉持放下筷子。
「阿哈哈哈,就想說小舞沒加啊!」
「一也,她是你女友?」唯恐天下不亂的鳴說,同時,又夾了一片肉丟到寒寒的碗裡。
「要死了,不是啦!」
「你說啊!」被忽略的澤村。
「學長把你的筷子拿走啊!」然後某個營養不良的學弟就抱著他的碗開始逃跑。
「喂喂喂!學長好心幫你夾菜啊!」某關東第一投手開始追營養不良的學弟。

「全部都給我坐好吃飯!」望著正在上演全武行的客人們,劉月舞的額頭爆出可愛的十字路口。
正在掐澤村的倉持和正在逼迫寒寒吃東西的鳴動作都不約而同的停下來。
「吃飯就給我好好的吃啊!搞甚麼全武行?」劉月舞瞇起眼睛說。
接著,眾人全都乖乖的回到位置上坐好,寒寒還特別把椅子拉離鳴一點。
「吃完才有點心可以吃。」然後劉月舞也跟著坐了下來開始吃飯。
「小舞學姊,我可以不要吃納豆嗎?」澤村用很誠懇的眼神看向劉月舞。
「第一,不要叫我小舞學姊,我跟你不熟。第二,澤村學的,挑食不好。第三,難道沒有人教你不要在廚師面前挑食嗎?」然後,劉月舞就舀了滿滿一勺的納豆給澤村。
「這些全部都要吃完。倉持跟御幸不要在那邊偷笑。你們也要吃。」劉月舞看向正在偷笑的兩個學長。
然後,寒寒就看到莫道默默的從澤村的碗裡夾了一些納豆出來。
「小莫學長,你在幹嘛啊?」寒寒驚訝得忘了防備想要丟肉給自己的鳴,於是又被得逞了。
「吃飯。」莫道很淡定的把納豆送進嘴裡。
「小舞,台灣人都這樣嗎?」御幸看向劉月舞。
「一般來說,不是。如果交情特好就例外。還有,不要叫我小舞!」劉月舞也傻了。
「學長你還要嗎?」澤村開心的把碗遞過去,想要讓莫道把碗裡的納豆都夾光光。
「要。」莫道直接接過澤村的碗,把碗裡的納豆都挑到自己碗裡。
「莫道啊!你知道盤子裡還有嗎?」劉月舞哭笑不得。
「太遠了,我懶。」
「…」
「學姊我吃完了!可以吃藍莓了沒?」寒寒舉起他空空的碗給劉月舞檢查。
「還有湯。」劉月舞接過寒寒的碗,舀了兩勺湯到碗裡,再遞回去給寒寒。
「喔…」寒寒看著湯,無語了。
「吃飽了!」御幸把碗拿到水槽去泡水,然後就去沙發坐了。
「快吃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 18:04:54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莫啊你厲害啊哈哈哈
啊不過,小影,我再次說明,小莫和小雪是表姐弟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 12:13:33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4-1 18:0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莫啊你厲害啊哈哈哈
啊不過,小影,我再次說明,小莫和小雪是表姐弟喔! ...

好喔
我了解了
小影只是以為是小雪和小杏是表姊弟而已
看來是我誤會了
所以我可以不用更改第七篇了(感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 17:17:45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4-2 12:13
好喔
我了解了
小影只是以為是小雪和小杏是表姊弟而已

不是啦,玲和我的角色不一樣啦qq誤會了啦
不用改真是太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3 14:52:5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雪和小杏只是剛剛好同姓www論玲和冬的默契(誤
小舞作的好,逼寒寒吃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3 16:25:42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巧合也太巧了吧!
不過快要嚇死我了
害我以為差一點要砍掉重練
還好沒有
寒寒真的應該變胖一點
不然我們的總攻(鳴)要怎麼XXX(被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3 20:44:05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4-3 16:25
這個巧合也太巧了吧!
不過快要嚇死我了
害我以為差一點要砍掉重練


論我和玲的默契!(比讚)實際上只是想到了某個遠在他方的某個人所以才取的,呵呵
寒寒不變胖的話,小莫可以儘管揍他(拇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8 08:38:12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9-4-3 20:44
論我和玲的默契!(比讚)實際上只是想到了某個遠在他方的某個人所以才取的,呵呵
寒寒不變胖的話,小莫 ...

你確定他揍一揍不會散架嗎?
我很怕會發生命案欸
我終於要更文了(感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8 08:38:4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的夏天《五》
等到大家都吃飽以後,劉月舞在餐廳整理桌面,其他人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欸!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劉月舞從餐廳走出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甚麼遊戲?」寒寒問。
「就是我們圍成一圈,輪流當關主。當關主說完一句話後,其他人要猜出關主說的是實話還是謊話。猜錯的人有處罰喔!還有,如果大家的意見一致又跟關主不同的話,關主要受罰。」
「不錯不錯!」鳴第一個贊成。
「處罰是甚麼?」莫道問。
「大家決定啊!大家決定才好玩啊!」劉月舞笑說。
「我要玩!那誰先開始?」寒寒問。
「就...御幸吧!先圍成一圈。」劉月舞坐到御幸的右邊,然後莫道坐到劉月舞的右邊,再來依序是澤村、倉持、寒寒、鳴,最後又回到御幸。
「為甚麼是我啊!」
「你只有五秒鐘出題。沒題目的話,關主就要處罰。」
「欸欸欸!那…澤村是笨蛋。」其實御幸沒有針對澤村的意思,只是剛好看向澤村而已。
「實話。」劉月舞搶先回答。
「實話。」寒寒咬著藍莓棒棒糖,口齒不清的說。
「呀哈!當然是實話!」倉持毫不留情的說。
「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是實話。」這是鳴。
「謊話。」莫道不疾不徐的說。
「謊話。」澤村說。

「答案是實話。」御幸說。
「哪有人這樣的?」澤村抗議。
「那…大家投票吧!覺得澤村是笨蛋的人,舉手!」
除了莫道和澤村以外,大家全都舉起了右手。
「多數表決通過,御幸這題沒有問題!現在,來決定處罰吧!」劉月舞宣布。
「我來我來!」寒寒又舉起了瘦瘦小小的右手。
「好啊!」劉月舞很爽快的答應。
「那...小莫學長去換女裝,然後要坐在澤村的懷裡,澤村的手要環抱著小莫學長的腰。直到遊戲結束才停止。」他想看這個畫面想了很久了!從他開始接觸本本時就一直很想看了!
「咳咳咳!寒寒,沒事少看這種東西。」顯然知道是甚麼意思的劉月舞被口水嗆到。
不得不承認,她其實也滿想看的…
「什麼意思?」看起來好像還是直男的某捕手。
「哇!沒想到寒寒學弟這麼重口味。」多少也知道一點的鳴看向他學弟。
「這還好啦!」哪有到重口味?重口味不是應該嗶─嗶─嗎?
在這瞬間,劉月舞看到了直男、業餘腐男和專業腐男的差別。
「還有人有想要提供處罰方式嗎?」劉月舞不得不跳出來把話題導回來。
「沒。」倉持搖頭。
「那,我房間有女裝,莫道你去我衣櫃找,看你要哪一種隨你拿。不過不要拉開最下方的櫃子。」那裏有本本啊。
「那下面放甚麼?」不會是本本吧?寒寒用來交流來交流來交流的眼神看向劉月舞。
「貼身衣物。」劉月舞用眼神表明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
「切!」這下我知道你的真面目了!資深腐女一個!
「沒禮貌!」閉嘴!資深專業腐男!而且我才沒有到資深好嗎!我只是偶爾看看而已。
「那我去換了喔!要全套嗎?」莫道問出了可怕的話。
「好!」真是美夢成真啊!寒寒用閃閃發亮的眼睛看向莫道。
「不用謝謝,麻煩你別碰我的內衣褲和睡衣。」還有本本。
「喔。好。」我都不會碰的,放心吧!

等到莫道出來以後,就很自然的往澤村走過去。
「等等等等。小莫學長你幹嘛啊?」澤村看到女裝的莫道有點嚇到。
莫道把散落的褐髮整理一下,用髮箍弄在一起。然後穿著一襲白色的洋裝,洋裝上還有薄紗,腳上套著白色的半統襪。看起就像一個清新無害的清純少女。
「我的處罰是換女裝,接著換你了。」清新無害的清純少…男,莫道提醒澤村。
「喔。」
「你的處罰是要抱著我,手要環過腰,而且我要坐在你懷裡,直到遊戲結束。」
「是這樣嗎?」澤村把手放在莫道的腰上,但是沒有收緊。
「不是啦!手要收緊!」一旁的寒寒大喊。
「是這樣。」然後莫道就主動把澤村的手環過自己的腰。
莫道的後背緊緊的貼著澤村的胸膛,距離近到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哇啊啊啊啊!」然而,這一切感覺浪漫的事卻被寒寒的鬼叫給打斷了。
「你在鬼叫什麼啦!」劉月舞白了寒寒一眼。拜託,看氣氛啊!這個燈光美氣氛佳的場景,你在鬼叫甚麼啦!
「呵呵。沒事。」寒寒傻笑。
「最好沒事。」鳴也白了自家學弟一眼。
「莫道。你好像女孩子喔。」御幸說。
「啊哈哈哈,那就換人吧,下一個好像是我吧?」劉月舞趕快扯開話題。
不然等一下可能就要有人把直男掰歪了。
「對啊,換你了。」御幸說。
「那…我是金牛座的。」
「實話。」第一個說話的是被澤村抱著的莫道。
「小莫學長我就相信你一次,實話。」這是寒寒。
「實話。應該吧。」御幸不確定的說。
「我猜實話。」倉持不在乎的說。
「實話。」澤村說。
「實話吧!」鳴也跟進。
「答案是,實話。」劉月舞公布。
「下一個換我了。寒寒很欠揍。」仍然坐在澤村懷裡的莫道說。
「實話!」鳴第一個喊。
「謊話!我這麼純真善良可愛又聰明伶俐!當然是謊話!」寒寒大聲澄清,但顯然…
「實話。」聽到寒寒的澄清,御幸一秒改變答案。
「實話。」這是來自於剛剛沒收藍莓點心的某投手。
「實話。」澤村說。
「哈啊!實話。」倉持打了一個哈欠。
「答案是,實話。」
「處罰!」啊哈哈!終於被他逮到機會了吧!學弟!
「那就處罰吧!」劉月舞笑說。
「才不是!我要抗議!這明明是謊話啊!你們的腦子有洞啊!」
「我認真覺得,那個英文咳咳的人,沒資格講喔。」莫道涼涼的在旁邊補刀。
「那個咳咳是什麼意思。」鳴好奇的問。
「沒有什麼意思!絕對沒有!學長你別問了!」寒寒難得慌亂了一下。
「那是謊話還是實話?」劉月舞笑得很燦爛。
她絕對在記仇,絕對。寒寒看到劉月舞的笑容,心中只有這個想法。
「實話。」為了避免自己咳咳的英文成績被說出來,寒寒區服了。
「所以是不是有人要被處罰呢?」劉月舞輕聲的問。
「我…」
「我來我來!」據說是關東第一投手的人愉悅的舉手。
「學長請手下留情。」寒寒看到非常黯淡的未來。
「讓我想想。」鳴否決寒寒的請求。這個遊戲就是要不留情才好玩啊!
「我應該要準備陪葬品了…」寒寒哀莫大於心死的開始列陪葬品清單。
「放心啦!不會死的!只是要你三個月不能吃藍莓而已。」鳴思考了一下,說。
「那我還是去死好了。」這是生不如死啊!早知道就不要參加了!
寒寒生平第一次體驗到甚麼叫自作孽不可活,他幹嘛要主動說要參加啊!
「要愛惜生命喔,不然就算你死了,我也不會讓任何人給你藍莓點心當祭品。」劉月舞還在記仇。
「嗚嗚嗚~~~」我想回家。
「下一個換澤村!」劉月舞無視寒寒。
「我會成為王牌!」澤村毫不猶豫的喊。
然後,就被打了。
「是叫你說一個敘述,不是一件未來才發生的事!」劉月舞直接賞了他一個爆栗。
「喔,那我再出題一次。」澤村表現出他的誠意。
不過晚了。
「不用,直接進處罰。」劉月舞淡淡的說。
「蛤?哪有這樣的!」澤村抗議。
「有。誰來想處罰呢?」
「十個伏地挺身。背上要背著莫道!」倉持說。
「贊成!」剛剛在旁邊自怨自艾的寒寒瞬間復活了。
這又是一個他超想看的場景啊!
鳴默默的看著又再度滿血復活的學弟,心裡有些複雜。
這個傢伙真可怕。

等到澤村背著莫道做完伏地挺身後,輪到倉持了。
「我是從千葉縣來的。」倉持出了一題送分題。
「實話。」莫道說。
「實話。」劉月舞說。
「應該是實話。」澤村重新抱好莫道。
「實話。」鳴說。他去年比賽結束後可是有好好調查呢!
「實話。學長我就相信你一次。」寒寒哀怨的說。
「應該是…實話吧!」御幸有些不確定的說。
「實話沒錯。」倉持瞪了御幸一眼,意思是你竟然敢給我不確定。
「阿哈哈哈猜對了!」御幸也看了回去,意思是我就是不確定怎樣啊!你打我啊!
「換我了!我會掰歪直男!」寒寒說出了恐怖發言。
搭配上他堅決的神情…
「實話。」劉月舞決定不要開玩笑。
「實話。」莫道發現寒寒認真了。
「實話。」鳴打算放生學弟。
「實話。」看見懷中的莫道都這樣說了,澤村決定相信他。
「謊話。」這是來自於聽不懂的某直男捕手。
「實話。」這個時候就是要選人多的那邊。這是倉持。
「是實話。御幸接受處罰吧!」寒寒歡樂的宣布。
「誰來想?」
「我我我!」寒寒再度舉起他乾巴巴的右手。
「那就你吧。」劉月舞無奈的說。
「把這本書看完。」然後,寒寒就咚咚咚的跑去包包裡拿了一本書還有一根藍莓棒棒糖後又咚咚咚的跑回來。
「天啊!」劉月舞捂臉。她已經看到書背上的小標籤了。上面寫著18+啊!
「咳咳咳!」鳴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莫道直接摀住澤村的眼睛。
「別看,傷害心靈。」莫道說。
「這是啥?」御幸接過那本書。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封面…
四個男的抱在一起?衣衫不整?18+標籤?
御幸覺得他拿到了一本可以送去警局的書。
「你看完就知道了。」寒寒打開棒棒糖,含在嘴裡。
「現在?」這個不是據說應該在房間裡、燈關的暗暗的、鎖門的時候看嗎?
「我才不要借你回家呢!」真是噁心,天曉得他會對書作甚麼!
「喔。」然後御幸就翻開書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