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6|回復: 16

[同人文] 【特傳】謊言之後,真相之前……

[複製鏈接]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冥棺 於 2018-1-14 12:02 編輯

哈哈!嗯!欠人的總得還啦!欠很久就是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欠,我只說有一篇而已,就變成我跟她說好了?朋友真是種奇怪的東西(喂!

嗯…要看下去要有勇氣喔~
1.這是老梗的背叛沒錯,套路一清二楚
2.我很懶得打字,不棄坑,催文大概有效…吧?
3.定時更文什麼的,我沒有概念
4.打到最後我都不知道在打什麼了
總之,要看請拿出你的耐心和勇氣。
可以的話,順手留言是美德喔~

以上

對不起……我……也許………
     
    「從今以後,我,褚冥漾,再也不會踏進你們的生活中。」這是你們所期望的吧…畢竟…我是妖師。
    說完,我閉上眼睛,我不願看到他們的表情,也不敢。
    算了,別想了,反正…不可能回到以前了……

    「王,在想什麼呢?」身旁傳來侍從平緩的嗓音,讓我從回憶中醒來。
    「沒什麼,小事而已。」我回答,對阿,我在想什麼呢?都不可能了,我苦笑著。
    ‘褚。’
    ‘褚同學。’
    ‘漾漾。’
    不要,別再出現了,那令人懷念的過去。
    「王?」
    「沒事。」抹去臉上的淚水,真難看,明明不在意的。
    對,我是王,鬼王。
    說起來也真諷刺,以前很討厭的,現在卻自己踏上了。
    「王,有人來訪。」從外面來的使者說。
    「誰?」
    「比申鬼王麾下第一高手。」
    「……」他來幹嘛?
    「王,要見嗎?」
    「嗯…」

      過沒多久,那抹藍色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好久不見了,凡斯的後代。」
   「有什麼事嗎?」每次見到他都沒好事。
   「別那麼冷淡嘛!怎麼?後悔了?」安地爾露出那令人討厭的笑。「你想回去嗎?」
   「不可能了,不是嗎?」我勾起脣,反問。
      安地爾沒說話,他在等,等我解釋。
   「公會恨不得我消失,他們…也相信了公會的片面之詞而和我兵刃相向,你認為…我回的去嗎?更何況是我現在的身分。」
   「…你變了。」
   「時間會改變一切,包括人心。」看向他那藍中帶金的妖異眼眸,我笑了笑。幾年前的我可想像不到有一天我會這麼冷靜的和眼前的人說話。
   「你恨嗎?」安地爾的眼中有著我不懂的情緒,但更多的是疑惑。
   「恨嗎?沒那個資格。」頓了頓,我輕輕的搖頭「我現在的一切都是他們給我的,包括那段開心的回憶。如果沒有他們,也許我還是那個很倒楣的褚冥漾,所以,我沒什麼好恨的,也沒那個資格恨。」他們只是把原先給我的友誼收回去而已。
   這個世界並沒有永恆的給與,再濃烈、再刻骨銘心的情感總有一天會隨著時間淡去,或是因為變故而破碎。
   也許一開始是恨的,但恨又有何用?只不過讓自己更陷入黑暗,而對方卻不痛不癢,依舊過的好好的。
   「是嗎?」
   「倒是你,找我有什麼事。」
   「沒有阿,只是想換個效忠對象~」
    …可以別把那麼驚悚的事說的那麼輕鬆嗎?
   「誰?」
    那雙眼睛看向我…等等,我?開玩笑吧!
   「我很認真。」
    …我已經不想問說為什麼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了。
   「比申和耶呂呢?」
   「反正他們想幹嘛也會被你阻止吧?這不就是你當鬼王的目的?」
   「嗯……條件?」
   「無條件。」
      …安地爾你腦袋沒事吧!
   「我腦袋很正常。」
   「原因?」
   「感覺很有趣。」
   好吧…我並不意外這個答案。
   「但……」我想拒絕,雖然我現在能力不一定會輸他,但他本身就是個謎, 誰都不會想放個不定時炸彈在身邊吧!
   「你認為你阻止的了我?」他勾起一抹讓我覺得很不妙的笑
   「…算了,隨便你。」隨他高興吧,反正把他打走還是會像蟑螂一樣跑回來,別影響到我就好。
    走下椅子,我轉過身往內走,這地方很大,以黑白色調為主,沒什麼鬼族,甚至連護衛都沒有,只有幾個使者和侍從,即使我是鬼王。
    摸了摸抽痛胸口,上頭有著傷痕,因為靠近心臟,所以分不清楚到底是傷疤在痛,還是心在哀號。
    阿阿,果然嗎?還是放不下嗎?
    即使再如何努力去學著不在意,但仍然欺騙不了那璀璨的回憶,那還年少的曾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嗷嗷嗷嗷嗷~
大大求下一章!
真不懂安地爾的腦袋瓜在想什麼ˊ,希望他不會給漾漾帶來什麼麻煩~嗯哼!
胸口痛?漾漾是不是被打傷了?還有傷痕呢!
期待下一章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qwer871014 發表於 2018-1-13 19:39
嗷嗷嗷嗷嗷~
大大求下一章!
真不懂安地爾的腦袋瓜在想什麼ˊ,希望他不會給漾漾帶來什麼麻煩~嗯哼!

是不會給漾漾帶來麻煩啦~比較這是私心問題~
至於胸口痛嘛…繼續看就知道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總覺得文放那麼快底稿會很快消亡(你這形容詞……
而且到時肯定會被朋友催文催到死( ̄∇ ̄)

以上

    五年前,褚冥漾被莫名按上了背叛的罪名,連他最信任的朋友也懷疑他,還傷了他。
    還記得那暴風雨前的夜晚,黑髮妖師還開心的過著他的日常生活。
    一晚過後,一切都在命運的指使下毀滅、崩壞。
    昔日的朋友,學長們拿著武器指著他,問他為什麼,而他,沒有說明。
    在他身受重傷之際,他下了一個言靈,從此不再踏入那原本平靜的生活。
    他就這樣消失了兩年,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杳無音訊。
    公會也還在通緝他,就因為他是妖師先天能力者,對他們來說是威脅最大的存在。
    四年之後,他出現在眾鬼族之前,要求成為鬼王。
    想當然,比申和景羅天哪那麼容易答應,所以他以復活耶呂為條件。
    然後,他以鬼王之姿生活下去,而眾人只知道多了一個鬼王而已,外界並不知道他是誰,曾是什麼種族。
    他當上鬼王以後,並不阻止鬼族到處胡作非為,但如果是像毀滅某個種族,或是攻打學院什麼的他一定會跳出來阻止,就這樣直到一年後的現在。
    ~~~~
    「有消息嗎?」他看著眼前的紅袍問。
    「沒有。」有點懊惱的說。
    「嘖。」
    「冰炎,別急。」紫袍搭檔微笑的說道。
    「那個背叛者到底躲哪去了?」
    「已經找五年多了。」
    「可是他身受重傷。」
    「有可能死了。」
    「……」
    「好了,別吵了,那麼多人不信會找不到。」
    「嗯……」
    等眾人離去後,夏碎才問。
    「你覺得呢?冰炎。」
    「……不知道。」即使沒說明白,但冰炎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關於那位黑髮妖師。「巡司什麼都沒表示,這很奇怪。」
    「嗯…你真的覺得“他”會背叛嗎?」
    「不覺得,但證據擺在那,而他也自己親口證明,我們也不得不相信。」
        「只能靜觀其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是神隐好久的棺棺耶!((扑
洛洛滚回来了((笑
话说你停在这里让我好想催生下一篇啊~
存稿神马的都是浮云!!反正还是要放的!!不如早点喂食((??
话说棺棺啊~听说你们下礼拜要段考??((邪笑
你的文真的超好看的,我坐等更文呦!
((迷:你有没有觉得很跳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楓洛 發表於 2018-1-14 22:10
哇是神隐好久的棺棺耶!((扑
洛洛滚回来了((笑
话说你停在这里让我好想催生下一篇啊~

我哪有神隱……你用滾的我也不會放給你看的,哼哼~
下一篇什麼的等我段考完~
段考嘛…哼哼~你確定要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出來了~~

好開心啊

我要敲碗了

大大我想看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8-1-14 23:38
喔喔出來了~~

好開心啊

嗨~我真的放上來了!
不要叫我大大啦~叫棺棺或其他什麼的不覺得比較親切嗎?
下一篇啊~大概要禮拜五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今天心情……好壞半參吧!
由於某些原因,來放個短短的一篇吧~(真的很短,別懷疑
下一篇會長長的,我保證
和朋友說段考完之前都不會更了,現在更她看到後肯定會想打死我( ̄∇ ̄)
存心氣死她什麼的我是不會承認的~(笑

以上

    看著窗外的風景,在安地爾來之後又過了幾天呢?最近他好像常往這裡跑,不知道想幹什麼?算了,反正他說要當鬼王高手就讓他當吧!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糟糕,有點擔心了。
    「唉~出來吧!」我對著後方說:「別以為我沒發現。」
    「我還以為我躲得很好。」他聳聳肩。
    「有事嗎?」我轉過去看著聽說現在是我屬下的安地爾,他好像有什麼事要說,不像以前只是來玩的。
    「沒事不能來找你嗎?」他挑眉,露出那種依舊很欠揍的笑。
    「講重點,好嗎?」我可不想每次都彎彎繞繞個半天還搞不清楚他究竟想說什麼。
    「嗯…好吧!」他頓了一下:「公會對鬼族宣戰了。」
    「不意外阿。」這我知道,真不曉得公會在想什麼,像現在這樣相安無事不是很好嗎?果然這世界的人腦袋都不知道怎麼長的,越高層越奧妙。
    「既然是他們先主動的而不是我們挑起的,那,你怎麼說?」
    「……」這問題我也想了很久,公會這一招心機頗深,像在打賭一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答應了會被認為是我們挑起戰爭的,拒絕又會被人當做好欺負。
    「開戰吧!也是時候了。」拒絕除了會被看不起之外,眾鬼王也不會同意,必定起來造反,那樣只會更麻煩。唉~怎麼想安穩生活如此困難呢?
    「你想面對了?」安地爾富饒興趣的說。
    「是不得不面對了吧!」送了一劑白眼給他,我無奈的開口,也好,一次說清避免夜長夢多吧!而且…我還有債要還吶。
    我站了起來,走向門外。
    「你去哪?」
    「走走,如何,你要跟嗎?」我想出去散個心,我總覺得會遇到意想不到的人,而那個人是可以信任的那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這裡是段考前一天還找死上論壇的某伊XDD

這次段考真的要死了啊!!

不過可以看到更文...那就算了吧~~(喂!!

之後就只能等段考後再來上論壇了嗚嗚

棺棺我等你更文啊~

對了,棺棺你想叫我小伊還是小寒甚麼的都可以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