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君君君

[同人文] 《特傳》在座讀Atlantis的各位全都有病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30 08:36: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哦哦哦哦有姦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30 12:58:04 | 顯示全部樓層
14。盜墓戰記


***戰鬥風格突變(≧∇≦)
是我突然想換





「好久……不見」

……好臭,是多久沒刷牙……
牙齒沒掉又是一個牙醫界的奇蹟。

……是說……好久不見?

先生我若櫻不認識你啊!
別裝熟好嗎?

四周漸漸模糊了,那句回盪在耳邊的話也漸漸飄遠。




「不是?你是……[她]還是[她]的後代?」






「不想面對?」那天夢到的女子,又一次站在我的眼前,「那就別看,交給我吧…」


交給她…………

…………………

………………




原本昏迷的女孩猛然睜開雙眼,不到半步的距離,成了鬼王的致命傷。

就是這半步,將即將活躍的邪惡,給澆熄了。

就是這半步,震驚了在場全部袍級。

就是這半步,拉開了陰謀的序幕與心結的起始。

嘶……

輕躍而起,隨之而來的便是反手一插。

刀鋒似一陣風,輕輕拂過鬼王的脖子。

鮮血如被風吹拂的稻穗,發出沙沙聲。

這一劍,來的太快……

快到鬼王感受不到疼痛。

快到鬼王來不及察覺死亡。

快到暗處的同夥來不及援助。

沙沙沙……

血,依舊在飄。
刀,卻已收起。

一切,又歸於塵土。

「你們,不準講。」冷冽的女聲自她口中說出,兩眼無神,和平時的她完全不同。

「請問,你是誰?若櫻小姐嗎?」最快回神的袍級連忙問。

「我?是她,抑不是她。她存在,我在;她長大,我才出現。」停頓一下,又補充道,「我僅引領她向前。」

僅是這樣而已。


鬼王復活之事落幕,卻又代表著更多的事件即將而起。







看我快速第二彈。

若櫻身分猜猜咧~反正最後會講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3 20:12:33 | 顯示全部樓層
15。我的戲劇社不可能有正常人





「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

…………

「我有做錯什麼嗎?」

黑暗中,稚嫩的童音說著,一雙長期練武而長繭的小手,輕輕撫上我的臉。

「是我做的不夠好嗎?」
…………

…………

「為什麼說我瘋了?」

「為什麼說,我活著是種【恥辱】」

…………媽媽我遇到鬼了啊啊啊啊!


猛然從床上跳起,我扯著棉被直接從床上掉下去,臉直接與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咿咿咿咿痛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摸著臉發出哀號,我慢慢爬起來




……又趴下去



黑色仙人掌啊啊啊啊啊!

「你的胃挺好的,簽個死後契約好不好?」黑色仙人掌問道。

「不用了謝謝。」如果簽了我想三天後我就被暗殺掉了。

「嘖……」

「…………」

換好衣服我匆匆趕到我選的課程【唬爛】



「嗚呼呼呼…迷惘的孩子們……毋須擔心,唬爛課永遠歡迎怪人。」

「先自我介紹一下!」

「自於沒來的,界天,我幫他介紹一下好了,是一個180的大帥哥。」

「大帥哥他自稱的。」

「就是這樣」

坐在臺上的老師說。

「高覺,覺哥。」老師。

「獨行俠不須朋友。」腦子有洞第二位。

「本小姐可是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沉魚落燕美若天仙青春美麗完美融合的鄭沁嵐。」金髮美女加自戀病的鄭沁嵐說。

「身為騎士,報上名號是必須的,我名為嘉奇達。」

「靈,還有身為蘿莉我驕傲,笑我就完蛋了。」

……糟糕,我想退了,這全部都是一堆怪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眾人的眼光落在我身上。

「我叫若櫻。」

啊不然你以為我要一起耍中二啊?
如果你這樣認為,請放下手機(或離開電腦)去撞牆三下,別太大力喔~不然要先叫119



說個悲慘的故事……



…最近


手機當的可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5 13:50:45 | 顯示全部樓層
嗯...看完之後我想說有病得治(認真(被踹

是說若櫻幹嘛選這堂課啊啊啊

去選一些武術課或者是符咒不好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0 12:36: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16。不正經的學校老師與唬爛寶典







「各位知道唬爛六式嗎?」覺哥在臺上發問,見大家一致搖頭,「所謂唬爛六式便是……一欺二詐三忽悠,四騙五哄六嘲諷,當然,想要唬爛別人,就必須多多觀摩,因此,我們就現來看影片吧!」

然後,我們真的看了一整節課的片……


當下課鐘一打,我幾乎感動的快流下眼淚。。


問曰:對學生來說,最美好的聲音為何?

答曰:下課鐘聲。


歐耶!接下來都沒課!去找誰咧?

漾漾?好,就這麼決定了。

是說他人在哪?

 算了,我自己去逛逛好了。

「學妹學妹!」

我繼續走我的。

「等等我,也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悽慘的殺豬聲使我立刻回頭。

湯圓身後跟著一群不知名的生物,直奔而來。

「我忘了帶特製符啊啊啊啊!」

……去死吧…

……是說什麼特製符?

「特製符?」

「對呀!因為一般的符我不能用,又很常死掉,所以醫療班給我發明了特製符。」

……不,我覺得你會死是因為你本身的反應太慢而不是不能用符的關係。

最後是一個陌生的同學幫我們解決掉後面的生物。

而我的下午也沒了……






銀白月光輕輕灑落在窗內,坐在床前的男子勾起笑容,深邃的眸閃過無數複雜的算計。

「之前的遊戲,被你將了一軍,但是呢…這次可不一樣了。」

「沒了援軍,只能白手起家,你要如何贏呢?」



「來吧!遊戲開始了。」








啊哈哈…【唬爛】是一門很重要的課,例如:

母:出門別帶手機。
我:我不帶不會怎樣

結果還是帶了

母:不是說別帶。
我:我說不帶不會怎樣,並不是不帶



像是這樣,【唬爛】就很好用,由其是玩同學……嘿嘿嘿嘿嘿嘿

至於有病的話同學也這樣說欸!

但,我有病我驕傲!(朋友:警察杯杯有瘋子)






若櫻和湯圓:https://m.facebook.com/home.php? ... _id=608920319153834

臨時辦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8-2-10 14:47: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0 16:00: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欸?我的可以,那麻煩請打    黃郁臻    圖片一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5 13:34:54 | 顯示全部樓層
後記






看此篇時………

*別喝水,別吃飯
*別喝水,別吃飯
*別喝水,別吃飯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如果在吃喝的話,請先吞下。












嗯…寫到現在,已經破紀錄了。

當初寫這篇時,只希望能為別人帶來歡笑

繁華的詞藻?Out!
華麗的戰鬥?抱歉。
熱血的內容?沒有。
超衰的主角?喔,這有。(若:去死!

總而言之,這是一篇搞笑文。
沒辦法讓人熱血沸騰,感動流淚,但是呢…可以有歡笑。

看到這裡,你應該知道這篇要說什麼了吧?






































我,不寫了。










































……騙你們的。















































別打我。

那邊那個,放下詛咒稻草人。




















我要說的是,明天新年快樂。





Happy Chinese New Year.




























以下番外。


番外:【唬爛課】的功課






題目:如何為變態主角編個正當理由。


何為主角?

主角的任務,並不是殺人放火,強取豪奪,報復權責,斂財獵艷,扮豬吃虎……

他們沒必要為上面這些行為冠上自欺欺人的理由,使其名正言順,順理成章。

貪即是貪,色即是色,病即是病,賤即是賤。

無須遮遮掩掩,無須曲意迎逢 ,無須指鹿為馬。

我行我素,譜寫篇章,扭曲事實,任憑人評,光明正大。


亡命之徒之所以可怕,是因為無所退路,才毫無顧忌。
變態主角之所以強悍,也是同理。正因節操什麼的,一無所有,才能如此的勇敢,勇於站立於陽光之下,抬頭挺胸。

正因如此。
正因如此――

我們不該去批評他們,反而應該反躬自省。

――為何如此在意他人眼光?
――為何作繭自縛?

而默默的用行為告訴我們這一切的人,默默的撐起整個故事的人,正是受到你們之前唾棄的「主角」啊!

知道了嗎?

為了告訴我們被「現實」所淹沒的真相,「主角」吞下了多少顆淚珠,接下了多少道鋒利的眼神。

現在,你意識到了嗎?「主角」所背負的使命。












啊,別當真。

還有放下屠刀吧!




嗯?你問昨天情人節的賀文?
抱歉,請別在情人節去死去死團大團長面前提到。

但是呢…我還是打了給你們

注意,BE。




題目:是誰作的夢?



如果說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夢……
那醒來後你的世界會變怎樣?



「冰炎,到了春天,雪人就會融化了吧…」

然後漸漸淡出每個人的記憶,就像她一樣……




「怎麼了?」紫眼的搭檔看著他。
「若呢?她在哪裡?」他問。

然而,搭檔的話卻將他打入冰冷的地獄。

――「若?沒有這個人。」

沒有,這個人。



**

雪花飄落在地,又是一個冬天。
看著在雪地上嬉戲的孩子們,他轉過身。
一個雪人靜靜的佇立在那,像是在等一個人。
等那個不知去向的人。

迷路的孩子何時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呢?

**
顫抖的拆開信封,裡頭娟秀的筆跡寫著。



“好久不見。

不,或許你不記得我。

但這封信只是來替我看看你。





看你,過的好不好。”



**

「你會忘記嗎…?

「忘記那個與你一起玩耍的女孩嗎?

「算了……忘了也好……但至少……



「要幸福,好嗎?」


這其實是由其中一個BE衍生的短篇

想開上次的坑~(╯з╰)~網遊的那個,目前只打了一篇,要開的舉個手。

還有我FB別再加朋友了啊啊啊啊啊!一打開全部都是好友申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6 13:02:01 | 顯示全部樓層
一開始看到大大說不寫的時候我愣了一下啊(燦笑+黑氣

還好最後沒有真的說不寫,不然我不知道我會做甚麼呢


是說那個第一個番外是甚麼啦

那些都是什麼爛理由

我覺得被主角看到應該都會想要吐血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7 18:54:35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不寫的時候真的嚇到了啊.......恩咳放心,我是隻和平的飄,不會打人的(偷偷收起武器
總之新年快樂呀~~

(舉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