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inlin

[小說] 【特傳】神轉傳說Ⅱ<第十一章>再見喵喵(1)5/1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1 18:18:06 | 顯示全部樓層
要好玩了 自古以來追問難免會劇透
冰炎你有時就該給人秘密隱私,你身上的秘密可是很多(現在階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3 00:28:12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爾啊.......(拍肩

你還真是不討人喜歡耶(嫌棄

還有,你在偷懶小心你家老姊突然過來找你算帳喔


雪鈴,恭喜你已經引起一位黑袍的注意力了(幸災樂禍

接下來請自求多福吧(雙手合十

那位黑袍可是很難對付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9 05:47:0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驚嚇的友人(1)

「……失蹤了?」藍髮女子訝異了下,「認真的嗎?」

「雪凌,我什麼時候不認真了?」黑髮男子無面的說,「深已經確定過了,是完完全全的消失。」

「殊那律恩。」藍髮女子笑了一下,親切的叫了對方的名字。

「嗯?」被叫做殊那律恩的男子不是很明白對方的用意。

「我有名字了,就不要再用王者的稱呼來叫我了。」藍髮女子說,「我的新名字是『鳳茹』。」

「啊?」殊那律恩的表情古怪的扭了一下,「那不是……」

「別在意了,我很喜歡的。」鳳茹笑嘻嘻地說,「除了風之外,我們三個彼此交換王者之稱,並改了字體……唉,不知道會不會有天罰阿。」

「怎麼可能。」殊那律恩嘴抽了下,「您的父親不是……」

「噓,『天機之事不可外流,即便四周無人』。」鳳茹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

「『即便四周無人,但只要仍在凡間,就永遠是禁言』,行了吧。」殊那律恩用手指彈了下對方的額頭,「『ㄈㄥˋㄖㄨˊ』兩個字怎麼寫?」

「鳳凰的鳳,茹素的茹。」鳳茹站起身來,「我想要看看深,你快叫他過來,每次我一來他就躲著我。」

「等等,在叫他來之前,您先給我解釋一下您手臂上的血跡是怎麼一回事?」殊那律恩皺著眉頭,「剛剛您來時藏得很好,我還沒有發現……但是現在我卻嗅到了味道……」

屬於血的味道。

「咦?怎麼可能?!我明明藏得很好啊。」鳳茹很訝異地抓起自己的手臂查看,「為甚麼會暴露啊?哪裡暴露了?」

「……難道,您剛剛那隻手就已經沒有知覺了?」殊那律恩嗅著隨鳳茹反覆抓著自己的手後,愈加濃厚的血腥味,「我想,可能是您的手噴太多血了,所以遮不住了。」然後對方因為沒有知覺了,所以也沒察覺到。

一聽完殊那律恩的推論,鳳茹的臉色很明顯地變了一下,「怎麼知道沒知覺的?」

「因為,您抓您的手看起來就像是在抓死物一樣。」殊那律恩有幾分恍神,畢竟在獄界看得多了,有些小動作實在是很容易察覺。

「嘖,好吧,是我失算了。」鳳茹失望的咂嘴,「在這種時代與你們牽扯,本來就會這樣,沒什麼大不了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殊那律恩挑起眉,「那好,今天不用看深了,以後您也別來了。」

「無理小輩,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鳳茹怒了,齜牙咧嘴的對著殊那律恩說。

「噢,時間也不早了,如果再不回去,恐怕您家那位會直接殺過來……」

「@#X%&……」鳳茹咒念了一小段不知名的話語,但大概是髒話,「這筆帳,下次再找你算。」說完,鳳茹手一揮,直接消失在原地。

「沒有下次了。」殊那律恩對著原地說,可惜對方老早就聽不到了,「深,聽到了吧,再換個位置吧。」

陰影中有個人點頭,然後就完完全全的消失在黑暗裡。

「太誇張了,連深就在這邊都沒注意到,她的情況到底是變得有多糟阿……」殊那律恩喃喃自語,話語溶入空氣中。

然後,隨著氣流的流動,最終傳入了風的耳裡。


*

「她很小的時候就來我們這邊接受治療,所以才會認識,主治是九瀾那傢伙。」提爾難得板起正經嚴肅的面孔,「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他們家的背景你可惹不起,別隨意去侵犯她家的底線,因為不只我沒辦法救你,我連底線在哪也不清楚。」

那名黑袍嘖了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

呼……看來是得救了。

而庚學姊只是摸了摸我的頭,一樣也沒有說些什麼。反而是轉看向床上的漾漾並露出一個漂亮的微笑,「學弟,又見面了。」

可是此時庚學姊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柔情誘惑,「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校裡哪邊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這可不是客套話喔。」

漾漾立刻點點頭,原本看起來有點緊張的身體也放鬆了下來。

可是一旁的黑袍睨了漾漾一眼,冷笑了聲,「庚,跑出來了。」他抬起右手點點自己的眼睛。

庚學姊猛然愣了半秒,隨即捂住眼睛,然後有點尷尬的一笑。

什麼東西跑出來了?我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到阿。

『你看的到就有問題了,我可是特別針對她設了結界。』喪虫有點不高興的說。

欸?!到底是有什麼東西,居然連喪虫都這麼防衛?

『是蛇眼,她是蛇眼的傳人。』這回換糜爛春風回答我,軟軟的聲音難得的柔和與慵懶,『蛇眼可以誘惑人心,甚至被迷惑神志的人會被操控,用蛇眼放倒人可以不用用到勞力也不留痕跡,還好是自己人。』

呃,這麼危險嗎?

『看她這個樣子,看來還不能操控好能力,但像這個黑袍實力夠強,也就不怎麼會被迷惑。』喪虫專業分析著。

黑袍嗎……我記得叫冰炎來著?

怎麼好像在哪聽過來著,聽起來怎麼有點耳熟啊?

『你的同學有說過,那個只大妳一歲、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喪虫公布答案。

……臥槽!

他他他……他居然是漾漾的代導人!

羨慕嫉妒恨啊!

「我把人帶來了,就讓學妹跟著你學弟一起行動。」庚學姊示意我往冰炎學長那移動,「對了我順便說一下,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外了,多少處理一下吧,害我們家學妹都嚇到了。」學姊向提爾抱怨,「這樣下去很有礙瞻觀耶。」

我覺得……這已經不只是有礙瞻觀的問題了。

「反正他們又不會跑,等一下又不會死。」提爾不高興地哼了哼,「因為有重大事件發生,結果全醫療班都跑出去了,剩我一個在這守留,你要我一個人工作到力竭人亡嗎?」

是說外面那一排的本來就死了……而且你工作到死這點聽起來還挺不錯的,至少是乾死的為工作壯烈犧牲,而不是因為太變態而被人打死什麼的。

「放久了會有臭味。」冰炎學長不悅的皺起眉頭。

其實最外排的已經開始發臭了……

然後,冰炎學長突然一把抓起漾漾的手往外扯,「我要帶這傢伙到他們班級報到了,再不去就趕不上時間了,你自己慢慢處理吧,前面的跟上。」

欸?『前面的』是指我嗎?

看著前面這麼霸氣的黑袍學長,我只好乖乖的、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冰炎學長推開了們,那股不新鮮的味道又再度傳來,糜爛春風便又重新幫我擋掉味道。

聞個一百次都不會習慣啊我說。

不過,沒有幻武兵器的漾漾居然可以忍受這個味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一陣比殺豬還要淒厲的慘叫聲從漾漾身上爆了出來,我趕緊用手摀住耳朵避免遭到魔音的攻擊。

媽耶,這又是什麼情況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9 05:51:3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9-3-1 18:18
要好玩了 自古以來追問難免會劇透
冰炎你有時就該給人秘密隱私,你身上的秘密可是很多(現在階段) ...

雪鈴 : 拜託千萬別好玩,不然回家母親大人肯定剝了我的皮!

鳳茹 : 來不及了,太晚了。

雪鈴 : QAQ

冰炎 : ......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9 05:53:30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9-3-3 00:28
提爾啊.......(拍肩

你還真是不討人喜歡耶(嫌棄

雪鈴 : 我我我、我有提爾!

提爾 : 等等,干我啥事啊!

鳳茹 : 就交給你負責了,有個萬一都找你算帳。

提爾 : 等等等等等,這這這完全不公平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0 14:22:36 | 顯示全部樓層
雪鈴不用忌妒,你看某人天天被踹被巴頭,難道你也有抖M之魂想要被巴頭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1 22:36:39 | 顯示全部樓層
雪鈴你不用羨慕忌妒恨啦~

你還記得你的代導人是夏碎嗎?

只要待在夏碎身邊會有很多機會看到冰炎的

不過如果你想給冰炎代導的話.......

我不指望他會對女生溫柔一點(認真)(被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6 05:51: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9-3-16 05:52 編輯

<第九章>驚嚇的友人(2)

位在搖滾區的冰炎學長直接愣住,過了好幾秒後才反應回來,「給我閉嘴!」他用左手迅速且陰狠的一巴掌從漾漾的下巴打上來,雖然漾漾確實不喊了,不過他一手捂著嘴,一手顫抖地指著前方的屍體堆,『唔唔唔』的說不出半句話來,大概是被嚇傻了。

啊,這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啊。我在內心感慨著。

看著那些屍體,我好像又再度產生幻覺般,背景被切換成一片森林,幽暗的天空染輝了心情,戰爭的風火燎起徐徐狼煙,那些屍體被穿上了有古代韻味紋路的白色鎧甲,四周的草皮不是被艦上了白色與紅色廖,就是燃起了星星火花燒著葉子邊緣。但一眨眼之後,這些畫面又不覆存在,背景還是在走廊,那些屍體穿的還是制服。

這說明了一件事,這不是我的眼睛有問題就是我的腦子有問題。

受到嚴重驚嚇的褚冥漾臉色蒼白,看起來非常的不妙,下一秒隨時會嚇到暈倒,人往後一躺翻白眼就會直接倒地的那種。

不過這件事並沒有發生,因為漾漾幹了另外一件事。

他吐了。

而且是吐在他隔壁的黑袍身上。

……

…………

你完蛋了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傻了,旁邊的提爾和庚學姊也都雙雙愣住。

「靠!」冰炎學長怒吼,一腳直接踹到漾漾的臉上。

啊……畢竟是直屬,應該不至於直接被幹掉吧……吧?

冰炎學長直接不理會已經跌到地上的漾漾,調頭就往室內走,「借我更洗間!」

「好好好……」提爾無奈的目送對方離去,在把攤在地上的漾漾拎回來椅子上放著。此時的漾漾看起來有幾分失神,像是靈魂出竅剩一具毫無意識的空殼,死眼的在懷疑人生。

看來這邊對漾漾而言還是太過刺激了,要不以後對他好一點好了?

因為這一串烏龍事件的關係,很快的,我把剛才所有看到的畫面忘掉了。若是在這個時候我有把這個異狀跟提爾說,或是冰炎學長、庚學姊都好,那麼,之後也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然而,這都是後話了,現在的我,不過只是個不懂事的學生罷了。

「還好吧?」提爾一邊搖著剛從冰箱拿出來的飲料罐,然後繞著漾漾轉了一圈,大概是在察看情況,最後才又找了張椅子坐下。

「大概還好……」漾漾死目著說。

雖然我覺得他很糟就是了,他現在好像隨時又會在吐一次啊。

雖然很想要關心一下表示我們之間的友誼,但基於怕被嘔吐波及,我還是選擇與漾漾保持一段適當的距離。

兄嘚,不是我不夠義氣啊,我是怕你吐在我身上我會忍不住把你變成在外面躺屍的其中一員。

提爾把飲料貼在漾漾的額頭上,「把這個喝下去就會舒服一點。」

雖然有點小距離,不過裸視2.0的我仍看的到上面的字:檸檬水。

「剛開始比較不習慣的人都會這樣,你看久就會麻木了。」庚學姊笑了笑,用一種過來人的語氣說。

漾漾乖乖地打開檸檬水喝了幾口,然後又開始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唉,才剛來上學就多災多難啊,如果漾漾早上沒昏過去去參加開學典禮,恐怕不只是吐一吐就這麼算了,根據以往的經驗法則,就算他什麼事都沒做肯定也會出事的。

為你在內心點跟蠟,默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6 06:43:3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9-3-10 14:22
雪鈴不用忌妒,你看某人天天被踹被巴頭,難道你也有抖M之魂想要被巴頭阿

抖M之魂......咳咳,不小心被這個詞給嗆到了......

雪鈴 : 甚麼抖M?

沒事沒事,我的乖女兒啊,請當作啥都沒看到。

雪鈴 : ?(拿出手機)

好的,乖阿,放下手機別查,聽我的,我才是你親媽手機不是,小可愛純潔的就好別亂學,不然親媽可能會被玥姐打死,你捨得你親媽被玥姐打死嗎?

雪鈴 : (捨得。)

別別別,紫袍巡司我惹不起,對你親媽仁慈對你沒壞處阿乖。

雪鈴 : (但也沒好處。)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6 18:10:10 | 顯示全部樓層
幸好有避開,不然漾漾你會背痛扁的
不過幸好撬掉那部分,不然我看漾漾會淪為一分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