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51|回復: 62

[小說] [特傳]神轉傳說∥(更新至 伍之章 (下)12/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8-21 12:16: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12-9 17:27 編輯

呦呵呵~這裡是壞掉已久的冰凌,腦袋持續當機中,文章多多少少會改掉一些不合邏輯的地方,畢竟在打漾漾的視野時夜凌蒼穹承認他有些放空,不過基本上是不會改太多就是了~如果要出書的話應該也是只出神轉童話∥......

總之,就是這個樣子啦~

今天要來跟大家說的是,神轉傳說要改版啦!

先前漾漾迷迷糊糊(作者偷懶的下場)的過日子,這回要輪到以甄雪鈴的視野華麗麗的登場啦!
雖然說甄雪鈴為千金大小姐,但是她的日子一點也不好過!
經常不自覺地就在生死一瞬間中,到底是主神在捉弄著她,又或者是有著什麼不為人知驚人的秘密......
在甄雪鈴小的時候,命運的齒輪就已經開始轉動著。
一切的謎團(神轉傳說∣)都在此揭曉!

所謂童話,就是故事。
童話的世界,故事的入口,即將進入。
所做的一切會改變原故事情節,但是終究會回歸主軸。
你有多少的本事改變?


本篇為神轉傳說第二部,兩邊都會持續更新,歡迎前來閱讀~
神轉傳說∥人物介紹:


目前文章更新至-----
神轉傳說∣
初之章 年幼時(上)
初之章 年幼時(中)
初之章 年幼時(下)

貳之章 賽塔(上)
貳之章 賽塔(下)

參之章 耳飾(上)
參之章 耳飾(中)
參之章 耳飾(下)

肆之章 幻武兵器(上)
肆之章 幻武兵器(中)
肆之章 幻武兵器(下)
肆之章 幻武兵器(延續)

伍之章 無殿三主(上)
伍之章 無殿三主(下)


直達電梯-----
神轉傳說∣
初之章 年幼時(上)~初之章 年幼時(下)
貳之章 賽塔(上)~參之章 耳飾(上)
參之章 耳飾(中)~參之章 耳飾(下)
肆之章 幻武兵器(上)
肆之章 幻武兵器(中)~肆之章 幻武兵器(下)
肆之章 幻武兵器(延續)~伍之章 無殿三主(下)

甄雪鈴(自繪黑白,彩色之後待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21 13:18: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雪玲視角來看故事喔
不知雪玲會怎麼吐槽跟想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21 14:10: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8-21 14:12 編輯

以下正文-----

初之章 年幼時(上)

聽母親大人說,我在小的時候生了場大病,雖然後來好了,可是發現說我對一切的事物都沒了印象,簡單說就是失憶。

醒來時,我是在一間白色的房間內,人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插著無數的管子,沿著管子往上看去,連接的是無數的玻璃瓶,裡面裝著各種顏色的不明液體。

我認了出來那是甚麼,是藥劑,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我知道這些東西,總之當時我也沒有想這麼多。

想要發一點聲音,卻喊都喊不出來;想要動動手腳,卻發現全身無力。

四肢沉甸甸的像是有顆大石頭壓在我身上讓我動彈不得。

這裡到底是哪裡?我又為甚麼在這裡?

那時候我還沒有所謂名字概念,所以才沒有想著很狗血的一段話:我到底是誰?!為什麼我想不起來我名字?!

反正,這個時候「呀-」的一聲門被推了開來。

進來的是一個穿著白色大袍的人,頭髮很長,是黑色的。臉上掛著一幅眼鏡,推著小車子(放醫療用具的那種)走了進來。

你是誰?雖然我很想要這麼問他,但是我還是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欸?這麼快就醒了嗎?」那個人說的是中文,「我還以為在久一點的說,還真是個奇蹟啊。」

我就這樣看著他幫我把我身上的那些管子拔掉,手腳非常的俐落,接著上藥、包紮,動作無一不精,相當熟練。

「可以說話了嗎?說個兩句試試?」對方把事情收個尾後,開始向我搭話,「你都不怕生嗎?」

我嗎?

對於環境的變化我有一定信心能夠處變不驚。

不過我這種信心是哪來的?

「我……」聲音是出來了,不過嗓子有點沙啞,並不是能夠完整的發聲。

「喝這個吧,會好一些。」對方拿出一個玻璃杯,裡面盛著銀白色的又有點發光的液體。

是精靈飲料。我發現我對此物並不陌生。

我用盡力氣想要爬起來,可惜徒勞無功。

顯然對方也想到了這點,他收完東西後便走過來把我抱來坐好,然後餵我喝,喝完後我就覺得好多了,不再悶悶沉沉、頭暈目眩的,整個人都清爽了起來,手腳也恢復了點力氣。

「謝謝。」我怯怯地吐出一句話。

「不客氣。」對方揉了柔我的頭,「我叫做九瀾.羅耶伊亞,你叫做甄雪鈴喔。」

甄雪鈴?

是稱呼的一種嗎?

細細地咀嚼這三個字,我點了以點頭。

這也是我和九瀾大哥的初相識。

當時九瀾大哥的瀏海並沒有遮住眼睛。

而當時的我也不明白為何我出現在那。

所有的記憶、過往、真相全都被鎖在心底。

還有我無意間做出的心猿也一樣。

直到我上了Atlantis學院後,鎖鏈才緩緩鬆開。

真相,也重新以高姿態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夜凌蒼穹X冰凌

作者後記:

我可以跟各位保證真相的姿態實在是很驚人的方式出現……至於劇情我就不透漏了,我怕被某凌打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21 16:01:56 | 顯示全部樓層
想要快點知道後續
快更新  快更新(敲碗
雪玲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21 16:56:1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8-21 16:01
想要快點知道後續
快更新  快更新(敲碗
雪玲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


喔,那還真的有點嚇死人(雖然有一部份是自己要求夜凌蒼穹加油添醋一翻的......)

不過為了自身的性命安危,我還是暫時不劇透好了......(要知道對手是個黑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22 10:30: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8-29 02:56 編輯

以下正文-----

初之章 年幼時(中)

我第一次遇到褚冥漾的時候,是在我五歲時。

要知道被關在醫院裡是件非常無聊的事。

我只認定了一個人,也就是醒來後我第一個見到的人。

天曉得這裡還有個獅子頭的變態叔叔、一些一直叫我小小姐的叔叔阿姨們,明明我就叫做甄雪鈴,是九瀾大哥告訴我的名字!

真是討厭,我想要現在就離開這裡。

雖然逃跑了,但是之後又被抓了回來,就這樣兩天一小次,三天一大次的,全醫院的人都已經麻木的習慣每天都上演一次這種戲碼。

今天又再度逃跑著,幾天下來身體已經使用的很好,靈活度也很高,總算從特別病房的樓層逃到了普通區了,正當我要準備轉角走樓梯時,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剛從病房走出來的小男生。

黑髮黑眼的跟我一模一樣,一臉懦弱但相當溫和。

我突然間想到,如果先躲去其他人的房間,等那些討厭的人都走掉了之後再逃跑會怎樣?

「抱歉。」我快速將他拉起,立刻轉角下樓梯,然後在樓梯那面的窗戶跳了出去,反手抓住窗邊再爬上來,接著往旁邊攀了過去到病房窗外,好在沒有鎖起來,所以我就跳了進去。

我聽見門外傳來「站住!」氣勢磅礡的聲音,地板因為跑步而一震一震的。

嗯,看來是挺成功的。我走到床邊,然後坐下。

靜下來後環顧四周,發現裡面空蕩蕩的。

裡面,有一絲極細微的惡意。

我皺了皺眉,把那絲惡意給淨化掉。

然後,門被打開了,是剛剛那個被我撞到的小男生,畢竟剛剛他是從這個房間走出去的,所以這八成就是他的病房沒錯。

他愣住,手滑了下,差點沒把水杯丟出去。

「噓,安靜。」我趕緊跳下床把他拉進來,然後關門。

開玩笑,要是出了錯就會功虧一簣了。

「妳……」

「我叫甄雪鈴,先借我躲著。」我打斷對方的話,不讓他繼續說,「我不能被那些人抓到。」不然就又要被關回去了。

「喔……」對方點點頭,「我可以叫妳小鈴或雪雪嗎?」

「不行,只能甄雪鈴或雪鈴。」我搖搖頭,然後愣住。

為什麼我會一口就否定?

「為什麼?」顯然對方也很好奇。

「因為……」我偏著頭,認真的思考了下,既然是肯定,那大概是母親大人不允許吧,雖然我沒啥印象母親大人到底有沒有說過就是了,「母親大人說不行。」

對方一臉古怪的看著我。

「反正不可以說。」我認真得回他。

「好的,甄雪鈴。」對方一臉我認了的表情。

我滿意的點點頭。

接著,我感覺到強烈的寒意直襲上來。

我頃耳聽了下,聽見了如惡魔降臨般的腳步聲。

「安靜。」我再度跳下床,跑到窗邊打開窗,然後跳了下去,在反手抓住窗邊這樣掛著。

站穩後,我抬頭看著一臉恐慌的小男孩,「噓。」我把食指放在唇前,認真地說:「說沒看到我。」然後,關窗。

夜凌蒼芎X冰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22 12:31:02 | 顯示全部樓層
雪玲你確定要把生(逃)死(跑)安(大)危(事)託給漾漾負責斷後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22 12:5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8-29 02:51 編輯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8-22 12:31
雪玲你確定要把生(逃)死(跑)安(大)危(事)託給漾漾負責斷後嗎?


乖,劇情在"千金小姐"一文都透劇了,想改也來不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29 02:5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9-2 16:15 編輯

以下正文-----

初之章 年幼時(下)

病的房門被打開了,我聽見有人這麼說:「你有看到一個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嗎?妹妹頭,死表情的。」

這不就是獅頭變態叔叔嗎?

還好我躲起來了。

「沒有。」我聽見小男孩這麼回答。

哼,算你識相。

「好吧,那傢伙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蓬毛獅頭碎碎念,退出了病房門外,關門。

算準時機我打開窗戶,很順的跳了進來,動作一氣呵成,動作非常的熟練。

恩,身體用得不錯。

「到底是……?」小男孩現在看起來非常的疑惑。

「他們是討厭的人,要把我抓回去治療。」我厭惡的說,而且對方還是個變態大叔!

「治療不好嗎?」小男孩不解地問。

「被關很久,不喜歡。」我皺皺眉頭,再說一次,這裡還有變態大叔。

「但是要治療才會好起來啊。」

「總之,就是不喜歡那裡,不想被抓過去。」我很理所當然地回答。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他總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打探地問著,「我都告訴你了喔。」

母親大人說過,這叫等值交易。

「我、我叫褚冥漾。」對方還真的回答。

呵呵,真是個有趣的人。

不過......

「好難念的名字,可以換嗎?」我皺皺眉,不滿地說。

"名字最好是妳說換就換的啦!"那個小男孩的表情這麼寫著。

「當然,我是說換個講法。」我鄙視的看著對方。

「漾漾,家人都這樣叫我。」漾漾的臉上掉下三條黑線,無面的回答。

「喔,漾漾嗎?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說完向漾漾伸出友誼之手。

「請多指教了。」他也回握住我的手。

細細的,握起來很舒服。

「果然,還是我和她有心電感應嘛,多學著點。」門突然被打開,我和漾漾都被嚇了一大跳。

進來的是剛才的蓬毛獅頭,還多了一個黑色長髮的人,他帶著眼鏡,幾乎把半張臉都遮住了。

是九瀾大哥!

「九瀾,別抓雪鈴回去。」我口氣放軟的求情,希望這樣子看起來可以可憐一點。

拜託不要......你旁邊站了一個可怕的獅子......

「乖,不然我帶妳回本家好了,我把提爾打走。」九瀾大哥這麼哄著我說。

「喂喂,別太過份喔。」蓬毛獅頭不服氣的說。

「九瀾說真的?」我雙眼睜的大大的。

「真的喔。」九瀾把我抱起,讓我坐到他自己肩頭上,像個大哥哥著妹妹的溫馨畫面。

喔喔,這個視野好高好好玩!

「抱歉打擾了,人我帶回去了喔。」蓬毛獅頭像漾漾裂嘴一笑後,我們三人就走出門外。

九瀾大哥像往常把我帶回特殊病房,整層樓只有我一個病患。

躺到床上,床比剛剛漾漾的不知道柔軟上幾倍。

蓬毛獅頭被九瀾大哥給趕了出去,走前蓬毛獅頭還不甘心的碎念著:「為什麼就你一個人獨佔好處……」

「行行,記得去處理一下剛剛那個男孩的記憶,別對『我們』有任何殘留,甄雪鈴的倒是沒關係,多個朋友並不是什麼壞事。」

「我知道了啦!」蓬毛獅頭搧搧手,走出病房。

「九瀾……為什麼要消除漾漾對你們的記憶?」我抬頭,問著走回我床邊的九瀾大哥。

「這個嘛……因為我們是較為特殊的存在啊。」九瀾大哥勾起一個謎樣的笑容和給我一個謎樣的回答,「下次在名字後面加個『大哥』怎樣?當然是只對我喔。」九瀾大哥把我抱到他的懷裡。

我在心裡早就這麼說了,母親大人說過,要階級分明,不過……

「嗯,九瀾大哥。」我認真的點點頭,換來一個大手揉我的頭。

只對某個人說,好像也是不錯呢……



<轉到褚冥漾的視野>

「甄雪鈴,妳怎麼在這?」回到幼稚園後,我傻眼的看著穿著跟我一樣制服的小女孩。

「來找漾漾的。」甄雪鈴想了下,認真的回答加點點頭,樣子十分很可愛。

就這樣,從幼稚園開始,到小學、國中,都跟她同班,是我唯一的摯友,如同家人般的親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會對我露出真誠的微笑,開始像一般女孩子一樣活潑開朗,笑容像個小動物般的甜美。

一切都沒改變,不知道為甚麼,她出入醫院的次數跟我不相上下,有時在醫院都還能遇見她。

她在班上的成績非常優秀,甚至異於常人。

直到國一時,我才知道她是那個世界第一大財團老闆的千金小姐,從小就開始接受良好教育,腦袋也比一般的小孩還要發達,像塊海綿,只要給她的知識,她全吸收,而且她家還另請家教。

「你又沒問我。」她委屈的說,讓我一時想罵也罵不下去。

有誰沒事會問:嘿,你是世界集團的千金嗎?

……至少我不會。

因為我的衰運,所以我在班上幾乎都沒甚麼好友,甚至還得罪了不少人,經常有人來找我麻煩,不過有「守護魔障」的甄雪鈴可就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了,到後來幾乎都沒人敢明目張膽的來整我,暗裡的也幾乎都消失了,我還真想問甄雪鈴到底是用什麼手段讓那些人知難而退。

不過據我的另一個好友衛禹所說,那些人差點沒來哭著求饒。

看來還是別惹甄雪鈴生氣為妙,否則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在我還有生年我可不想要黑白的度完後生。

真為那些不長眼的人默哀三秒。

說真的,甄雪鈴雖然稱不上很幸運,但是卻可以順利的在我的身邊度日。

就彷彿她的本能帶著她躲過所有的危機。

當甄雪鈴知道我有姊姊的時候,她幾乎是樂的往我家跑,甚至直接把我姊當成偶像在膜拜,當然主要是褚冥玥個性天生霸氣,而甄雪鈴似乎很欣賞這點,真擔心甄雪鈴有天也變成像我姊那樣的女漢子,好加在她目前為止還是那樣的天真可愛。

但是,她跟我姊一樣是空手道黑帶。

所以千萬別惹她,我真心的建議,除了心理痛肉體也會痛的。

甄雪鈴除了有時不時到醫院之外,在一年之中的其中一個月也要回到本家處理各種事情,這是身為財團千金的責任,而她也很認真,從來不丟給手下處理,所以整整一個月到學校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再加上去醫院做檢查,根本不到三天,所以他都直接請一個月的假。

我曾問甄雪鈴說她身上是有甚麼疾病,不然為什麼一直去醫院報到?

甄雪鈴表示她自己也不太清楚,不過是她身上好像種了什麼毒,但目前為止並不危害到身體健康,只要定時回去檢查就是了。

她的功課一直都很好,科科滿分,唯獨在健康教育時她顯得非常沉默。

甄雪鈴完全無法辨別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

太純潔的一個傢伙。

老姊甚至還威脅我,如果我讓甄雪鈴的純潔心靈被汙染了,她就要把我大切八塊,然後滅屍。

總覺得有事都找我身上……

甄雪鈴,有時候看她,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完全說不出來是哪裡熟悉,在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時候,我也這麼覺得。

我們以前應該沒見過面才對。

但是她就是給我種很面熟的感覺。

尤其是她安靜的時候,就會變成一個文雅的人,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非常的有教養。

甄雪鈴,真的是一個非常妙的傢伙。

至少,她對我而言是特別的存在。

夜凌蒼芎X冰凌

作者後記 :

妹控!九瀾你這個妹控!

夜凌蒼穹妳妳妳絕對有私心!!!

後面的話是我自己補的,因為我覺得這樣子比較完整(?)

但是有點懶得改想睡覺……(廢話,半夜三點多在用這個!)

所就先暫時這個樣子囉……我會補回甄雪鈴的視野的……(心虛)

不過漾漾的視角似乎也不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29 10:27:0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如此
難怪是消除記憶,否則提爾這麼明顯的變態怪叔叔這麼好認,為何都沒認出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