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inlin

[小說] 【特傳】神轉傳說Ⅱ<第十一章>再見喵喵(1)5/19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 14:38: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12-1 14:40 編輯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11-26 21:00
小姐鬼門是指鬼族的傳送門,原世界那個只算是普通的而已
不知接下來會如何 ...


會很刺激(大概吧?)
這完全爆字的概念實在是......
還要再打延續QAQ
好吧,多ㄧ點彩蛋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 00:28: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12-2 00:33 編輯

肆之章 幻武兵器(延續)

叮咚的簡訊聲響起,安因在紫荊館中自己的宿舍裡,拿起手機看了下簡訊內容,是巡司發下來的緊急任務通知:

緊急任務(A)

地點:花落淵

任務等級:無袍(1人)→紫袍(1人)

內容:鬼門開啟,出現鬼族貴族瀨琳,任務無袍者已位在現場。

金額:5卡爾幣→60卡爾幣

安因打下了“我明白了,立刻前去”幾個自後便打開傳送陣到達任務地。

花落淵確實如同傳說中百花盛開的繁華樣貌,若不是因為任務的關係平常這裡是不開放給外人進入的。

鬼氣在萬紫千紅的花園中顯得相當格格不入,是那麼令人感到厭惡。

安因急忙趕到事發地,原本以為無袍者可能已經傷亡,已經有要帶人到醫療班的準備,畢竟敵人可是鬼族貴族,不是一般的雜魚,連白袍對付起來都相當吃力,甚至有可能會落敗,更何況是一個無袍者?

當然,如果是有能力卻不考的又例外了,例如他的某位友人一樣,考到白袍就不繼續考了。

不過當安因看到場景時卻愣住了,因為與想像中落差太大。

眼前的只是一個不過十多歲的女孩子,墨色頭髮在陽光的照映下閃爍出翡翠光輝,大概只小『那位殿下』一兩歲左右。好吧說實話,原本的任務等級確實是連只要有能力的小孩都能順利完成的任務,但是當小女孩拿著正常同齡小孩不應該會使用的幻武兵器與鬼族貴族對峙時又另當別論了。

這個畫面頗詭異的其實。安因是這麼想著。

在『那位殿下』的身上來看覺得英氣風發,而在這個小女孩的身上來看只覺得莫名詭譎,一點也感受不到和諧,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多了出來。

女孩操控著植物纏上鬼族,植物並沒有因為鬼氣而枯死,藤蔓把鬼族固定在原地,任鬼族在怎麼掙扎還是徒勞無功。

女孩手上拿著一把綠色刀面上烙著白色流紋的幻武兵器,她往上拉起刀子,那瞬間時間似乎好像滯留住般,翠綠色光線隨著刀子的揮動向前滑去,不偏不倚的砍中鬼族的頭顱。

本來最難纏的鬼族就像是剪紙娃娃般頭身分離,頭顱掉到枯萎的草皮上滾落了一小段距離。

女孩轉過頭來,雙眼閃爍著不明詭譎的妖異綠光,裡頭盡是看不清楚的深沉,如同深淵一般完全沒有盡頭,沒有小孩子應有的清澈;也不像『那位殿下』一樣有著老練的沉穩。

她用無聲的氣音說話,一張一闔的訴說著連『那位殿下』也不見得知道的、處理這種永遠不死鬼族的正確方法:異界送反

「我知道了。」安因回應對方的同時也開始動作,熟孄的抽出符紙將鬼族貴族送反異界中,「異界送反。」

「妳是誰?」安因處理完鬼族之後,他問著在一旁默默無語看著他處理後續的小女孩。

女孩勾起了一抹不明的微笑,接著—

「呀啊啊啊啊啊!」女孩突然抱著頭蹲下、尖叫。

突如其來的變況讓安因頓時不知所措,一時間沒有動作愣住在那裡。

女孩手上的幻武兵器掉落在一旁的枯朽草木上,倏然間,以刀子為中心,綠色光流成圓型狀擴散出去,染上的土地立刻生出新芽開始茁壯,但是不僅僅如此而已,那些植物仿佛相襯著女孩的狀況,突然急促暴漲,時而竄出大量枝條藤蔓,時而縮回新芽時的原樣;它們揮舞著枝條綠葉非常張狂,像是獸潮般無法控制。

安因一看情況不對便立刻架起結界保護自己,但是還是被枝籐劃到了一道傷口。

正當安因正思考要如何下手時,植物一個停頓後咻咻咻的急促縮回去原本正常的大小。

在中央閃出一個法陣,上頭的文字不像是通用文,大概是哪個種族的文字吧,總之安因認出來了,是傳送陣。

果不其然,三秒後陣中出現一名女子,頭髮像是天空一般澈藍,藍色雙眸清澈的仿佛可以看透世間一切的真理。藍髮女子看了眼正在尖叫的女孩,又看了下在一旁的刀子,淡淡的說:「怎麼到頭來創造出的武器都還是一個樣?」

她們認識?

藍髮女子淡然的走到女孩旁邊跪坐下來,仿佛對於女孩的情況一點也不訝然。

她在空中筆劃了幾下之後,這裡的領域順間變成那位藍髮女子的,空氣中充滿充沛的水氣。

領域這種東西,只有強者才能創造,就像是無殿的存在那樣,素未平見的女子居然能在僅幾秒內把一塊地變成自己的領域!?

她們到底是什麼人?

「嘖,幻武兵器反噬了,那邊的天使,過來幫個忙。」藍髮女子不知何時已經制住女孩的情況,女孩已經沉睡在藍髮女子的懷裡。

安因發呆了兩秒後才意識到藍髮女子是在叫自己。

居然連自己的種族都看了出來了嗎?安因不禁苦笑著。

安因走到藍髮女子旁邊,藍髮女子抽出一疊符紙遞給安因,「我不太擅長符術,我現在要對這傢伙的幻武兵器下禁制封印大部分的力量,你來補助我,會用吧?我要開始了。」

安因雖然有幾分遲疑,但還是點頭答應。

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對方也知道他擅長符術,總之安因還是接過符紙研究一會,開始架起陣法。

這並不是什麼罕見的法陣,反而在所有的封印陣法中還算是相當精簡,藍髮女子口中喃喃念著我聽不懂的話語,身上發出柔和微弱的淡色光暈,隨著光暈,飄出一個個紫色的奇異文字,像是鎖鏈般一個接著一個纏繞、旋轉在藍髮女子周圍,領域的花園場景漸漸扭曲,染上暗紫色的混濁,比對發光的文字產生出妖異美感,她的四周捲起看不見的氣流,把藍色的髮絲揚起,像是涓流般漝漝動人。

把我的注意力拉回來的是“叮”的聲響,那把遺落在旁邊的刀子被彈回原形,變回一顆翠綠色的寶石。

文字在那聲響起的同時一同往女孩的方向飛去,隱沒在女孩的身體裡,消失。

藍髮女子空出一隻手,彈了下手指,倏然間領域被收回,景色再度回復到當初艷麗的繁華樣貌。她抱著小女孩站起來,一隻手的手掌向下張開,她的腳下立刻張開出華麗的傳送陣,但是卻不像剛過來時立刻就消失,而是慢慢的盤旋。

她微微偏頭瞄我一眼,「木之天使,安因,吾為甄家掌權人,今日的事還勞煩保密了。」

安因內心震驚了一下,隨即苦笑著回答:「我會的。」

拜託,對方是何等強者,被看穿身份好像也不怎麼驚訝了。

對方點了下頭,一閃爍就消失在安因面前。

……今天還真是大開眼界啊。安因感嘆的這麼想。

夜凌蒼穹X冰凌

作者後記:

耶,月考考完了~

夜凌蒼穹:也爆了。

嗯?妳說啥?(無視)

回來說正題......

這次安因說的話好像只有: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會的……噢,還有“妳是誰”這句。

……

明明從頭到尾都在,為毛感覺戲份那麼少?錯覺嗎?

夜凌蒼穹:絕對不是錯覺,反正主角本來就不是他啊。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2 12:09:56 | 顯示全部樓層
恭喜
看來雪鈴的幻武來頭也很大,那麼之後會如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 15:33:38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12-2 12:09
恭喜
看來雪鈴的幻武來頭也很大,那麼之後會如何


之後會吃百香果

謎:......

真的啦!!!

請繼續支持喔!

謎:支持吃百香果?

......

點評

好支持吃百香果  發表於 2017-12-2 16: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3 15:53: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12-3 15:55 編輯

伍之章 無殿三主(上)

在本家中的本室(客廳)經常被拿來當作是餐廳使用,例如現在,甄家的兩位掌權人就在享用點心,不過……

「又是百香果!」蓉里不滿的看著眼前盤中的水果說。

「我給你的已經是滿天星百香果了,比上次的吊床百香果甜很多了啦,不然你跟雪鈴的換!」鳳茹把蓉里的百香果拿起來放在手上輕輕一劃,百香果立刻一分為二,切口處相當平滑利落,陣陣香氣四溢,「雪鈴的可是一般最酸的那種哦。」鳳茹把百香果放回去,把自己的比照辦理。

「才不要,到底是為什麼她會吃那麼酸的東西?」蓉里說歸說,但還是拿起銀製湯匙挖一口吃了起來,「話說回來,現在雪鈴的狀況怎樣了?妳好像還沒給我一個交代?」

「我也沒想到會這樣,似乎是因為『她』的干擾,以至於糜爛春風誤判情形提早簽契約,導致雪鈴無法負荷駕馭力量,差點被反噬。」鳳茹也開始吃起盤中物,「看來『她』終究還是放不下一切啊。」

蓉里默嘆了口氣後不語。

這樣子沉悶的氣氛持續了一小段時間,直到管家涅爾拉推門進來才打破這沉重的氣氛。

「小姐、少爺,小小姐已經恢復精力,可以見人了。」

「恢復精力?涅爾拉你最近是玩遊戲玩太多了嗎?」鳳茹放下手上的湯匙,「讓雪鈴下來,我有事找她。」

「是。」涅爾拉恭敬的彎腰鞠躬後便離開。

「妳找雪鈴幹嘛?」蓉里也放下餐具,把果皮殘骸與盤子疊一疊,「我需要離開嗎?」

「需要。」 鳳茹精簡過頭的一段話讓蓉里立刻變了臉色。

「妳……有什麼事要隱瞞連我都不能聽?」蓉里鐵青著臉問,臉黑的都可一滴出墨來。

「不是我。」鳳茹搖搖頭,「這次,是無殿的三位要來,你認為你有資格聽嗎?」

「無殿要插手雪鈴的事?」蓉里十分詫異的問。

「我好歹也是扇那傢伙的長輩,再者雪鈴現在是我女兒,尤其是『她』也與無殿有些牽掛,無殿插手也不奇怪吧?反正我不會瞞你,之後會告訴你內容,你什麼時候看過我瞞你事情了?」

「『她』的事妳至今都沒跟我解釋清楚?」蓉里立刻舉例。

「那不一樣,別把天璣之事混為一談!」鳳茹變了臉色,嚴厲的說。

蓉里嘆氣,「妳還是這麼重視『她』如果妳也能把我看的重要一點就好了……」

蓉里彆扭的撇過頭。

鳳茹討好笑著,起身抱住蓉里的腰,「嘆一口氣會短命三秒,人家也很重視你呀!」

蓉里無奈的笑了下用手揉著鳳茹的頭,「既然是無殿的事那我也就認了,一定要告訴我喔。」

鳳茹點頭如搗蒜的答應。

蓉里把盤子端起來走出本室(客廳),同時涅爾拉也帶著甄雪鈴走過來。

「辛苦了涅爾拉,等會誰都不能進來,就算核彈飛來了也別進來報告。」鳳茹對著涅爾拉下令。

「是。」涅爾拉退下順便關上大門,本室(客廳)內只剩下母女黨。

「母親大人?」雪鈴抓住鳳茹的和服抬頭看著對方,「找我有是嗎?」

「有,不然找妳幹嘛?」鳳茹把甄雪鈴拉到沙發上坐下,「今天為娘的妹妹會來」

「母親大人的妹妹?」

夜凌蒼穹X冰凌

作者後記:

難得的連更......

考完試了嘛!

大家放輕鬆一下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4 10:07:38 | 顯示全部樓層
雪鈴最終會不會淪為扇董事的玩具,還是成為玩弄扇董事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4 18:07:0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12-4 10:07
雪鈴最終會不會淪為扇董事的玩具,還是成為玩弄扇董事的人?


inlin:會先當玩具,然後嗚嗚嗚~~~

夜凌蒼穹:劇透到此,我先去宰人了。

inlin: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9 17:23: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8-1-29 04:19 編輯

伍之章 無殿三主(下)

「母親大人的妹妹?」有那種東西的存在嗎?我怎麼都沒聽說?

「嗯,她叫扇,叫扇姨就好了。」母親大人在說扇姨時臉有那麼一瞬間扭曲了,「這個世界上有個絕對的存在—無殿。而支持著無殿的有三主,分別為鏡、扇、傘,妹妹就是其中一位。」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

「其實說厲害也沒有很厲害,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他們是被世界公認最強大的存在所以他們被約束不能夠干涉世界運行,除非妳付出相對龐大的代價。」母親大人甩開扇子搧著風。

「扇姨也用扇子嗎?」看著扇子,我疑惑了。

「喔對啊,因為她的武器也是扇子,所以才叫扇嘛。」母親大人拍了下手,「話說回來,如果妳想用扇子當武器的話也可以去找妹妹叫她教妳,不過我不太推薦妳去找她就是了。」

為什麼?

「只要妳看過她就知道了。」仿佛看穿我的想法,母親大人一副『妳等著瞧』看好戲的表情。

不知為何,我突然感到背脊一陣陰涼。

有點不妙,不、是非常不妙。

「啊,好像到了。」母親大人說了一句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疑……?」接下來,我就明白母親大人的意思。本室(客廳)的大門突然自動打開,門的另外一邊並不是我家的走廊而是疑似中國的宮城華麗大建築。對岸走進了三個人,為首的是閃亮亮淡金色長髮綁了幾個樣式紮在腦後,圓圓小小的臉看起來頗為可愛,紫金色的雙瞳在本室(客廳)中東張西望,一副看到稀奇東西的樣子,臉有點雌雄莫辨,但是我猜應該是個女生;緊接著後面的是隨便把白色長髮紮成馬尾的冷漠面癱男子,最後一個人……

「姐姐~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啊?」一個長的與母親大人一模一樣、大概小了一兩歲的少女往母親大人的方向飛撲過去。

難不成是雙生胞胎?!

「滾!」母親大人一反平常開朗的樣子以嫌惡的眼神看著據說是她妹妹的人,修長纖細的腿一掃—『碰!』的一聲,對方就立刻『貼』到牆壁上。

是的,『貼』在牆上,不過用『卡』可能會更加貼切,只會出現在動畫小說上的情節就這麼出現在我眼前。

但是有一點我必須聲明一下,那就是本室(客廳)是間非常廣大的空間,距我現在的位置離牆壁少說也有十公尺至少。

到底是多用力在踢?!我覺得我現在好像在冒冷汗。

「姐姐,一見面就踢人很失禮的……疼疼疼!我連閃都來不及……」扇姨把自己從牆中拔了出來,滿是哀怨的說。

正常人應該不是只有『疼』而已的程度。

「呵呵,好久不見啦大人,抱歉又給您添麻煩了。」金髮小童笑呵呵的跟母親大人招呼,母親大人的臉色才好了一點。

「知道是麻煩就好,請盡早處理掉,以免危害社會大眾。」母親大人看了眼扇姨,點頭建議著對方,一副『為你好』的樣子。

她應該是妳妹妹沒錯吧?!

我覺得我現在的表情應該連震驚都不足以形容。

白髮青年只是頷首禮貌性的打了招呼後,便隨便的找了離他最近的沙發坐下。

「嚶嚶,好過分,怎麼這樣說人家。」扇姨哭喪著臉摸到白髮青年的旁邊坐下。牆壁因為剛才的撞擊已經出現了一個大洞,只見扇姨一個彈指下又恢復如初。

白髮青年瞪了眼扇姨,扇姨立刻吶吶的閉上嘴巴 ,然後白髮青年開口:「這次來的目的,想必大人應該已經知道了。」

「嗯,我知道,畢竟無殿會出手的,肯定是會出大事的。」母親大人異常嚴肅的討論起來,有那麼一瞬間我好像不認識她,「你們會來,八成是上界的誰誰誰又要我來做事情了吧?」

「真不愧是大人如此聰慧,這次可是句芒直接點名送東西喔。」金髮小童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支開著花髮簪,「未成型兵器,最適合雪鈴了!」

「句芒?又藉機送花刷存在感了是吧?」母親大人嘴角抽了抽,表示無言。

突然被點名讓我有點不知所措,母親大人對我招招手,我只好乖乖的走到母親大人身邊當人型雕像。

母親大人撩起袖子把髮簪從金髮小童手中拿過來,手捻了幾下我的頭髮便把髮簪固定上去。

金髮小童轉了下手,一面似寶鏡的鏡子就這麼跑出來。

「好漂亮!」喜歡喜歡,母親大人的手藝真好!

「鏡,你用本體出來也太浪費了吧?」母親大人好笑的看著對方。

「不會啦,反正順手就出來了比較方便嘛!」金髮小童也笑著回應母親大人,在轉手,鏡子就消失不見蹤影。

「介紹一下,這個拿鏡子的人就叫作鏡,旁邊的叫傘,至於姨叔輩分的就免了,叫起來多難聽。」母親大人介紹了對方的名字。

「那扇姨為什麼要加姨字?」我好奇的反問。

「因為她就是個臭老太婆。」

……

「啊嗄?這是差別待遇啊,姐姐最沒資格講我吧?!」某個應該是母親大人的妹妹抗議了。

「好吧,因為她是妹妹,有旁系血親所以要加。」母親大人立刻改口,「但是她還是個老太婆。」

我可以把妳們的互動理解成相親相愛嗎?

「說相愛相殺會更加貼切。」鏡笑著告訴我,一秒看穿我正在糾結的問題。

「別理她們,她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傘無所謂的說。

「好了好了,再不進入話題就要天黑了。」鏡拍了下手,把扇姨抓回來。

「呦呦,正題是要問雪鈴要不要加入公會的保護。」扇姨幫自己盛杯茶放著,「總不能每次都你們自己來,總會有措手不及的時候,到時候妳該怎麼辦?這次已經驚動我們了,下一次你們想把誰引來?」

「……我會有辦法的。」母親大人鐵青著臉狡辯。

「公會可以給予更多的保障,我們無殿三主也不是子虛烏有擺好看的花瓶。」鏡也加入戰局幫腔。

「當然,我們也會安排雪鈴去接觸高層人士,未來雪鈴有個什麼萬一那些人也必定會第一個出手的,再者妳都讓雪鈴出過任務了不是?」傘也用灼灼逼人的強硬態度說服母親大人。

「……」

「怎樣?考慮看看吧。」扇姨拿起茶杯開始喝茶,四周一片死寂。

夜凌蒼穹X冰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1 15:06:01 | 顯示全部樓層
......
...被賣了
話說為何勾芒要刷存在感?
不過說得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7 18:55:1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12-11 15:06
......
...被賣了
話說為何勾芒要刷存在感?


Q:為何句芒要刷存在感?

A:之後你就會知道了(笑),這也是其中一個梗啊。

而且之後會刷更多次(如果我記得寫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