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707|回復: 126

[同人文] 【特傳x案簿錄】休假日的插曲 2017/11/15 更新1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8 00:54: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ha980154cy 於 2017-11-15 00:04 編輯

【特傳X案簿錄】休假日的插曲

(漾漾白袍)
(漾漾視角)
(無cp)


#無法接受者請按右上角叉叉!


更文時間:
不定時更文,絕不棄坑
偶爾會被卡卡大神纏上,還請見諒

#首發於御見我論壇,本文僅發表於冒險者天堂、御見我論壇及城邦原創,於其他網站看見本文即是盜文與未經許可轉載!

文案(暫定,之後可能會有所更改)
到底為什麼連去幫忙買個鹽,都可以莫名其妙被捲到凶殺案裡,拜託…我可是守法的善良好公民啊!
誰來告訴我?
為什麼要這麼倒霉,被捲入凶殺案就算了!還要被阿飄糾纏啊!
有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事多堅持一點,不管是多小的事都一樣,絕對不會是什麼壞事!
如果我早幾天領悟這道理,說不定就不會這麼衰了……


By曉雲

評分

7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4-8 12:23:02 | 顯示全部樓層
    00

    麻雀唧唧喳喳的聲音不曾停下,可以感覺到有點刺眼的光線,睜開眼睛,印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感覺精神飽,讓我有些不習慣,這時我才想起來,我現在是睽違一個多月的睡眠充足啊!

    連續一個多月來,一直不停的接任務,一個任務做完,很快的又會有下一個新任務接踵而來。

    在我覺得我小小的命就要這樣消逝時老姐才大發慈悲放了我一馬……

    難得休假日,睡到自然醒才是最美好的啊!

    最近老姐塞給我的任務真的不是給人做的,或許在這樣過個幾天我就可以提前個數十年去見我死去的阿嬤了吧。

    據老姐和學長所言,這一切都是為了要磨煉剛考上袍級的我……

    我能對這件事表達什麼不滿嗎?

    不…什麼也不能!

    又不是活膩了?

    總之今天不管是誰找我出門,我都絕不踏出家門一步啊!

    不過我似乎遺忘了我天生帶賽的技能……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外傳來了老媽的怒吼「漾漾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我真的很想回她,我這個月才剛睡飽,但這也只不過是想想。

    房門直接被媽用力打開,我被嚇了一跳,見媽穿著圍裙手插腰,「既然起床了是不會回一聲嗎?已經中午了,午餐都快煮好了!快點去刷牙洗臉,順便去幫我買個鹽!」

    每次媽叫我去買鹽,我都忍不住想知道我們家到底是吃多重口味啊!怎麼每次我回來都要我去買鹽?最好是有用這麼快……

    「漾漾聽到我說話沒?」

    老媽向我走近了幾步。

    「可我不想出門耶……」

    說真的,雖然我難得的睡飽了,可還是感到全身的骨頭快散架了。

    「不要和我討價還價,想吃飯就去幫我買!」塞了張鈔票給我,老媽就轉身離開我的房間,完全沒有給我任何拒絕的機會。

    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只能認命的去刷牙洗臉換衣服,然後出門。

    然後幾個小時後我就後悔了,我應該多堅持一下別出門的……

    #本文僅發表與冒險者天堂、御見我論壇及城邦原創,於其他網站看見本文即是盜文與未經許可轉載!

    2017/04/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4-8 15:22: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發生什麼事了?
該不會剛好到什麼命案的現場吧...
想看下一篇~

點評

已經更了下一篇囉!  發表於 2017-4-9 15: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4-8 19:19:07 | 顯示全部樓層
然後我們帥帥的的虞夏就噹啷啷出場了(小花
漾漾原來你的衰運跟腦抽都是被家人逼出來的嗎
作者加油

點評

沒錯!虞夏登場! 謝謝你,我會加油的!  發表於 2017-4-9 15: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4-9 15:1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ha980154cy 於 2017-4-9 15:21 編輯

    01



    果然還是好累…

    我抬頭看了眼掛在正上方的太陽,忍不住皺眉,這大中午的真的是熱死人。

    選了間離家最近的便利商店,結果人家架子上的鹽居然沒了,我不想去另外一間店,因為距離很遠,要走十分多鐘。

    於是我無奈的走向櫃臺「不好意思,架子上的鹽沒了,請問還有嗎?」

    店員正在玩手機,聽到我的詢問後看了我一眼,然後直接回答「架上沒有就是沒有了,下次請趁早!」

    這回答實在是太令人傻眼了,這間超商還是知名連鎖x聯耶!而且你偏偏那麼大一間店,只是一包鹽哪可能缺貨啊!

    我看十之八九是你懶得去看有沒有貨吧?還下次請趁早!買個鹽趁早幹啥啊?你告訴我啊!

    暗暗在心裡詛咒店員會拉肚子一個禮拜後,我也懶得和他再多說什麼,直接離開了x聯。

    「只能去另外一條街那買了……」

    有時候覺得妖師的力量其實還不錯,以用來做無傷大雅的報復而言。

    比如說讓人拉肚子一個禮拜,或是跌倒吃到屎之類的。

    慢慢的走在街上,往下一間商店前進。

    「搶劫啊!」

    突如其來的喊叫讓我停下腳步,我默默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頭戴鴨舌帽,臉掛墨鏡和口罩的超可疑人士正往我這衝過來,手裡還拿個包。

    搶劫的人應該就是這傢伙了吧?

    我就站在原地等那傢伙往自己跑近,然後一把抓住對方的手,毫不猶豫的給了他一個重重的過肩摔。

    只見對方吃痛的蜷曲起身,我默默的撿起掉在地上的包包,看了眼慢慢向自己跑近的青年。

    青年頂著一頭微亂的褐色頭髮,露出了笑容「啊啊…是你幫我抓住他的嗎?」

    「嗯,沒錯…這是你的吧?」點點頭,然後我把手上的包包拿給青年。

    「謝謝!那個…我的名字叫做虞因,你應該還是高中生吧?真的很謝謝你幫我抓住這傢伙。」

    「不會……」

    「喂!你這小鬼把包還我!」

    小偷摘下自己的墨鏡和口罩,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對我破口大罵,口水還噴到我的臉上……

    「把包還你?這包本來就不是你的吧?」

    現在的搶劫犯真的很有事,該不會把包搶的了就覺得那是自己的吧?是有什麼認知障礙還是妄想症之類的嗎?

    「少…少囉唆!不把包還我,我一定把你揍的連你媽都認不出來!」

    見搶匪作勢要揮拳的樣子,青年板起了臉想把他從我的身上架開「喂!住手,我已經報警了,你不要想亂來!」

    用力掙開青年的手,搶匪這次直接往我的臉上揮拳,看來是真想實現他剛說要把我揍到連我媽都忍不出來的那番宣言……

    我直接向後退了一步,避開了拳頭,然後硬是抓住對方的手腕,往他的下巴揮了一掌,然後直接把他的手折到背後壓制在地。

    我露出了號稱這幾個月以來最燦爛的笑容,然後開口「你說誰想把誰揍的連媽都認不出來啊?」

    「………呃」

    沒等對方回答,我就往他的兩眼各卯了一拳,讓他成為熊貓眼,然後直接把他敲昏。

    「這應該可以算是正當防衛吧!」

    拍了拍手,我慢慢的從搶匪身上起身。

    聽到我這麼說,青年的臉整個空白了幾秒,過了一下才開口「……同學你應該有練柔道之類的吧?剛看你抓這傢伙的動作真的超流暢的。」

    「嗯…有學一點……」隨口回應了對方一句,我忍不住盯著他瞧。這傢伙感覺哪裡怪怪的,我覺得他和我有那麼一點點相似感,具體哪裡怪又說不上來。

    「呃…怎麼了嗎?」

    大概是察覺到我審視的目光了吧,青年感覺有點尷尬,我搖搖頭微笑「不沒什麼,你報警了嗎?…我想先走了!我還要去幫我媽跑腿!」

    青年為難的抓了抓頭「啊…是嗎?可是你K了他兩拳,還是逮到他的人,警察應該會需要找你問些話耶。」

    啊…真是麻煩,找知道就不幫忙抓什麼搶匪了!

    「好吧…我知道了。」

    「放心不用等太久的,二爸的動作一向很快……」

    青年的話還沒說完,我就聽到警車的聲音,現在的警察其實還蠻有效率的。

    不過…剛青年說二爸?二爸是什麼?有這種稱謂嗎?

    警車就停在離我們不遠處的路邊,很快的警車的車門被打開,從副駕駛座上走下了一個戴眼鏡的高中生,沒錯…是高中生。

    這高中生難不成是警察?看其他員警的態度,大概他真的是警察吧,很年輕的警察……

    只見對方直直往我們的方向走來,然後在青年的面前停下,直接重重的往他的頭上砸了一拳「好痛啊!二爸!」

    二爸?這個高中生?

    「你這白痴,都是你不好好學防身術,才會搞得出門接小聿都可以被搶劫!」

    「欸!?是這樣嗎?」

    青年一臉無辜的捂著被打的地方。

    「廢話!如果你身手好一點會被搶劫嗎?」

    確實,這個高中生說的有道理,而青年也自知辯不過對方,也只能選擇摸摸鼻子什麼也不說。

    「那搶匪是哪個?」

    青年默默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搶匪,高中生挑起眉,盯著他的熊貓眼半晌。

    「你打的?」

    「不是,是這位同學…」

    感覺到視線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我開口「他威脅我,這是正當防衛!他可以作證!」我指了指旁邊的青年。

    青年見狀,連忙點頭解釋「是他幫我抓到搶匪的,然後搶匪要攻擊他,所以他才出手。」

    高中生嘴角抽搐,再次往青年的頭砸了一拳「喔!是嗎,連一個高中生都能撂倒的搶匪,你竟然還被搶?」

    「不好意思……請問我可以走了嗎?」

    在不快點把鹽買回去,老媽就要大發飆了。

    瞥了我一眼,高中生這麼說「……既然是正當防衛也就不用追究了,只是還要你留個身份資料。」

    為了可以快點離開,然後去買媽交代的鹽,我迅速的留了資料,然後走人。

    走沒幾步路,我突然覺得天似乎變黑了,我默默抬頭一看,只見一具殘破的屍體就往我身上砸了下來……

    乾!是有沒有那麼剛好!

    我以前走在路上也曾被各種東西打到過,小至花瓶,大至施工的鋼條都有!被屍體壓到還是第一次啊!

    我的鹽還沒買啊!

    問我當初為什麼不直接開移動陣去買就好?呃…其實只是單純的我那時候忘記了……

    反正這不是重點!而且也來不及了!

    記得有句話叫天來橫禍?

    而今天就驗證了這句話的真實信。

    #本文僅發表於冒險者天堂、御見我論壇及城邦原創,於其他網站看見本文即是盜文與未經許可轉載!


    2017/04/09

作者的話:
發現夜璘大給了評分,真的超感動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4-9 21:38:15 | 顯示全部樓層
被屍體砸到......也太衰了吧XD
阿因真是萬年不變被二爸揍XD
還好漾漾沒有對二爸說出「高中生」三個字,不然就有好戲看了XD
然後.............卡位等更新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4-10 00:36:12 | 顯示全部樓層
郁希x幽熙 發表於 2017-4-9 21:38
被屍體砸到......也太衰了吧XD
阿因真是萬年不變被二爸揍XD
還好漾漾沒有對二爸說出「高中生」三個字,不然 ...

漾漾的衰是永遠的…哈哈
而阿因被揍也是不會改變的…哈哈

其實漾漾很像說,只是沒機會開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4-10 23:26:4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說到衰的話,其實阿因也很衰吧...
因為一個剛遇到而且就在旁邊的人
被屍體給壓到了...

點評

其實我覺得這兩個人都很衰!就某方面完全不分上下啊啊  發表於 2017-4-14 21: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4-15 01:55:48 | 顯示全部樓層
02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醫院了,屬於醫院特有的消毒水氣味我是不會認錯的,畢竟在我去就讀學院前的十五年人生中,就經常是在醫院渡過的,像現在躺在這突然讓我有種另類的懷念感。

    總覺得原本就快要散架的身體再受到任何一點刺激就會整個跨掉。

    看著醫院的天花板,我慢慢起身。

    「這位同學醒啦?醒的還真快!從你被壓到到被送來這不過二十分鐘不到耶。」

    和我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男人,褐色的髮隨意了個馬尾在後。

    沒搭男人,我環視了病房一圈,發現先前那個被搶劫的青年就躺在自己隔壁床,他的窗邊還有一個黑髮的少年,感覺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紫色的眼睛讓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才移開視線。

    大概是察覺我的疑惑,褐髮男人露出了笑容解釋「被圍毆的同學和你站的很近,所以他在你被屍體打到的時候也被壓到了!」

    我默默的看向還在昏迷狀態的青年開口問,「被圍毆的同學該不會是指那個被搶劫的青年吧?」

    聽了男人的稱呼我忍不住挑眉。

    「沒錯!不過沒想到被圍毆的同學有了新的稱呼啊!被搶劫的青年~聽起來也不錯呢!」

    哪裡不錯啊?這人怪怪的,而且不是普通的怪啊!

    等等…現在不是在這裡糾結的時候,先不管剛打到我的屍體到底是什麼,我得先把鹽買回家啊!

    「抱歉,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我直接跳下床,往門跑去。

    不料這時房門被打開,走進來的是那個高中生警察。

    「抱歉!讓一下,有什麼事我之後在回來……」

    話都還沒說完,高中生一把就揣住我的手,以我這兩年多的訓練,我馬上就知道他是想要把我往後摔,所以我硬是改變了自己的平衡點,直接以右腳往對方臉上踢去。

    而這高中生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在意識到自己遭到反擊的瞬間,他放開了我的手往後避開,然後直接攻擊我剛落地的雙腳,大概是想讓我跌倒在地吧,反正不管他的意圖是什麼,我也沒有完全躲開,所以差點跌個狗吃屎,好在門邊剛好有個櫃子,讓我能利用它當作支撐點,向後一躍和他拉開了距離。

    整個過程不到十秒鐘,我的背幾乎濕了一大片,拜託!我不擅長打近戰啊啊啊!這幾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

    眼前的這高中生也太恐怖了吧!動作犀利,絲毫不拖泥帶水,若是早兩年遇到他,我一定會被揍的滿頭包……

    我警戒的盯著高中生,一邊調整自己的呼吸。

    這時,待在裡面的男人忽然吹了一個很響的口哨,讓我十分的不爽!

    「被屍體壓到的同學竟然可以和你動手到這地步,真是厲害呢!」

    「我有名字!我叫褚冥漾!」

    誰是被屍體壓到的同學?你全家才被屍體壓到!拜託我有名有姓好嗎?

    「我知道喔!被屍體壓到的同學。」

    看著男人的笑臉我忍不住嘴角抽搐,好想揍人……

    「夠了嚴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這小鬼!」

    聽了高中生的話,男人隨口應了「是」

    「我說…你們到底在吵什麼啊?」

    青年揉了揉自己的頭,慢慢的坐起來看著病房內的四人。

    黑髮的少年先是低下頭在手機上打了幾個字,然後遞給青年看。

    「蛤?打架?誰和誰?」

    少年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抬起頭,看了眼高中生和自己。

    「這位同學和二爸打架!?」

    青年一臉驚愕的喊出聲來,這時旁邊的男人涼涼的開口補了一句。

    「而且還平手喔!」

    青年的表情顯得有些呆滯,「我知道這位同學好像會一些武術,但沒想到竟然可以和二爸打成平手耶。」

    高中生惡狠狠瞪了青年一眼,青年馬上就噤了聲,不在開口。

    事實上不算是平手,若繼續打,感覺我會輸掉,我善用的武器是槍械……

    不對,我怎麼又被氣氛牽著走了,要先把鹽買回去!

    「可以請問為什麼要攻擊我嗎?我還有事要回去。」

    「你不能走,你現在是嫌疑犯!」高中生這麼說。

    「呃……什麼嫌疑犯?」

    「殺人嫌疑犯。」淡淡瞥了我一眼,高中生向我走近。

    「蛤?殺人嫌疑犯?有沒有搞錯?我什麼時候殺人了,我怎麼不知道?」

    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誰會不記得自己殺了人啊?而且我殺了誰?

    「xx街的x聯店員,在你離開店裡後被殺害,據監視器顯示你是最後一個和他有交流的人。」

    「我只是要去x聯買鹽!」我大吼。

    「那你買的鹽呢?」高中生眼神銳利的盯著我。

    「沒買到……他說店裡缺貨,還要我下次趁早!」

    「你覺得你的鬼話有人會相信嗎?」

    乾!你不相信怪我囉?我可是全部實話實說!

    不過如果換個立場,我一定也很認為他在和我鬼扯。

    「這位高中生警察!請問誰會去殺一個今天才第一次見面的人啊?難不成我會因為買不到鹽就要把對方給宰了嗎?我才沒那麼扭曲黑暗!」

    我翻了個白眼,到底為什麼這樣就會懷疑我啊?在怎麼氣憤,我最多也是詛咒他跌倒吃屎罷了。

    「你說誰是高中生啊!?」

    這大概是高中生的某個點吧,他整個人在聽到那個詞之後臉變得比剛才還要兇惡好幾倍。

    衝突幾乎又要一觸即發,這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一個帶著眼鏡和高中生長得一模一樣的另一個高中生走了進來。

    「好了,夏你冷靜點。」

    聞言,果然高中生就安靜了下來,不過看的出來他還是很不爽。

    我現在指的是剛才和我幹架的高中生,不是帶眼鏡的這個。

    「同學你叫禇冥漾沒錯吧?」

    「是。」

    很顯然這個高中生的脾氣要比另一個好上太多了,如果要選擇交談對象,我一定會選他,而不是另一個傢伙。

    「能請你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出來嗎?」

    知道他這是要釐清事情的經過,所以我也沒再多說些什麼,直接用簡單的方式把事情和他說了一次。

    「我去幫家裡跑腿要買鹽,所以才到x聯,結果店員說架上的鹽沒了就是沒了,要我下次早點去。沒買到鹽所以我打算到另外一條街去買,結果路上遇到了搶劫,順手幫忙抓了搶匪後就被莫名其妙的屍體打到,然後就到這了。」

    我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嗯…這麼說來,還是沒辦法證明店員的死和你無關,我們這還是沒辦法放你離開,況且你也還沒有什麼關鍵性的證據能證明與你無關,所以還要麻煩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聽了眼前高中生的話,我整個有些崩潰,赫然想起我剛拿到的白袍身份!

    「我有證明。」

    我默默的伸手到衣服裡想要把白袍資格證明給拿出來。

    結果……內口袋什麼也沒有,空空如也,怎麼摸我也沒摸到任何東西。

    於是我的臉色變得鐵青……

    是有沒有這麼衰!我竟然沒把證明給帶出門。

    #本文僅發表於冒險者天堂、御見我論壇及城邦原創,於其他網站看到本文即是盜文與未經許可轉載!

    2017/04/15


    作者的話:

    超怕寫崩的啊啊啊!
    還是已經崩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4-15 12:12:08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你還是說出來了wwww
還有啊(拍漾漾肩
千萬不要跟嚴司認真,不然起笑的會是你
白袍證明要隨身攜帶啊啊啊啊
嗯...白袍卡...很重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