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713|回復: 228

[同人文] 【特殊傳說×神使繪卷】龍王神使(2/1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2-1 12:35: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20-2-12 16:27 編輯

· 特殊傳說×神使繪卷同人文
· 可能要先看過特殊傳說才看得懂,不過沒看過神使繪卷也沒關係
· 無CP
· OOC
· 文筆渣
· 絕不棄坑
· 不定時更
· 留言是更文的動力
· 有部份髒話出沒警告,好孩子不要學
· 請善用「只看該作者」或「只看樓主」功能
· 想進行三創請在御論或POPO跟我要授權並附上本文網址,盜文者漾漾詛咒你

本文於冒天網址(已停止更新):https://paradise.feiyan.tw/01_article/01_table.php?id=91881
本文於POPO網址:https://www.popo.tw/books/663339

如有任何問題懇請各位賜教,謝謝!


~~~~

00.楔子:


許冥漾是一名外貌出色、個性溫和且成熟穩重的高一生,雖然很好相處,但有時卻會有種莫名的隔閡。

事實上比起「許」,他更習慣的是「褚」這個較為罕見的姓。

褚冥漾,妖師先天能力者,別人曾這麼稱呼他──在他死亡之前。

鬼族再次攻入AtIantis學院,哪怕他努力使用言靈之力,萊恩、千冬歲、喵喵甚至是學長,無數人的生命在他眼前逝去──包括他自己。

死亡前的最後記憶,是安地爾掛著始終未曾改變的笑,將淬著劇毒的黑針刺入他的心臟,說很遺憾沒能有機會再一起喝杯咖啡。

在那之後他的意識墜入深淵,再重新張開眼後,他看見年輕許多的母親。

那當下他幾乎哭了出來,但是三秒後那些感動立刻被強烈的驚嚇取代。

他變成了一個……嬰兒。

意識時而模糊時而清晰,一直到他第一次開口說話才穩定下來。

這應該是轉世了吧?他猜想,而且還是沒喝孟婆湯、什麼都記得一清二楚的投胎轉世。

轉世後生活沒什麼變,老姊依舊是個女魔頭、老爸依舊老在外地出差、老媽依舊很關心他……唯有「許冥漾」知道「現在」和「過去」差了多少。

第一,前世那張路人臉不知跑哪去了,現在他的外貌十分引人注目:略長的黑髮柔順、墨藍色的眼如同水潭溫柔得讓人沉溺其中又不失帥氣、有時溫暖有時羞怯的笑容……就連他自己都得承認「許冥漾」和姊姊「許冥玥」長得非常相像……也同樣非常好看。

只是外貌,卻是他最不在意的一點。

第二,他失去妖師的能力了。

符咒、法陣、言靈……在學院學到的一切都無法使用,他能保留的只剩下體術。

除了記憶,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第三,這裡像原世界,卻不是原世界。

原世界也是有聯絡上守世界的辦法的,這些管道他都一一試過,但是……沒有。

守世界消失了。

國三升高一時,他沒有在志願單上看見「AtIantis學院」的小字。

他絕望到在報到當天獨自一人來到月台,投了兩瓶蜜豆奶,等著那班不會停的火車。

如果能撞到學院那最好,就算沒有,也不過是一條早該絕的命。

但當火車呼嘯而過時,他想起了他姓許的家人。

他們會難過的吧?

最後他只是看著火車駛去,把喝完的和沒拆封的飲料都扔進垃圾桶,然後默默離開月台。

有了重活一次的機會,他這樣子也太對不起老爸老媽和老姊了。

但他仍然想念守世界,平時能以笑容掩飾那淡淡的悲傷,可有時靜靜蟄伏在心底的思念會突然湧上,如同冰冷的液體剝奪他呼吸的權利。

被巴被踹、被忽視人權或者什麼都無所謂,只要他的朋友也在這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 19:28: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eter 於 2017-2-1 19:31 編輯

大大安安,怎麼稱呼呢?
我是第一次看和神使繪卷的文喔
請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 19:37:57 | 顯示全部樓層
寫的真好!
而且第一章就很長呢!
音孟看的很開心!
期待下一章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2 01:21: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搶劫!下篇快快交上來……

點評

您好,回復須滿15字(重複字句和標點符號皆不算)請於七日內改正  發表於 2017-2-10 22: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2 16:18:0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安 這裏也是找死中的國三生哦~(歡樂揮爪(被毆
不好意思借問一下 不知這篇是純粹借用神使的時空還是主角群們會出現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3 10:48: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20-2-2 19:24 編輯

01.夜海


「……漾、冥漾?」

「嗯?」褚冥漾眨眨眼回過神來,這才發現有好幾雙眼睛正盯著自己看。

……啊,下課了嗎?

「我說冥漾,雖然班導的課真的很無聊,但有必要放空得這麼澈底嗎?」一名同學笑嘻嘻地說。

「啊哈哈哈……」乾笑,他還真沒注意到已經放學了。

「欸欸,冥漾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飯?」一個男同學把一疊紙攤成扇形搖啊搖,讓褚冥漾想起某個使扇的欠揍董事,「噹啷,『夜海』的優待券!冥漾你來不來?」

「夜海」是一家走中價位的餐廳,最有名的就屬它的夜晚海景──雖然褚冥漾覺得真相是因為白天看海只會看到一堆汙染的關係……

「你怎麼不跟家人一起去?」褚冥漾看了下,是不知道什麼活動的特別獎,可以有十個人去。

「才不要,跟同學一起去比較有意思。」正值叛逆期的少年不悅地扁扁嘴,「冥漾你去不去?你很久沒和大家一起出來了!」

「嗯……」褚冥漾思索了下。

這輩子沒有帶衰體質、長得好看、因為以前學過一次所以成績不錯、上輩子的記憶讓他有自主訓練的習慣因此體育很好,種種原因加乘下來褚冥漾現在的人緣極佳,在星期五、六、日總會收到各種邀約。

但因為現在的生活就像有人觀看了他進入守世界以前的人生,把那些不科學的片段用正常的人事物補上,再把他的姓氏改掉然後把他塞進這個好看許多的身體,逼他再重複一次平凡的生活。

因此國中、小的同學和以前大部分都是重複的,別人的奉承和刻意討好他都看到就煩,能輕易看出哪些「朋友」離遠一點比較好。

真可惜幸運同學不在這裡,他都特意選他以前讀的學校讀了,但整間學校都沒有那個在褚冥漾很衰時依舊與他交好、綽號叫「餵魚」的衛禹同學了。

雖然他的身邊總是有一大群的「朋友」,但真正與他交心的,就只有三個人而已。

不至於完全無視同學的原因,只剩下怕母親擔心他的人際關係罷了。

「好吧,但我要先跟我媽說一聲。」

~~

九名少男少女嘻嘻哈哈地在夜海的觀景台上嬉笑著。

褚冥漾掛著淡淡的笑看著同學玩鬧,上輩子死亡時他是大三的年紀,現在則是高一生,精神年齡都三十七了,大了其他人一倍有餘,要玩在一起也太高難度,他更傾向就在旁邊看著。

「小柔,妳坐上來啦!」一名坐在欄杆上、完全不擔心會跌下去的少女慫恿著好友,「妳看,這上面自拍角度比較好看。」

「唔……」施柔琪猶豫地看了腳下踩的高跟鞋一眼,最後還是一咬牙,將手機塞給一旁的好友,「幫我拿著。」

見狀褚冥漾搖搖頭,怎麼現在的小屁孩(在他看來)都不懂得生命可貴?

走上前正想說一下同學,以他的好人緣,他大多數的勸告都會被聽進去,只是褚冥漾還來不及開口,施柔琪就腳底一滑、摔出欄杆。

「呀────!」

該死!褚冥漾一個箭步衝上前,正好抓住施柔琪的手。

「不要……亂動!」勉強從牙縫中擠出話來,褚冥漾緊抓著施柔琪逐漸滑落的手。

可惡,不知道扭來扭去的會增加救援難度嗎!?而且那尖叫聲真的超吵!

「施柔琪!」剛才說服對方坐上欄杆的女生叫著朋友的名,那淒厲度可比黑館女鬼畫像的尖叫嚇得讓褚冥漾一抖,差點放開施柔琪的手。

小姐,妳是很希望妳朋友摔下去嗎?

一面在心中例行性腦殘、褚冥漾一面使力想拉起同學。

感謝前世學長和老姊的魔鬼訓練,不然肯定來不及的。

一時之間褚冥漾和地心引力就這樣僵持住了,身周的同學沒有反應過來……不對!

墨藍色的瞳孔一縮,褚冥漾發現施柔琪的表情沒有變化,像是……時間凝結了一樣。

不對勁,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時間暫停的現象,但是救人要緊,褚冥漾手上一使力想將施柔琪拉回來,他可不是學長那種怪物,能夠抓著對方的一根手指把人拉回來。

但是很不幸的,褚冥漾看見了那個讓時間暫停的存在。

一個全身沾滿血跡、頭部有點爛、明顯是墜樓而死的鬼巴在施柔琪的背上,朝他擠出扭曲的弧度。

然後他的手被用力一扯,褚冥漾被拉出欄杆。

地面離自己愈來愈近。

他會就這麼死去嗎?

經歷過那麼多的大風大浪,他卻因為從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去而死?

……說真的他的感想只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水泥地在眼前中無限放大,褚冥漾緊緊閉上眼睛。

意識模糊之際,他看見一抹修長人影,還有如同大海般的藍綠色雙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3 10:53:59 | 顯示全部樓層
簡單來說這就是特傳轉生到神使的故事,也會遇到神使的人馬喔!(不過會變成小配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3 14:42: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更文
希望漾漾能早一點遇到守世界的人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3 16:00: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20-2-2 19:24 編輯

02.東海龍王


褚冥漾聞到消毒水的味道。

……啊,好熟悉啊,雖然現在他不衰了,但這味道他以前差不多是天天聞的說。

褚冥漾張開眼……然後頭部立刻遭受到自家親姊的攻擊。

「漾漾你是白痴嗎!?」

「噗嗚喔!」褚冥漾差點再躺回病床上,而且這次不一定會再醒來,「姊,很痛欸!」

「活該。」許冥玥冷冷哼了聲,「你救人救到自己摔下去是怎樣?」

「看到鬼。」褚冥漾很認真地回道,然後又被打了。

他是真的看到鬼了啊……

「老媽去買早餐了。」許冥玥抽出手機撥給母親,「床頭櫃旁邊那個按鈕你按一下,醫師等等就會來了。」

「喔好。」上輩子按過很多次的褚冥漾順手戳下去,然後看著許冥玥和手機另一端的白鈴慈通話。

不知道為何「許冥玥」沒有身為「褚冥玥」的記憶,但沒有就是沒有,褚冥漾只能猜測是「褚冥玥」沒有死亡的關係……應該啦。

「你因為救那個為了自拍摔下去的白痴而一起摔下去了。」一邊用簡訊通知出差中的父親,許冥玥一邊解釋,「三層樓的高度,你同學還沒醒、聽說就算醒了右腳也不能動了;但是你……毫髮無傷。」

……見鬼,太習慣醫療班的神藥,褚冥漾一時之間還真沒想到為什麼自己身上沒有傷口。

褚冥漾不相信那個鬼有那麼好心,都把他拉下去了怎麼可能佛心來著保護他啊!

那該說自己運氣好囉?難不成因為他以前真的太衰了所以上輩子就把霉運用完了?

……不太可能吧……

「漾漾,如果你救不了就別把自己賠下去。」瞇著美麗的墨紫色眼眸,許冥玥說:「沒有必要。」

稍嫌冷酷、有點無情,但卻是最現實的觀點。

褚冥漾乖巧地點點頭,其實說真的他也不會為了一個自己沒有很熟的人賠上性命,如果是親朋好友那還兩說,但是施柔琪……誰管她?

問題是!他根本不知道會半路殺出個跳樓鬼啊!

這個不能怪他吧!?

「不管怎樣你都讓老媽擔心了。」許冥玥環著手,說:「等等你要好好道歉。」

「嗯。」褚冥漾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醫生便敲響了門。

~~

檢查完確定全身上下都沒有傷口、也去看過施柔琪的狀況然後被施家夫婦跪著痛哭道謝後,褚冥漾終於得已回到溫暖的家。

只是填飽了肚子也盥洗完後,躺在床上的褚冥漾卻睡不著了。

奇怪,說好的疲憊感呢?以前墜樓醒來後明明就超累的啊……不對,那是因為動了手術麻醉藥還沒退。

睡不著的褚冥漾只好瞪著天花板習慣性腦殘……不,是開始思考。

那隻鬼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來?

整整十六年沒有遇過任何不科學的東西,褚冥漾幾乎以為這裡是完全正常的世界了,但是那隻鬼……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有能力了,所以還要看鬼要不要給他看嗎?

感覺上有點悲傷,以前是不想看卻看得到、現在是想要看卻看不到了……

深深嘆口氣,褚冥漾翻了個身,對上一隻眼。

小偷?

這個想法在冒出的瞬間立馬被褚冥漾推翻,如果是小偷,就該立刻逃跑而非敲落地窗。

而且如此深邃、美麗而無法捉摸的藍綠色,讓褚冥漾想到海洋……以及某個有嚴重近視、所以總是戴著有色隱形眼鏡的朋友。

無奈地抹把臉,褚冥漾爬起身去幫朋友開門……開窗。

雖然不知道對方爬他窗幹嘛,但嚴格來說對方做過一次,因為那傢伙的女朋友想給褚冥漾一個「生日驚喜」,但礙於性別因素只好叫自家男友爬窗。

拉開擋陽光用的窗簾,然後褚冥漾華麗傻眼。

論,一個cosplay的陌生男性爬他窗的機率與原因為……?

先生你誰啊!?

「開門。」陽台上的那位不明人士開了口。

如果某天你撞鬼了、墜樓、回家後發現有一個活像在cosplay穿了長袍馬掛還有藍綠色髮眸的陌生男人來爬你窗還叫你開門,你會怎麼做?

褚冥漾乖乖開窗了。

……等等等等!他在幹嘛啊啊啊啊!

褚冥漾很想給自己一巴掌再罵個白痴,他放這個怪人進來幹嘛!?

但他就是不由自主開了窗還說「請進」,就像學長踹門會趕快去開、夏碎露出腹黑笑容會打冷顫……自然而然的本能反應。

「為何露出此種表情?」不明人士面無表情地問道,而且語氣似乎不太開心。

「你是誰?」褚冥漾帶著警惕與禮貌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個人,不是他惹得起的。

好歹也(在學長的命令之下)考上了白袍資格,褚冥漾不會傻到在這種時候掉鍊子……腦殘不算。

「對救命恩人就此等態度?」明明外表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但青年的口吻卻老氣橫秋。

「救命恩人?」呆滯地眨眨眼,褚冥漾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簡直像是房間主人一樣,青年非常之順手拉開褚冥漾的書桌椅坐下,「昨日酉時自高處落下的不是你?」

……等等啊大大,他國文不太好讓他算一下……酉時是下午四點到晚上七點……呃,他是在六點多墜樓的沒有錯……

「孤當時心情好,就順手救了。」青年說話的語氣好像他只是在路上撿到一隻受傷的小狗順手把它拎到獸醫院去。

褚冥漾錯愕,「那我同學──」

「孤看她不順眼。」依舊面無表情的青年說,「孤不想救、便不救了。」

原本就不覺得自己是命大活下來的,褚冥漾立刻相信了對方的話,但是、怎麼可以這樣就放任一個人去死!?

看出褚冥漾的微詞,青年微微瞇起眼睛,變得幽暗的眸子如同暴風雨中的海洋,只要大海一個不悅,隨時都會將汪洋大海上的小小船隻打翻,「孤做些什麼、不做些什麼不受你管轄,你可知為了救你孤付出什麼代價?」

聞言褚冥漾愣了愣,他太習慣醫療班那些法術和傷藥,忘了這個世界和守世界可不一樣,如果救人是需要代價的,那肯幫助自己的青年只能說是非常好心的。

思及至此,褚冥漾有點羞愧,自己的行為也太忘恩負義了。

「倒是不笨。」一眼看出褚冥漾在想些什麼,青年輕輕哼了聲,只是仍然面無表情,「孤沒那麼小肚雞腸。」

那真感謝你……不對!為毛話題會跑到這裡啊!?

忽然意識到兩人對話(單方面回話?)到現在,青年還是沒有報上他的姓名,褚冥漾再罵自己一聲白痴。

「孤,」用著奇怪自稱詞的青年微昂下巴,神情倨傲宛如一介帝王,「為司東海者──」

「東海龍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3 18:23: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的好好看~!想問大大一下,神使公會的人或非人會出現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