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泠玥寒星

[同人文] 【特殊傳說×神使繪卷】龍王神使(停/棄更公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2-12 12:17: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17-4-3 14:48 編輯

褚冥漾睜開眼睛,然後徹底清醒了。

請讀者原諒他用詞不文雅,但是這裡靠北的是哪裡啊!?

從床上彈坐起身,入眼的不是白色水泥牆,而是以珍珠和貝殼砌成的銀白色牆面,泛著銀白色的流光。

房間內的家具全部都是中國風,但材質卻不是木頭,而是珍貴的紅珊瑚;青花瓷瓶內插的不是花,而是點綴上珍珠的珊瑚樹;身下的床是一個足足有三公尺大的海貝,本該是貝肉的地方鋪著厚厚的柔軟紗巾……

更重要的是!整個房間都泡在水裡!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而且,為什麼他能在水裡呼吸啊!?他沒有長魚腮吧!?

緊張地檢查了下,他除了能在水裡呼吸之外和睡前沒有任何差別,連衣服都是同一件,而且和鋪床的紗巾一樣完全沒有濕。

他甚至還能夠在水裡說話,只是聲音飄渺得奇怪,還會嚐到苦苦鹹鹹的海水味。

褚冥漾小心翼翼地下了床,他的鞋子好像不在這,只好光著腳丫稍微打量一下這個奇異的地方……不過他還是沒膽打開門就是了,等等一開門就被大魚吃了怎麼辦?

轉了一圈,褚冥漾正細細打量貝殼屏風上的雕刻裝飾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門外,是一隻牙齒非常銳利的鯊魚。

「哇啊!」褚冥漾立刻退到離門最遠的角落。

鯊魚!超大的鯊魚!

『大人?』一個軟軟的、有點像是還沒變聲的男孩的聲音傳來,然後一尾三十公分長的白金色金魚用散著微光的鰭拍拍鯊魚的口鼻處,鯊魚就乖乖退開了,『大人,您怎麼了?可有哪裡不適?』

……魚在和他講話……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

『大人?』金魚擔憂……從語氣聽來應該是擔憂,一條魚是要怎麼讀表情?反正金魚問道。

「……我沒事……請問這是哪裡?」

『此地是龍宮,大人!』那尾美麗而且拿去賣絕對很值錢的大金魚優雅的游到褚冥漾的面前,「龍王陛下請您過來有事找您,大人!」

……龍王是吧?

褚冥漾哀傷的發現這種睡一睡醒來發現自己不在原地什麼的好熟悉啊……不就是萬惡的夢連結嗎!?

不要擅自連線啊你們!會用夢連結了不起嗎!?

……好吧是很了不起,但他要休息!給他一個安穩的睡眠很難嗎!?就算身體休息了精神還是會累啊!

『大人?』大金魚在他的面前揮揮魚鰭,『您怎麼了?』

「……沒有,你說龍王要找我?」

『是的,大人!』金魚連忙用魚鰭推他的手,『這就帶您去見龍王陛下!大人!』

「呃……我沒有鞋。」看金魚努力把他推向門(鯊)口(魚),褚冥漾不得不開口。

『啊!小的太過粗心了!』金魚叫道:『大人,小的這就去拿!』說完就一溜煙,游走了。

褚冥漾表示有隻鯊魚在門外,他的壓力大如山。

幸好沒兩分鐘,就有一個穿著鵝黃色中國古代服飾的可愛小男孩捧著雙鞋跑回來,「大人!鞋子!」

「你是剛才那條魚?」褚冥漾瞪大了眼睛,這聲音一模一樣啊!

這年頭詛咒體黑蛇可以變成萬用小管家;一條金魚也可以變身可愛小男僕了嗎!?

「是啊!大人,怎麼了?」金魚小弟弟眨眨褐色大眼偏頭問。

「……沒,謝謝你。」

穿上了鞋,金魚小弟弟再次把他推向門(鯊)口(魚),「大人,請您騎上去吧!」

「騎鯊魚嗎?」不要啊!他還不想死!

「不然呢?」金魚小弟弟無辜回問,「大人您可以放心,上面有魚鞍也有韁繩,第一次騎也請不必擔心。」

「……牠不會咬人吧?」這對他的生命安全很重要!

「唔,通常是不會啦。」

不要用通常啊金魚小弟弟!意思是也有可能會咬人嗎!?

「啊,難道大人想騎海馬嗎?」金魚小弟弟露出困擾表情,「也是,騎海馬比較帥,可是海馬很難騎說,而且有的時候還會鬧脾氣,不是慢慢游就是暴衝,騎術要夠好不然會控制不住,大人想騎嗎?」

「……鯊魚很好,我們騎鯊魚吧。」

金魚小弟弟露出超可愛笑容,褚冥漾懷疑他裡面是黑的……錯覺吧?

騎鯊魚……就是坐到魚背上的魚鞍上,韁繩握好,出發。

游到上方後,褚冥漾才發現他位於一間超大超華麗的中國宮廷。

媽媽,妳兒子有生之年看到所謂的海底龍宮欸,還是龍王綁來的。

他的人權到底在哪裡?

鯊魚游得很快,一分鐘不到就游到一個地上畫了停車……停魚格的地方,停魚格有的是空的有的上面停了魚,從十台巴士大、看上面的魚鞍來看應該就是巴士的鯨魚到海馬都有。

「這裡是皇家停魚場。」金魚小弟弟跳下鯊魚的背,「大人您快下來吧!剩下的交給僕魚就好。」

還僕魚咧……龍王大人,祢家龍宮還有奴役啊!

心裡有著滿滿吐嘈的褚冥漾跟上金魚小弟弟的步伐,沒想到對方走得還蠻快的……或者說他走太慢?想要知道在水底走路的感覺去游泳池走個兩趟就能感受到了。

金魚小弟弟的地位似乎不低,一路上都是別人向他行禮,然後全部被他衝過去無視……只有幾個人讓他慢下腳步點頭示意。

不過金魚小弟弟還是非常快速的帶他去他所謂的「龍王殿」,似乎是龍王辦公的地方。

原來神也是要辦公的啊……

向門口的蝦兵蟹將(四公尺長的蝦子和一層樓高的螃蟹)告知完後,褚冥漾進入了龍宮。

皇位上,褚冥漾沒有看到龍王……全部都被滿山的文件擋住了啊!

「龍王陛下日理萬機,常有的事,大人不必見怪。」金魚小弟弟拉著褚冥漾繞過一大疊一大疊直接放在地上的公文山走到龍王面前,「陛下陛下陛下!小的把大人帶來了!」

「嗯。」龍王完全沒有抬頭看。

「陛下!」金魚小弟弟直接抽走對方手上的紙,那瞬間褚冥漾想到當學長不知道幾天沒睡還去接任務時,夏碎學長會面帶微笑抽走任務單給黑蛇小妹妹吃掉的情形。

……啊,真可怕的錯覺。

「怎……喔。」那一秒龍王的面癱臉似乎皺了下眉頭……似乎、只是似乎,因為下一秒褚冥漾想再看清楚時又是面癱臉了,「孤忘記了。」

「陛下,您不能因為維殿下不在就自己一個把工作都攬過去呀!」金魚小弟弟拍了龍王的桌,只可惜這動作配上這稚嫩的臉完全沒有魄力……個鬼!那張桌子裂成兩半了啊!

「不然孤能交給誰?」龍王似乎對此習以為常,手一揮、那些到處飛的紙和桌子就被一些平空出現的湛藍水珠托住懸在半空中。

「呃……交給……交給……」金魚小弟弟一時語塞。

褚冥漾突然覺得龍王大人好辛苦。

「好啦,謝謝你,霆。」龍王揮了揮手,「冥,你沒有什麼不適吧?」

左看看右看看,褚冥漾才確定龍王是在和自己講話,「呃、沒有。」

不過學長叫他「褚」;五色雞頭叫他「漾」;現在龍王叫他「冥」……你們的選字標準到底是什麼?順口度嗎?

「那好,來吧。」龍王點點頭,然後扭頭就走,似乎是要他跟上,又不解釋要幹嘛。

金魚小弟弟笑著把他拉著跟上去,力道沒有很重卻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在,褚冥漾只好認命跟上去。

龍王大人應該不會害他的……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2-12 14:51: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2 17:06:19 | 顯示全部樓層
龍王让我联想到了吾命骑士里的暴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漾漾遇到这种事也总算不会像以前那样惊慌了~有进步哦~漾漾·~
期待下一集i~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8 16:48:4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新讀者一枚~~~
可以叫我小唯或唯初唷~~~

大大這篇文好看喔~
很少看到有人寫織女或神使的同人欸......而且還是跟特傳接在一起

漾漾會再次和守世界的人接頭嗎?((好奇
期待下一篇~~~
By唯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9 13:40:30 | 顯示全部樓層
騎鯊魚……感覺真威風呢!但有點小怕>"<

學長叫「褚」;五色雞頭叫「漾」;龍王叫「冥」
雅雅覺得他們的選字標準是......看心情決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21 19:12: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17-4-3 14:52 編輯

腦殘可是漾漾的萌點喔!反正他現在也不是妖師了,就忍耐一下吧!XD

~~~~

龍王領著褚冥漾穿過無數長廊,那些半路遇到的人或非人對龍王都非常尊敬,對於褚冥漾和被龍王稱為「霆」的金魚小弟弟也同樣投以恭敬的眼神,讓褚冥漾感到不自在。
                                                           
他不了解所謂「神使」究竟代表了什麼,龍王那天的講解頂多只能讓他了解「神使」這兩個字表示他要使用龍王給予的神力打擊一種叫「瘴」的妖怪。     

可是瘴是什麼?不屬於自己的神力要如何使用?神明和神使又是怎麼樣的存在?褚冥漾全都不知道。     

龍王很快就在一扇門前停下,轉過身看著他,「冥,這個房間內關著一名孤的下屬,而他現下正被瘴寄附。」

「瘴受欲望所吸引,無論好的、壞的,只要欲望失衡,都會引來瘴。」

「請問……所謂的『欲望失衡』指的是什麼?」褚冥漾發問。   

「嗯……」龍王偏頭想了下,「當生靈極度渴望,能夠為了那份欲望枉顧一切,去偷去搶、無視道德與倫理時,那就是欲望失衡。理由可以是強烈的愛或恨,可以是救人的心也能是殺戮的想法,願望、希望、渴望,這些通通是欲望,都有引來瘴的可能性在。」                                

「像孤的這名下屬,他一出生即帶有前世記憶,過往的他沒有保護好其所侍奉之主,只能眼睜睜看著主人在眼前逝去,懊悔、無力感及保護欲交織成了欲望,這已是他第三次被瘴寄附了。」

前世記憶嗎……褚冥漾想起那些獨自一人想念到發狂的夜晚,會不會他也曾經有過欲線,只是長度尚未碰地,不足以釣起瘴?

也許是因為同病相憐,也可能是出於潛意識的直覺,褚冥漾問了那個人的名字。

「你可以自己去問他,他不是很喜歡有不認識的人知曉他的名。」龍王聳肩道,「不過孤得警告你,他的脾氣挺硬的,要知道他的全名還得要他認同你。」  

「維大人脾氣很壞、非常壞,就只有龍王陛下知曉他的全名。」某金魚咕噥得有點大聲,「像我們都只知道他名字的一個字:維。」      

……那他還是不要問好了。

「維只是冷淡了點。」龍王為下屬辯駁道。

「哪有啊,我上次不就是不小心把他前主子的畫像弄髒了好不好!?他有必要把我的玩具都弄壞嗎!?」金魚小弟弟不滿的鼓著雙頰,那模樣可愛得能讓任何女性激起母愛,「冥大人你說說,維大人是不是很過份!?」

喂喂喂,不要把別人扯進你們的愛恨情仇啊。

「那張是維和前世友人們的畫像。」龍王解釋道。

喔……代換一下角色,如果有人把他記錄以前的事情的筆記本弄壞,他也會抓狂……如果對象是可以抓狂的人的話啦。

沒事找死不是他的嗜好。

「總之,孤帶你來是要讓你熟悉瘴的妖氣。」不知道是不是不想深談這個話題,龍王把話題拉回來。

呃……沒有要他打吧?

「你現在的身體不過是個偶,提不出力量用的。」一眼看穿褚冥漾在想什麼,龍王解釋:「你現在用的身軀是以水塑型的『水偶』,功用類似你們說的……機器人?」      

龍王簡單解釋過後,褚冥漾才發現這裡不是夢,想想也是,剛剛有看到那麼多人。

現在他用的身體是用金魚小弟弟的鱗片為核心、龍王的力量為動力、意識則是其實正躺在房間睡覺的他,有點類似學長當時出發前往燄之谷用的遠端遙控。

不過如此一來他的意識還是不能休息啊……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你們一樣腦袋二十四小時運轉不停歇的!

再次一眼看出褚冥漾的微詞……可惡他的表情真的這麼好猜嗎?龍王說以後如果真的有要事要找他才會把他的意識接過來……問題是你們的要事定義通常都和正常人不同啊!

過去深受火星人思想荼毒的褚冥漾無法信任龍王,要知道當初他第一次看見喵喵還以為對方是什麼清純可愛的正常女孩……那一切都是假象啊!      

就算龍王看起來十足正常,褚冥漾還是無法相信祂的三觀。

外表正常人模人樣的才是最可怕的,看黑館那群黑袍就知道了!一個比一個思想詭異好嗎!?      

就算他成功(被逼著去)考上白袍,火星人的思維也不是他小小一個地球人能理解的啊……

「這些都不是重點吧?」金魚小弟弟把愈來愈遠的話題拉回來,明明當時害話題愈來愈遠的就是他。

「……總之,孤那名下屬就在裡頭,此次是要讓你看看『瘴』的模樣。」同樣跑題的龍王把話題拉回來,「維的力量很強,加上又被瘴寄附,威壓會比一般的瘴強上許多,你就看看就好,不必有太大的壓力。」         

說完龍王把手放在門板上,層層疊疊的細密鎖鍊現形,青色的力量屬於龍王所有,彈指之間便被破解,沉重而帶著血腥氣息的力量當頭罩下。

禁錮一破,房裡的瘴發出的粗啞吼聲傳出,不過也就只有聲音,並沒有像是衝出來之類的動作,想來是不能行動吧?

龍王面對這足以使普通人吐血或甚昏厥的吼聲連眉頭都不皺,還有餘裕瞄了身後的兩人一眼。   

祂的神使只是面色微微發白,不錯。

確定褚冥漾不會陷入歇斯底里後,龍王推開了門。

房內的是一尾巨大的蛟龍,通體漆黑,唯有雙眼腥紅似血。

瘴。

褚冥漾不由自主嚥了口口水,看著龍王抬手召出長槍。

「冥,記住,神力與妖力相斥,尤其對瘴更是如此,瘴會本能地憎恨神使;神使對瘴的妖氣也會比對其他妖怪的更加敏銳。」龍王以槍尖指向被青色鎖鍊綑住的瘴,淡漠的嗓音即使在瘴不斷嘶吼的背景聲中仍清晰傳入褚冥漾的耳裡,「你記住瘴的妖氣了嗎?」

褚冥漾點點頭,這樣的氣息和鬼族意外的相似,都有著濃濃的惡意。

「那麼,孤就先將這隻瘴給除去了,沒必要讓維受苦。」龍王說罷便將手中長槍往瘴的眼部狠狠捅下,並藉由槍身為引導讓海之神力在瘴的體內直接引爆。

早就已被龍王削弱一輪還被綑起的瘴完全無法承受這一擊,連詛咒的話語甚或痛苦的吼聲都來不及發出便被擊殺。   

沒有了瘴,那條少說也有十公尺長的蛟龍立刻縮水而後變換形體,變成正常的人類。

「這是維大人,他的真身就是一頭蛟龍。」金魚小弟弟向褚冥漾咬耳朵,「維大人很厲害,實力高強而且懂得也很多,有點像是龍王陛下的副手。」         

「是喔……」褚冥漾往縮小後的蛟龍望去,蛟龍身著西方樣式的黑皮軟甲,因為龍王都穿長袍馬褂,他還以為這頭蛟龍也會穿東方服飾,看來他猜錯了。

蛟龍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彎身檢視對方狀況的龍王擋住了褚冥漾的視線,直到龍王扶著對方的肩膀站起身,褚冥漾才得以窺見蛟龍的樣貌。

「霆,你替孤將維送回房吧。」龍王把沒有意識的人交給男孩,「這幾日讓他好好休養。」   

「是,陛下。」雖然嘴上總說著討厭對方的話,霆也知道維為了龍王、為了大家付出多少,因此順從的接下維癱軟的身軀,用水流托著對方讓沒有意識的男人不會跌在地板上。

「……等等。」沒想到當霆正要轉身離去之時,出聲攔下對方的,是褚冥漾。

「怎麼……冥大人!?」霆一回頭,立刻發現褚冥漾的神情不對勁。

那樣慌亂、恐懼和狂喜的眼神,好像他……看見了一個以為早已死亡的的朋友。

褚冥漾沒有理會霆的反應,而是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撥開維的黑髮。

眼瞼緊閉的男人有著一張俊美的傲氣臉孔和猶如暗夜的深黑膚色。

一出生即帶有前世記憶、沒有保護好其所侍奉之主,只能眼睜睜看著主人在眼前逝去的蛟龍有著夜妖精的臉孔。

「哈維恩!」

~~~~

第一個角色出場啦!有沒有嚇到?XD快說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21 19:40:35 | 顯示全部樓層
沒想到是哈維恩!!
等他醒來發現漾漾也會很激動吧!
期待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22 19:15: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嘿嘿嘿,因為很多人在問所以某玥說一下……
冰炎大概會是最晚出來的那一個喔!
因為種族和年齡設定的關係,他的外掛開很大(是說外掛原作裡好像也不少……)
要是一開始就讓他出來的話那某玥就不用寫啦!直接跳到BOSS戰就好啦!

然後!某位小姐妳給我快點辦帳號滾出來!不然妳的點文某玥不寫了喔!
(某個不出來的同學:那我以後就不借妳書了。)
(某玥:……對不起我錯了,明天求小說。(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22 20:04:07 | 顯示全部樓層
學長大大該不會是某某神的小孩之類,
一聽就很霸氣的身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22 21:19:4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好~
我是最近一直再潛水的讀者~
第一個出現的居然是哈維恩!?
嗯……眼睜睜看著主人死,自己卻無能為力真的很難怪
但也不該讓瘴入侵啊(說教ing

結論就是,大大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