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1129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7-16 18:54:32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7-8 14:17
再次對紅袍們表示讚嘆
幸好我們的世界沒有他們
不然狗仔隊都要失業了...... ...

我也覺得如果我們的世界有紅袍的話大概就不會有狗仔了......而且紅袍還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或許就不會有黛安娜王妃的悲劇了吧w不過我們沒有紅袍,真的是太可惜了(感嘆

不過我覺得我好像不小心把這裡的紅袍寫得太威了一點......不過有暴風跟白雲提升紅袍的素質,加上之後的千冬歲,我想這也不是什麼令人值得訝異的事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16 19:11:53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面具之下

本帖最後由 金吉 於 2020-7-16 19:22 編輯

客廳的立鐘敲了三下。

這是一個已經有些年紀的大鐘,在瑪莎跟喬納森新婚時就存在了,但因為保養得宜的關係,它的聲音到現在仍然低沉響亮,可以從一樓傳到二樓,即使房門關起來也可以隱隱約約聽到。

躺在床上的小女孩睜大她如寶石一般的眼睛,這早就過了一個孩子該有的睡覺時間,她卻神智清醒,甚至小心翼翼得走下床,金色的捲髮在精巧的肩膀上晃啊晃。

走出房間,孩子赤腳走在打磨得發光的柚木走廊,它在沒有暖氣的冬天下變得柔潤寒涼。她扶著牆壁,悄然無聲的走下樓,單薄的身影像極了一隻鬼魅。

在亮光與陰影處的交接處前,她停下安靜無聲的腳步,動作緩慢得坐道階梯上,柔軟的小手緊緊抱住膝蓋,微弱的光芒往她隨光線而變色的漂亮眼瞳裡打入一片漂亮的琥珀海。她舔了舔乾燥的嘴唇,靜靜得聽著客廳裡的對話。

「卡爾,你需要冷靜下來。」

「我要怎麼冷靜下來?我們、我們差一點──」

「但就像我們想的一樣,奇歐的王儲選擇將孩子保下來,後來也成功說服蝶妖一族的長老,不是嗎?」

「但這都不能改變我們選擇殺人的事實!」卡爾的聲音拔高,到了整棟房子都可以聽到的程度。「我們差點殺人了!」

「卡爾──」

「還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就只因為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就因為、就因為爸媽變成人質,就因為西亞──」

「卡爾‧艾爾!」

爭執尬然而止,突然間只剩下老鐘滴滴答答向前行的聲音,暈黃的燈光在深夜裡顯得暗淡。小女孩秉住呼吸,抱膝的手挪到耳旁,輕輕得摀住雙耳。

一聲淺淺的啜泣聲穿過她的手,刺破了一室的寂靜。

先是斷斷續續的嗚咽聲,接著是小小的哭聲,還有夾雜在哭泣裡面的話語。「我沒辦法,戴安娜,我真的沒辦法……」卡爾哭的聲音粗啞。「我一直看到布魯斯、我一直看到他──」

「但你什麼都沒有做。」戴安娜說:「我們只是負責做決定,而這個決定失敗了,所以我們什麼都沒有做。」

「戴安娜──」

「不然我們還能怎麼辦?」戴安娜反問:「我們什麼都沒辦法做啊。」

「我不知道。我只是,」卡爾帶些鼻音的支支吾吾。「只是希望、尼祿叔叔回來……」

「但他不在這裡。」戴安娜打斷卡爾的假設。「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照顧好西亞跟爸媽,想辦法打破現在的局面,同時去尋找尼祿叔叔。」

細小的哭聲停了。「妳說的對。」卡爾深吸一口氣,他的聲音平穩許多。「對不起,戴安娜。我只是、我想我可能是壓力太大了。」

「傻瓜,我們可是家人,我還是你的姊姊。」

「是雙胞胎姊姊,但這不是我一直依賴妳又向妳吐苦水的理由,妳也會累的。」卡爾的聲音仍帶有一點鼻音。「長老們那邊讓我去吧,妳也趁機休息下,妳肯定很了。」

「比起我,你回族裡處理交接,邊照顧西亞,還得處理幼兒園那裡的麻煩,肯定更難受。」戴安娜說:「我們都好好休息下吧,至少明天不要排工作了。」

「可是──」

坐在樓梯上的小女孩這時候放開手,躡手躡腳得走回樓上,輕輕得關上房門。她的額頭靠在門板上,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卻遲遲不肯落下,她深吸一口氣,把眼淚憋回去,才用力扭開門,門把在她的手裡發出喀擦的聲音。

她再一次走下樓,這一次不再停留,而是一路走到開了燈的客廳。卡爾跟戴安娜坐在柔軟的布沙發上,兩雙藍色的眼睛直直望向她。「西亞?怎麼在這個時間點起來了?」戴安娜的聲音溫柔,她伸出手,拍了拍她跟卡爾空出來的位置。「過來吧。」

小女孩──西亞緩緩走過去,她坐到戴安娜只的位置上,兩隻手緊緊抓著睡裙。「我打擾到你們了?」她的聲音細小,有些沙啞。

「怎麼會呢。」卡爾扯開一個淺淺的笑容,他天藍色的雙眼仍然有些紅腫,眼角還有一滴未擦去的眼淚。「做惡夢了?」

西亞點點頭。

「妳想談談嗎?」

她搖搖頭。

戴安娜看眼西亞跟卡爾,站起身,優雅得走向廚房。「我去泡點熱飲吧,現在有點太冷了。」她說:「喝點巧克力?」

「熱牛奶吧,加點蜂蜜。」卡爾彈個指,客廳的溫度變暖了許多,即使如此,他仍然從沙發已被拉出一條暖融融的毛毯披到西亞身上,大大的毯子完全得包裹住西亞小小的身軀,甚至繞了一圈有餘,讓她看上去好小好小。「喝太甜不利於睡眠品質,對吧?」

西亞在毯子下動了動。「但我喜歡巧克力。」

「早餐再讓妳喝好不好?」

西亞嗯一聲答應了,她從毛毯縫隙伸出兩隻軟綿綿的小手,拍了拍卡爾的大腿。「你也做噩夢了?」她對上卡爾的眼睛。「你的眼睛紅紅的。」

「我沒有做噩夢。」卡爾看了眼從廚房走出來的戴安娜,她的手裡端著一個小托盤,上面放著三個馬克杯,從裡面飄出巧克力香甜的氣息。「我以為我們說好了。」他嘆一口氣,接過戴安娜遞過來的熱巧克力。

「是你說的,我可沒答應。」戴安娜俏皮的朝卡爾眨眨眼睛,將小小的白色馬克杯放進西亞的手裡。「還很燙,要小心喔。」

「謝謝。」西亞接過熱飲,朝巧克力吹一口氣,但煙霧馬上又筆直得向上飄升。她輕輕抿了一口,又快速退開,她的嘴唇被燙紅了。

「跟妳說了很燙的。」戴安娜笑笑,輕輕拍拍西亞的頭。「痛不痛?」

「不痛。」

「真的不痛?」

「不痛。」像是要證明似的,西亞又啜了一口巧克力,她抿了抿嘴唇,嘴巴紅嘟嘟、濕濕亮亮的。

像是拗不過西亞的固執,戴安娜跟卡爾對視,向對方擠出一個苦笑。「好吧,既然妳這麼說的話。」戴安娜說:「那喝完就要去睡覺囉?明天我跟卡爾都沒事,可以帶妳出去玩,妳想去哪裡?」

西亞眨下眼睛,她前傾身,把近乎還是滿滿巧克力的馬克杯放到小茶几上。「我不需要去幼兒園了嗎?」她看起來有些緊張。「是因為我闖禍的關係?那些同學呢?是不是他們的家長──」

「不是的。」卡爾出聲:「不是因為妳做錯什麼事情才不讓妳去幼兒園的。」他看著西亞焦急的神情,又瞥眼戴安娜。「我跟戴安娜考慮過了,妳很聰明,即使去幼兒園也不一定可以學到什麼東西,不如讓妳在家自學。」

「我們想讓妳學自己喜歡的,學妳有興趣的,或者是做妳想要做的事情。」接受到卡爾求助的眼神,戴安娜順口接下去:「我們覺得,讓妳自主學習肯定比在幼兒園學習有效率多了。」

西亞困惑得皺起眉頭。「我不用再去上學了?再也不用去了?」

「原世界的教育制度不適合妳。」

西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所以在我暫時不用去上學的時候,我可以學習任何我想學的知識?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是啊。」

那雙寶石般的藍眼睛亮了亮,揉合的電燈光在她眼裡宛如燦爛驕陽。「那我可以參加巡演嗎?」西亞說:「那聽上去好好玩。」

「巡演?」

「嗯,法國巡演。」西亞晃了晃腳。「是菲利浦‧巴羅先生親自監導的,雖然需要點聲樂技巧,但感覺很有趣。」她閃閃發亮的眼睛看上去充滿期盼。「我可以參加嗎?」

「什麼巡演?」卡爾皺起眉頭。「妳又是從哪裡得到這條資訊的?」

「大前天的時候,你們都不在,我很餓,但沒有大人在家時不能用火,所以我出去買東西吃。」西亞乖巧的回答:「我後來在塞納河畔的書報攤看書,正巧碰到巴羅先生跟他的團員在做發聲練習,我覺得很有趣,就問可不可以加入他們。」

「他們就讓妳加入了?」

「巴羅先生說他們缺一個小珂賽特。」西亞說:「他們說我很適合這個角色。」

卡爾嘆一口氣。「西亞,我們說過很多次了,不可以隨便跟陌生人說話,對嗎?」他說:「即使他們表面看上去很好,還是有可能會對妳做不好的事情。」

「但他們都是普通人,我身邊還有符紙可以應付。」西亞看上去很委屈。「而且我很無聊,沒有人可以陪我玩。」

「西亞──」

「家長同意書在哪裡?」戴安娜打斷卡爾的話,詢問:「我想他們不至於忘記把這個東西給妳吧?」

「在書桌上,不過之前放在包包裡,有點皺了……」

「沒關係,可以簽字就好。」戴安娜無所謂得喝掉剩下的熱飲,卡爾正瞪大眼睛惡狠狠看著她。「晚點妳再拿給我們簽名好不好?」

西亞愣住了。「你們讓我參加?」

「雖然妳只有四歲,但妳是一個聰明有能力的四歲小女孩。」戴安娜勾起嘴角。「而且我們已經說好了,不論妳想做什麼、學什麼都可以,不是嗎?」

聽到這個回答,西亞緩慢得綻露出一個甜甜的、燦爛的笑容。「我知道了。」她掙脫毯子的束縛跳下沙發,一大口的喝掉馬克杯裡的熱巧克力,她咂咂嘴,才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不能現在就簽嗎?」

「不行,妳該睡了。」戴安娜笑出聲。「吃早餐的時候再拿出來。」

「好──吧。」西亞用手背抹了下嘴巴。「晚安戴安娜,晚安卡爾。」

看著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上樓,一陣不大但清晰的關門聲響起,卡爾挪開視線,將空馬克杯拿起來。「妳不能──」

「你難道沒看出來西亞有多開心嗎?在我答應的時候?」戴安娜抓過卡爾手裡的馬克杯,再拎起自己還剩一半的熱巧克力走向廚房。「這是她這幾個禮拜以來第一次笑,別說你沒注意到。」

「但她才四歲!妳就讓一個四歲的小孩子這樣鬧?」卡爾跟在戴安娜身後。「我們的責任是在爸養病的時候替他們、替尼祿叔叔照顧好西亞,而不是讓她一個人在外面胡鬧!」

「我們做到照顧好她的責任了嗎?」戴安娜重重得放下手裡的馬克杯,玻璃製的馬克杯在水槽裡硬生生摔出了裂痕。「在她被幼兒園裡的孩子欺負的時候,我們在哪裡?在她想要跟我們求助的時候,我們在哪裡?在她失控的時候我們又在哪裡?我們一開始甚至忘記給她錢去買吃的!」

「那是因為我們一開始都措手不及,現在我們已經習慣了。在我們可以開始好好照顧她的時候,妳又把她往外推。妳有沒有想過西亞會怎麼想?」

「我們永遠都沒辦法照顧好她。」戴安娜轉過身:「我們都清楚這個事實。」

「妳要對我們有更多的信心。」

「而你應該看清楚現實。」

「讓她自己一個人就是現實了嗎?」卡爾拔高音調,雙眼因為怒火而褶褶發亮。「讓她跟一群陌生人在一起就叫現實了嗎?戴安娜‧艾爾,妳這不叫面對現實,妳這叫逃避現實!」

「至少我是因為清楚才逃避,而不像你甚至連在逃避什麼都不知道!」戴安娜反擊:「你以為我們都是傻瓜?以為我們都不知道你把西亞當做布魯斯的替身嗎?」

「我──」

「你敢說你沒有?一次都沒有過?你敢用真名發誓嗎?你敢用爸的健康來發誓嗎?你敢用布魯斯發誓嗎?」

「我不敢,那妳敢嗎?妳敢發誓妳從來沒有在西亞的身上看見布魯斯的影子,敢說妳從來沒有這樣的想法嗎?」卡爾握緊拳頭。「妳敢說妳不是為了逃避失敗的事實而放棄照顧西亞的職責嗎?難不成妳要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西亞好?」

「至少她可以試著做自己!」戴安娜瞪著卡爾。「這只是時間問題,總有一天她會發現我們不是真正在看她,我們是在拿她跟布魯斯做比較,到時候她會怎麼想?又會怎麼做?你難道不清楚嗎?」

「所以比起改變自己,妳寧願把西亞推出去?妳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人了?」

「在我清楚自己的能力的時候。」戴安娜雙手環胸。「在我清楚我沒有辦法忘記布魯斯、沒有辦法忘記其他人的時候,在我知道自己已不是神,不再刀槍不入而且有了牽掛的時候,我就知道短時間內我沒有辦法改變。」

「那就試試看!」卡爾近乎咬牙切齒。

「試試看什麼?忘掉過去,活在當下?你難道不覺得講出來很沒有說服力嗎?」

「但──」卡爾抿緊嘴。「西亞才四歲,她只有四歲。」

「還好她只是個四歲的小女孩,長大後對這個時候的記憶不會太深。」戴安娜說:「也好在她才四歲,對細節的觀察力不那麼敏銳。」

卡爾嘆口氣。「肯定有更好的方法。」

「肯定有,但我想不出來。想方法從來不是我們的拿手絕活。」戴安娜放軟態度。「我很抱歉先斬後奏了。」

「我也有錯,我不應該對妳說那麼過份的話。」卡爾伸出手,輕輕把戴安娜摟進懷裡,他低下頭,將臉埋進戴安娜的肩窩。「對不起,原諒我好不好?」

戴安娜嘆息,伸手拍了拍卡爾的背。「我們都做錯了,所以就互相抵銷,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好不好?」她說:「我們這些天都很累,該好好睡一覺,明天帶西亞去裝飾藝術博物館逛逛,或許我們還可以去杜勒麗花園野餐?」

「那聽上去──」卡爾頓了下,抬起頭,他鬆開了懷抱。

戴安娜蹙起眉頭。「怎麼了?」

「我以為──」卡爾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大概是太累了,沒什麼。」

「那就快去休息吧。」戴安娜笑笑。

他們關了燈,各自回到位在一樓的房間,關門聲雙雙響起,房子於是漆黑一片,連點光源都沒有。

在二樓,西亞坐在門口,揉了揉泛淚的眼睛,緊閉的房門成了她的唯一依靠,但她沒有靠得太久就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到垃圾桶旁,從裡面撿出唯一一張的垃圾,攤平,放在書桌上。

那是一張家長同意書。

西亞站在書桌前,站在黑暗中好久,最後她躺回床上,閉上眼睛。































~~~某吉廢話區~~~

如果你們有發現的話,我好久沒有用這種廢話區了(?)畢竟我覺得會認真看得應該沒幾個人,不過因為這次的設定比較重要,所以得開個廢話區來解釋一下。

你們可能會覺得我對西亞的描述有點難以想像,我不得不說,那是因為我受到一部韓國漫畫《某天成為公主》很大的影響,我對西亞(對,就是格里西亞‧太陽!我終於讓她出來了你們有沒有很感動啊,雖然她變成女孩子了XD)的外貌設定就是使用這部漫畫的主角:娜西的外貌,我原本還想再做一點修正,但是因為娜西的外貿實在事太符合我對西亞的設定跟我的胃口了,所以就幾乎原封不動的挪用過來了。就連寶石眼的設定我都拿來借用了──版權仍舊歸漫畫跟原著小說所有,我只擁有自己的私心。

順便PO一點娜西的圖片,讓你們知道以後我們家的西亞(?)會有多漂亮可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16 19:51: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啊啊啊太陽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但也很可憐,活在布魯斯的影子下,因為戴安娜和卡爾一直想著他們的蝙蝠呵呵。但是天啊,圖也太好看了<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16 19:5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月亮上的黑貓 發表於 2020-7-16 19:51
哇啊啊啊太陽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但也很可憐,活在布魯斯的影子下,因為戴安娜和卡爾一直想著他們的蝙蝠 ...

《某天成為公主》這部不只畫風好看,就連故事內容都不錯喔XD如果放暑假有時間的話可以去追一追,臺灣webtoon是正版,每10天釋出心的免費一話,畫質也比其他網站還要精緻。

當初一看到娜西我就決定她是我的太陽了,因為真得太美太可愛了,不過我的太陽可愛又可憐啊QWQ就如你所說的戴安娜跟卡爾仍然被困在過去,而活在現在的西亞就變成他們緬懷過去的媒介,即使他們知道這樣不行還是會忍不住......因此只能把還小的西亞推得遠遠的讓她不要再受到傷害。

雖然是我自己寫得故事,但還是忍不注想罵一句:放下那可愛的女孩讓我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0 16:51:3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有在看喔~
看到時感覺就是小隻女版的太陽
不過感覺頭髮顏色改一下應該會更像吧~
娜西比較柔和,太陽的話應該會比較堅毅?
臉型再尖一點就是我想像中的太陽了(花癡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7 14:05:44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既大地暴風這對讓我驚訝的CP,又多了一個變成女孩的太陽了嗎?
但是帖子上寫已完結...
還會更新嗎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1 21:47:1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7-20 16:51
我也有在看喔~
看到時感覺就是小隻女版的太陽
不過感覺頭髮顏色改一下應該會更像吧~

我覺得現在已經很適合了XDD反正等太陽真正出場也是第二部的事情,那時候她也才是國一生,這種有點肉肉的臉型正好適合她的年紀,我同時也覺得娜西的頭髮已經夠燦爛了,再燦爛我怕眼睛沒有辦法直視(捂胸

不過我其實更喜歡娜西的媽媽的頭髮,感覺更溫柔QWQ可惜娜西的媽媽死的好早QQQQ克洛德把拔的頭髮可能更接近你說的顏色吧,金光燦燦的像太陽一樣,但有時候真的是帥到沒辦法直視他,所以我覺得娜西剛剛好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1 21:50:08 | 顯示全部樓層
吃貨少女緋 發表於 2020-7-27 14:05
啊啊啊,既大地暴風這對讓我驚訝的CP,又多了一個變成女孩的太陽了嗎?
但是帖子上寫已完結...
還會更新嗎QA ...

大地暴風這個CP很少見嗎XDDD我怎麼記得我當年有看過不少他們的同人?還是是我記錯了www太陽變成女孩子的設定應該也很常見啦,大概。

(應該)不用擔心啦,如果我的坑品好的話,你應該可以看到第二部的,所以現在第一部完結也不需要擔心,只需要耐心得在坑底等待就行了OWO如果投餵多一點的留言可以促使更新速度加快喔XD不過不勉強啦,反正作者自己是挺佛系更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1 21:51:34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心意

小小的身影在黑館的廚房裡跳上跳下的。

廚房的流理臺上擺放著一本做滿筆記跟標籤紙的食譜,器材與材料被整齊得放在一旁,桿好的麵糰已經被鋪平在料理台上,甜帶點生的味道跟烤箱裡散發出來的溫暖香氣混雜在一起,擠滿了整個廚房。

穿著過大圍裙的小男孩走到烤箱前面,看著紅紅的爐子和裡面的烤盤──烤盤上的餅乾已經呈現漂亮的蜜糖色──他又跳回拿來墊腳的椅子上,專注得看著密密麻麻的筆記,就好像只要漏看一個字就會釀成大禍一樣。

「出爐後要放涼一下……」他看著上面用紅筆圈起來的十分鐘,皺著的眉頭舒緩開來,又看了旁邊寫的散熱架,便急急忙忙得跳下椅子,把稍早放在右下方櫃子裡的網格型散熱架拿出來安置在桌上。

拿起過大的隔熱手套,小孩子把手套套上手,認真得盯著烤箱裡面的餅乾,直到它們變成筆記上的甜蜜的深棕色之後,他立刻打開烤箱,端著餅乾踩上小凳子,把剛烤好的餅乾一一排到散熱架上,再將新的一盤餅乾放進烤箱,並重新設定時間。

脫掉手套,孩子拿出玻璃紙袋和顏色繽紛的緞帶,還有好幾張小紙卡跟原子筆,他跪在地板上,一筆一畫得慢慢寫上不同的、卻包含同樣心意的話語。他寫得太認真,以至於沒有注意到後方的腳步聲。

「小娃娃在幹什麼啊~」

他僵了下,才抬起頭。「我以為妳出任務了。」他的語氣生硬。

「是啊,但任務實在太簡單了,沒什麼挑戰性。」

「學校的行政呢?」

「我請了一天的公假呢,幹嘛回去找罪受?」奴勒麗彎下腰,把孩子從地板上拎起來抱進懷裡。「小娃娃聞上去真好吃,香香甜甜的。」

「我──」

「蝙蝠?還有奴勒麗?任務提早結束了?」

奴勒麗轉過身。「任務實在是太簡單了,連暖身都不夠格。」她嘴角勾起。「那你呢?天使,你怎麼會在辦公時間回到黑館來呢?」

天使──安因的臉有些尷尬。「這個……我原本擔心蝙蝠一個人,畢竟今天幼兒園只有半天,黑館的其他人都不在,賽塔也在忙。」

「所以你就翹班?真令人刮目相看啊。」奴勒麗笑嘻嘻得看著表情更窘困的安因。「嘛,你看小娃娃自己一個人也挺不錯的,不只是看書,還會找事情做呢。」

「是啊──」安因伸出手指,輕輕刮了蝙蝠的鼻尖,他的指尖因而染上一層薄薄的白粉。「不過也把自己弄得亂糟糟的。」他微笑。

「……我會整理乾淨的。」蝙蝠咕噥。

「小孩子弄得髒兮兮的也挺可愛的啊,尤其還是這種的。」奴勒麗笑出聲。「不過小娃娃,你怎麼突然想做點心啊?還是這麼多份量的?」

蝙蝠小小的身子在奴勒麗的懷裡扭動下,看上去好不自在。

「這是什麼?」安因撿起地上的各色紙卡,無視蝙蝠的阻攔,快速得看過好幾張袖珍的卡片,他的嘴角逐漸上揚。

「別藏腋好東西啊,天使。」奴勒麗說:「分享可是美德喔。」

「真想不到會從妳的嘴裡聽到這種話。」安因從奴勒麗懷裡接過蝙蝠,並趁孩子還來不及反應之前把小卡片放到奴勒麗手中。

「畢竟事關小娃娃啊。」奴勒麗反手躲過蝙蝠的搶奪,她退了兩步,無視蝙蝠的抱怨,細細看起卡片上的每一個字,越看,她嘴角上的笑意越大。「小娃娃從哪裡得到這個點子的啊?」

知道已經東窗事發的蝙蝠低下頭,小臉脹紅,他抿緊嘴,雙眼晶亮亮的,明顯得害臊,害羞中又帶有些委屈。

「這沒什麼好值得遮掩的,」安因安慰。「事實上,這很可愛,也很貼心。」

「是啊,跟小娃娃一模一樣。」奴勒麗戳下蝙蝠熱熱軟軟的臉頰,但她的手指被安因拍掉了。「還真兇啊。」她噘起嘴,半是玩笑半是抱怨。

「妳的指甲太長了。」安因解釋,他把奴勒麗又湊過來的手拍開。「小孩子皮膚很脆弱,妳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劃傷他們。」

「我可是惡魔啊。」奴勒麗垂下眼看了自己的手,鮮紅色的指甲纖長漂亮。當她抬眼,漂亮的臉上又掛起玩世不恭的輕佻表情。「小娃娃,有沒有準備我跟天使的份啊?」

紅著臉,蝙蝠點點頭。

「真乖。」奴勒麗往蝙蝠臉頰親一口,留下一個鮮明的口紅印,那張軟綿綿的小臉脹得更紅了。「好啦,天使,我們讓小娃娃繼續去忙吧。」

安因點點頭,彎下腰把蝙蝠放下來。他對蝙蝠微笑,在孩子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別忙得太晚,好嗎?」

大力的點點頭,蝙蝠拍了拍安因的黑袍,可是發現越拍越髒之後就撇過頭,明顯得心虛。安因也不介意,只是拍了拍蝙蝠的頭,跟著奴勒麗走出廚房。

廚房又成為蝙蝠一個人的天下,他卻只是愣愣的摸了摸額頭,又揉了下臉頰,直到烤箱發出一聲提醒的叮,才回過神,慌慌張張的跑到烤箱前,拿起隔熱手套把滾燙沉重的烤盤拉出來。餅乾的顏色比焦糖還要深一些,但聞上去仍然美味。他放鬆得吐了一口氣,把剛出爐的餅乾放到架子上,才跪回地板上,重新寫起剛剛還未寫完的小卡片。

他把小卡跟分裝得準確的餅乾一起裝進漂亮的玻璃袋,再用清爽的蘋果綠緞帶打出一個個漂亮的蝴蝶結,最後還在玻璃袋上面貼上一個個貼紙,標示出收件者的身份。

用沾滿麵粉跟糖的手抹了下臉,蝙蝠抽了抽發癢的鼻子,沒忍住打一個噴嚏。他連忙用手摀住鼻子,看眼面前的成品。「呼。」他吁口氣,吹起一片薄薄的麵粉,讓他又打了一個噴嚏。

蝙蝠仰起頭,打量原本乾淨、如今一片狼藉的廚房,嘆口氣,再一次捲起已經髒兮兮的袖子,拿起作為少數倖存下來的抹布,緩慢得做起打掃工作。

等到廚房中於變得跟之前乾淨的模樣相差無幾時,蝙蝠抬起頭,轉了轉脖子,他摸下有些饑餓的肚子,再看眼滿是麵粉的衣服,又嘆一口氣,然後輕手輕腳得抱起他滿滿的成品,走出廚房。

大廳裡充滿熱食的香氣,讓蝙蝠在走上樓之前停下腳步,探出頭。他看見溫柔的燈光,一桌的美食,還有一臉神清氣爽、心情愉悅的戴洛。「蝙蝠!你──怎麼弄得這麼髒?」戴洛一轉頭,沒忍住笑出聲。「你抱著的是什麼?」

「餅乾。」蝙蝠有些悶悶不樂得看眼自己的衣服,但還是艱難得從一堆點心裡挑出兩袋餅乾。「給你。」

戴洛接下了蝙蝠的餅乾。「為什麼突然會有禮物呢?」他好奇的問。

「……這是歉禮。」蝙蝠囁嚅,彆扭的低下頭。「我之前、給你們添了很多麻煩,對不起。」

一聽到蝙蝠的道歉,戴洛勾起嘴角。「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他揉下蝙蝠的頭髮,空氣中漾起一點點的麵粉跟糖粒。「但還是謝謝你──這都是給我的?」

「還有休狄的,但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沒關係,我幫你轉交吧。」

「謝謝。」

戴洛又揉了下蝙蝠的頭。「去洗澡吧,洗乾淨再來吃飯。」

戀戀不捨得瞥眼擺滿食物的餐桌,蝙蝠點點頭,抱起一包包的餅乾,小心翼翼得走上樓。奴勒麗的房門半敞開,他皺起眉頭,用腳尖推開門,側身走進房間。奴勒麗坐在客廳的長沙發上,只穿著浴袍,還濕漉漉的。「小娃娃回來啦。」她一注意到蝙蝠,便站起來。「去洗個澡吧?」

蝙蝠將餅乾擺在小茶几上,回到房間拿出乾淨的換洗衣物。他的房間方正寬敞,有些亂,架子上滿滿的書、報紙和筆記,他從抽屜裡抽出內衣褲,赤著腳走進浴室,用力刷掉滿身甜膩的氣味。

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後,蝙蝠啪搭啪搭得走出浴室,奴勒麗已經換上休閒的家居服,頭髮乾燥蓬鬆,她半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看上去像是睡著了。

屏氣凝神,蝙蝠湊到奴勒麗身旁,低著頭看著奴勒麗,他淺藍如半融冰山的眼睛眨啊眨,站了一陣子之後乾脆坐下,雙手撐在膝蓋上托著腮幫子。

「小娃娃怎麼不叫我起來?」奴勒麗一個翻身,酒紅色的眼睛都笑彎了,她伸出一隻手,把蝙蝠撈進懷裡。「這個時候應該把我叫起來啊。」她用手指隔著衣服戳了下蝙蝠的肚子。「不是餓了?」

蝙蝠看眼奴勒麗的手指,指甲上的指甲油依然亮麗,但比起剛剛短了不少。「妳不必這樣的。」他斂下眼,小小聲的嘟嚷。

「天使說的話也有幾分道理在嘛。」奴勒麗仍然笑嘻嘻的。「小娃娃的臉又白又嫩,傷到了多可惜?」

「可是──」

「小娃娃別再糾結了,我們下去吃飯?」她站起身,蝙蝠仍然穩穩在她的懷裡。「你下次要直接叫起我,不然錯過美食多不划算。」

「……妳也等了我。」

奴勒麗因為蝙蝠的回答愣下,接著笑了。她用臉去蹭蝙蝠的臉頰。「小娃娃怎麼這麼可愛啊?」

他們走下樓,餐桌上擺滿著平凡卻溫暖的家常菜,除去他們,安因、戴洛還有賽塔都已經就座了,雖然只有五個人,但因為滿桌的菜餚,讓餐廳依舊看上去熱鬧無比。

燉得軟爛的肉像是可以在嘴裡入口及化,蔬菜鮮甜不帶一點土味,熱湯濃郁暖胃,做為飯後甜點的蜂蜜蛋糕香甜可口,一咬下去,熱呼呼的金黃色蜂蜜就流了出來。大人在低語,用著不同的語言不同的語調聊著最新的消息跟八卦,小小孩吃飽飯後即使想睜大眼睛,一整天的勞累與飽飯後的滿足感讓他昏昏欲睡。

戴洛拿出手機,悄悄得拍了幾張照片,安因和賽塔相識一笑,奴勒麗單手托著下巴,好笑得側過頭觀察正在跟睡神奮鬥的孩子。「好啦,小娃娃。」她最終開口,把蝙蝠抱起來。「睡覺時間到啦。」

蝙蝠軟綿綿得掙扎,但最終只是咕噥幾聲,乖乖的被奴勒麗抱回房間。「我還不想睡。」他倔強得反抗,但當牙刷被塞進嘴裡的時候,他也只能乖巧得任人擺布。

「早點睡才長得快。」奴勒麗把孩子抱回床上,柔軟的大床上,四隻圓滾滾的知更鳥圍繞在枕頭旁,幾本書被攤在床頭櫃上。她幫蝙蝠拽緊被子。「晚安,小娃娃。」她的手掌蓋在蝙蝠的額頭上,在手背上親了一口,上面留下她嘴上鮮艷的口紅。

回房間卸妝後,奴勒麗倒臥在床上,翻出公會稍早寄來的資料,又是一個黑袍單人任務,她抿抿嘴巴,將寫得密密麻麻的資料丟到一旁。

「妳在看什麼?」

奴勒麗轉過頭。「小娃娃,」她看眼時鐘,才不過十五分鐘過去。「怎麼不去睡覺?」

蝙蝠的雙手擺在身後,很顯然是在藏什麼東西,他走到奴勒麗身邊,把手裡的東西交給她。是餅乾。「這是給妳的。」他的話語因為睡意含糊,聽上去像是嬰孩牙牙學語時帶著的奶音。

「這是為了什麼?」奴勒麗讓孩子坐到床上來,她收下孩子給的點心。

「這是──」蝙蝠伸手揉了揉眼睛,打一個哈欠。「歉禮。」

「歉禮?」

「因為、我、差點害你們死掉。」蝙蝠的說話聲斷斷續續的,眼圈不曉得是因為手勁太大還是情緒的原因紅了。

奴勒麗嘆口氣,嘴上的笑容苦澀。「我們總有一天都會死,小娃娃。」她的手輕輕的順過蝙蝠柔軟的鴉羽色頭髮,在燈光的照耀下,那黑色帶一抹深深的藍。「而且這也不是你的錯。」

「如果不是我……」

「惡魔是自私的,小娃娃,我們不比妖精好到哪裡去。」奴勒麗難得的態度強硬,蝙蝠睜著帶著睡意的眼睛,朦朧得看著她。「我的生與死,我自己掌握。」她讓蝙蝠躺到自己的床上,把他安置在靠牆的一側,再一次為他蓋上被子。「睡吧。」

「我只是、不希望……」蝙蝠的眼睛緩緩闔上,「有人再因為我死……」他嘀咕完最後一句話,睡著了。

奴勒麗躺到他身旁,一隻手輕輕得撫過他柔軟溫暖的臉頰。「好的,小娃娃。」她輕輕得說,幾乎稱得上是溫柔。「好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13 23:12:3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還沒來得及看....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處在倦睏期。
也有點忘記上一次看到哪裡,所以找了上次的留言......剛好半年!天哪!

因為不想據透,稍微看了廢話區,~<某天成為公主>是還不錯看~我也很喜歡那種畫風,很可愛!!!

先踩個點~浮出來冒個泡。之後補上看文心得!


點評

好喔那我就期待你的留言了XD  發表於 2020-9-25 23: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