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0925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4 13:0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有有第二部欸!(驚$%^&*哇啦阿~開心
嘛沒吧,只是因為變成社畜的部分,很常會忘記回來(揍爆)煩惱的事情太多,越來越常會感慨自己是不是總是長不大,才會喜歡編織故事是不是自己沒有才華?,是不是其實講求的只是種認同而不是故事呢?我們總是會在這條路上充滿困惑,不過迷惘歸迷惘,寫文還是一種極度療癒的過程

故事總是這樣迷人,讓人無法自拔(笑

阿樓上提到的老鳥,讓人好懷念以前留言滿天飛的時候(感嘆貌

沒有情商的部分WWW真的不要跟沒情商的人談感覺,他們只會WTF一臉,問為什麼?WWW
拔小草的休狄,這畫面太美我不敢想像(笑壞

金吉.加油昂(O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4 23:55:46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20-2-14 13:06
有有有第二部欸!(驚$%^&*哇啦阿~開心
嘛沒吧,只是因為變成社畜的部分,很常會忘記回來(揍爆)煩惱的事情太多, ...

是的~寫故事真的是很療癒的一個過程!雖然有時候會因為沒有人認同而感到難過,但本來嘛初衷就是為了自己的欲望而寫w以後再迷惘的時候要趕快把你得留言拿出來看一看,免得又重蹈覆轍(笑

人懶好久不見~同身為老人看到你超開心的!上次傳訊息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一年?一年半?還以為你從此消失了嗚嗚。

我喜歡沒情商的希歐~他跟喬葛的拌嘴我寫得特別順暢又特別愉快!最喜歡看老夫老妻拌嘴了,特別舒服w後面還會有很多太美不敢想像的畫面,盡請期待XD我會繼續加油der(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4 23:57:35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1.3

「我還以為你說他沒事?」希歐關上房門,手裡拿著耳溫槍,小小的電子螢幕版顯示了三十九度四的高溫。「那他怎麼會又燒起來?」

「我怎麼會知道?」喬葛用力得將耳溫槍搶過來,摔進抽屜裡。

希歐看了喬葛眼,沒多做評論。「如果今天燒沒退下去,我會把他送到醫療班。」

「你明知道他討厭醫療班,這樣做只會讓他對你惡言相向。」喬葛抿抿嘴。「反正只是發燒,休息夠了自動會退下來。」

「對我們來說,或許,但他現在的身體只有幾歲?四歲?五歲?這個年紀的孩子燒太久,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退一步來說,休狄也才剛滿二十歲沒多久,他仍然是個孩子。」

「但二十歲也不是那種依然天真浪漫的年紀。」喬葛翻個白眼。「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為什麼對他這樣上心?你們非親非故的,就是對你老爸老媽我看也沒有這樣關切過。」

「那是因為他們是成年人很久了,可以照顧好自己,而且我爸媽身體健健康康的半點毛病都沒有。」希歐走進廚房,拿出鍋子,開始往鍋裡裝起飲用水。「但休狄現在頂著幼童的身體發著燒,連自理都很勉強。」

「這不算是正面回答道我的問題啊寶貝。」

「但也有回答道你的問題,這不就好了?」希歐把鍋子放到爐灶上,扭開電磁爐等水滾。「你要是閒到可以跟我抬槓還不如去顧著休狄,他要是病情惡化了你這幾天就別想跟我睡在同一張床上了。」

「那沙發行不行?」

希歐瞪他眼。「在磨蹭下去你就自己打地鋪。」

「哪有像你這樣的老公,結婚沒幾天胳膊子就像外拐了。」喬葛不滿得嘟囊。「再過幾天我是不是要擔心你到外面去找小狼狗了?」

希歐睨他眼,打開上方的廚櫃。「你到底要不要過去?」

「行,看在我老公的面子上,我可以勉為其難得幫忙照看一下討厭的小鬼。」喬葛晃下頭。「但僅限這一次。」他大聲得說,才轉過身上樓。

踱著重重的腳步上樓,喬葛推開門。「喂──」剩下的話他沒說出口,只是將半張的嘴閉起來。休狄不在床上,連接廁所與淋浴間的門半開,從裡面可以聽到很清楚的嘔吐聲,空氣隱隱還有嘔吐物的酸氣。

嘆一口氣,喬葛邁開腳步,先將窗戶打開通風,又對著房間多施了幾個保暖咒,才進到廁所,蹲坐到休狄旁邊。「你也沒吃什麼,怎麼還有東西吐啊?」他伸出手幫忙順背,小孩子的身軀散發著不正常的高溫,還濕答答的,讓小身版上的衣服完全黏在皮膚上。

等到休狄好不容易歇下來,不再乾嘔後,喬葛沖了充滿膽綠色嘔吐物的馬桶,抓過架上毛巾的同時丟了一個清潔咒刷掉馬桶邊緣的穢物。「去洗澡,你整身汗的,要是因此加重病情我就得睡地板了。」

「……衣服。」休狄虛虛的要求。

「行啦等等幫你拿。」喬葛不耐煩得把休狄抓到淋浴間,又拿一張小板凳、牙刷跟牙膏進去。「坐在這,你要是摔倒了我很難解釋。」他命令完才走出去,從袋子裡抓了一套內衣褲跟一件長T與寬褲。

回到淋浴間,他把衣服放在休狄觸手可及的地方。「髒衣服丟籃子裡面。」他指著被藏在流理臺下的洗衣籃。「敢亂丟你試試看。」

休狄哼了聲,眼睛瞪著沒有要出去的意思的喬葛。「你不滾?」

「要是你在這裡暈倒我會被希歐罵死。」喬葛又拉過一張小凳子自己坐下,他背對淋浴間,雙手抱胸。「放心,我對你那乳臭未乾的身體一點興趣都沒有。」

「……你要是敢看,我會把你眼睛挖出來。」

「我會自己第一個先挖出來,看你那小身板還不如瞎了比較好過。」

休狄沒有答腔,他只是再三看了喬葛的背影,才慢吞吞得拖起濕黏的衣服,直到全身赤裸才打開熱水。一瞬間淋浴間熱氣瀰漫,滿滿的水蒸氣讓小小的空間變得濕答答的。「你是想把自己煮熟嗎?」喬葛抱怨,用手揮了揮空氣。

水聲仍然持續,好一陣子,水停了,織物窸窸窣窣的摩擦聲迴盪在濕濕的空間裡。「你是想在這裡當一個障礙物嗎?」休狄質問。

「你當我願意嗎?」喬葛轉過身,抓過對方手裡的牙刷牙膏丟到流理臺上,同時用點小術法把銀白色的半濕頭髮蒸乾。他在休狄嘗試站起來前把他撈起來,讓他在自己手臂上坐好。「要不是有你這個病貓子在這裡,我還需要過得這樣憋屈?」

「我沒要求你委曲求全。」休狄反駁,在差點滑下去後只好抓住休狄的肩膀。「放我下去!」

「然後浪費我寶貴的時間看你兩條沒有力的小短腿拖著身體走?還不如速戰速決。」喬葛用肩膀頂開門走回臥室。原本打開的窗已經被關上,希歐拉了兩張椅子在床邊,床頭櫃上放著施加過保溫咒術的清淡餐點。「看好啦,這小子完好無缺的,要是他哪裡破一塊皮可不是我的錯了。」

「你就是要耍嘴皮子才開心?」希歐挑起眉毛,在喬葛把休狄放回床上後指了指床頭櫃上的稀飯跟小菜。「我知道你沒有胃口,但多少還是吃ㄧ些,空腹沒有辦法吃藥的。」

休狄皺起眉頭,讓希歐把餐點放在臨時架在床上的小桌子上。他看了看上頭的清粥小菜,好半天才拿起湯匙跟白粥,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喬葛看了希歐眼,坐在他旁邊的空椅子上,翹起腳用手撐著腮幫子。

吃不過一半,休狄放下碗,再把湯匙精準得放回原位。

「不吃了?」

休狄搖搖頭,看上去有些疲憊。「藥呢?」

希歐把藥丸跟開水遞過去,休狄連忙把藥丸和著水吞了,再把剩下的半杯水喝光,他的臉仍然因為高燒紅撲撲的,但比起幾小時前那暈紅已經褪了大半。「分析的結果如何?」

「誰說我們有做分析了?」喬葛勾起一抹笑。

休狄看了喬葛眼。「你們沒有讓寒冰做分析的話是違反常理的。」

就在喬葛還想要說什麼時,希歐掐了下他的腿。「初步的分析結果是你身上的那些……藥品,不會給你留下永久性的損害。」他無視喬葛的唉唉苦叫。「不過這幾天你可能會出現記憶混亂以及抵抗力下降等狀況。」

「所以身體變小也是藥品的作用之一?」

「對,等身體代謝掉就會恢復了。」

「其他副作用?」

「你的個性可能會暫時受到軀體年齡的影響,另外,雖然身上的傷口已經被我們治好了,但暫時得避免使用術法,你的身體現在正處於微妙的平衡,一旦打破這個平衡會造成嚴重的內傷。」希歐偏過頭。「除此之外應該是沒了。」

休狄點點頭。「我明白了。」他的話語輕巧。

希歐把餐具連同沒吃完的餐點收起來。「你怎麼不問需要多久才能恢復?」

「你沒有在第一時間說明,便代表你們在這方面也沒有把握,既然如此還不如趁時間調整好狀態。」休狄閉上眼,又睜開。「浪費時間問無用的問題只是拖累其他待辦事項的進度。」

「待辦事項?」

「與你們無關。」休狄扳起臉。「兩位既然是在蜜月,那也不好多讓兩位再將寶貴的時光蹉跎在與其不相干的事物上了。之後的事,本王子自有打算,絕不再打擾二位閣下。」

「你現在無依無靠的,還想自己打什麼算盤。」喬葛掏出紙條,上面的圖騰已經因為摩擦而模糊。「這不是你們國王陛下的親信旗下的禁衛軍徽章?自家人都鬧出這麼大一個簍子了還想自己解決?你想怎麼樣?你說說看,說得有理就照你說的,我們各過各的。」

「不說又如何?難不成你們還想摻一腳?」休狄冷笑聲,挺直腰桿。「你都說是奇歐這邊的自家人捅的簍子了,那也沒有理由讓你們淌渾水了,不是嗎?」

「你要我們眼睜睜看你去送死?你現在是孤立無援──」

「所以你現在要出手幫忙?是嗎?在經過這麼多年之後?」休狄捏緊拳頭。「這麼多年來,沒有你們的幫忙本王子也過得好好的,現在也是如此!本王子不需要你們的假好心!」

「你他媽的給我適可而止!你難道想要白白犧牲艾朗德拉給你的──」

「不准提到母后!」休狄尖叫,小孩子的聲音尖銳的好像可以割出一道帶血的傷口。「不准你提到她!喬辛葛雷‧霍德曼,你沒資格提到母后的名字!」

「你──!」

「停下。」希歐開口,聲音不大,但隨之而來的一股壓力卻瞬間壓抑住一觸即發的戰火。「你們兩個,冷靜下來。」他命令,翠綠的眼睛閃爍著螢螢綠光。

「閉嘴!你沒有資格!你們都沒有──」

希歐爬上床,一手輕輕抓住休狄顫抖的身體,另一手掰過他的下巴。他湊向前,雙眼直直看進休狄淺藍色的眼睛,那裡面正颳著情緒的風暴。「你很累了,休狄。」他的話語輕柔。「睡一下,晚些時候我們再談談?」

休狄看著那過於翠綠的顏色,眼神迷濛,他緩緩鬆開了拳頭,手掌心被刺出幾個鮮紅的月牙印。「談談?」

「嗯,晚一點,你先睡一下。」

休狄晃晃腦袋,又點點頭,像是全身的力氣被抽光似的,他在閉上眼睛的同時癱軟在希歐的懷裡。希歐抱緊了懷裡還在發燒的孩子,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我們需要談談,就你跟我。」他張開眼睛,那抹奇妙的色調已經散去,只剩下最為平常的翠綠色。他轉過頭,對喬葛微笑。「是吧?不守信用的膽小鬼先生?」

喬葛沒有回嘴,只是撇過頭,褐色的瞳仁閃爍著晦澀的光。











~~~~~~

身為一個經痛的單身狗還是要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5 09:55:45 | 顯示全部樓層
情人節對我的意義好像只有巧克力會打折?

點評

對我來說就是另外一個普通的日子,母胎單身狗傷不起(難過  發表於 2020-2-18 18: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8 18:33:21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2.1

本帖最後由 金吉 於 2020-8-11 14:22 編輯

「我需要來一點酒。」喬葛說,除此之外,不管希歐問什麼,他都以單音或者兩個音節做結尾。

所以他們在舒爽微冷的午後,坐在乾淨的荷塘旁,伸直雙腳,一小口一小口啜飲溫熱的清酒。酒味甚濃,醇厚卻不會過於刺激,回甘同時卻帶一股辛辣的嗆味。

就著寬口淺形的水墨陶瓷杯喝了幾口熱酒,喬葛的臉有些紅,但眼神清明,甚至有些陰鬱。「你想要談什麼?」他說,半瞇起眼睛,又是一口酒下肚。

「所以你終於願意說話了?」希歐抿一口酒,放下小杯子。「我還以為你喪失語言能力了呢。」

「嘖,要說什麼就明說,需要拐個彎罵人嗎?」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又瞞我什麼了?」希歐斂下眼,嘴上說歸說,在喬葛的酒杯又空時,他仍然為他斟酒。「你其實早就知道原因了,對吧?」

「隱隱約約吧,那又不是什麼太難推敲的事。」喬葛看了希歐眼,又是一口把酒喝光。「你自己不也猜到了?」

「如果你們沒有吵起來,我還真猜不到。」希歐又給喬葛斟酒。「不過,艾朗德拉?」

喬葛哼了聲。「我的青梅竹馬,難道不能直呼名字嗎?」

「你?跟奇歐的皇后?」

「有什麼奇怪的?哥從小就往哥夫那裡跑,認識一兩個奇歐妖精的貴族小孩也不稀奇。」

「但哥夫不是個伯爵?」

「他本身是個伯爵,但他家是侯爵世家,會跟公爵家的人有交流也不稀奇。」喬葛看了希歐眼。「我們就是在他們家舉辦的舞會上認識的,大概是……五歲的事情吧。」

「一見鍾情?」

「我對一個黃毛ㄚ頭說什麼一見鍾情?就算她後來勉強算得上傾國傾城,當時也不過是個有點超重的女孩罷了。」喬葛語氣雖衝,但嘴角卻掛起了溫柔的笑意。「一個愛甜點的吃貨,那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只吃東西不做交流在舞會上是一件失禮的事情,不過那時候誰都沒敢去糾正她。」

「而你去了?」

「我是那種人嗎?」喬葛翻了個白眼,晃了晃空杯子。「不,我走到她面前,把剩下的蛋糕都給她了。其實我當時只是想看她吃腫成一個大胖子,沒什麼其他的意思,不過她似乎認為那是示好的表現,結果整場舞會下來她都一邊吃著她的蛋糕一邊纏著我,煩都煩死了。」

希歐輕笑。「那很……你,雖然我覺得你那時的舉動有點太過幼稚了。」

「我那時才幾歲?而且記憶又還沒完全恢復,再說了身後跟著一個快吃成豬的吃貨的又不是你。那一陣子我真的被煩到抓狂,不管怎麼趕都趕不走。」喬葛吁口氣,鼻子有些紅。「後來也習慣了,就懶得再趕她了。畢竟有時間跟她瞎耗還不如多看點書,省得又被哥嫌笨。」

「但你不還是被他嫌?」

喬葛皺了下鼻子。「他嫌棄世界上所有人,包括他丈夫。」他又晃了下酒杯,希歐於是為他倒酒。「不過那是我之後才領悟到的,當初的我還是一個太過執著讓哥認同的小傻蛋,成天除了唸書練劍練魔法什麼都不做。她也無所謂,就這樣跟在旁邊──她是個聰明的女孩,一點就通,舉一反三,加上公爵家的藏書與教育,跟她學習總能得到不錯的收穫。」

「所以,這不是一個一見鍾情的青春偶像劇,而是個日久生情的溫馨小品。」

「大概吧。」喬葛有些敷衍的回應。「你要笑就笑吧,反正我以前就是個愣頭青,連我自己都想嘲笑當時的自己。」

希歐搖搖頭,他看著平靜無波的荷塘。「那是你的初戀,喬葛,不論怎麼樣我都不會笑你的。」他淡淡得說:「算上上輩子,那也是你第一次動心,不是嗎?」

「喜歡上一個永遠不可能得到的存在,不是傻子是什麼?」喬葛倒扣杯子,從希歐手裡拿過酒瓶,把剩下的酒乾了。「她還是孩子的時候就跟那傢伙訂婚了,一成年就結婚,根本沒有我可以介入的餘地。」

希歐將頭靠向喬葛的肩膀,不語。

「她的婚紗是我挑的,妝髮也是我負責的。」喬葛說:「就算沒辦法變成我的人,我也要她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子,讓她風光出嫁,成為最幸福的女孩子。」喬葛說到這,有些哽咽,但也只有短短的瞬間。他深吸一口氣,將空酒瓶放到一旁。「但那他媽的王八羔子卻不懂得珍惜,有了最漂亮的妻子也還在外面拈花惹草,完全把她當做一個有生育作用的擺飾看待,她後來病了,也僅僅派一位御醫過去,連做個表面功夫都不願意。

「她是個好女孩,但嫁錯了人,偏偏還嫁了個對她無情的傢伙,卻仍然傻傻的相信那死王八蛋對她仍有些情面。」喬葛仰起頭,眼角泛紅,他又深吸一口氣。「於是就把自己給傻死了,你說,親愛的,打哪裡去找一個這麼蠢的姑娘?」

希歐緩緩吐出一口憋在胸口裡的氣。「聽上去是一個好女孩,而你居然沒有去搶婚,真是出人意料。」他開起玩笑,緩緩得扣住了喬葛的手。「依你的個性,想要的東西不搶到手絕不罷休,不是嗎?」

「那也要有機會。」喬葛偏過頭看了希歐眼,笑笑。「只要有機會,不論多麼微小,我都會去爭取。但她嫁到了奇歐的王室,一來我家只是公爵世家,惹不起王族;二來……」

「二來?」

喬葛撇下嘴。「其實,我問過一次,她懷孕的時候。我問她要不要跟我走。」他說得很小聲:「就算懷孕也沒關係,我可以把孩子當親生骨肉養,但她拒絕了,還要我保證絕對不會再問同樣的問題。」

「……她想保護你?」

「是啊,傻妮子,自己都過的那麼苦,卻還想著別人。」喬葛的笑容苦澀。「現在想想,我那時也太衝動了,皇室裡的耳目肯定很多,我卻連隔音的結界都沒有放出來。要不是她當時為了調養身體住在偏宮,僕人又少,這事情肯定會害死我們。」

「只能說,你們真幸運。」

「……幸運嗎?或許吧,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說。」喬葛像是在回憶似的,語句拖得長長的。「後來我們真的沒再提過這個話題了,直到她死時都沒有。」

「她是怎麼死的?」希歐問。

「她有一次被下毒,之後身體就開始虛了,身體一直不好。那個混帳卻連為她治病都嫌懶。就算拿補品給她、給她找醫生,也只是一時的,療程不持之以恆是除不了病根的。她就是那樣死的。」喬葛反手握住希歐的手,握得緊緊的。「她可以活下來的,如果那個該死的國王願意、願意……但他什麼都沒做,從頭到尾只是不聞不問。」

希歐沒有說話,他的手被喬葛扣得死白,甚至有些發紫,但他沒有吭聲,只是靜靜得靠在喬葛的肩上。

「……這也是我被討厭的原因,我最後做了跟那個男人同樣的事情。」喬葛鬆開了希歐的手,他的拇指在希歐因血液循環不良而發紫的手打轉。「我讓她在最後的最後孤身一人,連帶的向她承諾的事情都沒做到。」

「你不是個會輕意做承諾的人。」希歐將頭抬起來,眼睛散發微微的綠光。「你向她承諾了什麼事情?」

喬葛看向他,勾了下嘴角,他轉過身,用右手掌遮蓋住希歐的眼睛。「你知道我曉得你的把戲,親愛的。」他的語氣聽上去有些無奈。「你也知道我會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訴你。」

「而我也知道你有事情不想要告訴我,這也是我為什麼會使出〝小把戲〞的理由。」希歐輕嘆一口氣。「而你也知道如果非必要,我不願意對你動真格。」

「知己彼己嘛。」喬葛笑吟吟得放下手,希歐隨即把眼睛睜開,翠綠色的眼睛不再散發螢螢微光。「而且為了不重要的小事使用能力也太浪費了。」

「這不是小事,而且它困擾著你,不是嗎?」希歐眨了眨眼睛。「讓我幫你,做為第三者,我的立場比你們更客觀,或許更有機會可以找出解決辦法。」

「你真貼心啊。不過不用你費心,現在這樣就好,我又不在乎。再說了,讓你做無用工可會讓我良心不安的。」喬葛親下希歐的臉,然後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我想我有點茫,就先回房間休息了。」他拿起空酒瓶跟空酒杯,往宅子的方向走去。即使走得越來越遠,空曠的後院仍可以聽見喬葛嘴裡在哼唱奇歐妖精一族的小調。

希歐轉過頭,看著喬葛的身影越走越遠。風起,他的藍色長髮被吹飛起來,遮蓋住再度發出螢光的綠眼。「騙子。」他喃喃,聲調細小,同時眨了下眼睛。「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8 21:55:16 | 顯示全部樓層
真好奇大地到底是承諾了什麼事情...

點評

之後會公開的~敬請期待XD  發表於 2020-2-21 23: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1 23:50:04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2.2

喬葛直到晚餐時間都待在臥房。

希歐在閒暇時間把小說看掉,又看會兒電視,中途又回了幾封簡訊,才進廚房做了三人份的餐點。他將兩份做好保溫措施放在餐桌上,另外一份則端到樓上。「吃點東西吧。」他對著剛睡醒的休狄說,一邊放下手裡的托盤。「你除了中午的半碗清粥之外什麼都沒吃。」

休狄看了希歐眼,沒動作。

「乖,聽話,至少吃個幾口?」希歐坐到椅子上,將拖盤放在腿上。他用竹籤插起一切成一口大小的三明治。「坐起來吃吧?躺著吃東西容易噎到。」

休狄撇過頭。「本王子不餓。」

「但你也得吃點東西才能吃藥。」希歐駁斥:「好不容易只剩下輕燒了,你如果現在不吃東西,不只會沒有體力,還會再次燒起來。」

休狄躺下,翻過身,將棉被蓋過頭頂。

希歐放下手上的三明治。「在生氣?」

「本王子有什麼好生氣的?本王子才不是小肚雞腸之人。」從棉被團裡傳來一陣被摀得悶悶的聲音。「竟被魅妖一族汶水分支的少主如此認為,中間肯定有什麼誤會。」

「不過是正常的推測罷了,畢竟很少人在得知自己被魅妖魅惑之後,心情還會好的。」希歐拍了拍棉被團。「不吃東西,至少起來喝點湯,讓肚子裡有點東西。」

「本王子不餓!」

「這不是餓不餓的問題,是身體健康的問題。」希歐嘆口氣,把托盤放到床頭櫃上,彎腰把棉被掀開。「三餐要定時定量胃才不會壞掉,胃壞了不只能吃的東西的種類變少,還時不時胃痛,遮騰死人了。」

休狄在床的另外一側,把自己縮得小小的。「不過是一點小病小痛,本王子才沒有虛弱到無法承受。」

「胃痛才不是小病小痛。」希歐嘆口氣。「你最好一輩子都別體會到……起來吃點東西。」

「本王子不餓。」

希歐又嘆一口氣。「剛剛那是我不好,我不該突然那樣的,對不起。」

「本王子就說了沒在為那件事情生氣,要說幾次你才明白?」休狄用手掌根壓了壓眼窩。「別再重複同樣的話,就算是本王子耐心也是有限的。」

「那你為什麼不願意面對我呢?」

「本王子高興面對誰就面對誰,豈是你三言兩語可以命令的?」休狄更用力得壓緊眼窩。「要是沒有別的事,門就在你身後,慢走不送。」

希歐觀察著休狄的一舉一動,他皺起眉頭,站起身,對旁邊的午膳放了個保溫咒術後走出房間,隔壁的臥房仍然緊緊閉著,喬葛還待在裡面。

沒嘗試扭開門,希歐下樓,走到廚房,燒水的同時草草吃掉擺在餐桌上其中一份三明治,他溫了茶壺與茶杯,丟了適量的乾燥洋甘菊花草進去。確定乾燥花泡開之後,才抱著茶壺、手指勾起兩個茶杯上樓。

休狄仍然維持著跟剛剛一樣的姿勢,只是把自己縮得更小,在偌大的床上看起來就像一個小小的球。「那樣縮著對頭痛不會有任何改善。」他把三明治放到椅子上,茶壺與茶杯放到床頭桌。希歐坐到床鋪上,倒了杯洋甘菊茶。「喝點茶,再不行我晚點給你冰敷。」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也常常偏頭痛?起來喝點茶吧,它會讓你感覺舒服些。」

休狄緩緩坐起身,眨了下眼睛,他的身體晃了晃。「你不需要大費周章。」

「只不過是沏一壺茶,也不算什麼勞心勞力的舉動。」希歐轉了轉茶杯,淺金黃的花茶散發出淡淡的香氣。「雖然空腹喝茶一樣對身體不太好,但好過空腹吞藥。」

休狄轉過身,在柔軟的床鋪上站起來,緩緩走到希歐身旁,希歐扶著休狄坐下後,把溫暖的茶杯交給休狄。「暖暖身子吧,晚點頭痛消點後再吃點東西。」他給自己也到一杯茶,雙手捧著。「你要是不喜歡火腿蛋,晚點再幫你做個起司蛋沙拉三明治。」

休狄低著頭,抿一口茶水。暖暖的,但不燙口。「本王子不明白,這對你有什麼好處?」他小小聲得問:「本王子現在被王室追殺,孤立無援,加深關係也只不過是拖了你的後腿,你現在巴結上來,什麼都得不到。」

希歐抿了一口茶。「如果每件事情都要去思考利弊的話,這種人生也太辛苦了。」他說:「我只是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就這樣。」

「所以你不是為了喬辛葛雷?」

希歐頓了下。「可能有一點吧,不過最主要還是我想做。」他又喝一口花草茶。「你擁有龐大的資源網,有許多線人是我一輩子接觸不到的,所以說在你所謂的利弊上,我還是可以得到一點好處。再說了,之前蝙蝠那件事情讓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壞心腸的孩子。」

「本王子──」

「如果你真的像外界說的一樣冷血無情,那時候就不會跟我們一起去救蝙蝠了,也不會為了他跟高層周旋,甚至會在一開始做決定的時候選擇抹去他。但你沒有,你選擇拯救。」希歐轉了下手上的茶水。「而對我們這種已經超過百歲的人來說,你的確是個孩子。或許你身邊的人都認為你已經足夠大,可以承擔責任,但至少在我們、在我眼裡,你只是個成長速度過快的男孩。」

「……我不是孩子。」休狄咕噥。

「不過你也不能否認,你還是個未成年。」希歐將杯子放到一旁。「而且,是個孩子沒什麼不好,孩子有專屬於孩子的特權。」

休狄低下頭,低聲不知道說了什麼,但實在太小聲了,就算在安靜的房間裡,那些話語也糊成一團。而在那之後,他也只是低著頭,視線放在淡黃色的茶水上。房間只剩下兩道呼吸聲,還有風拍擊窗戶的細小聲響。

「那,」希歐開口,打破了沉默。「你想吃火腿蛋三明治還是起司蛋沙拉三明治?」

休狄抬起頭,眼眶有些泛紅。「這樣就好。」他說,帶些鼻音。「這樣就可以了,本王子不餓。」

希歐點點頭,他輕輕拍了拍休狄的頭。「我去廚房熱點牛奶給你喝,你一個人在這裡可以嗎?」

「本王子不是孩子了。」休狄回答,他又低下頭,手緊緊抓著杯子,指骨泛白。「本王子當然可以自己一個人待著。」

沒再多說什麼,希歐起身,走出房間。在確認門是緊閉的之後才慢慢走下樓。

廚房的燈是亮的,裡面還有番茄微酸的香氣。他一探頭,看見喬葛頂著一頭睡亂的頭髮在下廚,放在爐子旁的砧板上還有一些生洋蔥的碎沫。「羅宋湯?」他湊過去,看見鍋子裡茄紅的湯頭,裡面滾著剝碎的高麗菜還有切成方丁狀的紅蘿蔔跟馬鈴薯。「怎麼醒來就在做飯了?」

「只吃三明治會餓死的。」喬葛咕噥,聽起來還沒有完全睡醒。「我可不像你,吃那拇指大的東西就可以飽。」

「只不過是切成適合一口的大小,不代表它真的才那麼點大。」希歐回嘴,他從底下的廚櫃拿出小鍋子,打開冰箱拿出紙盒牛奶。「而且我的食量是符合一個正常成年男人的平均值的,是你的胃口太好了。」

「你是拿人類的平均值去比較的,一點都不準確。」喬葛拿起小茶匙,灑了一點鹽巴。「可別忘記我們都不能算在人類的範疇裡。」

湯頭咕嚕咕嚕的滾動著,番茄的酸香不ㄧ會兒就瀰漫整個廚房。希歐戳了下喬葛,讓他過去點,而後扭開爐子,將牛奶倒進鍋裡。「我沒有忘記,都用這個身體活多久了?一百一十一?一百一十年?」

「一百零一十一,十一年前我剛開始追求你沒多久就陪你去回去過成年禮了。」喬葛任鍋子裡的湯滾熱,低著頭收拾起廚房的流理臺。「那時候你還死都不穿禮服。」

「也只有你會記這種芝麻小事了。」希歐彎下腰,從櫥櫃裡拿出一個嶄新的馬克杯。「你不覺得累嗎?」

「沒辦法,誰叫我有一個這麼好的腦子。」喬葛得意的哼哼。「我記得的事情可多了。」

「我知道。」希歐轉過頭。「我們這裡有蜂蜜嗎?」

「廚櫃裡有新的,放得有些裡面,你可能得找找。」喬葛把菜刀跟砧板洗乾淨,歸回架上。「加兩小勺就行了,那小子沒那麼嗜甜。」

「嗯,好。」希歐看了看,墊起腳伸長手,才搆到了放在最後頭的蜂蜜。他照著喬葛說的,僅僅加了兩小勺的蜂蜜進去,琥珀色的黏稠甜蜜讓潔白的牛奶變成淺淺的麥色。在馥郁的酸香裡,甜甜的奶味稀薄到可以忽略。

牛奶表面開始冒起煙後,希歐熄掉火,將鍋裡的蜂蜜牛奶倒進馬克杯裡,又從零食櫃裡拿出兩片薑餅放進口袋。「你慢慢來,我先上樓看看休狄。」

喬葛用抹布把流理臺擦拭過一遍後,扭開水龍頭,將髒抹布洗乾淨。「別太辛苦了,親愛的。」

希歐倐地轉過頭,他半瞇起眼睛,瞪著背對他的喬葛。「我怎麼覺得你話中有話?」

「跟你ㄧ樣,不是嗎?」喬葛轉過身,平靜得看著他。「別做你做不到的事情,希歐,也別給他希望,這是身處在他那種位置的人最不需要也最忌諱的。」

「他只是個孩子。」

「他不只是個孩子,他是奇歐妖精的皇儲,是下一任的國王。」喬葛拉過餐廳的木椅子坐下。「他不能當個孩子,那會害死他的。」

「你會這樣想,或許只是因為沒有人成為他的依靠?」

「你覺得誰會成為他的依靠?」喬葛笑出聲。「答案是:沒有人,你對這個答案意外嗎?」

希歐愣了下,然後笑了,那笑懶懶的,看上去勾人,笑意卻只停在嘴角。「別說會讓你自己後悔的話,喬葛,也別做任何會讓你自己後悔的事情。」他警告。

喬葛拿起被切得小小的三明治。「我後悔的事情夠多了。」他說,轉了轉插著三明治的竹籤。「但我不認為這件是值得我後悔。」

希歐笑著點點頭,不再多做評論,他離開的時候的腳步比以往更加輕盈。喬葛目送他離去,將三明治放進嘴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2 11:05:55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大地會不會想和休狄解開心結成為他的依靠
我是覺得他想啦~
因為他都把這件事說出來了
可能他有思考過這件事?

點評

他當然想過,在這些年裡,他肯定會想,如果他守護好他的女孩,守護好她的孩子,一切是否會不一樣......  發表於 2020-2-23 23: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3 23:13:29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2.3

喬葛躺在床上,眼睛睜得老大。

因為下午長長的午覺,導致他現在無法入眠,與他相伴的只有風撞擊窗戶的聲音,呼吸的聲響,還有希歐偶爾翻身時造成的布料摩擦與床墊的凹陷與升起。他們之間隔著一點距離,自從廚房的談話後,他們就停止了溝通。

小心翼翼得起身,喬葛套上衣服,抓過毯子,在昏暗中躡手躡腳得走出臥房。隔壁房間的門板被打開了些,留下一道小小的縫隙,喬葛的腳步短短得一頓,隨後掠過了休狄的房間,逕自往後院走去。

院子裡的空氣與室內不同,有一種過於乾淨的氣息,像是凜冽的山泉水,帶有點甘甜的氣味。他施了點法術,讓自己不至於凍得牙齒發顫。「我就不懂了,你們這些住在王宮裡的傢伙是不是都有些自虐的癖好?大半夜的出來溜達很好玩嗎?」喬葛將手上的毯子丟到做在荷塘邊的休狄頭上,邊給對方施加保暖咒術。「你現在這身板弱不禁風的,隨隨便便都會感冒的。」

「……不需要你管。」休狄回嘴,但仍任喬葛把他裹進厚厚的毯子裡。「本王子想幹什麼是本王子的自由。」

「在我們這裡就不是了。」喬葛搗股好一陣子,用毯子把休狄裹成一團小球,包得嚴密,只露出一顆腦袋瓜。「所以你到底出來幹嘛的?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再燒起來,我搞不好連睡地板的資格都沒了。」

休狄的藍眼睛閃著一層亮光。「您的擔憂,本王子心領了。」他站起身,半彎下腰拆解著毯子,整體的姿勢像是一個鞠躬。「為不壞您的美事,本王子便先告退了。」他站直身,面色僵硬得甩開厚重的毯子,邁開步伐往回走。

喬葛半瞇起眼睛,伸手抓住休狄的手臂。「你還沒回答我。」他加重手上的力道,讓休狄沒辦法甩開他的手。「你連著兩天出來是在搞什麼鬼?」

「本王子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關您的事情!」休狄惡狠狠得回話。「請您放手。」

「不然呢?你要尖叫喊色狼嗎?」喬葛向下拽著休狄。「這裡也就我們幾個,你認為希歐會幫你還是幫我?」

休狄被抓得半跪下,褲子因為突然的劇烈摩擦被蹭破,連帶膝蓋也擦破一大塊皮。他半瞇起眼睛,將手指甲刺進喬葛的手臂。「本王子可不是會哭哭啼啼得依靠人才能活下去的人!」他的另外隻手聚集起火屬性,指尖冒出點點星火,在黑暗中閃出橙紅色的亮光。「再不放開,休怪本王子不客氣!」

喬葛瞪大眼睛。「你瘋了嗎!」他打散休狄聚集的火花。「存心找死是不是你這小子!你難道忘記了你不能使用術法嗎?」

「只不過是一點內傷,算得了什麼!」休狄的身邊出現更多的火華,淺藍色的眸子倒映出亮橘的火光。「本王子現在就證明給你看──就算不依靠你們,本王子也可以活得好好的!」話語一落下,熊熊烈焰從休狄的周圍竄出。

熱氣順地撲上來,喬葛雖然即時抽出手,但仍然被燙焦了一大片皮膚。「媽的,這個死瘋子!」他罵,一邊拆解休狄的招式,邊聚集水屬性。「希歐!別再看戲了!給我出來幫忙!」

「這是對新婚的丈夫該有的語氣嗎?」希歐的身影從喬葛身後竄出來,開始聚集水氣。「尤其還是剛發生過爭執的新婚丈夫。」他說到這,輕笑,把朝他衝過來的火舌澆熄。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都快鬧出人命了!」喬葛開始專心得拆解休狄的術式,邊阻絕休狄聚集的火元素。

「我覺得這是個挺適合談話的時機。」希歐手一揮,一道水霧擋在他們與火炎之間,蒸散的水氣熱騰騰的。「我跟你說過了,不要說會讓你後悔的話,別做會讓你後悔的事情,看來你是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我也說了,我不後悔!」喬葛半瞇起眼睛,再看見又一道火焰時大罵聲髒話。「休狄‧辛德森!你他媽的給我住手!」

「給本王子滾!」休狄大吼,更多的烈火從他身周竄起,他的聲音與樣貌因此被熱度扭曲。「滾開!都滾開!」

「媽的,聽不懂人話是不是!」喬葛咬牙,回過頭。「幫我開一個口子出來,老子進去把那小子揍一頓!」

希歐皺起眉頭。「我不認為那是個好方法。」他說,有些過於小心翼翼。「他的身體現在應該承受不了你的拳頭。」

「總比他繼續自殘好!再自殘下去要變自殺了!」

希歐嘆一口氣。「我真的認為這不是個好方法。」他嘀咕,聚集起一顆水球。「我只能短暫創造出一個開口,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

「那就夠了。」

希歐手上的水球快速得砸向烈火建構成的高牆,水澆熄了火焰,冒出大量的水氣,熱得燙人。喬葛給自己附加上風屬性,瞬間衝進去。「你天殺的──!」他大罵,一手高舉,準備揮下。

但他停住了,他愣住了。

在火焰包圍的空間裡,休狄就跪在那,卻仍然不服輸得抬起頭,直直看著喬葛的拳頭,小小的臉滿是淚痕。

喬葛緊閉起眼睛,緩慢得放下手。「他媽的。」他嘆一口氣,張開眼,看了看休狄,又瞥開。「快解除這些術法,你這個有自殺傾向的小鬼。」

「區區內傷,本王子才不──」

「我說你有就有,快把火給滅了,之後看你說什麼我照辦就是了,看是要我不再出現在你的人生還是怎樣,我都照盤接受,行吧?」喬葛急急得說:「不管你也行,反正我本來就不想管,正好把你這燙手山芋丟了。」

休狄愣住了。「不管……了?」他身周的火炎晃蕩,一瞬間減弱。

「對啦,以後你想幹什麼就去幹,老子不管了。」喬葛低下頭,眼睛有些紅,他抓了抓腦袋,輕咳一聲。「所以快把這些東西弄掉躺回床上去。」

休狄眨眨眼睛,他的眼淚未停,甚至開始混著血液流出。「本王子做事從來不需要誰的允許!」他像是耗盡力氣的嘔出一口血,身周的火焰突然竄得老高。「你這自以為是的傢伙,滾出本王子的人生!」

「你他媽的搞什麼鬼!」喬葛才靠近一步,他的腳下卻冒出好幾簇火苗,燙融了他腳上的鞋子,直接燒到腳板的肉,悶熱的火場頓時傳來蛋白質燒焦的味道。「給我停下來!你真的會死的!」他退了兩步,聲音帶著恐慌。

休狄像是沒有聽見似的,他身邊的火焰更加旺盛,甚至燒到了自己。他流著黏稠的血淚,也不斷嘔血,但鐵鏽的味道都被焦味蓋過去了。

「希歐!把整個火場滅了!」喬葛對著外頭大吼,但燃燒的聲響實在太大了,聲音傳不出去。「休狄,該死的,快把火滅了,你會害死你自己的!」他轉過頭對著休狄大喊,因為缺氧的緣故有些中氣不足。

跪在火牆裡面,休狄緊緊抱著頭,火焰扭曲了他的身影,燒起他的衣服與皮膚,卻蓋不住越來越濃厚的血腥味,霹啪的火聲遮住了他帶血的呢喃。

喬葛咬著牙,努力的拆除著術法,同時也再次試圖阻擋休狄聚集起的火元素。身旁的火炎是小了些,可是他因為一心多用而沒有辦法完全阻止休狄的術法。「你他媽的到底想要什麼!休!老子管你也不是不管你也不是,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你這混帳!」

在火焰裡的休狄抬起頭,對上喬葛的視線,水也在同時間從天而降。

大量的水澆熄了熊熊烈焰,被燒得焦黑的地板冒出了炙熱的水蒸氣,喬葛用手遮擋過燙的煙氣,但手上的傷口仍然讓他痛的臉色倏地死白。

但術法破了,火也熄了。

他們之間的間隔只剩下零散的幾滴的水珠。

水沖刷掉休狄臉上的血漬,但他仍留著血──從眼睛、耳朵、鼻口,身下血水成了一池深粉色的腥水,使他看上去蒼白又瘦小。他張開口,似乎想說什麼,但只有更多的血從他的嘴裡湧出。

喬葛閉上眼,深吸一口氣,顫抖著、緩慢得吐出來後,他睜開眼,邁開腳步,ㄧ步,兩步,然後在休狄面前蹲下來。他用牙齒撕下被燒得半焦黑的衣服,溫柔得用僅存的乾淨的織布給休狄擦臉。「冷靜了?」他的手上聚集聖光,緩緩壟罩休狄的身軀。「你他媽的就只會給我添麻煩,這點不論以前到現在都沒變過。」

休狄愣愣得看著他,藍色的眼睛紅腫,即使溫暖的鵝黃色光芒照著他,可除去恐怖的外傷外,他的眼耳鼻口仍然在出血。

「晚點把你治療好後,你最好把憋在你腦子裡的那些話一次說出來。」喬葛蹙起眉頭,又聚集一次聖光。「這種事情我可受不了來第二次。我相信你媽媽也不希望你這樣浪費生命。」

「母后……」休狄眨眨眼睛,一顆顆血珠墜落到泥地。

喬葛又ㄧ次聚集聖光。「她不在了,」他抿抿乾裂的嘴唇。「她不在了,休。」

「我、沒保護好母后……」休狄吶吶得說:「我保護不了她,我……」

「保護她不是你的責任。」聖光再ㄧ次得包覆休狄的身軀,小身板上的外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但七孔流血的速度卻沒有緩下來。「從來就不是你的,你媽媽肯定也這樣認為。」

「母后……」休狄的目光渙散起來,ㄧ張小臉在鮮血的襯托下變得死白。

喬葛嘆口氣,他伸長雙臂,把向前倒的休狄攬進懷裡。「就只會給我找麻煩。」他嘟囔,抽了下鼻子,把孩子抱得緊緊的。「你真是個愛惹麻煩的小鬼。」邊抱怨著,喬葛的身周聚集起濃烈的聖光,ㄧ時間把深夜照的刺目。

等到聖光散去,一直站在後頭的希歐才慢吞吞得走到喬葛與休狄旁邊。在喬葛的懷裡,休狄被血污弄得髒兮兮的,可是鮮血已經不再留出,呼吸綿長。相反得,喬葛可就狼狽多了。「辛苦你們啦。」他蹲下來,單手拖著腮幫子,ㄧ手聚集聖光,治療喬葛身上的創傷。「你看,雖然只有一點點,但話說開之後不是好多了嗎?」

喬葛惡狠狠得瞪了希歐眼。「我們需要好好談談,沒有吵起來就猜不到先生。」

「等你好好睡ㄧ覺之後。」希歐撇撇嘴。「你的腳我治不好,聖光不夠。」

喬葛白他眼,往後倒。「先讓我休息ㄧ下,剛施了一個終極治癒術,快累死老子了。」他躺在光禿禿的泥地上,閉上眼長抒一口氣,濕潤的土地因為壓力微微下陷。

希歐蹲坐在泥土上,嘆口氣。「想讓我搬回去就說聲,何必裝作還有努力的樣子啊。」他抱怨:「就會把麻煩事丟給我。」

回答他的,只有兩道和緩的呼吸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4 10:35:51 | 顯示全部樓層
兩道和緩的呼吸聲
所以大地是抱著小休狄一起睡?!
這個話面想想就覺得好可愛!

點評

是的~喬葛在倒下得時候是把休狄護在懷裡的喔~所以也是抱著小休狄一起睡著得呢  發表於 2020-3-11 22: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