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0214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有有第二部欸!(驚$%^&*哇啦阿~開心
嘛沒吧,只是因為變成社畜的部分,很常會忘記回來(揍爆)煩惱的事情太多,越來越常會感慨自己是不是總是長不大,才會喜歡編織故事是不是自己沒有才華?,是不是其實講求的只是種認同而不是故事呢?我們總是會在這條路上充滿困惑,不過迷惘歸迷惘,寫文還是一種極度療癒的過程

故事總是這樣迷人,讓人無法自拔(笑

阿樓上提到的老鳥,讓人好懷念以前留言滿天飛的時候(感嘆貌

沒有情商的部分WWW真的不要跟沒情商的人談感覺,他們只會WTF一臉,問為什麼?WWW
拔小草的休狄,這畫面太美我不敢想像(笑壞

金吉.加油昂(O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20-2-14 13:06
有有有第二部欸!(驚$%^&*哇啦阿~開心
嘛沒吧,只是因為變成社畜的部分,很常會忘記回來(揍爆)煩惱的事情太多, ...

是的~寫故事真的是很療癒的一個過程!雖然有時候會因為沒有人認同而感到難過,但本來嘛初衷就是為了自己的欲望而寫w以後再迷惘的時候要趕快把你得留言拿出來看一看,免得又重蹈覆轍(笑

人懶好久不見~同身為老人看到你超開心的!上次傳訊息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一年?一年半?還以為你從此消失了嗚嗚。

我喜歡沒情商的希歐~他跟喬葛的拌嘴我寫得特別順暢又特別愉快!最喜歡看老夫老妻拌嘴了,特別舒服w後面還會有很多太美不敢想像的畫面,盡請期待XD我會繼續加油der(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1.3

「我還以為你說他沒事?」希歐關上房門,手裡拿著耳溫槍,小小的電子螢幕版顯示了三十九度四的高溫。「那他怎麼會又燒起來?」

「我怎麼會知道?」喬葛用力得將耳溫槍搶過來,摔進抽屜裡。

希歐看了喬葛眼,沒多做評論。「如果今天燒沒退下去,我會把他送到醫療班。」

「你明知道他討厭醫療班,這樣做只會讓他對你惡言相向。」喬葛抿抿嘴。「反正只是發燒,休息夠了自動會退下來。」

「對我們來說,或許,但他現在的身體只有幾歲?四歲?五歲?這個年紀的孩子燒太久,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退一步來說,休狄也才剛滿二十歲沒多久,他仍然是個孩子。」

「但二十歲也不是那種依然天真浪漫的年紀。」喬葛翻個白眼。「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為什麼對他這樣上心?你們非親非故的,就是對你老爸老媽我看也沒有這樣關切過。」

「那是因為他們是成年人很久了,可以照顧好自己,而且我爸媽身體健健康康的半點毛病都沒有。」希歐走進廚房,拿出鍋子,開始往鍋裡裝起飲用水。「但休狄現在頂著幼童的身體發著燒,連自理都很勉強。」

「這不算是正面回答道我的問題啊寶貝。」

「但也有回答道你的問題,這不就好了?」希歐把鍋子放到爐灶上,扭開電磁爐等水滾。「你要是閒到可以跟我抬槓還不如去顧著休狄,他要是病情惡化了你這幾天就別想跟我睡在同一張床上了。」

「那沙發行不行?」

希歐瞪他眼。「在磨蹭下去你就自己打地鋪。」

「哪有像你這樣的老公,結婚沒幾天胳膊子就像外拐了。」喬葛不滿得嘟囊。「再過幾天我是不是要擔心你到外面去找小狼狗了?」

希歐睨他眼,打開上方的廚櫃。「你到底要不要過去?」

「行,看在我老公的面子上,我可以勉為其難得幫忙照看一下討厭的小鬼。」喬葛晃下頭。「但僅限這一次。」他大聲得說,才轉過身上樓。

踱著重重的腳步上樓,喬葛推開門。「喂──」剩下的話他沒說出口,只是將半張的嘴閉起來。休狄不在床上,連接廁所與淋浴間的門半開,從裡面可以聽到很清楚的嘔吐聲,空氣隱隱還有嘔吐物的酸氣。

嘆一口氣,喬葛邁開腳步,先將窗戶打開通風,又對著房間多施了幾個保暖咒,才進到廁所,蹲坐到休狄旁邊。「你也沒吃什麼,怎麼還有東西吐啊?」他伸出手幫忙順背,小孩子的身軀散發著不正常的高溫,還濕答答的,讓小身版上的衣服完全黏在皮膚上。

等到休狄好不容易歇下來,不再乾嘔後,喬葛沖了充滿膽綠色嘔吐物的馬桶,抓過架上毛巾的同時丟了一個清潔咒刷掉馬桶邊緣的穢物。「去洗澡,你整身汗的,要是因此加重病情我就得睡地板了。」

「……衣服。」休狄虛虛的要求。

「行啦等等幫你拿。」喬葛不耐煩得把休狄抓到淋浴間,又拿一張小板凳、牙刷跟牙膏進去。「坐在這,你要是摔倒了我很難解釋。」他命令完才走出去,從袋子裡抓了一套內衣褲跟一件長T與寬褲。

回到淋浴間,他把衣服放在休狄觸手可及的地方。「髒衣服丟籃子裡面。」他指著被藏在流理臺下的洗衣籃。「敢亂丟你試試看。」

休狄哼了聲,眼睛瞪著沒有要出去的意思的喬葛。「你不滾?」

「要是你在這裡暈倒我會被希歐罵死。」喬葛又拉過一張小凳子自己坐下,他背對淋浴間,雙手抱胸。「放心,我對你那乳臭未乾的身體一點興趣都沒有。」

「……你要是敢看,我會把你眼睛挖出來。」

「我會自己第一個先挖出來,看你那小身板還不如瞎了比較好過。」

休狄沒有答腔,他只是再三看了喬葛的背影,才慢吞吞得拖起濕黏的衣服,直到全身赤裸才打開熱水。一瞬間淋浴間熱氣瀰漫,滿滿的水蒸氣讓小小的空間變得濕答答的。「你是想把自己煮熟嗎?」喬葛抱怨,用手揮了揮空氣。

水聲仍然持續,好一陣子,水停了,織物窸窸窣窣的摩擦聲迴盪在濕濕的空間裡。「你是想在這裡當一個障礙物嗎?」休狄質問。

「你當我願意嗎?」喬葛轉過身,抓過對方手裡的牙刷牙膏丟到流理臺上,同時用點小術法把銀白色的半濕頭髮蒸乾。他在休狄嘗試站起來前把他撈起來,讓他在自己手臂上坐好。「要不是有你這個病貓子在這裡,我還需要過得這樣憋屈?」

「我沒要求你委曲求全。」休狄反駁,在差點滑下去後只好抓住休狄的肩膀。「放我下去!」

「然後浪費我寶貴的時間看你兩條沒有力的小短腿拖著身體走?還不如速戰速決。」喬葛用肩膀頂開門走回臥室。原本打開的窗已經被關上,希歐拉了兩張椅子在床邊,床頭櫃上放著施加過保溫咒術的清淡餐點。「看好啦,這小子完好無缺的,要是他哪裡破一塊皮可不是我的錯了。」

「你就是要耍嘴皮子才開心?」希歐挑起眉毛,在喬葛把休狄放回床上後指了指床頭櫃上的稀飯跟小菜。「我知道你沒有胃口,但多少還是吃ㄧ些,空腹沒有辦法吃藥的。」

休狄皺起眉頭,讓希歐把餐點放在臨時架在床上的小桌子上。他看了看上頭的清粥小菜,好半天才拿起湯匙跟白粥,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喬葛看了希歐眼,坐在他旁邊的空椅子上,翹起腳用手撐著腮幫子。

吃不過一半,休狄放下碗,再把湯匙精準得放回原位。

「不吃了?」

休狄搖搖頭,看上去有些疲憊。「藥呢?」

希歐把藥丸跟開水遞過去,休狄連忙把藥丸和著水吞了,再把剩下的半杯水喝光,他的臉仍然因為高燒紅撲撲的,但比起幾小時前那暈紅已經褪了大半。「分析的結果如何?」

「誰說我們有做分析了?」喬葛勾起一抹笑。

休狄看了喬葛眼。「你們沒有讓寒冰做分析的話是違反常理的。」

就在喬葛還想要說什麼時,希歐掐了下他的腿。「初步的分析結果是你身上的那些……藥品,不會給你留下永久性的損害。」他無視喬葛的唉唉苦叫。「不過這幾天你可能會出現記憶混亂以及抵抗力下降等狀況。」

「所以身體變小也是藥品的作用之一?」

「對,等身體代謝掉就會恢復了。」

「其他副作用?」

「你的個性可能會暫時受到軀體年齡的影響,另外,雖然身上的傷口已經被我們治好了,但暫時得避免使用術法,你的身體現在正處於微妙的平衡,一旦打破這個平衡會造成嚴重的內傷。」希歐偏過頭。「除此之外應該是沒了。」

休狄點點頭。「我明白了。」他的話語輕巧。

希歐把餐具連同沒吃完的餐點收起來。「你怎麼不問需要多久才能恢復?」

「你沒有在第一時間說明,便代表你們在這方面也沒有把握,既然如此還不如趁時間調整好狀態。」休狄閉上眼,又睜開。「浪費時間問無用的問題只是拖累其他待辦事項的進度。」

「待辦事項?」

「與你們無關。」休狄扳起臉。「兩位既然是在蜜月,那也不好多讓兩位再將寶貴的時光蹉跎在與其不相干的事物上了。之後的事,本王子自有打算,絕不再打擾二位閣下。」

「你現在無依無靠的,還想自己打什麼算盤。」喬葛掏出紙條,上面的圖騰已經因為摩擦而模糊。「這不是你們國王陛下的親信旗下的禁衛軍徽章?自家人都鬧出這麼大一個簍子了還想自己解決?你想怎麼樣?你說說看,說得有理就照你說的,我們各過各的。」

「不說又如何?難不成你們還想摻一腳?」休狄冷笑聲,挺直腰桿。「你都說是奇歐這邊的自家人捅的簍子了,那也沒有理由讓你們淌渾水了,不是嗎?」

「你要我們眼睜睜看你去送死?你現在是孤立無援──」

「所以你現在要出手幫忙?是嗎?在經過這麼多年之後?」休狄捏緊拳頭。「這麼多年來,沒有你們的幫忙本王子也過得好好的,現在也是如此!本王子不需要你們的假好心!」

「你他媽的給我適可而止!你難道想要白白犧牲艾朗德拉給你的──」

「不准提到母后!」休狄尖叫,小孩子的聲音尖銳的好像可以割出一道帶血的傷口。「不准你提到她!喬辛葛雷‧霍德曼,你沒資格提到母后的名字!」

「你──!」

「停下。」希歐開口,聲音不大,但隨之而來的一股壓力卻瞬間壓抑住一觸即發的戰火。「你們兩個,冷靜下來。」他命令,翠綠的眼睛閃爍著螢螢綠光。

「閉嘴!你沒有資格!你們都沒有──」

希歐爬上床,一手輕輕抓住休狄顫抖的身體,另一手掰過他的下巴。他湊向前,雙眼直直看進休狄淺藍色的眼睛,那裡面正颳著情緒的風暴。「你很累了,休狄。」他的話語輕柔。「睡一下,晚些時候我們再談談?」

休狄看著那過於翠綠的顏色,眼神迷濛,他緩緩鬆開了拳頭,手掌心被刺出幾個鮮紅的月牙印。「談談?」

「嗯,晚一點,你先睡一下。」

休狄晃晃腦袋,又點點頭,像是全身的力氣被抽光似的,他在閉上眼睛的同時癱軟在希歐的懷裡。希歐抱緊了懷裡還在發燒的孩子,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我們需要談談,就你跟我。」他張開眼睛,那抹奇妙的色調已經散去,只剩下最為平常的翠綠色。他轉過頭,對喬葛微笑。「是吧?不守信用的膽小鬼先生?」

喬葛沒有回嘴,只是撇過頭,褐色的瞳仁閃爍著晦澀的光。











~~~~~~

身為一個經痛的單身狗還是要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09:55 | 顯示全部樓層
情人節對我的意義好像只有巧克力會打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