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0210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3-11 22:24:33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3.1

悄悄得從臥房裡溜出來,希歐走下樓,接起電話。「東西我讓式神帶過去了,晚點讓他過來吧,順便捎點藥草過來……嗯,寒冰會把單子給你。」他走進廚房,聆聽著電話那端的人聲。「嗯──對,我觀察了一個晚上,應該是沒有問題,只能說運氣不錯吧。」

用肩膀夾著手機,希歐翻出櫃子裡的蛋捲鍋,再從冰箱拿出幾顆雞蛋。「好啦,審判,我先做早飯,晚點要是有出狀況你再打過來吧,掰掰。」他放下手裡的食材,摁下結束通話鍵,把手機放到一旁。希歐伸了個懶腰,隨意得用橡皮筋把亂糟糟的頭髮束成一個馬尾後打起哈欠。

將洗好的米放進電鍋裡煮,希歐用力眨了幾次眼睛,才將雞蛋打成金黃的蛋液。他往蛋液加入一點鮮奶與砂糖,往鍋裡倒入一點油,才將調味好的生雞蛋倒下去。他又打了一個哈欠,用一隻手揉了揉眼睛,另一隻拿著筷子的手將半熟的雞蛋折起來,做成漂亮的厚蛋燒。

在等雞蛋完全煎熟的時候,希歐從櫃子裡拿出兩個馬克杯。「咖啡……」他打開櫃子,饒是踮起腳尖往櫃子裡找也找不到咖啡粉。「奇怪,不在這裡嗎?」

「廢話,你開錯櫃子了。」喬葛從希歐後頭伸出手,打開了隔壁的櫃子,拿出裡頭的咖啡粉。「還有,不是跟你說過頭髮不要用橡皮筋紥,髮質容易變差的,說這麼多次了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

希歐奴下嘴。「行了,老媽子,不就偶爾為之嘛。」他讓喬葛去泡咖啡,自己回到爐子前,把雞蛋捲夾到放在一旁的盤子上。「就別在碎念了,對了,你的腳還好嗎?」他第二次倒入油與雞蛋液,熱鐵與油相遇時發出滋滋聲響。

「誰都知道你的偶爾為之之後都會變成習慣。」喬葛抱怨,他俐索得泡好兩杯熱咖啡,一杯往裡面加入一點紅糖跟奶,一杯則什麼都不加。「還有,幫我治療的難道不是你嗎?你不該最清楚我的狀況?」

「你睡的那麼死,連我把你搬回去給你喀到了都不皺個眉頭,我怎麼知道有沒有完全治好你?」希歐抱怨:「不過你走路這麼正常,還有心情跟我貧嘴,看來是全好了。」

「廢話,不然你之前那些練習是練假的嗎?」將兩杯熱騰騰的咖啡放到餐桌上,喬葛折回廚房,站到希歐身後。「不要動。」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條黑色的髮帶叼在嘴裡,雙手小心得拆掉希歐頭上的橡皮筋,手指溫柔的梳理了被綁得亂的馬尾後,才把髮帶繞上去。

「不就是頭髮嘛,反正會掉再長。」希歐抱怨的同時做好了第二份厚煎蛋。

「綁好頭髮看起來比較順眼。」喬葛回嘴,彎下腰拍拍希歐的腿,在希歐的腳移開後打開櫃子。「我來弄主食吧──湯你要喝什麼?」

「我又看不到,管什麼順不順眼。」希歐開始做起第三份煎蛋。「湯的話就喝昨天剩下的羅宋湯就好了,剩下的你決定,我沒有差。」

「大清早喝羅宋湯?你認真的嗎?」喬葛不可置信得問:「你做了日式早點卻搭配羅宋湯?」

「別忘了你剛剛還泡了咖啡,咖啡跟日式早點也搭不上邊。」希歐偏過頭,看見喬葛不滿的表情。「不然你再煮味噌湯,羅宋湯中午喝,主食吃義大利麵,這樣總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

早餐最後搭配的主菜是炸豬排,新鮮的高麗菜絲冰冰涼涼的,搭上和風油醋醬,旁邊還有甜甜的煎蛋捲跟熱呼呼的味噌湯,湯裡除了豆腐與海帶,還有柴魚片。「早餐這樣吃有點太奢侈了。」希歐用筷子將豬排夾成一口大小的份量邊評斷:「可能還有點太油了。」

「如果你還記得的話,我們正在蜜月,在蜜月你想做什麼都行。。」喬葛喝了一口湯。「反正還有咖啡可以解油膩。」

「所以你為什麼不能接受羅宋湯卻可以吃日式早餐配咖啡?」希歐沒好氣得問:「咖啡也是西方的東西吧?」

「因為我仍然睏的要死,你也想睡得要命。」喬葛夾了一大口高麗菜絲到嘴巴裡,咀嚼,吞嚥。「所以這一次可以當作例外,不然你覺得我會接受這種奇怪的搭配嗎?」

「也就只有你這個挑剔的大少爺沒辦法接受了。」希歐酸溜溜得回嘴:「你們妖精在這方面到底有多固執?」

「這叫做生活的講究,親愛的,你會覺得麻煩指是因為你之前的生活都太沒有品質可言了。」喬葛涼涼得反嗆。「用麵包跟白開水過三餐可不是什麼好的生活方式。」

「那一陣子除了你、審判跟羅蘭,我們大家都很忙好嗎?連回家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希歐抱怨:「而你居然一點都不感謝,現在還指責我的生活方式?」

「感謝親親老公廢寢忘食的努力,讓我現在得以是自由之身,而不是被公會軟禁在家。」喬葛也順著希歐,順嘴的說出肉麻話。「忘恩負義是我的不對,還請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一馬?」

「好吧,看在你如此坦率認錯的份上。」希歐滿意得咬下酥脆的炸豬排。「這次就算了。」

「感謝你的寬宏大量。」喬葛笑吟吟得放下吃到一半的白飯。「那還請大肚量的你來說說,這一次的事情?」

「嗯?什麼事情?」希歐眨眨眼。

「你還想裝傻?這一次,」喬葛比劃下,「所有事情,都在你的計畫裡面,對吧?」

希歐吞掉嘴裡的食物,嘆口氣,放下手中的筷子跟碗。「事實上,一開始就超出我的計畫之外了。」他雙手一攤,語氣無奈。「只能說走一步算一步,還好結局不壞。」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所有事情了?」喬葛挑眉。

「我是紅袍,而你又藏不住秘密。」希歐聳聳肩,拿起放在旁邊的黑咖啡喝了一口。「你床頭的相框,有一張你跟休狄還有王后的合照──我是在發現之後才開始調查的。」

「那張照片我把它放在我跟哥的合照下──算了,跟你較真只會讓我頭痛。」喬葛拿過加了奶的咖啡。「所以之前你都是在演戲?」

「一半一半,我可以組織訊息來推敲真相,但沒有證據的推理只能是推理,不能成為事實。」希歐舔下嘴唇。「你哥那邊我也挖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他的嘴可嚴了。」

「畢竟是哥,他這方面比任何人都厲害。」喬葛哼聲。「所以你之前擁有什麼情報?」

「除了你是王后的青梅竹馬、休狄的教父還有沒有參加王后的葬禮也沒去掃過墓之外?沒了,你跟王后的行事太低調了。」希歐聳肩。「所以也可以說我沒有掌握多少資料。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休狄知道自己是你的教子嗎?」

「應該不知道,我倒是比較好奇你怎麼知道我是他教父的,當初作證的奶媽跟大臣都死了,王后也死了,在世的知情者應該只剩下我而已。」喬葛放下已經半空的馬克杯。「……你偷看我的日記?」

「你放在書桌上,我不能算是偷看。」希歐一臉理直氣壯。「如果你不想要有人看到的話,應該把它放到更隱密的地方。」

「我們之後再來討論這個問題,你這混蛋。」喬葛又喝一口咖啡。「你是什麼時候掌握到證據的?」

「你跟休狄吵架的時候,不過那也不太算實質的證據就是了。」希歐嘆口氣。「你放心,我不會把這事情說出去的,雖然我覺得審判大概猜到了,白雲那裡我也擋不住。」

「反正他們兩個也不是會到處碎嘴的傢伙。」喬葛放下已經空了的馬克杯。「大概是我們那陣子被軟禁又把休狄接過來住的時候漏餡的……算了,現在想這個沒有意義。」

「你跟休狄在那個時候感情就很差了嗎?」希歐問。

喬葛半瞇起眼睛。「沒有,是之後。就算那時候才五歲,他也是明事理的。」他嘆口氣。「不過我之後也沒去掃墓,這就讓他生氣了。」

「你為什麼不去?」希歐反問:「之後解禁後也不是沒有休假,這十幾年來你為什麼都不去看看?哪怕一次也好?」

「這哪有這麼容易?」喬葛嘆一口氣,眼神飄忽。「……我沒辦法。」

希歐看向喬葛,耐心得等著。

良久,喬葛動了下手指。「我沒辦法、我曾經對自己發誓,會好好保護他們的,就算沒辦法帶他們離開皇宮,至少也要讓他們能安全的生活。」說到這,他深吸一口氣。「休說對了一件事,我是個膽小鬼,我沒辦法面對自己的失敗──我沒能讓自己的青梅竹馬活下來,在休有危險的時候也什麼都不能做,我什麼都做不到。」

「所以你選擇逃避?」

「一開始,是,但我後來意識到我沒有資格,僅此而已。」喬葛抬眼,對上希歐的目光。「我該對休說什麼?『嘿,你媽死了是我的責任,順道一提,我是你的教父。』這樣?我看起來像是臉皮這麼厚的人嗎?」

「或者你可以坦白。」希歐斂下眼。「你也說他是個明事理的人。」

「這跟那是兩碼子的事。」喬葛咕噥。

「不,但我認為你需要自己去理解,不然我再浪費唇舌都沒有用。」希歐站起身,對未吃完的早餐施了一個保溫咒術。「我想客人快到了,我先去客廳等他,你幫忙把早餐端上去行嗎?」

「嘖,你讓審判派誰來?」

「居然對我指揮你一點意見都沒有?」希歐挑眉。

「我想這樣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有鑑於你都讓我幫你整理資料了。」喬葛也站起身,把沒吃完的早餐擱在桌上。希歐睨他眼,又施加一個保溫咒。「只是送個餐點而已,不過幾步路的距離,我沒有道理拒絕。」

「啊──這樣啊。」希歐說:「我讓審判叫戴洛來,那孩子已經纏著審判跟魔獄好陣子了,希望你別介意。」

「我為什麼要介意?」喬葛看了希歐眼,不明所以得撇下嘴,回身端著裝有早點的托盤上樓。

希歐在他身後擒著一抹笑,確認喬葛上樓後,他才離開飯廳,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翻起一本嶄新的小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1 22:31:22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跟太陽相處久了,一/想法都有一點點像(老媽子...
一抹笑,好像算計的不只這些?

點評

嘿嘿~你看完下一章就知道啦。是說我覺得我筆下的角色就暴風跟太陽最像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苦惱  發表於 2020-3-21 23:1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1 23:23:45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3.2

喬葛騰出手打開門,對房裡的情景愣了下。「……我回頭絕對要跟他好好談一下隱私權的問題。」他低聲抱怨,邊把門關起來。「你聽到多少?」

坐在床上的休狄放掉手裡的式神,圓滾滾的斑鳩啾啾兩聲,就從窗戶的縫隙飛走了。「煮湯開始。」

「那就是全部聽到了。」喬葛拉過椅子,把餐點放到臨時架起的桌子上。「有什麼想說的先吃點東西,你死白的跟吸血鬼媲美了。」

休狄看他眼,低頭看架在床上的小桌子上的早點,露出有些嫌惡的表情,但還是緩慢捧起碗,喝了一口湯。「好鹹。」

「它是味噌,當然會鹹,不鹹的味噌不是味噌。」喬葛沒好氣得說:「要是覺得鹹就吃點飯刷掉那個味道,或是吃些菜。」

哼了聲,休狄又喝口湯,才放下湯碗,拿起筷子吃飯。他的動作慢慢的,手有些抖,喬葛撇過頭,又轉回來,搶過休狄手裡的餐具跟飯碗。「嘴巴張開。」他不耐煩得說:「免得你這飯吃到傍晚還沒吃完。」

休狄狠狠瞪他眼。「這不符合規矩。」

「這裡不是皇宮,你管什麼規矩。」喬葛不屑得奴下嘴。「看你要速戰速決,或者我讓希歐來餵你。」

「你──!」

「好了別猶豫了,我們都知道你會選哪一個。」喬葛把雞蛋捲用筷子夾開,將被切成四分之一的金黃色厚煎蛋放到休狄嘴邊。「我們兩個趕快把事情解決了?」

又瞪了喬葛眼,休狄抿緊嘴巴,最後垂下肩膀,小小張開嘴,喬葛趁機把食物送進去。在等待對方咀嚼吞嚥的同時,他又用筷子挾了一口份量的白米飯。「你看,這不是有效率多了?」

「不准得寸進尺。」休狄吞掉嘴裡的米飯,接著又被餵食一口冰涼的高麗菜絲搭配微酸的和風油醋醬。

「好的,王子殿下。」喬葛低下頭,又夾了點白米飯。

當他抬起頭,卻對上一雙眼白開始暈紅的藍色眼睛。「怎麼了?」

休狄撇過頭。「本王子飽了。」他說:「不用餵了。」

「你才吃幾口而已,這點份量連養活一隻鳥都不夠,何況是你。」喬葛皺起眉頭。「多吃點對你的胃也比較好。」

「不需要。」

喬葛用不必要的力道把筷子放下。「行,那我們談談。」他有點過於用力的說:「你到底想要怎樣?」

「不怎麼樣。」休狄涼涼得回答:「自責是你的問題,作決定也是你自己的事情,請不要把它們牽拖到本王子身上,本王子知曉你的隱情但不代表會接受。」

「所以你的意思是問題都出在我的身上?」喬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的責任撇的乾乾淨淨了?」

「本王子有什麼責任?當初離開的是你,選擇不再連絡的也是你,本王子尊重你的意願,現在還需要承擔你軟弱的責任?」

「對!所以你的冷言冷語不是問題,你的不聞不問不是問題,你的尖酸刻薄更不是問題!只要是跟你有關的都不是問題!」喬葛倏地站起身,緊緊抓著自己的頭髮。「我他媽的當初怎麼會攤上你這個麻煩!」

「沒有人要求你,是你自己要擔下來的,也沒人求你負責,是你自己要求的。從頭到尾都是你說要承擔,又是你自己要反悔,現在又是你決定把責任推到他人身上。」休狄眨眨泛紅的眼睛。「你可真是合格的妖精。」

喬葛身體一僵,他深吸氣,緩緩得吐出來,再像是脫力一般把自己摔到椅子上。「你是對的,」他把臉埋進手裡。「為什麼你該死的是對的。」

休狄緊閉上眼睛,他張開嘴,嘴唇顫抖。「你出去吧,本王子想一個人靜靜。」

「……嗯。」

等喬葛把門關上後,休狄又眨了一次眼睛,一顆眼淚掉了出來。他緊咬住嘴,手掌用力掃掉喬葛沒有帶走的餐點,碗盤砸在木頭地板上,發出巨大的聲響,裡面溫暖的食物狼狽的灑了出來。他又像是不解氣得搥了臨時架起來的桌子,薄薄的木片瞬間被砸碎,尖銳的木屑劃開了皮膚,血絲從傷口留了出來。

坐在狼藉的床上,休狄緩緩屈起腳,他把臉埋進雙膝間,任淚水流下。

門再次開啟,但休狄像是沒有注意到般的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出去。」他悶悶得說。

「我剛剛已經照你的要求出去過了。」喬葛看眼在短時間被弄得混亂的房間,手指晃了晃,不過眨眼時間,房間乾淨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手伸出來,你這個愛自虐的小混蛋。」他坐回椅子上,手支著下巴。

休狄不聞所動,喬葛等了一會兒,自己伸出手,抓過那隻受傷的手,聚集聖光開始治療。「等等我再拿點食物上來,你想吃什麼?」

「不餓。」

「就算不餓多少也要吃ㄧ些,免得弄到胃痛。我告訴你,胃痛可不是什麼好受的事情。」喬葛碎念:「你最好不要體驗過,痛死了。」

「……你跟他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誰?」

「希瑟。」

喬葛眨下眼睛。「那種操蛋的事情我們都不想再體驗第二次,連帶的也不希望身旁的人有這樣的經歷。」他蹙下眉頭,在治療過程結束後翻看小小的手掌。「你既然對食物沒意見我就隨便拿點東西上來了。」

那小手蜷縮下,緩緩得抽開,被修剪的圓潤的指甲刮搔過喬葛的手掌心,力度彷彿是一根羽毛般的搔癢,像是掩藏失敗的、不捨得挽留。

在手抽離的最後一刻,喬葛反手,輕輕捏住休狄的手。「你要是都這麼不坦率,會孤單一輩子的。」

「本王子不需要人陪。」休狄嘴硬得反駁,他的手掌在喬葛手裡顯得稚嫩又柔軟。「不適要去拿飯嗎?還不快滾過去!」

「我改變主意了,在這裡待一下子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

他們安靜下來,兩道呼吸聲很淺、很輕。氣氛像是緊繃的一條線,只要稍微多用力些就會扯斷。

「……你為什麼回來?」

喬葛的手握住休狄想要抽開的手掌。「我總不能再犯一樣的錯。」他回答:「如果沒有反省的能力,跟畜牲有什麼兩樣?」他的另外隻手順了下休狄銀白色的頭髮,一次,又一次。

休狄稍稍抬起頭,露出一雙因流淚而紅腫的眼睛。「你為什麼在乎?」

「你知道原因,休。」

休狄吸了吸鼻子。

「……葬禮被辦的很隨便,」許久,他開口,聲音沙啞。「沒有人真的關心母后。」

「我們早就知道他們是一群大混蛋。」

「席雷、他們一家子不能出現在葬禮上,即便他們是母后的朋友。」

「宮裡的規矩總是很怪,身份永遠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喬葛嘆一口氣,他改坐到床上,將又開始泛淚的休狄抱進懷裡。「把你丟在那裡是我的錯。」

休狄的手輕輕得揪住喬葛的手,他吸了吸鼻子,眼淚軟簌簌得掉。「每年只有我去掃墓。」他語帶鼻音。「席雷家沒辦法去,就算是墓園的最角落,他們也不放行。」

喬葛把休狄抱得更緊,他的下巴輕輕放在休狄的頭頂上。「以後不會讓你獨自掃墓的。」他晃著懷裡的孩子。「我以真名發誓。」

「我不是孩子了,不需要發誓。」

「休狄‧辛德森不能是個孩子,他是皇儲,是一族的王子。」喬葛的語速緩慢但堅定。「可是休可以是喬叔叔的孩子。」

「喬叔叔……」休狄的眼淚又掉了下來,但他很快得把它們擦掉。「你不可以,我不能──」

「我想過了,我還是寧願有你這個小包袱,起碼你可以過得快樂點,我也安心些。」喬葛嘆口氣。「你要是哪天又失控一次,又沒有人在你身邊,你這條命可就不保了。」

「你不明白!你完全不知道你讓自己陷入了什麼樣的境地!要不然我當初也不會──」說到這,休狄打住了話頭,咬緊嘴低下頭,一副不願再多說的模樣。

「──也不會這麼輕易讓我離開了,對吧?」喬葛接著休狄未說完的話,語氣有些無奈。「我就說怎麼這麼奇怪,你這傢伙這樣固執,當初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了。」

「你知道還往火坑跳!是想被自己蠢死是吧?」休狄倏地抬起頭,惡狠狠得瞪著喬葛。「你自己也說這是奇歐的事情,既然如此就不要插手!每年給母后上香就行了!」

「如果我不管,不用等到明年我要掃的墓就多一個了。」喬葛冷靜的回應:「身為皇儲的你也清楚,不是嗎?你父皇是真的不管你了,不然怎麼會對他親信的所作所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以你才不該捲進來!跟希瑟過你該死的蜜月去!」休狄的身體顫抖。「攙和進這場渾水裡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至少能讓你活下去。」喬葛不耐煩得啐聲。「再說了,你不也是想要活下去才逃到我們這邊來的?」

「我才沒──」

「難不成是想再見我一面?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多愁善感。」喬葛調侃,卻見休狄瞬間脹紅了臉,讓他擠出來的笑容瞬間垮掉。「認真的?你他媽的連牲畜都不如了,牠們至少還有求生本能!」他近乎破口大罵。

休狄奴下嘴。「這是最大概率的可能性,宮裡沒有屬於我的勢力,而父皇明顯更寵愛皇妃生的孩子,宮裡早就有傳言,下一個皇儲肯定非莉莉亞莫屬。」

「……奇歐的皇儲只會有你一個。」喬葛咬牙。「我可不會接受你的非正常死亡──應該說,你要是死在我前面肯定是笨死的!」

「就跟你說了不要攪和進來你聽不懂是不是?就算你隸屬於外族的公爵家,身為次子的你怎麼有辦法憑一己之身對付一整個皇宮的勢力?」休狄不耐煩的蹙緊眉頭。「他們的手段可多了,你跟他們沒過兩三招肯定慘敗。」

「雖然你說的是事實但我還是有點不爽──而且誰跟你說我是一個人了?」

休狄困惑得皺起眉頭。「不然呢?」

「你看,你是我的教子──雖然我以前沒有負起責任,不過這是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所以你也算是我哥的姪子,希歐的兒子。我那幫兄弟又很護短,一知道你是我教子,肯定會願意出手幫忙的,我們上頭又有很保護我們的長輩……」

「你打算把所有人都牽扯進來?喬辛葛雷,你瘋了不成?」休狄不可置信的瞪著開始扳起手指的喬葛。「這不關你們的事!」

「什麼叫不關我們的事?你這說法會惹多少人生氣啊?算了,小孩子說錯話就不計較了,免得顯得我小氣。」

「我不是──」

「好啦好啦,乖。」喬葛笑嘻嘻的揉了揉休狄的頭。「小孩子要多多睡覺才會長高啊,這些麻煩事情我們大人會解決的啦。」

「所以我說──」

「你可以活到成年的,休,我向你保證。」喬葛斂起笑臉,認真的看向休狄。「我不會讓你死在這可笑的宮廷鬥爭裡,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休狄注視著喬葛的眼睛,眼光閃爍。「你笨死了,喬叔叔。」他低下頭,用手揉了下眼角,抹去聚積在眼角的眼淚。他像是在自言自語的咕噥:「……我幹嘛犯蠢去管你?肯定是這幾天跟你們相處,智商都掉了。」

「你拐個彎嫌我們笨?」喬葛捏下休狄的臉,被休狄輕輕拍掉。「我們好歹也算是老師輩份的,這樣說我們不太好吧?」

「只有蠢蛋才會奮不顧身的往泥淖衝。」休狄又哼一聲,身子向前傾,直到頭靠到喬葛的胸膛上。他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來,身體的肌肉逐漸放鬆。「也只有傻子會想跟整個王族對抗。」

喬葛笑笑。「行吧,隨你怎麼說。」他把休狄抱在懷裡。「你可別睡著啊,我可不是你的專屬床鋪。」

「……囉嗦。」休狄窩在喬葛的懷裡,聲音已經被睡意繞的有點黏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2 15:36:30 | 顯示全部樓層
傲嬌的休狄好可愛!!!(尖叫
可惜太陽不在,
不然分分鐘把貴族們「玩死」
(by被整下台的肥豬國王的親身體驗
不過其他十二聖騎士前世也應該
有對付貴族的經驗

點評

在我心目中休狄超級可愛的!能讓你感覺到他的可愛真是太好了!  發表於 2020-4-2 17: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2 17:36:53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3.3

希歐稍稍抬起頭,嘴角勾起一個微笑。「抱歉啊,戴洛。」他抿一口茶,對坐在一旁的戴洛說:「可能還得請你再等一會兒了。」

剛享用完早點,正在喝早茶的戴洛愣了下。「沒關係的,暴風老師。」他露出一個笑容。「只要知道休狄他好,我就安心了。」

希歐點點頭,抬起手,一隻小嘴刺鷹停到他的手指上,叫了幾聲。「我想那兩個人午餐是不會現身了,要不你就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晚餐?」他說:「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先在客房休息一下。」

「我不──」戴洛才剛張口,就打了一個哈欠。他尷尬得乾笑出聲,揉下眼睛。「抱歉。」

「沒什麼,我知道那種想休息卻又沒辦法休息的感覺。」希歐又抿一口茶。「你大概有至少兩天……不,三天沒睡好了吧?」

「果然什麼都瞞不過老師。」戴洛靦腆的勾起嘴角,撓下臉。「這幾天休狄聽起來很不穩定,我不僅連絡不到人,又突然傳出奇歐皇儲遇刺的消息,我、」說到這,他有些消沉。「我卻什麼都做不了……」

「面對這種事情,大多數人都束手無策、無能為力。」希歐安慰著,給自己又倒了半杯茶。「你也就不用太自責了。」

「我只是、」戴洛嘆一口氣。「一直以來都是休狄在保護我、甚至是我的家人,但是當休狄有危險的時候,我卻連在他身旁的資格都沒有……我不喜歡這樣。」

「沒有人喜歡在重要的人陷入險境的時候置身事外。」像是想起什麼,希歐恍了神,他輕抒一口氣,吹歪從杯口冒起來的煙氣。

戴洛又喝一口早茶,他放下杯子,在茶裡加些砂糖。「老師,我想請教您,我該怎麼做,才不會讓這件事情再次發生?」他的語氣急切。「我不希望下一次休狄有困難時,我仍然被排除在外。」

希歐回過神,放下杯子。「我覺得你暫時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畢竟學生出了問題,老師都會幫忙擋著的,就像孩子出了問題,做父母的也會第一時間出來為他們擋刀,這是一樣的道裡。」他悠悠得往茶水裡加些牛奶。「刺客已經被抹除了,而且由於消息不小心流出,導致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奇歐妖精鬧窩裡反刺殺皇儲的事情,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聲,王族短期內不會動手的;而且部分種族已對奇歐一族的行為發出聲明,要是他們不停止這種行為便會永久斷絕與他們的貿易關係,就連公會也對他們這次的舉動發出了不滿。我認為,至少近幾年休狄會是安全的。」

「但幾年過後呢?當休狄不再是Atlantis的學生,又如果他們的行動更為隱匿呢?」

「有一句東洋的俗諺,好像是這樣說的吧『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既然是我們的學生,當他們受欺負了,只要我們知道,也有能力,肯定會出手相助的。」希歐用茶匙攪了下茶水。「再說了,我想休狄這次逃過一劫後,肯定不會坐以待斃,下次他不會這樣狼狽的。」

「這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戴洛皺起眉頭。

「你不用去想要怎麼保護他,戴洛,這是大人應該做的事情,也是父母應該做的。」希歐將茶杯裡剩下的茶水飲盡。「你該做的,是像這個年齡該有的樣子,好好去玩。」

戴洛有些落寞的低下頭。「但……休狄的母親死了,父親──」

「啊,我不是在說已故的皇后與國王陛下。」希歐撇下嘴。「這解釋起來有點麻煩,你的潛行技巧如何?」

「啊?還算可以吧?」戴洛被這突然的問題問得一愣一愣的。

「那過來吧,小心別被發現了。」

輕手輕腳得來到二樓,希歐回過身,對戴洛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他小心得打開主臥室的房門,同時示意戴洛往裡頭探看。

照做得戴洛探頭進去,半瞇起眼睛,然後退了出來,才轉頭想開口,卻被摀住嘴巴,他被希歐半推搡著拉回餐廳。「我不懂,他們怎麼……」

「說來話長,簡而言之就是兩個嘴硬的傢伙終於冰釋前嫌重修舊好,然後大的那隻跟小的坦白自己是他教父的故事。」希歐走進廚房,從冰箱拿了一盒小點心給明顯腦袋還沒轉過來的戴洛。

戴洛將剛剛剩下的茶水一飲而盡。「……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的確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他深吸一口氣。「也就是說您們會保護好他的,對嗎?」

「沒辦法,是自己的孩子嘛。」希歐從盒子裡面捻起其中一塊年輪蛋糕。「再說了,他還挺乖的,多一個孩子也沒什麼不好。」

「即使跟您們沒有血緣?」

「別再您不您了,感覺都被你叫老了。」希歐又從盒子裡面拿一塊蛋糕出來。「沒有血緣有什麼關係,他對喬葛很重要,這就夠了──你要吃點嗎?」

「啊,謝謝您──謝謝你。」在希歐的眼神示意下,戴洛連忙改口,他跟著從盒子裡拿一塊蛋糕吃起來,但才剛吞掉手禮的年輪蛋糕又打了一個哈欠。「不好意思。」他揉下眼睛。

「你去睡一下吧,午飯的時候叫你。」希歐站起身,收拾了糕點盒跟茶杯。「我帶你去客房。」

「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了。」戴洛的笑帶著藏不住的倦意。

希歐回以一個微笑,把戴洛帶到二樓的客房,房間的正對面剛好是休狄的房間。「裡面的東西你都可以自由使用,我想應該沒有缺的東西了,但如果有需要,你知道你可以在哪裡找到我。」他解釋,同時幫戴洛開門。

「我知道了。」戴洛再一次點頭致謝,緩慢得走到房間裡。「謝謝你,暴風老師。」

「沒事,畢竟還讓你幫忙跑腿,我知道你們學生有很多比這個還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去做。」希歐拍了拍戴洛的肩膀。「好好休息,你看上去像是隨時會昏倒一樣。」

「暴風老師也是,不要累倒了。」戴洛說,又寒暄幾句,才關上門。

希歐在門關上後嘆一口氣,轉過身來到對門,小心得推開門溜進去。

主臥室裡的一大一小看上去仍睡得香甜,希歐拿出手機,迅速得拍了幾張照片後才呼出憋住的一口氣。

「有沒有把我照得帥一點?」

希歐眨眨眼,揚起苦笑。「果然沒瞞過你。」他小小聲得說,在喬葛的示意下坐到床邊。「什麼時後醒的?」

「你跟戴洛偷窺的時候。」喬葛打了個哈欠。「他在隱匿這方面真的不太行。」

「畢竟戴洛不是紅袍。」希歐回答,在看見本該睡熟的休狄輕皺眉頭,貌似要醒過來時再度放輕音量。「我先出去?」

「出去幹什麼,過來睡。」喬葛蹙起眉頭,眨下眼睛。「床夠大的。」

「但是──」

「……好吵。」休狄咕噥,他半睜開眼睛,睡眼惺忪。

「回去睡吧,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喬葛拍了拍休狄的背,把蓋在他腰際上的棉被拉高到肩膀的位置。休狄唔聲,頭枕到喬葛的肩膀上。

希歐看到這景象,不免得笑出來,換得兩雙投到他身上的不解的眼神。「你是不是累過頭了,親愛的?」喬葛打個哈欠。「累了還不過來睡,發神經不會讓你感覺好一些。」

「我去躺沙發就行了,你也知道我哪裡都能睡得。」希歐雙手一攤。

「有床不睡睡什麼沙發?」喬葛抬起頭。「別犯蠢了,過來躺。」

「可是──」

「是因為我在這裡?」休狄揉了下眼睛,坐起身。「我可以離開。」

希歐眨眨眼,搖搖頭。「你不需要這樣。」

「你們新婚,理所當然是以你們為優先。」

休狄掀開被子,準備翻下床,但喬葛翻過身,一隻手攬住休狄,一手把希歐往自己的方向抓。「你們兩個在那邊禮讓來禮讓去的幹什麼,就不能省下時間好好補眠嗎?」他抱怨:「都給我在床上躺好。」

「……你在這個時候真的很粗線條。」希歐吐槽,他在掙扎幾下後便停止了動作。「放開,你這塊呆木頭。」

「我是呆木頭?在我們兩個之中誰才是沒情商的那一個啊寶貝。」喬葛將還在掙扎的休狄抱得更緊些。「而且我放開你你又說要去睡沙發該怎麼辦?」

「我睡這總可以了吧?放開啦。」希歐沒好氣得回答,再換得短暫的自由後,他坐直身體,轉下頭。「差點沒被你勒到扭傷。」

「你有這麼脆弱?我怎麼都不知道?」喬葛哼了聲,看著希歐繞到床的另外一邊躺下後才放開休狄。「你也別跑了,就睡在這裡不好嗎?」

「這是你們的蜜月,我本來就不該打擾。」休狄小小聲的反駁:「是你們太奇怪了。」

「嗯,是沒錯啦,很少聽到有人蜜月帶小孩的。」喬葛看了希歐眼,得到對方無奈的眼神後笑出來。「不過我們該做的前些日子都做完了,剩下的留到下一次做也沒關係。」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這種事。」休狄拉高棉被,把自己完全埋進去。

「好了,喬葛,別欺負孩子。」希歐睨了喬葛眼,扯了幾次被子,把休狄從棉被堆裡拉出來。「出來啦,悶久了會頭暈的。」

被扯出被子的休狄乾脆得拿起枕頭,把頭藏在枕頭下。「我不認識沒節操的大人。」隔著枕頭,他的聲音悶悶的。

希歐笑出聲。「我也不認識那個口不擇言的大色狼。」他拿開枕頭,拍了拍休狄的頭。「我們別理他。」

休狄的眼睛閃了閃,點點頭,往希歐的方向擠過去。

「你們這樣排擠我,我可受傷了。」喬葛癟嘴,一臉委屈。「怎麼馬上就翻臉不認人了?」

希歐半開玩笑得將休狄攬進懷裡,休狄身體一僵,但很快得放鬆下來,甚至還伸出手抓住了希歐的衣服。「你在說什麼呢?我一點都聽不懂。」他裝傻。「別說胡話了,趕快睡覺,亂發神經對你沒有好處的。」

喬葛啐聲。「好好好都聽你的。」他說,一臉不爽,閉眼前眼睛卻滿是笑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2 22:20:37 | 顯示全部樓層
突然想到
紅袍的珍藏照片都會是什麼樣的?
好想看...

點評

當然是清晰又漂亮的照片啦~不過看到了就要有受死的準備XD  發表於 2020-4-25 00:0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25 00:05:18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新婚禮物Ch.4.1

一陣敲門聲打破了一室的安詳。

喬葛不耐煩得睜開一隻眼。「誰啊?」他咕噥,再敲門聲再次響起的時候嘆一口氣。「希歐,親愛的,你要去開門嗎?」

半撐起身體,希歐揉了揉眼睛,室內一片昏暗,他眨了下眼睛,晃晃腦袋。「現在幾點?」他問。

「七點……七點半了。」喬葛敲開床頭的暗櫃,藏在裡面的電子鐘亮晃晃的螢光藍顯示出流逝過快的時間。「晚上七點半。」

希歐用力擠了下眼睛。「起床吧。」他的話裡還帶著揮不掉的睡意。用手捏下臉,希歐拍了拍休狄的肩膀。「起來吃點東西吧,你一整天幾乎滴水未進。」

休狄半睜開眼睛,還有些迷糊。「不餓。」他把自己埋進溫暖的被窩。

「你這句話都說多少次了?」喬葛打個哈欠,用力掀開棉被,得到休狄充滿睡意的不滿瞪視。「起來啦,吃點東西再回來睡也不遲。」

休狄癟下嘴,慢吞吞得坐起身。喬葛嘆口氣,用手幫忙梳了下他睡得有些亂的頭髮,又彎下身幫忙整理對方睡皺的衣服。「快起來了,休,別讓戴洛等太久。」

「戴洛?」

「嗯哼。」整理告一段落,喬葛拍了拍休狄的臉。「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愛睡了?以前不都最討厭睡覺了?」他邊碎念,邊用手指輕捏了休狄的臉頰。

「我先開門了。」希歐抹把臉,爬下床,走到臥房門口壓開門。在對上戴洛有些擔心的神情後,他乾笑兩聲。「抱歉,我一不小心就睡過頭,害你錯過了午餐。」

一見到希歐,戴洛繃緊的身體放鬆下來。「沒什麼,我也睡到剛剛才起床。」他笑笑。「暴風老師,你睡的還好嗎?」

「還不錯,床挺暖的。」伸了個懶腰,希歐把門給掩上。「我馬上去煮,義大利麵跟羅宋湯?或許我可以再弄點沙拉跟大蒜麵包──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呃,可能是可以中和酸味的東西?」戴洛擠出一個苦笑。「不好意思,但我對酸的東西實在沒轍。」

「沒什麼,各有所好啊。」希歐走下樓。「不然再來個甜點好了,你喜歡吃巧克力嗎?」

戴洛的藍眼睛閃了下。「巧克力挺好的。」他說:「需要幫忙嗎?」

「不用了,讓你錯過午餐已經有些委屈你了,我怎麼好意思再讓你來廚房打手。」希歐笑笑。「讓我家那一位來就可以了,你趁等的時間跟休狄聊聊吧。」他的視線落在戴洛後方的樓梯上,喬葛正低著手機傳簡訊,跟在休狄身後走下最後幾級階梯。

喬葛接受到希歐的暗示,收起手機後拍了下休狄的頭。「那這位就暫時交給你了,戴洛。」他偏過頭看向正仰起頭看著他的休狄,對他笑了笑。「你也有話對他說,對吧?」

休狄沒有回答,只是轉過頭,仰著小臉注視戴洛。喬葛嗤聲,繞過兩個孩子跟著希歐走進廚房。

戴洛低下頭,眨了眨眼睛,一次,兩次。「你還活著。」他說,語氣沒有不可置信的驚奇,只是平鋪直敘得陳述著事實。「你還活著。」

「本王子可沒那麼容易死。」休狄倔強得回答:「不能順了你的意還真是抱歉。」

「我從來沒想過……」戴洛慌了。「我不希望你死,我從沒想過!」

休狄看著他。「你不希望我死,然後呢?」他問:「你為什麼來這裡?」

「我來送藥材的,我想,應該是給你的藥。」戴洛慌忙的說:「我跟審判老師和魔獄老師纏了好幾天,好不容易他們才願意透露你的位置,讓我順道抓藥送過來。我想或許我可以見到你。」

「你可以用聽的。」休狄歪過頭。「為什麼執意過來?」

戴洛愣了下,勾起嘴角。「我想親眼確認,雖然可以聽,可是,那跟親眼看見又是不一樣的。」他低聲的說:「如果不能看見你沒事,我沒有辦法放心。」

「看見了以後呢?」休狄又問。

戴洛半張著嘴,好半晌沒有回答。「我、我不知道。」他支支吾吾的回話。「我不知道……我真的……」

休狄輕哼一聲,向戴洛走近。「你的說謊技術比白袍還不如,虧你還是個黑袍,真該把你砍掉重練,免得出去丟人現眼。」他走到戴洛面前,兩人僅剩一步的距離。「本王子再問一次──你親眼確認後,還想要幹嘛?」

戴洛愣住,眼眶有些泛紅。他快速得眨了眨眼睛,低下頭。「就算要求很幼稚也可以?」

「你哪一次不幼稚了?」休狄雙手環胸,挑起眉。

戴洛蹲坐下來,視線與休狄齊平。「很無禮也行?」

「你連一點身為高貴的狩人的自覺都沒有,本王子很早就放棄禮儀這塊了。」休狄嘆口氣。

戴洛吸了下鼻子。「真的可以嗎?」

休狄又嘆一口氣,放下手。「本王子耐心有限,你再磨磨蹭蹭的就不好說了。」

「那……」戴洛又吸下鼻子,眼眶更紅了。「我可不可以……抱一下?」

休狄直視著戴洛,稍稍勾起嘴角。「看在你坦承的份上,本王子準了。」

顫抖著伸出雙手,戴洛將休狄攬進懷裡。小小的身體是溫暖的,柔軟的,他可以聞到屬於休狄身上的淡淡的香味。「休狄……」

「嗯。」

「休狄。」

「嗯。」

「休狄、休狄──」

「我在。」

戴洛將臉埋進休狄此刻單薄的肩膀,眼淚終於不受控的掉下來。「我真的很怕,你要是真的就這樣死了,我、我……」

「生命中有迎來終結的一天,戴洛。」休狄伸出手,拍了拍戴洛的頭。「但我不會輕易死去。」

戴洛沒有應答,但他點點頭,將休狄抱得更緊。

在他們上頭,一隻蜂鳥迅速又安靜得飛到廚房,安穩得停在希歐的肩膀上。「看來他們相處得還不錯。」希歐評價,鳥兒像是附和他般的啾啾兩聲。「我還在擔心會出什麼岔子。」

「休又不像你,情商低的不像話。」爐子上的湯正滾著,另一爐子的水已經漸漸滾起來,喬葛將手上的兩把麵條丟進水裡,開始在第三個爐子上做起塞滿魔菇和培根的白醬。「雖然他的情商也不太高就是了。」

「你這算傻爸爸宣言嗎?」希歐調侃,隔水加熱巧克力,原本是塊狀的黑巧克力已經呈現半融的狀態,黏糊糊的附著在鍋子上。他用刮勺慢慢得攪拌。「真想不到你也會有這一天。」

「這只是陳述事實,寶貝,你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了。」抬手將早備好的培根丟到平底鍋裡出油,喬葛低頭將洋蔥根大蒜切成細末,邊懶洋洋得回嘴。「倒是你,挺像一個媽媽的,雖然是一個不注重外表的媽媽。」

「我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你了。」希歐用指腹捏住一直在水裡飄動的小鍋子。「我的生理性別為男性,不論怎麼樣都不會成為媽媽。還有,我對外表有最低限度的要求的,是你太講究了。」

「撇除性別,我覺得你跟他的相處模式比較像是媽媽跟兒子的日常互動。」喬葛將蒜末跟蘑菇丟進鍋裡炒。「變成家長的感覺如何?」

「你怎麼不先問我願不願意變成家長呢?」希歐半開玩笑的反問。

喬葛手上的動作頓了下。「你想嗎?」

希歐偏過頭,在看見喬葛的面無表情後,他放下手裡的刮勺。「我在一開始計畫的時候就做過心理準備了。」他淡淡得說:「你沒有必要為此歉疚,喬葛,我知道風險。」

「你知道風險、你有心理準備,但你想嗎?你想要有個孩子,你想要做一位家長嗎?」喬葛繼續炒拌鍋裡的料。「這個孩子不是你親生的,在之前也跟你可以說毫無交集。希歐──你能接受一個陌生人當你的孩子嗎?」

希歐低下頭,重新拿起刮勺。「我承認,我猶豫過。」他再度攪刮如今快要完全融化的巧克力。「畢竟休狄在外的名聲並不是特別好,再加上身為皇室,他肯定會遭遇很多麻煩,簡而言之就是一個燙手山芋。跟米可蕥、甚至是夏西亞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喬葛往鍋裡加入蘑菇片,撈起麵條放入碗裡,再轉過身拿起早就混好的鮮奶跟蛋黃。

「不過相處過後可以知道他不是個壞孩子,雖然個性有點倔,可是總的來說心腸不錯。」希歐關掉爐火,將之前做好玩的糖漬橙片沾了沾已經完全融化的巧克力,在丟到一旁的小盤子放著。「聰明,有點太懂事了,但可以理解。」

「你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喬葛悶悶的指出,往鍋子裡加入麵粉。

「嗯,別心急嘛,這不是要回答了?」希歐勾起嘴角,重複著沾染巧克力醬的動作。「我喜歡他,也願意接納他,更可以為他學習做一位家長。但在休狄出現之前我沒有做一個父親的打算,結婚前我跟你說過了,至少這一百年我都不想生孩子,或是看你生孩子。」

「那你為什麼改變心意了?」喬葛抄過調味料瓶,把幾種調味粉倒進逐漸濃厚的醬汁裡。

「你很重視他,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希歐將最後一片糖漬橙片放到盤子上,用一點冰魔法讓上頭的巧克力凝固。「既然對你很重要,那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這對你來說不公平。」喬葛又拌了下醬汁,接著把放在一旁的義大利麵丟進去炒。「我們結婚了,沒錯,但同時也是兩個個體,你不該被我單方面的決定左右。」

「幸好我喜歡他,不然你就得二選一了,多為難啊。」希歐聳聳肩,把做好的甜點放進冰箱。然後把生菜拿出來清洗、撥開。「休狄沒有辦法不出現在你的生命中,別跟我說你沒意識到這點。」

「……你說話不那麼直白會怎樣?」喬葛無力的吐槽,他關掉火,將義大利麵平分成四份做裝盤。

「不會怎麼樣,但就少了看你吃鱉的機會了。」希歐將生菜洗乾淨後,削起蘋果皮。「言歸正傳,這不是你單方面的決定,我自己一開始就有料到了,你只是選擇一個機率較大的結果,所以你也就別太把這件事掛在心上了。」

「但是──」

「真不行就當新婚禮物。給我們兩個的。」希歐微笑,將蘋果切丁丟進生菜禮後又拿出奇異果削皮。「一個孩子也能算的上是厚禮了,對吧?」

「……我怎麼都說不過你。」喬葛嘖聲舌,在捲好的麵條上灑上少許的羅勒。

「你太小看你自己了,喬葛。」將去皮的奇異果切片,丟進逐漸成形的沙拉里,希歐又拿出前些天剛買回來的藍莓跟草莓。「去跟外面兩個小的說聲快開飯了,讓他們先去洗手。」

「你當他們才上幼兒園嗎?」喬葛沒好氣得吐槽。

「休狄現在身體虛,當然得盡我們所能的減少任何他會染病的機會。」快速的洗了兩次藍莓,希歐將藍色的小果實隨意灑在水果沙拉上。草莓則是在洗完後去蒂頭,切成四半。「對了,等休狄身體恢復後,先帶他去我爸媽那裡晃圈行嗎?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見長孫了──你哥那裡應該可以晚個兩三天吧?」

「為什麼你──」喬葛驚愕的瞪大眼睛,緊接著無奈的嘆息。他湊上前親了下希歐的嘴角。「謝了,親愛的。」

「不客氣。」希歐偏過頭,在喬葛的嘴上親了下。「新婚快樂。」

「新婚快樂。」喬葛又親了下希歐。「你真該學會尊重別人的隱私。」

「但我是個紅袍啊。」希歐眨眨眼,一臉無辜。

喬葛沒好氣得打了下他的屁股,才將義大利麵端上桌。「喂,你們兩個,去洗手──」放下盤子後,他朝外面走,大聲命令著。休狄的反抗跟戴洛的笑聲小小的,但仍然隱隱約約的飄進廚房。

希歐勾著嘴角,在已經準備得差不多的水果沙拉上灑上大量的麥片跟果乾,還有很多很多的優格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25 18:01:1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注意力全都跑到吃的上面了
休狄他們現在是幾歲呀?

點評

我之前有改了一下設定,所以現在的休狄應該是20歲,戴洛19歲OWO  發表於 2020-7-3 20: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 20:26:15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X吾命X DC AU 億萬個撞擊的星辰番外:歉禮

「掰掰綠葉老師,掰掰堅石老師!」瑟琳娜有精神得跟兩位幼兒園的老師道再見,她蹦蹦跳跳得走向站在角落的蝙蝠,後者垂下頭,雙手捧著一本精裝書。「走吧,今天媽媽跟爸爸肯定準備了很多好吃的。」

蝙蝠看她一眼,把書放回書包裡,他的書包總是鼓鼓的,放了許多的書以及其他稀奇古怪的小東西。「真的不需要帶伴手禮?」他問:「現在還來得及──」

「不需要啦。」瑟琳娜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傳送符。「他們說過很多次了。」

蝙蝠半信半疑,不過還是乖乖得站到瑟琳娜身旁。綠光一現,刺得兩個孩子閉上眼睛,再一次睜開時,他們已經身處在一個白雪靄靄卻生機勃勃的花園裡,裡頭開滿圓潤粉嫩的山茶花、潔白的水仙、複色的瓜葉菊,樹上的紅梅燦爛的暫放,還有漂亮的湖泊,結冰的湖泊旁建了一個精緻的羅馬式圓頂涼亭,裡面坐著一個黑髮的大女孩。「瑪姬!」瑟琳娜抓著蝙蝠的手,跑到涼亭前。「妳今天怎麼這麼早回家?下午沒有課嗎?」

「烈火老師跑去除靈了。」瑪姬啪得一聲把手裡的書闔上,跟瑟琳娜一樣碧綠的眼睛直看著站在瑟琳娜身旁的蝙蝠。「這是?」

「我的朋友蝙蝠。」瑟琳娜轉頭。「蝙蝠,這是我姊姊瑪姬。」

「妳好。」

「原來你就是媽媽說的客人。」瑪姬站起身,理了下頭髮。跟瑟琳娜純黑的頭髮不一樣,在陽光下,她的黑髮帶上紅銅的光澤。「媽媽已經準備好點心等你們了。」

「是什麼點心?」瑟琳娜問。「有酒心巧克力嗎?」

「絕對沒有。」

瑟琳娜扁嘴,一副不滿意的樣子。「酒心巧克力很好吃。」她悄聲對蝙蝠說:「可是媽媽就是不給我們吃──不過爸爸偶爾會塞一顆給我。」

「娜娜,別帶壞妳的朋友。」瑪姬往後一喊。「不然媽媽會唸我的。」

「但他是我的朋友!」瑟琳娜喊回去。「她是怎麼聽到的?我們明明隔著那麼長的距離!」她不滿得嘀咕,轉眼看到蝙蝠似笑非笑的表情。「你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嗎?」

「我想,靈敏的聽覺是妳們一族的先天優勢。」蝙蝠斂起嘴角上的笑意,沉吟下。「只是因為妳還小,所以在這方面可能還沒有發育完全。」

「所以等到我再大一點,我也可以像瑪姬一樣嗎?」

「我想應該可以。」

瑟琳娜咧開一個笑,看起來對蝙蝠的評估很滿意。「那我希望可以快點長大。」

蝙蝠偏過頭,嘴上的笑意仍舊若有似無。

等到兩個小孩子走到目的地,瑪姬已經雙手環胸,靠在門板上等待好一陣子了。「進來吧。」她看上去很不耐煩,但仍然為瑟琳娜和蝙蝠推開門,裡面的暖氣撲面而來。「媽媽已經在裡面等了。」

「爸爸呢?他還沒回來嗎?」

「好像還在處理事情,媽媽說他今天不回來吃飯。」

「是喔──對了,下次我還可以邀請蝙蝠來嗎?還有阿利跟米可蕥,今天他們都沒辦法過來,好可惜。」

「我覺得妳可能得問問媽媽,還有妳的朋友們的意願。」瑪姬嘆口氣,看眼蝙蝠。「不好意思,娜娜就是這樣,總是熱情過頭。」

「我不介意。」蝙蝠簡單得回答,停下腳步。他們已經穿過了偌大的廳堂,拐進了一個偏室。瑪姬拉開門,迎向他們的是滿室的陽光、花朵跟甜點甜蜜的香氣,這是一間挑高的玻璃溫室,一簇一簇淡雅繽紛的繡球花擺在門前,矢車菊、月季、雛菊與茉莉穿插其中,白色粉色的櫻花、梨花跟羊蹄甲在樹梢,或是含苞待放或是炫爛盛開。

溫室的正中央擺放一組復古白鐵藝下午茶桌,桌上擺滿小點心,一位年輕女子正緩緩得為每一個茶杯注入熱茶,她的黑色鬈髮在陽光下透著溫暖的紅色。「瑪姬,娜娜,」她抬起頭,笑著迎接他們。「還有我們的小客人,希望你不會對花粉過敏。」

「我想應該沒有。」蝙蝠不自在得接受女子溫暖的擁抱,她的身上沾滿砂糖的甜味跟清淡的花香。她也抱了瑪姬跟瑟琳娜。「謝謝您的邀請,凱爾夫人。」

「叫我瑪莉亞阿姨吧,凱爾夫人聽起來有點太老了。」

「瑪莉亞阿姨。」

瑪莉亞輕笑。「真乖──你們快坐好吧,這茶剛泡好,不趕快享受太可惜了。」

瑪莉亞坐回剛剛就坐的位子,瑪姬跟瑟琳娜自然得坐到她左右兩旁的空位,蝙蝠慢吞吞得坐到瑪莉亞正對面的位置,抿一口熱呼呼的伯爵紅茶。「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吃什麼,所以每樣東西都準備了一點。」瑪莉亞說:「希望裡面會有你喜歡的。」

「我很喜歡。」蝙蝠在瑪莉亞的眼神鼓勵下拿了一顆可莉露與抹茶馬卡龍。「謝謝。」

「啊──抹茶!」

「蝙蝠是客人,娜娜。」瑪莉亞把草莓馬卡龍放到瑟琳娜的盤子裡。

瑟琳娜鼓起腮幫子,用手指戳了戳粉紅色的馬卡龍。「可是……」

蝙蝠看眼喪氣的瑟琳娜,把自己盤子裡的茶綠色馬卡龍放到瑟琳娜的盤子裡。「沒關係的,瑪麗亞阿姨。」他在看到瑪莉亞責備得睨著瑟琳娜時開口:「只是一顆小點心而已。」他又往自己的盤子裡放了一塊玫瑰形狀的巧克力。

「我想是我們平常對娜娜太放縱了。」看眼興高采烈得將抹茶馬卡龍放進嘴裡的瑟琳娜,瑪莉亞嘆口氣:「她肯定給你添了很多麻煩吧?」

「並不會。」蝙蝠回答:「事實上,我很感謝她願意跟我做朋友。」

「即使她有些任性?」

「媽媽──」

「我親愛的娜娜,」瑪莉亞拿起一塊有精緻刺繡的手絹,幫瑟琳娜擦掉嘴角上的點心渣。「妳必須承認,在待人處事上面,妳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瑟琳娜噘起嘴。「可是媽媽──」

「妳應該跟蝙蝠說什麼?」

經過瑪莉亞的提點,瑟琳娜連忙閉上嘴,扭過頭。「謝謝你。」她對蝙蝠說。

蝙蝠點點頭,細細嚼著可莉露,小小的甜點把他一邊的腮幫子塞得鼓鼓的。

「媽媽,可以幫我拿那邊的火腿三明治嗎?」瑪姬問。

「當然。」瑪莉亞夾了兩塊拇指大小的三明治放到瑪姬的盤子裡。「妳還需要茶嗎?」

「如果可以的話,請順便給我一點蜂蜜和熱牛奶。」瑪姬給自己拿一片甜餅乾,又鏟了一片水果塔。「你要嗎?」她問蝙蝠。

「謝謝妳。」

「瑪姬,我也要──」

瑪姬嘆一口氣,各自給蝙蝠和瑟琳娜一塊水果塔。巴掌大的果塔上點綴著嫣紅的莓果、藍莓跟奇異果,還有一些半透明的小花點綴在一旁。水果上面淋上濕亮的糖漿,讓甜美的果實看上去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拿起叉子,蝙蝠小口小口得吃起盤子裡的甜品。「這個是什麼?」他指著水果塔上面的透明小花。「我從沒有看過這樣的花朵。」

「這是凱爾家領地裡的特有種,」瑪莉亞回答,修長的指尖撚起果塔上面的花朵。「叫做琉璃花。」

「它很漂亮。」

「也很好吃──娜娜特別喜歡。」瑪莉亞說:「瑪姬小時候也很喜歡。」

「可是瑪姬明明不喜歡吃甜的。」瑟琳娜插嘴。

「我沒有不喜歡,只是不能常吃。」瑪姬回嘴。「吃太多點心會讓我反胃。」

「可是點心明明很好吃。」

「我又不是妳──」

「好了,女孩們。」瑪莉亞出聲制止姊妹倆的拌嘴。「我相信妳們不想在蝙蝠面前失態,對吧?」

「蝙蝠才不介意這種事情。」瑟琳娜反駁。

「娜娜──」

「瑟琳娜說得沒錯,我不介意。」蝙蝠吞掉嘴裡的派皮,原本在盤子裡堆得滿滿的點心如今只剩下一點碎屑,他抿了一口紅茶。「事實上,我覺得這些──」他輕蹙起眉頭,似乎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詞語去形容,最後只好用手比劃下。「──挺有趣的。」

「看吧。」瑟琳娜洋洋得意。「我就知道他不介意。」

「即使如此,這樣的舉動依然很不禮貌。」瑪莉亞糾正。「也很不淑女。」

「但我又不是淑女。」瑟琳娜說:「我就是我啊。」

瑪莉亞嘆息。「或許這些東西對妳來說太早了。」她伸手摸了摸瑟琳娜的頭,嘴角的笑意充滿無奈。

瑟琳娜笑彎了眼睛,喜孜孜得接受瑪莉亞拿給她的小三明治。「媽媽,晚點我可不可以跟蝙蝠一起去花園裡玩?」

「當然,要記得給自己施保暖咒喔。」

「好──」

雖然快要三月,但凱爾家的領地偏北,所以時不時還會有降雪。當瑟琳娜和蝙蝠走出溫室的時候,外面又飄起細雪。「蝙蝠,」瑪莉亞喚道,兩個小小孩雙雙停下腳步,回頭仰望著大人。「不好意思,可以先跟你借幾分鐘的時間嗎?」

「好的。」蝙蝠看眼瑟琳娜,那雙碧綠色的眼睛充滿好奇。「妳要一起聽?」

「可以嗎?」

「娜娜,妳不是想學溜冰嗎?」瑪姬的話轉移了瑟琳娜的注意力。「去拿妳的溜冰鞋。」

「妳終於要教我了嗎?」瑟琳娜興沖沖得跑到瑪姬身旁。「妳等我,我去拿鞋子,很快就好!」她咚咚咚得跑進屋子裡,在薄薄的雪地裡留下足跡,瑪姬緩慢跟在後頭,又是一聲嘆息。

「我們去會客室好嗎?」瑪麗亞低下頭,朝蝙蝠微笑。

她在前頭領路,把他們帶到一間小卻溫馨的房間,淡綠色的直紋壁紙上雋刻淺粉色的玫瑰,深色柚木地板被打磨得光亮,像一片片高級的巧克力塊。「這頓下午茶還可以嗎?」她坐到嫩綠色的長沙發椅上,蝙蝠則是坐在對面同色系的單人沙發。

「食物很美味。」蝙蝠的小身板坐得挺直。「茶水也很好喝。」

「能符合你的喜好真的是太好了。」

「您太客氣了。」

「只不過是為了合乎禮儀。再說,作為邀請你來作客的東家,如果連一頓合乎你心意的下午茶都沒有辦法準備,可就太失禮,甚至太不尊重你了。」

「我只是一個孩子。」

「也是娜娜的朋友。」瑪麗亞說:「謝謝你願意做她的朋友,我知道這很不容易。」

「瑟琳娜其實很好相處。」蝙蝠回答:「她是個很好的人,能跟她成為朋友是我的福氣。」

「但在成為朋友之前,她仍然做錯事情了。」

「她道歉了。」

「而你原諒她了?」

蝙蝠點點頭。「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他說:「那只是一個書籤。」

瑪麗亞端看著他,與兩位女兒不一樣的灰色眼睛閃爍著光芒,優雅的笑容裡摻雜了難以言喻的情緒。「但我仍然想為我的女兒任性的舉動道歉。」她攤開手掌,將手裡的東西放到隔在他倆之間的小茶几上。「這是我與外子微薄的心意。」

那是一片不過兩指節長的水滴狀透明葉子,葉脈流動著嫩綠的力流,密密麻麻的覆蓋整個葉身,連葉托與葉緣處也透出淡淡的綠光。「這是琉璃花的葉子。」瑪麗亞解釋。「很奇怪,對吧?葉子的體積居然比花朵還大。」

蝙蝠盯著那片做過特殊處理的葉子。「我不能收下這份禮物,太貴重了。」

瑪麗亞輕笑。「它只是一個書籤。」

「有著你們家族力流的書籤。」

「它很微弱,你沒辦法拿它來做什麼的,就連想要做為研究材料都嫌太少。」瑪麗亞說:「它最多也只能當作一個證明跟通行證罷了。」

「為什麼要給我這個?」

「這是一個歉禮,就像我剛才說的。」瑪麗亞伸出手,將書籤往蝙蝠的方向推。「也是一點私心。」

「私心?」

「你是娜娜重要的朋友,也是一個好孩子,跟你往來只會對娜娜有益處。」瑪麗亞朝蝙蝠笑笑。「而外子一直希望家裡可以有多一點的男孩子──這個家裡只有他一位男性,讓他有些孤單。如果你能常常來做客的話,想必他會很高興的。」

「但是──」

「如果說到這個份上你仍然不接受的話,對我跟外子多沒面子啊。」

蝙蝠垂下眼,看著茶几上的小書籤。「謝謝您,瑪麗亞阿姨。」他小心翼翼得拿起書籤,好像它一碰就會脆掉。「我會好好珍藏的。」

「我毫不懷疑。」瑪麗亞站起身。「我耽誤你太多時間了,快去跟娜娜她們玩吧。」她揮了揮手,一陣微風在沒開窗的房間裡刮起,風裡飄盪幾片粉白色的花瓣。「它們會領你去找娜娜跟瑪姬的。」

「謝謝您。」

微風與花瓣把蝙蝠帶回一開始的花園,那一片晶晶亮亮的湖泊如水晶一般,瑟琳娜就在上面滑冰,瑪姬站在一旁,深綠色的眼睛緊緊盯著瑟琳娜。「蝙蝠!」瑟琳娜一注意到他,那陣風就散了,化成沁涼的空氣,花瓣也融於薄薄的積雪裡。「你要來一起溜冰嗎?」

「我沒有溜冰鞋。」

「瑪姬可以拿給你,她肯定會有的。」瑟琳娜轉頭。「瑪姬!可不可以幫蝙蝠拿一雙溜冰鞋?」

瑪姬對瑟琳娜翻個白眼。「你們自己去玩,我要回去了。」她翻手變出一雙藍色的溜冰鞋交給蝙蝠,順手施加一個保暖咒在他身上。「不要玩得太晚。」

瑟琳娜對瑪姬的背影扮一個鬼臉。「我們自己去玩。」她等蝙蝠穿好溜冰鞋才拉住他的手。「我們可以滑到最底,或許那裡有什麼寶藏。」

「寶藏?」

「是啊,那裡肯定有寶藏,因為爸爸媽媽不准我跟瑪姬到那裡玩啊。」

蝙蝠猶豫下,抓緊瑟琳娜的手腕。「我認為我們在附近溜冰就好。」

「為什麼?這麼難得的機會!」

「妳的爸爸媽媽不讓妳們去,肯定是有原因的。」蝙蝠說:「就算真的有寶藏,只要是妳的,不論怎麼樣總有一天也會是妳的,也不急於這一時。」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瑟琳娜困惑得皺了皺眉頭,隨即鬆開來。「但好吧,就聽你的,我們在附近玩。」

話雖如此,他們仍然滑到了湖心的地方,厚實的冰塊裡可以看到幾隻被結凍的大魚。蝙蝠蹲下來,仔細得觀察冰裡面的魚,眼睛眨也不眨。

「媽媽跟你說了什麼?」

「瑪麗亞阿姨只是讓我以後多來妳家玩。」

「就這樣?」

「就這樣。」

「那你想要很常來我家玩嗎?」

蝙蝠仍然低著頭。「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你看上去不是很願意,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

蝙蝠終於抬起頭,平時淺色的藍眼睛此刻藍的純粹。「妳的家人很好。」

「我知道,我最喜歡他們了。」瑟琳娜說:「雖然瑪姬有時候有點討厭。」

「她是個好姊姊。」

「但這改變不了她有時候很討人厭的事實。」瑟琳娜回答,她挪動下腳步,讓她在平緩的冰面上滑了滑。「這跟你不喜歡我們家有關係嗎?」

「我沒有不喜歡你們家。」

「那為什麼你不想來?」

蝙蝠的頭又低下去,眼睛垂落在那條離冰面最近的魚上,它的嘴巴大張,展露出一圈又一圈細小銳利的牙齒。「我──不知道。」

「騙人。」

「嗯,我在騙妳。」

瑟琳娜瞪著蝙蝠,後者仰起頭,對她露出一個不像他的、過份甜蜜的微笑,就好像他把剛剛吃下去的甜點的糖分全部擠兌到這個笑容裡,甜到發苦。「我們該走了。」他站起身,雙手揉了揉膝蓋,再次面對瑟琳娜時,他的臉上再無笑意。「免得瑪麗亞阿姨擔心。」

「媽媽才不會這麼容易擔心呢。」瑟琳娜回嘴,跟在蝙蝠後頭,細雪仍在下,等到他們回到建有小涼亭的岸邊時,他們的肩上跟頭頂已經積了一層薄薄的霜雪。

「你們回來晚了。」瑪姬──就跟他們今天下午剛碰面時一樣,坐在涼亭裡,腿上放著一本書──有些責備得等著瑟琳娜跟蝙蝠脫掉溜冰鞋。「媽媽煮得巧克力都要冷了。」

「巧克力?」瑟琳娜雙眼發亮。「有放棉花糖嗎?」

「滿滿的棉花糖,但我想現在應該都化掉了。」瑪姬對上瑟琳娜喪氣的表情後聳聳肩。「我提醒過你們了。」

「但我們才玩那麼一下下!」

「夠久了。」瑪姬停頓一下。「但我記得媽媽把棉花糖放在櫥櫃裡,就是她放砂糖罐的地方──」

「我最愛妳了瑪姬!」瑟琳娜衝出涼亭,但她馬上停下來。「蝙蝠你快過來啊,媽媽的巧克力很好喝的!」她又轉過頭,這次頭也不回的往大門跑過去。

蝙蝠慢條斯理得穿好鞋子後,才抬頭望向瑟琳娜跑走的方向。「她在學校不是這樣的。」

「可是娜娜在家裡時,永遠是娜娜。」瑪姬蓋上書本,對上蝙蝠的視線。「這就是你想跟我說的?」

「我以為是妳有話要跟我說。」

「但你也有事情要跟我說,不是嗎。」

「是。」

「那坐下吧,在娜娜發現我們沒跟上之前,我們至少有十分鐘的時間。」

蝙蝠依言坐到瑪姬的對面。「妳想跟我說什麼?」

瑪姬綠色的眼睛打量著蝙蝠。「我調查了你。」

蝙蝠不為所動。

「我調查了你,因為你是娜娜的朋友裡面最不穩定的一個。」瑪姬接著說:「爸爸媽媽覺得無所謂,但我覺得你很危險。」

「妳希望我不再跟瑟琳娜來往嗎?」蝙蝠問。

瑪姬搖搖頭。「我不想要干涉她交朋友的機會,她已經足夠大了,應該要有自由選擇朋友的權力。而且媽媽也喜歡你,如果你真的不再跟娜娜做朋友的話,她會很傷心的。」

「那妳的意思是?」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傷害娜娜的風險,就只是這樣。」

蝙蝠點點頭。「妳是個好姊姊。」

「多謝誇獎。」瑪姬的嘴角上揚。「我們現在該來討論你的問題了?」

「我能有什麼問題呢?」

瑪姬失笑。「你有很多問題,不過我也不打算多說,反正那是你的事情。」她站起身。「但如果我是你,我會去好好思考要怎麼化解──尷尬。」看到蝙蝠僵住的表情,瑪姬嘴上的笑更大了。「我調查過你,記得嗎?」

「我沒想到──」蝙蝠有些尷尬得撇開視線。「妳的情報網很厲害。」

「你會擁有比我更厲害的情報網的。」瑪姬從口袋拿出一張傳送符,翻手又變出一顆被玻璃紙袋裝好的馬卡龍,抹茶口味的。「這個可以讓你回到學院,至於這個,是娜娜剛剛對你失禮的歉禮。」她把東西放進蝙蝠手裡。「如果你想要離開的話只有趁現在,不然媽媽和娜娜八成會留你下來過夜。」

蝙蝠瞪大眼睛。「妳怎麼──」

「不是只有娜娜一個人可以享受爸爸偷塞點心的待遇的。」瑪姬對蝙蝠俏皮得眨下眼睛。「而且你真的認為我會放心得把娜娜交給你嗎?在跟你談過之前?」

「但是──」

「不要小看紅袍的情報網,尤其是白雲老師的。」瑪姬說:「放心,我們自有分寸。」

「……這可以說明很多事情。」蝙蝠嘆口氣。「謝謝妳。」

「不用跟我謝謝,就當你欠我的。」瑪姬伸個懶腰。「而你剛剛讓娜娜傷心的帳我以後會一併算回來。」

「好的。」蝙蝠的嘴角稍稍勾起。「我拭目以待。」

瑪姬看眼宅子的方向。「我勸你要走就趕快走。」她說:「娜娜似乎已經察覺不對勁了。」

「好的。」蝙蝠說,但完全沒有離開的打算,空氣裡傳來一陣小女孩的呼喊聲。

外面的細雪停了,烏雲漸漸散開來。瑪姬回頭睨他眼,只見他原本泰然的態度消失無蹤,小小的臉上滿是緊張,連耳根子都變成桃子一般的粉紅色。他似乎想說什麼,而這答案很明顯。瑪姬輕輕得又嘆一口氣。「看在你是娜娜的朋友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

蝙蝠淺藍色的眼睛亮了亮,像是一道太陽光照射進去。瑪姬又回過頭,將刮到臉上的髮絲撥到耳後。「手做的肯定會比買來的禮物更能展現心意,如果你還是不明白,想想我們家怎麼做的就可以了。」

一聲淡淡的道謝飄散在空中,細微的如微風一般。瑪姬走出涼亭,同時間蝙蝠也使用了她給他的傳送符,綠色的光芒亮了整個亭子,瑟琳娜在遠處的叫喊聲逐漸變得明顯。

瑪姬抬起頭,瞇起眼睛仰望烏雲散去的天空,那藍色乾淨得有些刺眼,她又嘆一次氣,緩慢得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8 14:17:11 | 顯示全部樓層
再次對紅袍們表示讚嘆
幸好我們的世界沒有他們
不然狗仔隊都要失業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