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0210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7-7 23:32:45 | 顯示全部樓層
金吉 發表於 2017-7-7 22:49
他的頭很痛。

阿斯利安嗚咽聲,抱著他隱隱作痛的頭顱。他勉強撐開了他的眼皮,狹長得細縫看見的仍是一樣的 ...

对我来说大大想写什么都好~跟着你自己的心意就可以了~
有的看就好了~ 不管是哪一个文都一定有它自己的精彩在里面~
大大加油啊!
很难得有可以坚持这么久的作者~

點評

謝謝太太QWQ能遇到一個會留言的讀者真的是很大的感動,這個故事能被你完全喜歡真的是太好了,謝謝你!!  發表於 2017-7-15 23: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15 23:45:56 | 顯示全部樓層

Ch.11.3

蝙蝠看上去晃神了幾秒,接著是帶些痛苦的蹙眉,但他最後還是點頭允諾了。

得到了保證,開心歸開心,但阿斯利安的腦袋不知道該先問什麼、哪些是該問的可以問,他有點混亂,有點慌。「這裡、是屬於你的空間,對不對?」

「……嗯。」

「是不是你故事裡的城市、那個你沒有保護好的地方?」

蝙蝠頷首,身體微微發顫。

「為什麼這裡的空間會倒?」

「……我不想讓它存在。」

「為什麼?」

蝙蝠抿嘴,沒有回答。

「蝙蝠,你答應過我了,你會對我誠實的。」阿斯利安說。

蝙蝠的顫抖更明顯了,他的手緊緊抓著已經看不出原本顏色的床單。阿斯利安在同時聽見血肉ㄧ點ㄧ點被撕裂開來的聲音。「它不該存在。」

「可是這是你的世界、你的空間。」阿斯利安記得書本上寫著,屬於ㄧ個人的「世界」反應著ㄧ個人的精神、靈魂,它的存在是伴隨生命的意識的有無。如果這裡是反映著蝙蝠的精神,而它即將要消失……「蝙蝠,為什麼?這樣做你會死掉……」

「這樣最好。」

「為什麼?大家都好喜歡你啊,我也好喜歡你!你為什麼認為你死掉最好?死了之後什麼事情都不能體驗到了,好吃的食物、好玩的事情、好看的風景──」

「我會殺死很多人。」

「你不會殺人,你是好人。」

蝙蝠嘴角扯了扯。阿斯利安注意到風聲停了,轉變成鋸子的演奏,刺耳得彷彿下ㄧ秒就會割出血來。「我的手沾了太多鮮血。」蝙蝠虛弱得說,笑得很難看,阿斯利安不喜歡這個笑容,他寧願蝙蝠板著張臉,或者不耐煩,又或者是生氣,但是他不要蝙蝠這樣笑,看了他也好想哭。「錯誤就應該糾正,我走錯太多路,太固執,害了太多人……」他喃喃,聲音被東西掉落的聲音蓋過去,整個房間開始扭曲,帶著惡意的開始壓向他們。

「時間差不多了。」然而,蝙蝠ㄧ臉淡然與釋懷,他看向門扉。「你該走了。」

「可是……」

「這沒什麼,它並不可怕。」蝙蝠說。

阿斯利安想說,這很可怕,因為死了之後就見不到大家,大家會很痛很痛,因為失去蝙蝠,他們將會再也見不到蝙蝠、無法跟他說話。可他無法吐出ㄧ個字,沒辦法說出ㄧ句挽留。

雜音消失,變成細細小小的鈴鐺的聲音,很微弱,很坦然。「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沒有準備。」阿斯利安呆呆的說。

蝙蝠聽到這回答一愣一愣的。「這沒什麼,你終將會忘記的。」

「你怎麼可以說得這樣理所當然?」

「ㄧ回生,二回熟。」蝙蝠回答,分不清是玩笑還是認真,但聽到這回答,阿斯利安覺得胸口酸酸的。

為什麼有人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這麼輕?輕到可以隨便的就將它放棄,甚至毫不在意,彷彿只是丟棄ㄧ個不再有用的垃圾?明明是關於自己的死活去留啊。

牆壁又往他們縮了些,已經到有壓迫感的地步。蝙蝠又催了他ㄧ次,要他走進那扇通往外面世界的門,不要再理他。「這次不會痛。」

「……你死過很多次了?」

「也不算。」蝙蝠無謂的聳肩,ㄧ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牆壁又往他們的方向壓了些,現在只要伸手,就可以摸到兩邊的牆壁。「跟我講講好嗎?那些死亡的經驗。」

蝙蝠挑起眉毛。「為什麼?」

「這樣我就可以確定你是不是真的準備好了。」阿斯利安帶著哀傷的抿起ㄧ個微笑。

像是再確定他說得話是不是真的,蝙蝠半瞇起眼睛。但最後像是不想為這牽強藉口浪費時間的嘆口氣,開口:「也沒什麼,ㄧ瞬間很痛,但之後就什麼也感覺不到了。這次會好點,我猜。」

「很痛?」

「我的心臟……」蝙蝠踟躕會兒,像是在挑剔用字遣詞。「被掏出來了,那還挺痛的。」

「但這次不會痛了。」他平淡的接著說。「這次我太過、幸運了。沒有痛苦,就是無知無覺得死去,死前還有人會關心。這……太多了。」

「你真的很愛哭。」蝙蝠不知打哪來掏出ㄧ條乾淨的手帕,往阿斯利安被淚水糊得溼答答的臉抹下。「這已經是我最承擔不起、最好的死法了。你為什麼還哭?」

因為ㄧ個人快自殺了,可身為狩人的他卻無法勸人回頭。他難過的想,說出來的卻又是另外的話語:「你是我的第一個朋友,我不想你死。」

那雙淡藍的眼睛看著他,第一次如此的柔軟。「席雷‧阿斯利安,記住我說的話。」他說得很緩慢,字正腔圓的,很鄭重的說。「你是個很好的人,活潑、熱情、親切、為朋友著想,還不畏懼任何困難。這都是令人喜愛的特質,而這些不可取代的溫暖性格在未來肯定會讓你交到很多的朋友。你不必為了我──照你的話來說──第一個朋友,而傷心難過,總有人可以替代我的位置。

「你或許會傷心難過ㄧ陣子,但最終,只要記得這些話,把我的存在、我跟你說過的故事都給忘掉好嗎?」

「如果我不想忘記你呢?」阿斯利安抽抽鼻子。「你是那麼好、那麼聰明,又聽我說話,我不想忘了你。我還想跟你去好多好多地方玩、聽你說很多奇怪的故事,我想跟你一起去上學、ㄧ起去交朋友。我想要你給我追求休狄的時候出意見、想要跟你一起過好多好多節日。我想要你一直當我的第一個朋友,我也想要你永遠當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想要看你交朋友,我想吃你做的飯──戴洛說你在廚房的殺傷力雖然強,但只要多練習以後肯定很會做飯──我想跟你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既然你沒有辦法承擔這死法,為什麼不跟我一起活下去呢?這不是比較簡單嗎?」

「……你該走了。」蝙蝠沒有回答,只是扭過頭輕淺的說。「不然你會沒辦法離開的。」

「所以你還是想留在這裡?」阿斯利安絕望的問。

「是的。」

「好吧。」他說。「好吧,我知道了。」但他沒有挪動雙腳,他決定不要挪動它們。

蝙蝠看出了他的意圖,拔高音量怒吼。「你以為你在幹什麼!」

「在跟你當永遠的朋友。」阿斯利安回答。「既然你不想走,我又想跟你當朋友,那麼我就留下來,這樣願望都可以達成了。」

「戴洛呢?休狄呢?你的爸爸媽媽呢?他們怎麼辦?」

「就像你說的:總有人可以代替我的位置。」阿斯利安笑道:「幾年後爸爸媽媽可能會在生下另外ㄧ個弟弟或妹妹讓戴洛頭疼,休狄會找到另外ㄧ個愛他的人。他們終有天會淡忘掉我的。」

「你瘋了!」

「我沒瘋啊,我只是學習力還不錯。」阿斯利安故作輕鬆得答著。「反正,死亡聽起來也沒有那麼可怕,不是嗎?」

蝙蝠不可置信的瞪著他。

牆面離他們越來越近,已經開始擠壓到他們所在的空間,為他們敞開的門板也開始發出嘎吱嘎吱的絕望的鳴泣,大概再沒幾分鐘門板就會被擠壓成ㄧ片片木屑。阿斯利安看著蝙蝠開開合合卻吐不出ㄧ個字句的嘴巴,仍然笑著。

鈴聲驟然停止,他聽見細微的雨聲,阿斯利安才想往大概被擠到變型的窗戶看看,卻被ㄧ股衝力給晃糊視線,先是刺眼的白光,緊接著就是無止境的墜落和黑暗。他最終落入冰冷凝滯的水裡,四肢被凍得無法動彈,他的氧氣隨著時間的流逝緩慢的被貪婪的細胞抽取掉,最終陷入一片黑暗……

「……阿利……撐……」「都……錯……我……」「該……起來……那……」「可……死……」「蝙……連……」「怎麼……」

柔軟的雨聲撫過阿斯利安的耳畔,跟之前的犀利的淒涼的雨聲不一樣,這雨聽上去軟綿綿的,像是在訴說什麼。他晃晃腦袋,最終敵不過好奇的撐開陳重的眼皮。戴洛在他的床鋪旁,手托著腮幫子,一注意到他醒來之後便按壓了旁邊的救護鈴。「你太亂來了,席雷‧阿斯利安。」他的哥哥嚴厲的責罵,聲音卻止不住得帶上哭腔。

這太少見了,他哥哥居然會露出這麼弱勢的一面。「戴洛……?」他狐疑的發出疑惑,然而他的嗓子沙啞得像是被磨砂紙狠狠磨了好幾回。

「醫療班發出了兩次病危通知,短短不過兩天。」戴洛抽抽鼻子,好似還沒有平復情緒。「你是個混球,我以為你捱不過來了。」

戴洛遞給阿斯利安一個水杯,上面貼心的插了跟吸管。在拍鬆阿斯利安身後的枕頭,讓他能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就坐起來後,戴洛才又開口。「你看到了什麼?」

阿斯利安眼睛咕溜的轉圈。「那是怎麼回事?」

「共感、連結。隨便你怎麼定義。」戴洛回答。「這算是狩人比較特殊的能力,一生中如果我們遇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便會和對方產生聯結,我們將可以傾聽到對方的情緒。但我沒想到你剛接觸沒多久就可以頻率合拍到進入蝙蝠的精神世界,你差點就回不來了。」

「蝙蝠他怎麼了?」

「他很好,已經脫離危險期了,大概是托你的服。你──」

「我要去見他!」阿斯利安幾乎是蹦得從病床上起來,他想把阻止他行動的點滴管拔掉,卻被戴洛眼明手快的阻止了。

「你才剛起來,況且進入對方的精神世界是很費力的──」

「我不管,我要見他!我要見蝙蝠!」阿斯利安耍著性子說。

爭論好陣子,在一位阿斯利安不認識的藍袍檢查過後確定沒什麼大礙之後,他終於拗過戴洛,但是交換條件是要讓戴洛乖乖抱著而且不能逗留太久,因為蝙蝠還沒醒過來,而戴洛擔心他們又一次出現深度的精神鏈結。

明明只相隔幾個房間,可是戴洛的動作是那麼慢,讓僅僅幾步路的距離也變得格外漫長。阿斯利安想快點見到蝙蝠,他想確認──

戴洛壓下房門,門板以很緩的姿態打開。門後,本該還在昏睡的蝙蝠已坐起身子,直勾勾看著他們兄弟倆,更正確來說,是看著他,冰藍的眼睛不在帶著想死的決絕和淡然,而是一絲靈光的生氣還有薄薄的霧氣。「你是個天殺的混蛋。」他在戴洛將阿斯利安放到床上時咬牙切齒的罵道,身體劇烈的顫抖著。

「而你也是個天殺的笨蛋。」阿斯利安以牙還牙的罵著,狠狠抱住忍著不哭的蝙蝠。即便他後來可能被戴洛狠狠的訓斥,他依然笑著,帶著揮不去的淚光。
溫柔的雨滴吻過耳畔,悄悄演奏起軟綿綿的樂曲,濕溽他一邊的肩膀,而他假裝不知道。



~~金吉廢話區~~

晚了一天的更新,唉,不過都在周末,所以算是勉強壓線過關?(被打飛

最近家裡每天晚上都有好多蟲蟲啊,從螞蟻到白蟻到蟑螂......實在是心力交瘁

下裡拜某吉要開始上課啦~不過有存稿所以更新還是會照常的......大概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2 22:58:25 | 顯示全部樓層
CH.12.1

懷抱著從家裡拿來的點心和鮮花,瑟琳娜按著一個親切的藍袍給她的指示,繞過繁忙的醫療班的錯綜複雜的走廊,在一扇平凡不起眼、與其他門扉相差無幾的病房前停下來。

她緊張得四顧探望,並沒有人注意她,大家都很匆忙。她放心的吁口氣,緊接著又緊張得挺起胸腑。

沒有人看著她,這很好,因為如果她出糗了的話也沒有人會看見,但這也意味著她即將孤軍奮鬥,不會有人來幫她。瑟琳娜伸展了潮濕的手心,又握緊,再放鬆,最後定下心的捏成一拳,輕扣眼前的門板。

啪搭啪搭的拖鞋拖曳聲模糊的透著門傳來,幾秒後門被打開,一雙翠綠的眼睛從門縫探出來,緊接著門板完全敞開,是米可蕥。「啊,是瑟琳娜!」矮她許多的米可蕥漾起一個甜甜的笑容,用沒有環著粉色貓咪布偶的手將瑟琳娜拉進去。「阿利、蝙蝠!是瑟琳娜喔!她帶著好多點心過來了!」

病房並不向瑟琳娜當初想得靜謐,事實上也是安靜的,但是不包括振筆疾書的沙沙作響還有滿床滿地的書本還有一堆廢棄的紙張,上面寫著很多有點歪斜顫抖但漂亮的字體。

阿斯利安抬起頭,朝她笑笑。「妳好啊瑟琳娜!妳要不要一起加入我們?」

「你們在幹什麼阿?」瑟琳娜問道,將點心和花束放到旁邊的椅子上,在米可蕥的引領下做到了病床上的一個還算空曠的位置。

「這裡的生活太無聊啦!每天就只有檢察休息檢察的,所以我跟蝙蝠就互相在學習對方所知道的語言。」阿斯利安解釋著,筆畫下近乎滿地的廢紙。「米可蕥現在跟我一起在學英文,然後蝙蝠在學狩人的語言。妳要不要一起來學英文?還是妳想學狩人的語言?」

「嗯,英文好了。」瑟琳娜不會說她現在會的兩個語言的其中一個就是狩人的語言──她有個親戚就是狩人與獸族混血──這有點掃興,況且她沒接觸過英文……那大概是原世界的其中一種語言吧?她模糊的印象是這樣告訴她的。「得慢慢來啊,我還是新手呢。」

「大家都差不多,我們還在熟悉它最基本的二十六個字母呢。」

「我已經背會十個了喔!」米可蕥洋洋得意的說。

調整一個姿勢,瑟琳娜接獲一張寫著字母符的紙單,她第一次接觸到,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熟悉感,她抓著紙,從縫隙偷看下其他人,阿斯利安很認真的看著跟她手上近乎相同的單子、米可蕥則室拿著一支筆很認真的在旁邊重複描寫,而蝙蝠……他從剛剛開始就很安靜,她以為是因為他還在生她的氣,剛剛也沒有膽子趕瞄他眼,現在瑟琳娜看到他腿上很厚重、大概是字典的書,已經被看掉三分之二,旁邊還攤著一本文法書,狩人的語言的,看上去已經被翻閱得差不多了,上面還有用原子筆做得痕跡。

「妳也覺得這方法很變態對不對?」阿斯利安悄聲問道,雖然瑟琳娜覺得根本沒必要,這房間挺安靜的,一點點聲音都很顯眼。「他除了一點發音問題問我之外,其他就是看書看字典!重點是他還全都背下來了!」

「各人有各人的唸書方法。」蝙蝠說,頭也沒抬。

「但你不得不承認這真的太變太誇張了,你這本字典和文法書多久前才拿到的?」

「昨天晚上。」蝙蝠手上又翻過一頁。「戴洛走前給的,你也在場,還興沖沖的把床給併成一張。」

「而今天早上我起來就發現你已經看掉一本文法書、二分之一的字典!」阿斯利安皺著眉頭,老氣橫秋得碎念。「我還以為你只是晚睡覺而已,沒想到你居然是通霄!早知道我就拖你一起睡了。」

「我有睡,你倒是跟戴洛越來越像了。」

「我才一點都不像……瑟琳娜、米可蕥你們來評評理,一個晚上只睡兩個小時叫有睡嘛!重點是中間還有因為做夢起來過一次!」

「蝙蝠,那不叫睡覺喔!醫療班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們會很生氣你沒有照他們的指示休息的!」米可蕥湊腳熱鬧的伸個懶腰,在併起來的病床滾了圈,壓到床上不少的紙。「他們會讓你在醫療班待得更久的!」

「唔,可是我看他精神還很好?」瑟琳娜看了下蝙蝠。「感覺不像是有熬夜的樣子。」

「一點點訓練就行了。」蝙蝠無謂的回答。

「蝙蝠這樣不行啦!會傷肝傷身體傷害腦袋的!」米可蕥蹦得跳起來。「我去跟叔叔要一些助眠的東西過來──」

「不需要。」蝙蝠終於抬起頭。他的臉雖然蒼白而且又瘦了些,但是挺精神的,沒有熬夜的憔悴,甚至連黑眼圈也不明顯,若不是細看也很難發覺。「我今天會早點休息的。」

米可蕥狐疑的看了看蝙蝠,最後不甚滿意的點頭。「好吧,但是如果再發現的話,米可蕥就要打昏你了喔!」

「順便把你捆起來。」阿斯利安壞笑得跟著補充。

「然後在你房間用滿助眠的香。」瑟琳娜也添加些油醋。

蝙蝠不耐煩的撇嘴。「你們都背完了?完了就……」

「還沒還沒,再等等!」阿斯利安哀嚎著趕緊捏住手上的字符表。「再給我一點點時間啦!」

「我也還需要時間!瑟琳娜也需要!」米可蕥把剛到不久的瑟琳娜當成拖延時間的擋箭牌,還悄悄得蹭到她旁邊。「還需要時間!至少需要一百二十分鐘!」

「那是兩個小時……」

「這是新的語言!需要好多好多時間!」米可蕥用手畫個好大好大的圓。「要這麼多!」

蝙蝠無奈的看明顯也贊同的阿斯利安眼,才開口向是想要嘆氣或是說什麼的時候,眼睛眨了下,視線從阿斯利安臉上撇往門口,門把在同時間向下壓。瑟琳娜認識那個人,是之前幫她治療的寒冰大哥哥。

「現在?」蝙蝠無奈的問,不知道是不是瑟琳娜的錯覺,蝙蝠的語調裡帶著一絲警覺還有……害怕?

「要開始了?」阿斯利安問,瑟琳娜注意到他跟蝙蝠的手疊在一起了。「你們說好是下午的!」

「我收到是早上。」寒冰蹙起眉頭。「大概是中間的傳達有點問題。」

「畢竟是實習生帶話的。」米可蕥咕噥,聽上去滿滿醋意,瑟琳娜直覺這裡頭肯定有些故事,她決定晚點的時候好好跟米可蕥打聽打聽。但現下,他們大概得攜帶他們的行李滾出房間了,看起來他們想要在這個房間進行治療,雖然她不知道沙盒可以做什麼治療就是。

「我再去確認下,你們──」

「就現在開始吧。」蝙蝠打斷寒冰的話。

寒冰點頭,又看眼坐在床上的他們,蝙蝠沉默會兒,又開口:「他們如果想留就留,我不介意。」

「我要留下來!」阿斯利安第一個發話,瑟琳娜眼尖的察覺阿斯利安和蝙蝠的手扣在一起,並很快的藏進掀起一角的白色棉被裡。

「米可蕥也要!」米可蕥說。

瑟琳娜發覺只剩下她自己沒有發表立場了,她的確是想留下來,但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資格,畢竟之前她才弄壞了蝙蝠寶貝的東西,而且到現在都還沒有好好的道過歉。「我想留下來。」她硬著頭皮說。

蝙蝠沒有反對讓她著實鬆口氣。

在寒冰的講解下,蝙蝠拿起了巨大的沙盒子,裡面的沙子潔白有光澤,還隱隱帶著金光,看上去有點某種珍貴的寶器的質地。寒冰要他們讓出一個空間,她不懂為什麼,但還是照著指示和米可蕥離開好段距離,阿斯利安卻死活不肯從蝙蝠旁邊爬出來,直到寒冰折衷得讓他們坐在一起才心滿意足。瑟琳娜覺得有點可惜,早知道自己剛才也不顧面子死皮賴臉的坐在床上耍任性,但現下反悔已經太晚了。

「清除雜念,它會遵從你內心的聲音,化成你內心最理想的圖樣。」寒冰道。

蝙蝠捧著沙盒──箱庭──閉上眼睛,銀白的光絲從沙盒裡挾帶著白沙盤旋出盒子外面,一圈又一圈,越來愈多的銀絲,越來越快的速度,帶動片片氣流,風是溫軟的,但瑟琳娜卻嗅到一絲不太對的味道。她說不上來,但聞著,卻覺得心頭被掘開一塊空洞,讓她有點想哭。

銀絲密集的變成一顆圓球,最後緩慢消弱,絲線一條條的斷開,散溢在空氣中,當最後一條絲線斷開的同時,她也看清了原本被包裹著的、蝙蝠塑成的東西。

那是一座很精巧的城市,比瑟琳娜曾經收到過的娃娃屋還要更精巧,就像是活生生的一座城市一樣,她不由自主的挪往更近去一探究竟。因為沙子顏色的關係,讓整座城市看上去非常明亮,一棟棟高樓建築錯落有致,規劃甚好,交通線道也非常的精緻,各式各樣的汽車在馬路上進行,一列列火車或在行駛、或停落在一個說不上來的車站裡,街上的行人可能是單獨的行走,或成雙成對有說有效或三五成群奔跑嬉戲又或是在公園休憩閉目養神談天說地。正中間一座標著大大W的大樓還有算是在近郊處的一座大洋房的柵欄的W相映成趣,瑟琳娜注意到洋房裡似乎還有人,只是是背對著窗戶的,看不見臉。

她聽見阿斯利安倒抽一口氣,米可蕥發出一個讚嘆的聲音,她也注意到寒冰蹙起眉頭,冰色的眼睛閃過一絲情緒,但很外就被平靜蓋過去了。「謝謝。」一絲冰的氣息劃過後,寒冰才接過蝙蝠手上的沙盒。

「沒什麼。」蝙蝠的臉上透不出什麼消息,可是身體輕微的顫抖──雖然很快就平息──卻還是被瑟琳娜抓著,他的視線又回到剛剛被整理道旁邊的字典還有文法書,一把抓過攤開。

寒冰又多囑咐幾句就離開了,他們又回到稍早前學習的狀態,但現在沒有那麼多的嬉戲和玩笑話,空氣中似乎有種寂靜的氛圍壓著,讓人沒有勇氣張口吐出一字一句。
直到蝙蝠把字典全部閱讀完,「抨」的一聲把它闔上,他道:「你們可以開始了嗎?」

「我可以了喔!」米可蕥說。「我絕對可以考一百分!」

「那沒有一百分怎麼辦?」阿斯利安反問。

「那、那……」米可蕥噘起嘴巴。「我也不知道……但我絕對可以考一百分!所以不考慮失敗是沒關係的!」

「人有失足馬有失蹄啊,可別這麼有信心啊。」

「哼!我肯定會考一百分的啦!」

蝙蝠睨了逗米可蕥玩的阿斯利安眼,問向瑟琳娜。「不然妳先吧?」

瑟琳娜愣了兩秒。「呃,好。」她結巴回答,緊張的大腦一片空白,不過還是很順暢的全部回答正確,接著米可雅和阿斯利安也通過了。他們開始學習一些簡單的單字,中間還吃掉瑟琳娜帶來的小糕點,米可蕥邊吃邊信誓旦旦的說以後她會做出一樣好吃、甚至更好吃的點心來。

走之前她悄悄將之前準備好的書籤放在床頭櫃旁,她還沒找到一個適當的時機跟蝙蝠道歉,不過她決定先將道歉禮送出去,剩下的……再找機會吧。


~~金吉廢話區~~

最近迷上了遊戲實況><天啊真的好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9 17:39:44 | 顯示全部樓層
Ch.12.2

「老實招來!你跟寒冰哥哥之間有什麼!」瑟琳娜在隔天早上逮到機會堵住了才要進去病房的米可蕥,她將她拉到不會妨礙到其他藍袍、又不太容易被注意到的角落裡,壓低聲音的逼問。

米可蕥的小臉在聽見寒冰這兩字時變成害羞的紅撲撲的,但是看上去又有點像是在生氣。「我跟他說我喜歡他。」米可蕥說,又是自豪又是委屈。「可是我感覺伊希嵐哥哥在我說我喜歡他之後就有點疏離我了,所以我也索性不理他了。」

瑟琳娜眨眨眼,消化消息的同時努力斟酌語句。「嗯,我猜他可能一時被妳嚇到了。」

「我也這麼認為,可是當下我沒有想太多嘛……」米可蕥一張小臉寫滿委屈,碧綠的眼睛有點潮濕。「妳說伊希嵐哥哥會不會一輩子都不理我了呀。」

「一輩子太誇張啦,他可是個大人呢!」瑟琳娜安慰道。「所以他最後一定會釋懷再理妳的。」

「那這樣不就代表伊希嵐哥哥一點都不看重我的話了嘛!」米可蕥噘起嘴。「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他一輩子都不要理我!」

瑟琳娜歪歪頭。「可是如果他一輩子都不理妳的話,妳要怎麼辦啊?」

提到這個,米可蕥原本拔高的音量又萎靡下去,垂著肩膀一臉喪氣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啊,我想要伊希嵐哥哥看重我的話,可是我也希望他願意再像以前一樣抱抱我親親我。」說到最後米可蕥幾乎快要哭了,原本濕漉漉的綠眼已經憋得紅通通的像隻小兔子。「怎麼辦,如果他以後都不理我……」

「唉,別哭了。」瑟琳娜連忙從口袋抓出邊角繡著小貓咪的藍色手帕,把米可蕥眼角要掉不掉的淚水給擦掉。「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我們可以問問其他人的意見啊。」

「我們可以問誰啊?」米可蕥抽抽鼻子,接過瑟琳娜的手帕。

瑟琳娜思索下。「我們可以去問阿斯利安和蝙蝠啊,搞不好他們會知道呢。」

「可是他們是男生啊。」

「這種問題就是要問男生啊!我們是女孩子,只會往女孩子的方面去想,男孩子的想法就應該要問男孩子啊!搞不好有些盲點是我們不知道,可是他們看得出來的呢!」瑟琳娜說。「就算問不出個所以然,看他們也不像是大嘴巴的樣子,肯定會幫我們保守秘密的。」
「真的嗎……?」

「我不會騙妳的,再說蝙蝠的主治醫生不就是寒冰哥哥嗎?搞不好他可以幫忙旁敲側擊,知道些什麼啊!」

米可蕥認真考慮了一會兒。「好像也是。」然後拉過瑟琳娜的手。「那我們現在就去問問他們吧!」她不由分說的扣過門,也沒等裡面的回應就壓下把手的進去病房。

裡面跟昨天一樣撲滿了紙,在她和米可蕥近來的時候頓時安靜了下來,不過瑟琳娜聽見阿斯利安的最後幾個字,看起來他們是在練狩人話。「早安!」米可蕥牽著瑟琳娜進了房間,牽著的小手變得有點濕濕滑滑的,瑟琳娜在猜是不是因為緊張的關係。

「早安。」阿斯利安回道,蝙蝠只是微微的點個頭算做一個招呼。他們在她們爬上床的時候特別讓出個空位來。「今天戴洛有帶烤餅過來喔,我們等等可以一起吃!」

「烤餅?」瑟琳娜想起以前親戚曾經給她吃過的獨門配方的烤餅,口水不由自主的分泌些許。「好啊。」

「妳們剛剛在討論些什麼啊?」阿斯利安好奇得問。「蝙蝠說妳們剛剛就在門口了,可是一直不進來。」

米可蕥的一張小臉倏地脹紅。「那是、那是……」結結巴巴半天也生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來,最後米可蕥眼巴巴看著瑟琳娜,似乎是將希望寄託在她身上的樣子,而且因為米可蕥突然的將視線轉到瑟琳娜身上,連帶阿斯利安和蝙蝠也將注意力集中到她這邊來,讓瑟琳娜突然覺得壓力頗大。

瑟琳娜清清嗓子,順便讓事情的來龍去脈在自己的腦子裡轉一圈。「其實是這樣的,米可蕥喜歡寒冰哥哥,可是之前因為表現得太突然太直接了,導致寒冰哥哥嚇到了,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希望能獲取些其他人的意見和幫助。」

「真的假的?」阿斯利安眨眨眼睛,問向米可蕥。

米可蕥脹紅了臉,但在阿斯利安好奇的目光之下還是點點頭,不知道是不是瑟琳娜的錯覺,但是她好像看到蝙蝠一瞬間的死目了。

阿斯利安笑嘻嘻的拍了拍米可蕥的頭。「唉,這有什麼好害羞的?我也有喜歡的人啊!我現在還很努力的追他呢!」他爽朗的說。「蝙蝠還是我的顧問呢!」

「真的?」米可蕥看看蝙蝠,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這麼說來,蝙蝠之前也有給過我建議呢!只是我還是搞不太懂呢。蝙蝠,什麼叫做我這個年紀有這個年紀的優勢啊?我們這個年紀能有什麼優勢呢?」

「這個意思只要不會太出格,我們這個年紀可以盡情做我們想要做的事情喔。」阿斯利安搶在蝙蝠開口之前回答。「因為我們還是小孩子啊!所以小孩子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被原諒,尤其我們對他們來說只有這麼一丁丁點大。」他比了比自己的小拇指甲片。

「什麼事情都可以?」米可蕥狐疑的問。

瑟琳娜突然覺得話題好像有點歪了,他也注意到蝙蝠很乾脆的拿起旁邊的書本看起來,直接無視阿斯利安和米可蕥的對話,今天蝙蝠看得是獸王族的字典。她今天本來是想來繼續學英文的,也就沒帶書,無聊之餘就繼續聽下去。

「當然囉!想要追一個人,首先就得臉皮夠厚,所以才能在對象拒絕的時候不放棄繼續追求啊!」

「可是我感覺我的臉皮不夠厚……」米可蕥苦惱的偏過頭。「這個時候該怎麼辦呢?」

「那就旁敲側擊,留些沒有屬名但對方知道就是妳送的小禮物給對方啊!那個叫什麼的……日久生情?」

「可是伊希嵐哥哥感覺什麼都有啦,我要送什麼給她才能讓他印象深刻又會用又知道是我送的呢?」米可蕥一臉苦惱。「況且,我也沒有那麼多錢啊!沒辦法給他買上很棒的禮物。」

「不不不,不是有句話叫做心意最重要嗎?就是一束小花,只要摘得花漂亮,再細心的綁上條緞帶,也是很棒的禮物啊!誰會不喜歡漂亮的花呢?或者是偶爾一點點的小點心也很棒啊!尤其是在對方疲累的時候,一些些小糕點或者是一杯熱茶都是很好的選擇喔!」

「诶~阿斯利安你好厲害啊!居然知道這麼多!」

「嘿嘿。」阿斯利安搓下鼻子,一臉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是很久摸出來的……蝙蝠也提點我不少。」

米可蕥崇拜的目光從阿斯利安又轉移到蝙蝠的方向,一顆顆小星星在她的眼睛裡閃閃發亮。「蝙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知識跟技巧的?太厲害了!你怎麼可以懂這麼多啊?」

蝙蝠半放棄的放下書本,一臉無奈。「只是你們問得我剛好都知道。」

「就這樣?怎麼可能!」米可蕥鍥而不捨的繼續追問。「你肯定有什麼樣的技巧對不對?真的不能告訴我嗎?」

瑟琳娜注意到蝙蝠面有難色,阿斯利安肯定也看見了,因為她注意到他張開嘴,似乎是想要轉移話題,但是被蝙蝠的一聲嘆息給截斷。「我看了不少書,另外,我還挺習慣觀察人的。」

「所以是類似心理學的東西?」米可蕥眼睛咕嚕轉了圈。「我聽寒冰哥哥說心理學很難的呢!蝙蝠真是聰明!」說罷,米可蕥似乎心滿意足了,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的慾望,瑟琳娜想,大概是因為她也注意到氣氛有點古怪,米可蕥在說完話後就縮到她身旁了,她捏捏米可蕥的手,試著用這種方式告訴米可蕥這沒什麼。

阿斯利安從床底摸出一盒烤餅,笑瞇瞇的將盒子打開,清清的香氣撲鼻而來。「我們來吃烤餅吧,我的嘴巴有點饞。大家多吃點,戴洛帶了很多呢!」他又捏下蝙蝠的手臂。「尤其是你,皮包骨,怎麼最近讓你吃那麼多你還沒有長什麼肉出來?我甚至還把我的那份點心讓給你了!」

蝙蝠聳聳肩。「我大概不太容易胖吧。」他從盒子裡拈起塊餅給米可蕥,又拿了一塊給瑟琳娜。「女士優先。」

「謝謝。」瑟琳娜說。米可蕥也收起剛剛的窘困,甜甜的跟著道了句,還算安靜的啃起來。

餅又脆又香,還帶著熱氣,吃起來順口又暖胃。這餅的味道跟瑟琳娜吃過的不太一樣,這餅比較偏甜,而瑟琳娜剛好不太嗜甜,不過因為這餅又帶點類似柑橙的酸,開味又剛好把甜味給壓過去。「這真好吃!」她開心得稱讚。

「是吧,我媽媽最會做這些糕點啦!找天你們一起來我家,我媽一定會很開心的。」阿斯利安得意的說。「她就最喜歡拿好吃的點心餵人家了。」

「你沒被餵成胖子真是奇蹟。」瑟琳娜說。

阿斯利安哈哈大笑,非常贊同。

「蝙蝠,到時後你一定要來啊,我媽媽自從知道你之後就吵著要見你啦!」阿斯利安話鋒一轉,又把話題的主題繞回蝙蝠身上。「你知道我在家裡,只要她收到戴洛的訊息,總會說肯定要好好餵蝙蝠這孩子。我可以保證她甚至比喜歡我還喜歡你咧。」

「胡說什麼。」蝙蝠撇嘴,又拿起一塊餅吃。他吃得很快,不過很優雅,挺賞心悅目的。

瑟琳娜吞下嘴裡的餅。「這麼說來,我爸媽也說有空要邀你來我們家吃飯呢。」她故作漫不經心的提起。「你要是有空記得告訴我喔。」

「……好。」蝙蝠有些遲疑的允諾。「事實上,應該是我問妳父母有什麼時候有空才是。」

「好像也是。」她說。他們的聊天就這麼告一個段落,倒不是因為尷尬,而是阿斯利安的檢查要開始了,先被醫療人員移到另外一間房間等待檢察,而米可蕥也因為想要試試阿斯利安的建議而先走了,她保證等等、很快就會回來。要蝙蝠和她先自己聊聊天,就蹦蹦跳跳的離開,留瑟琳娜和蝙蝠兩個人待著。

空氣突然就安靜下來,蝙蝠看上去也有點不知所措的歛下眼簾,又剝塊餅吃起來。

好吧,她想,跟著剝了餅吃,這還真有點尷尬。


~~金吉廢話區~~

準時更新!!

颱風要來了,希望不要有災情,大家都平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7-30 01:27:44 | 顯示全部樓層
看了我只想说。。。现在的小孩子原来这么早熟吗?
而且在恋爱想法和看法方面也至少比现在大部分的国中生屁孩还要成熟。
应该说。。。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吗?
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果然守世界的小孩就是不一样?

點評

思想比较健全这样。  發表於 2017-8-4 17:32
毕竟是守世界的孩子嘛~不过个人偏向的想法是守世界的爸爸妈妈会很有耐心的教导小孩子,他们不会放任小孩子自由生长,而是去领导,所以他们的...  發表於 2017-8-4 17: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7-30 19:56:51 | 顯示全部樓層
是說作者在DC里的CP除了SB還有嗎?

那休狄到底是阿利的還是戴洛的?其實三人行我也是OK...(你的節操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17:37:57 | 顯示全部樓層
秋楓沐九和 發表於 2017-7-30 19:56
是說作者在DC里的CP除了SB還有嗎?

那休狄到底是阿利的還是戴洛的?其實三人行我也是OK...(你的節操呢? ...

哇居然是有看DC的太太!!!!你好你好!!!!
DC這邊嘛......主要是SB啦,不過也會有二代綠紅、公主x史蒂夫的配對,可能還會有21。不過這些都會很後面才會說到,大概第二部角色出來,第三部相遇,第四部重新在一起這樣的進度吧,會有一個不像番外的超長番外來慢慢構思的(扶額(為什麼我又爆字了呢
休狄嘛......私心是讓狩人兄第一起寵他啦,不過中間可能會有點點虐,為了配合特傳大部份的劇情走向,我希望可以跟著原作大部份的構想去描繪這個世界,但是最後大概是個3p模式我猜(?)就看我當時的心情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18:16:29 | 顯示全部樓層
Ch.12.3

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瑟琳娜想,那麼就乾脆借這個機會說吧,反正就算不被原諒也沒人看到,她不會那麼尷尬。「蝙蝠,我──」

「那沒什麼,妳不用為了那個道歉。」蝙蝠掐斷她的話,悠悠的說。

瑟琳娜眨眨眼睛。「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書籤的事情吧。那個我不介意。」蝙蝠漫不經心的玩著棉被的邊角。「是我該為之前的失態抱歉,讓妳煩惱那麼久。」

瑟琳娜皺緊眉頭,總覺得有些不太對,但是蝙蝠說得話又合情合理。「可是我還是得為我之前的無理道歉,你明明不想跟我們玩,我卻還一直逼迫你,這是不對的行為,我應該尊重你的選擇和自由。」她決定按兵不動,觀察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那個書籤不是你很寶貝很寶貝的東西嗎?我還弄壞了。」

蝙蝠抿唇,沒有答腔。

「所以我得為我的粗心大意還有粗魯道歉,那很冒犯你。」瑟琳娜繼續說。「而且我想跟你當朋友,所以這個抱歉是必須的。以後相處我才不會有芥蒂,我也才會知道你的心裡沒有疙瘩。」

「妳怎麼會想跟我當朋友?」蝙蝠問。

瑟琳娜一愣,偏過頭思索了下。「因為你有種熟悉感吧?總覺得我一定得跟你交上朋友,不然我會後悔一輩子的。一輩子太長了,我不想要懊悔那麼久。」話鋒又一轉。「再說啦,蝙蝠你人很好、很厲害,又用功,跟你在一起我也一定會變好變厲害的。」

蝙蝠眨眨眼睛,嘴角稍稍勾起了一個小弧度。瑟琳娜認為這就算是一個笑容了,那嘴角的小勾讓原本繃得嚴肅的臉瞬間軟化,特別好看,蝙蝠應該多笑的。「曾經我有個同伴,她也挺像妳的。」蝙蝠說。「不過從各方面來說,妳都比她好上很多。」

「哪裡像啊?」

「聰明敏銳,小心思也不少。」蝙蝠說。「不過妳比她陽光正派多了。」

「诶~我還真想認識她呢!」被勾起了好奇心,瑟琳娜笑道。「我可不可以認識你的同伴啊?

蝙蝠嘴唇抿直,笑容再下一秒就又展開,比起剛剛更為明媚,卻帶著分不真誠。「如果可行的話,我會介紹的。」

瑟琳娜唔聲,靈光閃現,她知道蝙蝠到底是哪裡讓她覺得有些許違和感了。

是悲傷和逞強。蝙蝠整個人都籠罩在朦朧的黑暗中,卻又不願意展現給任何人看,因此裝作瀟灑不在乎的陽光。一句句簡短的話語被包覆在偽造的陽光之下,他卻在被拉長的影子之後自己舔拭別人不經意給他的和他自己本身就存在的傷口。「那個,蝙蝠。」瑟琳娜怯怯的伸出手,抓住蝙蝠鬆垮醫療袍的寬袖子。「如果你有什麼事情的話,都可以跟我講,或者你不相信我的話,也可以跟阿斯利安或者其他人說喔,不要自己憋著,好不好?」

蝙蝠微微一愣。「有這麼明顯?」他沒有回答,也沒有拒絕,而是巧妙的轉掉話題。瑟琳娜發現他的驚訝是對於自己的偽裝而非不誠實,她有點難受。「很抱歉讓你們擔心了,我下次會注意。」

「是會告訴我們嗎?還是說演得更逼真?」瑟琳娜有些口不擇言,隨後看到蝙蝠臉上閃瞬過得痛楚後又後悔了。「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可是、可是……」

「我很抱歉。」蝙蝠帶著歉意的看著瑟琳娜。「我想……是我自己太習慣這樣了。」他看上去有些手足無措。「我以前經歷過不少事情,之前又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所以我、習慣性的自己解決了。我沒有考慮到你們,是我自己的自私,也是我的疏忽。我會努力改進的。」

這好像是瑟琳娜第一次聽見蝙蝠說這麼長一串的話,她有些懵。「這代表你以後都不會瞞著我們了嗎?有什麼事情都會跟我們說而不是自己吞掉?」

「我盡量。」蝙蝠回答。這不是保證,但是對瑟琳娜來說已經足夠了。不管是誰,轉換自己的習慣都需要時間。

瑟琳娜剝了塊餅給蝙蝠。「你就多吃點吧,阿利說得對,你真的瘦得只有皮包骨,這可一點都不健康,我敢打賭搞不好米可蕥的體重都比你還重。」

蝙蝠翻個白眼,準備接過瑟琳娜手上的餅,瑟琳娜卻一個抬手。「我來餵你。」瑟琳娜說。「來,啊~」

「……妳很幼稚。」

「還好啦。來,張嘴。」

蝙蝠不情願得咬掉瑟琳娜手上的餅,沒什麼肉的臉頰被一塊餅塞得鼓鼓的,他沒好氣得睨了她眼,瑟琳娜只是笑嘻嘻的又掰了一塊餅,等著再次餵食。

「妳知道我沒有殘廢吧?」蝙蝠在吞下瑟琳娜餵來的第三塊餅後,無奈的道:「我可以自己吃。」

「可是如果我只是看著你吃的話,我會很無聊。」瑟琳娜無辜的將第四塊餅塞進蝙蝠的嘴巴。「我已經吃飽了,所以沒辦法再吃了,我也沒帶書過來,你在吃東西也沒辦法教我英文,發呆又太過浪費時間。」

「我這裡有書,妳自己選一本。」蝙蝠指著角落那小疊書堆,瑟琳娜撇撇嘴,順著蝙蝠的意思走到角落,她打量個半晌,從中揀選一本用通用語翻譯過、大概是原世界的小說。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蝙蝠好奇的看了封面眼,眼睛閃出開心的精光。

「這很好看嗎?」瑟琳娜好奇的問。

「它是我最喜歡的小說。」蝙蝠坦承。「我看過它不下二十次。」

「你不是過目不忘嗎?這樣重複看有什麼意思呢?」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可是經典。」蝙蝠一本正色的說。「他的推理分析技巧很值得我們學習,還有他的英式幽默……」聲音小下去了,蝙蝠斂下眼簾。「總之,我很喜歡。」

「你這樣說,讓我很好奇它的內容。」瑟琳娜把書本翻開,字體密密麻麻的,又小又擠,不過裡面描寫的話語帶著一分優雅,倒挺對瑟琳娜的胃,她也救耐著性子看掉兩三頁。不過裡面有些專業用語她真的看不太懂,就讓蝙蝠幫她解釋了下。

「他居然鞭屍!」瑟琳娜在翻過第四頁後不可置信的拔高音量。「這實在是太過分了。他難道不知道要尊重死者嗎?」

「那只是實驗而已。」蝙蝠解釋道:「他的每個研究都有意義,這讓他可以在之後更快更準確的解決一件案件,還給受害者家屬和受害者一個公道。」

「但是那個人已經死了!他不應該在死後還遭到這樣的對待!」瑟琳娜不開心得反駁。「我們應該要尊重死者!」

「醫療班有時後也解剖屍體,難道他們不尊重死者嗎?」

瑟琳娜重重哼聲,繼續看了下去。

在她看見福爾摩斯和華生醫生開始同居後,門就被打開了,阿斯利安一蹦一跳得走進來,懷裡抱著一個大紙盒,光看紙盒的包裝就知道裡面的東西肯定非常高級。「看看我拿到什麼!這是休狄給我的喔!」他小心翼翼的將紙盒擺在床頭桌,才興高采烈的跳上床。「我就知道他是愛我的!蝙蝠蝙蝠,你說我要不要現在開始存錢?休狄可是個王子呢,他的嫁妝肯定很貴。」

這次瑟琳娜真的看見蝙蝠死目的眼神了。「你就不要最後是嫁的那個。」

阿斯利安一愣,認真的思考起來。「那我得學學新娘課程了?」

蝙蝠一臉生無可戀的用書本把自己埋起來,瑟琳娜眨眨眼,笑出聲來。「阿利,你不覺得現在還太早了嗎?你甚至都沒有正式跟你喜歡的人告白呢!搞不好他就像是寒冰哥哥對米可蕥一樣,只把你說的話當作兒戲咧。」

「才不會呢!」阿斯利安鼓起腮幫子。「妳不要烏鴉嘴啦!」

「瑟琳娜說得對,搞不好是你自作多情。」躲在書本後面的蝙蝠冷冷的丟出句潑冷水的吐槽。「人家只是送個探病的慰問禮物罷了,你就認為你們可以結婚,這是沒有邏輯的。」
「臭蝙蝠!我以為你是站在我這一邊的!」

「通常,我只站在比較合理正義的一方。」蝙蝠乾巴巴的回擊,瑟琳娜終於憋不住的不顧形象的大笑起來,阿斯利安惱怒的抽開蝙蝠手上的書,壓在他身上表示要跟他來場堂堂正正的決鬥,蝙蝠敷衍得閃了幾個拳頭後,一個扭身,就把上下立場對了調,床鋪上指剩餅屑的盒子被翻落到地上,殘屑散落在地板上。「去撿吧,阿斯利安。」蝙蝠得意的微笑,將阿斯利安推下床。

「為什麼!你也有份啊!」

「因為這是新娘課程得第一步:學會如何打掃。」

「我深深認為這是你不想打掃的藉口。」

「就算我想打掃也沒辦法,我可是病患。」蝙蝠聳聳肩,一臉無辜。「『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於公於私都是你要整理。」

「我討厭你。」阿斯利安咕噥,不過瑟琳娜注意到他的嘴角是上揚的,眼睛閃閃發光,他注意到瑟琳娜的目光,朝她咧齒一笑。瑟琳娜歪頭,最後也回給他一個笑容。

「唉,你們在幹什麼啊?」剛進門的米可蕥還沒進入狀況,她手上也捧著一小個紙盒。「對了對了,伊希嵐哥哥雖然沒有提到告白,可是他又跟我講話啦!阿利你太厲害了!他還給了我們下午茶喔!今天是草莓生奶油捲,我們一起吃吧!」

「休狄也給了我好多點心,我們大家一起吃掉吧!」阿斯利安說。「這裡有沒有茶啊?我們就差喝的就完美了。」

「我去問問醫療班有沒有茶壺和茶杯好了,我記得伊希嵐哥哥那裏有一盒茶葉,我們可以借一點過來泡茶,我相信他不會介意的。」米可蕥笑得甜滋滋的。「對啦對啦,你們要把二月空出來喔!還有要準備漂漂亮亮的衣服!」

「為什麼啊?」瑟琳娜好奇的問,蝙蝠也放下了手上的書,他是用她之前給他的書籤。

「因為我要邀請你們參加婚禮啊!」米可蕥雀躍的說。「是那種小型的、私人的婚禮喔!希歐哥哥跟喬葛哥哥終於要結婚啦,所以我要邀請你們來參加他們的婚禮!」
「妳是說大地老師跟暴風老師嗎?」阿斯利安眨眨眼。「戴洛還說他們還得要好幾年才會結婚呢,他也有猜錯的一天!」

「你們都要來喔!伊希嵐哥哥當天會做很多好吃的,我當天也會穿很可愛的小禮服當花童!」米可蕥得意的雙手插腰,接著轉過頭看蝙蝠。「蝙蝠也要來!所以你要先養好身體喔。」

「……好。」蝙蝠允諾,冰藍的眼睛帶著不多的柔軟。

「那當務之急是要餵胖蝙蝠!」阿斯利安說。「戴洛說,要有健康的身體底子,受的傷才會好的快,蝙蝠太瘦了,所以我們得餵胖他!」

「你這是歪理。」

「才不是咧。」阿斯利安對蝙蝠吐舌頭,轉過來又對米可蕥和瑟琳娜指手畫腳。「快快,米可蕥和瑟琳娜妳們去拿茶葉和茶具,我去找盤子跟叉子,蝙蝠你要看好我們的點心喔,也不准偷吃!」

「你才偷吃。」蝙蝠翻個白眼。

瑟琳娜咯咯笑出聲,跟著米可蕥去找茶具了。




~~金吉廢話區~~

準時的更新!

最近身體不太好,不太能動,就有時間打文章啦X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7 14:44:14 | 顯示全部樓層
坐等DC其他人物

綠紅嗎?我記得小閃是個好孩子

是說大大(要怎麼稱呼好呢?)一定要讓布魯斯的戶頭達到天文數字啊,想當初人家問他有什麼超能力,他那一句「我有錢」真是太經典了,讓我們(?)重現它吧!

3P讚(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12 12:33: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金吉 於 2017-8-12 12:36 編輯
秋楓沐九和 發表於 2017-8-7 14:44
坐等DC其他人物

綠紅嗎?我記得小閃是個好孩子


其實如果仔細看的話,DC得角色已經有出來幾個了喔XDDD雖然有些沒有提到名字,但是我可以肯定是DC的角色第一部裡就有出現過了!

我正在思考小閃到底是要把個性偏向電影裡得小閃還是影集裡得還是漫畫裡的......可能都會有吧(#

蝙蝠的資產絕對會突破天際的高的!這在第二部就會被提出來囉,目前還在想他會不會被自己累死。

可以稱呼我金吉就好囉!不過如果太太有迷歐美圈的話,去找墨途也是可以找到我其他得文章的w不過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我有在考慮!!!!!!!看哥哥弟弟在吵到底哪個是正牌的男友就讓我好開心!我也想要看休狄一臉看智障的表情看吵架的兄弟倆!!不過這個夢想可能得等到第三部底第四部初QWQ因為在這故事裡最順遂的情侶檔就只有大地暴風這對了,對啦我不虐一下就感覺全身不舒服,但我保證最後是HE!相信ji3!(如果我可以堅持到第四部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