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0214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5 14:25:52 | 顯示全部樓層
CH.6.2



席雷與母后的家族是世交,因此才剛過完四歲的生日,休狄就見到了席雷一家人。伯父伯母人很好,跟宮庭裡那些虛假的和善不一樣,是真誠的熱心待客,禮節也不像皇宮裡的那麼繁複,輕輕鬆鬆的,就算托著腮幫子晃著腳不念書也不會被罵。

母后過世之前,她常常帶著休狄到席雷那邊作客。休狄很喜歡那段時光,因為那就代表他不用遵守死板難記的規矩,不用念那些很艱澀難懂的書本,他可以沒教養的坐在屋頂上看星星,正大光明翻著小孩子看的童話故事書。

他是在那時候認識戴洛的。不過三歲的戴洛就像跟屁蟲一樣,休狄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還會嗤嗤的偶爾吐出口水泡泡──因為他之前在外面跟其他孩子追趕跑跳蹦的時候撞斷自己的門牙。呆氣的模樣讓休狄覺得挺有趣的,也就讓戴洛跟著了,偶爾壞心的拿他來惡作劇,戴洛也還是呵呵的笑著。

戴洛會對他說很多奇怪的話,像是:「木屋裡爐火燒得旺的時候的聲音很溫暖呢。」抑或者:「你有沒有聽到啊?是摔破瓶子後風自由嬉戲的笑聲喔!」

休狄認為那是小孩子的幻覺罷了,他從書上得知小小的孩子總會幻想很多事情,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從來沒有過,大概是皇宮太壓抑了,壓迫他的幻想力。那本有關於心理學的書說,小孩子總會自由的揮灑想像力創造出許多事情,肯定是一堆規矩的皇宮讓人們沒有自由,所以也剝奪他的想像力。

有次窩在母后的懷裡,他將戴洛的怪異行徑說了出來。母后聽到了先是瞪大眼睛,再來是溫柔的笑笑。她對休狄說聲恭喜,休狄那時候不知道是怎麼回是,但他很開心,因為母后又幫他瞞著父王請假了。

他們背著比以往還要多的行李來到熟悉的狩人的家。戴洛抱著休狄沒有看過的玩具朝他走過來,並用短短的手,還握著玩具的一角得將休狄抱進懷裡。「歡迎回來!」戴洛對他露出暖呼呼的笑容,那時候他的門牙依舊沒有長出來。「我們一起去玩! 」

得到母后的許可後他就跟戴洛去玩積木了。他覺得單純的堆城堡實在是太過傻氣,於是讓戴洛玩完後陪他唸書。大人們卻仍然呆在角落竊竊私語的,一副神秘的模樣。
「恭喜你們喔,戴洛,休狄。」在晚飯時間,席雷的一家之主這樣說。而休狄也是在這時候才知道狩人的傾聽靈魂的能力。

但在真正體會到的時候,還是在母后下葬的那天。那天很晴朗,太陽很大,來參加喪禮的貴族搧著羽毛扇,用昂貴的陽傘擋高掛在天空的太陽。休狄那天穿著的是一件高領的黑色袍子,母后最喜歡他穿著這套衣服了,說很襯他的頭髮和眼睛。

他跪在母后的墳前聽著來來去去的大人們的喧嘩。沒有人在尊敬死者,他們聊著的是最新一季的時尚還有宮廷的八卦,沒有人想要來問候,因為一國之主不在,他們就不裝了,甚至連攀關係也懶。

休狄好不甘心,因為母后人是那麼好,又那麼溫柔,可是卻沒有任何一位曾經受惠過的人想要弔念她,連喪禮用的花束都是那樣隨便,白百合甚至有些枯萎了。

他知道父王不是在忙,而是在討取新歡的歡心。其他的公子伯爵現在也在想盡辦法拍著未來的妃子的馬屁,夫人小姐持著優雅的姿態,用馥郁的香水想要引起那位被追求的女人的注意。

明明就只是人類,壽命短暫的人類,為什麼可以得到父王的注意,讓他連自己妻子的葬禮都不來參加?

休狄跪在那個墳墓前好久好久。那天很熱,他穿著黑色的袍子勒著脖子讓他暈頭轉向,可是他不想要起來,他想再待久些,或許母親會回來,她會再抱抱他為他抵擋一切的心計,他不想當懂事的王子,他不想長大。

白百合的味道讓他想吐,太香了,不適合母后的,但不曉得為什麼送來的花束就是百合。汗水滾進眼睛,讓有些焦黑的花瓣變得模糊。

快要傍晚的時候席雷一家才過來。他們跟母后的相好是個秘密——照理來說母后在成為王妃的那刻就該與席雷他們斷絕聯絡——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所以休狄並不怪他們這麼晚來哀悼。

戴洛穿著正裝的樣子怪裡怪氣的一點都不搭調,嚴肅的包子小臉埋進他的肩窩,短短的手把休狄抱的緊緊的讓他肋骨生疼。按照習俗,他已經斷食好些時候,這並不困難,他也不會感到飢餓,但讓他喪失抵抗的力量。

「我今天一直聽見雨聲。」戴洛奶聲奶氣的說。「下大雨,很大的雨。還好冷好冷,可以聽到東西凍結脆掉的聲音。」

今天一直都是豔陽高照,休狄不懂戴洛到底再發什麼瘋,明明就很熱,一直站在戶外的休狄甚至被曬得通紅。休狄不想再跟他玩這種天馬行空幻想的無厘頭遊戲,這實在是太幼稚了。

「休狄休狄,我聽見雨聲,我卻看不見雨滴。」戴洛拍著他背,他看著伯父伯母在為母后上香,四周沒有人,只有幾隻歸巢的鳥兒。「你把它們藏去哪裡了?」

他並沒有藏,那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他想跟戴洛說,想要好好訓斥他的無知,可是他沒有力氣說話,他又累又渴,嘴唇乾裂,有些疼。

休狄不想跟一個四歲的孩子爭論這些,就像他不想去制止眼眶裡的淚水,不想用書本填滿心中突然空出的大洞,不想回去面對討厭的大人們。

他很狼狽的當著他們的面哭了出來。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體會受人傾聽靈魂的能力的可怕。它會讓人軟弱,不自覺得親近那個傾聽者。但休狄還是接受了,他不討厭,也就不遮掩。

雖然很麻煩,三不五時得接受戴洛的詢寒問暖的,偶爾還會逼著回席雷家吃飯過夜,但至少有個地方可以讓他懷念沒有多少的童年。

但不是現在,不該是現在。

「休狄?」

他該掛掉電話的,他不能失控,不是在這裡,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可以軟弱,貴為奇歐皇子的他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失敗。「這個世界本來就愚蠢到極致。」他說,掩蓋不住聲音裡的情緒。休狄努力讓自己的語調聽上去像平常那樣的討厭。「本王子簡直想要一次燒掉這個地方。」

不對不對,聽上去太像撒嬌了。休狄換手拿手機,掏出香菸。「所以?你只是因為這樣愚蠢的原因就打電話?因為你的耳朵又再一次的出問題?本王子可沒有時間給你這樣浪費!」

戴洛乾笑。「我當然知道你的時間寶貴。」他說。「好啦,就當是我的問題吧,你什麼時候回來啊?都已經一個月了。」

「要是本王子的智商低到能跟那些傢伙的頻率同步的話,或許還可以回答你這問題。」休狄咋舌,火點的太大,菸燒得有點快,他揮下,讓火小些。

「這樣啊……」戴洛聽上去有些失落,但下一秒就又打起精神。「你可要多休息喔,可不要又因為一忙起來就忘記吃飯休息。」

「本王子哪是那麼健忘的人!」休狄有些心虛的反駁。

「誰知道呢。」戴洛笑笑。「好啦,我也就不打擾你了,你那邊又要開始忙起來了對吧?」

「廢話。」休狄仰頭,看著沒有一朵雲朵飄過的藍天,那讓陽光看上去很刺眼。

「好啦我也想你了。那就這樣。」

「……嗯。」休狄輕輕摁下結束通話。他知道戴洛又會忙得不可開交了,又是學業又是照顧小鬼,還有任務跟他的弟弟。

總覺得有些羨慕。

休狄曾經偷偷想過,要是他不需要背負奇歐一族的未來的話,他會是什麼樣子,過著怎麼樣的生活。但他實在想像不出來,他的未來在太小的時候就已經被規劃好了。一直待在框框裡,反而很難想像框框外的生活。

或許是像戴洛他們那樣,又或許不是。

但那不會是他的道路,至少不是這一世的。

休狄整了整已經完美無缺的衣服,讓漿過的華美衣服挺立的穿在他身上。他往回去的路走去,戴安娜已經不在他們剛剛待的那片草地上,大概是回去跟她的手足待在一塊。他不在意,也沒有好奇心去管。

他再經過重重關卡,並得到同意後回到原本的小房間,蝶妖的族長依然坐在那,維持休狄出去前的相同姿勢。「請坐。」他說。休狄照著指示坐下了。

「我想過了,你的提議並非不可能。」老者過長的指甲打轉在茶几上,細小的刮聲讓休狄的耳朵有些疼。「但是我又怎麼知道你們會確實遵守?在我放過……那個東西之後。而且我又要怎麼確認那東西不會挾怨報復整族?」

「公會並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休狄回答。「這件事情早就已經讓公會高層知道,他們貴為公會一員,可以負責監督。況且,各大種族之間講求的信用您不是不知道,只要蝶妖一族遵守諾言,相信其他大族也不會貿然的違約,畢竟這個損失非同小可,不是他們所承受的起的。」

「有理。」族長說。「所以你們也會看管那個傢伙?」

「他現在在公會黑袍們的監督之下,相信並不會有什麼舉動的。」

「啊是的,那個惡魔,還有同流合汙的天使。」笑呵呵的拍打了下自己的腦門,蝶妖的族長抿口茶。「就是不知道他們在處理那個鬼族的同時,還有沒有時間看管了,這還真是讓人擔心啊。」

「我想這是可能的,不然他們的黑袍也得歸還給公會了。」

「是啊是啊。」插起糕點,族長附和。「或者是讓人來協助?」

「……並沒有這樣的消息。」休狄斂下眼簾,忍住了想要燒掉所有東西的衝動。他想要逃開,但還是按耐住,死板得繼續回答。「若有消息,自然會通報的,請您安心。」

「有你的保證,我也放心了。」族長說。「回去吧,你也該回去校園了不是?解決完這樁事情,你我都該好好放鬆下。」他接著說。「剩下的便讓公會去處理吧。」

「自然。」

退出房間,休狄並沒有得到想像中得自由。他蹙著眉逗留在走廊上,腦袋飛快的轉了幾圈。

他當然知道那個自己將鬼核分裂成三個的鬼族的消息,但那時候他以為是多個袍籍來解決這個問題,卻沒想到只有奴勒麗和安因來處理。這樣不管怎麼說人手都嫌少,即便是兩個黑袍。

明眼看上去是蝶妖的報復,但是為什麼這個鬼族值得公會願意犧牲兩個黑袍來處理?

休狄想不通,他決定先回去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回到黑館再做更進一步的思考。




~~金吉廢話區~~

聖誕節發這章真的有點沉重啊......不過寫得時候真的好舒壓(#

大概就把我對休狄的想法給表達出來吧。孩子在接觸這世界之前都是一張白紙,而會塑成什麼樣的性格,除去遺傳,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家庭教育。而我相信會喜歡故事、喜歡雕刻又很會做飯的休狄奇實並不是那麼討厭得一個人。縱然他的嘴巴真的是很討厭,但我相信這是因為他所生活的環境導致的,從小說裡我們都知道,他並不是像他表面上的討厭的令人想揍死他

所以這就是我所構想得休狄的身世了,擁有一個愛他的母后,但是死得太早,讓他沒有辦法充分享受他應該有的童年,讓他得很快的長大。

我想這是我們的世界裡面真的會有的事情,只是我們不知道、沒有去關心而已。

唉唉說得太多了,只想祝福大家聖誕快樂,如果有些留言的話我可以考慮晚上再來更新一章當做是給讀者的聖誕禮物?

Joyeux Noël!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26 01:37:1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吧這篇讓我對休狄的態度好些了
大概就是意伸出小指頭搭救的程度((被炸翻
這篇的情感刻劃很細緻呢....某懶覺得自己的精神獲得滿足了
開始期待金吉筆下的休狄和席雷了呢~
話說一開頭讓某懶愣了一下,還回去看上一篇的內容~

還有還有~聖誕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9 19:31:38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16-12-26 01:37
好吧這篇讓我對休狄的態度好些了
大概就是意伸出小指頭搭救的程度((被炸翻
這篇的情感刻劃很細緻呢....某懶 ...


啊哈哈哈有讓人懶改觀就好啦~

近幾章因為想發展更廣的世界觀,所以有時候文章的開頭可能會跳,但我還是會盡量連接故事的><不好意思讓你嚇到啦

情感刻劃細膩嗎?我想這正是我所追求的,不過感覺只是因為有點感同身受吧XD現在小孩子很小的時候就得學很多東西,很多事情被不允許做,很多禮節什麼的都照做,更因為與父母感情不和睦選擇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和感情,我認為其實現在的孩子有部分都是「休狄」,所以才會寫得特別心有戚戚焉XD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被休狄這個角色吸引的原因吧w也才會想要幫他平反。大概就是:他不壞,只是你沒發現他的好。我認為很多人都是這樣的。
現在我猜我該說新年快樂了?雖然才29號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 11:05:35 | 顯示全部樓層
Ch.6.3

他回到黑館的時候已經夜深了。

休狄知道自己有很多手續得辦,有很多的功課得補,甚至是公文──他有些頭疼,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他決定給自己先沖杯咖啡,再來安排最近的行程。

交誼廳不像這個時間點應該有的陰森,卻發著小小的昏暗的光芒。他好奇得探頭,看見本應該在這時間點躺在床上的戴洛坐在沙發上,懷裡抱著個孩子。孩子有點瘦,但還在正常範圍,很白,長得精緻漂亮。被毯子包裹著的縮在戴洛得身上,呼吸勻稱。休狄看得出來小孩非常疲憊,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那並不像是玩瘋之後的困倦,而是更深一層的東西。

戴洛察覺到他的存在,半睜著眼抬起頭,露出一個困倦的微笑。「你回來啦。」他用唇語對休狄這樣說。

休狄倚著牆挑眉,啜了手上的黑咖啡。戴洛不太開心的蹙眉,告訴他冰箱裡面有鮮奶油杯子蛋糕,今天他跟蝙蝠一起做的。

休狄並不餓,回來之前他就有抓些東西果腹,但為了省下口舌麻煩和戴洛的一頓碎念,他還是開了冰箱,在最上層看見好幾個杯子蛋糕。上面的鮮奶油歪七扭八,蛋糕本身也有些乾,但總得來說仍然過得去──至少還能入口。

戴洛的眉眼笑得彎彎的,身上的孩子維持著剛剛的姿勢一動也不動。他朝戴洛蹙眉表達他的不滿,小他一歲的狩人仍然笑呵呵的。

跟休狄不同,戴洛並不是很能熬夜的類型,常常一晚睡腦袋思慮就會不清晰,甚至會犯蠢問傻問題做傻事。只是戴洛每次只要一遇到事情就會不固一切的挑戰自己的極限,搞得眼下有明顯的黑眼圈。

「去睡覺。」休狄惡狠狠得說。

戴洛搖搖頭,指指身上的孩子。小孩明顯感覺到什麼,不安得翻身,把自己縮得更小,維持一個自我保護的姿勢。

休狄很想不顧身分和形象的翻白眼,但他還是忍住了,只是沒好氣得拉過不知為何會藏在枕頭後面的毛毯讓戴洛披著。又將應該要處理的東西從房間挪下來,再沒好氣的瞪了看上去一臉感動的戴洛眼。「本王子只是想換個環境而已。」他沒好氣的表示,戴洛笑著點頭。

昏暗的燈光勉強供給休狄檢閱公文的空間。他看過一行又一行制式化的文字,跳過一陳不變的馬屁與廢話,又從咬文嚼字的文字陷阱裡挑出重點閱覽。休狄即便到現在依舊不懂為什麼那些老臣貴族喜歡老調重彈,他們的腦袋是貧乏到想不出其他的文詞句子了?

長期的與他族的貴族、皇室和族長的鬥智鬥心讓他疲乏睏倦,所以現在閱覽公文的速度只有平時的一半,他對於這個速度並不是很滿意,但是為了不出錯又想在這個假期裡把事情解決掉的話,也只能屈就於比蝸牛孩快那麼一些的速度。

戴洛手上捧著本薄薄的書,時不時看休狄眼。休狄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不過現下並不是休息的時候,反正只要不對上眼,戴洛也不會真的在他工作的時候打斷他。

孩子發出哼哼聲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休狄轉下長期低著頭而酸疼的脖子,看著陷入自己噩夢裡的孩子眼。戴洛溫柔的安撫著男孩,輕輕得梳過被汗水打濕的黑髮,很熟練,休狄推斷這是常態,甚至可能天天發生。

從坐椅坐起來,他走進廚房,找到看上去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用過的平底鍋,又在空蕩蕩的冰箱和櫥櫃找到在交誼廳的兩人昨天作蛋糕留下的剩餘材料。雞蛋、蜂蜜、牛奶……

他想到了第一次進廚房時母后教他做的鬆餅,要用的材料這裡幾乎都有,他也就順理成章的讓身體自己行動。

他不喜歡甜食,對烘焙也就懂那麼些基礎而已。但是舒芙蕾鬆餅的食譜一直被牢牢的記在心頭──母后最喜歡吃得點心,在她在世時那常常是母子兩人的下午茶甜點。他總是把自己的那部分的一半分給母后,因為太甜了,卻恰好是母后喜歡的甜度,做為交換,晚上他可以早點睡覺,還可以選擇自己想聽的睡前故事。

熱呼呼得舒芙蕾鬆餅出爐前,休狄又用茶包泡了兩杯紅茶,並把剩餘的蜂蜜平均的加進兩杯熱茶裡,才將內裡已經空蕩蕩的材料包一次性全部餵給已經飢腸轆轆的垃圾桶。他將食物端到桌上的時候孩子孩沒有醒過來,戴洛的手臂被半夢半醒的男孩子撓抓紅紅的一條一條的。

放下手上的托盤,抓過被小心呵護在懷裡的孩子,休狄手勁不太用力的打在孩子白嫩嫩的雙頰上。啪的一聲,戴洛被他的舉動有些小嚇到,孩子也因為突如其來的疼痛而驚醒過來,冰藍的眼睛瞪得圓圓的,水汪汪的像是可以擰出一攤水。

不以為然的將臉頰被他打的紅撲撲的孩子還給戴洛,休狄又坐回他的位子看起公文,剛剛起來的稍微走動讓他神智清醒些,他也能更加專注繞過藏匿在字裡行間的陷阱。
旁邊窸窸窣窣的聲音沒有維持很久,緊接而來的是細小的被觀察的感覺。休狄不耐煩的在解決完手上的最後一份公文的時候抬起頭,發現戴洛和那個男孩子都已經梳妝整理好,小男孩看著書,偶爾瞄他和一直看著他的戴洛眼,戴洛則是光明正大的盯著他,期盼在他遺傳伯母的海藍色眼睛閃爍。「幹嘛?」休狄語氣不好的問。

「我們一起去逛逛好不好?」戴洛笑瞇瞇的問。

拒絕才在休狄的腦袋裡成形,他就被戴洛半推半拉的進了自己的房間。休狄不客氣的賞給自家青梅竹馬一個瞪視,並甩開對方跩著他袖子跩得死緊的手。「本王子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你們閒晃。」

「你也該好好放鬆放鬆嘛。」戴洛說,熟門路的從抽屜裡翻出休閒襯衫跟褲子。「一起去好不好?就當是我升上黑袍的慶功宴?」

「……本王子有送過你禮物了。」

「慶功宴跟禮物本來就不同啊。」戴洛又推著休狄進去浴室。「好啦你快點不要拖拖拉拉的,我跟蝙蝠在下面等你喔。」

在浴室賞給已經離開他房間的黑袍狩人一個白眼,休狄即便在不情願,還是乖乖的打理自己番──有時後順著戴洛的任性比較好,這是他長期相處下來的經驗法則之一。

嫌棄的打量肯定是戴洛趁他不在時收進來的休閒衣裳,他從自己的衣櫃裡拿出被折疊整齊放在角落的訂做服飾──至少看上去好多了,而且材質摸起來也比較舒服。

休狄下樓的時候交誼廳又多了一人,他認得那是誰,應該說,那團體的人在守世界可個個都是相當有名氣的。

綠葉穿著紫袍,跟戴洛不知道在說些麼,孩子──蝙蝠,則是躲得遠遠的,幾乎是在他們的斜對角,將自己縮進書本裡的世界。休狄並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情,也沒什麼興趣湊熱鬧,但是看在過往的情面還有輩份的禮貌上,他還是上前打聲招呼。

「休狄,你終於回來啦。」綠葉笑瞇瞇的問好。「辛苦你了。」

「應盡的本份而已。」他回答。

綠葉點頭表是明白,又跟戴洛開始唧唧咕咕起來,既然已經寒喧過,休狄也沒有想要更進一步得知任何消息的想法,便坐在沙發上翻起公會的網站。一個月的空窗期讓他翻著任務翻得有些辛苦,他並沒有看到消滅傳聞中鬼族的任務,連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

如果是公會直接委派的任務,那麼他的情報來源應該也會有些消息,但是沒有,最近表面上簡直安靜的過份。

但換個角度來說,就是因為太安靜才不對勁。

公會的確會私下委託任務,那些都不會在任何的網站或管道留下記錄,但通常那種見不得人的任務都會跟公會的利益扯上大關係。一個會分裂自己鬼核的鬼族最大的價值頂多就是讓研究人員做研究而已,並沒有其他的利用價值。

況且還是用上兩黑袍,也只有兩個黑袍處理這件事情。休狄不懂這樣派出兩個資深黑袍卻又不發給支援的意義何在,這樣很容易出意外的。

還是說鬼族身上有什麼公會不想讓太多人知道的秘密?還是說──

「不好意思久等囉。」戴洛手上拿著一份公文資料袋,有些抱歉的靦腆笑笑。「出發之前可以先讓我先去保健室一趟嗎?綠葉剛剛讓我幫忙把這些資料送過去。」

休狄見怪不怪的聳肩,蝙蝠蹬著小小的步伐蹭到戴洛旁邊,冰藍色的眼睛打量著休狄,讓休狄感到不太爽快。夾在他們中間的戴洛像是什麼也沒察覺似的抱起蝙蝠才打開傳送陣。卻又在一到達目的地的時後將蝙蝠交給休狄,自己一個人鑽進小房間裡,一個拐彎就不見蹤影。

休狄跟蝙蝠是第一次打過照面,加上蝙蝠的態度,他甚至說不上喜歡杵立在他身旁的孩子。他本來就不喜歡孩子,很吵又不受控制,但蝙蝠給他的討厭不一樣。

那是種掩藏的很好的虛偽,甚至可能比他所見過的任何一人還要精密的演技。他隱隱感覺到一種力量在蝙蝠的面具下流淌。

蝙蝠並非只是單純愛看書學習,而是蟄伏著的猛獸,等待好的時機露出銳利的爪子。

像是感覺到他的想法,蝙蝠仰起頭,冰山藍的眼睛看著他,露出了然的神情。

休狄瞇起眼睛。「你敢不安份,本王子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我不想傷害他們。」蝙蝠輕聲的說,又回頭看著保健室忙碌的藍袍,一個學生逃脫不成,被捆好後抓回去。「大家人都很好。」

「不過是一群濫好人。」休狄聽著戴洛隔著門板模糊的聲音,就在門後面,不消幾步路戴洛就可以跟他們會合了,但他停下來,或許又在幫忙笨手笨腳的實習生撿東西。「很貪心的濫好人。」

「嗯。」蝙蝠回了個模稜兩可的回答。戴洛朝他們走了過來,臉上的微笑暖暖的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你們在聊什麼?」戴洛問。

他們一個搖頭一個睨他眼,戴洛抱起蝙蝠──原以為是蝙蝠習慣才沒掙扎的,但現在休狄發現那更像是一種放棄抵抗的消極態度──朝他一笑。「走啦,我之前出任務的時候找到一個地方很漂亮呢,你們肯定會喜歡的。可別跟阿利說啊,我都還沒有帶他去過呢……」





~~金吉廢話區~~

大家新年快樂喔XDDDD今天是2017的第一天,為了慶祝新年我就提早發上來啦~

算是給個小小的福利,如果今晚十點前有超過三個留言就更新下一章XD雖然我還挺放心不用更新的就是了哈哈哈~

順便問一下,如果我想要打番外的話(就是有關序章的,對,就是它)我是應該把來龍去脈都寫清楚呢(這會占很大的篇幅,相信我,因為這包含了他們(DC的角色)很多的日常)還是說只寫戰鬥的始末?當然,最後他們都會被我PO上來,但差別在於是放在第一部結束之後還是第四部(是的,你們沒看錯,我的預估是四部完結)。而且我也會將番外放在歐美的論壇,如果有人有號的話就可以在第一部結束之後去看了XD因為放歐美論壇的時間點差不多是一部結束之後,而我會直接放所謂的來龍去脈w

祝大家新年愉快,讓我們一起歡慶201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 21:20: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麻煩作者大大記得自己說的話,不然我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 22:13:04 | 顯示全部樓層
唯雪 發表於 2017-1-1 21:20
麻煩作者大大記得自己說的話,不然我就......

而我說得是十點前三個留言抱歉啦XD沒有更新了w下次請串聯親朋好友一起過來刷刷論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7 01:13:08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可惡太晚看到了~~~
突然想對自己說下次請早阿可惡QQ
這是什麼哀傷的感覺
話說休狄的戲份好多(這是在抱怨?
想看審判(夠了滾開!
還有,蝙蝠是在躲綠葉的意思?

阿看到"那團體的人在守世界可個個都是相當有名氣的"這句
十二聖騎士果然是個,不知道低調為何物的傢伙們WWWW
呵呵呵呵

金吉,新年快樂!!!祝你小說靈感滿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4 17:30:02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17-1-7 01:13
阿可惡太晚看到了~~~
突然想對自己說下次請早阿可惡QQ
這是什麼哀傷的感覺

對啊,下次請早XD

休狄的戲份......畢竟這一章是以他的視角為主,所以他的戲分肯定不少的啊XD至於審判的戲份......主要好像都集中到很之後了?至少我確定第七章是沒有的,第八章應該也沒有,最遲也要到第九章、或第十章......(心虛)

但至少我可以保證,我有規劃屬於他的視角的一章,他之後肯定會帥帥現身咑XD

十二聖棋士表示:低調是什麼能吃嗎?

新年快樂喔~也謝謝你的祝福XD(雖然它們最近都跑到新鏗去了ry)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4 17:34:57 | 顯示全部樓層
Ch.7.1

寫報告到一半的時候,墨水又斷了,這是今天的第三次。

伊希嵐‧寒冰再一次為鋼筆灌好墨水。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這位老朋友一直貪心的吞著墨汁,卻不願付出相等的回報。

吃飽墨水的鋼筆很開心的繼續為他服務,伊希嵐寫著報告,部分腦袋轉的卻是今天晚上的菜單。今天晚餐只有白雲和刃金會在家,其他的不是上課、出任務就是族裡有事回去了。所以晚餐的分量不用很多,但要清淡,刃金之前出任務受傷,才剛痊癒,不適合吃太過油膩的東西。

拉過一張筆記紙填寫下今天晚餐的菜色內容,再三檢查確定沒問題之後,他才回去繼續將已經放置好一陣子的報告完成。

上輩子身為殘酷冰塊組,他對療傷治癒這些東西的碰觸本來就不多,這一世投胎成能力相剋的鳳凰族著實讓他吃了很大的苦頭,畢竟治療的法術雜七雜八又複雜的可以,沒什麼天份的他幾乎是硬著頭皮背完所有的法術才勉強成為合格的藍袍。

雖然在治療上沒什麼天份,但前一世所練就的能力讓他在分析部門如魚得水,再加上他對藥材的熟悉度,有時候還可以兼差去幫忙處理藥材。

比起親眼目睹血淋淋的救援場景,他更甘心待在幕後坐他的分新,甚至是去學院值保健室的班──保健室很舒服,雖然常常得面對屍體,但至少還是可以救回來的,也沒有太過緊湊的時間壓力。

「寒冰哥哥!」穿著公主洋裝的米可蕥抱著幾乎比她還高的藥草堆,走路搖搖晃晃的看上去下一秒就會跌的四腳朝天。伊希嵐連忙上去把米可蕥懷裡的藥草抱走,一低頭便對上碧綠色的眼睛,圓滾滾的閃閃發亮,似乎是在期待著誇獎。伊希嵐注意到藥草上所有的蒂頭都被處理好了,雖然有些刀痕鈍鈍的,但是很乾淨。「很厲害。」他騰出手揉揉米可蕥柔軟蓬鬆的金髮,小女孩燦爛的笑容幸福得漾開,蹦蹦跳跳的又去拿她剛剛弄好的成品。

米可蕥是同事的孩子,因為父母都是醫療班的關係,平常挺忙的,就委託伊希嵐有空時幫忙照顧──他家裡的人多,也比較能全面照顧到孩子──這種委託同事照顧孩子的情況在醫療班屢見不鮮,畢竟忙起來的時候可能得睡在醫療班好些日子,雖然有排班,但是值班的時段只要一遇到較棘手的傷病患就又會整個亂掉。

伊希嵐想搞不好這就是為什麼鳳凰族的新生兒數近年有下降的趨勢的原因,畢竟醫療班實在是太忙了。

米可蕥是個懂事貼心的孩子,照顧起來並不費力。她又很好學,拿幾本書給她或者幾株藥草就可以自己搗鼓的不亦樂乎,最近只要伊希嵐有空,她也會纏著他要他教她做菜。

他挺喜歡米可蕥這孩子的,其他兄弟也很喜歡,只要米可蕥在,他們有空的話,就帶著小女孩去逛街遊玩,沒空也會給她找很多玩具和書本,幾乎把她當半個女兒在寵。米可蕥天真浪漫,總是活潑開朗的帶來很多歡笑,又是個聰明聽話的乖孩子,即便是最為嚴肅的雷瑟‧審判,在小女孩的面前也會不自覺的柔軟幾分。

米可蕥就是顆小太陽,帶著甜甜暖暖的亮光進了他們的生活。

有時候他也會想,如果沒有米可蕥的話,這個只有十多個大男人的房子肯定會冷清許多。

他的思想又飄道更遠的地方,面前的公文的文字勉強的找到細縫鑽進他的腦袋,但是一會兒又被更多的想法給淹沒,讓他看的速度慢了許多。

「哈囉,有人在嗎?」戴洛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伊希嵐眨眨眼,很快的回過神。「什麼事?」

「綠葉說小朋友的健康檢查報告已經出爐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醫療班卻把資料全部寄到他這裡,之前他來這裡沒找到你,他身上又有任務,就委託我轉交了。」戴洛將手上的牛皮紙袋交給伊希嵐。「你還好嗎?要不要休息下?」

「沒事。」指了指疊得有兩個指節高的報告,伊希嵐一把攬過想要嚇唬他的米可蕥,將被抓包後卻依然咯咯笑的孩子放在腿上。她的手上拿著小花環戒,並試圖將戒指套進伊希嵐的食指上。「還有事?」

「那個……」戴洛欲言又止,瞥眼紙袋。

知到他在打什麼算盤,伊希嵐蹙眉。「醫療班的資料不能外洩。」

「唉,真的不行嗎?我只是想知道蝙蝠的健康狀況而已……」戴洛ㄧ臉喪氣的說。「拜託?」

「不行。」

「好吧。」戴洛失望的點點頭。下秒就跟睜著綠色大眼好奇的打量著他的米可蕥玩起來。米可蕥笑呵呵的接受戴洛的揉頭,原本綁的漂亮的辮子有些亂糟糟的。「那我就先走啦,要多休息喔。」

米可蕥開心的跟戴洛揮手再見,小手不小心撞到伊希嵐擺得有些邊邊的筆筒,咚的ㄧ聲筆筒倒了,裡面的文具灑落一地。戴洛好心的幫他撿起來。

「戒指!」在戴洛離開後,米可蕥將小花戒指舉得高高的,執著得要幫伊希嵐帶上她的成品。伊希嵐嘆口氣,讓小女孩把她做好的戒指套到自己的手上。

將報告做個段落,伊希嵐把它傳給琳婗西娜雅後才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兩個便當,雖然菜色一樣,但他特別為了米可蕥將飯糰捏成小貓的臉。米可蕥很開心的哇一聲,吃得特別歡。

享用完點心後,又過好一陣子伊希嵐才成功地將米可蕥哄去睡午覺。過陣子之後米可蕥的爸爸媽媽會過來把孩子帶回家,他想米可蕥應該不會想在全家難得團圓的時候打起瞌睡。

少了孩子的鬧騰,伊希嵐終於可以靜下心看報告。二十多個孩子的健康檢查報告很簡單的,他簡單的翻過下,把幾個身體有些毛病的孩子些挑出來,又再次翻閱一次被他分類為沒有問題的孩子的檢查報告,確定沒有誤看後才開始細細的看著另一疊健檢報告。

前幾個孩子有的都是些很輕微的毛病。過敏、輕微過動症以及輕微的肥胖──現在家長總是把孩子養得太過營養些,提醒下就行了──還有一個有乳糖不耐症,不過醫療班可以幫忙醫治,所以不是什麼大問題。

在看到屬名為蝙蝠的報告的時候,伊希嵐內心是猶豫的。他已經把蝙蝠的健檢報告挪移到最後一個去看了,但是真要面對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依然沒有做好心理準備。但伊希嵐看著報告發了五分鐘的呆,最後還是翻開了蝙蝠的健康檢查報告。

除去營養不良、睡眠不足跟有點低血壓之外,一切正常。

但不該是這樣才對。

他努力回憶著身邊的人對蝙蝠的評價。傷口很深、不容易信任人、天資聰慧,以及一直隱忍的個性……這不該是一個正常的人該有的情況,即便他帶著轉生前的記憶也是不正常。

在最一開始蝙蝠住進醫療班的時候,同僚有幫蝙蝠做過最基本的檢查──可能性的高度自虐傾向、高度信任障礙、PTSD──每個藍袍即便專精的項目不同,但都有一定的專業在,這些項目應該是有憑有據的。他調閱出最初同仁的評斷,詳細精確的描述不論怎麼看,都應該是有些心理疾病的。

那為什麼檢測不出來?他思索會兒,又將原本的測驗資料整個調出來,並立刻得知了答案。

選擇題和填空題交織的測驗照理來說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還不懂事的孩子會如實的將他們心裡的答案填上去。但蝙蝠並不是普通的孩子,他的心智年齡甚至遠遠超越了其他同學。眼前的題目雖然沒有問題,但是太過簡單,只要多動些腦,就可以找出完美的答案。

問題的癥結點就在這裡。

他背靠在柔軟的靠墊上,吁口氣。第一次覺得有些苦惱。

如果蝙蝠的心理測驗沒有問題,那麼醫療班也就沒有立場央求蝙蝠做心理治療。伊希嵐知道這正是蝙蝠所希望的結果,他所散發的排他意識是那麼強烈,甚至到最近更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伊希嵐並沒有真正的和蝙蝠打過照面,但就艾爾梅瑞那時候的說法,他對除去黑館的其他人的敵意非常的深,近乎是排斥。

伊希嵐並不到是為什麼。他知道蝙蝠是被拋棄的孩子,但是這會是原因嗎?他覺得就算是,那也不會是最主要的原因,癥結點應該是跟他更過去的記憶有關,但是在蝙蝠拒絕配合的前提下,伊希嵐無從得知他的推測是否正確,也沒有法去做接下來的更深一層的分析。他只知道事情有點太過嚴重,如果不即時處理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腦袋有股莫名的不安滑過,但是伊希嵐還沒有抓住那個想法,它就輕巧的溜走,不留下一點痕跡。

嘆口氣,伊希嵐放下手上看上去正常不過的報告,走到簡易床旁邊,已經醒過來的米可蕥翻過身,想從對她來說還是有些高的床鋪下來。「寒冰哥哥!」看見伊希嵐伊走過來,米可蕥展開可愛的笑容,撒嬌得伸手討個抱抱。

將小孩放到地上後,睡飽的米可蕥就又開始在保健室裡亂竄。伊希嵐慶幸稍早的時候就把所有易碎品還有具危險性的藥草收到比較高的、米可蕥碰不到的地方,不然要是一不小心撞傷了、碰著了,可不只治好小女還這般簡單。

拉過被收在角落的玩具箱,伊希嵐從裡面選了一套家家酒用的簡易茶具組還有幾隻玩偶給米可蕥,一看見粉色系的玩具布偶,米可蕥開心得舉雙手歡呼,對著她的玩偶朋友說起話來。今天他們的名字是蘇菲、艾莉莎、傑克和克里斯。

米可雅在跟她的玩偶們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他將凌亂的桌面收好,躊躇些時間,又將蝙蝠的健康檢查結果用簡訊傳給戴洛。那孩子跟蝙蝠比較親,或許他可以知道更多些事。

收起手機,伊希嵐接到了式神傳達的消息,又一個損失慘重的大行任務。今天米可蕥又要在他們這過夜了。

「爸爸媽媽?」米可蕥翠綠的眼睛有掩藏不住的失望,伊希嵐點點頭,讓小女孩竄進自己的懷裡。

抱著大大的粉色熊,米可蕥噘起嘴,大大的眼睛充滿淚水。「我想他們了,他們為什麼還不回家?」

「為什麼每天總有那麼多人受傷?」

米可蕥的問題伊希嵐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本來就不是醫療班裡面會哄小孩子的那個,也不是最會應對的那個。他只能將思念父母的孩子抱在懷裡,輕輕得拍打她的背。






~~金吉廢話區~~

期末考結束之後就是寒假的解放啦XD所以我終於回來更文了w大家有沒有想我?

算是賠罪,我們來玩個小遊戲。24小時如果有三個不同人的留言,我就會再多更新一章。時間持續......嗯,三次遊戲失敗之後or存稿見底or寒假結束XD

想玩的就.....留言吧?(雖然我確定我會很早就收工了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30 14:57: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說真的蝙蝠是太陽對吧,依照那個個性絕對是,還有什麼是D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