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1129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0-16 14:52:58 | 顯示全部樓層
金吉 發表於 2016-10-15 12:56
沒關係,很多人都不太清楚XD
咳,黑歷史就讓它過去吧(心虛),讓我們專注在當下,迎向光明的未來!
嘿嘿畢 ...

雷瑟很帥+1
喔喔喔喔!!!!某懶絕對絕對會超級期待帥帥DER審判哪(愛心眼WW
那個房子.....為它默默哀悼,XD

感覺蝙蝠軟軟小小萌萌的XDDDD
哎呀哎呀~有點讓人憐惜
開始好奇有點發生什麼事情惹
不過休狄你還是閉嘴吧,開口沒兩句好話的(遮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0-16 18:28:11 | 顯示全部樓層
故事依舊很精彩XDD
很喜歡樓主的敘述方式,平平淡淡但很有味道
雷瑟他們只有十一個人,格裡西亞去哪裡了呢?是沒有在學院工作還是失蹤狀態?
很好奇其他DC的英雄會出場嗎?
期待下一章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23 20:18:45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16-10-16 14:52
雷瑟很帥+1
喔喔喔喔!!!!某懶絕對絕對會超級期待帥帥DER審判哪(愛心眼WW
那個房子.....為它默默哀悼,XD

我最喜歡帥審判了,放心吧,他會又帥又聰明又強大的敬請期待(拇指
雖然可能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心虛
軟軟萌萌的小蝙蝠最可愛了~能的話真想讓他被折磨到哭,然後大家再把他寵上他喵哈哈(警察先生這裡有變態
哈哈我也很期待,他們現在都一直活著呢我一直控制不好方向(推拖
休狄......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23 20:22:46 | 顯示全部樓層
l1e1a1f 發表於 2016-10-16 18:28
故事依舊很精彩XDD
很喜歡樓主的敘述方式,平平淡淡但很有味道
雷瑟他們只有十一個人,格裡西亞去哪裡了呢 ...

真的嗎QAQ天啊太感謝了,對自己的新文風真的是沒自信到一個炸點,總是在想會不會太過無聊會不會太過幼稚這樣會不會OOC故事發展核裡嗎這樣的問題......但能讓你喜歡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謝謝你!
格里西亞啊.....哼哼,這就是一個說來話長的故事了,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被揍
只能說他在這一部(?)的部分是完全都不會出場的喔,因為時間線不對,但未來他是肯定會出現的而且沒預設錯的話他的戲份會很吃重,所以敬請期待XD
其他DC英雄?當然!我可是妥妥超蝙黨,最喜歡小天使巴瑞跟蝙蝠家小鳥們的迷妹呢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23 20:26: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金吉 於 2016-12-24 00:38 編輯

Ch4.3

早上的天氣很好,太陽高高的在天空掛著燦爛的微笑,揮動漂亮的白舞裙,天空配合的沒有穿上白點的長裙,而是一件樸素澄淨的藍色洋裝。

賽塔幫他們準備了便當,還貼心的用茶水裝滿水壺。「能擁有這麼漂亮的天氣真是幸運極了。」他在戴洛和蝙蝠出門前溫和的笑笑,將被精緻小盒子裝著的點心一同塞進戴洛臨時找來的旅行包。「有幸享受這些的人們更是生在福氣之中。」

戴洛笑笑,牽著已經將T恤帽子戴上的蝙蝠。「我們會準時回來的。」

他想要帶蝙蝠去的地方是之前與休狄出任務時無意間找到的一座森林,它位在地圖上找不到的丘陵上,蓊鬱綠林的腳下是甜美脆弱的花海,而它們的中心是個漂亮又乾淨的湖泊,晚上會有很多的螢火蟲和漂亮的螢光生物浮躍。是一個漂亮又令人放鬆的人煙罕至之地。

上次他跟休狄還有阿利去得時候,三個人都不亦樂乎──休狄還難得的笑了呢──他相信蝙蝠也會喜歡的,一定。

然而,生機活潑的樹林詭異的安靜,大氣精靈不敢說話、花花草草垂頭喪氣的,甚至連愛唱歌的小鳥都閉口不語,靜謐的像是死城一般。

戴洛明顯得感覺到不對勁,蝙蝠也繃起神經,警戒的打量四周。「蝙蝠,你先待在這裡好不好?我去看看發生什麼事情。」他對著身旁的男孩子說。「就待在這裡不要動,如果有事情的話一定要叫我。」

「……我知道了。」

空氣中瀰漫著死亡和黑暗的味道,戴洛很熟悉這些東西,那是高階鬼族特有的靡爛墮落的氣氛。他不放心的在蝙蝠周圍佈下結界,才連忙趕往黑暗的源頭。

那是在很深很深的地方,遠到戴洛以為已經要出這座森林了,才看見扎眼的紫色綠色白色,他知道那是什麼──謠傳又開始興風作浪的鬼族。

咯咯咯的尖銳笑聲在戴洛接近它的時候高分貝奏起,那雙混濁的黃色眼睛看著他的方向,卻又不是在看他。它尖叫著怪異的歌謠,倏地與他擦肩而過。戴洛懵了一秒,立刻緊追在後。

鬼族奔跑的姿勢詭異,但是速度卻很快,好幾次戴洛都差點被甩下,濃濃的綠色毒氣讓他又晚了它兩秒半的距離,讓高階鬼族變成幾百公尺遠的小點。

戴洛一邊申請支援,邊在跟上之際試圖用結界困住一直往外衝的鬼族,但是它太快了,沒辦法讓戴洛準確定位,好幾個結界都成了無用的空包彈。

手邊凝聚無數個法術,他將之一一朝白面皮的鬼族丟過去,可是即便火球燒毀它的綠色頭髮,它依舊是瘋狂的全力狂奔,即便肌腱斷掉的聲音是如此清晰,缺少軟骨的關節喀啦喀啦作響。裂開的嘴巴仍然不受控制的發出尖銳的笑聲,綠色的毒霧變成濃稠的紫色,保護著戴洛身周的結界被快速腐蝕,他連忙給自己加上好幾層的結界直到紫色的霧氣被黃色給覆蓋,惡臭的味道即使已經被淨化過也依舊難聞,他開始擔心只下了保護結界的蝙蝠,才想著速戰速決,色彩怪異的鬼族已經消失蹤影。

糟糕!

責怪著自己的粗心大意,戴洛連忙趕向蝙蝠的所在地。那隻鬼族就在那兒,圍繞著戴洛剛設下的結界又唱又跳。

「小蝙蝠的知更鳥死了~帶著詛咒的小蝙蝠也死了~」它開心的唱著,用帶著濃濃腔調的英文。「想要拯救人的小小的蝙蝠帶著詛咒殺了好多人~他拆掉他們的骨頭、吞掉他們的心臟、用鮮血和眼球祭祀死亡!」瘋狂得鬼族嘻嘻直笑,用怪腔怪調的聲調繼續說唱,彷彿沒感覺到戴洛朝它劈向的雷擊。「而他將拿著手電筒當他們的奈何橋,在那些人經過時關掉~他們會休嚕休嚕的掉進冥水,永世不得超生!」
燒焦的肉味隨著歌聲的嘹亮濃厚,怪異黑暗的歌聲讓戴洛非常不舒服,他知道蝙蝠肯定更加難受,待在結界裡的孩子篡著大大的帽子將它盡可能的蓋住自己的臉,嘴巴被咬得流出鮮血。

「小蝙蝠是個偽善的死神~是──啊!」戴洛瞄準鬼族的嘴巴狠毒得用火球和雷電砸下去,瞬間連舌頭的神經都熟透的鬼族沒辦法在說話,只是吚呀咿呀的張著嘴,髒亂的黃色眼睛嗔看著他。

提起十二萬分的警覺,戴洛在已經變得焦黑的鬼族攻來的那剎那險險得避開凌厲的肘擊,並在掃堂腿絆倒他之前驚險跳開,免了一場腐蝕自己的毒氣。

鬼族的速度太快,戴洛又無法拉開距離,這讓他感到吃力──他畢竟不是速度型的黑袍,這分分秒秒落下的密集拳雨實在讓他分身乏術,只能勉強防守,連還擊都做不到。幾分鐘的高度集中下來已經讓他開始出汗,汗水滴落到他的眼睛模糊了視線,一個不注意腹部就被擊中了。

那時在是太疼了,像是腸子和胃在還連接著所有神經血管時交換位置,厚重的鈍痛馬上轉成尖銳難過的拉扯,戴洛幾乎將他的早餐吐完了。他的視界被斑斑點點還有色塊給覆蓋,一時之間只能單方面承受毫不留情的拳打腳踢。

蝙蝠的聲音離他太遠,他聽不清孩子在說什麼,只知道土地劇烈的晃動讓攻擊暫時停止,他隨著土地的裂開翹起翻滾了好多圈,卻狼狽得連移動根手指頭都做不到。

老天,剛成為黑袍就被一隻鬼族打得落花流水,還在小孩子面前搞成這樣慘兮兮的……休狄肯定會往死裡鞭策他的。他迷迷糊糊的想著,在不清楚的視線裡看見身著黑袍的惡魔與天使。

那肯定是在做夢吧,二度被毀容的鬼族在黑袍的聯手下竄逃成功,困在結界裡的蝙蝠的大喊大叫像是哭聲,被惡魔抱在懷裡安慰……

戴洛的夢境片段片段的跳著,他感覺疼痛被麻痺,意識像是流浪者走過一個又一個時間。賽塔坐在病床的椅子上對他說話,可是隔著罩子他聽不懂、針線穿過皮膚的聲音和感覺卻清晰的不可思議、藥草的味道太過濃厚讓他有些反胃,窸窸窣窣的說話聲音有點煩人。

當戴洛終於有力氣可以撐開眼皮時,賽塔還真的坐在他旁邊,用刀子熟練的削著蘋果兔子。「請告訴我我睡過了開學典禮。」他用有些疼痛的喉嚨震動勞累的聲帶。

賽塔對他微微一笑,將早就準備好的水杯遞給他,還貼心的附上一根吸管。「很可惜的,你並沒有睡過頭。事實上,你只昏迷了三個小時。」

「所以才剛到午餐時間。」戴洛惋惜的嘆口氣,將杯子裡的水喝得一滴也不剩。「請問一下,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昏過去之後,安因和奴勒麗恰好趕上。」賽塔將蘋果兔子餵給戴洛。「但是那個鬼族卻跑了。」

「那個鬼族是難得一見的特殊種。」賽塔在戴洛還在咀嚼蘋果時繼續說。「並非鬼王高手,卻擁有極高的自我意識,以至於大家都被它騙了好陣子。」賽塔拍鬆枕頭,讓戴洛好坐起來吞下蘋果又不至於嗆到。「它切割自己的鬼核,把自己變成多數個體,也因此我們才會一直見到它。」

「你是說,這個鬼族擁有很多個?」

「就情報班目前的資料來看,它將自己分裂成三個。之前奴勒麗和安因已經銷毀一個軀殼,有就是說,還有兩個在外流竄。」

因為整個身體還隱隱作疼,戴洛壓住了想要嘆氣的衝動。「蝙蝠的情況還好嗎?」

「不太好。」賽塔在他提到蝙蝠時輕輕蹙眉。「奴勒麗和安因剛剛才用些方法讓他安定下來。」

「他在外面嗎?」

「剛剛睡著後奴勒麗就先送他回去了,安因還在外面。」

「那能幫我請他進來一下嗎?」

「當然。」賽塔收拾下已經很乾淨的桌子。「需要為你們留下談話空間嗎?」

「當然,感激不盡。」

當安因坐下來的時候,戴洛察覺他的臉色有些疲憊。「你還好嗎?」

安因微笑著點頭。「就是有些疲勞而已。」

「是因為蝙蝠還是因為最近的事情?應該這樣問──是因為蝙蝠還是因為隱瞞大家的事情?」

安因仍然是笑著的,但戴洛感覺得到他一瞬間的提防。「我不知道你們在忙什麼,我只知道你們不想我們、特別是蝙蝠牽扯進去,所以我就假裝是跟他有關的事情吧。我可以幫忙轉移他的注意力,但你們應該也知道他早就有所查覺了,你和奴勒麗或許跟他先坦白比較好。」

安因一瞬間露出困惑的神情。「他知道了?」

「千萬別小瞧小孩子的敏銳度,尤其蝙蝠又不是一般的孩子。」戴洛習慣性的聳肩,肌肉牽扯出來的疼痛讓他疼得嘶牙裂嘴。「好吧,你們可以繼續瞞著我們,但最好不要因為這是弄出傷──蝙蝠肯定會崩潰的。」

「他……」安因頓下。「提爾希望我們讓他接受心理輔導,在剛剛他已經逼近崩潰邊緣的時候。」

「他的戒心重,不會有什麼成效的。」

「所以我們拒絕了。」安因揉揉眉間。「但他需要治療。」

戴洛皺眉,抹了把臉才問道:「你們在剛剛看見了什麼?」

安因搖搖頭。「我什麼都沒看見。」他回答。「四周一片黑暗,很冷。奴勒麗或許有看見什麼,她的臉色在安撫蝙蝠時非常難看。」

天使親近光明,擅長驅逐黑暗,但夢卻不是他們普遍所擅長的,即便有些時候它們是異曲同工之妙的東西,卻是惡魔的拿手本領。「但這才是最不妙的。」安因手撐著腮幫子,有意無意的收緊放鬆拳頭。戴洛看見白皙的手上敷著透明藥膏的鮮紅抓痕。「我應該看見些東西的,至少應該是一點光、一些模糊的片段。但我什麼都沒看到。」

戴洛明瞭他的意思,擔憂的情緒緩慢爬上他的四肢、他的腦袋。

親近光明的天使總是會吸引一些思想不經意的親近,他們的光芒總是會吸引快樂來跟他們獻寶。

天使不擅長夢,是因為他們無法準確的捕捉夢境,他們總只能看見快樂的記憶。

那麼蝙蝠的快樂呢?是被他封閉在一層又一層的盔甲之下,還是他真的背負面的情緒碾壓太久太深了,讓他連快樂都忘記了?

直到醫療班規定的休息時間已到,但戴洛依舊被這個問題困擾著,所以只得張大著眼等待還要很久的黎明的到來。



~~金吉廢話區~~

下禮拜可能會比較忙>M<如果有時間可以更新碼字就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3 00:40:35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 薰香

火焰燃燒得旺,劈啪劈啪貪婪的將所有人事物吞噬。

他想要阻止,可是全身軟綿綿的連根手指都沒辦法移動,尖叫聲還有蛋白質的味道讓他頭疼欲裂,那一雙雙熟悉的驚惶的眼睛都讓他反胃想吐。

他們燒焦的臉孔已經模糊了,可是那一聲聲責問卻是那麼的清晰。

「為什麼我們死了?」「你當時在哪裡?」「好痛、為什麼?」

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他不該放鬆警惕的……他不該陷入睡眠的,不該在那麼緊急的時候還貪戀那份安心。

畫面轉換,從空中墜落的遼望塔就像是一顆巨大的流星,緩緩從天空滑落的時後燃燒著灼眼的光芒,身上的每條筋肉都在喧囂著疼痛,它們需要休息,它們需要一刻時間緩緩。

他看見自己的心臟被達克賽隆粗壯的手挖出來,胸腔強烈的疼痛讓他在那時刻異常清醒,耳膜因為超人撕心裂肺的哭吼而震動,還有自己的難聽悽慘的叫聲,神奇女俠的劍刃離達克賽隆的脖子只有眨眼的距離,但是被自己的心臟擋下來了,他看見連接著血管的心臟在瞬間變成許多無用的組織,意識也在同時間碎裂,珍珠落地的聲音還有槍響接踵而來。

不──!

他想摀住耳朵,想要讓聲音停止。但是好多的記憶一股腦兒的湧了上來。屍體、鮮血、驚愕的表情、厭惡的眼神、拋棄、毆打、厭惡、死亡、眼淚、眼淚、眼淚……

淚水在他腳邊聚積,疼痛的溫暖的包圍著他,隔著水那些聲音畫面就模糊了,微弱的歌聲緩慢的抹去它們的蹤跡。

但是他配得到這份安寧嗎?

溫暖的水流慵懶的撫弄每一吋肌膚,舒適得令人眷戀。但是自己不值得這些,他很清楚一個手上沾滿鮮血的人是不配得到這些的,他應該要背負著痛苦,用剩餘的生命慢慢償還這不管幾生幾世都還不完的債。

他將自己扯出難得的安寧,奮力得撐開沉重的眼皮。身周的環境不是他入睡前的房間,他被抱著,身軀蜷縮在別人的懷抱。「沒事了。」有人這麼對他說,好半天他才反應過來聲音的主人是誰。「不過是噩夢罷了。」

「我怎麼會在這裡?」他掙扎著離開賽塔的懷抱,賽塔順了他的意。空氣中有種淡淡的清香,但他仍然想吐。

「奴勒麗臨時有個任務,她臨走前讓我照顧你。」賽塔答道,語氣勢那麼柔軟,讓他想起以前,在他剛失去父母的時候,阿福也是這樣安慰他的。阿福會在他做噩夢之後,給他一杯甜甜的熱可可,放上很多棉花糖,然後抱著他,用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取代安慰和沒說出口的擔憂直到他再次入睡。

可是他不是阿福,沒有人可以取代那為如父的長者,他很清楚自己再也見不到溫柔的老管家了。「我明白了。」他清清嗓子,讓自己如今回歸稚嫩的嗓音能夠聽起來鎮定而不是緊縮的有些顫抖,但是他失敗了。他甚至得到賽塔溫柔卻擔憂的眼神。

該死的。「她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黑袍的任務的變數永遠都沒少過。」賽塔將一條不知打哪來但看上去柔軟溫暖的毯子裹到自己柔軟無力的身子上,他才注意到自己渾身冰冷,一直在發抖。「但請放心,她肯定會安然歸來。」

「……我有吵醒其他人嗎?」

「啊,沒事的,黑館的隔音設備挺不錯的。」

他懊惱的咬唇。「我會改進的。」

「是面對,還是掩藏?」賽塔輕巧巧的挑起敏感的話題。

──老爺,您是要像個男人面對問題,還是像個男孩逃避一切呢?

「只要解決問題,用什麼方式有差別嗎?」

「就結果論而言,當然是沒有了。」賽塔答道:「但你是結果論者嗎?」

──別只看結果,過程和結果一樣重要。

「是。」

「真的?」

──您從騙不過我的,不是嗎?

腦袋裡過去的回憶與現在的場景相互交錯,他知道這是不對的,過去永遠無法取代現在,就在現在無法改變過去。

可是,為什麼明明對話完全不同,感覺卻如此熟悉?

狠狠得用指甲掐住手臂,他讓自己堅強的面對。他現在已經不再他所熟悉的世界了,這裡沒有他認識的人,也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他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一遍又一遍的逼迫自己去回憶短暫的可憐的被抹煞的幸福以及那對夫婦的最後的悽慘的下場以擊那個陣子的人的厄運。那便是他背負的。「當然。」他低下頭,沉重得吐出簡簡單單幾字。「當然了。」他用微弱的聲音重複著。

胸腔有什麼東西糾結著,好悶,好酸。

他用理智把這種感覺壓著,可是在胸腔四竄找不到發洩出口的糾結順著緊縮的喉頭跑上眼眶,快速得他還來不及深吸口氣,淚水就惹人厭得從眼眶墜落。

輕飄飄的嘆息漫溢在空氣中,那包含著淡淡心疼的情緒縱容了他的軟弱,沒有辦法停歇的淚水讓他難堪,僅剩的悲微的自尊讓他不至於哭出聲,但也相去不遠。



蝙蝠最後哭累到再次進入睡眠之中。

被裹在毯子理的小男孩清瘦的臉上還帶著悲傷留下的淚痕,賽塔輕柔的用毛巾為蝙蝠收拾狼藉。他感覺得到蝙蝠是多麼努力在維護他的自尊和理智,壓抑著即將崩潰的悲愴也不願好好發洩一場。

帶著口音的英文模模糊糊的說了很多的名字,以及更多的抱歉。賽塔大概能猜出些什麼,而他不會向孩子再次確認。那是他能留給蝙蝠的ㄧ些隱私,也是他給蝙蝠的尊重。

但是依照蝙蝠的性格,或許之後他回想起後,會來些什麼交易吧?賽塔想,他或許之後能多聽些蝙蝠的故事,即便是皮毛也沒關係,能分擔是最好的。千年的歲月下來,看人的自信還是有些的。

若能讓這受傷的、不安定的靈魂生根,再好也不過。但賽塔知道,這機率微乎其微──在蝙蝠的一聲聲呼喚裡,包含的感情太過濃厚了,沒有誰可以超越,也沒有什麼可以取代。

捻熄了據說具有療癒放鬆作用的薰香蠟燭,賽塔將之收好後,決定去沏些茶給陷入短暫睡眠的孩子。

「阿福……」

小小的孩子帶著鼻音的柔軟呢喃,原本停止的淚水又從顫動的眼皮溜出來。


~~金吉廢話區~~

過完忙到腳不沾地的段考周後,先拿番外來塞塞(#

怕有人會有疑問(好吧,其實應該沒有但是我就是要講),阿福是蝙蝠以前的世界的管家,同時也是父母死掉後的監護人,是個如父親般的存在喔w

至於為什麼是在這個番外裡提到他......因為我自己的解讀是認為,阿福代表的是蝙蝠的「家」,他是蝙蝠的根,ㄧ個可以依靠的人。而一個人在最無助的時候,想到的總是家。不然也就沒有那句「家是永遠的避風港」了w

因為有牽扯到後面的劇情,解釋可能有些含糊,大家目前可以把這個番外看成ㄧ個補充,對“蝙蝠對自己的定位和看法”的補充,以及楔子的劇情後續。希望大家有更加了解我的設定.......在沒有我真的就該撞牆了ry

另外轉世的設定是身軀的年齡或多或少有影響到性格,所以堅強的蝙蝠會這麼容易哭出來不是因為作者的OOC而是設定啊!(我絕對不會承認是我想要弄哭他才這樣的!

啊,粗體字是以前阿福對蝙蝠講過的話喔w算是回憶的部分

哎唷超累的,滾去睡叫起床再看看有沒有詞不達意的地方再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1-20 00:08:22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安我來佔位子了~~~~~~~~~~~
剛剛考完沒多久的傢伙+1
不過下禮拜還有最後一科目(倒地
哎呀哎呀~對蝙蝠俠的故事不熟,覺得讀起來有點沒有共鳴QQ
還是應該去看看呢?(歪頭)...有一種想要自己跳坑的感覺啊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1-28 22:59:02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16-11-20 00:08
安安我來佔位子了~~~~~~~~~~~
剛剛考完沒多久的傢伙+1
不過下禮拜還有最後一科目(倒地

其實因為我的私設很多,看了應該也沒啥感覺,頂多是認識一下蝙蝠跟其他人而已,那還不如去看維基百科的人物介紹ry我相信那個更簡單明瞭,還有一堆連結點讓你一個一個點不用慢慢找......
啊,不過真想跳坑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幾個好看的動畫(而且不忍說我對蝙蝠俠的愛幾乎是從同人文開始的超不專業......
像是The batman、超人:正義聯盟、超人與蝙蝠俠:公眾之敵、正義聯盟:開戰、正義聯盟:亞特蘭提斯之城等等都非常好看喔,最盡新推出的Justice League Action據說也很可愛呢XD
DC坑歡迎更多人來跳喔!另外你看得沒感覺的部份我大概之後會在生個番外出來吧哈哈......
考試辛苦了喔!祝你有個好成績XD

點評

謝謝囉~結果最後一科考炸了哈哈阿~~~(還好意思說嘴  發表於 2016-11-29 00:04
不要這麼認真專業推坑阿,會害我真的想跳下去啊敖敖~~還是先從維基下手好了,話說為什麼叫做DC?欸欸!還有番外這麼好~那就先好期待惹  發表於 2016-11-29 00: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1-28 23:1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金吉 於 2016-12-25 13:41 編輯

Ch5.1


這是開學的第一天。
這並不是什麼重大的事情──起碼是對幼園部來說。上面的董事即便愛玩,還是會對小孩子手下留情,不讓才沒幾歲的小小孩受到心靈創傷哭哭啼啼的找爸爸媽媽。

雖然還只是六點多,但艾維斯‧堅石已經去準備等等給孩子們玩的玩具了,艾爾梅瑞‧綠葉也開始準備等等要給孩子們吃的點心。雖然學校有提供,但是在經過幾次試驗之後,他們發現比起現成的食物,小孩子更喜歡可以自己動手裝飾的點心,他們也就跟廚房那邊商量,讓孩童們偶爾可以自己動手在點心上面畫上自己喜歡的形狀圖畫。

為了讓剛入學的孩子們不會對陌生的環境感到恐慌,老師都習慣性安排很多活動轉移他們的注意力。一來是避免他們哭鬧並對幼園部產生不好的印象,另外一方面也是從中看出這一屆的孩子們到底喜歡什麼樣類型的東西,從中調整課程,一舉數得,何樂不為?

比起其他學部的上課時間,幼園部整整晚了兩個小時,再加上因為今天是開學日,下午兩三點就可以下工了,這不管是對老師或是同學來說都是值得開心的事情。

艾爾梅瑞哼著小調將各色的巧克力放在小碗裡。今天他們準備的是圓形的餅乾,巴掌大小的餅乾可以讓孩子在上面作畫,吃下去又不會影響午餐的胃口。

「綠葉,你那邊好了嗎?」艾維斯拖著一籃又一籃的玩具進教室的時候,艾爾梅瑞剛好給每張小桌子分上適量的巧克力醬和餅乾。「光明神在上,你實在是太棒啦!」

「沒有啦,你也辛苦了,這麼多玩具挺重的不是嗎?」他原本想要上去幫忙,但被艾維斯制止,轉念一想他也就收手了。「不曉得今年的孩子會是怎麼樣的呢。」

「見到就會知道啦。反正最好不要有不乖的孩子,不然就等著一路被打屁股到大學。」艾維斯聳肩,將玩具收進角落。

幼園部比較特別的地方,便是它只有一班。比起其他的年級,幼園部的孩子永遠都是最少的的。守世界的父母比較偏向讓自家孩子在家裡學習,讓孩子享受玩快樂的童年並擁有一定的自我保護能力之後才放他們出去闖。

通常會來幼園部的,大多都是想要在Atlantis先站個位子,讓孩子能夠一路直升到大學部。畢竟Atlantis可是首屈一指的異能學校,每年想要進入的人都擠破了頭。當然,愛子心切的父母們都會親自接送,幾年下來艾爾梅瑞都還沒有看過讓孩子小小年紀就住校的狠心父母。

距離上課時間還有些時間,艾爾梅瑞拉張椅子,將早上就裝在保溫瓶的紅茶倒進自備的茶杯裡,給自己和艾維斯一個小小的早茶時間。「寒冰說今天回去會有好吃的呢!」

「我挺期待他的新菜色的,他這次可是卯足全力的想要煮兩桌滿漢全席出來。」艾維斯一口灌掉熱呼呼的紅茶,喝太快的結果就是舌頭被燙得紅通通的。「要是太陽那傢伙在的話,肯定口水流滿地。」

「是啊……」艾爾梅瑞的笑容帶上懷念與哀傷。「他肯定還會任性得要求很多的藍莓派,很甜很甜的那種。」

「我總是懷疑他的身材怎麼可以保持的那麼好,甚至連糖尿病都沒有,根本見鬼。」艾維斯咋舌,又給自己倒一杯紅茶。「學術性來說根本不可能。」

「他原本就不能用常理來判斷啊。」艾爾梅瑞說。「他可是太陽呢。」

「這麼說也是沒錯啦……」艾維斯奴奴嘴,熟練的轉著有些短的色鉛筆。「但怎麼說呢,好吧,我很想他,想到想要狠狠的把他往死裡揍。可惜這傢伙到現在都還沒出現。」

「總有一天他會出現的,畢竟我們大家都在這裡啊。」綠葉說。「十二聖騎不會拋棄十二聖騎,這可是他以前天天掛在嘴邊的呢。」

「他就最好趕快出來。」艾維斯笑笑。「審判長可沒辦法頂著黑袍這麼久卻連一個穩定搭檔都沒有。」

水壺連一滴紅茶都沒有剩,艾爾梅瑞將已經使用完的茶杯簡單擦乾淨後收起來。「我很期待太陽出現的那一天的到來呢。」

「我也是啊。」艾維斯將色鉛筆插回有可愛小熊造型的筆筒裡。「但在那之前,我們可得先解決我們的小小新生們呢。」

「是啊。」艾爾梅瑞整了整衣服,揚起親和的笑容。

一個傳送陣自教室中心亮起來,艾爾梅瑞和艾維斯紛紛站起來。「賽塔?」艾爾梅瑞有些驚訝的看著白精靈帶著孩子走過來。

面無表情的孩子緊緊篡著自己的背包肩帶,艾爾梅瑞注意到小孩子有點太瘦了,不至於到骨瘦如柴的地步,但看上去就不太健康。「你是……蝙蝠嗎?」他微微蹲下身子,讓視線與孩子平行。「審判跟我們提過喔,我是艾爾梅瑞‧綠葉,請多指教。」

蝙蝠只是看著他,沒有任何回應,也沒有任何動作。不帶一絲感情波瀾的冰河藍眼睛在瞥了艾爾梅瑞一眼後便迅速移開。

艾維斯在跟賽塔談話,窸窸窣窣的,即便這麼近的距離艾爾梅瑞也聽得有些吃力。「你喜歡餅乾嗎?還是巧克力?我們這裡也有玩具和書喔,你要不要去看看有沒有你喜歡的?」

蝙蝠抿緊唇,不說話。

「今天第一天上學會不會緊張?」艾爾梅瑞問。

小孩子篡緊自己肩帶,低下頭拒絕說話。

「蝙蝠。」賽塔結束和艾維斯的對話後,輕柔的出聲。「安因要我告訴你,他下午會來接你帶你去吃晚餐。」

幾秒過去,賽塔才得到蝙蝠小小的點頭當作回覆。「那麼,這孩子就拜託你們了。」賽塔優雅的點頭致意。「在此先致上謝意。」

「話不用這麼說,你也辛苦了。」艾維斯回道。

說實話,艾爾梅瑞有點擔心蝙蝠。一個小小的孩子卻壓抑住自己的喜怒哀樂,這怎麼看都不正常,但接下來接踵而來的孩子以及家長讓他跟艾維斯都無暇顧及坐在角落位子看起書的蝙蝠。

因為是開學日,很多家長都留下來觀看老師上課的情況──這在正常不過了,畢竟做家長的,總會擔心孩子──而這班的狀況比他們想像的要好上許多,活潑的孩子們已經打成一片了,沒有任何一個哭哭啼啼想要回家的孩子,讓艾爾梅瑞很欣慰,也才讓他有時間去觀察蝙蝠的狀況。

「你怎麼都不說話啊?」一個留著大波浪捲髮的小姑娘拍拍從開始到現在就一直沉默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蝙蝠。「我叫瑟琳娜,你叫什麼名字啊?不要一直當書呆子,過來跟我們玩嘛!」

蝙蝠睨小女孩一眼,依舊是拒絕開口。

瑟琳娜被蝙蝠的態度激到了,噘著嘴一把搶過蝙蝠握在手上的書籤。「快點過來跟我們玩啦!」

「請把書籤還給我。」蝙蝠終於開口說出進教室後的第一句話,稚嫩的語調淡淡的,眉頭小小的蹙起。「我不想跟你們玩。」

「我不管!你要是不跟我們玩我就不把書籤還給你!」瑟琳娜將蝙蝠的書籤塞進胸前的口袋。「你要是敢過來拿的話,我就要尖叫你是個色狼!」

瑟琳娜可愛的小臉揚起得意的微笑,對自己想到的計謀看上去非常滿意。「如果你還想要你的書籤的話,就過來跟我們玩!」她說。

這已經超過小打小鬧的範圍了,艾爾梅瑞才想要上前勸阻,蝙蝠身周冷冷的氣場直接壓迫整個教室,對大人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對還沒有經歷過任何大風大浪的孩子來說,壓迫感突然間的驟升讓他們下意識的閉上嘴,一時間整間教室噤若寒蟬,一些家長開始竊竊私語,但更多的是帶著看好戲的心情想知道這件事情是怎麼收場。當事人的家長蹙緊眉頭,不悅得看向艾爾梅瑞的方向,用眼神示意他趕快解決這問題。

「東西,還給我。」在艾爾梅瑞將兩個孩子拉開的時候,蝙蝠冷冷的要求。

或許是因為有了老師撐腰,再加上自己的爸爸媽媽也在現場,瑟琳娜的膽子也就大起來。「我才不要!你又不跟我們玩,我為什麼要把東西還給你?」

「還給我。」

「不!我才不要還給你!」瑟琳娜縮到艾爾梅瑞身後,將他當作擋箭牌。「綠葉老師,你也說些話嘛!」

「雖然妳是出於好意,但瑟琳娜,拿人家東西就是不對的,把東西還給蝙蝠,跟他說對不起。」艾爾梅瑞轉頭,又對蝙蝠說:「蝙蝠,你也不要一直看著書,要多跟其他人交流喔。瑟琳娜都已經邀請你了,拒絕也不太禮貌吧?」

蝙蝠雙手環胸,板著臉。「不。」

「那我才不要還給你呢!你這固執孤僻的討厭鬼!」瑟琳娜朝蝙蝠扮個鬼臉,一溜煙的跑開。

「瑟琳娜!」綠葉把瑟琳娜抓回來,讓她定定站在蝙蝠面前。「妳必須跟蝙蝠說對不起,妳剛剛實在太沒禮貌了。」

瑟琳娜噘著粉嫩的小嘴,心不甘情不願的從口袋拿出蝙蝠的書籤。蝙蝠伸出手接過時,瑟琳娜卻調皮的將手給縮回來,銳利的書籤邊緣擦破了蝙蝠的手,掌心滲出一點血絲。「啊哈,果然因為一直看書而變遲鈍了!」她笑。

蝙蝠的臉色非常難看,艾爾梅瑞感覺得到他已經到達極限值了,就連在旁邊哄小孩的艾維斯都忍不俊丟來個擔憂的眼神。「瑟琳娜,東西立刻還給蝙蝠,不然老師要生氣了。」他故作嚴肅的說,伸手去拿瑟琳娜手上的書籤。

「我──」「啪搭。」

瑟琳娜是個年幼的獸人,即便能力還沒有完全發展,但是天生力氣的優勢很依舊不能忽視的快速發展起來。個頭比同年齡還高些的瑟琳娜,力氣也是不可小覷的。

艾爾梅瑞設想過還不會控制自己力量的瑟琳娜可能會傷害到其他人,他也已經做好準備了,但沒想到會來的這麼早,還是用他預料之外的方式。

瑟琳娜驚慌的看著自己所做的事情,慌張的哭起來,蝙蝠愣愣的看著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現下不僅拿不回來,還碎了一地,原本淡漠的面具碎裂,藍色的眼睛紅通通的卻死也不肯流下淚來。

書籤碎成多塊的屍體安靜的躺在地板上,一時之間誰也不敢發聲。









~~金吉廢話區~~

遲來的更新......天啊我只能拿存稿先補上來了,我最近簡直忙得快不是人了(趴

留點感想吧QQ我需要動力拼12月的報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1-29 20:16:12 | 顯示全部樓層
天那 小蝙蝠QQ
瑟琳娜罰站(X
艾梅快安慰他啊啊(゚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