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金吉

[同人文] 【特傳x吾命xDC】億萬個撞擊的星辰I完結! 0210番外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31 09:47: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DC呀……沒聽過呢!我是看到特傳x吾命才跳進來的。蝙蝠真的頗有太陽風範,可加上前文之後……蝙蝠更像是DC的角……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31 15:58:55 | 顯示全部樓層
平時只聽說 Marvel 沒聽過 DC, 上網查完才知道原來蝙蝠俠是 DC 的不是 Marvel, 把所有超級英雄都以為是 Marvel 的我真笨呢......orz
大大的文章每章字數都很多, 而且角色的行為動作很仔細, 每次都看得很滿足呢~
話說寒冰竟然是鳳凰族, 真的想不到, 但是挺符合他賢妻良母(?)的形象~
不過真心疼米可蕥和蝙蝠, 蝙蝠以前究竟發生甚麼事, 期待下一章~

p.s. 農曆新年快樂~<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2:40: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上官唯 發表於 2017-1-30 14:57
說真的蝙蝠是太陽對吧,依照那個個性絕對是,還有什麼是DC

咳......雖然我也想啦但是這會影響到接下來的發展......所以我只能很痛心的告訴你,蝙蝠不等於太陽喔!太陽這一部(?)還不會出來~
DC是美國漫畫的一個公司,與漫威(Marvel)並駕齊驅,出產了許多著名的英雄。例如超人、蝙蝠俠、神奇女俠還有閃電俠等等都是他們家的喔!
但是請注意,並沒有鋼鐵人等角色!!!!!很重要我要說三次:他們是不同家的、他們是不同家的、他們是不同家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2:48:10 | 顯示全部樓層
玉兔琉璃 發表於 2017-1-31 09:47
DC呀……沒聽過呢!我是看到特傳x吾命才跳進來的。蝙蝠真的頗有太陽風範,可加上前文之後……蝙蝠更像是DC ...

是的!!蝙蝠是DC的角色喔!DC是美國漫畫公司的龍頭之一,是專門出產超人、蝙蝠俠等知名角色的漫畫公司喔!可能大家平時有聽聞過慢煨(Marvel)但比較少聽說過DC,但實際上DC再電玩等方面是非常知名的漫畫公司喔!
太陽的風範......?可能或多或少領導人都有些共同特色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2:53:12 | 顯示全部樓層
mO.Om 發表於 2017-1-31 15:58
平時只聽說 Marvel 沒聽過 DC, 上網查完才知道原來蝙蝠俠是 DC 的不是 Marvel, 把所有超級英雄都以為是 Mar ...

哈哈我一開始也以為所有的英雄都是漫威的,只能說是近幾年他們的電影太過暢銷的關係吧XD
真的很謝謝支持QWQ真的對自己的文章風格沒什麼信心,因為總是一直改一直改總是找不到最理想的方是呈現出來,所以發表的時候都很擔驚受怕的......有你的稱讚實在是太好了,讓我又多一點點的信心了!
當初想說十二聖騎總不能都是攻擊力很威的族群才分發一個鳳凰族的血統進來的......只能怪寒冰的運氣太不好啦XD不過的確很適合他賢妻良母的角色呢(被巴
蝙蝠的事情......我希望能用番外篇講述出來,但不知道該怎麼寫,正很苦惱呢......不過我一定會生出來的、大概(#
雖然現在有點過晚了但也祝你新年快樂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3:00:03 | 顯示全部樓層
Ch.7.2

為什麼每天總有那麼多人受傷?伊希嵐也很好奇這個答案。

除去每天的任務會出現的擦傷瘀傷內傷骨折流血外,打架留下的抓傷燙傷,一不小心的扭傷碰傷發炎,被黑暗接觸過後留下的黑暗痕跡,又或者是惡意中傷流言蜚語後留下的精神創傷……太多太多,每天每天他們醫好了一些人,更多的傷病患湧入醫療班,讓每個藍袍恨不得生出三頭六臂來減輕自己的負擔。

但是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每天會有那麼多人受傷。

米可蕥在他們這邊,一住就又是兩個禮拜過去了。米可蕥雖然仍然活潑,但是時不時的就會趴在窗口等她的爸爸媽媽。伊希嵐又不好對小女孩說,最近的傷者病患的大爆增讓醫療班大缺人手,連分析部門的他也都是清晨出去,忙到三更半夜、甚至有時候就直接睡在醫療班。

今天伊希嵐回家的時間比較早,只超過晚餐時間一點點而已,不過他沒有看見米可蕥,其他在家的弟兄朝他笑笑,他就了然了。

米可蕥回家了。

這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至少米可蕥可以跟她的爸爸媽媽待在一起,不用天天望著窗戶等他們接她回家。只是每到這個時候,伊希嵐總是會不自覺的小小失落。

或許是因為米可蕥的存在能讓這個都是大人的地方充滿活力吧。

他小憩片刻後就上樓沖掉幾天下來累積的疲累,在躺進熱水的那一刻他不自禁得發出舒服的嘆息,酸疼的肌肉終於能夠放鬆下來,一直看見傷患病患的大腦終於可以放空那麼幾秒鐘幾分鐘,將鮮血還有人命拋到角落。靜靜的,緩緩的沉進熱水裡。

他不小心在浴缸裡打個盹,直到熱水都涼透才被冷起來。又用熱水把自己的身體沖暖後,伊希嵐才慵懶的套上家居服,手機屏幕一閃一滅的,他漏掉了好些訊息和電話。他打個哈欠按下回撥,沒幾秒電話就被對方接起,背景音是混雜的腳步還有大吼大叫的聲音,隱約是在要人拿血袋過來緊急輸血。「謝天謝地你終於跟世界接軌了。」提爾說。「快點過來,我們很缺人手!」

「發生什麼大事?」伊希嵐抹把臉,掃掉一直盤旋的睡意,用肩膀夾著手機,他一邊將才剛掛好的藍袍再次套上。

「你就不能先過來──操!」他很少聽見提爾這麼急躁的爆粗口。一聲尖銳的尖叫加入了吵鬧的背景音,器具倒塌碎裂的聲音也加入伴奏。「過來就對了!我們沒辦法應付這麼多事情」

他急急忙忙的趕到醫療班,比起平時,現下的情況更加混亂。血漬將白色的地板變成暗紅色,層層疊疊深淺不一,牆壁上的刮痕還是新的,天花板裂了,上頭的燈泡整個碎裂,一明一滅的好不可憐。

他沿著騷動的源頭──總共有兩個地方,他選擇看上去比較忙碌的那個──走去,提爾和九瀾都到場了,表情嚴肅得正再討論些什麼。提爾一看到他的時候鬆了口氣。

「怎麼回事?」

「之前那個剖開自己鬼核的鬼族你也知道吧?公會私下委託奴勒麗和安因去解決,他們好不容易找到另外兩個也解決了,但──」

「情報班給的是錯誤的資訊。」九瀾陰森森的笑了兩聲。「不是三個,而是四個。所以他們中了埋伏。」

「奴勒麗是肺部穿刺、肋骨兩根斷裂三根碎掉、左手手筋被砍斷、右大腿骨骨折,肝臟受損、內出血以及重度腦震盪,等等九瀾就要進去動手術。」

「安因呢?」

「中度腦震盪、失血過多、感染黑暗氣息,更別說右鎖骨粉碎性骨折、胃部穿刺傷、左手腕骨骨裂、左小腿脛骨骨裂。另外兩個人都有中毒現象,所以等到分析部門把毒素全部分析出來,我們才能開始動手術。」

「所以我要去幫忙做分析?」

「怎麼可能呢。」九瀾轉動手腕,為等等的長時間手術做暖身。「你要處理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伊希嵐還沒來得及問,分析部門的檢驗報告就傳送過來了,九瀾和提爾前後進手術室,他根本沒有時間問是怎麼回事。

在一頭霧水的情況下,他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前行。剛剛他的印象沒錯,那裏也非常的混亂。

他進了幾個房間,一無所獲。最後終於在角落發現幾個帶傷的年輕藍袍,其中一個頭還破了個大洞,被傷得沒有那麼嚴重的同僚進行急救。「怎麼回事?」他也加進治療的行列,一邊詢問。

「是一個孩子,他整個精神錯亂,兩個黑袍已經……」

伊希嵐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但他還是咬著牙先補好已經陷入半昏迷的藍袍的頭,才問孩子和兩個黑袍的去向。

休息室就像是被颱風掃過一樣,所有的東西都被掃落在地,碎裂的碎裂,脫落的脫落,布簾被扯的半落,一部分還被撕裂了,殘骸在地上,貪婪的吸著落在地上的大量血跡。

坐在還算完好床鋪的戴洛緊緊抱著流著眼淚的蝙蝠,孩子的四肢被按住動也不能動,身上都是抓傷,額頭還紅腫了一塊,一點點的皮肉傷讓血順勢流了下來。他身上的衣服大半都是血,看上去怪恐怖的。但伊希嵐知道那麼大量的鮮血不會是蝙蝠一個人流的,鑒於他身上並沒有那麼嚴重的傷口。

他拉開另外一側的布簾,正在為自己包紮的休狄瞪了伊希嵐眼,但還是讓他接過療傷的工作,畢竟背後的傷口自己處理的確很麻煩。

伊希嵐看著被狠狠劃上一道深口子的的後背,如果傷口再深個幾公分就會傷到脊椎了。他拿出緊急醫療箱,弄好麻醉後就進行縫合。他知道麻醉並沒有完全發揮效用,在他的每一針縫合時休狄都會輕微的顫抖,但伊希嵐等不著麻醉要發揮效用,傷口再繼續放著,他可能就需要一袋血袋進行緊急輸血了。

給縫線打好結,休狄因為疼痛而緊繃的肌肉依舊沒有放鬆。伊希嵐給休狄的傷口敷上藥膏,再用紗布和繃帶固定,才去處理他身上另外幾個沒那麼嚴重但依舊還沒止血的傷口。

休狄身上的傷口大多都很深,但還好都沒有傷害到要害,只是出血量有些嚴重。伊希嵐從房間的小冰箱翻找出精靈飲料給休狄,後者接過後扭開蓋子,一口氣將瓶子裡面的液體喝下肚。

確認休狄並沒有大礙後,伊希嵐才去處理仍然被戴洛抱著的蝙蝠。那孩子看上去像是靈魂被誰摔碎了,空洞的眼睛分泌一滴滴的淚水濕了戴洛身上的衣服。

蝙蝠看上去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在做抵抗,但以防萬一伊希嵐還是先用小法術固定住孩子的四肢,才幫蝙蝠療傷。

他身上的爪痕很深,像是要挖出皮膚下面的血管肌肉才肯放過似的。伊希嵐細心得在每個傷口上抹上適量的藥膏,又在比較深的傷口上面貼上OK蹦和繃帶。「這是怎麼回事?」他問,但他知道眼前的蝙蝠不會回答,孩子已經因為筋疲力竭而昏睡過去,臉上還帶著未乾的淚痕。

「是我的錯。」戴洛開口。他的身上並沒有傷口,只是衣服頭髮比較凌亂,胸口前面的布料濕了大片。「我們聽到奴勒麗他們出事之後就趕過來,可是我沒有考慮到蝙蝠他……他在看見奴勒麗和安因的時候整個崩潰了。休狄在他開始自殘的時候就阻止他,可是被蝙蝠聚集的風刃給砍傷了,其他也想幫忙的醫療人員也跟著被弄傷。」他嚥口口水。「他累了就開始用手抓挖自己,我阻止了之後就帶著休狄一起來到這房間,他後來又掙扎一陣……」

伊希嵐想起之前看到的最初的檢查報告。自虐傾向、PTSD。

「我很抱歉,如果我多想個幾秒,如果我有考慮到……」戴洛咬著下唇,一臉自責。

「沒有人想到後果會這麼嚴重。」伊希嵐說。「我們換個房間。」這個環境並不適合兩個傷患休息。

戴洛點點頭,扶著一臉蒼白的休狄。休狄掙扎不過兩三下,便將大半重量都託付到戴洛身上。伊希嵐知道,即便有麻醉要減輕疼痛,休狄身上的那傷口仍然夠折騰好些時候。

換到另外一個房間,伊希嵐將休狄和蝙蝠安置在唯二的病床上,並開了顆止痛藥給休狄。「這會讓你好些。」他在休狄掙扎是否要拒絕的時候說,休狄便接過了止痛藥乾吞掉。

「等蝙蝠醒的時候,請通知我。」伊希嵐對戴洛說。「我需要做些、測試。」他斟酌下辭彙,怕是讓戴洛又更加擔心。

「我知道了,我會待在這的。」戴洛允諾。

伊希嵐知道為什麼醫療班急需要他了。

他準備好之前做好卻一直沒有機會拿出來使用的沙盤,確認過東西沒有問題並再三演練。他很緊張,因為他原本以為自己第一個得到的機會應該會是輕度的精神病患,而不是一個瀕臨自我毀滅的病患。

這是一個實驗、一個治療的第一步。伊希嵐知道自己不能失敗,這不只是因為自己的那份研究報告,也是因為一個人的未來。

他必須讓蝙蝠走出來,即便他不曉得蝙蝠到底陷落在哪裡,經歷過的是什麼事情,但他必須讓蝙蝠走出來。

「寒冰?」戴洛從門縫探頭。「蝙蝠醒了。」

「請帶他過來。」

蝙蝠看上去有理智多了,至少不再是會瘋狂自殘的流淚的孩子。「你還好嗎?」他按照正常流程的開頭,聲音有點緊,這不是什麼好的開始。

蝙蝠點點頭。
伊希嵐深吸口氣,指著桌上的器具。「這是箱庭,可以反應一個人心理最理想的圖像,從而推演出他的心理狀況。」他解釋。「我需要你看著這個沙盤,清除雜念,它會遵從你內心的聲音,化成你內心最理想的圖樣。」

蝙蝠抿唇,臉色蒼白。「那只是意外。」

「這是正常流程。」

「一個正常的流程不會讓一個正常人做箱庭心理測試。」蝙蝠倒退一步,他的手肘骨撞到門框。「我只是一時的失控,我沒事。」

「一個心理沒問題的人不會自殘。」

「你又懂什麼?」

「不懂,才要你做箱庭測驗。」

蝙蝠搖頭。他打開門,倉皇的離開小房間。




~~金吉廢話區~~

天啊我居然這麼久沒更新了QAQ真的很不好意思,最近身體狀況欠佳加上又開了好幾個新坑所以熊熊忘記這裡有個坑的這件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QWQ還好小遊戲並沒有真的達到人數不然我真的是無法謝罪了ry

在這裡特別感謝雀兒><這個靈感是因為之前第二人生合本時她提過的箱庭實驗所以才會有的靈感,真的太感謝你了!雖然我知道貼在這裡他應該看不到而且等等我貼回噗浪她應該也看不到,我不會複製這段話的,我太懶了(淦

小遊戲會繼續喔~哈哈,第二輪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1 16:15:11 | 顯示全部樓層
Ch.7.3

奴勒麗和安因的手術很成功,但是情況依舊不樂觀。

奴勒麗因為先前的肺部穿刺,氧氣供應斷了好幾分鐘,雖然經過緊急搶救,但是醫療班也拿捏不準這麼段時間大腦缺氧是否會造成什麼影響──腦袋的損傷永遠是最難治療的;安因身上原本就帶有鬼王印記,現在鬼氣侵入身體,與之相互交印,即便琳婗西娜雅將大部分的黑暗氣息給抽出來,但是因為拖得有些太久,誰都不知道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這些消息暫時被公會壓下來,但不論是誰都知道這件事情不會被藏太久。兩個黑袍的同時消失可不是件小事,肯定很快就會被發現異常的。

公會並不是真想要掩蓋他們在與死神拔河的消息,而是想要爭取時間給個好理由吧?伊希嵐想,公會的思想模式幾百年來始終如一。

光安因和奴勒麗這兩個重傷到幾度發出病危通知的傷患就讓醫離班人仰馬翻好陣子,他直到現在才想到當天拒絕做箱庭的蝙蝠。

蝙蝠的確擁有拒絕的權力,再加上他的監護人現在處於昏迷狀態,一時半刻也拿他沒辦法,但是蝙蝠的情況依舊非常危險。

就他所知,這是短時間內蝙蝠第二次的崩潰,再不做心理治療,可能真的會到無可挽回的地步。但是如果蝙蝠不願意配合,箱庭沒有辦法開始,他也沒有辦法判斷蝙蝠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怎麼了?」

已經習慣明明一個人的空間卻會突然蹦出第二個人聲音的狀況,伊希嵐關掉爐火,將已經煮到糊掉的鹹粥倒掉。還好他今天起得比平常還要早,所以還有時間在其他人起床之前重新煮早餐。「有點累。」他避重就輕得回答。

「多休息。」帝摩斯‧白雲半透明的身影坐在餐桌椅上。「是因為……最近的事情?」

「是。」伊希嵐從冰箱拿出雞蛋和培根,決定來做經典的美式早餐。

「公會的陰謀。」帝摩斯淡淡的說。

伊希嵐頓下。「你知道什麼?」他看向家裡的另外一位紅袍。

帝摩斯悠悠的啜口紅茶。「……公會想要除掉孩子討好蝶妖一族,但是因為多數決表示反對,才用另外的方法解決。」

想要除掉蝙蝠?「為什麼?」

「沒……聽到。」

「你怎麼會聽到的?」

「我就在旁邊,他們自己在說。」帝摩斯甩甩過長的紅色衣袖,鮮豔的大紅色穿在他身上也黯淡許多,看上去存在感淡薄。「就,聽他們說完。」

伊希嵐沉默片刻,將做好的炒蛋還有香脆的培根推給帝摩斯。

帝摩斯得到情報的原因總是很莫名其妙,雖然百年的時間下來他們也都習慣了,但是在聽到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俊得感到驚訝。「所以,這都是公會設計好的?」

「是,大概。」帝摩斯叼著培根,含糊不清得回答。

如果是這樣的話,有些答案就可以得知。例如為什麼即便傷得這麼重,奴勒麗和安因卻不選擇尋求支援而是寧願拼上性命完成任務、蝙蝠對自己的身分為何閉口不提──雖然也有可能只是他自己不想說──還有公會第一時間選擇將所有消息封鎖的原因。

原來並不是想要用什麼理由隱瞞,而是在想辦法把他們最初的目的掩蓋在其他的謊言之下。

「早安。」艾維斯打個哈欠,睡眼惺忪的走下來。「你們怎麼這麼早?」

「你呢?」帝摩斯嚼著培根,歪頭。

艾維斯灌下一大杯冰水才看上去神智清楚些。「今天去勸人上課……算是做家庭訪問吧。」他咕噥。

「給誰?」

「蝙蝠啊。」艾維斯回答。「前幾天他開始拒絕上學,不管我跟艾爾梅瑞輪流怎麼勸都沒辦法把他勸出來上課,戴洛也愛莫能助,只說要我們給他些時間。但他這樣翹課我們也很難交代,瑟琳娜他們都在問蝙蝠到底怎麼了。」

「……你等下要就過去?」伊希嵐將第二盤早餐推過去,艾維斯開心的大快朵頤,好些時候才發現這問題是朝他拋過來的。

「是啊,怎麼啦?」吞下一大口炒蛋,艾維斯問:「你要跟嗎?不過我告訴你,你可能會白走一趟喔,蝙蝠昨天連聲都不吭。」

「沒關係。」

伊希嵐在艾維斯和帝摩斯解決早餐的同時,為其他還在睡夢中的弟兄準備早餐,將所有熱呼呼的剛出爐的早餐設下保溫法術後,他才草草解決自己的那份,然後迅速的更衣梳洗,就怕多浪費任何一秒鐘。

艾維斯奇怪的看他一眼,但沒有多說什麼,眨眼他們就在黑館的門前。大白天的黑館仍然陰森森的,比起紫荊館的優雅溫柔和白蔓館的大方明亮甚至是棘館的簡單爽朗,黑藤館總是擁有著與歡快的校園氣氛不符合的神秘調調。

交誼廳裡的燈是滅的,但餐廳的方向卻有細細小小的聲音。伊希嵐很少來訪黑藤館,不免有些拘束,但在近幾天已經來過好些次的艾維斯倒是熟稔的拉著還在躊躇的伊希嵐就往聲音的來源方向走。

大大的餐桌上放著兩份熱騰騰的早餐以及大疊大疊的書本,符紙和水晶散落在其中的縫隙──都是些很簡單的符和元素──毯子被隨興得揉成一團放在空的ㄧ張椅子上。

「早安賽塔,早安蝙蝠。」艾維斯拉出一張幸免於難的餐椅坐下,伊希嵐依樣畫葫蘆的照做了。「看得出來又是一個勤奮的夜晚啊。」

「兩位貴安。」賽塔沖一壺茶,拿出四個剔透的茶杯,棕紅的茶水咕嚕咕嚕的落進杯子裡,在透明的杯子裡就像是一塊甜蜜的焦糖。「用過早膳了?」

「寒冰把我們餵飽後我才有力氣過來啊。」艾維斯笑笑。「你們呢?吃過了嗎?還是說我們太早打擾到你們了?」

「若你們不介意享用第二次早點的話就不是打擾了。」賽塔從吧檯端過另外兩盤早點。「恰好今天多做些,不嫌棄的話就吃些吧。」

「恭敬不如從命啦。」

在享用美味的二次早餐時,伊希嵐好奇的看著暫時被挪到一旁的書本的書脊,書的種類五花八門,但是歷史和語言的書佔最多,藥草學、魔藥學、符咒學等其他書零零散散摻雜在兩大種類之間,加上去也不過只在所有書堆裡面小小的霸佔四分之一的部分。伊希嵐覺得怪異,卻又說不上來是哪邊怪。「你很喜歡歷史?」

正在撥弄盤子裡的食物蝙蝠頓下,插起生菜聶咬口。伊希嵐注意到原本胖些的臉頰又瘦下去了,右臉還帶著紅紅的睡痕。「還有語言學?」

蝙蝠抬起頭,直直看著他,毫無波瀾的眼睛帶著血絲,正對他散發著不友好的訊息。冰河藍的眼睛挑釁的半瞇,上上下下打量好些次,才慢條斯理的又啃一口叉子上的生菜葉。一片生菜沙拉到現在才被消滅一半,伊希嵐不知道蝙蝠是不喜歡吃生菜、吃飯本來就慢還是說是故意不進食的。

或許是故意的,他想到第一次的粗略報告上提到的自虐傾向,或許這是蝙蝠所展現出來的、自己虐待自己的方式。

等到大人都解決得差不多了,蝙蝠才慢吞吞的解決掉盤中的沙拉,轉戰已經涼掉的肉排。但是男孩沒吃幾塊就又開始玩起食物,將已經被細心切成小塊的肉排堆疊起來,像一棟棟小小的高樓,最高的最上面疊著ㄧ朵花椰菜,直到所有的肉塊都整齊的被堆疊完之後,意識飄忽的蝙蝠才慢吞吞的把它們都解決掉。蝙蝠盤子裡的食物本來就比他們的還要少些,所以當他認真的解決掉早餐時,很快的盤子就空了。

「蝙蝠,瑟琳娜他們都很想你,你要不要去跟他們打招呼?」艾維斯在幫賽塔整理好餐桌──事實上也就是幫忙把髒的盤子疊到水槽──把椅子拉靠近蝙蝠的方向些,上樓打理過自己的蝙蝠看上去整潔有精神些,有點長的毛線袖子讓他看上去格外渺小。

蝙蝠逕自將被挪動的書本搬回原位,攤開了一本被翻的半爛的筆記本後開始埋頭苦幹,明顯得就是不想要理會他人的意思。

賽塔苦笑,將被丟到一旁的毯子撿起來,彈彈根本不存在的灰塵後,將它裹在蝙蝠身上,蝙蝠看眼白精靈,蹭了下毯子,又將注意力放回桌面上的書本。

艾維斯嘆口氣,看眼手錶。看來是上課的時間快到了。伊希嵐明顯得能感覺到他的焦躁。「看來我今天又要無功而返了。」他用前世的語言嘀咕,聲音太小了,就連坐在他旁邊的伊希嵐都差點就沒聽見。「那我明天再來。」艾維斯對賽塔說,後者微微一笑,點頭表示理解。

在艾維斯開傳送陣離開後,伊希嵐尷尬地坐在位置上,離他得值班時間還有一小段時間,他想要在多打探ㄧ些消息,但是蝙蝠又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他並不是一個善於說話的人,如果沒有一個開頭,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蝙蝠,讓寒冰治治你怕冷的毛病好不好?」賽塔放下一碟餅乾,悠悠得開口。

蝙蝠抬頭,看看伊希嵐,又看看賽塔。他沒有答應的意思,但也沒有拒絕。最後,他淡漠的眨眨眼睛,從毯子裡伸出手,乖順的聽從賽塔的建議。

伊希嵐感激得看向賽塔,年長的精靈呷口茶,優雅的揚起本就有些上揚的嘴角。他搭上蝙蝠細細的手臂,兩隻手指輕輕的壓著蝙蝠的手腕。那手摸上去太冰了,但明明現在才剛要進入十一月,孩子待在室內、穿著暖和,甚至還裹著柔軟溫暖的毯子。「脈象有些沉。」他從指間感受著小小的、容易忽略的脈象。「沒睡好?」

蝙蝠看看賽塔,在長者的鼓勵的眼神下,向伊希嵐點點頭。

得到了回覆頗出伊希嵐的意料,但他也沒有錯過這個機會。

「有沒有腹瀉?」

搖頭。

「能伸出舌頭給我看看嗎?」

蝙蝠不願意,只是看著他。

「失眠多夢?」
一個點頭。

「什麼夢?」

原本輕輕放著的手大力的甩開。蝙蝠警戒的看著伊希嵐,把自己往椅子裡更縮些,包裹他的毛毯看起來更小團。

伊希嵐知道自己有些太過急躁了,抿抿唇低聲說個抱歉。也剛好時間快到了,是時候離開而不是繼續浸淫在尷尬裡,那不是他會做的事情,他不喜歡、也不會。「是氣虛還是另有其他原因我還無法確定。」他對賽塔說。「可能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最好是全面性的,這樣比較知道該從哪裡調整。」

「我明白了,很謝謝你。」賽塔笑笑,將伊希嵐送到門口,黑館的門在他完全踏出去的時候就被立刻關上。


~~金吉廢話區~~

小遊戲最後一彈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2 01:56:55 | 顯示全部樓層
箱庭測驗這名詞好像很少在非學術的文章出現, 要描述這專門的東西會有點難度吧...所以真期待大大的下一章請大大加油~~~!
不過那碟子和蔬菜是不是類似箱庭的東西, 蝙蝠心理的縮影? 雖然完全不明白高樓大廈上面開朵花(?)是甚麼意思, 但這兩章的蝙蝠都令人很心庝, 真想快點有人能了解到蝙蝠讓他走出陰霾抱抱他那瘦弱的身體呢...(´;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9 12:27:07 | 顯示全部樓層
mO.Om 發表於 2017-2-12 01:56
箱庭測驗這名詞好像很少在非學術的文章出現, 要描述這專門的東西會有點難度吧...所以真期待大大的下一章請 ...

我也這麼覺得,所以當初寫得時後有點心驚膽戰呢,不過箱庭只會再很之後才出現,之後就是米可蕥的專場啦XD

碟子和蔬菜嗎,天啊你真是太厲害了!其實堆疊起來的肉塊和蔬菜就是蝙蝠在堆大樓的意思啦,放上花椰菜的那個在他心中就是他以前的屬於自己的大樓喔!其實我只是想要表達他在恍神虛弱的拾後仍然會懷念以前的事情,只是後來覺得太多餘才沒有多做贅述,沒想到你這麼快就發現了!

我也好想要抱抱蝙蝠,雖然虐得很爽......啊不對,是太心疼了我也期望有天能有個人可以真正了解他抱抱他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9 12:38: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金吉 於 2017-2-19 16:36 編輯

Ch.8.1

米可蕥無聊極了,大大的打個哈欠,她坐在爸爸媽媽幫忙整理好的行李上面,百般無聊的看著ㄧ個她不太熟的藍袍調著藥水──據說是之後有個病患要用的,ㄧ位天使,受到很嚴重的汙染需要治療。

她不懂為什麼汙染需要治療,不能塗掉就好了嗎?可是跟她共處一室的叔叔在她提出疑問後只回一句妳不懂就繼續去忙他自己的事情了。這個叔叔不喜歡她問問題,所以米可蕥決定乖乖閉嘴,可是叔叔給她的書本都是她前些時候就看過很多次的,她不想再從頭翻一次。

等等就是伊希嵐哥哥的班,自己等等就可以見到哥哥了。她對自己說,ㄧ遍又一遍,可是說那麼多次了分針才前進一小格。

看著叔叔手上的試管再次發出翠綠色的煙霧,米可蕥決定自己找點樂子。印像中角落的箱子就是每次伊希嵐哥哥拿玩具和書本時的地方,箱子很高很高,但是將行李箱墊在腳底下的話,她或許可以搆到放在比較上面的玩具,運氣好的話還會有一兩本沒看過的書。

推著有些重量的行李箱,米可蕥在墊腳的箱子到她預想的位置,才蹦跳的上行李廂。她看見了玩具箱裡的東西,裡面有她最喜歡的粉紅色小貓,很幸運的就在上面,只要彎下身就可以拿到了。

米可蕥開開心心的將小貓咪拿出來,又從玩具箱挑出幾本書,才抱著貓咪玩偶坐在行李箱上看起來。裡面有好多文字她都看不懂,她噘起嘴皺起眉頭,希望這樣這些文字就能排列成她看得懂的意思。

「妳在這。」米可蕥抬頭,在看見伊希嵐的時候漾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伊希嵐把連同貓咪和書把她抱在懷裡,暖暖的很舒服。她再一次打個哈欠──她三點多就被爸爸媽媽送來保健室待著,現在很想睡。

看見她愛睏的模樣,伊希嵐的嘴角勾起很小很小的弧度,那是米可蕥最喜歡的角度。「睡會兒?」

「哥哥陪我……」她又打個哈欠,撒嬌得蹭了蹭。

「我還得工作。」

又來了,又是工作。米可蕥不滿的鼓起腮幫子,不明白為什麼每天有這麼多人受傷。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小心一點、大家就不能小心一點,相親相愛呢?為什麼就一定要打打殺殺、為什麼一定要有好的壞的對的錯的?害得爸爸媽媽都不能陪她,害得伊希嵐哥哥每次都得很忙很忙,害得她總是孤孤單單的。

如果能有一個沒有受傷的世界的話,那麼爸爸媽媽還有很多很多人就不用這麼忙了,他們可以陪自己的家人朋友,就不用有那麼多的眼淚和痛苦了。

米可蕥知道這些事情不能跟大人講,他們會很為難的。可是她就是不喜歡,她想要爸爸媽媽陪她過生日、帶她出去玩,她想要哥哥們可以都一直笑笑的,不用為任務愁眉苦臉。

不知不覺她就睡著了,又在一陣子之後自動起來。她還是有點睏,但沒有那麼難以忍受。趴在床上好一陣子,米可蕥才懶懶的下床,床鋪對她來說還是有點高,但是她已經找到訣竅,可以不摔跤就下來了。

外面有點點吵,但是並不是米可蕥聽到過的大哭大鬧,她好奇的探頭,一個比她大那麼ㄧ些些的女孩子就坐在旋轉椅上,額頭上貼著一塊紗布,有些上鉤的眼睛很漂亮,就像真正的貓咪一樣。

女孩子也注意到她了,一瞬間不滿的表情都不見了,笑著招手要她過去。「妳也喜歡貓咪?」

「嗯,我最喜歡貓了。」米可蕥回答。她好一陣子沒有看見差不多年紀的孩子了,上次是在奇克斯哥哥帶她去逛街的時候,她忘記那條街叫什麼名字了,但盡頭有個小小的遊樂場,她在那裡遇見好多好多跟她差不多年紀的人。「妳是誰啊?伊希嵐哥哥呢?他去哪裡了?」

「剛剛那個藍袍哥哥出去啦,他說我很乖都沒哭,要送我吃糖。」對方笑吟吟的回答。「妳又是誰啊?」

「我是米可蕥。姊姊妳又是誰啊?」

「我是瑟琳娜喔,瑟琳娜‧凱爾。」瑟琳娜說,眼睛看著米可蕥懷裡的小貓咪。「能不能借我看看妳的貓咪?牠好可愛喔。」

「好啊!」米可蕥開心的將貓咪借給瑟琳娜。「牠是我的聖誕禮物喔!是去年聖誕節時聖誕老公公送我的呢!」

「我好羨慕妳喔,有這麼可愛的貓咪。」瑟琳娜摟了下胖胖圓圓的粉紅色小貓,才依依不捨的物歸原主。「我也希望可以擁有這麼可愛的貓咪,當然能的話還是不要有奇怪的味道……抱著牠睡覺肯定很舒服。」

「那是一定的!」米可蕥並沒有在貓咪身上聞到奇怪的味道,她猜應該是一直放在這邊的玩具箱裡面,所以沾染到保健室的獨特味道吧。「妳可以跟聖誕老公公許願啊!這樣說不定妳也可以得到一隻可愛的貓咪,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互相分享了。」

提到聖誕老公公,瑟琳娜就像是洩掉的皮球一樣悶悶不樂。「我今年應該沒辦法從聖誕老公公那邊拿到禮物了。」

「為什麼?」米可蕥睜大眼睛。「可是哥哥們都說小孩子每年可以從聖誕老公公那邊拿到一個自己想要的禮物啊!」

「因為聖誕老公公不會給壞小孩禮物。我今年做了一件很壞很壞的事情,所以聖誕老公公肯定不會送聖誕禮物給我了。」

眨眨眼,米可蕥好奇地問:「什麼事情啊?」

「我弄壞了同學的東西。我爸爸媽媽說那是他很寶貝很寶貝的東西,好像是他的爸爸媽媽給他的少數幾樣東西,可是卻被我一不小心弄碎了,而且因為碎的太徹底,完全修不好。」說到傷心事,瑟琳娜差點沒掉下淚來。「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補償他,也就一直不敢跟他道歉。」

米可蕥抿抿嘴,抱著小貓咪來回踱步。「啊!如果還妳的同學一個書籤呢?」她歡快的分享自己的想法。「如果妳帶著很漂亮很漂亮的書籤去跟同學道歉,你的同學說不定就會原諒妳啦!」

「可是那是他很重要的書籤……我送的怎麼可能比得上他爸爸媽媽送給他的?」瑟琳娜困惑的偏頭。「而且他的書籤真的好漂亮,世界上大概不會有比他的書籤更漂亮的書籤了。」

「維瓦爾哥哥跟我說過,心意最重要了!」米可蕥說。「如果妳是很認真很認真想要跟他道歉的話,書籤不一定要最漂亮的啊!只要有妳很認真挑選過的心意跟很認真的道歉,妳的同學一定會原諒妳的!這樣妳們不僅可以重修舊好,聖誕節還可以拿到聖誕老公公的禮物喔!」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米可蕥理所當然的回答,她蹲坐在地板上,抬頭仰視著瑟琳娜。「哥哥他們都不會有錯的!」

瑟琳娜偏過頭,思索幾秒。「嗯……好吧,我勉為其難相信妳吧。」她說,嘴巴抿著一個小小的不太容易察覺的弧度。「如果有用的話,我下次請妳吃餅乾。」

「那我要吃奶油夾心餅乾。」

「居然已經先跟我討價還價了!」鼓起腮幫子,瑟琳娜本還想說什麼,卻被開啟的門扉給打斷了。瑟琳娜迅速正襟坐好,睜著眼睛看著推門而入的伊希嵐。「唉~藍袍哥哥,我的糖果呢?」

伊希嵐從口袋拿出三顆圓滾滾的糖果。米可蕥知道那是什麼,之前她才跟伊希嵐在哥哥們的家裡做了好多好多。「草莓牛奶口味的、薄荷口味的以及巧克力口味的。」

「謝謝大哥哥~」拉長甜蜜的語調,瑟琳娜開心的撈過擺放在伊希嵐手掌心的糖果。「來,妳想要吃哪種口味的?」再快速的吃掉薄荷口味的糖果之後,瑟琳娜把另外兩顆糖果拿到米可蕥面前。「選一個吧。」

米可蕥看兩顆被可愛玻璃紙包裹的剔透糖球眼,猶豫了半倘。「草莓牛奶。」她說。

「好吧,給妳。」瑟琳娜把草莓牛奶的糖果送給米可蕥。「那大哥哥,我就先走啦!要好好照顧米可蕥喔。」她笑瞇瞇的說,臨走前不忘在摸次米可蕥手上的那隻粉紅色貓咪的頭。

瑟琳娜走後,待在保健室的時光又變得沒那麼有趣了。伊希嵐要工作,所以米可蕥也不太敢打擾他,便坐在地板上仰望著伊希嵐在桌上攤開一堆的紙頁振筆疾書。她喜歡認真的獏樣的伊希嵐,所以她不想在他工作的時候打擾到他。

但是不能說話談天的時間實在是太痛苦了,米可蕥不想看書,也不想在玩扮家家了,把玩著手上的草莓牛奶糖球好陣子後,她拆開粉嫩的玻璃紙,一口含住糖果,甜蜜的球體對她來說有些太大,她含著有些費力。但她喜歡其中的草莓和牛奶搭著完美比例的味道,在舌頭上擴散的時候很幸福。

讓甜甜的糖球在舌尖上打轉,直到糖果已經被唾液融化掉部分後,米可蕥才抓抓伊希嵐的袍子的下擺。「抱抱。」她含糊不清的要求。她對自己打斷伊希嵐工作這件事情有些羞愧,但是她想要更接近伊希嵐,因為地板太冷了,離伊希嵐又那麼遠,她不喜歡。

伊希嵐嘆口氣,如米可蕥的願把她抱在懷裡。伊希嵐的大腿比起地板好坐太多了,雖然不完全柔軟,但柔韌的感覺仍然舒服,而且暖呼呼的,一點都不冰冷。最重要的是,在這個位置米可蕥可以聽見伊希嵐的心跳,這樣她就不會那麼無聊了。

而且……「哥哥,今天晚上吃什麼啊?」她在糖果已經吃得差不多、伊希嵐桌上的紙頁看上去整齊得多而且也都有批改過的跡象後開口。「我們可不可以吃義大利麵?」

「不健康。」伊希嵐淡淡的拒絕。

米可蕥噘起嘴,將頭重重的靠在伊希嵐的胸膛上表達自己的不滿。

僵持好一陣子,伊希嵐嘆口氣。他總會為了米可蕥讓步,米可蕥知道。「除非妳願意吃很多的蔬菜。」

「沒有苦瓜和沙拉?」

「沒有苦瓜,有水果優格沙拉。」

「可是我不喜歡沙拉,冷冷的不喜歡。」

「沙拉,外加草莓慕斯做飯後甜點。」

「好!」心滿意足的往伊希嵐的懷裡蹭,米可蕥偏過頭。「哥哥,放開我一下好不好?」

伊希嵐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她的話做了。

掛起甜甜的笑容,米可蕥脫掉她的兔兔鞋子,腳才敢把他的腿當作支撐。這個角度的話,她可以很輕易的抱住伊希嵐的脖子。

學著故事裡面那些被拯救的公主,米可蕥往那雙薄薄的嘴唇吧唧親了口。




~~金吉廢話區~~

是的更新啦,還有是的遊戲結束啦XD

這次是米可蕥的回合!讓我們來看看她的倒追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吧XD(雖然很久以後才有結果的樣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