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7563|回復: 305

[同人文] 特傳背叛X CREEPYPASTA 歌者2/16 上學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0-18 22:45: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darkcvscrvvk 於 2020-2-16 00:10 編輯

.
特殊傳說X Creepypasta (請自行google,之後也會po相關的介紹~)
.
.

腦洞產物,就像之前的一堆坑,不知道啥時完結
.
.
食用注意,可能有血腥場景,請自備避雷針
.
.
.
據說是很老套的背叛文(???)


.
.

楔子

.
.
如果當初,我們能夠看透他的本質,知道以他的純潔,絕對不可能做

出蓄意傷人,甚至與鬼族勾搭的事…是不是,一切都還是美好的?

.
.
.
.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希望我不曾認識你們,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

絕對不會踏進Atlantis. 如果時光倒流,我希望 我從來就不存在

.































提醒 : 最近需要大家幫我投票決定去Atlantis的人選, 就是我提到的那4位之中最多挑二個. (只有6種組合xddd) 非常感謝大家的配合><


投票到我回來之前都有效><!!!


12/14號開始會停止更新, 直到作者大考結束再回來, 考得好的話就可以用目前的頻率繼續更, 不好的話就...恩


在這之前我會多拚一些字數放上來




Jeff有新故事, 目前還沒有譯文出來  感謝作者, Liu不用領便當可以光明正大放閃閃了,世界真美好!!!該扔存稿慶祝啦~


之後會修改Jeff的介紹


作者正在努力朝脫離公式的背叛文邁進, 也不想無意間創造一隻瑪莉蘇or湯姆蘇出來 若有缺點也歡迎各位不吝指教, 還有留言的部分可能不會很常回, 但


是每一個留言都是我打文的動力


以上, 謝謝各位的支持~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5 18:36: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rkcvscrvvk 於 2015-12-13 10:58 編輯

做個目錄

CP介紹

1. CP簡介和EYELESS JACK 20樓
2. The nurse Ann 21樓
3.Clockwork  26樓
4. Homicidal Liu 27樓
5. Ben Drowned &Masky &Hoodie 28樓
6. Sally 29樓
7. Ticci Toby 61樓
8. Handke 93樓  (未完整)
9. Splendorman 107樓
10. Jeff the killer  138樓  (等待翻譯, 會放上新的故事)(Jeff的故事一改可能 Liu的故事又要變動了)
11. Merle的傳說 140-142 (第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18 22:47:19 | 顯示全部樓層
咦?是漾漾希望自己從來都不存在嗎?
可是……存在都有一定的意義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8 22:48:5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
.
那一天陽光明媚, 接到了來自友人的電話邀約, 褚冥漾興高采烈
.
地前往白園準備赴約…原先他所以為只是一個平常的午餐邀約,
.
一個小型的聚會---就像他們之前常舉辦的一樣
.
然而他錯得離譜
.
那不是餐會,而是死亡之宴
.
.
.
.
.

其實他應該知道那個邀約是個錯誤才對,只是,對於朋友的信任 對
.
於戀人的信任,對於家人的信任,讓他把心中隱約的不安藏了起來
.
所有的一切 在那一天正式宣告瓦解
.
.
.
傳送陣的光芒閃過,褚冥漾來到了風之白園. 在那裏,幾乎所有他
.
認識的人都到了.
.
米可雅,千冬歲,萊恩…看那顆正在漂浮的飯糰,應該是在地,莉莉
.
亞,五色雞,學長,辛西亞, 然,姊, 賽塔, 安因, 奴勒麗…很多很多的
.
人.不約而同地注視著自己
.
“呃,怎麼都看著我…?我遲到了嗎?” 現場有些過份的安靜
.
“漾漾你來了阿~趕快坐下來吧~喵喵準備了很多你喜歡的點心
.
喔!”米可雅看見踏出傳送陣的黑髮友人,頓了一下熱情的招呼道,
.
打破了現場的一片寧靜
.
“喔,謝謝阿喵喵” 接過對方遞來的蛋糕, 拿著餐具小口小口的吃
.
著.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
.
“那個…漾漾, 你最近有出很多任務嗎?怎麼比較少在學校看到你
.
了…?”千冬歲看著專心吃著蛋糕的褚冥漾,不經意地問道
.
“沒有啊, 我只是在做一些事…”
.
褚冥漾眨眨眼,撇開了視線,迴避了友人的問題.那些小驚喜可不能
.
被提前發現呢 ,他想.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償還他所虧欠的事
.
務的方法…雖然,為此他付出了一些…代價,不過一切都是值得
.
的…只要自己所重視的人能夠健康,平和地活下去…大戰已經結
.
束了,他們一定可以得到幸福的
.
“是在做甚麼呢…?”
.
“我…我不想說” 褚冥漾低下頭繼續解決手中的蛋糕, 錯過了其他
.
人對他這句話的反應.
.
“……” 千冬歲默默地和夏碎交換了視線, 像是下定甚麼決心的,抿
.
緊嘴唇. 在一旁意外安靜的眾人心照不宣的對視幾眼,搖了搖頭..
.
接著把手移到褚冥漾視線的死角拿著甚麼
.
“恩,你們怎麼都不吃啊?都吃飽了嗎?” 看著四周的熟人都遲遲沒
.
有動作,褚冥漾抬起頭疑惑地問道
.
“漾漾…已經夠了, 自首吧, 自首的話, 我們還可以幫你爭取減
.
刑…” 喵喵突然抬起頭開口,淚眼汪汪的盯著褚冥漾. 她不願意相
.
信純潔的黑髮友人會做出那些事,但是公會給的證據,還有他避而
.
不答,躲躲閃閃的態度…
.
“等等…發生了甚麼事…?怎麼了…?自首…?”褚冥漾有些摸不著
.
頭緒, 訝異於對方的話語一臉驚訝地反問,恕不知,這樣的表情對
.
他們來說,只是他欲蓋彌彰的假象
.
只是試圖狡辯的證明
.
.
.
.
“漾漾…你變了” 千冬歲嘆了口氣,站了起來
.
“漾漾, 你…真的很讓我失望…敢作 卻不敢當嗎?” 到底為甚麼單
.
純的朋友會變成這副德性…?學會了狡辯,學會了欺騙…
.
“千冬歲…?我真的不明白你們在說甚麼…?” 意識到不對勁,褚冥
.
漾站了起來,手裡還拿著蛋糕的空盤. 他不明白這些話語的含
.
意,…但是聽起來,就像他做了甚麼罪不可赦的事情一樣.他退了幾
.
步,和其他人拉開距離
.
“別再狡辯了, 公會給了很明確的證據, 而你也迴避了關於你的行
.
蹤的問題. 妖師褚冥漾, 涉嫌勾搭鬼族,必須帶回公會受審”夏碎冷
.
冷地看著黑髮的學弟,搖了搖頭說出了公會的命令,果不其然的,看
.
到對方害怕想開始逃跑
.
但是 他是沒辦法逃走的
.
剛剛遞給他的蛋糕裡,加了會讓人全身無力以及失去聲音的藥物
.
.
跑了幾步後,褚冥漾驚恐地發現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他踉蹌了一
.
下,然後被呼嘯的箭矢阻止了腳步
.
弓箭,十字弓…
.
他回頭,看見他所熟悉的人們,對著他舉起不會對朋友舉起的武器,
.
眼底寫滿了仇恨,厭惡,…
.
他不明白 他明明甚麼都沒有做,卻招來眾叛親離的下場
.
“喵喵…萊恩, 千冬歲…我們不是朋友嗎?為甚麼…”無法出聲的他
.
按著喉嚨一臉驚愕,他只能用唇語無聲地問著
.
"褚冥漾.不要想說話,剛剛你吃的蛋糕裡,已經加了會讓人全身無
.
力和失去聲音的藥物"看出對方的驚愕,米可雅輕聲地解釋
.
“…從你背叛的那刻起,我們就不再是朋友了”在場的人,又有哪個
.
讀不出褚冥漾的唇語?千冬歲冷冷地回覆著背叛者,而萊恩則是抄
.
起雙刀狠狠往褚冥漾的臉劃了下去. 因為藥物的關係,褚冥漾無法
.
躲開,任由那把刀劃過了他的左臉
.
“本大爺沒有會傷害朋友的小弟!” 五色雞按著手臂上的傷口冷冷
.
地看著褚冥漾
.
在場的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因為上午,鬼族入侵atlantis,雖然及
.
時驅逐所有的鬼族,但是他們幾乎都掛了彩. 之所以來追捕褚冥
.
漾,也只是想知道對方背叛的原因而已.他們一直不願意相信,當初
.
那個單純的孩子會變成這副模樣
.
“漾漾, 你為甚麼,會和鬼族合作…”褚冥玥舉著十字弓, 眼眶微紅
.
的質問著他的弟弟,一開始看到證據時,她不願意相信.她的弟弟,
.
明明是那麼的善良,怎麼可能和鬼族合作…但是他逃跑的舉動,卻
.
坐實了她的懷疑
.
“姊...我沒有….你要相信我啊!我 我沒有…”褚冥漾徹底慌了,
.
“不要叫我姊…我沒有 我沒有你這樣的弟弟!”
.
“…從今天起,妖師褚冥漾被逐出妖師一族, 妖師一族不承認與鬼..
.
族勾搭的先天能力者為族人. 褚冥漾,你的行為,會帶給妖師一族
.
多大的傷害你知道嘛!”然痛心地對著褚冥漾質問, 縱使他再怎麼
.
想相信他的小堂弟,只是 在沉重的事實面前,沒有根據的信任,也
.
變得薄弱不堪. 身上的傷,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
“褚” 冰炎自傳送陣走出,看著面前的黑髮學弟輕喚
.
“學長…” 你會 相信我的對不對?拜託…
.
看著向他走來的銀髮混血精靈,褚冥漾眼底寫滿了希冀, 是阿,他
.
的學長,他的戀人,一定會相信他的…其他人只是暫時被蒙蔽了,沒
.
關係的,只要學長相信我就可以了
.
.
“背叛者褚冥漾,我以黑袍的身分,在此將你緝拿至公會”他抽出冰
.
冷的長槍,毫不猶豫地貫穿了妖師的胸口,將他釘在地上,徹底奪走
.
了他逃跑的最後一絲機會
.
.
傳送陣亮起, 地上那名背叛者被傳送至了公會,做最後的…審問
.
那把長槍,貫穿了褚冥漾的胸口,同時擊碎的,還有甚麼東西,那是...
.
.
永遠也無法挽回的…
.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8 22:49:26 | 顯示全部樓層

.
褚冥漾一開始只以為那是審問,然而他錯得離譜
.
.
等待著他的,不是潔白的偵詢室,而是漆黑的地獄
.
.
.
-------四天後-----
.
.
"妖師先天能力者,褚冥漾。
.
處刑確定,背叛公會,與鬼族結盟,造成袍級傷亡。
.
處以唯一死刑。"
.
那是他自無盡的疼痛中清醒後得到的唯一一句話,而後,折磨停止
.
了.
.
他氣若游絲的癱在黑暗的角落, 雙腿因為四天來的折磨早已失去
.
了行動能力
.
“沒用的廢物,這樣子就撐不下去啦?...不過,我想得做些偽裝才行”
.
女人輕輕地笑了起來, 嫩白的手腕一動,替褚冥漾加上了偽裝,看
.
起來就跟被折磨前的他沒有兩樣…
.
“喔對了…我實在是很期待你看到他們的模樣呢…所以, 讓你暫時
.
看的到好了,反正…你很快就會死了” 在那雙完全血紅,但外表看
.
起來還是黑白分明的眼瞳裡滴入甚麼, 火辣的感覺讓褚冥漾忍不
.
住呻吟了幾聲, 讓他驚訝的是,原先黑暗的視野竟然逐漸變得清晰
.
“我來帶領褚冥漾前往刑場” 傳了了人交談的聲音,過不久,兩名紫
.
袍出現在他的視線裡. 看著攤在角落的褚冥漾,對方不屑的哼了
.
聲. 強硬地把他架了起來, 將褚冥漾帶離監牢.
.
外頭,正如一切崩解的那天一樣,是個晴朗的天氣, 被突如其來的
.
光亮晃了眼, 褚冥樣眨眨眼才終於適應許久未見的光線. 因為雙
.
腿無法行走的緣故,他是被兩名紫袍架到行刑台上的.
.
鋪天蓋地的惡意,還有對於死亡的恐懼讓褚冥樣不住地顫抖著.他
.
不想死,就算那些折磨幾乎摧毀了他,他還是不想死….他還是不明
.
白,為甚麼他甚麼都沒有做,卻得到這樣的下場
.
.
斬首
.
古老,直接,簡單,殘忍…那是他被宣判的死法
.
把頭部卡入凹槽, 在死前他注視著四周的人群
.
吵雜,怒罵,大吼,…其實這些對褚冥樣來說,都已經不具有意義,也
.
無法傷害到他. 圍觀執刑的群眾瘋狂地對著黑髮的背叛者辱罵著,
.
甚至不停的將手邊的雜物往褚冥樣的方向丟去, 尖銳的小刀劃開
.
了他的右半邊臉頰. 沒有多久,褚冥樣的面部就多了許多細碎的傷
.
痕. 他就只是漠然地看著人群,像是在尋找誰似的安靜地掃過一張
.
張充滿惡意的臉. 然後,那應該已是一片死水的心靈又再一次的被
.
所見之物撼動
.
他所認識的人,正如把他送進公會那天一樣,又再次地聚集在這裡
.
不同的是,他們的臉上不再沉重,反而寫滿了愉快,有的甚至揚起了
.
大大的笑容,對著無法動彈的褚冥樣用唇語說著
.
“太好了”
.
“你終於要死了”
.
那些笑容,明明是如此的熟悉,可是,現在卻如此陌生
.
褚冥樣死死的盯著他們臉上的笑容, 那些無聲的話語,那些表情,
.
讓被折磨到幾乎崩潰的神智終於被押上了最後一根稻草……
.
.
.
構成褚冥樣這個人的一切, 他所仰賴的,信賴的世界, 瓦解成碎片
.
“背叛者褚冥樣, 你還有甚麼遺言要交待嗎? 不過,無法使用言靈
.
的你,就算說了甚麼,也不會實現的” 一身漆黑的劊子手站在開關
.
旁對著褚冥樣說到.這是他執行死刑前對每個犯人都會說的話,只
.
是因為這個犯人的身分,讓他多加了後面幾句.算是某種虛偽的公
.
平吧,公會留給犯人一個交代遺言的機會,就算是妖師也不例外
.
“…….”褚冥樣輕啟蒼白的唇, 用著除了他不會有人聽見的音量說
.
了些甚麼, 然後閉上雙唇不再開口.




而後, 刀具落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8 22:49:58 | 顯示全部樓層


“死刑執行,確認背叛者褚冥樣已失去生命跡象. 為避免屍體被利

用, 以火焚燒----“ 劊子手看著滾落的頭顱, 舉著點燃的符紙正準

備銷毀屍體時,異變突生. 明明不該出現在此的龍神精靈傷痕累累

的擋在屍體的面前, 米納斯妲利亞冷哼了一聲,把對方手上的火焰

擋了下來. 她抱著首身分離的主人, 冷冷地環顧著四周充滿惡意

的人群, 長長的蛇尾一甩,伴隨著漫天的水霧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米納斯妲利亞…”冰炎皺緊了眉,對於褚冥樣的幻武兵器脫離了

封印並帶走對方屍體這件事感到疑惑和憤怒, 不過,背叛者已經死

亡,一切已成定數. 銷毀屍體只是為了保險而已, 不管有沒有銷毀

屍體, 脫離ATLANTIS的褚冥樣是幾乎不可能復活的. 死者不能復

生, 這是不能改變的法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8 22:51:14 | 顯示全部樓層
-------遺棄之地------


荒涼而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地方, 這裡, 是遺棄之地. 只有被世界

拋棄, 眾叛親離, 又或者是拋棄一切的人, 才能到達此處….

“主人…對不起,我太晚了…” 抱著失去生命氣息的褚冥漾, 米納斯

絕望的呢喃著. 尊貴的龍神精靈柔美的臉龐布滿淚痕, 她不明白

為何單純的主人最後卻得到了這樣的下場. 一直陪伴在對方身邊

守護的她知曉褚冥漾的行蹤,也知道他到底是為了甚麼才會莫名

消失蹤跡. 只是, 一切都太晚了

“…”抿緊嘴唇, 她聽見了褚冥漾死前的低語,公會的鐐銬,的確可以

阻擋言靈. 只是,身為妖師先天能力者潛藏的能力,並不只有當年

凡斯所表現的那般.事實上,是更為強大的.

凡斯的詛咒,在絕望中形成強大的言靈

而如今的褚冥漾,經歷的絕望只多,不少. 眾叛親離的絕望, 身體所

受到的,無止盡的疼痛和折磨, 還有, 心智完全被摧毀.

褚冥漾生前所受到的折磨和痛苦, 伴隨著摧毀他內心世界的絕

望, 讓死前留下的遺言成為最強大的言靈,因為只有作用在褚冥漾

身上,所以並沒有被他人察覺

區區公會的鐐銬,根本無法阻擋強烈於斯的言靈

“如果我能活下來, 我願意付出我的一切, 換得力量與一個…容身

之處”

啊啊,她那單純的主人, 就算到死, 也念念不忘一個可以容得他的

地方…米納斯妲利亞嘆了口氣, 終於下定了決心…只是,從今以

後…她就再也不能陪伴她單純的主人了

“這個世界不要你了,我們就拋棄這個世界”她將被砍下的頭顱放

在它應在的地方,對著那具破碎的屍體輕聲說道. 纖長的手指在虛

空中畫下了繁複的法陣.

她原本是以為,她不會再次畫出這個法陣的,只是,她已經沒有別的

選擇

“米納斯妲利亞, 召喚吾等出現, 想必, 汝已經有了覺悟吧” 虛空中

出現了披著黑色長袍的人影, 對方低啞的聲線打破了寧靜

“是的” 抱著破碎的軀體, 傷痕累累的米納斯堅定地回覆道

“是嗎? 那麼, 正如吾等先前答應汝的, 汝能夠擁有一個等價交換

的機會,作為先前汝幫助我等地回報. 說出你的願望,而吾等會告

訴汝代價為何”

“我想要讓我的主人完成他的願望”

“汝的主人…?喔,汝手上那個可憐的小妖師嗎?純潔的靈魂….真

是悲哀…”低啞的聲音頓了一下,感慨的說道

“幸運的是, 靈魂因為強烈的執念,並沒有離開身體,復活他並沒有

想像中的困難…不過,他的願望…簡單,又困難啊…就算吾等復活

了他, 他的模樣,也不會再回到從前了”

“甚麼意思…?”

“就算吾等復活了他, 以他殘缺不全的神智, 只怕,是連性格也會扭

曲…可憐的孩子, 幾乎失去了一切,…” 人影搖搖頭,對著米納斯妲

利亞解釋道

“不能…嗎…”

“力量的部分,倒是很好解決,畢竟這個小妖師只是沒有將他的能力

發揮出來而已,他自己本身就具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只是就算他復

活, 這個孩子, 也不會回到從前善良單純的他了”

“…這樣也,沒關係的. 不管變成甚麼模樣, 扭曲也好, 崩壞也罷,他

永遠會是我的主人”米納斯咬著牙對著黑影說道

“是嗎? 那麼,就如汝等所願. 吾等會復活他,只是,喚回的這個, 吾

等可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呢…”黑影低聲笑了起來, 顯得格外

的詭譎,恐怖

“作為完成願望的代價, 汝等將陷入沉睡, 而汝等的主人將被喚回;

汝等的主人將失去雙腿移動的能力, 換來瞬間移動; 他將無法開

口說話, 唯一能夠傳達出的,只有歌聲,而他的歌聲,將能決定一切;

剝奪了他的視力,換得更為寬廣的視界, 他所受過的傷痕不會痊

癒, 他的時間將停止, 他的靈魂無法輪迴, 只能停留在破碎的身體

裡,他將被人畏懼,也將被同類接納,他們終將永恆----”黑影用著奇

怪的聲調,吟唱似的說著

“汝,決定了嗎?交易一旦開始,就不會有反悔的餘地了”黑影對著米

納斯妲利亞作著最後的確認,而米納斯妲利亞則是低垂著頭看著

黑髮的孩子,退去幻術後死不瞑目的他,空洞的眼裡再也映不出米

納斯的身影,剩下的,只有完全血紅的雙眼

“交易確定…對不起呢,不能再陪著你了”米納斯輕輕的闔上了孩

子的雙眼, 溫柔的嗓音唱著不知名的曲調.

“汝等的願望,吾等已知曉”黑影晃動了一下, 伸手接過了褚冥漾的

身體, 將他平放在地面上, 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指迅速地勾勒出了

複雜的圖樣, 米納斯妲利亞也將自己的幻武大豆放在褚冥漾的胸

口處. 黑影並沒有更多的動作,而是等到米納斯唱完那首不知名卻

非常溫柔的曲調後,才開始擺放法陣需要的材料. 八顆黑色的水晶

放在魔法陣的八個方位上, 接著低啞的聲線開始吟唱著喚醒靈魂

所需的咒語

“以一人的沉睡,換得一人的甦醒 ; 龍神精靈的庇護,水為汝的助

力; 雙腿再也無法行走,而能夠隨意移動至所想之處; 染上血紅的

雙眼無法視物,得到更寬廣的視界; 無法說話,只能唱出歌詞裡有

的字詞,得以發揮言靈的能力; 受到重創崩毀的神智與脆弱的身

軀,迎來如海寬廣的精神; 光明不復存於此身,而陰影得以安寧; 身

上的創傷不會痊癒, 而時間將無法在此身上留下痕跡; 甦醒的生

命將被人畏懼,也將被同類接納; 他們存於傳說,而終將永恆.等價

交換,亙古不變;悔恨不存,雖死猶生.吾等見證死亡,吾等見證新生”

隨著黑影的詠唱, 地上的法陣開始發出了不祥的血紅色光芒,黑色

的水晶漂浮在半空中,淡淡的黑色霧氣注入了褚冥漾的身體裡. 等

到詠唱結束後, 八顆黑色的水晶全數轉為透明的晶體, 接著碎裂

成粉末迎風而逝

“就當作是…臨別的禮物吧” 她苦笑了下, 巨大的蛇身開始發出淡

藍的光芒, 一點一點的,如水霧般的,消失在空氣當中,只留下小小

的藍色光點.

那顆小小的光點飛入了褚冥漾的雙眼,在眼睛的四周勾勒出藍色

的花紋,蔓延了額頭下方到鼻翼以上的臉部.古老而繁複的圖樣,仔

細一看的話,與原先米納斯妲利亞的幻武大豆型態上方所印著的

花紋並無太大的差異.


那是龍神精靈能夠替她可憐的主人做的最後一件事, 而後,她就陷入了深沉的永眠,再也不會醒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8 23:12: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rkcvscrvvk 於 2015-10-18 23:13 編輯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5-10-18 22:47
咦?是漾漾希望自己從來都不存在嗎?
可是……存在都有一定的意義啊?


是這樣沒錯啊~不過我個人認為對漾漾來說,他存在的意義因為有了家人,朋友,還有戀人(也就是學長XDD)才有價值,可是後面他們所做的事把漾漾的一切全部都否定了,所以他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義是甚麼
妖師? 他已經被逐出妖師一族
朋友? 不,他沒有任何的朋友
家人? 他的親姐姐親口下了言靈拒絕他的身分
戀人? 可是,就連他的學長也不要他了
主人?......可是 米納斯妲利亞...為了讓他復活,已經陷入永遠的沉睡

那麼, 褚冥漾除了這些,還能是甚麼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8 23:18:37 | 顯示全部樓層
先跟看文的讀者說一聲抱歉, 我的格式不知道為甚麼長相特殊(可能是因為我直接從專頁上面複製過來(超懶))
然後可能會有很多錯字(看著新注音)
更文時間也不一定,雖然今天就爆了5000多字XDD
因為這裡要大考所以(略#)
會努力爭取把這個坑完結的,因為我真的很愛CP和特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19 01:03:58 | 顯示全部樓層
讓人有期待下文的心動~~
雖然很不厚道....
但求更~~((呵呵~~
先預祝大大考試順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19 05:56:16 | 顯示全部樓層
嗯,懂了,不過漾漾真的很可憐,為了他們而付出一些代價,但卻沒人願意相信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