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darkcvscrvvk

[同人文] 特傳背叛X CREEPYPASTA 歌者2/16 上學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0-19 09:05:06 | 顯示全部樓層
怎麼大家都虐漾呢?復活之後會記得米納斯嗎?要回去理論吧?學長你怎麼可以不相信樣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9 19:03:16 | 顯示全部樓層
黑暗之夜 發表於 2015-10-19 09:05
怎麼大家都虐漾呢?復活之後會記得米納斯嗎?要回去理論吧?學長你怎麼可以不相信樣呢!!!!!!!!!!!!!!!!!!!!!! ...

畢竟這是御論背叛文公式XDD(滾)

欸黑欸黑 之後的事我就先留個伏筆囉~太早破梗一點都不好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23 12:15: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漾漾未來的生活
嗚嗚亞會想念米納斯的#

期待下篇喔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23 19:52:25 | 顯示全部樓層
想問問大家的意見

你們是想要先看接下來的故事呢~ 還是要看 THE SINGER 的傳說w?~

投票一下~

哪個票數多我就先放哪個上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23 20:39:47 | 顯示全部樓層
接下來的故事!!
我要看漾漾後來怎麼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23 22:18: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rkcvscrvvk 於 2015-10-23 22:21 編輯


原先靜止的心臟,又再次跳動. 生命的跡象開始在褚冥漾的身上展現, 逐漸變得溫暖的身體和胸腔裡熱烈跳動的心臟就是最好的證明. 黑影抱起尚未甦醒的褚冥漾,身下展開法陣,消失在杳無人煙的遺棄之地

---原世界,某處陰暗的森林---


傳送陣將黑影傳送到了一座陰暗的森林, 詭異而高大的樹木, 縱使是白天卻也絲毫不減陰鬱的氣氛無一不彰顯著這處的詭秘.寧靜而沒有生氣, 一般森林裡應有的生命現象,蟲鳴鳥叫,在這座森林裡消失了蹤跡

踏著乾枯的樹葉, 黑影在湖邊停下了腳步. 將褚冥漾的身體平放在地上,

“…嘛,就好人做到底吧”咕噥了幾句,黑影脫下了黑色手套,露出裏頭只剩下白色骨架的手, 在褚冥漾的額頭點了一下

“封” 一個小小的法陣迅速的亮了一下,接著隱沒進褚冥漾的額頭. 黑影將那些慘痛的過往暫時封印,直到褚冥漾能夠接受的時候…那個封印,才會解封.順帶灌輸了一些關於他的 “新生” 的資訊給他, 趁著褚冥漾尚未甦

醒,黑影的腳下展開了法陣



“吾等能做的就到此為止了,剩下的,就交給命運吧” 黑影低沉的笑著, 對於褚冥樣的未來感到好奇, 幾百年都沒有遇過如此有趣的事情了,當作漫長生命中的調劑也是不錯的, 他可是觀眾啊….

“吾等實在是很好奇, 汝等究竟會成為甚麼樣的存在呢” 低沉的話語在安靜的深林裡迴盪, 而後歸於寧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23 22:23:28 | 顯示全部樓層


躺在地上的人緩緩地張開了雙眼, 那是一雙詭譎而恐怖的眼. 像是被鮮血浸染一般的血紅色漫布眼白, 留下中央黑色的瞳孔. 他撐起身體, 像是個破損的人偶似的,僵硬的轉動脖頸環顧四周


我不知道我是誰, 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當我張開雙眼, 腦海裡就映出了四周的景色. 黑白而模糊的視野隨著時間變得清晰. 不過那似乎並不是我的眼睛所看見的---畢竟我


就算閉上雙眼, 周遭的一切依舊清晰


我似乎是在森林裡面…周遭高大的林木顯得陰森, 不過那並不影響我的視野. 旁邊有一個小小的湖泊, 大概只離我幾公尺遠. 我記得應該記得的一切, 然而當我試圖尋找任何


一點關於我的身分的訊息時, 腦海只有一片空白





我嘗試移動身體,然而我的雙腿卻不聽使喚. 然後我聽見了聲音.


他告訴我, 我不能使用我的雙腿, 但是我能夠隨心所欲的到我看的見的地方. 我不能說話,但是我能夠唱歌…這真奇怪,… 他還說, 水和歌聲,會是我足以自保的力量…


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不過經過小小的試驗後,他說的都是真的. 瞬間移動到了湖邊, 我把雙腿放了進去. 不知道為甚麼, 碰到水後總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而且意外的是, 在水中


我能夠盡情地晃動我的雙腿, 不過在陸地上我的腿就只是個裝飾而已


他又說了, 唱你所需要的歌, 唱你想唱的歌, 你的記憶, 隨著你接觸過往相關的事物越多, 恢復得越快…? 然後, 就再也不說話了


唱…歌? 我以前應該很喜歡唱歌…吧? 隨便從記憶裡翻了一首感覺挺不錯的歌, 就開始唱了起來


他說的都是正確的



腦袋裡非常自動地響起前奏, 強烈的節拍讓我不由自主地開始晃動腦袋, 等到前奏結束,主旋律的第一個音響起, 我隨著腦袋裡莫名其妙出現的歌聲開始唱著


“Time for the main attration, the story must be told~

Time for the main reaction, it never gets old

Some bots get satisfied breaking the mole

Some bots are just distraction, some bots are just GOLD”

這就是我的聲音嗎? 我不知道我的聲音聽起來怎樣, 但是那似乎跟腦袋裡的聲音一模一樣…? 我有著莫名的自信, 不管怎樣的音高都能夠唱得出來…

“I'm not the bad guy,

I'm just a bit surprising

It's not worth losing sleep

It's not worth analyzing

There was a time, not so long ago at all

I was just like you, can you hear my call?

Now I'm poppin' in over here, over there

I'll be checking in, but you'll never be aware

In the beginning I kept a keen eye on the state of affairs with the new guy

Now I got a new gig (Let me know if you dig)

Ain't going home so I better go big

Just got to glance at cam 2B

Then you get a little surprise...

IT'S ME

You may say that I'm breaking your mind

In my opinion you're much to kind”


就在我唱得正開心的時候, 突然有個黑色的影子閃過我的眼前, 那是一抹非常高大的影子, 看起來應該是個人…?


趁著間奏.我僵硬的轉動頭部尋找那抹影子的蹤跡. 然後我看到了, 他就在我的後方 似乎在觀察我…?


恩,其實我也在觀察他啦, 不過我能 “看”到的其實只有他的身形而已, 對我來說, 他就像個…黑色的剪影, 對, 就是這樣. 把頭轉向他的方向, 我晃了晃腦袋繼續歌唱(間奏結束了)



“TIME FOR THE MAIN ATTRACTION

THE STORY MUST BE TOLD

TIME FOR A CHAIN REACTION

IT NEVER GETS OLD

SOME BOTS GET SATISFACTION

BREAKING THE MOLD

SOME BOTS ARE JUST DISTRACTIONS

SOME BOTS ARE JUST GOLD”



他看著我, 像是在思考甚麼似的, 那異常高大的身影緩緩走近, 這讓我必須抬頭才能看著他的方向…不過我的歌還沒唱完,我不能停止,所以我並沒有理會他的動作而是繼續


You did a good job

Watching those little screens

It warms my servos and circuits

To hear some fresh screams


But don't get me wrong!

You were very brave

When faced with friendly singing

Animals, you never caved.



I'm finished training

Done explaining

No more facts are left remaining

Now you know the gist of it

You're a perfect fit!

I don't wanna hear no more complaining!



I'm passing down this golden opportunity

Eternal scrap-yard immunity

Take it with pride,

And enjoy the ride

You'll forever be a part of this community



You may say that it's all in your mind,

But in the end, I think that you will find...



他伸出了黑色的觸手…?恩,這讓我有點嚇到, 觸手纏上我的腰部,他把我捲了起來, 舉到頭部位置, 讓我能夠直接跟他對視…


“你是誰, 你是怎麼進來的?” 他說道, 伴隨著電波的滋滋聲傳進我的耳中


我只是看著他, 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你為甚麼…不怕我…?” 他有些焦躁地問道…怕…?呃, 其實他對我來說只是一個黑色的影子所以...我沒辦法看到他的臉, 話說回來,為甚麼要害怕呢? 他又沒有攻擊我…?


YOU ARE THE MAIN ATTRACTION

YOUR STORY MUST BE TOLD

YOU ARE A CHAIN REACTION

THAT NEVER GETS OLD

SOME BOTS GET SATISFACTION

BREAKING THE MOLD

SOME BOTS ARE JUST DISTRACTIONS

SOME BOTS ARE JUST GOLD.



寂靜---------


:你不能說話…?” 我點了點頭, 然後對方問完這個問題, 沉默了半晌, 仔細打量了我一番,嘆了口氣


“又是一個傳說人物嗎…算了, 你會寫字嗎?”點頭回答他的問題, 雖然不明白他的第一句話是甚麼意思, 傳說人物…? 那是甚麼?


“那只能先把你帶回去了…” 他喃喃自語, 帶著我離開…







作者有話要說:

ˊ這是一個爆字數的概念XDD 這邊有提了一下漾漾復活後的外貌, 然後終於遇見PASTA啦~

哈哈, 下一章會解密那個CP(CREEPYPASTA)是誰喔! 不過應該還蠻容易猜出來的

台灣知道CREEPYPASTA的人真的好少啊QAQ

漾漾(這邊還是先叫漾漾)唱的歌是 JUST GOLD

BY MandoPon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JGXzOE5fQ

這是JUST GOLD的連結~建議搭配食用,風味更佳喔

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小的會繼續努力的!

因為愛莉希亞 是第一個回復的好孩子,所以就先更接下來的故事吧~ 雖然我傳說部分打好惹(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25 14:40:40 | 顯示全部樓層


----slenderman視角----


原先只是固定的巡視領地,確保森林裡的訊息沒有被無知的闖入者撕去, 真是的, 最近這種人越來越多了… 我只是想警告, 不過那些人可熱衷於闖進我的森林了


我比較喜歡小孩的尖叫,那總是特別的悅耳...不過如果他們做的太過份了, 就算成人的恐懼和尖叫對我來說比小孩子的差多了, 我多的是方法讓他們走不出森林



但是當我走到領地的界線, 也就是離森林中央的湖泊大約幾公尺左右,突然傳來了歌聲…我發現了一個憑空出現的陌生人. 完全沒有感覺到他進入了森林, 就像是突然出現在湖邊一樣…那邊並不是我的領地, 不過我對於這名莫名出現的

訪客感到好奇. 所以我走出領地, 走近湖泊…

他像是感覺到我的存在, 僵硬的轉過頭看向我的方向, 不過那時候我已經瞬間移動到他旁邊了. 他的雙腿浸在水裡輕輕地晃動著, 就算看到了我也沒有任何普通人會有的反應,像是尖叫或是一臉驚恐的連連後退之類的. 他就只是繼續唱

著怪異的歌, 看著我的方向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的眼睛

那是一雙非常詭異的眼睛, 眼白的部分像是被血染紅, 只留下一點點白色, 中間是黑色的瞳孔, 遠遠看去和眼白的血紅沒有任何差別. 他應該不是用那雙眼睛看東西的, 就像我跟JACK一樣…不過, 他究竟是甚麼…?

仔細端詳了他一番, 我想, 這個小傢伙應該也是個傳說人物…只是附近,並沒有特別新的傳說形成啊

“你是誰, 你是怎麼進來的?”我問到, 但是他只是搖了搖頭, 似乎並不清楚

…還失憶了…?又一個儀式的產物嗎? 但是感覺起來不像妖魔…

“你為甚麼…不怕我…?” 有些焦躁地詢問, 他應該要害怕的…不過他並沒有任何的動作, 就只是繼續抬頭仰望著我. 我皺了皺眉…恩,雖然我並沒有實際意義上的眉毛, 用觸手纏住他的腰部將他舉起到可以直視我的臉的高度…還是沒有反



但是他應該是看的見的…不然,也不會一直看向我的方向

將他舉高後, 我細細打量他一番

左半臉從額頭到嘴角上方大概3公分左右, 幾乎劃過整個左半邊的傷痕很深, 從未癒合的傷口還可以看到一點外翻的皮肉, 嘴角也被劃了一個向下彎的弧度, 右邊則是像JEFF的笑容幾乎劃到耳際. 那看起來並不像是自己割的, 有些破舊

的白袍上面沾滿了血漬, 從他僵硬轉過頭的動作和領口露出的傷痕來看, 他的頭應該是被接回去的…

直到他唱完後, 我才發現不對勁

我感覺到他身上的時間是靜止的, 他突然從我的觸手裡消失

瞬間移動…?

他剛剛是不是唱了

Now I'm poppin' in over here, over there

I'll be checking in, but you'll never be aware

這兩句…?

所以, 這是因為他的聲音…?


我看著坐在枝幹上的人, 思考了半晌

如果我的推測沒錯的話…他的確是個傳說人物. 所有的條件都符合了…只是不知道為甚麼, 他的歌聲具有特殊的力量…對普通人而言或許是非常大的影響, 不過對我來說, 我只能感到身上的時間像是被凝固了幾秒…

從他唱完歌之後, 他就沒有再開口了

“你不能說話,對嗎?”或許他不開口的原因, 是因為這個?

對方點了點頭, 無辜地看著我

“你會寫字?” 他又點了點頭, 我思考了半晌, 決定還是先把他帶回去再說.

黑色的觸手纏上他的腰部, 他並沒有任何的掙扎, 就像個安靜的人偶似的, 乖巧的不可思議----

我帶著他回到了領地

把他放了下來, 當他的腳接觸到地面後,我鬆開了觸手… 我以為他能夠站立---看他在水中的樣子並不像是腿部有問題的人, 但是他就像是失去支撐似的直接倒了下來








讀者的回覆就是作者的動力~我真的好想跟大家多多互動啊(變態嗎)

看在我努力更新的份上就多多留言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25 14:42:57 | 顯示全部樓層
以下內容涉及輕微的傷痕描寫(?)


請慎入?




“碰!” 他用手撐住了地面避免臉部著地的悲劇, 但是骨頭隨即發出不詳的喀喀聲…喔天, 我做了甚麼?


趕緊用觸手把他捲了起來, 我打開門把他放在了沙發上


“喔JACK, 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在我的沙發上進食!”一走進門就看見jack又坐在我的沙發上啃著腎臟, 血液又沾滿了黑色的沙發


“對不起我錯了…Slender,這是誰…?” eyeless Jack看著坐在旁邊的陌生人, 打量了對方一番


“這該不會又是一個Jeff的受害者吧? 不對啊…Jeff一向只喜歡割出笑臉不是? 恩…他的腎臟看起來不太好吃” EJ思考了半晌後做出結論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在湖邊撿到的”


“湖邊?不是剛好在我們跟Helen他們的交界…?”


“他看起來像是個傳說人物”


“恩…他不能說話嗎?怎麼到現在都沒聽過他出聲?”


“算了, 身分這點等等再解決… Ann在嘛?”


“Ann? 她應該在她的房間吧…?”


“叫我幹嘛, slender?” Ann從房間探出頭問道


“有新人?” Ann走了出來, 血紅的雙眼盯著新來的陌生人


“他的手似乎移位了, 可能要麻煩你幫他接回去”


“喔…把他帶去隔壁吧, 我拿個工具”Ann轉身回了房間, 拿出專業的醫療器材. 那是為了其他人準備的, 畢竟就算傳說人物不會老死, 受到重傷沒有妥善照顧可能還是會掛掉的, 所以知道Ann是個經驗豐富的護士後, slenderman便幫她準


備了醫療器材以備不時之需


“把衣服脫掉” Ann看著被slenderman放在床上的小傢伙冷冷地說道


歪了歪頭, 他試圖將袍子脫掉, 不過無法行動的雙腳讓他的動作受到極大的阻礙


“腳不能動…?算了…這個體型跟JEFF沒差多少…先借他的來穿, 這件礙事的東西就剪開好了” Ann拿著剪刀直接從領口把袍子剪開, 少了衣物的遮蔽, 暴露在外的身體讓Ann愣了一下


“喔天…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傷口出現在一個人身上,他到底經歷過甚麼…?”Ann看著密密麻麻的傷痕轉頭問著slenderman


“不清楚, 我是從湖邊撿到他的”slenderman皺了皺不存在的眉毛看著對方身上的傷痕


“燒傷, 凍傷, 割傷, 鞭痕, 還有這個大洞…” Ann喃喃說道, 目光從上半身移到了他的脖頸


“怎麼死的…頭被砍下來…嗎?” Ann抿著唇, 這種跟她身上的傷痕無二的傷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那總是讓她回憶起被分屍又被縫合的記憶


“腳…” Ann的視線移到對方的下半身,注意到他的小腿形狀有些怪異伸手按了按他的膝蓋和小腿,


“what the fuck!” 被手上的觸感嚇了一跳, 膝蓋以下部分的骨頭全部都被弄碎了, 難怪小腿的形狀會那麼奇怪…因為那就像是個包著骨頭碎片的肉袋!


“他生前到底受了多少苦啊…可憐的小傢伙”面前這個病患總讓她想起自己被殺的回憶, Ann嘆了口氣摸了摸他的頭, 對方身上的傷痕讓Ann有種同類相憐的感覺…她並沒有受到太多的痛處, 是死後才被殺了他的傢伙分屍的…但是這個小


傢伙應該是在活著的時候就被留下了這些傷痕, 造成他死亡的傷口才是脖子上那道微微外翻, 包裹住纖細頸項的切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25 22:54: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rkcvscrvvk 於 2015-10-26 00:12 編輯

最近更新的這幾張裡面會開始把CREEPYPASTA的腳色們帶出來~

因為台灣知道CPREEPYPASTA的同好真的很少所以我會附上介紹(看這章出現誰就介紹誰)

好吧就先從creepypasta是甚麼開始介紹好了

Creepypasta(簡稱CP),本指被大量轉貼的使人不安的文章,即為網路都市傳說。
(Creepypasta這個字合併自Creepy和Copypasta這兩個詞)

OC=Original Character,直譯是 "原創角色",歐美同人用語。也可指在同人故事裡加入自己的二創角色。CP OC=Creepypasta OC簡稱。
"Creepypasta"並 不是一個企畫,它的本意只是網路都傳而已。但可以以它為主題創造自己的都傳角色。

呃, The singer是基於漾漾被背叛之後衍生的故事, 所以不太能夠算是OC啦, 單看傳說部分(不提名字和故事的話)的確算是OC(混亂)

Slenderman(瘦長魔)

在美國各地流傳,在森林深處或荒郊野外罕無人煙的地方,會看到穿西裝,沒有五官、背後長著觸角、高瘦的異常的男人,據說看見他便會出事,有許多版本的說法,像是看見他時必須馬上逃離要不

然會當場慘死在該處,而逃離後他仍然會找到你的住所並在窗外盯著你,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人便會出現種種身體不適的現象,到最後仍然難逃一死。據說夢見他隔天便會離奇失蹤。據傳此傳說容易發

生在小孩的身上。一款具知名度的恐怖遊戲"Slender"就是根據此傳說構築而成。((取自中文維基百科))



Eyeless Jack (無眼傑克)

(故事)


大家好,我是Mitch。我想說說的我的一次親身體驗......

我不知道人們用超自然甚麼的字詞形容這種現像,不過自從那東西出現在我面前之後,我也相信那超自然了。


我因為房子被法院拍賣而搬到我兄弟Edwin家,花了一星期整理好了我的行禮。畢竟我們已經沒見面10年了,Edwin歡迎我同住,我很高興。

在一星期後,我大約在凌晨1:00聽到外面傳來沙沙聲。

我認為那是只浣熊所以沒理它繼續睡。第二天我告訴Edwin後他認同我的猜測。

但是隔晚我聽見了我的窗戶被打開和敲打聲,就好像有什麼進了我的房間似的。我起床並探望週圍,但是甚麼也沒有。

第二天Edwin看見我時,把他的咖啡掉在地上。他拿起附近的鏡子給我,我才發現自己左臉頰有道割傷。

當我被送進醫院後,醫生說我一定在夢遊,不過接下來他拿出來的東西讓我背脊發涼。我的衣服在我腎臟的位置有道縫起來的切口。我睜大自己雙眼,盯著他瞧。

醫生說:「你昨晚不知怎的丟了左腎。我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抱歉,Mitch」

接下來的一晚是個轉捩點......

大約在午夜時,我醒過來看見非常恐怖的一幕。我和一個穿著黑色連身帽T,戴著沒鼻和嘴的暗藍面具生物面對面對視。

最令我害怕的是那東西沒有眼睛,只有黑暗空洞的眼框,眼框中還有甚麼黑色的物體滴下來,我從旁邊的壁爐架上抓了台相機拍下來。拍了之後那東西撲向我並打算對我開腸破肚。我一腳踢向它的臉

後抓起錢包,跑出房間,畢竟我還需要用到錢。我跑離兄弟的房子並進了附近的森林,然後我被一塊石頭絆倒了。

接著我在醫院醒過來,之前照顧我的醫生進來告訴我 :「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Mitch。好消息是你只受了輕傷,而你的父母很快會過來。」

當我放鬆下來,嘆了口氣時........「壞消息是你兄弟被某種...東西殺了,抱歉。」

我的父母帶我回Edwin家拿我剩下的東西。我進房間時很害怕,不過還是保持冷靜。

我拿起相機就走,不過馬上停了下來, 我看見Edwin的屍體在我房門外的走廊上,旁邊還有什麼東西。我抓起它回父母車中,沒提到Edwin的屍體。

當我看著剛抓起的東西時幾乎快嘔吐出來。

那是我被取走,且吃了一半的腎臟,黏著一些黑色物體。

故事的原創作者Azelf5000在其於Creepypasta Wiki的個人主頁上張貼了以下內容:

「身為Eyeless Jack的創造者,我決定在以下的表格公開一些他的資料。」

接著放上了一部份的資料,包括身高、年齡、國籍等。

Eyeless Jack的本名是Jack Nyras。

Jack十九歲,身高五呎十一吋(約180.34公分)。

Jack在一場祭儀上被用作活人祭品,但這場祭祀失敗而使得他成為一個eldritch abomination,也就是他現今的樣貌。這場祭祀的內容包括把他的雙眼扯出,並將熾熱的瀝青與血液混合倒入眼窩。

Jack靠他的嗅覺、觸覺與聽覺行動。

Jack的面具下有著鯊魚般的尖牙,原先白人的膚色轉為灰色,並且生著棕髮。

Jack沒有特異功能,但他的耐力是一般人類的兩倍,血液流出體外的速度十分緩慢且呈栗色。

Jack不是惡魔,而是人類所異變而成的eldritch abomination。

Jack的國籍是美國。

Jack失去了自己人類時期的記憶。

Jack的吃相不佳,他所吃食的內臟上總是沾染許多他眼窩內的液體。

附註:

eldritch abomination => 直譯為不祥的憎惡體,特指如The Rake與Slender Man等違反自然原理而存在的妖魔。

要找到一張不血腥的EJ有點困難,所以可能要麻煩各位自己GOOGLE一下EJ的長相惹

介紹摘錄自

http://delucats.blogspot.tw/2014/06/creepypasta-eyless-jack.html
http://guild.gamer.com.tw/wiki.p ... C%E5%82%91%E5%85%8B

圖源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 ... amp;tag=creepypasta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