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699|回復: 559

[同人文] 【特傳漾冰】我家老婆是直男腫麼辦?線上等急 正文+番外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7-12 00:42: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白之夜 於 2015-10-3 00:18 編輯

【特傳漾冰】溫柔系列  我家老婆是直男腫麼辦?線上等急

系列番外【特傳漾冰】溫柔系列番外 寵溺哲學-完-

某夜回來了,有人還認識我嗎?這次發新文我應該算是正式回歸御論了哈哈。
這次走的是一如往常的漾冰,是原書的架構設定,大概的劇情走向是褚公和阿冰的交往、分手、複合、結婚、生子(大誤
哈哈開玩笑的,不會那麼狗血,大概就是講兩人如何在一起、在一起之後的磨合、還有很多的搞笑趣事這樣。
全文走輕鬆搞笑風,只為博君一笑,要看復仇文或想看兩人交往分手複合結婚生子的同鞋們請按左上方的←這個箭頭,謝謝。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喜歡人家卻又有點懦弱自悲的褚公和喜歡人家卻沒自覺還以為自己個直男的阿冰的故事。
簡單來說,你在這個故事中會看到各種嚴肅劇情和搞笑梗夾在一起卻又不會太詭異的狀況。
簡單來說,這就是個彆扭的兩人、彆扭的感情和完全不彆扭的劇情哈哈!

請慎入

歡迎各位大大們留言或鼓勵喔!謝謝!

*無結婚無生子

*多CP

*主CP是漾冰


已完結

之後會放上連結的~

評分

8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2 00:42: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白之夜 於 2015-8-20 21:20 編輯

第一章        洞穴危機

褚冥漾手札:
再次見到你,我已不是原來的那個我。
再次見到你,我已不再是那軟弱的我。
再次見到你,一切已經不再相同。
唯一相同的,只有那顆,愛你的心。

1
蔚藍的天空飄浮著潔白的雲,Atlantis的天空一如往常的美麗,與聚集在門口的眾人不同,在遠方大樹上坐著的一高一矮的兩個人影顯得格外顯眼。

「喂!褚冥漾!」樹上較矮的人影狀似無意的開口。

較高的人影懶懶的撥動著自己的黑色長髮,墨色如綢緞般的髮絲,直而滑順,慵懶的應聲:「幹嘛…還有我說過了,叫褚學長,丹恩」

被喚為丹恩的人影摸摸自己與哥哥同色的淺藍色短髮,一副無辜的表情抬頭看著他名義上的代導人,調侃般的說:「那褚、學、長,既然都不負責任的拋下任務來接人,幹嘛不走近一點看人家和人家打招呼,要這樣遠遠的望著人家跟個變態一樣呢?」

褚冥樣順著自己黑髮的手一僵,動作極不自然的放下他白皙的手,語調從懶散轉為轉為惱羞的不耐:「小孩子不懂,別吵!不然你回去做任務,我下午就回去找你。」

「唉!你做的是雙S的黑袍任務,你讓一個小小的紫袍回去和一整個洞穴的高級鬼族打一對多會不會太殘忍呀!」這下藍髮少年也急了,他也不希望自己一個人去做這種自殺式的任務,但這人一著急,嘴巴也比冷靜時更管不住自己:「而且本來就是這樣,你自己想想看,你去無殿拜師後學了什麼?長槍,你這三年來留了長髮還特意把它燙直,去考了黑袍,跟著他的步調,把每一個關於他的任務都接下來,跟他一樣當個工作狂,就都還只是我知道的部分,你那樣已經不叫崇拜,那叫做……」

「丹恩,閉嘴!」褚冥漾收起臉上所有的表情,冷冷的盯著丹恩。

少年被褚冥漾冷硬的表情震住,不甘不願的住了嘴,卻看到黑髮青年倚著樹幹站了起來。

「褚冥漾?」

「走吧,鬼族還在等著我們。」一身代表著公會最高榮譽的黑袍,青年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自己的袖口,臉上不知何時已帶著一張黑色的面具,隔著面具發出來的聲音有些低啞:

「我說過了,叫褚學長。」

腳下金光四起,不到數秒,大樹上已不見那兩道人影。

熱鬧的大門口此時卻迎來了他們的主角,銀色的長髮在風中飄蕩,仔細看還可以發現其中夾雜著一絲豔紅。

「學長!歡迎回來!」金髮女孩笑起來比三年前更加成熟動人,但卻無法成功引起銀髮男子的注意力。

「恩,褚呢?」銀髮男子環顧著四周的人們,在這其中有些是他可以交付性命的刎頸之交、有些是只見過一面之緣的點頭之交、甚至有些他連看都沒看過來湊熱鬧的路人,可他最想見到的那個人,卻不在其中。

「漾漾?」金髮女孩似乎也才發現他的好友不在其中,有些尷尬的說:「應該是還在任務吧!漾漾自從考上黑袍後就很少在見到他了,就算要約人也很難約到。原本喵喵以為學長回來他至少會出現一下的。」金髮女還說到這裡表情變得有些落寞,顯然是碰到過不少軟釘子。

「是這樣嗎?」銀髮男子將視線移到褚冥漾剛剛所站的大樹上,淡淡的說。

褚,我回來了,這次,別想再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2 00:48:1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已經存稿一萬多字,今天發新文,就給他二更吧哈哈

2

「你就這樣回來了?你花了那麼多力氣回去學校竟然連他的一面你他馬的都沒見到你就回來了!」拿著爆符幻化成的武器轟爆一排的鬼族,千冬歲對著一槍殺一打的褚冥漾怒吼著:「我幫你抗了整整一洞穴的鬼族就為了讓你回去接他,結果你就這樣孬孬的回來了!」

丹恩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向以冷靜自持為座右銘的紅袍學長拋棄了他的矜持,用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對他的代導學長怒吼,手裡還飛快的丟出數張符咒直接炸垮了一方地道。

丹恩默默決定以後要減少和紅袍學長吵架的次數…不,是再也不要讓紅袍學長對他有情緒起伏這件事。

他媽的會死人啊!

被罵得當事人反而冷靜的用手中的摺扇砍暴、插暴一排鬼族:「千冬歲,冷靜點。」褚冥漾手握著一把紫底銀紋的摺扇,摺扇的扇緣是鋒利的刀片製成偶爾還有森冷的冷光從刀片滑過,扇面的銀紋繪成強大的風係法陣只要一個意念就可以跳過繪陣直接使用,既美觀又實用。

「冷靜個鬼!我為了你不眠不休的殺了兩天一夜的鬼族可不是這麼簡單可以算了的!」千冬歲握著弓的手用力到微微顫抖,丹恩可以拿他的哥哥做擔保,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現在還處在一群鬼族的正中央,千冬歲的武器毀滅的可能就是褚冥漾,沒有之一。

「烈風群起......兩個探查任務。」發動扇面的風系法陣,褚冥漾藉著風力跳上風中,正好讓千冬歲一箭暴了後方想偷襲他的鬼族的頭,其中的默契一看就知道是經過多次生死關頭磨鍊出來的。

躲在岩石後方的安全區域,褚冥漾的話讓丹恩傻眼。該不會他家學長之所以會有那麼多任務都是這樣來的吧。看褚冥漾的神情就知道以前沒少幹過這種拋下對有去看美人的事。

「三個。」果不其然,千冬歲沒什麼驚訝的討價還價。紅袍在褚冥漾的法陣作用下瘋狂擺動,銳利的箭鋒射中一個又一個鬼族核心。

「……好」丹恩可以打賭,那隻鬼族的頭被砍下來的手勁特別特別的大。

傳說中的任務狂說不定根本就是欠人情欠出來的。丹恩覺得他默默的真相了。

「千冬歲......」伴著一個水系的陣法升起,摺扇畫出一個優美的弧形,彈指間砍下一群鬼族的首級,但站在那群鬼族後的另一群鬼族卻逼著褚冥漾退後了數步和同樣被逼退的千冬歲背靠背貼在一起,褚冥漾臉上原本的輕鬆漸漸消失,語調異常凝重:「情況不太對勁。」

「鬼族比情報班報出來的數量還要多太多,鬼族的平均能力也太強。」千冬歲的表情同樣嚴肅,手中的攻擊愈發凌厲:「我們殺的鬼族數量已經遠遠超越情報班的數據。」

千冬歲踏著岩石騰空,腳邊閃起陣法,並用著手中的弓連射中一排的鬼族,卻在落地的那一刻腳軟,雖然立刻翻身站穩卻還是被鬼族抓住空隙趁虛而入,銳利的爪子劃過千冬歲的腰側,頓時血色濺起。

「千冬歲!」褚冥漾反手刺中最後一隻鬼族,快步衝向藏在岩石後方的丹恩,趁著下一波鬼族還未到和千冬歲閃進其中一條地道分支中。

千冬歲胸膛猛烈的起伏,幾天來的消耗對他來說還是太過勞累了。靠在岩壁上稍做喘息,褚冥樣看著難掩疲憊的千冬歲和緊張的丹恩,不禁自責的皺起眉頭、臉色難看。

「該死!」褚冥漾咒罵一聲,將手覆在千冬歲的傷口卻被千冬歲打掉,千冬歲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低低的說:

「你要維持自己的體力,別把體力浪費在這種小傷上。」幾乎是邊喘著邊擠出這段話,千冬歲堅定的揮開褚冥漾又伸過來的手。

「丹恩。」褚冥漾靜靜和千冬歲對視了三秒,最後轉頭對著站在外邊把風的丹恩吩咐:「還記得我教過你的治癒術嗎?」

「記得。」丹恩緊張的點點頭。面臨這種危機狀況,丹恩還是經驗不足且容易緊張,但這不能怪他,這也是紫袍與黑袍之間的差異。

「穩住千冬歲的傷口,然後對公會傳出救援訊息。」聽到洞穴外又傳來鬼族的嘶口聲,褚冥漾快速對丹恩交代:「等等救援一到就帶著千冬歲離開,知道嗎?」

「漾漾?你要做什麼?」千冬歲在旁邊聽著,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錯愕的質問。

「懂了嗎?丹恩!」褚冥漾無視千冬歲的問話,趁著千冬歲處在脫力沒辦法動的時候搜出他身上的所有剩餘的符咒和水晶,黑的發亮的美麗眸子盯著丹恩:「不管千冬歲說什麼,聽我的話好嗎?」

「學長...你要做什麼?」丹恩被褚冥漾這麼認真的盯著,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問。

「他要斷後!丹恩!阻止他!」千冬歲坐在地上大吼:「事情根本沒有這麼糟糕,快阻止他!」

「斷後?」丹恩沒反應過來,呆呆的重複這兩個字。明明剛剛還在有說有笑,卻突然轉變成生死交關的狀況讓丹恩腦袋反應不過來。

「丹恩,別理他,別聽他的。」褚冥漾面色不改的站起來,臉上的表情自然到不像要去負死戰鬥一般:「千冬歲剛剛不也自己扛下一整個洞穴的鬼族嗎?」

丹恩被褚冥漾理所當然的表情搞得有些糊塗。他說的好有道理,可是又好像哪裡不對。心中的直覺告訴他,千冬歲說的應該才是正確的。

「下一波的鬼族會特別多,別聽他胡說,剛剛那個只是鬼族的試探,裡面至少有兩個鬼門,不然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的鬼族!」千冬歲咬牙切齒的怒吼:「鬼族跑出來就跑出來!你不准去!」

「千冬歲,你知道讓鬼族跑出來會造成多大的傷亡,這個洞穴下方可是一座凡人的城池。」褚冥漾似乎無意再和千冬歲多說,原本手中的摺扇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水藍色的迷你手槍,小巧卻又暗藏著無限殺機。

就算是在守世界當中依舊會有一些弱小的種族或缺少天賦的人類居住,通常公會也會特別去保護它們不受其他種族的侵害,此次褚冥漾他們的任務便是關閉某個凡人城池上方的鬼門,原本沒有很困難的任務卻遇上個不給力的情報班豬隊友而有了變數,一個鬼門跟兩個鬼門之間的差異不是一個黑袍承受的起的。

「千冬歲。」再踏出藏身的暗處前,褚冥漾臉色凝重的拋下了最後一句話:「盡快帶支援來,裡面…估計有鬼族高手在。」

千冬歲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褚冥漾消失在視線中,有些失控的大吼:「褚冥漾!」

丹恩再怎麼遲鈍也感覺到事情不大對勁,看到千冬歲接近崩潰的大吼,他不敢托大,一把扛起不斷掙扎的千冬歲奔向出口的方向。

學長……你可不能死啊……


緋夜的廢言:

真的好久沒感受到打文打到手腕痛的悲愴感了,真的好痛,覺得手會廢掉的感覺==
文中丹恩的出場機率不會太高也不會太少,因為我把他安排在一種十六歲的褚公的感覺,會有無力,會有想變強的欲望,加強褚公的辛酸血淚感哈哈,想褚公也有那當初啊哈哈!
那就這樣。
          BY緋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2 00:53: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小白耶!好久沒看到你了~~漾漾是要躲學長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2 01:32:52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安 發表於 2015-7-12 00:53
哦~小白耶!好久沒看到你了~~漾漾是要躲學長嗎?

好久不見~~某夜回來了哈哈~~褚公這是想見又不敢見啊哈哈!看他慢慢的糾結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2 03:58:26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小白好久不見(揮
漾漾跟千冬歲在一起的時候我怎麼有種漾千的錯覺啦AwA
冰炎你得加加油

裡面鬼王希望是我家帥氣的安地爾(羞扭(你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2 11:14:00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1
好看~不過真的有點漾千的感覺耶~
p.s:大大你半夜發文不太好,要注意身體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2 11:37:32 | 顯示全部樓層
赶快更新吧 大力支持

點評

您好,此回帖未達十五字之字數標準,請於七日內更正,未更正則警告乙次;若有任何問題,請短消給我,謝謝合作  發表於 2015-7-14 07: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2 14:12:13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我也覺得有點漾千的感覺...喔喔喔雖然很期待大大的更新,但是半夜發文也不好啦~~


話說默默覺得丹恩很以喜感((不過漾漾在冰炎面前還能對丹恩維持住身為學長的尊嚴嗎???

哈哈想到以後他對丹恩說「叫褚學長」的時候冰炎就在旁邊的感覺就很微妙阿~~~~

就請大大繼續加油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2 18:54: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來個英雄救美吧!冰炎救漾漾哈哈~~漾漾你別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