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幻瓏

[同人文] 【吾命】穿越到吾命——衰人的穿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5-18 23:56:11 | 顯示全部樓層
嗯哼,霸走沙发噢耶~~~
男主果断要审判,绝对要审判~~!(审判BG太少了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5-23 17:18:45 | 顯示全部樓層
啊諾......雖然審判只有兩票,不過他還是贏了嘛......
男主角就給他了哦。
嗚嗚......大家是真的對男主沒意見還是不想留言?
怎麼票數完全沒有更動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5-24 23:46:39 | 顯示全部樓層
幻瓏 發表於 2015-5-23 17:18
啊諾......雖然審判只有兩票,不過他還是贏了嘛......
男主角就給他了哦。
嗚嗚......大家是真的對男主沒意 ...

大概是大家都在考试吧?  <------也在考试但特别闲的某人)
嘛~反正主角是审判就好了~~(你够!)
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5-5-25 00:04: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5-25 17:21: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15-11-25 19:46 編輯

第十章:我的失控魔法與格里西亞


「磅!」教皇的門被踹開,而本小姐剛好站在門後面......
「老頭找我什麼事!?我很忙的!」格里西亞劈頭就對教皇一陣吼。
「太陽......」教皇看向門被K到的我,沒有像平常一樣吼:「門很貴的!」看著格里西亞的眼中滿是同情......
霹靂、啪啦!
我身周不自覺的聚起雷屬性......
「嗯?幹麼......欸怎麼有這麼多雷屬性?」
轟!
一道雷直接劈在格里西亞身上。
「幹!」這句是我和太陽一同說的。
我是帶著十字路口和危笑說的。
格里西亞是帶著扭曲的面孔說的。
滿意的看著被電的外酥內嫩的格里西亞,我揉了揉被門板打到生疼的鼻子。
格里西亞扔了幾個治癒術給自己,然後用跟我一樣的危笑看著我。
然後,我的身邊出現了一堆火球。
靠!我不想被巴比Q啊~
早知道就不要為了那一時的火大用才剛抓到訣竅的雷電魔法攻擊他了!衝動是魔鬼啊啊~
「欸?」格里西亞忽然發出困惑的聲音。
「呃?」奇怪他不是要攻擊了?怎麼停了?
「妳、妳居然驅散了太陽聚集的屬性!?妳驅散的速度居然比太陽聚集的速度還快!」教皇大叫。
「蛤?」我又不會驅散屬性。
「......」格里西亞仍處於呆滯狀態。
「天啊......太陽已經夠變態了,怎麼又來一個變態的,是要叫魔法師都去跳龍嘴嗎......?」教皇喃喃唸著。
「等等,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為啥越變越冷?」我忽然發現房內溫度似乎越來越低,情不自禁打了個哆嗦。
「......白痴啊妳!驅散火屬性需要用到冰魔法嗎!?」教皇和格里西亞一同大吼。
「欸?那些是我用的?」我詫異的指著天花板上的「冰雹」。
「靠!」又是異口同聲,你們倆還真有默契。
「快點驅散屬性啊!」格里西亞大叫。
「要怎麼弄?」我不會啊——
「那妳剛驅散火屬性是驅散假的嗎?」換教皇尖叫,是說,教皇你聲音的分貝還真高啊......
他們倆一邊罵一些不堪入耳的髒話一邊忙著驅散屬性。
蛤?你問我為什麼我這麼淡定?剛才聚集聖光聚集到一堆雷電時我不是很害怕?這次怎麼不怕被冰雹砸到?
那是因為我在剛剛格里西亞聚集火球時發現:不知道為什麼,我雖然能夠輕易聚集屬性,但也只限於「聚集」,我完全沒辦法讓它們靠近我——應該說,只要它們一接近我,就會被驅散......所以與其說「聚集」屬性,我倒覺得比較像「召喚」屬性,而且還是很不聽話的屬性......
好不容易,他們終於解決了那堆冰雹,兩人滿身大汗。
「老頭,我、我先回去休息了,這屬性他媽的真難驅散,有什麼天大的事情都等明天再說!」說完便離開了教皇辦公室。
「......」教皇累到懶的說話了。
「那,我也先離開了哦。」我看教皇也沒多大的力氣繼續教我了。
「明天......十點......妳和太陽再來找我。」教皇氣喘吁吁的說,可不知道是真的太累還怎樣,我覺得有點像在說遺言......
「知道啦。」說完我也離開教皇辦公室。
格里西亞剛看起來臉色不太好,現在去他房間打擾他休息大概會被轟出來......明天再去找他吧~
好,不學神術和魔法了,那我現在要幹麼?
「玥泠櫻!」我聽到有人叫我,轉頭過去。
啊,原來是蕥嬣。
是說我現在好像是給她監視的?
那跟著她吧~
「玥泠櫻,妳現在有空嗎?」她問我。
「有啊,閒的發慌,我是給妳監視的吧?那我可以跟著妳嗎?」
「當然,我也想請妳幫個忙。」
「嗯?」
「幫我搬一點公文吧,我要去送公文。」我這才注意到她手上那疊跟小山差不多的公文。
「好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5-5-25 21:42: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5-27 18:20:16 | 顯示全部樓層
wnj1122 發表於 2015-5-25 21:42
公文啊~居然是公文,希望她不是工作狂就好了

她當然不會是公作狂,
因為暴風在這文裡應該不會是男主(謎:意思是說如果暴風是男主妳就要讓自家女兒過勞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1 17:19: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15-11-25 19:48 編輯

第十一章:送公文——溫暖好人派


「欸,蕥嬣妳剛為什麼說要監視我啊?」我問出了在教皇辦公室就想知道的問題。
「因為詩茜那傢伙有很嚴重的公主病,總認為所有帥哥都會喜歡她。」哦,所以就是花痴公主嘛,不過她有公主妄想症跟蕥嬣監視我有什麼關係?
「而妳忽然出現在十二聖騎會議室的事是全聖殿包括神殿都知道的,簡直就像坊間傳說中聖騎士長們的戀愛故事一樣嘛!(葉芽城中少女們的幻想)她當然把妳當情敵,會欺負妳的!我當然要救妳逃離她的魔掌!」哦,原來如此,難怪詩茜把我當殺父仇人看待......嗯,然後再幫蕥嬣下個注解:俠女性格......
等等等等等一下!全聖殿和神殿都知道我「從天而降」了!?
操!誰傳出去的!?(十二聖騎之中的某人:哈、哈啾!)
我我我不會被女祭司們追殺吧?
在我一邊為自己默哀一邊想遺書內容時,蕥嬣忽然說:「到了。」
到了?要送公文的地方?
蕥嬣敲了敲門。
我隱約聽見裡頭傳來「幹!這一定是詛咒!」之類的。
......我想我知道這公文是誰的了。
「請問門外是哪位兄弟在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提醒之下,前來尋找太陽討論光明神的仁慈呢?」
「我是蕥嬣,光祭司要我來送公文。」蕥嬣說。
「蕥嬣姐妹,請稍待一會,在光明神仁慈的提醒之下,太陽警覺自己必須以整潔乾淨的姿態來面對這個世界。」
格里西亞大概是去跟他的薪水......呃,應該是面膜say-goodbye了。
............分隔線..................
五分鐘後——
格里西亞打開房門,我猜的果然沒錯,他剛剛絕對在敷面膜,因為他臉上的表情千變萬化,一下是心痛,一下是不爽(一副想把面膜通通塞進蕥嬣嘴中的樣子)瞧!他的頭髮還有點濕呢!
「欸?玥泠櫻小姐?」格里西亞驚訝。
「太陽騎士長,因為現在是由我監視玥泠櫻。」
「哦,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感謝蕥嬣姐......」
「太陽騎士長,我們還有事,先走了。」蕥嬣不客氣的打斷格里西亞的長篇大論。
蕥嬣把公文交給格里西亞,然後拉著我飛快的閃人。
「太陽騎士長每次都要光明神光明神的說一長串,再不走就得聽廢話了。」蕥嬣拉著我邊走邊說。
再來我們去找烈火騎士長。
送完烈火騎士長的以後我們去了圖書館。
「把白雲騎士長的放在這裡就行了。」蕥嬣指了指圖書館的櫃臺。
然後是綠葉。
敲了敲門,艾爾梅瑞很快就打開門了,跟某太陽騎士不一樣,他是個好人,不會做見不得人的事的......
「有什麼事嗎?」......除了釘稻草人以外。
艾爾梅瑞笑得一臉人畜無害——撇除他手上的稻草人的話。
蕥嬣把公文交給他以後拉著我離開,比離開格里西亞時還快。
接下來是暴風騎士長。
蕥嬣敲門,過了十秒終於有人打開門,「什......麼......事......?」
「嗚哇!」有熊貓殭屍啊!
等等,熊貓不是黑色跟白色?怎麼會有藍毛?
「暴風騎士長,公文。」蕥嬣把公文塞進希歐懷中。
「蕥嬣!可以幫我改公文嗎!?」希歐一見是蕥嬣,精神立馬就來了,用著很能激起女性母愛的表情望著蕥嬣。
「不要。」蕥嬣無情的拒絕了。
希歐瞬間像枯萎的花朵一般委靡了,但兩秒後他馬上振作,「那玥來幫忙?」
你是被壓榨的多慘啊?連我這剛進神殿的你也不放過?
「暴風騎士長......」我認真的望著他,「你安息......不,你保重。」然後拉著蕥嬣逃離。
開玩笑!我不想過勞死!
下一站是大地騎士長。
蕥嬣敲門。
過了三十秒才有人開門。
「請、請問有什麼事、事情嗎?」憨厚老實的笑。
「啊~大地你快點嘛~」從喬葛房中傳來意味不明的嬌喘及女人的聲音,聲音有點耳熟,好像、好像......
好像詩茜的聲音!
蕥嬣臉色瞬間變的難看,有著氣憤......還有難過和心痛?
「玥泠櫻,我忽然想到我還有事,接下來的公文就拜託妳了。」她說完這句話並把剩下的公文塞到我手中就飛也似的跑走了。
我把公文交給喬葛,然後去送殘酷冰塊組的公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8 17:32: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15-11-25 19:49 編輯

第十二章:送公文——殘酷冰塊組


我走向殘酷冰塊組的房間。
手上的公文已沒有剛開始那麼多了,因為一開始那有如山那麼高的公文中有一半都是暴風騎士長的。
走到寒冰騎士長的房間,我敲了敲門。
一個周遭散發著比北極還要冰冷氣場的男子,也就是冷冰冰的寒冰騎士長出來開門。
聞到裡頭的餅乾香氣,我整個人都快融化了啊啊~
好想吃哦......
不知道賢妻良母......賢夫良父會不會請我吃?
寒冰騎士長手伸了過來......拿走我手上的公文。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我半塊餅都沒吃到,然後就繼續送公文了。
接下來是堅石騎士長。
堅石騎士長這邊沒啥好說的,就是一個用被子把自己包緊緊的傢伙邊碎唸著「女人好可怕」邊接過我手上的公文而已。
然後是刃金騎士長。
本來去完刃金騎士長後還要再去三個騎士長的房間,但現在只要再去兩個了。
因為我敲的明明是刃金騎士長的房間出來的卻是孤月騎士長。
「刃金的公文我會幫妳轉交。」孤月騎士長如是說,手上還有一條鞭子。
沒看過吾命的大概會以為孤月騎士長對刃金騎士長不滿,拿鞭子去破壞人家房間吧!
但有看過吾命的絕對知道真相是什麼的。
把兩位騎士長的公文交給孤月騎士長後我出發前往魔獄騎士長的房間。
我敲了門,沒有回應......
手放在門把上,沒鎖欸......
要不要進去啊?
亂闖別人的房間不道德欸......
好吧!等等再來。
先去找審判騎士長好了。
結果審判騎士長的房間敲了也沒人回應。
雖然說門也沒鎖,不過再重申一次:亂闖別人的房間是不道德的。
會在那裡啊......?啊!
是審判騎士嘛......不在房間就在審判所嘛!
我轉往審判所走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8 17:36:13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吧我知道這篇有點短......
因為我們要考檢核考了要讀書。
然後,我們考完檢核考後就是期末考前兩周,
還是要讀書,
所以下次更文是在暑假了吧......
但我仍會偶爾上御論看看,
不要不留言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