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水祭

[同人文] [吾命古風架空] 泫萼曲 停文公告 (主艾珍,副雷格、尼夏)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4-10-25 22:32: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水祭 於 2014-10-25 22:35 編輯

80# qwe23510862


沒錯喔,我其實在這篇文想強調的就是人性。看歷史就可以知道,為了權力把孩子給犧牲掉的人絕對不在少數,不要說君王,臣子什麼的就很多了。

妖孽世王www居然把我心裡對他的形容詞給寫出來了,難道我的文真的有引起讀者共鳴嗎?(踹)

h文別太期待啊......說不定不會有的QAQ

謝謝留言啊~(燦笑)

發出之後才發覺,天啊,居然已經翻頁了wwww難不成我們閒聊就已經佔那麼多版面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5 23:19:01 | 顯示全部樓層
嗯〈點頭〉~我很喜歡這篇,虐泫瑟的呢!我很喜歡他,卻又愛看他被虐,他一定恨死我了!
好啦~不說這些了。我覺得你的文筆愈來愈好了,無論市場景描述、氣氛營造、或是角色對話都很精湛。

終於呀!泫萼終於發現向和洛就是她記憶中男子,不過她的心情也因此更掙扎;向和洛你也快點察覺吧!好幫幫你的妻子走出難關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6 01:05:00 | 顯示全部樓層
【泫萼曲】在虐某皇子,【醉夢樓】在虐某判官。
說起來學姐我們好像都在欺負同一個人耶怎辦www(你突破盲點了,華生#)
學姊寫的好棒好美好虐我喜歡\\\\\\\\\歌也好好聽無限次循環播放中~\\\
是說學姊我畫好泫萼美人囉w等拍完照就馬上傳過去喔w
好啦我也要去趕文章了~再不趕我會死掉的w
學姊加油,期待更文喔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6 08:00:59 | 顯示全部樓層
81# 水祭


我得說句話,聊文章內容沒有問題,但就是不能聊文章以外的是,否則...(這大家都知道的
...對於我感想,當初只是不知道寫神麼,便只是以歷史的來續說我的想法...真有這麼巧嗎?我受驚了,作者大大!亂槍打鳥也會中(誤)
妖孽世王這詞恩...看小說這麼多這麼久了,多少知道哪些個性的人物適合用這個詞,不過還真的很妖孽,光想像就覺得是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6 16:0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追定了,這文章。(不要嚴肅臉#

(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作者大大我愛妳!!!(刪)

咳、這文實在太讚了(星星眼#

我會幫忙催文來著。(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26 21:16: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水祭 於 2014-10-26 21:28 編輯

泫萼曲 心訴


殷勤寫


(這首歌也是跟雨過昔年一樣,屬於清新小品。)


*


艾洛從來沒看過這樣的她。


她昨夜幫他包紮手的時候,臉上看起來帶著惱意,可是眼中似乎有擔心……?


他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因為在他的認知中,她應該是不論自己做什麼都無法打動她的人……所以只是自己的偏見嗎?


老實說那些傷勢的確不需要擔心,畢竟那只是和大哥對練時產生的傷口,大哥通常不會手下留情,可是也會拿捏分寸。受了那麼多次傷,艾洛早就學會自己包紮,學武之人若是連這點傷勢都無法自理,那麼可以不用習武了。


每每看到對自己那副冷淡的表情,艾洛就會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他不擅長應付這種類型的人,他周遭除了她以外也沒有這種個性的人。


可是之前有次無意間看到她和姐姐她們在水上亭那兒聊得很開心……從那次開始,他就認為她並不是個冷淡之人。不過之後,自己關心她都會碰釘子……


該不會真的是不喜歡他吧?


為此,他還去問了姐姐。結果姐姐只用曖昧的眼神看著自己,還神秘的說了句:「青春無限好啊……我原本還擔心你跟大哥一樣,不懂得體貼女孩子,沒想到還挺細心的嘛……看不出來你挺疼妻子的啊。」


聽了這句話,他感覺臉上一陣燒紅,就在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急忙跟姊姊推託說有事要離開了。


慌亂的逃走,艾洛還真沒想過自己也會有如此狼狽的一天。用指碰了碰臉頰,卻發現頰微微發燙。


這種感覺該不會就是喜歡吧?可是......他跟她在一起並沒有多長的時日,他是喜歡上她哪一點?


心中一驚,腦海卻浮現昨日她替他包紮時的那副神情。


嗯......還是去問大嫂好了,也許她會給自己一些比較懇切的建議。


*


「洛兒,你這種感覺就是喜歡。不用懷疑。」帶著溫婉的笑意,她看著眼前明顯錯愕的少年。


「可是我跟她......我跟她其實還不熟啊,為什麼會喜歡?她每次看到我都擺出那副臉,害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似乎真的很苦惱般,艾洛皺起了眉。


看到少年的表情,她忍不住笑出聲。他也到這年紀了啊......為情所苦的年紀。


「喜歡有分很多種,不一定要很熟才會放感情進去。我和尼奧只是其中一種,青梅竹馬的確會很了解對方沒錯,但我覺得,你們現在熟悉彼此也不遲。」耐心的對艾洛解釋,她現在心情倒是挺好。


若是泫萼能夠幸福,那也是件好事呢。這件事她也是樂見的。照艾洛這樣講,會為了她似乎不高興自己而特意來問自己感情這件事來看,艾洛也是疼惜她的。


「這幾天好好跟她說下話吧,或許感情會增溫不少。」最後她不免打趣了下艾洛,然後毫不意外地看見艾洛有些不好意思。


等艾洛走後,她悠閒的喝茶看書。跟以往別無不同。


「呦,佐月。我回來了。」艾洛走後沒多久,就見尼奧大步流星的走進來。


「嗯。」點了點頭。


「妳怎麼那麼冷淡啊?」有些不滿妻子只用點頭來迎接自己,尼奧抱怨。


「因為我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擔心。」將目光從書上移開,她對上尼奧的眼。


「有什麼事情會比我重要?」聽到了慕佐月的解釋,他又更不滿了,挑起了英氣的劍眉,要她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艾洛的幸福難道會不重要?」也挑起了眉,她語帶笑。


「艾洛?他不是娶妻了?就那個盼月的公主啊。為什麼又在說他的幸福重不重要?」這次他真的搞不清了。慕佐月到底在打什麼啞謎?


嘆了口氣,心裡暗怨了下自己的丈夫果然是除了劍術以外其他都堪稱負的傢伙。


開口與他道了方才艾洛問她的事。結果一說完,就聽見豪邁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艾洛那傢伙還真的跑來問妳?」差點笑岔了氣,他倒是不敢相信那溫和獨立的小弟會為這種事所苦。


「別笑了。不知道是誰當初也做了很多蠢事?」給伴侶一個白眼。


「我做了那些蠢事,到最後不也娶到妳了?」藍眼帶著戲謔。


「是啊。所以大概是在你身邊待太久,連最基本的理智都沒了吧?」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心中卻很溫暖。


是啊,她其實也是個傻子,才會在不自覺中掉入了他的陷阱裡頭,無法自拔。


*


一天過得很快,轉眼一瞬又到了夜晚。


泫萼抬頭看了看初現於空的星子。


今日,無月。


銀月似乎被雲霧給覆住,只有淡淡月暈從雲紗中透出,與往日的柔輝相比,反而多了幾分寧謐。


這樣,也好。看到那月,她便會想起盼月,明明是如此美的景,她卻需擔心父皇在盼月正在籌備的陰謀......


「外頭很涼,進來吧。」


又是他!


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那副表情,她看著他,卻發現他跟以往不一樣,沒有退縮。


「我只是想看一下星星。等等就進去了。」平淡。


「想看星星的話,在這裡看不適合。」沒有再堅持要她趕快進屋,艾洛一改以前的作風。


「這裡不適合?那哪裡才適合?」心中暗笑,她所站的地方可是偏殿的高臺啊,這裡不適合,又有哪裡可以看清楚?


「只不過那兒有點高,妳可以嗎?」


「可以。」毫不猶豫,她倒想看看他要帶她到哪去賞星。


他笑開。


「那裏可是屋頂喔。妳不怕冷?」


「……」沉默。她的確還不太適應拂煦入秋的冷意。


「開玩笑的。妳先去拿件禦寒的衣吧。我等妳。」藍綠色的眼閃爍著,如星辰,但卻有著湖泊般的沉穩。


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她進屋去拿了件袍子穿上後才出來。


「走吧。」


他向她伸出手。


沉默了會,她才伸出手。掌心很溫暖,而且還有薄繭......和哥哥很像.....但是卻又不同。


她說不出是哪裡不同,但心跳卻開始加快,臉頰不知是因為受凍的關係還是害羞而泛紅。


她縮了縮脖頸,將衣領拉了高些,只希望他沒看見。


艾洛輕輕鬆鬆地點足,就跳上了偏殿的屋頂。


看得她也好想直接用輕功跳上去,可是自己不能洩底啊……


「妳可以嗎?要我幫妳上來嗎?」看著猶豫的少女,艾洛有點後悔自己先跳上了屋頂。


她不會武功,要怎麼跳上來?自己做事怎麼不經大腦?


聽到艾洛這樣問她,不服輸的傲氣又出來作祟。


想都不想就脫口而出:「我可以。」


正當艾洛詫異時,她輕輕一點足,也跳了上來。


衣袂翻飛,如燕般輕巧的落在屋頂上,髮也畫出弧度,旋出墨色的軌跡。


「妳會武功?」少年很是驚訝。


「......有跟哥哥學了點,只會些皮毛而已。」懊悔著自己的衝動,她臨時找個理由胡亂搪塞。


「是嗎?太好了。以後可以一起練劍。」毫不懷疑她的理由,只笑著說。


為什麼不會懷疑她?這種理由明明很薄弱的啊……


「天上的星子很美喔。妳看。」


聽他如此一說,她便抬頭。


廣闊的夜空鑲著點點的星,的確比起在高台上看得還多。除了令她驚嘆的星夜,此壯闊的美景還有種令人心情沉靜的空靈。


很美……無法用言說出的美……


既然無法用言語說出,那就用心訴說吧。


心中突然燃起這個熾熱的想法,自己頓時也嚇了一跳。


「吶,盼月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在一旁的艾洛突然開口。


「……是個很美的國家,因為在那兒很適合賞月,開國的皇帝也很喜歡月,所以就將國名取為盼月。弦月也是盼月的王紋。」避重就輕的說。


「是嗎?」沒說些什麼,又回歸於沉默。


「妳一個人來拂煦一定很孤單......我還以為妳都不笑,妳笑起來一定很漂亮。就把這裡當作盼月吧,我會盡我所能,讓妳過得開心的。」那雙湖泊綠的眼看向泫萼,眼神很認真,沒有半點的虛假。


不是華美的詩句,卻飽含著一輩子的諾,或許、或許還有一絲絲未被察覺的情意。


她微啟唇,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抑制那幾乎要溢出的悸動,她唇揚起。


多了那略帶羞澀的笑靨,少女秀麗的臉龐頓時也鮮明了起來。


「那,我問你,如果哪天,我們必須分隔兩地,你也會守住這個承諾嗎?不是單純的分別,而是無法跨越的阻隔.…..」


艾洛說出口的承諾可是不能違背的,因為這已對她造成了無法忘懷的撼動。


所以,快反悔吧.....只要說一句後悔,她就能繼續完成身為盼月探子的工作,然後,此生再也不見......


「我會的,至死不渝。以天地為誓。」


話落,淚水也奪眶而出......她再也無法忍了,這些日子以來的掙扎都隨著淚水傾落。


心裡好高興,但是也好痛......好像身體要被撕裂一樣,痛徹心扉。


真的好開心......


「妳......」少女突然落淚的樣子讓他傻住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也不知道哪個方法能讓她停止哭泣......


他將她擁入懷,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我會一直都在妳身邊,我保證。」


用心訴說......許下的承諾,無悔。


*


這裡是水祭,今天發文有點晚,抱歉了......可是我爆字數了(正色(正色泥煤


我打後半段的時候也好想哭啊......因為我爆字數了耶(煞風景


請各位大大不吝嗇地給點意見。我覺得後段的內心戲是我最大的突破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6 21:39:22 | 顯示全部樓層
向和洛終於找到方法來面對泫萼了! 好浪漫喔!第一次約會是一起飛身到屋頂看星星耶!
泫萼心中固然會更加矛盾,但有了和洛的陪伴她一定會更勇敢更堅強的!〈自顧自的點頭〉
我一直很羨慕武俠小說裡的輕功高手,那樣飛簷走壁、了無聲息,超酷的!想像泫萼躍上屋頂的一幕,畫面唯美又帶有一絲神秘感。〈超羨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6 22:06:52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後面的爆字數想哭瞬間笑了XD

前面的哀傷就這麼一去不復返了XDD

佐月他們就是所謂的老夫老妻啊w希望泫萼他們也能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26 22:13:38 | 顯示全部樓層
艾洛,少見的新好男人阿!
賞星真的好浪漫阿!?
只要不要出現第三者就好了
兩人就這樣子,不冷不熱(不~~~~要~~~
一定要有結果
我想看珍萼被艾洛OOXXOOXX...(這個變態
我想看珍萼被黑化艾洛蹂躪...(這傢伙都在想這個
我想看珍萼被艾洛...(你夠了吧!!!!

咳咳...我神麼都沒說
大大辛苦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26 22:18:48 | 顯示全部樓層
89# qwe23510862


好吧,賞星只是因為我天文社露營沒去而感到懊悔,所以寫來給自己爽的(踹,可是真的很美喔,想像一下,星空底下,就只有兩人,互訴愛語……真的很浪漫∼

不會有第三者的啦∼我也沒空寫小三了,只會虐他們而已呵呵呵呵(奸笑

蹂躪的部分就看靈感大神愛不愛我了……(跪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