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574|回復: 222

[同人文] [吾命古風架空] 泫萼曲 停文公告 (主艾珍,副雷格、尼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9-28 22:24: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水祭 於 2014-12-21 16:40 編輯

泫萼曲  初曲


黑髮男子眺向遠方,幽深的眸底藏著爍光。額上的月牙象徵他的身分,當今盼月的帝王。


「父皇,您找我?」清靈如鳥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使男子轉過身。


來者大約十六歲,柔順的烏絲半挽,插上了華美的玉簪。白裡透紅的臉蛋上有著精緻小巧的五官,看起來惹人憐愛,一雙黑眸如黑曜石,流轉著帶著微紫的光芒,渾身散發著清麗少女獨有的清新氣質,如茉莉花般脫俗。


「我的好女兒,妳來了啊。」世王看著自己最寵愛的女兒,瞇起了黑眸,總是板起來的臉微微舒緩。


「您找我有什麼事嗎?」淺淺一笑,她又再問了一次。


「妳也及笄,是該嫁人了。」唇泛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俊美的五官帶點邪佞。


這番話讓少女僵住了,她頓時錯愕的看著男人。


「妳也知道我們與拂煦的關係。為了國家的未來,我要妳與拂煦和親。」不理會她的愕然,世王說道。


「父皇.…..」弱弱的開口,試圖讓父皇回心轉意。


「聽到了嗎?十日之後,啟程。」絲毫不理會,強硬的態度讓少女原本要說的話又吞回去。


「......是。」恭敬的向父親行了禮,卻無法抑止自己心中的慌亂。


*


「泫萼。」一出宮殿,就被叫住了。叫住的不是別人,而是當今皇太子于玄瑟,雖是同父異母,但卻對這個妹妹愛護有加。


「哥哥......」她也很敬愛這位兄長,但她現在實在笑不出來。


「父皇對妳愛護有加,這次和親妳可不能讓他失望。」一開口,卻是讓她失望的話語。


「我會的。」咬緊牙,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


「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妳和親......到另外一個國家不知道會吃多少苦......」再度開口,說的卻是真心話。


伸手摸了摸妹妹比自己矮了許多的頭:「知道嗎?不管妳在哪個國家,妳都是我最疼愛的妹妹。」


平時冷酷的俊容多了些不捨。


「哥哥不必擔心,泫萼會好好照顧自己。」朝兄長笑了笑,又帶著婢女走回自己的寢殿。


她不笨。


她其實知道父親的處事風格,為了國家,可以捨去一切。這次的和親就是,裡頭蘊含的意義不言而明。


藉由自己這個和親公主,毀掉拂煦。


她一直知道,只是以往都在自欺欺人。說服父王是真心寵愛她,但事實上卻是因為她本性聰慧,所以才竭盡全力培育她,讓她能歌善舞,極富文采,甚至還讓哥哥教她習武。


現在想來,習武的本質說不定......是在為了刺殺拂煦皇族而做的準備。


而這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


最近迷上了古風了,我又不要命的發了新坑。鳶嵐大的文我已經想好了,之後有空會發的。


泫萼的身分是誰很好猜吧?希望各位路過的大大可以留言~~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8 22:4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使之羽 於 2014-9-28 22:50 編輯

是珍萼吧??!
于玄瑟<<<雷瑟?

所以這篇是艾珍嗎

((古風大好WWW


三代同堂阿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06:34:03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勒,好像蠻特別的!
雖然說我喜歡的不是艾珍

不過祭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10:06:39 | 顯示全部樓層
古風的吾命真特別
完全沒看過
所以大大加油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9 12:45: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水祭 於 2014-9-29 12:49 編輯

泫萼曲 和親之路


少女著上一襲繁複的對襟襦裙,雪色裙襬上繡著金色月紋,象徵著盼月國度。滑順的青絲插上蝶形金步搖,金色的薄薄蝶翅隨著主人的擺動而微微顫動,為少女增添幾分高貴的氣韻,兩綹額前的鬢髮垂至胸前,蜜桃色的粉唇也點上了朱紅。


趁著婢女正忙著搬運嫁妝時,她靜靜地坐在銅鏡前,木然地看著鏡。


這真的是自己嗎?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她。


不論是過於繁複華美的髮飾、輕如蟬翼的羽裳,還是眼前上了妝的她,泫萼都對這樣的自己感到陌生。


十日過得很快,轉眼間就來到她前往拂煦之日。儘管現在她還不須披上嫁衣,那象徵喜氣的紅色嫁衣等到她到了拂煦、確定婚期之後才須穿上,但她現在仍沒有心理準備。


不論是前往拂煦,抑或是嫁給拂煦的皇子,她都不想要。


「柔貴妃娘娘到!」一陣喊聲。


她站起身,看著打扮華麗妖嬈的女子走進。


女子長如扇般的羽睫輕輕擺動,幽深的紫眸看著她,朱唇破開:「泫兒,今日可是妳前去和親之日,可別丟了盼月的面子。」


「多謝母妃。女兒何其有幸能受到母妃的祝福。」淡淡地回覆,漂亮的黑眸帶著冷漠。


「和親可是大事啊。身為母親,怎能不多提點女兒?」溫柔的語調如鳥囀般悅耳,但眼中卻無一絲柔情,反而滿溢著冷豔。


雖然眼前風華絕代的女子是生下她、給予她生命的母親,但泫萼卻對她毫無敬愛之情。


生下她只不過是為了爭奪更高的地位罷了,不論是父皇,還是母妃,她都是他們手中的一顆棋子。而柔貴妃的確靠著她,受到了皇帝許多的寵愛。


她甚至不確定她究竟有沒有對她付出過母愛,或許從來都沒有過。


看著女子冷豔絕美的容貌,她突然感到一陣噁心,也開始厭惡自己,只因自己長的與她有八分像。


柔貴妃讓她坐在鏡前。兩人的影像頓時映入鏡中。


黑眸中帶著一點薄紫,是她帶有女子血脈的證明。


「這次的和親,可別在妳手中毀了呀......」柔媚的嗓音在她耳際響起,明明是如此美好的聲線,卻讓她感到寒意。


「......」見她默不作聲,女子也不在乎,說完話後就逕自離開了。


手不自覺握成了拳,在手心留下了淡淡的紅印。


「公主,太子殿下送來了禮物。」婢女恭恭敬敬的將一只精美的木匣呈了上來,連眼都不敢與她對上。


打開了木匣,裏頭躺了一枚簪。銀色的簪身泛著冷光,卻不會刺眼,反而感到溫潤,到了簪端,銀枝彎繞成如蔓的捲曲形狀,圍著顆玲瓏剔透的瑩潤玉石。


瞥了眼木匣,發現了還有張小字條在裏頭。她將字條拉開。


『銀枝托瑩淚,潤涼竹,贈伊人。予吾妹泫萼。』


她的唇角勾起了淡淡弧度。


哥哥還是很關心她的,即使自己要離開這裡。


「公主,時辰已到,該啟程了。」在一旁侍奉的婢女開口提醒。


「我知道了。」將瑩簪放入木匣,交給了婢女,「把這收好,我不希望它有任何損傷。」


她在這座宮廷裡生活了十六年,此時最不捨的卻不是與她血濃於水的母親,又要說的話,會想念的也就只有哥哥了。


踏上了布置華美的馬車,她趁著門未關時,看了一眼宮殿。


宏偉壯麗的宮殿即使入夜也是燈火通明,隨行的隊伍很是盛大,火光在夜幕下一閃一爍,如空中的星一般,如此奢華的陣仗自己也只能在此時才看得到。


這一眼,是最後一眼。


再也不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9 18:42:45 | 顯示全部樓層
這裡是水祭,這篇泫萼曲是以珍萼為主角,靈感來源大概是因為我最近很迷古風歌曲,再加上自己的無止盡腦洞,所以這篇文誕生了。

主軸CP為艾珍,其餘CP是尼夏,我也挺想寫雷格,覺得格里西亞作為拂煦公主好像也不錯,但我又覺得西亞當太子很合適,一直拿不定主意。

希望大家給點建議這樣,然後這篇文主要是在虐珍萼(我也不知道為何想虐珍萼,不過大綱都寫好了)。

最後,請各位大大多多捧場,最好能留個言(批評之類的),能讓我文章的缺失改進是我所樂見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19:14:21 | 顯示全部樓層
文很好
蠻新奇的!!
古風版寫的很唯美
雖然泫蕚有點可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19:3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嗯,總之祭加油...
我沒什麼意見可以給
不過讓小格當女生也不錯
我贊成雷格(這句才是重點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1 21:27: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水祭 於 2014-10-1 21:34 編輯

泫萼曲 嫁予


拂煦。


幾匹駿馬疾奔,追捕著一隻受驚的鹿。馬蹄聲富具節奏感、不絕於耳。


其中一人搭弓,將弦拉滿,一瞬就將箭射了出去,破空飛出的箭矢準確的射中了鹿,原本正驚慌奔逃的動物,倒下。


「二皇子殿下箭無虛發,實在是令小的敬佩不已。」隨侍在一旁的護衛立即說出了疑似是諂媚的話語。


方才搭弓射箭的人露出了陽光的燦爛笑容,即使知道這是拍馬屁,但他還是高興了一下。


「嗯。艾洛,你的確有進步,劍術雖不及我,不過也稱得上優異。現在又加上箭技,你到底想要學幾種武技啊?」騎著另一匹駿馬的男子豪爽的笑著,一頭微捲的金髮留至肩,隨意綁成了個小馬尾。


被稱作艾洛的金髮少年苦笑了下。對於男子的陶侃無話可說,除了劍術,其他的武藝都是一時興起向各位將軍學習的,誰知道就因此把它們給學得爐火純青呢?也許說是青出於藍都不為過。


一陣快蹄。


「報!陛下宣兩位皇子殿下進宮。」奉命傳遞口信的士兵恭恭敬敬地說。


兩人對看了一眼,眼中都有著相同的疑惑。不過兩人也不多說,立即馭馬回宮。


*


拂煦皇殿。


偌大的書房隱約飄散著宣紙特有的淡香,茶水飄散出的熱氣化成縷縷輕煙。


一口嚥下香茗,身穿帝袍的拂煦清王開口:「咳。這次叫你們過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父皇,是什麼事需要你傳急令把我們叫來?」大皇子向和燠挑了眉問道。平時的那股如雄獅般的威壓在父親面前收得乾乾淨淨,但個性還是有些許急躁。


「你們也知道我國的東北方有一個國家叫做盼月吧?」不慍不火的說著,面上的表情洋溢著閒適,「盼月世王要求與我國進行和親。」


「和親?姊姊要嫁過去嗎?」二皇子向和洛有些訝異的驚呼道。


拂煦清王的三位子嗣都是由皇后生下,兩子一女,都有著如陽的燦金髮色。


大皇子尼奧,漢名向和燠。其優異的劍術無人能比,有一太子妃佐月,兩人鶼鰈情深。


公主格里西亞,漢名向和亞,其美貌可比天仙,優雅賢淑且溫柔,但到了雙十年華而未嫁。


而二皇子艾洛,漢名向和洛,個性溫和有禮,時常掛著燦爛的笑容,受到文武百官的讚揚,其擅長許多不同的武藝,能力也是備受矚目。


父皇剛剛說什麼呢?要與我們和親?是代表姐姐要嫁過去嗎?


艾洛有點感到不可思議地想著,要是姊姊的真實個性被知道的話,大概那溫柔賢淑的形象就一去不復返了吧?


「艾洛,不是格里西亞要嫁過去。是盼月那兒的公主要嫁來這裡。」糾正了小兒子的說法,語氣仍是不疾不徐。


「哪位公主?」剛剛雖然沒有講話,但也一時震驚住的尼奧問話。


還好格里西亞沒有真的要嫁,不然他還真要為那未來的妹婿默哀了。


「芊寧公主,她是世王最疼愛的女兒。年方十六,據說能歌善舞,極富文彩。」清王將喝完茶的瓷杯放置書案上,清脆的聲響很是悅耳,「如何?你們倆有誰想要抱得美人歸?」


「父皇,恕我無禮。我已經有佐月了,我不想再納妃。」鄭重地向父親婉拒,尼奧的臉上滿是認真,不似平常的隨性。


「那艾洛呢?」清王將目光轉向小兒子,眼中滿是期盼。


「咦?我嗎?」突然將問題的矛頭指向他,他有些反應不及。不過現年十七的他還沒有打算娶妃,一來是自己認為心志尚未成熟,在多些磨練後再娶也不遲,二來是他目前也沒有心儀的女子。


見艾洛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清王知道自己假如再不快點行動,接下來一定又會碰釘子。而且總不能讓盼月的公主下嫁給臣子的子嗣吧?若是真這樣做,盼月大概二話不說就攻打過來了,還談什麼和親呢?


「唉,艾洛,你年紀也不小了,什麼時候要娶妃呢?別讓父皇傷心啊……」伸手抽了帕子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淚,一副兒子不孝的樣子。


「是啊,艾洛。你忍心看父皇傷心嗎?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那麼不盡孝道!」於是,尼奧也來個落井下石。


「我......」好不容易抓出了空檔說話,卻來不及說完話就被打斷。


「艾洛啊,就這樣說定了!十日之後,芊寧公主就會啟程來拂煦。」一甩剛剛可憐的樣子,清王一展笑容。


艾洛心中頓時感到無比淒涼......


*


這次大概就是苦逼的艾洛如何被父兄陷害(算計)吧......


一樣煩請各位路過的大大留言,無論是批評也好,鼓勵也好,都是我進步的動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1 21:45:27 | 顯示全部樓層
敢娶格里西亞的人恐怕就只有雷瑟和夏洛特吧!(竊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