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873|回復: 264

[同人文] 【特傳】 風悲戀(2021/05/1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7-3 11:41: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5-19 13:57 編輯

謝謝願意點進來看這篇不成熟文章的各位,我很高興你們喜歡這篇小說,接受這黑歷史的文筆和不純熟的我,也因此我有話想說:
我接受催稿,畢竟我也有喜歡的文章在催,所以我知道等稿有多痛苦。
在這裡,我是個很不負責任的同人作家,小說是不定時更新之外,還是那種想更才更,沒有周期頻率可言。所以我能接受催稿,大部分讀者應該也知道在我這邊催稿我多半回應也是很直接的說最近在做什麼,為什麼沒有更新。(多半也是我自己寫文很懶,交代也很簡單)而且我不會生氣,相反的我回覆時候是開心的。
可是催稿不代表我接受洗板(在此想到以前自己幼稚時可能做過類似行為感到羞愧.....)
整篇下來全部都是更文等字,不說未滿十五字,還要滑好幾次滾輪才能到底,整篇文章不用更新只要看著那文字就好。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我喜歡別人跟我催稿,那是因為我知道這篇小說真的有人看,我也會有動力。而且我喜歡跟讀者聊天。
但是洗版這個我真的很不舒服,也很令人無言,同時也讓我感到可怕。我希望以後不要出現類似的發言在我的文章裡面,我接受催稿,喜歡跟讀者打鬧,我高興你喜歡我文章接受我那不是很好的文筆,但是不代表我不會不舒服。
惡意洗板只會讓我皺眉,不會讓我開心還有想更文。

如果妳/你看到這樣的發言覺得是我的問題,惡意洗板可以促進更文,那就請按叉叉或者上一頁跳出。
在我這邊不適用。
事情發生一次我只做這次公告,往後類似發言一律不回覆通通檢舉處理

記住,我接受催稿敲碗,不接受洗板

2017/08/14





過了很久很久的作者私心話:一個看了讓人羞憤欲死的節奏QAQ
我只能說兩年過去文筆真的差很多,未來如果寫完了再回頭改文章好了。
只是也要我抽出時間趕文,我會拖坑不棄坑,但是何時填完坑我我也不知道(欸!



這篇有用到許多步步驚心的題材,也有許多古典詩詞
而且這篇最後結局其實也不太確定是不是悲劇,我認為是一半一半,那麼這篇可以看到學長的深情以及漾漾的心思



從鬼王大戰結束開始(學長收回聽心聲的能力)



亞……對不起,原諒我的自私!願未來的你能夠幸福!

<漾漾><學長房間>

我坐在窗邊,看向窗外的景色。
時間真的不多了,可是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亞啊!我握緊拳頭,閉上眼。
難道真的要如此……可是……
「唉……」
米納斯,你願意幫助我嗎?
『主人,我……』
對不起,米納斯,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還能拜託誰!
『主人……我……恩!』
謝謝你,米納斯,謝謝,對不起,我不是個好主人……
眼淚滑過我的臉龐。

一股冷香包圍住我,「在想什麼啊?」
亞輕輕蹭了蹭我,輕聲說道:「沒有啊,只是想你而已!」趕緊收拾心情,我笑著。

亞抱著我,我則是依偎在亞的懷裡,過來半晌,我開口:「亞,你相信我嗎?相信我對你還有大家的感情?」
「相信啊!怎麼了?」
「……亞,我要你記住,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記得,我都是為了你……」
「你為什麼要這樣說?」亞將我拉去面對他。
我笑了笑,正視著亞的眼睛,「只是怕未來發生變化,所以害怕而已……」
亞將我拉近他懷裡緊緊的抱著我
「不會的,不會的!」

亞,對不起…原諒我……
我抬起頭,吻住亞的唇。
就讓我放縱一次吧……
亞愣了一下,扶住我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我環繞著亞的脖子
兩人彼此糾纏著。

如果可以,就讓我自私一次吧!

<隔天>

我動了動身子,好痛……
「還痛嗎?」溫柔的嗓聲響起。
我蹭了蹭:「沒關係,只是今天可能沒辦法上課了……都怪某人運動過度,拖我下水……」我不滿的瞋著眼前的人
「是你先開始的」亞寵溺的對我說。
我則是哀怨的看著對方
「好啦,我先去幫你請假」
我點點頭

亞吻了我一下,起身離開
在門關上的那瞬間,我的笑容消失了
我喚道:「安地爾!」
眼前出現了一個人,「凡斯的後代,找我有什麼事情?想喝咖啡!?」
「有正經事!」我白了他一眼

閉上眼,我深呼吸。
睜開眼,對安地爾發令:「安地爾,我要你去攻擊醫療班總部,還有……去攻擊藥師寺夏碎的病房!!」
「你……」安地爾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快去吧!」我甩了甩手。
「好吧!」安地爾聳了聳肩,轉身離開。

原諒我,各位!原諒我如此這麼做……
正方觀點 (108)

這是褚冥褚死亡為結局,催淚版本

反方觀點 (33)

學長的深情可見……應該吧……(被巴

辯手:9 ( 加入 )
 
辯手:1 ( 加入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7-3 11:46:10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
為什麼???
不要阿!
冥月開始懷疑....
該不會漾漾快死了
所以想讓大家恨他
這樣大家就不會為他傷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7-3 11:50:59 | 顯示全部樓層
討厭!
漾漾你竟然要攻擊我的夏碎(暴怒
你去死啦吼!!0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7-3 12:10: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15-9-9 13:33 編輯

2

被傷的人心痛,可原來有時候傷害對方的那個人,心,更痛。

「回來了,結果如何?」我放下手中的茶,看著眼前的人,我問。
順便聽著房間外面的動靜

「亞那的孩子突然出現,所以算是失敗吧……」
點點頭,看來外面的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希望一切可以如我所希望的走。
「真是的,叫你辦個事情辦成這樣!你不是鬼族第一高手嗎?!」我故意拍桌大聲的對安地爾咆哮。

碰!門被撞開了,我假裝驚訝的看著門。
「「「褚冥漾!」」」

看著眼前熟悉的臉孔,這些我所重視的人!
對不起……可是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們……
我努力的記下眼前的面孔,或許這是最後一次的相見了……
暗暗的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

「亞?!你……」我裝作訝異的樣子。
「閉嘴!褚冥漾!你沒有資格叫我這個名字!」
「我……」好痛……我的心……
「漾漾!為什麼要攻擊我哥?」千冬歲流著淚看著我,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漾漾!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喵喵討厭你!!」討厭……沒關係,只要你們最後不要再因為我哭泣就好。
「我萊恩與莉莉亞沒有你這個朋友!」
「我褚冥玥沒有褚冥漾這個弟弟!!」姊……對不起……
「我以妖師一族族長發布!我們沒有褚冥漾這個族人!!」然…抱歉……

我看向那我一直在追尋的人影,「亞……」我開口輕道
「我從沒有你這個戀人!!」
我倒抽一口氣,閉上眼,努力讓自己的情緒不被發現!

「哈哈哈……我這都是為了我們的感情啊!夏碎學長存在,你的心就不會一直在我身上!!所以我才如此這麼做!亞……我這都是為了我們啊!」
「褚冥漾!你明明知道我跟夏碎只是搭檔,他是你朋友千冬歲的戀人!!你為什麼還要如此?!」
「不夠!你只能陪著我!我不准你跟其他人有任何關係!」
亞憤怒的看著我,然後說道:「看在我們以前的分上,我不會跟公會稟報,可是我們不再擁有你這個朋友!!」
說完便堅決轉身離開。

我衝過去抓住他的手臂,「不可以!你不可以這樣對我!你說過要陪我的,一起度過一生!你不可以騙我!」
亞用力的將我甩在地,「是你自己毀了諾言,你沒有資格說!」
說完便和其他人一起離開。

在門關上的那一刻,冰炎並沒有看到褚冥漾那冷漠的表情以及他眼裡的哀戚。

我閉上眼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年輕的學生為何如此?」我睜開眼,驚訝的看向出聲的人

賽塔?奴勒麗?

「你們怎麼會……」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
「我是惡魔一族,怎麼看不出來你的想法?」奴勒麗看著我,眼裡不再是以往的戲謔。
「畢竟我是上千年的精靈,自然看的清楚一切!」賽塔……對哦!你是已經經歷許多事情的精靈……

「拜託你們,幫我隱瞞一切……」我低下頭拜託著。
他們兩個對看了一眼,奴勒麗走過來抱住我:「我答應你,可是……不要勉強自己,好不好!?」
我點點頭,「謝謝妳,可是這個決定對我來說真的不勉強。」
我願意付出我的所有,只要他們快樂。

賽塔吻了我額頭,「我不會干涉你的決定,但我以精靈的名義祝福你!」
賽塔溫柔的看著我,我思考了一下,看向賽塔「這個祝福可以變成我使用的力量嗎?」
賽塔愣了一下,哀傷的看著我,然後點頭。
謝謝你們,賽塔!奴勒麗!
我也祝福你們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淚,滑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7-3 12:13:0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要啦!
冰炎你看不出來嗎?
漾漾那麼單純天真善良
怎麼可能因為那種原因而去攻擊夏碎??
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7-3 12:51: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17-2-5 18:42 編輯

3

離開,是新的開始!學長……希望我的離開可以讓你們擁有新的生活……


經過了三天,這段時間大家都不願意和我再有所交集
這樣也好,等過了今天就開始放寒假了

「米納斯!去幫我通知三董事,明天我有事情拜託他們!」
『……是!』
我沒有忽略掉米納斯眼中的悲傷
可是,對不起……

鬼王大戰後,我的身體就中了毒
隨著日子的流逝,身體每況愈下,我知道自己大概只剩下6星期的時間
如果……他們……我沒有辦法想像……

我坐到書桌前,開始提筆寫信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兩封信,他們可以永遠不會看到
這樣他們才不會如此痛苦
如果可以就讓他們恨我,讓他們恨我一輩子,永遠不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老天爺……拜託你,不要讓事情有曝光的一天
我祈禱著

我走到房中間,在地上放了一個陣法
這樣就不會受打擾了

『以妖師言靈的力量,用我褚冥漾之名發誓

將木之天使●安因的詛咒轉移到我身上,由我承受那痛苦
將藥師寺●夏碎的傷轉移到我身上,由我替他承擔
將奇歐妖精 莉莉亞辛德森的傷痕轉移到我身,還她原本的模樣
將水妖精 伊多●葛蘭多身上的傷全數轉移到我這裡,由我承擔這份痛苦
然後……


突然,身體一陣劇痛
我咬牙忍住
不可以,現在不可以

『用我的雙眼換取靈石之靈●帝的黑暗,讓他獲得光明
用我一半的性命換回狩人 席雷●阿斯利安的眼
用我僅存的一半性命將我所愛的人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的詛咒解除
全部由我承擔!!

突然喉嚨裡一陣腥甜
不行,還不行……如果現在就……
那麼結局不是我要的

『用我所有的健康、言靈、還有一切換取我珍視的人們一切幸福
希望他們永遠可以一生平安
我願意只留下三天的生命讓我的父母遺忘我的存在
最後用我魂飛魄散的代價讓我褚冥漾的存在從原世界全部抹滅還有守……』


撐不住了
我吐出一灘黑血,意識逐漸模糊
我隱約看到了米納斯流下的淚水

我努力的勾起了笑容
結果還是沒辦法全部說完……

閉上眼,我昏了過去……

『主人!不要!』
米納斯……謝謝你……
放心吧,我只是睡一覺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7-3 12:55:16 | 顯示全部樓層
嗚.......
冥月哭死了!!!!
漾漾為何那麼傻!!!
最後用我魂飛魄散的代價讓我褚冥漾的存在從原世界全部抹滅還有守……』
漾漾沒說完
表示守世界會留存他的存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7-3 13:03:39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別做傻事呀~
雪雪你怎麼可以這樣欺負漾漾(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7-3 13:11:26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嗚 是怎樣啦~~~最近一堆悲文可以看 害我一直掉淚
誰可以給我衛生紙阿....((泣
漾漾你阿 總是這樣 為了大家 但卻默默地做 不願大家知道
你真傻 知道嗎.....
大家快發現漾漾真正的心情吧.....((不行了 我要先去旁邊哭了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7-3 15:24: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14-10-20 18:15 編輯

4

亞,你恨我嗎?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恨我,不要愛我,對我……不要再有任何感情……

<漾漾>

我緩緩睜開雙眼,眼前一片黑暗
看來是言靈已經啟動了
我慢慢坐起來
身下的觸感應該是我的床吧

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咖啡香還要一絲絲的水味
是安地爾和米納斯吧
憑著感覺感應著安地爾確切的位置

「安地爾,有事情嗎?」
沒有回應?還是……
「安地爾?」我試探的叫著
突然手腕被人抓住,那強大的力道讓我不禁哼了一聲
「好痛!放開!」
我痛到眼淚都飆出來了

「痛?!你也知道痛?!如果我知道你真正的目的,我一定不會去替你做這些事情!!」安地爾憤怒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放開!安地爾!放開我!好痛!」我開始掙扎
可是手腕上的力道卻越發用力
「好痛!放開!」我哭喊著
「痛?!我還以為你是沒有感覺的,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傷害他們?!」

「好痛!你放手!放手!」我用力的哭喊掙扎著
突然,手上的禁錮消失了,我跌落在床上
「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做?」耳邊傳來的是安地爾顫抖的聲音
「你可嚐過相思的滋味,那可是心頭上的一根刺啊!」我揪住胸前的衣服,淚緩緩滑落我的臉

稍稍平復自己的心,我輕喚

米納斯!
『主人!我在!』
扶我到窗邊
『是!』

什麼都看不到,可是外面應該是夕陽西下吧,如果我時間沒推算錯誤,今天不算,我應該還有兩天
「我睡了多久?!」
『主人,你睡了整整一天了!』
果然沒錯……

我將手放在胸口感受著心跳
原來割捨是如此不易的,會痛的
我閉上眼,任由眼淚滑過臉龐

一個冰冷的溫度貼在我臉上,輕輕擦掉我的淚水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你知不知道你這樣……」
我握住那冰冷的手,輕笑道
「安地爾!既然兩人已不可能在一起,何必欲放不放的,到時只會讓他的心一直酸痛。他越發寒心,就忘的越快,越容易遺忘這份感情。
由愛生嗔,由愛生恨,由愛生痴,由愛生念。
只有他心上再無我,無愛則無痛……
可是我沒有辦法讓他不愛我,只好讓他恨我,這樣我離開,他的心就不會痛了……」

「可是對你不公平啊,你在這裡如此痛著,他們呢?他們什麼都沒做,只會怨你,他們……」
我輕輕摀住安地爾的嘴
雖然沒有辦法看到東西可是大概可以感覺的出來

「安地爾!人生一夢,白雲蒼狗,錯錯對對,恩恩怨怨,終不過日月無聲,水過無痕。所難棄者,一點痴念而已!無法放下的是我,不是他們……
呵……好笑吧,明明是我推開他們的,可是最放不下的卻是我……」
不可以!不可以哭!這是你自己的選擇,褚冥漾!所以不可以哭!
將眼淚逼回去後,我憑著感覺面對安地爾的臉
我發現眼睛雖然看不到了,可是心卻好像可以看見一切

「褚冥漾!為什麼你要如此,難道你不會不甘願嗎?」安地爾對我咆哮著

我轉頭向著窗外,輕道
「秋風落葉,都在自憐自傷,不想凋零落下,卻最終逃不過落下的命運……我只不過是接受自己的命運而已……
我是人類他是精靈,年齡長短的隔閡;我是黑他是白,種族的隔閡;光是這些,就不准我與他一起……更何況現在的我……」只剩下幾天的性命
「算了,隨便你!」丟下這一句,我感覺到安地爾已經離開了

米納斯!
『主人!』
三董事怎麼說?
『他們說明天會過來!』
我知道了,你先休息吧!謝謝妳!
『主人,請你記得,你還有我們!』米納斯輕輕握住我的手說
我勾勒出一抹微笑,點點頭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確定米納斯回去休息後,我看向窗外,雖然什麼也看不到……
「唉……」
若相見,便相戀,情欲來怎能擋,傾心君懷中
曦萬丈,照四方,亮透我心夢初醒,回首已黯然

感覺著風的聲音,我輕輕哼著

『一朝相思苦,誰將心痕補
    天痕的國度,夢裡恍惚
    已經分不出,真實與虛無
    唯有淚 溼了雙目

    墓前傷心處,聲聲在哭訴
    怎將記憶除,化作陌路
    暗生的情愫,來不及清楚
    已失去 那人溫度

    一朝相思苦,誰將心痕補
    天痕的國度,夢裡恍惚
    已經分不出,真實與虛無
    唯有淚  溼了雙目

    一瞬間,遺忘了誰
    半生緣,從此成灰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這輪迴  誰人來陪

    一瞬間,遺忘了誰
    半生緣,從此成灰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這答案  誰人來給

    一紙放妻書,二人異心思
    三言兩語訴,過往愛慕
    四願茫然路,五將回憶補
    六界存 獨缺一人


淚水輕輕淌過我的臉頰,對不起,學長!對不起……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遠不要記得我,永遠……不要……

    墓前傷心處,聲聲在哭訴
    怎將記憶除,化作陌路
    暗生的情愫,來不及清楚
    已失去 那人溫度

    一朝相思苦,誰將心痕補
    天痕的國度,夢裡恍惚
    已經分不出,真實與虛無
    唯有淚 溼了雙目

    還有誰 身影孤獨』


此歌為網路作詞家:光靈的雨兒寫的“天痕已補  心痕難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