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雪晨

[同人文] 【特傳】 風悲戀(2021/05/1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4-6 00:01: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所以學長還不知道…漾漾是因為剩6個月就要掛了…才選擇用背叛來完成心願的嗎

點評

學長知道,只是他不願去面對。(天啊好黑歷史,回應的時候是雪蝦蝦)  發表於 2021-9-13 21: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5 17:24:06 | 顯示全部樓層
  走在白園裡,冰炎抬起頭看著那已經在這裡佇立不搖多年的大樹,這麼多年來越成長越茁壯,上面承載的風精靈已經不是當年求學期間的數量。

  來到這裡,總能聽見精靈們銀鈴般的笑聲,清脆無染,有時候也能見到光神的貓眼與他的友人天使一塊在這裡泡茶享清閒;偶爾過往的朋友們回來遇見了,也會在這裡乾脆辦起了一場簡單的野餐,就如同多年前大家下課後聚在一起的模樣。

  可對冰炎來說,他還是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在這邊獨處。因為大家在怎麼相聚,都已經不是當年固定的人數,不管怎麼相約怎麼聚在一塊,人數永遠都會少一個,而接下來人不會越來越多,只會越來越少,每一次的見面都是增加更多的感嘆和一些悵然。

  微微瞇起眼,冰炎抬頭望著樹隨著風輕彿搖曳的葉片,瞇起眼腦海裡出現的是那如水般清澈溫柔的人兒,一個他放在心尖上好久好久的人,一位他永遠無法忘記的溫潤男孩,那總讓他又氣又無奈的孩子,走了那麼多年卻仍留下了許多無法讓他忘懷的事情在他心中。

  這些年,你還好嗎?這是冰炎很想問他的。

  那麼長久的時光過去,隨著任務他走遍世界各地,不管是哪個地方他出過任務,美其名是幫忙解決事情,可實際上他卻總在尋找那微乎其微的機會,看看有沒有機會再一次遇見那讓他熟悉的影子,但從未有一個人擁有與褚冥漾一模一樣的氣質。

  「褚......」他走不出來,這麼長的時光每一次的回憶都是折磨他的心靈、他的靈魂,壓著讓他喘不過氣,可卻又不肯忘記。

  就算只有一次、就算只有一秒、就算僅僅只有一眼那也好,讓他可以再一次跟他放不下的人見面,好嗎?

  可不管她得到了多少祝福,擁有多少次實現願望的機會,他內心祈禱了再多次,得到的答案都是無法被受回應。

  而這些早已成既定的事實,更是讓冰炎痛苦到喘不過氣,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願放棄,或者說他不肯放下吧。

  明明是個傳言中冰冷瀟灑的王子,卻在感情上跌了這樣的一跤,他什麼都可以不要,卻只有這件事情說什麼他也不願意放手。

  有時候冰炎甚至會可笑的想,褚冥漾會不會看到他如此折磨自己作賤自己後,因為心軟捨不得而回來,告訴他一聲「學長請你別再這樣了。」

  對,他冰炎就是一個如此恬不知恥的精靈,就算人們對他有再多的讚賞,那又如何?總始是純精靈也會有七情六慾,只是跟一般生命相比淡薄不少,又何況是他這個半精靈呢?

  反正他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耗,就算還要千年他也玩得起,完全就看他跟褚冥漾誰能撐得比較久。

  他,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從不做一個會輸的賭注,再衡量下他推算過後,不管是什麼結果他都玩得起,反正褚冥漾還沒玩贏過他。

  冷笑一聲,冰炎開口。「我等你,褚。看我們之間誰比較強?」






TBC

反正我就隨便打,看看到時候怎麼發展好了。
反正現在想好的劇情之後一定又會變(攤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16 00:14: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讓漾漾活過來啦˙ 人(漾)的屍體後來怎樣??? 來玩捉迷藏 快來找漾漾

點評

我們繼續看下去W  發表於 2021-9-13 21: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19 15:12:2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更文了呢~~
這篇應該是我少數看一次哭一次的文
這章和上一章沒有之前那麼虐了  
但是還是會讓人胸口悶悶的
大大真的好厲害
一些描寫都感覺那麼的真實

點評

安安碧兒W悶悶的話來DC找我呀(遲了一年的回覆)  發表於 2021-9-13 21: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5-19 13:56:39 | 顯示全部樓層
  又是一年夏天,冰炎出了一場連續三天沒睡的任務回來後,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

  出來時,桌上放著一盤已經切好的西瓜、蘋果、鳳梨等消暑性代表水果,擺盤很是漂亮,以及一壺熱呼呼的花草茶。

  冰炎豪不意外自己的房裡出現這些,他猜得到大概是那住在紫荊館的搭檔無聊閒暇時刻又難得不會被弟控綁住時的傑作。嘆了口氣,他望向一旁敞開的落地窗,微風拂來半透明紗簾隨風起舞,望著外頭的蔚藍白雲與鬱鬱蔥蔥,記憶裡那單純的笑靨似乎又更加模糊了些。有時候回到原世界,褚家早已搬遷、褚冥玥也辭去公會位階,妖師一族隱居在精靈的庇護下,這麼多年過去後代子孫大概也很繁盛。

  守世界對於妖師的存在爭議已經不這麼強烈,可惜的是那即便已幾乎快忘卻容貌的重要之人卻不曾見過這些轉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難得炎熱夏天今日溫度不高,風精靈的活躍度也比平時高,又因為屬性關係他們本來就容易親近冰炎身邊,一時興起的幾隻甚至跑到這位混血精靈房裡玩起了鬼抓人,但面對這些熱鬧冰炎提不起勁卻也沒有特別阻止,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不要弄亂他的房間,雖說是由宿舍房裡的小黑人整理,但他就是有這些莫名其妙的龜毛。

  倒了杯花草茶,瀰漫在鼻尖的淡淡花香舒緩了冰炎緊繃的情緒,也很難得的本來凌厲的郝眸柔和了許多。

  若不是後來因為風精靈的過度玩鬧,擾亂了冰炎的休憩時光,原本冰炎以為今天可以有個愜意下午,心情可以比較放鬆。

  聽見書桌上的資料被風吹擾的聲音,冰炎回過頭撞見了那正在他書桌附近玩鬧的精靈們,已經有好幾張紙被吹落在地。

  其中那被他塵封不願開起卻又被他好好放在桌上的信被風精靈以風為媒介捧在掌心,冰炎心一慌開口聲音大了些,卻忘記這些精靈雖然膽小卻又因為天性有些皮,在被喝斥的情況下風精靈爭先恐後跑出他的房間,連同那封信件。

  見狀他追了出去,望著那在空中飄的珍重事物,他反覆跳了幾次卻很奇異地伸手就是搆不著。

  直到風之白園時,風緩和了下來、信件也隨之落在一個陌生人手中。

  眼裡流光繾捲,嘴邊含著淺淺笑意,而當那人目光對上冰炎時,瞳眸中的清澈一覽無遺。

  他走上前去,將信件遞到冰炎面前,「你的嗎?」

  不知是否是因為此人的氣質,冰炎見到這人的剎那間,本來追著風精靈的腳步也慢了下來,只是靜靜地看著那走到自己眼前的青年,爾後輕輕頷首。

  「還你。」青年溫柔淺哂,「精靈是自然之物,不過沒惡意。只是近幾日天氣炎熱,眾生提不起勁,雖說校園內有調整溫度的結界,但仍然難以抵擋暑氣帶來的無精打采,今日溫度稍降難得大家比較有精神,精靈們只不過想和大家一同嬉樂。」

  冰炎目光有些複雜,這點他怎麼會不知道,只不過祂們拿走的是對他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無法弄丟的東西。

  但更讓他疑惑的是眼前人似乎沒有認出他是誰,在這所學校裏頭、守世界沒人不知曉冰炎,而如今依舊在學校裏頭工作的冰炎也未曾見過此人。

  現在暑假也還沒放新生入校,冰炎不動聲色的觀察對方,心中卻也直覺地不覺得對方會對學校帶來什麼不好影響。

  接過信件,他聽見青年說:「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TBC
年更就是我,哇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9-7 15:49: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新讀者,每次看每次哭很慘,這是我第一次在本站留言,就貢獻給這篇了,知道您不會太快就更新,只求不要停更,因為我在其他網站看了一些文章,有些寫了一半就停更了,真的是讓人想給他...再...的,所以求作者不要不更新

點評

啊、謝謝你的不嫌棄,畢竟是黑歷史///,因為是黑歷史所以才更新比較慢,但也歡迎到我其他短篇來找我玩OWO  發表於 2021-9-13 21: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