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愛沛兒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當黑暗成為黑暗 4/21更(正常向)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8-26 22:41:41 | 顯示全部樓層

8/26 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8-26 22:43 編輯

「該死的,雷瑟那傢伙居然這樣搞。」格里西亞用力地放下手中裝滿藍莓牛奶的杯子,咬牙道。陶瓷容器經他這麼一敲,發出了悶悶的碰撞聲。太陽騎士的五官因情緒而扭曲,憤怒毫無掩藏地展現在那姣好的俊容之上。


「別氣了,太陽。」暴風騎士安撫道,然而他的表情也同樣嚴肅,「況且教皇也跟我們說過始末了,沉默之鷹也代表混沌神殿捎來感謝信……」


「感謝個頭!以為這種東西可以打發我嗎?」格里西亞按捺著憤怒,含糊切齒地打斷希歐的話,這時,審判騎士作為空缺的那一側沉默才傳來動靜。


「咳,但審判他還帶走了審判神劍,外出搜查隊也沒有發現審判神劍被丟棄在任何地方,看來他應該是還留在身邊沒錯。」堅石騎士有條不紊地補充,相較於太陽騎士的憤怒,殘酷冰塊組們在知曉來龍去脈後只剩滿滿地無奈。他們相信雷瑟,然而更多的只是困惑。


「我想雷瑟他應該早就做好了打算,但我並不認為這是他可以不告而別的理由。」羅蘭開口,雖則口氣平淡,但他的眉頭也因不悅而微微蹙起。


「已經三天了,但是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相反的,原本匯報有不死生物聚集的地方都安定了下來。」堅石騎士翻開了報告書,繼續陳報。


「……哼。」太陽騎士悶哼了聲,這才拿起藍莓牛奶,一飲而盡,「我不管,我要把雷瑟帶回來,管他是不是魔王。」


「儘管如此,還是需擬好方針——」艾維斯又開口。
「開什麼玩笑!當然是要快點把審判長帶回來啊!我才不想聽這個不那麼閃的金閃閃的命令。」刃金騎士站了起來,語調激動。
「刃金!」維瓦爾低喝,「就算審判不在,你也給我注意分寸。」
「這才是我想說的,」大地騎士懶洋洋地開口,褪去憨厚偽裝的面容是帶著慢慢地不耐,「我才不想聽這傢伙的話,要我說我寧可投奔審判。」喬葛翹起腿,以輕率不尊重的態度用拇指比了比格里西亞。
「欸?大地說這種話不好吧?」綠葉騎士慌張的說。
「喂,大地,你也看一下場合吧!」暴風騎士不滿地說道。
「有沒有搞錯,你他媽的這樣還是溫暖好人派的一員嗎?」烈火騎士被大地騎士的態度給激怒,猛拍了一下桌子。
「……別吵了。」白雲騎士幽幽地說道,這時眾人才安靜下來。帝摩斯的聲音雖然微弱,但隱隱約約的透出不滿,連一向好脾氣的白雲騎士都生氣了,大家正才又沉住性子。


「我決定了,我現在就要出發。」聖殿之首從座位上站起,說道。
「等等,」羅蘭開口了,此時的他面容上的堅定並不亞於格里西亞,「我去,你留下。」
「什麼?羅蘭你這是在命令我嗎?」太陽騎士不悅地說,「你要聽我的話欸!」
「聖殿不能群龍無首。」魔獄騎士答道,口氣中帶著幾分固執,「而且審判他還欠我一個解釋。」
「……。」太陽騎士沉默了下來,俊臉微微地因激動而扭曲。眾人凝視著他們倆,一聲都不敢吭。
「一定要把審判騎士帶回來,魔獄騎士長,」格里西亞艱難地自牙縫間擠出字句,「這是命令!」
「是!」


幾位聖騎士長留在會議廳,繼續商討著往後的對策。
「所以最後是決定我們幾個嘛。」喬葛搔了搔棕色的髮,看來漫不經心,「好吧,出去透透氣也好。」
「這不是去旅遊。」維瓦爾說。
「……嗯。」伊希嵐也點點頭。
羅蘭將從格里西亞那兒拿來的永恆寧靜釦上頸部,深吸了口氣,「我選擇你們是因為我認為你們可以幫上忙,大地騎士的大地之盾可以有效防範於未然。」
「刃金那小子,雖然看來很不甘願,但最後總說還是願意留下來監督審判小隊了。」孤月騎士揉了揉痠疼的肩頸,說道。「前審判騎士也因應這個情況回來代班,看來應該是不必擔心。」


「維達怎麼樣?」羅蘭問,看向維瓦爾,「我認為他可能會想要跟著來。」
「我勸他打消念頭了,」孤月騎士聳聳肩,「我認為他並沒有夠多的覺悟,他太衝動,又很容易動搖,怕是會誤事。」
「我明白了。」羅蘭點點頭,表示理解。


於此同時,寒冰騎士默默地從一旁地木箱中拿來了衣飾,「教皇給的。」
「看來這個行動得隱匿點進行。」暴風騎士說道,嘆了口氣,「要這樣反而更像是出去旅遊。」
「騎士服一套、聖騎士服一套、戰士服一套、法師袍兩套。」喬葛攤開衣服,說道,「嘖,幸好沒有祭司袍,我可不想穿那種娘里娘氣的東西。」
「我們有攜帶祭司的必要嗎?」羅蘭嚴肅地開口,問道。
「唔。」伊希嵐抿起唇,搖搖頭,「審判,不會,傷人。」
「我也覺得不會,審判長自律性很強,我不覺得他會打傷我們。」維瓦爾回答。
「附議。」希歐也贊同。
「那我們盡早出發吧。」魔獄騎士吩咐道,「騎馬過去少說也要一兩個星期。」
「知道了。」


+


出了葉芽城,經過一整天的趕路,五人選擇在一間旅店歇腳。
「這比我想像的還累。」希歐喃喃,揉了揉騎馬整天痠痛的屁股。於此同時,喬葛已經開始和酒館女侍嬉笑打鬧了起來,看著大地騎士和女人調情,暴風騎士只是快速地翻了個白眼。
「算了吧,希歐。」維瓦爾一臉無奈,一手捏著自己頸部,「吃點什麼早點休息吧。如果不順他的意思,說不定關鍵時刻他還放不出大地之盾。」


似乎聽見了維瓦爾的諷刺,喬葛轉過頭,用著標準大地騎士口吃的口吻反駁,「我、才,才不會,好嗎。」
這下連伊希嵐也約略露出了不信任的神情。


侍者適時地為疲累的五人送上餐點,除了羅蘭之外,幾乎每個人都點了一份肉菜,魔獄騎士只點了一杯柳橙汁,在眾人用餐的時候默默喝著杯子裡的飲料。
「羅蘭,」維瓦爾首先試著呼喚魔獄騎士的名字,畢竟這個任務需隱瞞身份,並不適合直呼姓氏,「你在想些什麼?」
「……,」羅蘭皺起眉,「我只是不理解為什麼雷瑟不告而別。」
「他不想造成騷動。」伊希嵐放下叉子,長年淡漠的神色在此時卻顯得有些扭曲,似乎察覺自己的失態,偽裝成冰系法師的寒冰騎士低下頭,用叉子插起了另一塊牛肉。
「別激動,寒……伊希嵐,羅蘭只是困惑而已,我想他並不是要責怪雷瑟。」維瓦爾將手搭上同袍的肩膀,安撫似地拍了拍。


「嗯。」羅蘭點點頭,「畢竟我和雷瑟及格里西亞也算從小就認識,哪怕後來我去當了皇家騎士,現在看來他們兩個的個性並沒有太多的改變。」
穿著騎士服的死靈君主啜了口果汁,對他而言那液體嚐來淡而無味,但殘存的嗅覺少說還能夠讓自己感受到少許還活著的感覺,「但我想,他至少會跟我或是格里西亞提這件事情才對。」
「其實啊,」維瓦爾將掌按上羅蘭的肩膀,「你大概不知道雷瑟他有多固執。」
羅蘭困惑的挑眉。
「靴子。」伊希嵐淡淡地說。
「啊……對,靴子那件事情,」希歐喃喃,「這個我還記得。」
「有一次老師們叫我們去城內晨跑一圈,結果審判的靴子繃裂了,他還是一聲不吭地跑完整圈,還是第一個跑完的!結果後來到終點,他蹲了下來,夏佐老師才發現他腳底不但起了水泡還把它磨破,擦掉了好大一層皮。」
「啊對,審判好像常常這樣,」喬葛說道,當伊希嵐瞪過一道寒冷的眼神,他才意識道,連忙改口,「咳,我是說雷瑟。」
「……。」死靈君主瞅起眉眼,似乎顯得有些哀傷,「我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你們說的沒錯,」羅蘭嘆了口氣,「你們才是跟雷瑟更熟悉的人,我的判斷並不能代表一切——」
「沒、有。」伊希嵐打斷羅蘭的話,彷彿要強調一般,他又重複了遍,「沒、那回事。」
「伊希嵐說的沒錯,並沒有那回事。」希歐點點頭表示同意。
「我也這麼認為,」維瓦爾說,一向高傲的臉上此時是真誠的微笑,「老實說你能當領隊我很高興,那感覺好像你終於融入我們,好像你也是……」說至此,孤月騎士拍了拍身上的戰士鎧甲,「不,是我說錯,你本來就是我們的一份子。」
羅蘭沒有答話,他想倘若自己還活著,那雙眼珠或許便會泌出滾燙的淚水,但他只感到眼窩處酸澀,於是他便勾起嘴角,「謝謝你們。」
「有什麼好謝……」


此時,旅店的門被推了開,一個穿著酒紅色斗篷的瘦小身影走了進來,那人將帽沿拉得極低,無法看清他的臉,雖然那人斗篷用的料子是高級的緞面暗紋軟呢,但作為十二聖騎士的五人,會很快便感受到了對方身上的暗屬性氣息。尤其是羅蘭,更是將整個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樣,是不死生物嗎?」希歐小聲的附在羅蘭耳邊,問道。
「嗯,是,很高級的那種。」羅蘭肯定地回答,作為死靈君主,對於不死生物的判斷是絕對不會錯的。
「怎麼辦,要先下手為強嗎?」維瓦爾低聲說。
「先看看情況吧,說不定可以把他抓起來,套出一點消息。」喬葛擠了擠眉。


說著,那人走到吧檯前,將斗篷的帽沿拉下,露出了如暗屬性般紫紅的頭髮。
在座的四位十二聖騎士都倒抽了口氣,而羅蘭的表情則變得更為嚴肅。
「那個不是?」
「肯定是吧……」


「夏洛特!」一道男聲從門外傳來,眾人將目光移轉至聲音的主人,只見一名英俊的闇騎士氣喘噓噓地推開門,「不是說別到處亂跑嗎?妳這樣讓我非常困擾。」
聞言,不死生物女孩轉過身,俏皮的吐了吐舌,「嘿嘿,不小心被發現啦!」
女孩的皮膚光滑,眉眼精緻,要不是方才親口聽見死靈君主認定對方是不死生物,怕是連十二聖騎士也要認她做普通的闇祭司。然而最震驚他們的,並不是這個女孩是多麼活靈活現的不死生物,而是她的長相及外貌。
那個神情、那個五官,活脫脫就是那已逝的前魔王候選人。


「你這樣亂跑,陛下會生氣的。」闇騎士無奈地說,輕輕地握住女孩的手,「為了找妳還害我浪費掉一顆空間法術晶石,要是陛下知道了,說不准會不高興。」
「沒辦法啊,誰叫我……」女孩說至此,聲音變得小聲,「我只記得我曾經在這裡吃過好吃的東西,所以……」
「回去吧,夏洛特。」闇騎士伊路開口說,此時的神情儼然就像是個兄長,「我想陛下應該會想到辦法的。」
「好吧。」女孩嘆了口氣,似乎是感到惋惜。






------
需要感想,拜託了(
其實主要是想要看看讀者的回饋來決定走向
如果沒有特別想看的部分就不會特別著墨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6 23:02:4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來啦!
大地你真的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嗆你頂頭上司......
所以夏洛特是雷瑟決定好的闇騎士人選?
格里西亞如果知道了會不會有種想要補償的想法....當初看的時候真的惋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7 08:06:5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覺得呢,其實太陽應該會想辦法把人弄回去才對,而不是直接去要人……審判他們在第八集都想辦法把人弄回去了,太陽一定有更好的辦法(別忘了太陽可是把肥豬國王弄下來又幫前魔獄取了公主[我絕不承認其實我想看審判被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4 00:25:49 | 顯示全部樓層

1/14

待兩人出去後,維瓦爾附在羅蘭耳邊低聲詢問,「怎麼辦,要追上去嗎?」
「原來如此。」死靈君主喃喃。
「嗯?」
「沒什麼,」羅蘭握緊了胸前永恆的寧靜,「格里西亞在給我永恆的寧靜時,他告訴我前一陣子施分非常的躁動,但不知道具體原因是什麼。」
「啊……看來是感應到自己的孩子被復活嗎?」
「約莫是,」羅蘭鬆開手,「就照原本的步調來吧,貿然行動我認為並不是明智的抉擇。」
希歐站起身,說道,「我稍微去看看,等會就回來,」他眨了眨眼,「不用拋媚眼的眼睛這時候就能派上用場。」
「去吧。」羅蘭點點頭,表示允諾,「麻煩你了。」
「雷瑟這麼做的用意究竟是……?」維瓦爾將手交扣抵在桌上,喃喃道。
「顯而易見嘛,」喬葛聳聳肩,「這是一個把柄,有眼睛的人都知道那女人對格里西亞意義非凡,不過當然,雷瑟大概不會做出威脅人這麼卑劣的事情。」
「彌補。」伊希嵐低聲的回應。
「我同意,」此時領導小隊的魔獄騎士附議,「如果說雷瑟會選擇做這些,必定是因為他認為那是最正確的決定。」
「不過同樣不能否認,如果雷瑟因為變成魔王狂化而難以自我控制,這的確會變成是一個把柄沒錯——不過也要格里西亞氣到殺過來,他才會知道。」維瓦爾捏了捏戰士裝束腰間的皮扣,擺出複雜的神情。


此時,出去巡視的希歐走回座位上,拿起方才喝一半的飲品一飲而盡。
「如何?」維瓦爾問。
希歐聳了聳肩,「就如那個闇騎士所說的,空間魔法,所以也沒有更多的線索遺漏下來,」說著,藍髮的男人拈起一根暗色的髮絲,「除了這個。」
死靈君主順手接過那根髮絲,指尖接觸到的那一瞬間,髮絲綻出了微弱嗶剝的爆裂聲。
圍坐的眾人倒抽了口氣。
「沒事的,」羅蘭說,瞇起眼眸打量著夏洛特掉下來的頭髮,「這是不死生物的排斥作用,畢竟她的主人怎麼說都算是雷瑟,在遇到另一個同等強大的存在,會稍有排斥的反應。」
「然後呢,接下來該怎麼辦?」
羅蘭閉上眼睛,如同蓄力一般,深吸一大口氣,將暗屬性的能量灌入到髮絲之中。
「羅蘭?」伊希嵐揚起眉,表情有些擔憂,畢竟作為亡者,理應上是不需吸入這麼多的空氣才是。
死靈君主張開眼,一雙藍瞳閃爍著堅定,他微笑,「我會試著利用這個媒介,如果能夠成功逆控制夏洛特,到時候她就能成為我們的幫手。」
「是我的錯覺,還是羅蘭變得跟格里西亞一樣狡詐了?」希歐的表情顯得不可置信。
聞言,羅蘭的神情變得有些困惑,「狡詐嗎?我只是在做對我們最有利的決定。」
其他人只是聳了聳肩。
「無論如何,這需要一些時間。」魔獄騎士又說,「今天先休息吧,明天……明天還需要趕路。」


+


「夏洛特!」魔王的聲音低沉,隱含著少許的不悅,「妳跑到哪裡去了?」
女孩見到渾身漆黑的魔王,不但不害怕,反而拉下了斗篷,朝著魔王撲抱了過去,「只是出去晃晃而已嘛,不要生氣。」
聽到女孩撒嬌般的話語,雷瑟一直蹙緊的眉揚成了無奈的弧度,「沒有報備,不許隨便亂跑,妳聽明白沒有?」
「抱歉,陛下,這是屬下的過失。」伊路欠身,臉上滿滿的都是自責。
「我不怪你。」魔王嘆了口氣,「以後你的職責就是看好她……至少別引起太大的騷動,這樣就好。」
「是,屬下遵命。」
這時雷瑟才按著女孩的雙肩,稍稍地將她黏在自己身上的身體挪遠了些,「我累了,夏洛特,我給妳的工作是看著這個闇騎士睡覺,這妳做的到吧?」魔王叮囑,比起上下關係,此時兩人或許看來更像兄妹那般。
「哼,這點小事,才難不倒我!」夏洛特說,微微擺出被小看時不高興的表情。
「嗯。」雷瑟頷首,隨後又說,「我和伊路說一下話,妳先到外面等著。」
女孩此時順從的走到房間之外,離開之前還朝著闇騎士擠眉弄眼,無聲的口型說著「告密鬼」三個字。


「唉。」伊路嘆息,「她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
「……嗯。」魔王微微皺起眉,尋了一個椅子坐下,「我和闇祭司夏洛特並不熟,一切只能靠你們來判定。」說著,魔王捏起了桌面的銀調羹,往咖啡中拌了少許蜂蜜——曾經寒冰叮囑他,往飲品中拌入蜂蜜可以使心情平靜,而蜂蜜也不像方糖那般死甜。


雷瑟啜了一口咖啡,揚起眉,「所以,你的意思是:她和生前並沒有太多的改變?」


闇騎士恭敬的頷首,說道:「是的,除了喪失了所有生前的記憶之外,其餘如出一轍。」
「……我知道了,你退下罷,伊路。」魔王擺了擺手,示意談話的結束。
而當伊路關上房門,門外傳來了輕微的嬉鬧聲,顯然是夏洛特對於玩弄這拘謹的闇騎士玩出了心得。


「看吧,我的孩子果然是做得挺好。」無名在水銀鏡中的臉揚起笑容,「無師自通,獨自一人完成了這麼艱鉅的法術,一般的死靈法師可做不到這樣。」


「我不是普通人,」魔王有些沒好氣,「有了這些能量的協助,要推動術法的難度的確變得容易許多,況且闇神殿中的藏書也相當齊全……」
「噢,不不不,你的法陣可歪了那麼幾度,羊脂蠟燭的排法也錯了,不過這些都是小問題,就算是最老最糊塗的老無名也還記得怎麼修正。」
魔王的臉色難看,彷彿吃下一大把砂糖。
「哎,好吧,我可別再逗弄我親愛的孩子了。」巫妖聳了聳肩,擺出無所謂的表情。
「如果你是要我的道謝,的確,這一點我必須表達我的感激。」雷瑟說,難看的神情稍收斂了些,回復到過往凜然而冷漠的神情。
「好了孩子,不過開個小玩笑罷了。」無名微笑,「真傷腦筋。」
魔王搖搖頭,對於巫妖的調笑不置可否,他展開伊路按照吩咐找來的所有司法制度書籍,翻閱了起來。
「我不懂,這裡。」雷瑟指了指繁複的審判流程,面露不解,「這些步驟太過冗長,明明有更有效率的流程。」
「那就是民族性了,孩子。」無名莞爾,回答道,「基辛格的人民概半注重這些正當性,除非證據百分之百確鑿,否則要定罪可還有好一番功夫,你知道的,寧可錯放也不要誤判,這就是整個國家的走向。」
魔王皺起眉,似乎是回想起不愉快的回憶,見狀,巫妖又開口,「事實上,要放人或許比定罪更困難,雖然罪行定讞之前會有很繁複的偵查工作,但同樣地,若是沒有百分百無罪,要釋放嫌疑犯也不可能。」


魔王思索著,幽幽嘆息,「……這可真浪費公帑。」
「但你也知道,基辛格不缺錢。」無名補述。
「我知道了,我會再多研究。」
「好,可別把自己太操勞了,嗯?」
「……明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6 12:52:03 | 顯示全部樓層
頗好看的
還蠻特別的發想
也還算合理
不過雷瑟大概要被其他十一位兄弟罵了w
雖然他作的決定沒錯就是了
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6 23:51: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我的媽呀終於看完了也太感動嗚嗚嗚,審判也太誇張了吧!我之前一直覺得格里西亞是個好魔王,現在才突然發現他有多惡質,雷瑟好強啊(冒愛心。希望沛兒姐姐(就這樣叫?)可以快更下一篇,另外我很想看夏洛特和格里西亞之間的互動~可以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9 02:55:42 | 顯示全部樓層

1/19更

第五章 惡行



「我說,孩子,我想你是時候去製造一些騷動了。」當雷瑟靜靜地敲碎蛋盅上的水煮蛋,舀起半熟的蛋黃時,巫妖於黑曜石掛墜中的聲音有些沉悶。


「為何要那麼做?」魔王闔上全黑的眼眸,滿不在意地將銀調羹納入口中。


「為了宣布魔王降世,製造騷動是最快的方法。」無名說。


「呵。」這句話似乎逗樂了雷瑟,他只是勾起嘴角,說道,「我以為你比其他的巫妖來得聰明,看來也不過是一丘之貉。」


「不,」無名的嗓音聽來有些無奈,「如果說魔王誕生能夠像是一般皇室登基那樣簡單,那事情可是容易的多……要知道那些普通人對於魔王,只有眼見為憑可以說服他們。」


「知道了。」魔王說,又將盤中的炒蛋移到烤麵包片之上,同時將視線移至一旁緊盯的夏洛特身上,「怎麼了?夏洛特。」


「想吃。」女孩盯著熱氣蒸騰的培根,吞了吞口水。


「想吃就吃吧,但……」雷瑟揚起眉,「妳嘗得到味道?」
夏洛特點點頭。雷瑟朝著一旁的伊路使了使眼色,後者立刻貼意地為夏洛特盛滿食盤,臉上的神情也帶著幾分無奈。


看來和羅蘭的情況不同,魔王思忖著,昔時的同袍成為了死亡騎士,雖仍保有記憶,但除了嗅覺以外幾乎喪失了所有的感官;夏洛特的情況卻恰恰相反,沒有了記憶,卻仍保有感官。


是因為性別導致了差異,還是其他術法上出了變異,這一點仍然使雷瑟感到心煩,越無法解釋的事情,便越渴望去釐清,又或許是成為了魔王的緣故,某種層面上而言,他比起過去作為審判騎士還來得更加固執。


「呶呶。」女孩在吃東西時發出了微弱的進食聲,與常人進食般無異,食慾看來也很不錯。


看來一時半刻也沒有辦法獲得解答,於是雷瑟別開臉,將目標鎖定至一旁的等陽,「等陽,待會陪我對打一場。」
聽聞命令的沉默之鷹先是一怔,而後恭敬地鞠躬,「遵命。」
「倘若我贏了,你必須回答我所有的問題。」魔王說。
「陛下,您不需如此,有什麼問題我都會盡量回答。」
「就當是我測試自己的方法吧。」
沉默之鷹硬挺的眉此時有些動搖,但很快地他便恢復為尊敬而拘謹的神情,「若可以,還希望您手下留情。」
「不可能,」雷瑟說,此時表情多了幾分玩味,「我還記得,當初你是如何打敗我的。」
等陽皺了皺眉,見狀,雷瑟又說,「這並不是記仇,我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想要殺了你。」


「屬下不敢。」等陽回答。
「那很好。」魔王從座位上站起,一臉高深莫測,「伊路,將我的劍拿來。」
「是。」闇騎士順從地遞上審判神劍。
雷瑟嫻熟地將劍拔出劍鞘,令漆黑劍刃上的金屬光爍成直線,「這把劍只會斬盡世間之罪,這是我向神所允諾的誓言。」
「賭上騎士的名號罷,等陽,哪怕是身份地位的懸殊,但劍術是不分身份高低的。」
「我明白了。」
看著魔王認真地足以使人感到壓迫的神情,在一旁的伊路不免也捏了一把冷汗,而在座位上的夏洛特則是又拿了一個貝果塞入嘴中。


熟稔劍術的魔王挺起肩膀,將雙臂向後,巫妖立刻便驅動術法解下了雷瑟身上的披風,取而待之覆上以練劍用的輕皮甲、肩甲及面盔。


「放輕鬆吧,我不會要了你的命。」
「要在這兒進行麼?陛下?若您希望,練劍場是更好的地點。」沉默之鷹問道。
雷瑟巡視著空蕩的食堂,聳了聳肩,「這裡可和聖殿的練劍場差不多大了。」說著,還揚起聲調,使得低沉的嗓音在空曠的廳堂中低鳴震動。
昔時的審判騎士轉了轉頸部,緩緩地踱步至距離餐桌十公尺的地方,這廳堂不只大得過分,地板也是滿滿地拼接著暗酒紅色的天鵝絨。
等陽瞅起眉眼,從腰間拔出了那把細劍。
雷瑟以審判神劍刃面輕抵上等陽手中的劍尖,面盔縫隙中的眼仍帶著無法忤逆的凌厲,「要知道,我可不把你們當作玩具。」
「我知道,陛下。」


刃面輕敲,鏗然清脆的聲響象徵回合開始,闇騎士之首與魔王壓低身子對峙,環繞著試探彼此。等陽不愧是作為闇騎士之首,那詭譎的步伐與試探的動作都不同於正規的騎士訓練,或許正因為如此,過去堪稱聖殿劍術前三的寒冰騎士才會敗在他之下。


雷瑟皺緊眉,眼神來回移動著,似乎要將那步伐中的慣性全寫在腦海之中,等陽突刺、劃攻,細劍在手腕俐落的動作之下劃成銀亮的半圓弧,但雷瑟可不遑多讓,他巧妙地運用腳邊的鬥氣增長了敏捷度,輕而易舉地閃過等陽的攻擊。


佯攻後地細劍往雷瑟的膝蓋瞄準,魔王扳起手,巧妙的利用劍格擋下了細劍,而後趁著空檔劈劃砍,一劍削掉了等陽手上的護腕。


沉默之鷹一怔,退了一步,「這回是您的。」
「再來,」魔王說道,「你的動作似乎慢了,等陽。」
接過闇騎士同袍遞上的新護腕,等陽點點頭,俊美的容顏神情似乎放鬆了些。
「加快速度吧,你毋須放水。」魔王翻起面盔,淡然地說道。
「是。」


劍刃再次交鋒,一來一往鏗鏘有力而迅速,幾乎要使旁人眼花繚亂,沉默之鷹的攻勢華麗鋪張而難以參透,但魔王才是更加恐怖的那一方。等陽的每一步都感受到雷瑟變得更加游刃有餘,彷彿每一秒鐘他的劍術能力都在學習而精進,有那麼一剎那,等陽甚至錯認自己是隻擺動羽毛的孔雀,當把戲被看穿後,羽毛將被兇狠的黑鷹一根根拔下。


滑刃、嘶摩般地勾拉出聲響,隨之的是沉默之鷹驚愕的喊聲,以及插在遠處飛落的細劍。


魔王微微瞇起眼,似乎是不太滿意這個結果。


「……您不開心?」
「太慢、太慢了。」魔王嘆息,彷彿不明白為何比試這麼快便會劃下句點——在他印象中沉默之鷹的動作可是迅速得多了,「我說你毋須放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9 12:43:28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
其實不是等陽放水,而是雷瑟變快了吧XDD
不想想魔王這種東西一定會變強啊
至少也會跟還不是魔王之前不一樣才對
期待下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9 23:20:24 | 顯示全部樓層
紀錄一下自己畫的圖



草圖看起來好像夏佐,修正之後好多了ˊˇˋ
該倒戈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9 23:34: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20-1-19 12:43
更新!
其實不是等陽放水,而是雷瑟變快了吧XDD
不想想魔王這種東西一定會變強啊

我同意大大的觀點!!
為等陽默哀,他真的蠻無辜的,雷瑟你變強還怪人家變弱沒有這樣的吧!
不過雷瑟幾近不是法術白癡嗎?他真的學起來魔法了?!有點難以接受ㄏㄏ
他的巫妖我還以為比較正常,結果也沒有嘛!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