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愛沛兒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當黑暗成為黑暗 8/26更(正常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5 12:04:39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強啊,五年前斷尾的坑還可以翻出來寫(會寫完嗎?)   by新讀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8 17:14:35 | 顯示全部樓層

5/18 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5-18 17:29 編輯

        光明神殿的圖書館早有數百年的歷史,以大理石為主體的建築座落在神殿的最中央,畢竟僅次於光明神的塑像,最珍貴的事物便是一直以來流傳下來的經典。


        「白雲。」雷瑟以指節扣了扣桃木製的桌面,見四處無人,又按了桌上的呼叫鈴,清脆的鈴聲響起,這時那如魂魅般的男人才幽幽從櫃檯後面探出頭來。


        「我要找關於混沌神信仰的書籍,這裡有麼?」雷瑟說道,此時的面容和他的聲音一般嚴肅。


        「唔……」帝摩斯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審判騎士,「混沌神信仰的書籍被鎖在最裡面,禁書區……」


        雷瑟挑起眉,不知該吐槽圖書館為何特別建立一處禁書區,又或是詫異於明明是作為光明神殿的圖書館,卻確實有著混沌神信仰的資料。


        「那是教皇專用的,進去有權限限制……」帝摩斯又說,但在雷瑟開口前,他又吞吞口水,「你的權限可以進去,審判長……」潔白的手遞上了禁書區的鑰匙。


        接過鑰匙,雷瑟點點頭向對方道謝,便立刻動身前往白雲口中所謂的『禁書區』。


        禁書區位於圖書館的最深處,或許是鮮少有人經過吧,此處雖然打掃的整潔,地面的紅地毯上沒有任何一絲灰塵,但書頁氧化的甘甜氣味卻是最為濃厚,令雷瑟感到喉嚨有些發癢。


        在他眼前的是個上鎖的小門,粗略看下來應該是由鍛鐵所鑄造的,雖然雷瑟對於魔法的研究並沒有深入到足以一眼看穿,但確實能夠感受到上面有著層層的魔法加護——畢竟除了珍貴的典籍外,此處還放置著許多珍貴的魔法卷軸,自然是馬虎不得。


        推開沉重的門,扣上,雷瑟拍了拍手中沾黏的鍍料碎屑,環顧起了四處。


        這裡的空間比他所想像的還要來得大許多,約莫等同於一個澡堂。檜木書櫃中的書本每一本都厚如字典,書殼或華麗或樸素,共通點是古老。除此之外空中還漂浮著彷彿泡泡般的球體,有的包裹著卷軸,有的包裹著屬性純粹的寶石。


        一顆承裝著黑曜石的泡泡朝雷瑟漂了過來,雷瑟輕輕地將它撥至一旁,便走入書櫃間,開始找起了他渴望獲得的資料。


        午間的陽光透過天頂照射進來,使天花板的上運行的星體閃爍著光芒,很美,但雷瑟並無暇欣賞這靜謐的美麗。他從書架上拉出一本硬殼的黑色書籍,捻了捻書邊旁脫落的棉線。


        痕跡還很新,最近才被人翻閱過。雷瑟如此想著,捧著這本書到一旁的沙發座上坐下。書中前面章節大抵是介紹三種信仰如何從大陸發展而起,約莫是與屬性、地域以及種族融合有關,雷瑟一一的細讀過,終於翻到了有關混沌神相關的部分。


        三位候選人、三枚碎片、三只巫妖,的確都和他記憶中的一樣。雷瑟翻看了幾頁,卻無尋得有所出入的地方,此處的篇章大部分是紀錄這三位候選人之間的爭奪,他們如何殺死彼此,誰獲得頭銜,成為魔王之後,終末又是如何死去,基本上並未任何超脫此架構的先例。


        將書放上大腿,審判騎士嘆了口氣。果然要找到資料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兒。雷瑟緩緩踱步回書櫃前,舉起書想要將書本塞回書櫃,此時一枚小小的金屬片卻從中掉了出來。


        雷瑟挑起眉,彎下身撿起了那閃爍著光芒的金屬片,那是一枚由壓印而成的鏤空書籤,精巧而別緻。雷瑟捏著金屬片,內心感到困惑,方才他翻閱書本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枚書籤。正當他攤開書本,意欲將書籤隨意地夾回去時,他的眼神卻注意到了書頁夾縫處的絲線。


        照理而言,縫合這種精裝書所用的絲線,概半是浸泡過藥水,使它堅固長久而耐用,但時間久了,亦會隨著空氣氧化而泛黃,根據藥水的不同,甚至有些會泛紅。但這本書的縫合線卻仍是乳白色,看來還十分新穎,與泛黃的書頁相比,顯然是後來縫上的產物,但書本厚重,難以壓平,若不仔細留意,是不會特別注意縫線的。


        這只代表兩種可能,一是有人特別重新加固了書本,二是有人從此書中把其中幾頁拆下,再縫合回去。為什麼?誰要這麼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5 11:16:26 | 顯示全部樓層

5/25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5-25 11:18 編輯

        「審判騎士。」一把清脆的嗓音從身後傳來,雷瑟轉過身,那以魔法維持少年外貌的光明殿之首正站在自己的身後,「真沒想到你會來這裡,」教皇說,綠眼中帶著幾分興味,「你在找什麼資料?」


        雷瑟揚起手中的書本,並沒有要隱藏的意思,畢竟就算自己真的隱瞞什麼,最終也會被那狡詐的教皇給挖出來——這一點,對方並不亞於格里西亞。


        「喔?」教皇揚起聲調,「原來你也在看混沌神相關的書。」


        雷瑟挑起眉,「教皇您意指——?」


        「沒甚麼。」有著年輕面孔的男人接過了審判騎士手上的書籍,俏皮地吐吐舌,「要小心,這邊的書大部分都比我還老,說不定翻一翻會爆炸呢。」


        「……。」雷瑟沉默了,還以為對方應該不會承認自己老才是,那麼,對方是在暗示什麼?還是想要隱藏些什麼?「那本書……」


        「喔,你說這?這本是我的私人收藏書。」教皇回答,「啊,沒關係,反正你不會像格里西亞一樣處處找我麻煩。」說著,順手撥開了飄至他臉旁的裝有魔法卷軸的泡泡。


        雷瑟又挑起眉。教皇摸了摸這本黑皮書,坐到方才雷瑟坐的沙發座上。


        「教皇陛下。」


        「嗯?」白髮的僞青年抬起頭,眨了眨顯露困惑的綠眸。


        「不,沒什麼,我只是想表示,我之後會常常來這裡,報備您一聲。」黑髮男人如此應答。


        聞言,教皇揮了揮手,「行啊,你來。」倒是顯得十分乾脆,似乎沒有特別隱瞞什麼。


        見對方的態度並未太多可疑之處,雷瑟便向教皇欠身,行禮過後便離開了藏書室。


        見著黑髮男人的身影帶上門,教皇的神情看來若有所思,沉默良久,那白髮綠眼的偽少年輕歎了口氣,揚手招回了包裹住黑曜石的那枚泡泡。


        「你真是頑強,」教皇低聲呢喃,「果然親眼看見孩子時還是放不下執念嗎?」


        黑曜石沒有動靜,也不會有動靜。教皇撫了撫泡泡表面的薄膜,默默地將黑曜石連同泡泡鎖進一旁的櫃子之中。


        「願這次一切都好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8 15:54:58 | 顯示全部樓層

8/8更

看來光是從聖殿的圖書館,調出來的資料仍舊是不夠多。雷瑟幾日下來,除了觀察格里西亞與羅蘭的狀態之外,也試著排開審判所的空檔。他打算藉由這個時間到皇家圖書館一趟,相信裡頭其中的資料必定不亞於聖殿的收藏。


為此,雷瑟還特別與伊利亞約出來碰面,當負責傳達口信的皇家騎士把嚴實的信件交給前魔獄騎士時,他還嚇了好大一跳——明明自己在與公主婚後,是沒有做出什麼危害聖殿的事情的,為何一向疾言厲色出了名的雷瑟•審判要特別來找他?


「我有事情需要你的幫忙,伊利亞。」雷瑟在酒館的包廂中說,雙手交扣於桃木桌上,神色嚴肅。


「有什麼困難需要透過我?」伊利亞吞吞口水,甚至連酒精都無法壓下此時他心悸的緊張感,「事情有這麼嚴重?」


雷瑟默然,拿起桌上的果汁飲料啜了一口,這樣的動作對伊利亞而言更顯的煎熬,他輕輕地放下杯子,說道,「說嚴重,倒也沒這麼嚴重,不過我的確需要到皇家圖書館調一些資料。」


「這跟你之前發生的意外有關嗎?」伊利亞壓低聲音問,「審判騎士受重傷是個大消息,雖然聖殿已經把消息壓做是法師械鬥發生的氣爆意外,但是已經有巫妖出現在葉芽城的謠言了。」


雷瑟慢條斯理地又喝了口果汁,無糖葡萄柚汁帶著一絲苦澀,於是他抿了抿嘴唇,「無需擔心,我本人就是破除這謠言的利器,平時的巡邏我可沒就此忽略……應該說想藉此造事的罪犯正好被我一網打盡。」


他抬起頭,凝視著伊利亞的雙眼,那雙深邃而正直的黑眸讓伊利亞感到有些不自在,彷彿被那雙眼睛掃過,自己身上任何一絲一毫的罪惡都會被毫無遺漏的窺視一空,伊利亞撇過了頭。


「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做出背叛國家以及聖殿的事情,這樣就夠了。」
「嗯,我相信你,審判騎士。」伊利亞嘆了口氣,「但作為你的前同袍,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多說一些。」
雷瑟挑起了眉。
「我知道這個要求或許有些自私,但是我認為我有必要知道。」
「這個節骨眼上,你還是少知道些好。」
伊利亞突然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壓力,甚至比被格里西亞威脅還要沉重,他只能點點頭,「唉,好吧,我會再跟陛下申報這件事。」


「麻煩你了,伊利亞。」


看著那漆黑的身影轉身離去,伊利亞才發覺自的手心冒著汗,雖然當選上魔獄小騎士沒多久他就被送進皇宮,但對於雷瑟的性格,伊利亞大概也略知一二。他還記得自己第一天要報到時發生的事情,那時的他在聖殿裡迷了路,好不容易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髮的年輕聖騎士,他立刻向對方求助,但對方只是神色淡漠地說了句一起走,那時他才曉得對方就是審判小騎士。


雷瑟•路斯恩,不,雷瑟•審判身上有著超出同齡孩子的早熟氣質,這樣的人,必然會執行他內心的原則、抑或是對於某些事情、某些細節上有著異常的偏執。而現今看來,也的確是如此。


說起來,雷瑟自顧自偵查的行徑,似乎也不亞於太陽騎士。


伊利亞煎熬著是否要告知格里西亞這件事。到底是得罪審判騎士還是太陽騎士下場會更好一些?最終伊利亞選擇放棄,畢竟若是格里西亞有意要偵查,他自己就會找上門來,任何自顧自的告密都只是自找麻煩罷了。


「老闆,再來一瓶一瓶醉。」伊利亞決定放縱自己多攝取一些酒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9 23:34:3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我我追完了!!!
啊不對是追到最新進度了!!
五年前的坑還可以撿回來寫........我突然覺得很慚愧(掩面
所以書的異狀是教皇弄得嗎....教皇早就知道??
然後伊利亞我就說你一句(诶
公主會嫌棄你喝酒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3 13:4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沛兒!!!(能這樣叫嗎
我來催更啦!!!
什麼時候有下一篇!!(##去修你的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4:42:44 | 顯示全部樓層
春櫻 發表於 2019-8-13 13:45
沛兒!!!(能這樣叫嗎
我來催更啦!!!
什麼時候有下一篇!!(##去修你的文 ...

來了來了我來更了,其實這幾天斷斷續續有在寫的只是沒放上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4:44:57 | 顯示全部樓層

8/13更

事情如雷瑟預想般地進行,只不過國王阿奇爾要求必須當面向他陳報。這一切都在雷瑟的預想範圍之內,一般而言,除非遇上皇室重大案件,審判騎士是鮮少會到皇宮去的,故阿奇爾要求他陳報也是非常正常的反應,不過雷瑟早已備好了一套說詞,有恃無恐。


於是當日,雷瑟便風塵僕僕地來到皇宮。行過必要的騎士禮後,阿奇爾挑起眉,眼神中帶著直白的探問,「我倒沒有想到會來皇宮的是你,審判騎士,你有什麼需要動用到國家資源?」


「關於魔王。」雷瑟直白地說,絲毫沒有隱藏的意思。


阿奇爾的眉頭蹙了起來,「這麼敏感的話題?」


「正是。」


「你知道皇宮與光明神殿的關係一向並不好,這一次如果婁子是你們捅的,別想要從我手上拿到補助。」


「我倒不認為您會如此不顧情面。」雷瑟不怒不慍地回應。


「喔?你這話倒是有意思。」


「憑藉您與前太陽騎士長的交情,我不認為您真的會對神殿如何,頂多是看戲般的為難。」


「哈哈哈,夏佐把你教得真不錯。」聞言,國王朗聲而笑,「確實,尼奧那傢伙總是跟我吹噓自己的學生有多優秀,包刮你,所以我是真想看你們有幾分能耐。」


「我想,格里西亞的能力您我都是有目共睹。」


「的確。」阿奇爾認同地點點頭,「繼續吧,你說魔王如何?前一陣子那個混沌祭司可是大鬧了一場。」


「雖還未降世,但我目前已把握到剩下候選人的動向,但我需要調動皇室內部的書籍查詢更多資料。」


國王挑起了眉,「好吧。」他將身子前傾,「話說回來,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


這下換雷瑟挑起了眉。阿奇爾揚起手,一旁待命的皇家騎士便恭敬地走了過來,手中紅絲絨墊子上呈放著一本古書。書的封面是由褐色的小羊皮雕刻而成,中心還鑲嵌了一枚黑曜石。


「這是?」
「夏佐託我保管的東西,」在察覺雷瑟的表情時,阿奇爾又補充,「別看我這樣,不只跟尼奧,我跟夏佐也算是交情不錯。」
雷瑟小心翼翼地接過書本,拂去表面的塵埃。那枚鑲嵌在表面的黑曜石有著一道明顯的裂痕,看來就像是誰用劍將它砍成兩半似的。翻開書頁,雷瑟很驚訝地發現,這本書的內容和早先他在禁書室翻閱的那一本大同小異,更甚者,上面甚至多了許多劃記及眉批。


「我該擔心光明神殿中出現混沌神信仰的叛徒麼?」國王說,一臉嚴肅。


「您不必擔心,不會有這種事發生。」雷瑟回應道,只是他也覺得奇怪,為何夏佐會要陛下替他保管這種書,夏佐從未向他提過這件事,作為老師,為何不親自給予,而是透過第三人之手?


想著,雷瑟的眉又蹙緊了些。


「夏佐說的沒錯,你是個容易緊繃的孩子。」見雷瑟的表情,在王位上的國王站起身來。伸出手,揉亂了青年的髮絲。


「我相信你的能力,相信夏佐的眼光。」阿奇爾勾起嘴角,「況且我肖想揉亂你的頭髮很久了,跟尼奧那傢伙一樣,夏佐在我面前稱讚自家學生的次數,可不比他少。」


審判騎士的表情由驚異轉化為釋然,「我明白了,」他微低下頭,任由國王將他的髮絲給揉亂,「感謝您的看重。」


年輕的文書官在看見審判騎士時非常的緊張,他向雷瑟行過騎士禮,便引領著雷瑟穿越中庭,進入皇家圖書館。


「這個給您。」青年啟動了鑲有飄浮晶石的書盒,褐色的木製容器緩緩地浮動到雷瑟身旁,「若您挑選的書籍數量太多,只要放進書盒裡便可。」


審判騎士整了整衣領,頷首表示明白。


用最快的速度在皇家圖書館裡調閱資料,儘管是雷瑟這般迅速確實的人,也耗費上了好半天的時間。皇家圖書館的館藏不亞於神殿,而因國情交流,甚至擁有更多不同地區的資料。戰爭、族群的演變、信仰的分化等等,不同的書目承載不同的資訊,既龐大又細膩,如同歷史長河的脈動,而雷瑟正試圖從其中揀選需要的資訊。


終於,雷瑟挑了三本書,分別是一本世界戰役年表、一本基辛格王國史,以及一本信仰起源。


將阿奇爾給的那本古書小心翼翼地放入書盒之中,雷瑟用拇指摸了摸書皮上那枚裂了兩半的黑曜石,不解地瞇起雙眼,一種奇怪的感覺自他心底油然而生,彷彿他曾經在哪裡看過這枚黑曜石。


忽地,他想起了禁書室那枚被封在泡泡裡的那顆寶石,似乎同樣也是黑曜石?


雷瑟抿了抿唇,思索著兩者之間的關聯性。


出了皇宮,已經是黃昏,連結夕陽的天空是如芒果般亮麗的橙色,暮靄之間則是拉著莓果色澤的紋理。


雷瑟沉重的步伐踏在神殿前的街上,儼然就像是一堵高牆。他仍沉靜在兩顆黑曜石之間的關係,以及那些不知名戰役之間的連結,他從幾個著名戰役中篩選出了可能和魔王有直接或間接關聯的戰爭,但詳細的部分卻還需要多加整理。


話說回來,格里西亞以及羅蘭都沒什麼大礙,頂多前者比較容易勞累,後者則是難得地每天需要睡上一小時。雷瑟明白,雖然這些徵兆都不算是太嚴重的問題,但的確還是不能忽略。尤其是羅蘭,作為一個死靈君主該是連睡眠都可以完全免去,此時竟然開始有了睡眠現象,這不能說是個讓人能夠輕易忽視的表徵。


需要做的事情還很多,但時間卻是迫在眉睫。想至此,雷瑟深刻的眉宇又皺緊了些。


突然,一顆蘋果自遠處飛了過來,雷瑟俐落地側身閃躲,銳利的眼神往蘋果飛來的方向凌厲地掃去。


一個酒醉的男子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口裡還咕噥著,「什麼審判騎士,不過是借著職位折磨人的變態狂罷了!」說著,男子還朝地面啐了一口唾沫。


「審判長!」遠處巡邏的聖騎士立刻衝了過來,將男子制服在地。雷瑟拍了拍袖口,瞇起眼看著面前邋遢而醉酒的男子,明明是黃昏卻已喝個爛醉,顯然不是什麼善類……或許是自己先前查緝走私販的餘黨,心有不滿才會做出這番舉動。


「我沒事。」雷瑟淡然的說道,揚起手指揮聖騎士架走那名男子。回過頭,從皇宮那兒借來的書箱卻不小心在閃躲時被撞翻了,書本掉落一地。


雷瑟彎下身,拍去書上的灰塵,脖頸上掛著的銀十字項鏈順著地心引力而垂下,映照著夕陽爍著微弱的光芒,而書皮上那枚黑曜石,也呼應著夜晚降臨前的最後一絲光明。正逢於此臨界點,夜色如幕低垂,天空的色彩由暖轉冷。


突然,黑曜石發出了強烈的白光,雷瑟詫異地拋開書本,卻看見有什麼從黑曜石的裂縫中投射而出,在空中聚集為形體,雖然僅有一瞬間,但他依稀辨認出了那是個倒吊著的人形。雷瑟聽見了市民的驚呼。


審判騎士快速地拾起書本,向周遭喊道,「光明神的嚴厲會制裁罪惡。」便疾步回歸到聖殿之中。


真是,沒想到這書竟然還暗藏玄機。雷瑟回到房間,就著燈光照了照那枚黑曜石,但寶石只是反射著燈光,裂縫處仍透著陰影,並沒有像方才在廣場那般的反應。或許那枚黑曜石只有透過陽光才會觸發,雷瑟如此揣想著,但,為什麼夏佐會有這樣一本暗藏玄機的古書,而黑曜石投射出來的人形,又代表著什麼?


雷瑟拍了拍面頰,試圖整理思緒。


「稍微休息下吧。」審判騎士喃喃道。阿奇爾說的對,他確實是太緊繃了,在這個非常時期並不能容許出任何差錯,所以絕對不能一頭熱的偵查而亂了自己的作息。


雷瑟又搖搖頭,試圖不去想方才給民眾看到的模糊人形,以及後續可能帶來的影響。謠言就罷了吧,一般老百姓根本不理解神殿內部的運作,流言蜚語也全來自於他們過度的想像,人民並沒有那樣的開明,要否,十二聖騎士的固有形象也不至於成為傳統——尤其是對於殘酷冰塊組、對於審判騎士的誤解。


走出房門,夜晚的風吹拂在雷瑟的面容之上,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腦門正隱隱作痛地發熱,確實是過度用腦了些。


晚膳的番茄肉醬麵由上好的黑橄欖調味,但雷瑟卻一點都無心享用食物。審判騎士拿著銀叉撥弄著盤中的麵條,雖然神情是一貫的嚴肅,但比起過往專注吃飯的樣子,顯得無精打采許多。


「審判。」羅蘭端著盤子,盤內裝著少少一團麵條,神色擔憂地走了過來,「怎麼了,你看起來不怎麼好。」
魔獄騎士在雷瑟身旁的座位坐下,「發生了什麼事,雷瑟?」
「沒什麼,」審判騎士捏了捏眉間,「只是有點累。」


「你是該好好休息。」魔獄騎士說,臉上是無比的認真,「一個騎士不能夠不休息。」
「說到這個,你的身體如何?」雷瑟淡淡地帶過話題,反問道,「除了需要休息之外,還有沒有哪裡異常?」
羅蘭微微低下頭,思索,沉默了幾秒,而後抬起頭,「我做了一個夢。」
雷瑟挑起眉,「跟我多說點,你夢到了什麼?」
羅蘭的眼神似乎飄移至了遠方,「懸崖邊的一棵老樹,一具倒吊的屍體。」
倒吊人!雷瑟的神情顯得有些驚訝,但他很快收斂起了表情,「然後呢?」
魔獄騎士拉回眼神,搖了搖頭,「我只看著它掛在樹上隨風搖晃,其餘的就不記得了。」
審判騎士抿了抿唇,「或許太陽也做了類似的夢。」說著,雷瑟站起了身。
「等等,雷瑟。」
「嗯?」
羅蘭看著面前審判騎士幾乎沒怎麼動過的食盤,雷瑟的神情顯得有些無奈,「我待會再吃。」
羅蘭十分堅持地拿起托盤。
審判騎士只是嘆了口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3 16:19: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裡是新讀者XD不過羅蘭跟審判的感情已經好到叫名字了嗎!?(看到那句「等等,雷瑟。」時嚇了一大跳)雷瑟跟格里西亞都是認真起來爆肝的啊

點評

設定上他們小時候三人就認識啦,參考的是番外漫畫的設定。  發表於 2019-8-13 19: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3 19:45:35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個騎士不能夠不休息
羅蘭你是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人XDDD
審判你就接受你家下屬(?)的好意吧,不然你會被太陽再關一次禁閉的
嗯?不過太陽應該沒那個勇氣再來第二次?(诶

點評

很難說XD  發表於 2019-8-13 19: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