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愛沛兒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當黑暗成為黑暗 8/26更(正常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3-2 15:14:32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作中是格里西亞不再擁有強大的聖光
這篇則是雷瑟失去聖光能力...
說真的
我個人認為雷瑟沒有聖光不影響
因為他的最強技能是專剋太陽騎士長嘛!!(攤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3-3 12:30:34 | 顯示全部樓層
31# jasminum


哈哈,大大說的好啊!
(格:.....為什麼最強技能是這個啊?)
況且雷瑟就算沒聖光還是超強騎士一名。
無所謂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3 02:52:22 | 顯示全部樓層

4/13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4-13 20:44 編輯

        「唔。」格里西亞的表情因這段話而扭曲,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認,雷瑟說的沒錯,如果是復活術所付出的代價,是不可能向光明神討要回來的。但格里西亞並不想就這樣放棄希望,何況對方是他的摯友,他最重要的兄弟之一,他怎麼可能忍受他們因為自己的緣故損傷一分一毫?

        「「都是我的錯。」」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分別出自格里西亞和羅蘭的嘴,前者神情嚴肅,自責中仍不斷地思索;後者神色愧疚,左右閃爍的眼神展現了無助中的不知所措。

        「審判……」其餘的十二聖騎士們全都露出了複雜的神情。

        「與其自責,不如想些要緊事。」雷瑟淡然的說,如同說出自己失去聖光的事實只是報告一件代辦的事項,他翻了翻桌上的公文,將它們折疊整齊,放置一旁,又開口,「羅蘭沒有成為魔王的原因查出來了麼?」

        「還沒有。」羅蘭說,並摸了摸腰上所掛的家傳魔劍,漆黑的劍身閃耀金屬的色澤,鋒利的彷彿見著就會為之所傷,劍柄與劍刃交接處鑲著一顆血紅色的寶石,正是羅蘭將粉紅封印在其中的載體,「自從我把粉紅封印之後,她就沒說過話了。」

        「紅詩也是,」格里西亞緊接著說道,碰了碰胸前永恆的寧靜,蔚藍的寶石在他撥弄下左右搖晃,柔和的光芒閃爍晃動如同湖心中的漣漪,「無論我跟她道歉也好哄她也好、威脅利誘也好,她就是一點回應也沒有,甚至連我思考到撞上牆壁她也一聲不吭。」

        雷瑟挑起眉,隨後將雙手交扣放在胸前,垂頭沉思,而後抬起頭,看向其他人,「其他人呢?有沒有什麼線索?」

        見眾人搖搖頭,雷瑟不禁嘆息。這下可麻煩了,若是魔王誕生,十二聖騎士大可以以聖光鎮壓住魔王,可現在明明剩餘的候選人,一位已經失去碎片,另外一位卻也沒有因此成為魔王。雷瑟並不認為作為巫妖的粉紅與紅詩會讓魔王降世失敗,哪怕是不單滿足她們彼此之間的私心,這就是她們應該履行的義務,無論如何都必須達成。

        「沉默之鷹那邊似乎也沒有動靜。」雷瑟喃喃說道,原先蹙起的眉又更擰緊了些。自從羅蘭殺死格里西亞、格里西亞又復活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個禮拜,可混沌神殿那兒卻是半點動作都沒有。難道說只有真正的魔王降世,沉默之鷹才會帶著人馬一同來向未來的主人效忠麼?

        眾人見審判的表情越來越難看,平時威嚴的面容此時顯得更加難以親近,故也不好開口再說些甚麼。沉默了良久,雷瑟終於宣布散會,畢竟毫無進展的會議,待著也是徒勞無用。

++++++++++++++++++++
啊……五年前斷尾的文,文筆這麼好就放棄真的好可惜,唉,也許慢慢的補起來吧
或許又斷耕,十年才寫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3 20:03:1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新的讀者!!
很好看很精彩!!
到底是誰才是魔王呀!!

大大你什麼時候才會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3 21:13:09 | 顯示全部樓層

4/13二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4-13 21:16 編輯

       「太陽跟魔獄留下,我有事情要和你們談,」雷瑟理了理耳後的髮絲,在看見眾人有些不解的神情後,又補充道,「私下談。」

       待所有人走後,整個會議廳中只剩下雷瑟及方才被點名的二位十二聖騎士,此時的空間中是難以忍受的沉默,彷彿被蒟蒻所悶那般折磨人。

      「雷瑟……」

      「我說了,不必再道歉,不必再自責。」此時的雷瑟口氣放緩了些,因他知道面前這兩位魔王候選人才是最需要被安慰的人,於是他先是拍了拍格里西亞的肩膀,說,「我幫你買好藍莓派了,寄放在寒冰那裡,待會要吃過去拿便可。」語自此,雷瑟收回了手,緩慢踱步回自己的座位,「另外,我想跟你借永恆的寧靜。」

      「嗯?」格里西亞眨了眨眼,如海水般深邃的眼眸染上一層不解。

      「別多問,」雷瑟說,「又或是你有興趣知道審判騎士如何審問巫妖?」

        格里西亞搖搖頭,逕自將頸上的垂鍊解下,交到黑髮男人的手中,眼神堅定,「我相信你。」不過他又從對方手中攢回寶石,咬牙切齒地對寶石說,「紅詩妳給我聽著,如果妳敢動雷瑟一根寒毛,我就讓妳死到無法轉生。」

        寶石沒有任何動靜,只是柔和的光輝依舊美麗,見此,格里西亞才心甘情願的將永恆的寧靜交到雷瑟的手中。

       「先離開吧,剩下的,我會好好跟羅蘭談談。」

        「……。」見金髮男人的背影隱沒在木門之後,羅蘭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地從腰上取下佩戴的魔劍,放置在桌上。

        雷瑟看著對方的雙眼,但羅蘭在意識到他的視線時便低下了頭,受龍之聖衣而轉化黑銀夾雜的髮絲垂在額前,遮住了他如湖光般澄澈的眼眸。

       「你沒有錯,」雷瑟輕聲地說,似擔心對方仍深陷自責的泥沼中,又說,「沒有人責怪你,格里西亞也是。」

       「但我……」羅蘭的聲音此時顯得乾啞而沉痛,雷瑟走過去,如同方才安慰聖殿之首那般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與其在意你殺死他,他更害怕你自責,」雷瑟收回了手,要羅蘭坐下,「你也知道格里西亞那傻瓜,總是把自己放在我們之後。」

       「唔……」羅蘭抬起頭,似乎又想再辯解些甚麼。

       「夠了,」雷瑟扳起一隻手,以手勢阻隔了羅蘭欲傾瀉而出的話語,「如果你真想贖罪,那就別再自責,振作起來,替我們解決接下來的難題。」

       「嗯。」羅蘭輕輕地頷首,乾啞的聲音也似乎因雷瑟的話語而稍微平緩。

       「我們會在你身邊,身為十二聖騎士,沒有人需要獨自面對什麼,你明白麼?」

       「我明白了,」羅蘭抬起頭,此時的他終於能夠直視面前他的直屬上司、他的摯友——雷瑟·審判的雙眼,「謝謝你,雷瑟。」


+ + + + + +

逃避唸文學史使我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3 21:18:12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哇!
好精彩!!
雷瑟為什麼要拿紅詩和粉紅呀!
該不會證明雷瑟變成魔王了吧!?
快點說雷瑟是魔王!
然後去魔王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4 03:05:01 | 顯示全部樓層

4/14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4-14 14:50 編輯

       在十二聖騎專屬的祈禱室,雷瑟將魔劍抱在懷中,另一手則是握著永恆的寧靜,他虔誠地跪在光明神的神像前,低頭呢喃而禱告。

        陽光透過彩繪玻璃窗灑入,在雷瑟的髮絲上映下不同的色光。他的瀏海順著地心引力而垂下,蓋住了大半張臉,若是從遠處看,許是只能判斷出那側顏深邃而剛毅的幅度。

       「一切都歸功於祢……」雷瑟喃唸著,精明的眼中此時只有疲累,過了一會兒,他上前將封印著巫妖的寶石及魔劍放在光明神像的衣擺前,隨後十指交扣於胸前繼續禱告。

       「發生了很多事,但若一切安好,那便是我最終的奢求。」雷瑟垂下眼眸。

        他不敢想像復活術失敗的後果,倘若格里西亞死了,聖殿該如何對民眾交代?群龍無首的十二聖騎士又該如何?他也不敢想像若是太陽復活了,但靈魂卻不完整、意識模糊抑或是瘋狂,自己又該如何承擔下一切。

        雷瑟知道自己很脆弱,但他必須扛下所有,不只為的是捍衛的初衷,更是為了一切,為了所有人。作為審判騎士是聖殿第二把交椅,而格里西亞現在又如此虛弱,他更不能倒下,無論如何都不能。

        想至此,雷瑟深吸了口氣,將臉埋在手掌中。

        出乎意料地,他哭了起來。低沉的嗚咽聲在空檔的祈禱室中迴盪,顯得他獨自一人是多麼的孤獨。說來也諷刺,雖然雷瑟自己方才以堅定的口吻才告訴羅蘭,任何十二聖騎士都不需獨自面對痛苦,但他自己卻才是那個最不肯將脆弱展露出來的人。

        故而,雷瑟的內心懷著的是對神的感激,感激祂讓太陽復活,感激祂沒有奪走更多。若是聚集聖光的能力可以換回格里西亞,那又算得上是什麼?

        調整好呼吸,雷瑟抹去了臉上以及衣襟上的淚水,漆黑的袍滑順如絲綢,撫去淚水便如同自桌上抹去滾動的珍珠。

        很快地,雷瑟便調適好心情,準備進行他所謂的審問。為了防止干擾,他早已將祈禱室的門給反鎖,並囑咐副隊長維達在門口看守,除非是真正要緊的事,否則任何人都不能恣意闖入。

        他拿起了屬於太陽騎士的蔚藍寶石打量,從外觀上來看,永恆的寧靜便是一枚極美又極純粹的水屬性寶石,光芒透入其中似乎沒有任何阻礙,便會透著切割的角度熠熠生輝。甚或是格里西亞將巫妖封印進去後,永恆的寧靜看來也沒有任何改變,依舊如同以往閃耀和璀璨。

        「施芬。」雷瑟低聲的呼喚,但並不是呼喚寶石中屬於格里西亞的巫妖紅詩,而是屬於另外一個魔王候選人、揚言要等新一代魔王候選人降臨才肯出現的巫妖。

       「……。」沒有動靜,如同雷瑟預料的那般。

        於是雷瑟拿出了他從教皇那邊討要來的風屬性祖母綠薄片,試探性地輕敲了敲永恆的寧靜。

       『鏘——』當兩種不同屬性的寶石接觸時便發出了清脆的擦撞聲,隨後是屬性排斥的嗡嗡聲,僅只是輕輕地擦過,雷瑟的手便能夠感受到那強烈的震動。而巫妖是被封印於寶石的結構之中,若是寶石遭遇屬性之間的衝擊,對封印在寶石之中的巫妖而言,肯定是萬分難受。

       是故,他便打算藉由這個特性逼巫妖們開口。

        雷瑟伸手將祖母綠薄片疊上了魔劍核心的寶石,銀黑的劍身都因屬性之間的排斥而微微震動,「粉紅。」低聲的叫喚是一種警告,為的是告誡巫妖自己不會讓他們好過——除非他們開口道出令雷瑟滿意的答案,審判騎士從來都不吝惜使用刑罰。

        回應他的仍然是一片沉默。

        於是雷瑟垂下永恆的寧靜,握著鑲串寶石的鏈條,甩著將蔚藍寶石往疊著祖母綠片的魔劍上敲。

        「「「啊——!」」」在屬性劇烈碰撞而產生的咻咻聲與震動中,雷瑟彷彿聽見了三種不同的哀嚎聲,一聲聽來如同騎士被刺中頸脖時噴濺出鮮血的嘶吼;一聲聽來如同貴婦為愛人虐殺時慘烈的悲鳴;最後一聲如同壕溝中的幼童被毒氣給嗆咳的哭喊。

        「說話。」雷瑟冷冷地說,「否則我就要繼續了。」

        「別那麼做,」其中一只巫妖自永恆的寧靜中傳遞感知給了施重手的審判騎士,雷瑟依稀能夠辨認這是屬於施芬的嗓音,「若是你真的毀了我們,不單是我們而已,這整個地方都會爆炸的。」

        「我認為這並不算甚麼,」雷瑟的語氣嚴厲,同他每一次每一次對於犯人的質問,「但若毀了你們,你們就再也沒辦法引導出新的魔王。」

        從他口中吐出的話語,一字一句都是對於巫妖最直接了當的威脅。雷瑟深諳他們的弱點,這些巫妖們不怕自己被毀滅、不怕被威脅殺掉他們各自的候選人,他們最害怕的就是從此被根絕,再也無法履行讓混沌神代言人降臨的義務。

        「可惡!該死的審判騎士!你以為我們這麼容易被毀滅掉嗎?」紅詩氣憤地尖叫。

        「僅憑我的力量,或許不行,」雷瑟放輕語調,「但此時此刻,我身在光明神殿的最中央,就在光明神像之前。我曉得你們這些巫妖,只要越靠近光明神,力量便越脆弱。或許藉由審判神劍,便能就能將你們永遠根除,甚至還用不到聖光。」

       「毀了我們,你永遠別想知道你想知道的!」

         聞言,雷瑟挑起了眉,隨後又將永恆的寧靜砸向祖母綠片及魔劍。

        「呀——!」又是巫妖痛苦的嘶吼聲。

        「你們認為自己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審判騎士的雙眼微微眯起,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凌厲。

        「我說,我們說,求你住手。」施芬與紅詩虛弱的應答。

        「嗚嗚,羅蘭,我被欺負了啦……」粉紅的哭腔中仍帶著小女孩似的甜膩。

        「你想知道些什麼?」三只僅能任由他者擺佈的巫妖虛弱地問。

++++++++
要好好念書了,或許之後才更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4 13:53:0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要停呀!!!
審判你這樣好過份喔!這麼可以欺負女孩子呀!(雖然她們是巫妖
但能用輕一點溫柔的方式逼她們說出口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4 00:18:51 | 顯示全部樓層

4/24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19-4-24 00:22 編輯

        「為什麼羅蘭沒有成為魔王?」

        「這我們也不知道呀!」粉紅高聲地說,「就連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雷瑟挑起眉,似乎對於粉紅所說的話仍存疑著,「那麼誰會成為魔王?」

       「這我們怎麼會知道?」施芬有氣無力地回應,
       「如果我們知道的話,還需要讓我們親愛的孩子們廝殺嗎?」

        的確,這話確實有它的道理在。雷瑟思忖著,又問,「以前發生過麼?這樣的情形。」

      「從來沒有!」紅詩說,隨而矛頭指向另一位巫妖,「一定都是因為粉紅胡搞瞎搞,把自己的孩子做成不死生物才會這樣!拜託,哪有這麼犯規的?」

      「誰叫你家格里西亞搶走羅蘭太陽騎士的位置,那是你的問題!」

      「夠了別吵了!體諒一下已經失去孩子的我好嗎?」施芬恨恨地說。

      「什麼啊,我的孩子現在明明還活著,但是都被搞到連魔王的碎片都沒了嚶嚶嚶……」

        見著三隻巫妖吵起來,雷瑟忽地覺得,或許讓它們一直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抉擇,故而,他默默地舉起了祖母綠薄片。

     「等等!」察覺了對方動作的巫妖們不禁同時叫喚起來,停下了爭論。

     「所以,就連你們自己也沒有定論?」

     「雖然可恥,但這是事實沒錯。」施芬說,語氣中還夾雜著屈辱般的哀怨。

        雷瑟皺了皺眉,這下事情可更棘手了,就連巫妖本身也不曉得為何事情會演變至此,雖然不排除它們可能語帶保留,但目前而言聽來都屬實。要否,若是它們說謊,也獲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這一切使雷瑟感到心煩。

       「夠了,」他說,「夠了,如果還有問題,我會再來問你們。」

        走出門,一臉沉鬱的審判騎士呼喚來他的副隊長,「維達。」

      「是!」

      「把這交還給魔獄騎士,另外,這交還給太陽騎士。」雷瑟將沉甸的魔劍以及寶石鍊墜遞與維達,神色嚴肅而不悅。

      「隊長?」似乎是察覺到雷瑟面色的異樣,維達有些不放心地呼喚對方。

      「我沒事,快些去吧。」雷瑟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需擔心自己,隨後便將目標移轉至神殿的圖書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7 07:50:35 | 顯示全部樓層
哇!

接下雷瑟要怎麼處理呢?圖書館有相關資料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