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愛沛兒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當黑暗成為黑暗 11/24更(正常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0-25 17:23:5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裡的夏洛特真可愛!
音孟喜歡

Hi, 艾沛兒
我是音孟,
好久不見
這是我新帳號
舊的被盜了救不回來
只好弄新的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5 19:40:07 | 顯示全部樓層

11/15更

本帖最後由 愛沛兒 於 2020-11-23 01:28 編輯

第八章 審判

狼人在月光下奔跑,緊追在後的是走路歪斜的骷髏兵,狼人先是駐足,雙爪如利刃崁入泥巴之中,牠們抬起頭,嗅聞著空氣,對天長嚎後朝著遠處的村莊直奔而去。


淒厲的哀嚎劃破夜晚的寧靜。


「露狄亞、露狄亞,妳在哪裡?」男孩在一片紛亂中急切的叫換,然而卻不見年幼妹妹的身影。


「露狄亞!啊!」燃燒的樑柱自屋頂倒塌,險些砸中男孩。


「哥、哥,我在…這裡……嗚嗚!」


「露狄亞!」男孩不顧擦傷的膝蓋,奮力地爬起往妹妹聲音的方向奔去,他用力推開舊屋門口破碎的柵欄,蹣跚地向女孩瘦弱的身軀挪近,「啊啊……終於找到你了。」


男孩一把將女孩緊擁,此時女孩的眼瞳卻因恐懼而瞠大,「哥哥,背後!」


男孩回過身,眼角餘光只見那半獸型態的不死生物,血盆大口滴著涎水,熱氣撲騰,就要朝兩個孩子咬下。


「不要啊!」孩子們擁抱彼此尖叫出聲。


刷——!月光下,渾身漆黑的劍士舉著長劍將狼人劈分為二,惡臭的黑血噴上牆面,狼人的頭顱滾落在地面,甚至連沉吟都來不及發出。


「啊……啊。」嚇傻了的男孩瞠目結舌,抱著啜泣的女孩瑟縮在牆角,背光之下的黑色劍士看起來是如此高大,卻又是如此冷漠。


黑色劍士一語不發,朝著兩個孩子伸出手。男孩無法看清對方的臉,又因恐懼而嗚咽。


「嗚。」男孩詫異地睜開因害怕緊閉的雙眼,屬於黑色劍士的那隻手只是靜靜地放在他的頭上,不一會兒,劍士收回了手,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中。


男孩愣愣地摸了摸放在被黑色劍士摸過的頭頂,未曾想過那樣的手竟然是如此溫暖。


女孩的啜泣聲引回了男孩的思緒,是啊,還有妹妹要保護,待在這裡可不行!於是男孩一把抱起妹妹,打起精神,往民眾疏散的方向逃去。


§


「陛下,您又夜晚外出嗎?」伊路問道,雖說如此,他的內心早有定論。


「嗯。」魔王淡然答道,自腰間抽出染黑血的長劍,「暗黑之域的封印有些鬆動,我帶無名去處理順道把逃出來的不死生物給清了。」雷瑟語氣平穩,彷彿方才不過是出去散步似的。


「您沒事嗎?」近侍緊張地問,身旁他所敬愛的陛下傷了一分一毫。


「不要緊,不過是些狼人和骷髏兵,甚至在牠們辨認出我朝我跪下之前,我就已經擊潰他們了,並無大礙,」魔王答道,又說,「不過村子確實半毀了,我還不夠快,伊路,審判之後帶著闇騎士去那裡協助重建吧,位置在基辛格與忘響的交界處,這兒。」


雷瑟指了指地圖,吩咐道,「話說回來,如我之前詢問你的,在基辛格內有看見疑似十二聖騎的人嗎?」


闇騎士點點頭,「一頭藍髮的男人,一對綠色的眼睛,如果說是偽裝那也太張揚了。」


「我知道他們會來,所謂偽裝也只是給一般民眾看的罷了。」魔王揚起嘴角,似笑非笑。


「不過既然他們來了,那麼乾脆點把他們引進闇神殿內吧,也好直接聽聽他們的訴求。」


「要將他們逮捕嗎?」


「說是邀請吧,來者是客。」


「我明白了,屬下這便差人去尋找他們。」


  §


旅店客房內,休憩中的十二聖騎士圍成小圈而坐。


「羅蘭,說好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我們是不是該直接攻進去混沌神殿比較好?」希歐抓起桌上的果汁,朝著羅蘭眨了眨眼。


「確實,這幾天並沒有特別的騷動,而且四處打聽的結果,基辛格人民自己對於魔王的事情似乎也是一知半解。」羅蘭思忖,不過一旁的維瓦爾卻舉起了手。


「上次因為喬葛,」說至此偽裝成戰士的孤月騎士還瞪了下對方,「認識的那名闇祭司,倒是告訴我不少事,她說她覺得這個魔王非常自律而且一點都不危險,甚至比起魔王更像是個審判天使。」


「哈哈哈,審判天使,真是絕了,我們這是要把天使拉回來當一個人類,與神明為敵的任務,果然只有神的代言人們可以做吧?」似乎是逗樂了喬葛,他不禁捧起肚子哈哈大笑,但在看見伊希嵐責難的眼神時便收斂了一些。


「是嗎,看來我們或許真的該考慮直攻這條路。」死靈君主皺了皺眉。


「或者說是故意讓幾個人被抓去當人質呢?藉此滲透之類的?」希歐小心翼翼的提出意見,不太確定地看向羅蘭。


「譬如直接指著你大聲說:快看!是十二聖騎士的暴風騎士耶,快看那頭好顯眼的藍色頭髮!」喬葛忍不住吐槽道。


「我這是因為,啊——!頭髮染了一時半刻之間很難染回來,況且確實有很多法師為了炫富會染頭髮啊!」


「我想雷瑟也料想到我們會來,這對他來說並不難推測,你也知道我們十二聖騎士誰都不能少,不是只有格里西亞這麼固執。」羅蘭說道。


「不過我們偷偷蓋布袋的那個闇騎士倒是什麼也沒說,如果咱們的聖騎士這麼有擔當就好了。」喬葛搔搔下巴,揚起眉,「到最後還得用盾牌把他敲暈,浪費這麼大力氣卻連一點好東西都撈不到,身上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還以為混沌神殿很有錢呢。」


「我們是在調查情報,不是搶劫。」維瓦爾沒好氣的說。


「我知道,不過總得營造成是劫財的樣子,要不然被發現是聖騎士的鍋,本來兩邊關係就不好的神殿樑子可就結下了……」


『叩叩叩。』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騎士們的談話,伊希嵐一語不發,看了看羅蘭,後者點點頭,偽裝成冰法師的聖騎士便緩緩打開了門。


門縫中透出的是約莫五十歲男子的臉——旅店經營者的臉龐,「抱歉打擾了各位大爺,」男人說道,豆大的汗珠自油亮的前額滑下,「但是這幾位闇騎士大人說要找一位藍髮的男子,我沒法攔阻他們,哎唷,闇騎士可是有權能夠盤查的呀!」


伊希嵐警戒的朝後擺了擺手,羅蘭搖搖頭,率先走向前,將門完全打開,在他面前的除了有些畏縮的老闆,身後則是跟著三名闇騎士裝束的男人,領頭的那位束著低馬尾,長相俊秀,衣飾也較身後的兩位華麗些。


馬尾闇騎士先是向羅蘭等人行禮,而後不卑不亢的說道,「您們遠從光明神殿至此,想必舟車勞頓,故而陛下要我誠心地邀請您們來光明神殿坐坐,首先聲明,我等並非敵人,故而除了我等三人引路者,其外並沒有埋伏,還煩請您們跟我們前來。」


「如果我們拒絕呢?」希歐試探性地回答。


聞言,闇騎士表情並未動搖,而是繼續說道,「您們想要的東西和我們的方針並未有所牴觸,相信您們也不會想要在這裡、」說至此伊路揚了揚眉,示意身旁的老闆以及臺階下觀望的民眾,「起衝突,況且陛下也有意想和你們談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11/24更

「羅蘭,怎麼辦?」希歐低聲的問,後者嚴肅著表情思考,不一會兒就頷首允諾。


「好,我們跟你走。」


伊路點點頭,一道令下,身旁兩名闇騎士便自主地進入房間替騎士們拿起行囊,而伊路則是向老闆結清了這幾日的住宿費用。


「真是不好意思了,闇騎士大人。」收到款項的男子弓起身體,臉上堆滿諂媚的笑容。


一出旅店,道路的另一頭又出現了另一支闇騎士小隊,羅蘭不禁皺了皺眉頭,但待他們靠近後騎士們才發現他們押解著一群人犯,此時伊路解釋道,「這一些人犯是要押回去給陛下審判的,我想您們應該很熟悉那是怎麼回事。」


「什麼?」率先出聲的是維瓦爾,「你開玩笑吧?雷瑟他這種時候還不忘要工作?」


「我想您們也該打聽到了我們對陛下的看法,」伊路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多改變,「確實那樣的姿態說是審判天使也不為過。」


「喂,審判不可能把我們押過去當犯人審判吧?」喬葛不悅地說,伊路則是露出微妙的神情。


「不,除非您們做出了什麼有違律法的事。」


「那倒不用擔心,」羅蘭義正嚴詞地回答,「哪怕經過偽裝,我們依舊是聖騎士。」


眼前華麗而漆黑的神殿壯闊,戒備森嚴,如同一隻沉睡的猛獸,騎士們不禁揚起頭仰望神殿,一直一來他們都只在遠處看著,此時靠近後全然不是同樣的感受,混沌神殿以各式石雕裝飾柱子、塗上帶著金粉的顏料,連最枝微末節的石像鬼都精心打磨。


維瓦爾不禁讚嘆,「這麼大的黑曜石礦,我的光明神,他們還真是有錢到了不行。」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踏上石階,此時一個挺著孕肚的貴婦靠了過來,「哎呀!」她有些驚訝,然後立刻皺起眉打量四周,確認那個曾經讓她皮膚黑了許久的男人不在後,才看向羅蘭,「格里西亞那個卑鄙無恥的傢伙居然沒有來!」


「是,」羅蘭一直嚴肅的表情終於鬆懈,既然愛麗絲公主在此處,那麼這樣的場合確實不會是太過緊張的,「聖殿不能群龍無首。」


「不來也好,」懷孕並沒有減損公主的美麗,她依舊皮膚細膩、五官姣好,「要不然我可要撕爛他的臉了,哼!」


「愛麗絲,小心點,別到處跑。」等陽從遠處跑來,臉上滿滿都是擔憂,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上女人的肩膀,另一手則是撫摸著她的孕肚。


騎士們默默地別開頭,畢竟這樣的閃光的威力幾乎比起聖光更猛烈,而伊路則是向沉默之鷹行禮,「鷹長,我已奉陛下命令帶回訪客。」


「知道了,讓他們到客房休息一會兒吧,」等陽說,此時臉上表情柔和,一點都不似當時拜訪聖殿時那樣銳利如鷹的神情,「審判下午才開始,可以讓訪客們先行用餐。」


「是。」伊路行禮,引介著騎士們到了客房,「您們有特別想吃什麼嗎?儘管提出要求,我等會盡力提供。」


一直沉默的伊希嵐終於按捺不住,「我們想見審判。」


「這、您們待會就能碰到面了,請稍安勿躁。」


「別擔心,寒冰騎士,你們的審判騎士在這裡過得很好!」跟著一同過來的愛麗絲說道,揚起笑容,「他批准我動用經費去買孩子們未來的用品還有衣服、完全不會發脾氣,真是個好男人啊!只差等陽那麼一點點了。」


希歐拍了拍伊希嵐的肩膀安撫他的情緒,隨後開口向愛麗絲搭話,「妳公主殿下,妳的孩子大概什麼時候要出生呢?」


聞言,作為母親的愛麗絲驕傲地抬起頭,「再六個月。」


「咦,不過妳的肚子……」


「哼哼,」愛麗絲又更得意了,她摸了摸肚子,「是三胞胎,一次生三個,很棒對吧?」


「哇,真的很厲害。」希歐不禁鼓掌。


「不過格里西亞那傢伙居然要我的孩子過去當十二聖騎士,真是,他們還那麼小,怎麼說應該也沒辦法吧?」愛麗絲哼了口氣,表情無奈,「而且如果我的孩子都是女孩,我怎麼捨得放她到一堆臭男人的地方工作?」


「不然當祭司也可以。」喬葛說,愛麗絲回過頭,盯著喬葛的臉看,隨後靠近往他肩頭用力地戳。


「就是因為有像你這樣的臭男人,我才不放心把孩子放過去!」


「噗。」維瓦爾與希歐不禁竊笑。


「什、什麼?我怎麼了?」喬葛一頭霧水,露出了誠懇的神情。


「別裝了,像你這樣欺騙女孩子的臭男人我看的多了,我一眼就能看穿。」愛麗絲皺了皺鼻子,神情不屑。


「看來公主殿下閱人無數呢。」維瓦爾說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