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同人文] 【吾命轉世】二十一世紀的史詩(新版 第十二章)(5/13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5-25 21:33: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6-2 23:21 編輯

【第二十三章】

「你已經盯著手機一個小時了,這還真不像我認識的烈火。」


「你有資格說這句話嗎?」烈火隨手比著天花板和牆壁,「道士家族的家主,我前世如果知道我們會轉世,絕對不會想到這會是你這一世的身分。」


「與生俱來的,推也推不掉。」綠葉短短一句話闡述了他滿滿的無奈。烈火則是將注意力放回他的手機螢幕上面。


他到底有沒有被認出來呢?這首歌很芭樂,如果死命裝傻應該能夠呼攏過去。就不知道他的學姐好不好騙了……


可是,阿妮雅已經開始懷疑了。她剛剛就傳了一封訊息過來,訊息內容可沒有婉轉可言。


我打電話給你的時候你人在哪裡?


這個問題還真直截了當啊!「啊啊啊,我到底接下來該怎麼辦啊!就因為忘記關靜音而被發現──」


「也是可以老實跟她說明?或者讓孤月他爸幫你背書,孤月找回來了他們家應該很開心。雖然我還是是誰綁走了孤月,目的又是甚麼?」


「對魔獄復仇,至少目前我們從艾拉身上接收到的情報是這麼說的。」暴風一邊坐下,一變將平板交到烈火手上,「我才剛跟審判匯報完我和魔獄在領域內和艾拉的對話與達成的協定。其他人就等睡醒後再一起開會討論了。呼,今天的事情還真多。」


全部十二聖騎士基於安全理由都被綠葉帶來柳曜本家了。這也是為甚麼他們三人大半夜會坐在一個中式庭園的亭子的屋頂上聊天。


綠葉聽到了也感慨道,「最近事情真的很多。至少我們把孤月找回來了,一切都能回到正軌了。」


「如果太陽能醒來就更好了。」


「至少我們不用『又』在太陽昏迷不醒的時候跟另外兩個國家交涉。這個時候再來一個魔王事件我絕對要罷工。」暴風伸了歌大懶腰,順勢往後倒下,不一會兒他們身後就傳出均勻的呼吸聲。


「啊……他也是累壞了。」


「不累壞才怪。」


烈火再度穿著實習生制服踏進組織總部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了。這兩天還當真所有人都平安無事,沒有再有同袍被魔法打飛或者被綁架。雖然孤月還沒有正式歸隊,但是他們還是收到了孤月報平安的訊息。魔獄也已經從冥府回來,可是他對綠葉把他弄昏送下去一事還是有一點生氣。但是在綠葉真摯的道歉之後,魔獄也只能簡單的摸了摸鼻子認了。


也有可能是因為審判支持綠葉的做法,畢竟讓魔獄在冥府休養是真的讓魔獄用最短的時間恢復。


但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煩惱,比如說正對著他迎面走來,正在氣頭上的學姐。


「奇克斯.布雷茲!」阿妮雅的聲音充斥著整個走廊,識相的人自動讓出一條走道給一副要把實習生吃掉的同事,「告訴我,這兩天你去哪裡了!你最好給我一個夠好的理由。」


「我……我快被當了,所以老師在幫我補習……」還是搬「補習」的名義出來好了。如果阿妮雅突然有興趣稍微調查一下,她也能發現那張慘不忍睹的成績單。回頭說不定會被臭女人笑死就是了。


說來,下個禮拜又要段考了,最近事情這麼多他真的還有時間預習嗎!


「好吧。你不是在船上就好,那天出海怪殲滅任務,那該死的召喚師用了跟你一樣的鈴聲。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有人的品味跟你一樣差。」阿妮雅翻了個大白眼,扭頭就走,臨走前還不忘說,「今天還沒有事,自己找東西學習去。有事我再叫你。


「這首歌明明就不錯……」烈火咕噥道,漫步走過整個走廊,卻在中途被一隻手拉進了一個廁所。


「靠夭,突然把我拉進來是怎樣──」烈火甩掉對方的手,不耐煩的問他,「好啦,拉我進來做甚麼?我沒有被學姊吃掉你放心──」


孤月不知道是不是被關太久身體長蟲,整個人扭扭捏捏地。他看起來很著急,抓著烈火的肩膀悄聲說,「我被我父母監視了,現在連跟你們的一封訊息都傳不過去。」


「所以?我有跟你熟到可以傳訊息嗎?『學長』」他還特地在「學長」二字加重了語氣。孤月是被綁架期間撞到頭嗎?叫他裝不認識的也是他,現在抓著他跟他說話的也是他……聯絡不到就去凡普晃一圈啊!用警察的權利說要請求校方協助調查混進去,這不是他最會的事情嗎?
烈火把孤月推開,「我有事要先去忙了。」


「至少給我個電話號碼嘛!」


「光明神在上,你是腦袋被撞壞了嗎?我不是聖騎士當中用腦的都知道這個東西不能在組織總部講。」烈火用前世語言說,但是對方用著「你在工三小」的表情望著他。


烈火意會了過來,迅速敷衍了一句「我的電話號碼自己在員工資料查啦!」後快步離開廁所。


馬的,最近所有人都想假扮孤月就是了!


組織還真是危險的地方!烈火這麼想著的同時已經穿越了整個走廊。他現在只想著要如何離開組織總部。他能感覺到有幾對視線在監視著他,如果他現在打電話或者傳訊息都會被對方看在眼裡。暴風今天沒有過來總部,審判和寒冰也都待在家裡。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求救手繩……


早知道就把瞬間移動魔法學起來!但烈火滿腦子在思考著如何不動聲色地傳出求救訊息,卻沒有注意到前方的來人。


「對不起。」烈火很快地道了歉離開了原地。只是撞了一下,能在組織工作的都不是玻璃做的不會有事啦!


「布雷茲!正好!你有收到會議通知嗎?」


又遇到另外一個麻煩的女人。為了避免無謂的紛爭,烈火還算有禮貌地問了一句,「今天不是都沒有事嗎?」他可沒有忘記在走廊頭的時候,阿妮雅對自己說過的話。


「臨時召開的,現在要去第三會議室開會呢!」克萊爾.阿羅約親切地說,這反而讓烈火腦裡響起了警鐘。


絕對沒好事!上次見面和這女人碰面的時候,不就差點打起來了嗎?現在又一個好學姊的樣子是怎樣?


「怎麼了,要一起過去嗎?」


不要,他比較想要翹掉。烈火不由自主倒退一步,克萊爾也漸漸逼近……


「奇克斯,你還在走廊中間幹甚麼?現在臨時有會議,你再不過去就要被你的魔鬼學姊揍了喔!」一個路過的學長好心提醒道。如果是平常他說不定會很感謝,畢竟阿妮雅真的是用拳頭說話出名的,可是現在……


在半強迫之下,烈火只好硬著頭皮走進第三會議室,一邊祈禱著是自己太多慮了──該死!在克萊爾和學長的熱情視線之下,他甚至沒有辦法扯斷手繩求救!假裝隨手拿出手機出來滑試探,克萊爾都會偷偷地用眼尾餘光偷看他的手機內容。


如果他口袋裡那支存有十二聖騎士電話號碼的手機是按鍵式手機就好了,至少他能夠撥出去求後援。


來用個柯南最常用的藉口好了,「你們先過去,我去個廁所。」


他躲進廁所隔間,想要照慣例扯斷手繩後傳訊息簡短的報告現在的狀況。但是他一進到廁所,手都還沒有摸上手繩,全身就被魔法定住了,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只剩下眼睛和嘴巴沒有受到法術影響。


「奇克斯.布雷茲,我們收到線人的情報,說你與洛蘭德陛下有所勾結,還請你配合調查。


「啥?你說甚麼?」烈火一臉疑惑地望向進入他視線範圍的裁決團團員。這個裁決團團員很陌生,不是常跟孤月一起出任務的那兩人。


如果他現在去敲裁決團團長的辦公室不知道還來得及嗎?


「等等,你們想幹甚麼──會癢啊──」那名裁決團團員沒有任何告知就開始對烈火進行搜身。烈火有自信自己能夠通過搜身這個環節,畢竟身上唯一跟魔獄有關的東西就只有那條幾度不顯眼的手繩,不管是手機還是綠葉的救命符咒抑或著烈火神劍都被放在口袋/儲物空間裡,儲物空間可是會認人的。


「這個是甚麼?」裁決團團員從他的外套內側口袋抽出一顆不起眼的珠子,黑色小小一顆,只比紅豆大一點點。他可不記得他曾經看過這顆珠子。裁決團團員將珠子對著燈光凝視著,再施展一個簡單的照明魔法,光線集中在珠子上面。


一個用白色的線勾勒的魔法陣圖案顯現了出來。魔法陣的正中央是一個圖騰,畫著一顆骷髏頭,有一把劍從他的頭頂穿出,骷顱頭下方還有一個王冠的圖樣。內圈和外圈密密麻麻謄寫著異國文字,烈火大膽猜測是土耳其文。


圖騰一顯現出來,烈火就聽到背後傳來悉窣的人聲,也有人見到可怕圖樣後倒吸了一口寒氣。他被定在原地連脖子都不能轉,根本不知道原來身後還有那麼多觀眾。


「亡者已逝,逝著為王。唯吾君主,三界稱霸。」


如果換了一個場景聽到這一串話,烈火一定會笑到滾在地上。


裁決團用危險的眼神看著他,彷彿已經判定他是犯人了。烈火連忙為自己辯解道,「那個不是我的東西!我現在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顆珠子──」


──而且魔獄不會幫自己畫這種標誌寫這種詩啊!


「──在此將布雷茲先生作為現行犯逮捕歸案。接下來將進行審訊──」


「我完全不認識洛蘭德陛下!我只是剛進內境不到一年的實習生啊!」


這一定是剛剛撞我的那個人趁機塞進我的口袋的,這麼小一個根本不會注意到啊!幹XXX,最好不要讓我再看到你一次!


「沒關係,我們有很多測謊或者強迫說實話的魔法,只要能夠通過那些我們自然會相信你是清白的。」


……你所謂的「測謊」、「強迫說實話」的魔法,該不會是平常對孤月使用的那些吧?孤月和寒冰是有許多人的幫助之下才能安然通過測謊,他可沒有後援啊!他甚至不能像孤月一樣把靈魂藏進領域內躲掉所有的魔法!


「那個真的不是我的東西.學長你要聽我說──」


「帶走!」雖然沒有辦法移動,但是烈火能感覺到有另外兩個人一左一右架著他,打算把他當一個會說話的雕像抬走。


烈火一個咬牙,從被定住的那一刻就偷偷聚集的火屬性忽然爆開,一路竄上天花板。除了嚇到把他當雕像抬的兩個人,也一併將他身上的定身魔法燒得一乾二淨。
練習還是有用的,烈火心想著。他轉身推開圍觀的人群──可能不小心踩過一兩個人的肚子──開始飛奔,手也不忘扯斷手繩……只是當你身後有至少十把槍對著你開火的時候,除了先救命之外你很難有別的動作。


「光明神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烈火咕噥道,隨手從一個路人的皮帶中抽出長劍。雖然不是平常慣用的長度,但至少他不用亮出烈火神劍。組織裡許多人都看過「凱西.璐納兒」手握烈火神劍,他怎樣也不想再牽拖孤月進這趟渾水。被綁架兩個禮拜已經夠他受了。


烈火腳往牆壁上一蹬,成功躲過第一波的子彈。他順勢召喚了一道火牆塞滿整個走廊,遮蔽敵人的視線,也順便給自己拖延一點時間。他抄了一條去裁決團團長辦公室最快的路,不管裡面孤月他老爸在幹嘛,都先躲進去再說。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應該不會有人想到他會躲到這裡吧?手繩已經在剛剛逃跑的時候扯斷了,魔獄如果沒事的時候支援都很快,現在只需要等待……或者自己離開。他摸手機的時候先摸到了儲物空間躺著兩張符咒。這是前幾天在柳曜本家的涼亭屋頂上,綠葉給他的。據他的說法是,他的天兵表哥算出了烈火的運勢最近很糟,所以綠葉才特地畫了兩張救命的符咒給他用。一張是瞬間移動回魔獄家的,很可惜的,他在逃之後整個組織本部就成了禁止瞬間移動的範圍。烈火將手上已經撕成兩半的廢紙隨手丟在地上,再拿出下一張。


第二張是讓自己陷入沈睡,這樣子被逮到他們也無法從你的嘴巴問出甚麼情報。他盯著這張符咒,遲疑著。


也就這麼一個遲疑,他的眼前被漆黑籠罩,失去了意識。


「真的很謝謝你,阿妮雅.斯卡拉蒙,協助我們捕獲與洛蘭德陛下的相關人士。我會向上頭稟報,幫你嘉獎的。」


「身為一名一戰部部員,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


在裁決團押走跟了自己將近一年的學弟之後,阿妮雅雙手枕著後腦杓,滿意地自言自語道,「這樣子積分應該就足夠加薪了吧?」






今天剛下飛機就來更新個~
感覺十二聖騎最近都在輪流被抓被設計陷害啊……
這群人今年一定沒安太歲XD
自己讀完一遍...衷心覺得小雙我的文筆好像又退步了...
有大大要來介紹小雙小說協助我補一下文筆的部分嗎~不要翻譯小說喔~
接下來的更新先押個日期,不過早更的可能性大於準時更?XD
下次更新:6/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 13:51:2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双你进大学还有写华语这程度算不错啦ww
不过要是介绍小说的话我有好多哦!
不知道小双你是要玄幻女强呢还是穿越重生呢OWO/

點評

很感謝大大的留言!最近的留言數少到我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寫得很不好所以人都不見了...我的話比較喜歡非套路式的小說,奇幻女強好了~~  發表於 2019-6-2 23: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 23:20: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6-3 00:32 編輯

【第二十四章】

那一天真的是很普通的一天。


在救回孤月之後,綠葉把我丟下去冥府「強制休養」了一天。在「果汁機魔法陣」的影響之後──名字是刃金開玩笑喊的,結果現在每個人都管那個魔法陣喊「果汁機」,完全沒人考慮過魔法陣創作者,也就是我的感受──我還真的被綠葉一個咒語請去了夢鄉。可見那個時候如果再晚個幾秒將魔法轉移到海怪身上,變成一攤肉泥的就不是那隻無辜的海怪而是我了。


差別只在於我能夠在三天後恢復原狀,海怪可不行。


離題了。總之,救回孤月之後我們過了無風無雨,風平浪靜的兩天。在我回到人界了之後,十二聖騎也分別回到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除了還在昏迷的太陽。


沒有任何怪物攻擊、聖騎士失蹤,就連凡普高中都異常的平靜……也有可能是最近大家都累了,沒有力氣再搞破壞了。


「所以你把我叫出來就只是想跟我抱怨這一段日子遇到的這一堆鳥事?」郭莉涵雖然嘴巴上抱怨,但她還是耐心地把故事從一開始聽到了結尾。中間還不忘吐槽「堂堂得羅蘭君主」竟然被璐納兒夫婦和綁架孤月的兇手(到現在都不知道是誰綁的這才生氣!一戰部部長也只能強烈懷疑沒有證據啊!)玩弄於股掌之間,號稱史上最強的十二聖騎士也被整得如此狼狽……


你以為我們想嗎!


「我是真的蠻需要一個發洩的管道……最近事情真的太多了。」我雙手握著馬克杯,手指有點焦慮地搓著馬克杯的表面。


「這不就是羅蘭君主專用心理治療師的用途嗎?聽你抱怨,順便阻止你一個衝動毀滅世界。」莉涵為自己再倒上了一杯自來水,自嘲地說,「其實我應該有資格得一座諾貝爾和平獎吧?我可是一槍一彈連個刀片都沒有用就阻止世界毀滅好幾次了。」


「少來了,我又不會毀滅世界。」毀滅了世界我是要怎麼度過接下來漫長的歲月?那些動漫裡因為無聊毀滅世界的角色都是自作賤,因為毀滅世界之後你只會更加無聊!


「也是啦,毀滅世界了之後你就沒樂子玩了。」莉涵理解地點頭,「啊今天的諮詢費……」


「我最近比較無法陪你吃飯……」雖然我一直搞不懂為甚麼她很堅持我陪她吃飯...我不需要進食,全程就只能看著她吃掉整個排餐。我大可把信用卡借給莉涵,再把晨願接過來我們顧,讓她和老公在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好好吃飯約會。


「不是啦,我是想要換成嬰兒奶粉。養小孩好貴啊……我老公剛出社會薪水也不可能高到哪裡去。這是要年輕人怎麼生小孩啊!」講到哀傷處莉涵無力地趴在桌上發出抽泣的聲音,「我們兩個辛苦還不算什麼,就怕以後苦到晨願……」


「你明明知道缺錢的時候都可以跟我說。晨願也是我的乾女兒。」
莉涵雙手往桌子猛力一拍,「我這不就在兼差做無照的諮詢師嗎!你快把我推薦給其他大魔王,讓我多做幾次心理諮商賺奶粉錢才是真正幫我!」
你明明是在拜託我,為什麼我聽起來好像是在威脅我呢?我又不認識什麼魔王……除卻正在昏迷的那一位。


「冰箱有寒冰做給你的甜點,奶粉我過後再送去你家。」我著急地離開客廳,往審判的房間喊,「審判,烈火的手繩斷了!我去查看一──」
我還沒說完,烈火就打電話過來了。「可能是烈火打來說明他的狀況。」我這麼想著的同時,手機湊到耳邊,「喂?」


「你好啊,羅蘭君主。」手機傳出的是一把經過變聲處理的聲音,但還是聽得出來聲音的主人滿載著歡愉。


「對不起,你打錯電話了。」我迅速掛掉,不一會兒烈火的電話號碼又顯示在手機熒幕上。而且這次即使我故意無視,他還是自己接聽了。只不過,這次手機另一頭傳出的是烈火平板的聲音。


「──二路100號西棟27樓。」


更該死的是,烈火正在背誦的是我家的地址。


「羅蘭君主,我相信你應該認得自己家的地址吧?」


我的手微微顫抖,掌心中的手機已經處在粉碎邊緣。在我無意識的時候,我已經來到了太陽的房間,審判也在旁邊。
自從太陽陷入昏迷之後,審判每天晚上都會靜靜地坐在太陽房間。尤其那個時候孤月下落不明,又發生了刃金視頻事件,然後緊接著暴風被綁還有被艾拉逼著在領域談判……


我沒有天真到覺得這一次抓烈火的人想要的東西就只是「幫他找兒子」那麼簡單。


太陽就好像睡著一樣,安詳地躺在床上,只不過那雙天藍色的眼睛已經快半個月沒睜開了。


太陽,因為我的緣故,又讓另一個十二聖騎士陷入困境了。


我該怎麼辦?


能回答我這個問題的人目前無法給我任何回應。


「怎麼了?」或許審判見到我一臉凝重,關心問道。


「我聽莉涵姊說你接起電話後表情不大對,怎麼了嗎?」可能是剛好進廚房洗甜點盤子遇到莉涵的寒冰問,旁邊也跟著八成是被寒冰一起叫過來的暴風。瞬間三個人六隻眼睛的注意力都聚焦在我身上。這個時候電話的另一頭繼續傳出那個被程式修飾過的聲音……


「後面還有其他的人呢!奇克斯,你要不要來幫我介紹一下聲音的主人是誰──啊!對不起,我馬上開擴音……」
對面打開擴音之後,背景聲音變得吵雜很多,我也趁機比了個安靜的手勢.打開了擴音,並悄悄地打了手勢給暴風。看懂手勢的暴風馬上回去追蹤信號來遠了。
先追蹤信號……只要能確認烈火的位置我們就能夠把他搶回來。


孤月還有領域可以躲,所以被綁票的那一段期間沒有洩漏出任何十二聖騎士相關的訊息。但是烈火他……


「我們先從基本的問題開始好了。布雷茲先生,請問你與羅蘭君主的關係是甚麼?」


我最害怕的情形出現了。只聽見烈火緊閉嘴巴掙扎,不願任何情報從他的口中說出,但是烈火終究是無法抵抗審問魔法的效力,「他是我前世的朋友。」烈火用平板的語調說完這句之後,語氣瞬間轉為冰冷,我甚至能夠想像烈火正狠狠地瞪著綁架主謀那個咬牙切齒的表情,「你給我們記住。」


「『我們』是吧?我這裡剛好有一個名單,共十二個代號。不如你先──」


「你到底想要甚麼!」


「──告訴我你是這十二個當中的哪一個?」


「烈火。」對於這個問題,烈火並沒有掙扎抵抗,爽快得很。於此同時,暴風抱著他的筆電到我面前,一張世界地圖上畫著錯綜複雜的線,還有繼續延伸的意思。手機信號刻意被藏起來,而且經手人是個高手。
當然,綁架主謀的審訊不會就停在這裡。我聽得出「他」充滿了好奇,變聲過的聲音無法隱藏聲音主人的興奮。


「那麼璐納兒家的兒子呢?威爾有在這十二個當中嗎?」


手機另一端隱約傳來椅子敲擊地板的聲音,還有烈火「唔──唔!」的悶哼。


「告訴我,你想要甚麼,我都會給你──」


「有。」終於憋不過氣的烈火吐出了這麼一個字。不自然的聲音繼續追問,「那威爾是十二個代號中的哪一個?」


「我會答應所有的事情!算我求你了──」自從滅世之後,我從來沒有用如此卑賤的姿態哀求過任何人神鬼怪,「放過我們,我們只是想要安靜的生活……」


「──孤月。」烈火喘著氣,幾乎有點哽咽地說,「孤月我真的很對不起……」


聽到這裡我們的臉色都很差。如果不是魔法的影響,就算一把刀子架在烈火的脖子上──不,是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的脖子上,我們也絕對不會為了活命出賣自己的弟兄。


「啊哈!我就知道約書亞的兒子有問題!有了這個把柄在,看裁決團還敢不敢跟我作對!下一任會長的位子是我的了哇哈哈──」
就為了一個會長的位置,就為了那個權力……


「現在可以把奇克斯還我們了嗎?」


「可──不行!」他頓了一下,這不經讓我懷疑──


難道還有人在背後指揮嗎?綜合能夠直呼裁決團團長名字和競爭會長一職這兩條線索,再加上艾拉之前的情報,我不需要太陽的腦袋都能猜出這把聲音的主人就是一戰部部長──伊凡.貝斯特。


早知道就應該直接處理掉...就算不確定是否為真兇也應該要解決掉的...


可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違和感盤踞在心中無法驅散。總覺得哪邊怪怪的……


「那我要怎麼做你才願意把奇克斯還我們?」


對面忽然陷入沉默,只剩下訊號不良的沙沙聲。我能大概聽到有人在電話的遠方爭吵的聲音,但被背景噪音遮蔽過後連一個字都聽不清楚。五分鐘後,言語的爭執變成了肢體上的衝突,甚至能隱約聽見魔法互轟的爆炸聲,然後終歸一片寧靜


有同夥,不過現在也沒有了。


「抱歉,讓你久等了。啊,變聲程式應該也不需要了……」再度拿起手機的時候,對方有點喘,彷彿剛打了一場硬仗。關掉變聲程式之後,那把稍沉的男聲依然難掩語句中的笑意,「我要的很簡單──」


聽完他的要求之後,在場的同袍無不驚疑不定地看著我。雙方互相交涉完之後,約定好見面的日子後,對方才滿意地掛斷。手機也伴隨著那聲「喀擦」正式變成一團廢鐵。


「依凡.貝斯特……」我低吼著這個名字,這瞬間就連艾拉都沒有那麼討人厭了。


他要我成為他的使魔。





大家好~這裡是參加畢業典禮後結果遲更的小雙~(被打
不是我畢業就是了,但也是很疲憊啊……
不知道這般急轉直下的劇情各位大大覺得如何呢?
節奏把握得應該還好吧?應該不會很套路吧?(抬頭
下次更新的時間可能要稍微晚一點,
回到學校就得面對現實面的事情……
雖然嘴巴老是嚷嚷的,但我還是希望我能兩邊都做到好!
再來就是最重要的結尾了!祝我不要爛尾啊啊啊啊!(大家手舉起來~
下次更新:6/1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3 10:05:32 | 顯示全部樓層
畢業了!?好好...我還在讀書中...
那剛好我把學到的好成語都送給你!!

哀梨并剪
炳炳烺烺
璧坐璣馳
波瀾老成
不蔓不枝
不贊一辭
筆底煙花
不易一字

最後兩個禮拜後見~

點評

啊啊...我還沒畢業啦XD 還是個窮學生XD  發表於 2019-6-29 22:06
是我中文程度太差嗎....上面沒有一個我有看過的啊! 我還一個一個去查是甚麼意思XD 感謝大大得回覆~小雙會更加進步值得這些成語得稱讚的~  發表於 2019-6-29 22: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0 00:34:59 | 顯示全部樓層
乾!!!使魔!!!!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羅蘭的能力太強大了,他根本不能答應這種事,可是不答應烈火又有危險
綠葉,我可以幫你想一千個玩死那王八蛋的點子,快!!你們去幹掉他啊啊啊啊!

點評

看來綠葉的壞孩子形象在我這邊根深柢固了啊XD 明明還有別人更勝任報復這個位子啊XD  發表於 2019-6-29 22:09
喔喔喔, 這位大大好久不見了呢~ 就是你想的那樣喔~ 這就是羅蘭得去做的選擇啦~  發表於 2019-6-29 22: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5 22:55:06 | 顯示全部樓層
【遲更公告】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等大結局...但是!
小雙我星期五被通知星期一要報告,而明天下午還有工讀...
再加上這個禮拜靈感都沒來!我貼了兩篇原創和一篇填詞,史詩的靈感就是沒來啊...
現在有歸有,但是綜合以上原因,小雙會遲更喔...
真的很抱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6 09:01:55 | 顯示全部樓層
身為學生卻要一定會經歷的報告,我懂
如果不做報告,分數會很難看,
不過我比較討厭則是上台報告,
被一堆眼睛盯著看真恐怖!

點評

真的...而且我的報告都是一個禮拜前通知....還是那種上台報告... 我是已經習慣被盯著看了....但是報告準備得太爛良心也過不去啊...  發表於 2019-6-29 22: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0 22:52: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結局是一定有的。大大,只要不棄文,晚點更無所謂啦!

點評

都寫到這個地步了, 怎麼可能棄文呢~ 也感謝大大的留言鼓勵喔~ 這個禮拜六日兩天都有更新喔~  發表於 2019-6-29 22: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9 21:59: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有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繼續容忍他的同事,更不知道要怎麼繼續跟他的同事相處。


事情要回到三天前...


「你今天緊急召集所有成員的原因是什麼?」這已經是約書亞第三次問類似的問題了,可是伊凡•貝斯特口風很緊,連一點消息都不願意透漏。


那個時候就應該把不顧法律約束把貝斯特殺掉,而不是乖乖地跟著貝斯特走進會議廳。台下坐滿了的組織成員,還有其他的會議室和分部在同步連線。在貝斯特的安排下,約書亞和其他高層共同坐在前排。其他人貌似也不清楚貝斯特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幾乎是用著看好戲的態度等待這場說明會。


會議廳的燈光暗下,只剩下一道聚光燈投射在講臺上,今天的主角也隨之登場。貝斯特還特地穿上了一戰部的正式的制服,而不是貝他平常的襯衫和西裝褲。


「前面的客套話我就不講了。」貝斯特抓起麥克風,直接進入了正題,「今天我要宣布一項大型討伐作戰。」


討伐?台下許多人交頭接耳著,技術部門和一戰部的部員互使眼色,卻沒人能夠給處一個答案。就連坐在左邊的治療師團團長都湊到耳邊問他,「你知道是要討伐誰嗎?」


他也只能搖頭表示不清楚。當下一張投影片秀出的是羅蘭君主卸除幻術偽裝的原貌時,與他同在主管階級的同仁無不驚呆了。


「貝斯特!『這一位』是我們組織的最高機密,你竟然沒有經過我們──」


「羅蘭君主是三界最大的威脅!」


「我知道你的女兒的死對你的衝擊很大──」連治療師團團長都出言相勸,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這跟我女兒的死沒有任何關係。」貝斯特握緊拳頭,狠瞪著台下的知情人士,「羅蘭君主是三界最強大的存在!他是我們人類最大的威脅!」


「不是!」雖然當著全組織成員的面爭論是很難看的一件事,但是約書亞還是要趁著事情還有鬟轉的餘地之前打消貝斯特這可笑的想法,「我們都知道,羅蘭君主一向寶愛人類,他甚至不惜為了人類和天界分庭抗禮──」


「『一向』,」貝斯特不屑地複述,「那你怎麼知道他現在還是站在人類這一邊呢?」


「根本就不應該如此解釋!羅蘭君主是他們人類在神界夾縫中生存的最後一張牌。如果沒有羅蘭君主當初保護人類的聲明,人類早就被神界當成爭權的犧牲品各種蹂躪糟蹋了!人類文明存在了多久,他就守護了我們多久──」


「璐納兒團長,你好像一直在幫羅蘭君主說話喔?」


「已故的會長和副會長,還有前任的高層把羅蘭君主的情報傳承下來,旨在要我們陷入最絕望的時候找他幫忙,而不是想辦法討伐他!再說,你要怎麼討伐三界最強大的存在?」


「我自有辦法,連羅蘭君主都約好了。」貝斯特說得好像他只是跟一個普通人約了個晚餐一樣。


「約好了?貝斯特你究竟做了甚麼?這是不經大腦的魯莽決定!」約書亞扯了一扯他的領子,裁決團團長的徽章靜靜地躺在上面,警告意味濃厚。


「只有打敗羅蘭君主,神界和人界才能恢復過往的友好關係。你看看柳曜家,在守護神的加持下可以多麼的強大,再看看我們──」


「柳曜家是特例。我們跟神界應該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


「跟神界友好,魔法才能在這片土地上更加茁壯,我的部員出任務的時候才能減少死傷!」


「跟神界交涉都不會有好下場!你的女兒不就是被西方天界的天雷僻死的嗎?」講完這句話約書亞就後悔了,拿已逝的丹妮拉來堵貝斯特的嘴真的很不道德。怎料貝斯特對約書亞的發言不為所動,義正嚴詞地說道,「殺了我女兒的兇手是羅蘭君主。」


「這不是事實!」約書亞也知道在吵下去也沒用,他清了清喉嚨,確保在場的所有人都聽見,「我,約書亞.璐納兒,國際魔法使用者組織第五十二任現役裁決團團長,在此根據魔法使用者公約第二章第二十六例十五條之六,宣判伊凡.貝斯特,精神出現缺失不再適任一線戰鬥部門部長。此宣判需由三位與裁決團副團長同職級或以上的成員附議方可宣判成功。」


宣判一出,全場一片譁然。尤其在聚集一戰部部員的那個角落,傳出了不滿的噓聲和咒罵聲。雖然說這個條款白紙黑字寫在了公約上,但是實際用出來的時候,依然會受到底下的質疑。就好像現在,背後最常聽見的聲音不外乎是--


「濫用公權力!」


「我們的部長是你說不適任就不適任的嗎?」


「裁決團太囂張了!」


這時當然也有性格比較衝的團員開始護主,「腦袋不夠聰明就靜靜不要說話,需要我提醒你們就是考不上裁決團只好全部聚集在一戰部取暖嗎?」


「瑟諾,閉嘴,其他人也是。」約書亞往瑟諾的方向狠狠地掃了一個眼神,瑟諾再生氣也只能乖乖坐回椅子上。


「我附議。」在混亂的會議廳當中,一道清亮的女聲堅定地說。聲音的主人舉起手,不是別人,正是約書亞的副團長。


「我──我也附議!」治療師團團長也趕緊舉手表態。


兩個,現在只剩下第三個了──就看是技術部門也跟著表態,還是治療師團的副團長也跟著表態了──


「我們先從基本的問題開始好了。布雷茲先生,請問你與羅蘭君主的關係是甚麼?」貝斯特的聲音自音響撥出,投影幕上羅蘭君主肖像的也被切換成了一段影片。


「他是我前世的朋友。」說話的是有著一頭有如火燄的紅髮,穿著一戰部實習生制服的少年,回話的時候沒有高低起伏,明顯受到了審問魔法的影響。「你給我們記住。」


「『我們』是吧?我這裡剛好有一個名單,共十二個代號。不如你先──」


「你到底想要甚麼!」一道怒吼插了進來,似乎是從電話傳出來的。


「──告訴我你是這十二個當中的哪一個?」


「烈火。」


「那麼璐納兒家的兒子呢?有在這十二個當中嗎?」


影片中的少年不斷地掙扎,嘴唇都被咬出了血絲。


「告訴我,你想要甚麼,我都會給你──」電話的另一頭很著急,急切的聲音中無形間透出怪物般的嘶吼


最後,紅髮少年還是抵不過審問魔法的影響,張嘴道,「有。」


「他是十二個代號中的哪一個?」


「我會答應所有的事情!算我求你了──」電話另一端已經是近乎哀求的聲音了,「放過我們,我們只是想要安靜的生活……」


「──孤月。」紅髮少年「孤月我真的很對不起……」


影片就在這裡結束了。約書亞扭頭往自己兒子的方向望去,他的兒子身邊已經被淨空了一圈。威爾的臉上顯得特別平靜,不見一絲慌亂和心虛。約書亞也知道自家兒子和羅蘭君主有關聯,更知道組織裡不只他和紅髮少年兩人,就連威爾底下的兩個實習生和技術部門的風希歐都是羅蘭君主身邊的人。


「怪不得你一直在幫羅蘭君主說話啊──」


威爾──如果威爾這孩子現在從會議廳逃脫的話,就等於承認了他和羅蘭君主關係匪淺。但如果繼續待在這裡.喊著「我是無辜的」又會有多少人相信?


約書亞和威爾對上了眼,自家兒子的眼中只有滿滿的厭煩,連一點敵意或殺意都沒有。


「如果我沒記錯,阿妮雅.斯卡拉蒙的實習生還沒有成年吧?對未成年的孩子使用審問魔法,這可不只違反一條公約。」威爾不慌不忙地點出。聽到這裡,貝斯特的臉垮了下來。威爾又繼續追擊,「而且,審問嫌犯是裁決團的職務,你這麼做是否已經越線了呢?」


「威爾。」約書亞低聲喝斥,但是挑釁的話都已經說出口了,現在也就只能看貝斯特怎麼對應--


結果,先爆發的竟然是一名一戰部的普通部員。


「嘖,懂得幾條公約就開始用法律來壓我們嗎?越線?也不想想是誰常常搶我們的任務去做?」


不大的聲音,卻清楚傳進了所有人的耳裡。不滿的情緒在台下一戰部那側渲染開來。


「真的!如果遇到需要宣判的聯合任務,他們還會搶我們的目標,搶我們的任務酬勞──」


「上次我們前面消耗得那麼辛苦,結果裁決團一來就把目標秒殺,功勞大部分都算在他頭上──」


「比我們多懂得公約而已就那麼囂張嗎?」


「對啊!越線的到底是誰?」


「每次我們任務出了差錯就忙著宣判我們,現在自己人有與外敵勾結的嫌疑,就在那邊拖拖拉拉的。」


裁決團這一側也不遑多讓,直接對著一戰部開嗆,「雷蒙!我那一次明明就是把你從妖怪手下救出來──」


剛剛忿忿不平叫囂著自己的酬勞金被搶走的黑髮青年氣勢不輸人,回嘴道「我有說過我需要你們的幫忙嗎?你們這幫自以為是的傢伙!」


「裁決團乖乖站後面出張嘴巴就夠了啦!」


「這次的討伐任務我們不需要裁決團的幫忙!乖乖守門吧!」


「啊你們不是很愛用一張嘴宣判嗎?快點宣判啊!」


「宣判!宣判!」


「夠了!」貝斯特的聲音透過麥克風會想在會議廳,但是跟他嚴肅的表情相反--


他的臉上是藏不住的狂喜。


「約書亞,你身為裁決團團長,我相信你應該知道要怎麼辦。」說這話的時候,貝斯特的嘴角再也壓不住了。


他在笑。


他真的在笑。


約書亞的拳頭緊握著,轉身面向自己的兒子。


他自己心裡很清楚,威爾真的與羅蘭君主「有所勾結」。他失蹤的這段期間,他與艾拉更是證明了這點。


但是勾結外敵的懲罰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死刑或著終身監禁。如果是「羅蘭君主」這種等級的「外敵」,唯一刑罰就真的只有死刑。找宣判的正常程序來跑,更是當場處死,在所有組織成員面前。


「我,約書亞.璐納兒,國際魔法使用者組織第五十二任現役裁決團團長,在此根據魔法使用者公約第一章第七例二十條之一,宣判威爾.璐納兒,勾結外敵,證據確鑿──」


「並沒有。」紫髮的青年打斷了宣判。眾人的視線在裁決團團長與其兒子之間徘徊。


「父親,是凱西。凱西才是那個『孤月』,不是我。」威爾信誓旦旦地說,「之前我才被羅蘭君主說我長得很像他的一個故人,一定是哥哥沒錯!」


「還在那裏掙扎,實習生都已經供出了你──」


「你只問了璐納兒家的兒子。哥也是我父親的兒子沒錯。」


「這樣子證據就不足以宣判勾結外敵了。」雖然一戰部那邊一定會有所不滿,但是這已經是最好的情況了。至少他能保住威爾的性命。


「……第七例二十條之五,宣判威爾.璐納兒有勾結外敵之『嫌疑』,立刻將其逮捕歸案,以協助調查。」約書亞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念完了宣判詞,象徵了宣判的完成,也一併將關押的注意事項交代下去,「上原分隊長,把人帶走,關在戒備最森嚴的牢房,有監視螢幕的那一間。不准讓他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上原萩很聰明,相信他能夠明白他這般安排的用意。


威爾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拷上手銬帶走後,貝斯特不悅地說,「如果裁決團還要阻撓我們的作戰會議的話──」


「我們會自行離開,你放心。裁決團對於討伐羅蘭君主沒有任何的興趣。我現在只希望你不要把所有人都賠了進去。」


「我說過了,我已經計畫好了──」


「我沒有興趣知道你到底計畫了甚麼。」約書亞截斷貝斯特的話,他直視著講台上,那個完全不了解自己的決定將帶來災難性後果的一戰部部長,「你會後悔的。」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不是,這是我最後的警告。」約書亞走向會議廳的大門,背對一眾組織成員,語氣已經不能再更慎重嚴肅了,


「動到羅蘭君主和他身邊的人,你們會後悔的。」


他領著整個裁決團,離開了這個可笑至極的地方。


###


「威爾,你的書。」上原萩將袋子裡的書交給守衛,守衛檢查了一番,才打開平常送飯的暗門,把書推了進去。


「謝啦!這裡無聊透了!甚麼事也不能做。」


「才三天你就受不了了,我都說不準你還要被關多久。」他們和威爾隔著一面玻璃牆互相對望。


「我才想要問你們,你們怎麼進來的?我還以為我是『不准見客』的狀態。」


「今天一戰部都去討伐羅蘭君主了,總部內剩下的人不多。我們同意全程有守衛在旁邊盯著,他們也就放我們進來了。」


「不是我要說啊威爾,你最近也太衰了吧?這幾個月你不是遇上各種大妖,就是被綁架,再不然就是被丟進來蹲監獄……你今年到底有沒有犯太歲?」


「瑟諾,別再說了。」萩瞪了瑟諾一眼,示意她閉嘴。自己又接著問,「你好像從來沒有跟我們提起過綁架你的人到底是誰?」


威爾側身靠在透明地牆上,不耐煩地說,「不就是每次把我抓去測謊的那一群……我都已經說過多少次我跟羅蘭君主沒有任.何.關.係!」


「畢竟羅蘭君主三番兩次地救你,這讓人不懷疑也難。」瑟諾指出。


「可能是哥哥拜託羅蘭君主的吧?不然說不過去。」紫髮的青年長嘆了一聲,完全表達出他的無奈,「我到現在連每次審訊我的人是遵照了誰的指示都不知道。」


事實上,幕後主使是誰,「孤月」,應該說十二聖騎士是知道的,只是他們礙於他們躲躲藏藏的現狀,一直沒有甚麼特別有效的辦法去阻止。尤其對方也沒有甚麼把柄,一身清白到太陽不知道從何下手。


真的是長期處於被動狀態啊……如果太陽醒來知道他們的現狀一定會大爆走,現在只能暗暗向光明神祈禱「魔王」不會再度現世了。


「大概是一戰部部長吧……說來,你要怎麼跟你的實習生說你被關的事情啊?」


「就老實說啊,不然還能怎樣?不就幸好那兩個……小瓜缺席今天的會議,不然當著實習生面前被逮捕真的不是一個好榜樣。」


「沒當著他們的面真的有比較好嗎?」正在傳訊息給兩個小朋友瑟諾吐槽道,但是一邊也想到了威爾兩個「不一般」的實習生。女人的直覺是很恐怖的,而這個直覺正告訴她實習生、威爾和羅蘭君主著三方一定有關係!被逮到的那個不也是一戰部的實習生嗎?


現在的實習生都這麼可怕嗎?


就算滿腹的疑問要向威爾請教請教,但是礙於監視器和不遠處的守衛,她甚麼都不能問。就算問了也只會被威爾矇混過去吧?


「你哥真的把你害慘了……」


「相對的他也救了我很多次啊……如果真的是他的話。」威爾看著二十四小時對著自己的監視器,雖然他並不知道,但是此時他的父親也正憂心忡忡地看著螢幕。
保住性命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如何讓威爾從監牢裡出來又是另外一個難題。


他的視線從監視器螢幕移開,望向後方的窗口。此時已經是深夜時分,外頭卻充斥著肅殺的氣息。總部方圓五公里已經被淨空,一般民眾都已經被隔絕在結界之外,大門口的前方有一戰部部員近萬人整齊列隊,當然後方也有後線人員待命準備。所有人望向東方,也是貝斯特和羅蘭君主約好見面的地方。


他這幾天有嘗試找羅蘭君主的那三個養子,顯然他們已經知道了布雷茲同學的情況,這段期間都不敢踏進總部一步。況且,因為威爾的緣故,艾拉和他都被受到嚴格的監視,他們想要親自拜訪羅蘭君主的住處也無法。


大道的東邊,有個人影正不疾不徐地接近軍隊。


等等,如果……約書亞打開衣櫥,裡頭有一件威爾之前寄放在他這邊忘記拿走的換洗衣物。如果再讓艾拉化一下妝,像上次一樣……上次他都可以騙過威爾另一邊的同伴了……


「看來我們兩個想到一塊了呢!」





還沒完!下一章正式完結!(我已經寫完了~
明天就更新!
後面這幾章算是努力在推故事吧...盡量呈現一些兩邊對立的情形,可能劇情進展得很快但是小雙盡力了><
接下來就是很狂更新日期!
下次更新:6/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9 22:15: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910307 於 2019-6-30 15:42 編輯

YA!心靈糧食來了!(吃!)(/≧▽≦)/  

等等,明天就要完結了!?天啊!心靈糧食又少一個了!(T▽T)

話說樓主,能稍微劇透一下你大概要出幾部啊?

點評

感謝大大的留言~~我都好怕沒人回覆啊....可以去看小雙其他的作品啊~ 目前的計畫啊...三部正式大完結吧XD  發表於 2019-6-30 17: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