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同人文] 【吾命轉世】二十一世紀的史詩(番外 (五))(1/9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16 09:01:55 | 顯示全部樓層
身為學生卻要一定會經歷的報告,我懂
如果不做報告,分數會很難看,
不過我比較討厭則是上台報告,
被一堆眼睛盯著看真恐怖!

點評

真的...而且我的報告都是一個禮拜前通知....還是那種上台報告... 我是已經習慣被盯著看了....但是報告準備得太爛良心也過不去啊...  發表於 2019-6-29 22: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0 22:52: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結局是一定有的。大大,只要不棄文,晚點更無所謂啦!

點評

都寫到這個地步了, 怎麼可能棄文呢~ 也感謝大大的留言鼓勵喔~ 這個禮拜六日兩天都有更新喔~  發表於 2019-6-29 22: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9 21:59: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有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繼續容忍他的同事,更不知道要怎麼繼續跟他的同事相處。


事情要回到三天前...


「你今天緊急召集所有成員的原因是什麼?」這已經是約書亞第三次問類似的問題了,可是伊凡•貝斯特口風很緊,連一點消息都不願意透漏。


那個時候就應該把不顧法律約束把貝斯特殺掉,而不是乖乖地跟著貝斯特走進會議廳。台下坐滿了的組織成員,還有其他的會議室和分部在同步連線。在貝斯特的安排下,約書亞和其他高層共同坐在前排。其他人貌似也不清楚貝斯特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幾乎是用著看好戲的態度等待這場說明會。


會議廳的燈光暗下,只剩下一道聚光燈投射在講臺上,今天的主角也隨之登場。貝斯特還特地穿上了一戰部的正式的制服,而不是貝他平常的襯衫和西裝褲。


「前面的客套話我就不講了。」貝斯特抓起麥克風,直接進入了正題,「今天我要宣布一項大型討伐作戰。」


討伐?台下許多人交頭接耳著,技術部門和一戰部的部員互使眼色,卻沒人能夠給處一個答案。就連坐在左邊的治療師團團長都湊到耳邊問他,「你知道是要討伐誰嗎?」


他也只能搖頭表示不清楚。當下一張投影片秀出的是羅蘭君主卸除幻術偽裝的原貌時,與他同在主管階級的同仁無不驚呆了。


「貝斯特!『這一位』是我們組織的最高機密,你竟然沒有經過我們──」


「羅蘭君主是三界最大的威脅!」


「我知道你的女兒的死對你的衝擊很大──」連治療師團團長都出言相勸,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這跟我女兒的死沒有任何關係。」貝斯特握緊拳頭,狠瞪著台下的知情人士,「羅蘭君主是三界最強大的存在!他是我們人類最大的威脅!」


「不是!」雖然當著全組織成員的面爭論是很難看的一件事,但是約書亞還是要趁著事情還有鬟轉的餘地之前打消貝斯特這可笑的想法,「我們都知道,羅蘭君主一向寶愛人類,他甚至不惜為了人類和天界分庭抗禮──」


「『一向』,」貝斯特不屑地複述,「那你怎麼知道他現在還是站在人類這一邊呢?」


「根本就不應該如此解釋!羅蘭君主是他們人類在神界夾縫中生存的最後一張牌。如果沒有羅蘭君主當初保護人類的聲明,人類早就被神界當成爭權的犧牲品各種蹂躪糟蹋了!人類文明存在了多久,他就守護了我們多久──」


「璐納兒團長,你好像一直在幫羅蘭君主說話喔?」


「已故的會長和副會長,還有前任的高層把羅蘭君主的情報傳承下來,旨在要我們陷入最絕望的時候找他幫忙,而不是想辦法討伐他!再說,你要怎麼討伐三界最強大的存在?」


「我自有辦法,連羅蘭君主都約好了。」貝斯特說得好像他只是跟一個普通人約了個晚餐一樣。


「約好了?貝斯特你究竟做了甚麼?這是不經大腦的魯莽決定!」約書亞扯了一扯他的領子,裁決團團長的徽章靜靜地躺在上面,警告意味濃厚。


「只有打敗羅蘭君主,神界和人界才能恢復過往的友好關係。你看看柳曜家,在守護神的加持下可以多麼的強大,再看看我們──」


「柳曜家是特例。我們跟神界應該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


「跟神界友好,魔法才能在這片土地上更加茁壯,我的部員出任務的時候才能減少死傷!」


「跟神界交涉都不會有好下場!你的女兒不就是被西方天界的天雷僻死的嗎?」講完這句話約書亞就後悔了,拿已逝的丹妮拉來堵貝斯特的嘴真的很不道德。怎料貝斯特對約書亞的發言不為所動,義正嚴詞地說道,「殺了我女兒的兇手是羅蘭君主。」


「這不是事實!」約書亞也知道在吵下去也沒用,他清了清喉嚨,確保在場的所有人都聽見,「我,約書亞.璐納兒,國際魔法使用者組織第五十二任現役裁決團團長,在此根據魔法使用者公約第二章第二十六例十五條之六,宣判伊凡.貝斯特,精神出現缺失不再適任一線戰鬥部門部長。此宣判需由三位與裁決團副團長同職級或以上的成員附議方可宣判成功。」


宣判一出,全場一片譁然。尤其在聚集一戰部部員的那個角落,傳出了不滿的噓聲和咒罵聲。雖然說這個條款白紙黑字寫在了公約上,但是實際用出來的時候,依然會受到底下的質疑。就好像現在,背後最常聽見的聲音不外乎是--


「濫用公權力!」


「我們的部長是你說不適任就不適任的嗎?」


「裁決團太囂張了!」


這時當然也有性格比較衝的團員開始護主,「腦袋不夠聰明就靜靜不要說話,需要我提醒你們就是考不上裁決團只好全部聚集在一戰部取暖嗎?」


「瑟諾,閉嘴,其他人也是。」約書亞往瑟諾的方向狠狠地掃了一個眼神,瑟諾再生氣也只能乖乖坐回椅子上。


「我附議。」在混亂的會議廳當中,一道清亮的女聲堅定地說。聲音的主人舉起手,不是別人,正是約書亞的副團長。


「我──我也附議!」治療師團團長也趕緊舉手表態。


兩個,現在只剩下第三個了──就看是技術部門也跟著表態,還是治療師團的副團長也跟著表態了──


「我們先從基本的問題開始好了。布雷茲先生,請問你與羅蘭君主的關係是甚麼?」貝斯特的聲音自音響撥出,投影幕上羅蘭君主肖像的也被切換成了一段影片。


「他是我前世的朋友。」說話的是有著一頭有如火燄的紅髮,穿著一戰部實習生制服的少年,回話的時候沒有高低起伏,明顯受到了審問魔法的影響。「你給我們記住。」


「『我們』是吧?我這裡剛好有一個名單,共十二個代號。不如你先──」


「你到底想要甚麼!」一道怒吼插了進來,似乎是從電話傳出來的。


「──告訴我你是這十二個當中的哪一個?」


「烈火。」


「那麼璐納兒家的兒子呢?有在這十二個當中嗎?」


影片中的少年不斷地掙扎,嘴唇都被咬出了血絲。


「告訴我,你想要甚麼,我都會給你──」電話的另一頭很著急,急切的聲音中無形間透出怪物般的嘶吼


最後,紅髮少年還是抵不過審問魔法的影響,張嘴道,「有。」


「他是十二個代號中的哪一個?」


「我會答應所有的事情!算我求你了──」電話另一端已經是近乎哀求的聲音了,「放過我們,我們只是想要安靜的生活……」


「──孤月。」紅髮少年「孤月我真的很對不起……」


影片就在這裡結束了。約書亞扭頭往自己兒子的方向望去,他的兒子身邊已經被淨空了一圈。威爾的臉上顯得特別平靜,不見一絲慌亂和心虛。約書亞也知道自家兒子和羅蘭君主有關聯,更知道組織裡不只他和紅髮少年兩人,就連威爾底下的兩個實習生和技術部門的風希歐都是羅蘭君主身邊的人。


「怪不得你一直在幫羅蘭君主說話啊──」


威爾──如果威爾這孩子現在從會議廳逃脫的話,就等於承認了他和羅蘭君主關係匪淺。但如果繼續待在這裡.喊著「我是無辜的」又會有多少人相信?


約書亞和威爾對上了眼,自家兒子的眼中只有滿滿的厭煩,連一點敵意或殺意都沒有。


「如果我沒記錯,阿妮雅.斯卡拉蒙的實習生還沒有成年吧?對未成年的孩子使用審問魔法,這可不只違反一條公約。」威爾不慌不忙地點出。聽到這裡,貝斯特的臉垮了下來。威爾又繼續追擊,「而且,審問嫌犯是裁決團的職務,你這麼做是否已經越線了呢?」


「威爾。」約書亞低聲喝斥,但是挑釁的話都已經說出口了,現在也就只能看貝斯特怎麼對應--


結果,先爆發的竟然是一名一戰部的普通部員。


「嘖,懂得幾條公約就開始用法律來壓我們嗎?越線?也不想想是誰常常搶我們的任務去做?」


不大的聲音,卻清楚傳進了所有人的耳裡。不滿的情緒在台下一戰部那側渲染開來。


「真的!如果遇到需要宣判的聯合任務,他們還會搶我們的目標,搶我們的任務酬勞──」


「上次我們前面消耗得那麼辛苦,結果裁決團一來就把目標秒殺,功勞大部分都算在他頭上──」


「比我們多懂得公約而已就那麼囂張嗎?」


「對啊!越線的到底是誰?」


「每次我們任務出了差錯就忙著宣判我們,現在自己人有與外敵勾結的嫌疑,就在那邊拖拖拉拉的。」


裁決團這一側也不遑多讓,直接對著一戰部開嗆,「雷蒙!我那一次明明就是把你從妖怪手下救出來──」


剛剛忿忿不平叫囂著自己的酬勞金被搶走的黑髮青年氣勢不輸人,回嘴道「我有說過我需要你們的幫忙嗎?你們這幫自以為是的傢伙!」


「裁決團乖乖站後面出張嘴巴就夠了啦!」


「這次的討伐任務我們不需要裁決團的幫忙!乖乖守門吧!」


「啊你們不是很愛用一張嘴宣判嗎?快點宣判啊!」


「宣判!宣判!」


「夠了!」貝斯特的聲音透過麥克風會想在會議廳,但是跟他嚴肅的表情相反--


他的臉上是藏不住的狂喜。


「約書亞,你身為裁決團團長,我相信你應該知道要怎麼辦。」說這話的時候,貝斯特的嘴角再也壓不住了。


他在笑。


他真的在笑。


約書亞的拳頭緊握著,轉身面向自己的兒子。


他自己心裡很清楚,威爾真的與羅蘭君主「有所勾結」。他失蹤的這段期間,他與艾拉更是證明了這點。


但是勾結外敵的懲罰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死刑或著終身監禁。如果是「羅蘭君主」這種等級的「外敵」,唯一刑罰就真的只有死刑。找宣判的正常程序來跑,更是當場處死,在所有組織成員面前。


「我,約書亞.璐納兒,國際魔法使用者組織第五十二任現役裁決團團長,在此根據魔法使用者公約第一章第七例二十條之一,宣判威爾.璐納兒,勾結外敵,證據確鑿──」


「並沒有。」紫髮的青年打斷了宣判。眾人的視線在裁決團團長與其兒子之間徘徊。


「父親,是凱西。凱西才是那個『孤月』,不是我。」威爾信誓旦旦地說,「之前我才被羅蘭君主說我長得很像他的一個故人,一定是哥哥沒錯!」


「還在那裏掙扎,實習生都已經供出了你──」


「你只問了璐納兒家的兒子。哥也是我父親的兒子沒錯。」


「這樣子證據就不足以宣判勾結外敵了。」雖然一戰部那邊一定會有所不滿,但是這已經是最好的情況了。至少他能保住威爾的性命。


「……第七例二十條之五,宣判威爾.璐納兒有勾結外敵之『嫌疑』,立刻將其逮捕歸案,以協助調查。」約書亞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念完了宣判詞,象徵了宣判的完成,也一併將關押的注意事項交代下去,「上原分隊長,把人帶走,關在戒備最森嚴的牢房,有監視螢幕的那一間。不准讓他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上原萩很聰明,相信他能夠明白他這般安排的用意。


威爾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拷上手銬帶走後,貝斯特不悅地說,「如果裁決團還要阻撓我們的作戰會議的話──」


「我們會自行離開,你放心。裁決團對於討伐羅蘭君主沒有任何的興趣。我現在只希望你不要把所有人都賠了進去。」


「我說過了,我已經計畫好了──」


「我沒有興趣知道你到底計畫了甚麼。」約書亞截斷貝斯特的話,他直視著講台上,那個完全不了解自己的決定將帶來災難性後果的一戰部部長,「你會後悔的。」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不是,這是我最後的警告。」約書亞走向會議廳的大門,背對一眾組織成員,語氣已經不能再更慎重嚴肅了,


「動到羅蘭君主和他身邊的人,你們會後悔的。」


他領著整個裁決團,離開了這個可笑至極的地方。


###


「威爾,你的書。」上原萩將袋子裡的書交給守衛,守衛檢查了一番,才打開平常送飯的暗門,把書推了進去。


「謝啦!這裡無聊透了!甚麼事也不能做。」


「才三天你就受不了了,我都說不準你還要被關多久。」他們和威爾隔著一面玻璃牆互相對望。


「我才想要問你們,你們怎麼進來的?我還以為我是『不准見客』的狀態。」


「今天一戰部都去討伐羅蘭君主了,總部內剩下的人不多。我們同意全程有守衛在旁邊盯著,他們也就放我們進來了。」


「不是我要說啊威爾,你最近也太衰了吧?這幾個月你不是遇上各種大妖,就是被綁架,再不然就是被丟進來蹲監獄……你今年到底有沒有犯太歲?」


「瑟諾,別再說了。」萩瞪了瑟諾一眼,示意她閉嘴。自己又接著問,「你好像從來沒有跟我們提起過綁架你的人到底是誰?」


威爾側身靠在透明地牆上,不耐煩地說,「不就是每次把我抓去測謊的那一群……我都已經說過多少次我跟羅蘭君主沒有任.何.關.係!」


「畢竟羅蘭君主三番兩次地救你,這讓人不懷疑也難。」瑟諾指出。


「可能是哥哥拜託羅蘭君主的吧?不然說不過去。」紫髮的青年長嘆了一聲,完全表達出他的無奈,「我到現在連每次審訊我的人是遵照了誰的指示都不知道。」


事實上,幕後主使是誰,「孤月」,應該說十二聖騎士是知道的,只是他們礙於他們躲躲藏藏的現狀,一直沒有甚麼特別有效的辦法去阻止。尤其對方也沒有甚麼把柄,一身清白到太陽不知道從何下手。


真的是長期處於被動狀態啊……如果太陽醒來知道他們的現狀一定會大爆走,現在只能暗暗向光明神祈禱「魔王」不會再度現世了。


「大概是一戰部部長吧……說來,你要怎麼跟你的實習生說你被關的事情啊?」


「就老實說啊,不然還能怎樣?不就幸好那兩個……小瓜缺席今天的會議,不然當著實習生面前被逮捕真的不是一個好榜樣。」


「沒當著他們的面真的有比較好嗎?」正在傳訊息給兩個小朋友瑟諾吐槽道,但是一邊也想到了威爾兩個「不一般」的實習生。女人的直覺是很恐怖的,而這個直覺正告訴她實習生、威爾和羅蘭君主著三方一定有關係!被逮到的那個不也是一戰部的實習生嗎?


現在的實習生都這麼可怕嗎?


就算滿腹的疑問要向威爾請教請教,但是礙於監視器和不遠處的守衛,她甚麼都不能問。就算問了也只會被威爾矇混過去吧?


「你哥真的把你害慘了……」


「相對的他也救了我很多次啊……如果真的是他的話。」威爾看著二十四小時對著自己的監視器,雖然他並不知道,但是此時他的父親也正憂心忡忡地看著螢幕。
保住性命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如何讓威爾從監牢裡出來又是另外一個難題。


他的視線從監視器螢幕移開,望向後方的窗口。此時已經是深夜時分,外頭卻充斥著肅殺的氣息。總部方圓五公里已經被淨空,一般民眾都已經被隔絕在結界之外,大門口的前方有一戰部部員近萬人整齊列隊,當然後方也有後線人員待命準備。所有人望向東方,也是貝斯特和羅蘭君主約好見面的地方。


他這幾天有嘗試找羅蘭君主的那三個養子,顯然他們已經知道了布雷茲同學的情況,這段期間都不敢踏進總部一步。況且,因為威爾的緣故,艾拉和他都被受到嚴格的監視,他們想要親自拜訪羅蘭君主的住處也無法。


大道的東邊,有個人影正不疾不徐地接近軍隊。


等等,如果……約書亞打開衣櫥,裡頭有一件威爾之前寄放在他這邊忘記拿走的換洗衣物。如果再讓艾拉化一下妝,像上次一樣……上次他都可以騙過威爾另一邊的同伴了……


「看來我們兩個想到一塊了呢!」





還沒完!下一章正式完結!(我已經寫完了~
明天就更新!
後面這幾章算是努力在推故事吧...盡量呈現一些兩邊對立的情形,可能劇情進展得很快但是小雙盡力了><
接下來就是很狂更新日期!
下次更新:6/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9 22:15: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910307 於 2019-6-30 15:42 編輯

YA!心靈糧食來了!(吃!)(/≧▽≦)/  

等等,明天就要完結了!?天啊!心靈糧食又少一個了!(T▽T)

話說樓主,能稍微劇透一下你大概要出幾部啊?

點評

感謝大大的留言~~我都好怕沒人回覆啊....可以去看小雙其他的作品啊~ 目前的計畫啊...三部正式大完結吧XD  發表於 2019-6-30 17: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30 17:28: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9-10 19:39 編輯

【第二十六章】

就算心裡有再多的不甘,我還是依約抵達伊凡.貝斯特和我約定的地點──組織大門前。


組織總部本就在市中心,周圍都是高聳入雲的商業大樓,組織總部只是眾多摩天大樓中的其中一棟,沒有任何起眼的裝飾,甚至還比四周的大樓矮上一截。


方圓五公里都被淨空了,我隻身一人走在筆直的大路上,遠方列隊著鮮紅的一戰部──


三天前,孤月「又」被抓了,據說被關進監牢已經很幸運了。孤月可是差點因為我的緣故當成判死。烈火被審問的影片更是直接放送,而我們性格火爆的同袍也在貝斯特手上。


他開出了要我成為他的使魔,聽從他的命令行事的條件。對方顯然也知道一般的魔法契約束縛不了我,所以他沒有打算現在就把烈火還給我們,而是只承諾我們保住他的性命。而且還另外要我答應陪他演一場收服我的戲。


我怕一不小心就把他劈成兩半,所以邪惡寶劍直接被我留在家裡了,連帶都沒有帶出來。


「羅蘭君主,你可清楚我把你叫來此處的用意?」


「不就是因為你抓了我的人嗎?」


文縐縐的對話,全部都是事先寫好的劇本。我只需要照著劇本上的台詞,就像相聲一樣,把台詞對完。


一戰部的成員雖然都列隊站好,嚴陣以待,但我也不難注意到隊伍後方有更多是對我的好奇。可能是第一次知道我的存在的人吧?畢竟我在今天以前,對少部分的內境人而言只是個都市傳說,對大眾而言更是從沒存在過。


貝斯特背對著我,對著人群大聲重複著他想要討伐我的理由。所有的言語都用浮華巧妙的字句包裝,彷彿自己是個受害者般,激動地把自己這次的行動合理化。
他說:如果傾盡全力,協助他將我收為使魔,一戰部在出任務的時候傷亡將會大幅減少。


(嘖,是你們根本就不會又出手的機會。你們所謂的『高難度任務』,最多三個十二聖騎士綽綽有餘。)


他說:因為我撂話說要守護人類,所以才跟神界漸漸疏遠,現役魔法師用者越來越難借用神界的力量。


(得不到天上那票神的認可再來怪我囉?)


他說:因為我太過強大,是個不定時炸彈,趁著組織症壯大的時候,將我制伏。我才不會突然爆發屠殺人類。


(可是,我從來沒有主動傷害過人類。)


他說了很多,但是我這裏只覺得他只說了一個重點:我太強大,既然殺不掉,那就在我的脖子上套個鐵圈。控制我這個災害之餘,再用我去控制別的、他們處理不了的災害。


貝斯特舉起裝飾用的典禮配劍,第一波攻擊朝我襲來。這種小兒科般的攻擊,我不需要看過劇本都可以全數回擊。然後又是一波大型魔法攻擊,接著再一波,又一波──


五萬年前,我剛成為死亡騎士的時候,當時的人們恐懼著我成為死亡領主的可能性,光明神殿第三十八代十二聖騎士背負著民眾的希冀,承諾著要把我綁上火柱燒了。


托格里西亞的福,我不僅沒被燒成灰,還「進化」成了死亡領主,順便當了第三十八代魔獄騎士。


五萬年後,人們依然恐懼著我不曾,也不會去做的事。絲毫沒有任何進步。


個別的魔法師小隊衝出前線,分別用附上魔法的武器攻擊我。我也只是跟他們周旋,偶爾稍微反擊一下,因為要擊中我,讓我失去行動能力的攻擊得是貝斯特的大招。


對啊,好像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


我巧妙地接下了貝斯特的大招,轟飛了一小段距離,自己還操縱風屬性讓自己飛得更遠,演得更像一點。


一戰部爆出了一陣歡呼聲,對他們部長英勇戰鬥的背影熱烈喝采。這個時候,只有一戰部部長走到了我身邊,居高臨下看著假裝想要努力撐起身體的我。


「人類會感謝你的犧牲的。」


「烈火呢?」我甘願受這般屈辱才不是為了什麼人類存亡,更不是為了你的一世英名。


「他不會有事的,只要你乖乖聽話。」貝斯特拿出金色的鎖鏈,大概是平常用來鎖龍或者禁錮天神用的。他用了個很華麗的技法丟出鎖鏈,鏈條在空中延展開來,發出七彩的眩光。而我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原地不動。


是啊,從一開始,被粉紅喚醒成為死亡騎士,被太陽煽風點火成為死亡領主,在粉紅的操縱下殺死太陽成為魔王同時進化為死亡君主,更在滅世前被光明神施加了防火魔法,讓我永遠見不到安息的那一天。


這一些,都不是我的選擇。


但我在明明能夠逃得遠遠的時候選擇接受了格里西亞讓我成為魔獄騎士的安排,在混沌神殿的地洞中選擇了放棄魔王候選人的身份,在滅世的時候選擇了暴露自己的身份也要保護葉芽城的百姓,在更之後選擇了守護人們以免再受到神界交戰時的波及。


現在,為了保護烈火,我選擇了低頭。


正當我等著鐵鍊捆住我的全身,讓我能夠離開這個戰場時,一道充滿光屬性,而且是五萬年前的聖光匯聚成雷射光把貝斯特打飛,整個人呈現一個拋物線跌進一戰部的隊伍。


背後熟悉且懷念的光屬性,我不需要回頭都能知道來人是誰。但我還是回頭了,只見太陽身穿太陽騎士那套純白的制服,及腰的金髮在後腦勺處綁起,隨風飄揚。跟前世打扮的唯一的差別是那面遮半臉的面具。


「魔獄兄弟,仁慈的光明神怎麼這麼忍心,尚未敲開你那如石頭般的腦袋呢?」


呃──這個是在罵我笨吧?


雖然看到太陽醒來了很開心,似乎也沒有什麼後遺症,但是我還是急急地用前世語言說,「烈火在他手上,如果──」


太陽還沒等我說完,就優雅地舉手制止,同樣也用前世語言回應,只不過大概只有語氣是優雅的,「你不要太小看十二聖騎士,你當真以為我們轉世之後能力沒有任何進步嗎?如果烈火知道他害你被人踐踏,他肯定不會繞過那個人的。」


彷彿應證太陽的話,一顆巨大和太陽(我說的是天空那個)沒兩樣的火球忽然出現在一戰部隊伍的上空,很針對性地對準了貝斯特剛剛摔落的那塊區域,狠狠地砸下去。一戰部也不是傻瓜,還是能夠反射性架起結界或守護盾抵銷。


況且,我們火爆性子的烈火騎士長肯定不會就此收手。好幾顆同樣規模的火球不斷自天空落下,還一邊砸一邊用他的招牌大嗓門怒吼道,


「馬的,再拷問我試試看啊!看我不把你們通通烤成焦炭!」


雖然這些火球對一戰部和後勤沒有什麼傷害,但是連續猛烈地衝擊還是把人嚇得有夠嗆的了。


「他自己逃出來就好,這樣我就不用再熬夜找人了。」戴著藍色假髮的暴風懶洋洋地打著哈欠從傳送陣走出,他的臉上也一樣戴著遮住半臉的面具。


「再繼續熬夜找人你就可以加入二一重修行列了。」這一句大概是真心話。相較於其他蒙面的同袍,沒有蒙面的刃金在其中更是顯眼‧


「不要提醒我!」


對於不請自來的賓客,一戰部的前線魔髮師自有他們的待客之道。其中一個手持來福槍的女性在遠處已經瞄準太陽很久了。附上貫穿魔法的子彈自槍桿直線射出,目標就是太陽的胸口。


當然,太陽是知道的。但是太陽動也不動,甚至連屬性都沒有調動,不過還是有一道大地守護盾擋在了太陽和子彈之間。


「你是還想當睡美人嗎?」出現在身側的大地惡狠狠地說,「你再睡下去也不會有公主來親你好不好?」


礙於旁觀者眾多,太陽只是很優雅地翻了個大白眼。再此真的要佩服三十七代太陽騎士長真的把能夠連「優雅地翻白眼」都記得教了。


方才出現的大地也是蒙面的,再加上用龐大劍身擋下對我們的正面攻擊的堅石也是。


「這種跟搔癢沒兩樣的攻擊也好意思拿來用啊!」烈火扯著嗓門嗆道,他用烈火神劍聚集起火屬性,大量的火屬性集中在神劍劍尖。稍微有點見識的魔法師見到那種高密度的火炎,臉色一個比一個還難看。


「魔法至少要這個程度才能見人吧!我還不是主修魔法的──嘿!」一條紫色的鞭子忽然出現,把烈火神劍纏住卷走。調動火屬性的人分了心,凝聚起來的火屬性也消散在空氣中。鞭子的另一端則是一頭紫色及肩長髮,理論上現在應該要待在牢房裡的孤月。而且,孤月也跟烈火一樣,沒有面具蒙面。


孤月流暢地接下烈火神劍,擺出的是前世那般高傲到目中無人的姿態,「別鬧了。審判長在後面等了。」


「對!我還沒有跟你算帳!因為你的關係我被拷問了三天你知道嗎!」


「我都還沒跟你計較我弟弟因為你不認真學魔法的關係被關進牢房裡這件事了。如果你有認真聽我和綠葉上課,你會被那種低級的魔法控制嗎?」


「你當真以為所有人都像你有外掛可以迴避審問魔法,或者像太陽和綠葉那樣誇張嗎?」


「烈火、孤月。」低沉的聲音嚴厲地說。就在後方不遠處,審判穿著前世那套黑色長袍,連額頭上的月亮都還原了。就算是戴著半臉的面具,也能看得出他正壓下嘴角扳著一張臭臉,雖然身上沒有散發任何的魔力波動,但是光站在那裏就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威壓。寒冰也是前世還在任時的打扮,他靜靜地守在審判身側,但是環繞在他身周和寒冰神劍上的冰屬性可不容小覷。


烈火和孤月立刻收聲,彷彿像個乖巧地小孩走到審判身邊就定位站好。


「太陽,我這邊都安排好了。」也戴著面具的綠葉在所有人就定位之後才出現在太陽身旁,可能因為綠葉神弓在內境過於出名,綠葉並不如其他人攜帶著自己的專屬神器。稍微認識柳曜的人都認得他們一族僅有家主可以持有的神弓──也就是綠葉神弓的樣子。


安排?


「很好。」綠髮的青年在太陽的示意下走到後方,站在了烈火和大地之間。


這個站位──這個陣仗──


「太陽,不要跟我說──」


「魔獄騎士長,」太陽再一次打斷了我的話,可能是在英國有了一次教訓,他這次很認真地命令道,「回到隊伍上。接下來不管發生甚麼事,都不准插嘴,也不能插手。」他此時的聲音還刻意說得特別響亮,分明是故意讓對面的一戰部能夠清楚聽到──雖然說剛剛大家的對話多少有故意提高一些聲量就是了。


我不安地看著太陽,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絕對不是甚麼好事!但是既然都被下了命令,我也只能站起身緩緩退到後方,站到隊伍的最末端。此時我才發現和我相對位子的白雲已經就定位,一副已經出現在這裡很久的感覺──我可是連帶他過來的傳送陣都沒有看到啊!


十二聖騎士的站位無關位階之分,畢竟除了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以外,所有的十二聖騎士都是平等的。但是不了解的人都會認定離中心點最遠的位置是階級最低的。


「你們是誰,還不快報上名來!」剛剛狼狽摔進人群的貝斯特已經打理好儀容重新站在陣列的最前面大聲喊話。想當然爾,太陽是不可能甩內境那套規矩。只見太陽清了清喉嚨,開口說道,「貴組織愚魯的腦袋想必對於精湛高深、禮貌得體的言語會有理解上的困擾,仁慈的光明神也在上自然不願見到貴組織困惑的表情流露於顏面上。太陽當然也於心不忍,謹奉著光明神的旨意,放下身段用淺白通俗的方式與貴組織交流。」


翻成正常人聽得懂的話就是:你們這群智障一定聽不懂客套語,我只好配合你們的智商講白話了。


就算是背對著我們,我光看背影就知道太陽正勾起燦爛迷人的微笑,嘴巴上說的卻跟「燦爛」兩個字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們,當真以為羅蘭對你們溫柔,對你們放水到不能再放水,就代表他好欺負嗎?是沒聽過打狗也要看主人嗎?」


太陽!我下意識想要阻止太陽,但是十二聖騎士都對我投以警告的眼神,太陽更是直接把畫面灌進我的腦海裡。


憂心忡忡地約書亞從衣櫃中拿出一套款式比較年輕的衣服,「我」開口了,喉嚨裡發出的卻是太陽的聲音。


「看來我們兩個想到一塊了呢!」太陽的聲音異常的愉悅。約書亞扭過頭望向「我」,似乎一點也不意外,「你醒了。」


「對啊,所以外面那群人完蛋了。」「我」的拇指輕蔑地指著集合在大道上的討伐隊。


「羅蘭君主根本沒必要和貝斯特耗,你們的關係一定很好,讓他願意為你們這般犧牲。」


「羅蘭太溫柔了,但他同時也是個笨蛋。」


「我還以為你們是下對上的關係?」約書亞似乎對「我」對羅蘭君主這般評論有點意外,可能是覺得「我」太不尊重羅蘭君主了。


「我」淡淡地笑著回應道,「我們的確是上對下的關係,但更多的時候是兄弟。」


也不知道約書亞有沒有真的聽懂「我」話語中的涵義,他懇切地望著「我」,問道,「我需要做甚麼?」


「我」從儲物空間拿出紫色假髮和變聲器,「威爾我要帶走,你去頂替他的位子。」


約書亞看向正在跟兩位友人有一句沒一句聊天的威爾,還有一旁監視的守衛,面有些許難色。


「交換我負責,剩下的就你自己想辦法。」


「我們怎麼有那個能力欺負羅蘭君主呢?人類長年活在羅蘭君主的威權之下,我們也只是希望羅蘭君主能夠遵守他當初的諾言,守護全體人類。」


見到貝斯特滿腹委屈的發言,大地吹了聲口哨,在旁邊酸酸地說了一句,「這個演技不去演戲太可惜了。」


太陽已經連優雅都懶得裝了。他冷冷地說,「他當初的宣誓可沒說過要幫你們打雜。」


「拯救人命對你們來說是『打雜』嗎!」


別在那邊無限上綱了!我當初明明有說過不會插手人類之間的紛爭──


「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跟你辯論倫理道德這一回事。」太陽攤開手比向在後面沉默到現在的我們,「這就是我們全部的人,共十二個。托你們的福,已經有一兩位無法再回到平常的生活了。現在,我只有一個請求。」


太陽的語氣很誠懇,這也是多年在「太陽騎士」這個偽裝下磨練的技能之一,但說不定也是他真心希望如此,「我們只想要安靜的生活。我們不會干擾內境和組織的任何事件和運作。放我們走,我們,包括羅蘭君主在內會從此消失在內境。」


太陽的聲音透過魔法清晰傳進在場所有人的耳裡。組織那一邊有些人動搖了,一名身著治療師團制服的人移動到貝斯特的身邊,拉著貝斯特的袖子說話,但礙於距離的關係,我們無法聽到他與貝斯特之間的對話,但就貝斯特不大高姓得臉色來看,應該是與他持了相反意見。貝斯特甩開治療師的手,嚴正地說出他的決定。


「我們絕對不會向惡勢力低頭。」


有豬隊友是很可怕的,尤其這個豬隊友代替整個團隊說出不可挽回的言論,成功惹錯人的時候。


「怎麼一言不合就說我們是惡勢力了啊?」對於貝斯特的抉擇,太陽一點也不意外。能夠下定決心出兵討伐我的人大概也不會有想要退讓的念頭。貝斯特發出信號,埋伏在周遭大樓屋頂的魔法師紛紛說完最後一句的咒語,長程魔法從四面八方來襲,我使出的結界還擋不到一半,就傳來審判喝斥的聲音,「魔獄騎士長,不准插手。再犯就以抗命懲處。」


在我遲疑要不要撤回結界的時候,大地守護盾已經完美的配合,補足了另外一半。第一波攻擊結束之後,在我們面前的前線魔法師立刻補上,絲毫不給我們喘息的空間,較後線的魔法師也已經整裝待發,就只等第一波攻擊人員退下再補上。


面對潮水洶湧般的攻擊,太陽一動也不動站在原地,因為其他十二聖騎都已經把它解決掉了。那些近距離魔法師根本不是十二聖騎士的對手,雖然五花八門的魔法和攻擊型態有些棘手,但也只不過是拉長了戰鬥的時間。而且,不知道是大家最近對組織的怨念有點大,還是鄰近考試壓力太大,大家揍人的力道都挺痛的。


和我一樣待在後面沒有上前幫忙的綠葉翻手變出一把外表普通的木弓,只見他將空空如也的木弓朝向天空,在他拉緊弓弦的同時憑空出現了一支聖光箭,聲光箭直衝上天,在某一高度時分散成數十支較小的聖光箭,射向埋伏在大樓裡的魔法師。


這麼有標誌性的攻擊組織不可能沒認出來。這時,另外一個畫面強行進入我的腦裡──


「我」看著剛被「我」弄醒的綠葉。一方面他開心地抱緊「我」,開心地離下眼淚。但也在抱完「我」後著急地跟「我」說魔獄做了甚麼傻事。


「審判和暴風有跟我說了。」「我」輕柔地說,一手搭上綠葉的肩膀示意他冷靜下來。然後開始嘗試得到綠葉的同意,「我想把『葉艾梅』和我們的關係公布出去,所以等等你就照著我說的做,好嗎?」


對於萬事說好的好人,他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綠葉不假思索地回答,


「好。


因為聖光箭出現,一戰部的魔法師的攻擊都稍有停滯,就這麼小小的空隙,十二聖騎很快就把周圍的魔法師給制伏了。


「綠葉,拿下面具。」


這個舉動其實是多餘的。可是綠葉還是照著太陽的指示脫下面具,露出底下稚氣未脫的臉孔,也同時把木弓的幻術去掉,露出綠葉神弓的原貌。


如果一個羅蘭君主的震攝威力不夠的話,再加上一個柳曜家主絕對夠。


「柳曜──你──」貝斯特已經震驚到語塞,柳曜家主在我們這一邊大概是他始料未及的,尤其在上次被愫緣附身的綠葉用聖光箭華麗地炸了我和太陽加上整個組織總部大廳之候。


「你剛剛真的應該放我們走的。」


此時,又一個畫面強行灌進來。畫面的時間應該比剛剛那些都早,背景不是我家也不是組織,而是一個溫馨的小單位。正當我疑惑時,抱著女兒晨願的莉涵從房間走了出來。


哎呀?你醒了啊?你可知道羅蘭他們在你昏睡這段期間有多可憐嗎?」


「我知道。」「我」說,視線隨著莉涵移動到客廳的沙發上。晨願看到熟悉的大哥哥,雙手伸出就想討抱。莉涵也很順手地把女兒送到「我」懷裡。


「你是來找我諮商的吧?要問甚麼就快說吧!」


「我」一手逗著還在牙牙學語的晨願,一邊凝重地說


「莉涵,如果有一天,為了十二聖騎士,我不得不毀滅世界的話,你覺得……」


「先不說這個,你有聽過安X嗎?」


「……我很認真的在問你問題。」「我」有點無言地看著號稱羅蘭君主專屬的心理治療師,還每次都強調自己沒牌照的莉涵。


「這麼認真?那我想想喔……」莉涵倒在沙發上,雙手抱胸沉思了一會兒,才說,「你是絕對不可能毀滅世界的啦!你想毀滅的應該是神界或著內境吧?只是不知道把這兩個從世界抹消掉會有甚麼後果而已。」


「差不多吧……我已經不想再忍下去了。」「我」溫柔地摸著晨願的頭髮,說出的卻是這種話。


「為了人類,你還是辛苦一點吧!這世界上不只那群小朋友,還有你的乾女兒呢!壓力太大來看看她可愛的笑臉,不覺得很療癒嗎?」莉涵半開玩笑地說,不懂事的晨願聽不懂大人之間的談話,只知道抓到「我」的小拇指後往她的嘴巴裡送。


「但是,我幫晨願找的可不是這麼窩囊挨打不還手的乾爹。」莉涵忽然補了一句,「不想忍的時候就不要忍啊!世界毀滅又怎樣?反正以你們的能耐,就算天塌下來也能保護好自己的牽掛不是嗎?」


「……晨願好像不是我的乾女兒。」「我」說,然後把晨願還給她的母親。


「差不多了啦!你們十二個都是她的乾爹,我說了算!」


「我」好笑地搖了搖頭,莉涵在決定女兒乾爹這件事上還是一樣的我行我素──最好一個人會有十二個乾爹啦!


「我」轉身準備離開,莉涵卻叫住了我,「喂,至少給我個心理準備啊!你想要毀掉哪一個?」


「內境。」「我」說完之後,眼前的場景換成了熟悉的客廳。審判和暴風正等著「我」的下一個指示。


「通知大家備戰,」我說,「我們要讓他們知道光明神殿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你們這麼喜歡報名號對吧?那我也來當個代表,正式報上我們的名號好了。」


太陽一個彈指,隔絕一般人的結界應聲碎裂。外頭聚集了好幾台電視台的直升機,結界外的大樓聚集了不少的記者和攝影師,就他們不斷說話的情形來看,應該是直播。因為太陽從我們背後升起的緣故,攝影機幾乎都是從我們身後往一戰部方向拍過去。就算從一戰部那邊拍過來,也只會照到背光一片黑的我們。


太陽從剛開始都不出手.就是因為他在悄悄地把隔絕外人的結界換成隔絕結界內的人,不讓他們知道一般人已經在暴風的發函邀請下拍攝一段時間了。於此同時,所有人的手機都響起了訊息通知,一份組織成員的名單傳到了每個人的手機裡。


從這一刻起,內境不再存在。


太陽的右手有暴風、大地、綠葉、烈火和白雲,左手邊則有審判、寒冰、堅石、孤月、刃金和我。戴面具的十二聖騎背著強光,跟隨著太陽的動作拿下面具。


「我們是光明神殿第三十八代十二聖騎士。」


(二十一世紀的史詩 第二部 完)




然後,就完結了。
那些潛水的看官們還不快浮上來讓小雙看看你們啊~~告訴我你們對結局的感想吧~
對了,這一篇雖然正文完結了,但還是有一些短短的後話沒有貼,不過那一個應該會跟公告一起貼~
接下來小雙的重心應該會比較偏向原創那邊,至少近期除非我又手癢,不然史詩這邊會暫時擱著。
宣傳一下,小雙目前的原創有兩部,
一部是《幻想的梵塔希亞》,講述的是一個騎士和一個精靈流落到現在大都市的故事。穿越,沒錯,小雙也想寫爛大街的題材了XD
另一部是《我在冥府當心理諮商師》,主角的原型就是史詩裡的莉涵。這一部就是輕鬆靈異向,算是我輕鬆寫來搞笑的作品吧XD
如果最近沒史詩看了沒關係,願意相信小雙我的劇情設計的話就來看小雙的原創解解饞吧~(推銷一波XD
比較感性的後記小雙就留後話也貼完了再貼了><感謝這陣子所有看官的陪伴和支持和回覆,你們的閱讀和回覆都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也謝謝不斷在寫文路上支持我、鼓勵我還給我意見和精神糧食的緋大和凜凜~
那麼各位,我們下次再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 09:49:45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啊完結了QAQQQ
小雙你應該要挾他們扁完內境之後的後續啊!當番外!
敲碗番外!XDD

點評

啊啊啊, 那個要等以後啊XD 你看最新的更新大概就會知道小雙想做甚麼了XD  發表於 2019-7-21 11:1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3 20:36:56 | 顯示全部樓層
露露好想看親友們的反應
求大大一定要出後續啊!

點評

嘿嘿嘿~ 後續我不保證近期內會出....但是應該會出吧XD 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最近想要先寫原創~ 看最新的更新喔, 我已經開始挖洞給自己跳了XD  發表於 2019-7-21 11: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4 00:45:43 | 顯示全部樓層
坐等番外!
也很好奇刃金老爸會不會還堅持送兒子去馬戲團!

還有點文方面也很期待!

點評

你不說我都快忘記有這個部分了!XD 丟匕首真得很適合去馬戲團海撈一筆XD 等等, 我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我會寫番外啊XD  發表於 2019-7-21 11: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5 23:12:04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太陽好帥!雖然沒有打很多架!
史詩完結了沒關係得還有番外

點評

因為太陽在專心做事XD 但是這也足夠讓整個內境垮掉了XD 說不定這比大型魔法的殺傷力還要大XD 看後話和公告喔~ 應該會有驚喜的~  發表於 2019-7-21 11: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6 21:02: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完結了 因為沒有退不退休的問題所以亂來了嗎……怎麼說……果然是格里西亞

點評

也不需要擔心退休金, 更不用擔心全大陸都知道的形象破滅., 太陽當然就義無反顧地出手啦XD  發表於 2019-7-21 11: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