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若蘭幻雪

[同人文] 【特傳同人】混沌&重生(10/24 第二部 第二十六章 換平台公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6-7 14:04: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若蘭幻雪 於 2020-6-7 14:05 編輯

第十四章

「快想,快想啊!」千冬歲不斷地在自己催促自己快點把漾漾給比申的目標給找出來,卻發現自己根本毫無頭緒。

雖然之前他已經大概猜出漾漾給那些人安排的任務內容了,但卻對他們各自的目標一無所知。

這下,怎麼辦?

難道還没見到漾漾,我們⋯⋯

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我知道。」正當幾乎所有人都在認真思考時,聲音的來源,所有人並不陌生。

只是沒有人想過,會是一

「西瑞!」

不在乎身邊所有人的表情,西瑞只是盯著前面笑得一臉燦爛的鬼王,緩緩的道:「漾給你們的任務,是讓你們每個人各自牽制一個人⋯⋯不計任何代價。對吧?」

「而漾給你的目標,就是我吧。」

比申笑得更燦爛了。




盛開在眾人身旁的薔薇突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凋謝,當最後一片花瓣落下時,凋謝的薔薇全數化為屢屢輕煙,風一吹,連一點塵埃都没留下。

「啪!啪!啪!」

「不錯,我還以為殺手一族都是一些腦袋死機的蠢蛋,看來我得重新評估了。」

西瑞冷哼一聲,將自己一直掩藏在背後的手舉起。

那是一雙泛著黑光的雙手,宛若最深沉的染墨一般。

「這是妳搞得吧。」肯定句,而不是否定句。

比申笑了「當然。雖然我認為就算不用這一招我也能把你打得滿地找牙,不過⋯⋯比起打死,我還是更喜歡看到人在痛苦中緩慢死去,那才是最美麗的風景。」

「你!」西瑞伸手,抓住了千冬歲正要舉起幻武的衣袖,讓他不要再講下去了。

「我回答出來了,你能放他們走了嗎?」西瑞盯著比申,眼神凌厲。

比申聳聳肩,手一揮,一扇大門從而打開。

「給了你們機會就是給了,我也不後悔。出口在那裡,你留下,其他人隨意。」

「冰炎學長,你們走吧。」

「西瑞,那你⋯⋯」

西瑞強硬的打斷夏碎的話,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緩緩道:「就算我和你們走,本大爺大概也撐不了多久。反止早死晚死都是死,倒不如拖個人下水還比較划算!」說罷,還看了眼比申的方向。

一反平常的台客樣,西瑞此時的身影顯得無比嚴肅。

這就十足證明,他不是開玩笑。

平常時候的西瑞雖然一副跩樣,行事作風都大咧咧的,可是這樣的他其實也是有心思細膩的一面,不然當年就不會在雅多暴走的時候捂住自家小弟的眼睛。

事情孰輕孰重,他這個人還是分得清的。

在毒素開始發作的那時,他就知道自己大概走不出去了,唯一减少傷害的方式,就是讓其他人走完剩下的路。

這樣,他也算是最後帥了一回吧。

「喂!四眼田雞!」千冬歲轉過頭,第一次正視自己一直以來的死對頭。

長久以來,羅伊耶亞家和雪野家本就有嫌隙,可不得不說,千冬歲雖然厭惡他,但也從未把他當成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以後,應該會很不習慣吧。』千冬歲心裡暗暗想著。

西瑞笑了「露出那什麼表情,捨不得本大爺?」

千冬歲迅速擦掉眼角的淚光,反駁說:「誰捨不得你了!不良少年我警告你,你最好給我活著回來!」

西瑞回道:「本大爺可没那麼脆弱!還要教訓我那個小弟呢!四眼田雞,可一定要把本大爺的小弟抓回來,待本官親自審間!」

不良少年你最近到底又看了些什麼⋯⋯不過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應一句「好。」

比申開始催促了「要走就快走!在這裡依依不捨的。」

「冰炎學長,本大爺的小弟就交給你們了。」

冰炎沉重的點頭「走吧。」然後轉頭,走向那唯一的出口。

其他人也踏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了。

比申揮了下手,原本佇立在那的大門消失於空氣中。

她甜甜的笑了。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

「夜幽。」我叫了聲那個現在最明白我的人。

她的身影從黑暗中現身「找我有事?」

我伸出手,讓她扶著我起身。現在我的力氣已經愈來愈小,潛藏在我身體內的那個「人」不斷地在找機會一舉攻破我的精神防線,精神攻擊又是最難防範的,一但有絲毫閃失,就可能⋯⋯

夜幽是最明白我身體的人,二話不說就把我從王座上扶起。

我小施術法,幾道光線從我的手中射出,投射出四種不一樣的畫面。

「看來,比申那邊已經結束了。」

站在我背邊的她緩緩回道:「嗯。」

「咳!咳!」

「泱!你沒事吧?」她擔憂的問。

我晃了晃有點沉重的腦袋,向她露出一抹勉強的笑容「沒事。」

她就算知道這是騙人的,也還是没對我反駁些什麼,只是握著我的手抓得越來越緊。

我撫過她的手「不用擔心我,這是命定的結局,你我心裡都清楚。之後他們⋯⋯就拜託妳了。」

她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會的,泱你放心吧。」

我點點頭,視線回到畫面。

『學長,最後到我面前的,一定是你吧?』

『但願到那時,你能接受這注定的結局。』

我自嘲的笑了。




今日份文章送到!真的很佩服自己的毅力,原本想說晚上才會打完結果中午就好了,果然還是有人留言就速度飆升啊!

不過幻雪的存稿好像快沒了⋯⋯(哭

回覆的話晚上再回,因為幻雪還要補習(哭,而且網路快沒了(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7 19:41: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西端帥氣的領便當(有點難以相信竟然是他!

漾漾你再加油啊!不要輸給你體內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7 22:56:37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20-6-7 08:18
比申的任務不會是來挑釁冰炎他們吧…漾漾到底想幹嘛?不會真的要幹掉所有的人然後留下最後一個人在折磨致死 ...

感覺姊姊好腹黑⋯⋯

只能說,姊姊有猜對一半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7 23:01:24 | 顯示全部樓層
雨靈ME 發表於 2020-6-7 12:59
幻雪姐姐(可以這樣叫嗎?,雨靈是新讀者一枚
雨靈很喜歡妳的文,要記得更新喔!
期待幻雪姐姐今天的更新

歡迎新讀者(愛心

只要是讀者取的名字幻雪都能接受ㄛ~

感謝你的鼓勵,幻雪會努力不把自己身體搞壞也會努力更新的(握拳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7 23:08:20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6-7 19:41
西端帥氣的領便當(有點難以相信竟然是他!

漾漾你再加油啊!不要輸給你體內的人!. ...

嗯~前面應該鋪陳很多了吧!姊姊怎麼還猜不到⋯⋯這樣會讓幻雪懷疑人生呀!

西瑞這次倒也是被陰了一把,不過他也帥到幻雪了(尖叫

相信漾漾,他一定行的!(也許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4 18:24: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這是什麼情況?」

傳送陣的光芒消失,冰炎獨自一人站在熟悉的黑館大門前,愣了下。

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不是應該還在鬼王塚嗎?

他下意識的捏了下自己的手背,嘶了聲。

會痛⋯⋯所以這裡不是夢境,那到底是?

正當冰炎還在疑惑時,黑館的大門逕自打開,一顆頭從裡面伸出。

冰炎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來人疑問道:「學長,你怎麼不進來呀?我準備了東西要給你呢~快點進來吧!」

那人漾起笑容,像是最清澈的湖泊一般,平靜而美好。

他伸出手,拉著冰炎就往黑館走去。

看著他伸手拉起自己的手,冰炎勾起唇,然後,笑了。

褚⋯⋯

*

千冬歲一回神,發現自己正坐在Atlantis圖書館内的大智慧樹上,桌上佈滿了各類研究陣法和符咒的書籍,幾乎就快把他淹沒了。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千冬歲納悶的問,拿起桌上的書就是一陣翻閱,冀望能從書中找出什麼線索,整個空間裡充斥著「唰!唰!」的翻書聲。

但令人心寒的是,書上記錄的事物沒有一絲異樣,幾乎都是他早已爛熟於心的內容。

「千冬歲。」完全沒有想過會有人突然喚自己的名字,千冬歲下意識的抬起頭。

這不抬還好,一抬就嚇一跳。

「啪!」千冬歲手上的書本應聲掉落。

「唉!唉!千冬歲你怎麼了?」來人驚訝的道。

千冬歲没有回應,只是迅速起身,抱住了這個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友人。

力道隱約有些大,被環抱著的人隱約發出了吃痛的聲音,但還是没有把人推開,只是擔心的問道:「千冬歲,你怎麼了?」

千冬歲小小啜泣著,環抱着的力度漸漸減弱,直到最後放開,他終於可以說出自己最思念的人的名字。

「漾漾⋯⋯」

*

「分散了嗎?」

只不過眨眼的工夫,原本在傳送陣中站在他身旁的2人都已消失蹤影,夏碎左顧右盼,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夏碎思索一陣,猜測道:「看來這個陣會把人傳送到不同的地方,不曉得冰炎他們被傳到哪裡⋯⋯」

「啊!夏碎學長救命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夏碎一愣,視線隨之移轉到聲響的來源。

黑髮少年看見夏碎就像看到救世祖般,眼神裡露出希望的光采,可表情還是有著藏不住的恐懼,少年的後方聚集著大量的鬼族,正朝著他和夏碎的位置衝來,噁心的味道瀰漫整片樹林。

看到這個情況,夏碎下意識便把少年拉到身旁,喚出幻武消滅掉迎面而上的鬼族。

當最後一隻鬼族消失在鞭子上後,夏碎轉過頭,看向剛剛被自己拉到身旁的少年。

少年咧開嘴,鬆了口氣「還以為真的會死⋯⋯幸好夏碎學長你在這裡,不然就完蛋了⋯⋯」他閉上眼睛都能想像如果自己死在鬼族手上,自家老姐一定是死後都要把自己的屍體從棺材裡抓出來鞭屍。

看身旁的人一聲不吭,少年疑惑道:「夏碎學長?」

夏碎嘴角微微上揚,然後摸了摸少年的頭。

「褚⋯⋯」

少年笑了。

*

「這⋯⋯又是哪裡?」

「千冬歲!學長!夏碎學長!你們有聽到我的聲音嗎?」

「恐怕你也沒機會聽到他們的回應了。」

「你⋯⋯啊—!!!」

刺耳的尖叫聲響起。




這一篇幻雪其實想了很久,怎麼寫怎麼不順,靈感君消失的時候真的是想攔也攔不住⋯⋯好在最後還是把它抓回來了!!!

幻雪下禮拜就要放暑假了~時間可過得真快,國中三年一下就過去了,希望幻雪畢業典禮不要哭得太慘⋯⋯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4 19:45:22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怎麼斷在這裡啊啊啊啊!

最後是誰!為什麼我會想到漾漾啊啊啊!

幻雪你怎麼可以這樣!快更文啦!



我明天畢業,但畢業完還得處理升學的資料,沒處理好的話....就沒有學校了qwq可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1 23:15:14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6-14 19:45
啊啊啊!怎麼斷在這裡啊啊啊啊!

最後是誰!為什麼我會想到漾漾啊啊啊!

姊姊想想少了誰就知道了呀(竊笑

畢業真的有一堆事要處理,幻雪禮拜二三也要去拿志願卡⋯⋯這就是人生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1 23:15: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學長快進去吧!」褚冥漾拉著冰炎的手,把冰炎帶到自己的房間,並把冰炎推進房門。

然後,關上。

冰炎一時錯愕,正想打開門時,門口傳來了清澈的嗓音「學長先在裡面等一下,不可以出來ㄛ!」

聽到這句話的冰炎收回了準備打開門的手,轉頭看向房間。

一樣的擺設,一樣的感覺, 每次走進褚的房間時,總是瀰漫著一股若有似無的香氣,使人放鬆。他知道,那或許是因為自己每次做完任務後,總會習慣性跑到他房間,所以才向醫療班要了幾株安定心神的樂草,讓任務完極為疲憊的他能安定心神。

他的褚,還是那麼的替人著想。

最後,冰炎走到了書桌旁,拿起了桌上的相框。

照片中的褚冥漾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站在他身旁的自己輕輕搭著他的肩,一向不苟言笑的他此刻也浮現了淡淡的笑容,任由其他人紀錄下這一刻。

看到這張相片,冰炎也不禁笑了。

「學長在看相片嗎?」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房間的褚冥漾一進門便看見冰炎佇立在書桌前,手上拿著那張以前所拍攝的照片。

他微笑著,走上前,指著照片說:「我還記得拍這張照片的時候喵喵一直在旁邊起哄著叫我換上女裝,幸好最後沒換。」

冰炎笑著說 :「可我那時倒希望你換。」

「學長⋯⋯」時間彷彿凝結在此刻。

褚冥漾拍了拍雙頰,想要掩飾紅透的雙臉「好了學長,你快過來!」他抓起冰炎的手,把他帶到沙發上。

這時冰炎才發現,沙發前的桌上擺滿了豐盛的甜點,擺在最中間的蛋糕上方還有著兩個一銀一黑的身影,兩個人雖然有些歪歪扭扭 ,但無法忽視的,是兩人緊緊牽著的手。

褚冥漾搔了搔頭,遺憾的說:「中間那兩個人實在做得不太好看,而且⋯⋯」

「沒關係。」冰炎打斷了褚冥漾說到一半的話,然後轉頭正著他,勾起淡淡的笑意「你做的,我都喜歡。」

褚冥漾的臉又更紅了,連忙拿起一旁的盤子,把中間的「小小冰炎」切下,遞給冰炎。

冰炎挑了挑眉,不太滿意為什麼他要吃掉他自己,像是鬧牌氣似的在褚冥漾耳邊默默的說:「我比較想吃另一個。」

「禽獸⋯⋯」褚冥漾低語道。

「你說什麼?」冰炎笑了。

褚冥漾慌張回道:「沒事沒事!」然後把蛋糕上的自己切下,心不甘情不願的遞給冰炎。

冰炎看著失望的褚冥漾,嘆了口氣,切下一小塊放到他的嘴邊「你先吃。 」

褚冥漾眼裡露出感激的光芒,然後一口咬下叉子上的蛋糕,露出滿意的表情。

「沒想到我做得還不錯吃!學長你也嘗嘗!」然後也切下一塊放到冰炎的嘴邊。

冰炎也沒拒絕,抓起褚冥漾的手吃下他手中的蛋糕。

然後,愣住了。




幻雪這篇來發糖嘍~雖然說是發糖但後面留了點懸疑片的感覺(ㄎㄎ

雖然畢業了但幻雪還是很忙,光補習班的作業就快把幻雪逼瘋了⋯⋯所以!

幻雪要來設個門檻,留言超過五人幻雪才會更文ㄛ~(上次三個人不到一天就到了,太沒挑戰性了!)

那下篇文就等五個人留言再回來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1 23:22: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為何停在這裡啊?最近大家怎麼都喜歡停在一些詭異的橋段啊啊啊啊啊!幻雪加油,高中的功課量應該很精彩,趁現在還算輕鬆的時候把握吧~(幸災樂禍,竹是讀高職,沒有課業壓力的。老實說五個人應該還算簡單…吧?竹就當其中一個,等待幻雪的下一篇杯~對了,這篇cp是冰漾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