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若蘭幻雪

[同人文] 【特傳同人】混沌&重生(9/19 第一部完結 第二部 第二十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29 18:17: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vupm4 於 2021-8-30 12:16 編輯
若蘭幻雪 發表於 2021-8-29 14:13
歡迎冒泡(抱
這個整理還真實在……我現在基本上都不看連載網路文了,等文煎熬擔心作者會不會填完坑更煎 ...


文筆沒有問題,幻雪姊姊甩我十條街

想我……連作文都不到五分……明明我也是2005年春天(末)滴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5 22:46: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部 第二十四章

在得到我的首肯後,僅過一天,我將作為Atlantis 學院第二代表隊的消息飛速的傳遍整個校園(裡面肯定有扇的一份力)。各種想來應聘隊員或是不服我這個轉學生剛進來就能當隊長的人也在一夜之間接踵而至,不過在我無數次的回絕以及把不服的人打到服後,這類型的麻煩也少了不少。

在打趴了第四百九十五個不服的人後,口袋裡的手機發出了刺耳的慘叫聲,我甩了甩手,抽出手機刪了它一個巴掌讓它閉嘴後接起電話,「喂?」

「娜娜,」海的嗓音在手機的另一邊響起,「第一代表隊的隊長出來了。」

我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什麼原因,第一代表隊的隊長學校遲遲沒有公布,這樣就是為何幾乎所有的人都衝著我這個第二代表隊隊長來的原因。現在總算公布,也算是解決了我部分的麻煩。

「是誰?」我詢問道。

「是我們的代導,冰炎。」海在電話另一端輕微嘆息,選誰不好,偏偏選了這一個對娜娜有非(ㄈㄟˉ)凡(ㄈㄣˋ)意(ㄓˉ)義(ㄒㄧㄤˇ)的人。

我沉默了一陣,良久才開口回應道:「我知道了。」

「娜⋯⋯」

「那就先這樣,晚點見。」我打斷了海尚未脫口而出的話語,隨即掛掉了電話。

深吐了一口氣,雖然說早就猜測到不公布的原因,也推算出越晚公布隊長是冰炎的可能性越大,但實際聽到時還是免不了情緒上的波動。

撫上心口那跳動的不像話的心臟,自從記憶恢復了少許後,我便逐漸不曉得該如何與那些褚冥漾曾經的朋友相處,那怕隱隱明白他們對褚冥漾僅是懷念和回憶。

對於冰炎,更是如此。

但也正因如此,我實在無法去衡量當年的冰炎和褚冥漾之間,究竟埋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事,畢竟我的記憶是「不完整的」,在沒有確切的把握前,我實在不想冒這個險。

「唉……」大概這就是命吧。

「啊啊啊啊啊!!!!!」又一陣刺耳的尖叫響徹雲霄,我忍無可忍,直接把手機摔到了地板上,「我警告你,再不換一個手機鈴聲我就斃了你!」我都懷疑自己買到的是不是惡作劇手機了!

它自覺的抖了抖,立刻停下了尖叫。

我煩躁的撿起手機,看了看上面的來電暱稱。

『來電人:冰炎』

揉了揉緊皺的眉頭,我深吸口氣,頭皮一硬接通了電話。

「喂?」我語氣平淡的道。

「是希爾斯娜嗎?」揣摩不出心情的嗓音從另一頭傳來。

「是我,有什麼事嗎?」我心不在焉的回道。

似乎聽到電話另一頭的輕微失望的嘆息聲,「你得到消息了吧?我是隊長的事。」

「剛剛有人和我說了。」拜託你趕快講重點吧……再講下去我很可能就露餡了……

「你選好成員了嗎?」

「早就選好了。」根本連想都不用想,扇的那封信上早就把我安排的服服貼貼了,就算我想換隊員也不行,「你呢?」我順口問了句。

「我也選完了。」

他的回答讓我小小的吃了驚,這不是才剛公布而已嗎?!隊員找這麼快的嗎?!「你的成員是誰?」

「有幾個你也認識。」手機另一端傳來了輕笑,「要不要明天見一面,討論一下比賽的事。」

我的嘴角凝固在了臉上,一時之間忘了要回應他,直到傳來疑惑聲我才猛然驚醒,「喔喔好。」

「那就這樣,掛了。」

在我還未反應過來時,手機的嘟嘟聲便應聲響起。

我嘆了口氣,看來該來的,還是躲不掉啊……




我已經不曉得我在寫什麼了(摀臉)就這樣吧(真的太難寫了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5 22:47:35 | 顯示全部樓層
vupm4 發表於 2021-8-29 18:17
文筆沒有問題,幻雪姊姊甩我十條街

想我……連作文都不到五分……明明我也是2005年春天(末)滴呀! ...

拍拍你 作文這種東西我的想法就是:「多看小說就好了!!(錯誤示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19 23:25:1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部 第二十五章

次日一早,一邊嚼著學院餐廳的冰棒,我心不在焉的滑著手機等待某位男士的到來。

雖然不太想面對,但答應人的事也不能不做,與其擔心害怕,不如順其自然,說不定這樣還比較看不出來自己的異樣。

更別提他想必還沒有多少證據!我自己露餡了怎麼行!

下定決心要用對待朋友的平淡語氣和他對話的我如此想。

餐廳的大鐘指向約定好的時間,與此同時,大門也不約而同的出現兩道傳送陣的光芒,一對身穿黑袍和紫袍的搭檔踏過傳送陣往我這裡走來,就如同我們的初相見一樣。

我連忙將最後一口冰棒吞下肚,神色自然的向他們打了個招呼,「你們遲到了5秒37。」我指了指腕上的手錶。

「抱歉,任務有點拖延到了。」不追究我幾乎病態的時間計算,夏碎還是帶著些許歉意的語氣道。

「不要緊,只是我以為,今天只有冰炎學長會來而已。」雖然說有夏碎在旁邊我也比較安心,但如果不問這問題一定會被起疑。「昨天冰炎學長並沒有和我說夏碎學長你也會來。」我裝了個驚訝的語氣道。

夏碎勾起了一抹一看就很不妙的笑容,解釋道:「昨天深夜夏卡斯臨時丟給了冰炎一個單人黑袍任務,他為了趕緊解決才把我叫去幫忙的。」他一邊說,身後的黑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增長,可見對於半夜被一通電話叫起來的怨念極深。

冰炎小心翼翼地往旁坐了坐,咳了聲歸回正題,「你還是新生,對於大競技賽你了解多少?」

「大概有聽千冬歲聊過。」簡單來說不就是異能學院間的打架互毆嗎?

冰炎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顯然對不用從頭解釋這件事感到愉悅,「你的成員名單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和你一起轉學過來的那幾個吧?」

「嗯。」我回應道:「蝶夢、地和光,海和我一樣是黑袍所以他沒法參加,扇已經給他安排了維護隊的工作了。」

「都是一群考過跳級考的人,嚴格來說都有黑袍的程度了。」冰炎自己也是明白跳級考的難度的,能通過跳級考紫袍的人加減算起來也有黑袍的實力了,相當於這一隊聚集了四個黑袍,真不敢想像對上這群人的隊伍該怎麼辦,「我這邊的名單是夏碎、千冬歲、萊恩和西瑞‧羅耶伊亞,都是你們班的。」

「西瑞·羅耶伊亞?」印象中這名字也是在那場討伐褚冥漾的成員名單之一,但歸根就底還是不太熟。

似乎對我不認識他感到有點驚訝,夏碎貼心的介紹道:「西瑞是殺手一族的人,雖然無袍級但也是有紫袍的實力的。至於他的品味⋯⋯一向很獨特,你見過就知道了。」很獨特?倒很少聽過會用這種形容詞來形容一個人的。

「在開賽前,我們約一下友誼賽吧,順便讓雙方選手都見個面熱熱身。」這是冰炎約她出來的其中一個理由,他想知道這群人的實力到底到哪裡,從見到他們的第一面起,他總感覺這群人的實力隱隱凌駕於整個學院,但始終沒有一個確切的時機可以認證。

至於另一個理由⋯⋯

「可以。」想了想,這對我們也似乎沒什麼壞處,我爽快的答應了他的請求。

「那好,我把時間確定好後再發訊息給妳。」

「嗯。」我站起身向他們道了別後,徑直離開了學生餐廳。

*

留在座位的冰炎望著希爾斯娜離開的背影,些許的愣了神。

那道身影⋯⋯像極了當時在冰炎腦海中的,褚冥漾離去的背影。

「冰炎?冰炎!」

他回過頭,看向他最信任的搭檔,低聲再問了相同的一句,「你覺得,他是嗎?」

早知道自己的搭檔有多執著的夏碎嘆了口氣,「冰炎,我坦白說,確實很像。但一句像,又能改變什麼。」他苦笑了下,「就算他是,他也不記得了,不是嗎。」

冰炎抱住頭,內心十分糾結,「那你說,我該怎麼做?」

夏碎拉過冰炎的肩膀,讓他往自己的身上靠了靠,「走一步是一步吧,如果他是,相信他會記起來的。給他點時間。」

冰炎將頭埋在手掌中,沉重的點了點頭。

如果妳真的是⋯⋯就算從頭再來,我也會讓你回到我身邊。




趕上了趕上了!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喔(比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