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1|回復: 5

[同人文] 特傳x自創 月、束、約

[複製鏈接]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嗯…不確定會不會OOC,估計特傳的角色在五章以後才會正式登場
雷者勿入,我知道我寫得很爛還是個取名廢,請各位多多批評指教
應該會每週四更

以下正文


章之壹

地點:未知
時間:凌晨 01:05
「所以,妳願不願意離世,保妳輪迴的下一世?」穿著一身白色術袍的少女笑著對眼前的魂體道,雖然她是笑著,但很明顯的,她已經沒有什麼耐心了
死都死了還留人間作祟,增加她的麻煩
『不...我要那個害我的負心漢死無葬身之地!』
那名死靈慘烈的尖叫著,眼中留下血淚,眼見就快兇靈化了
「他害死了妳,妳找他報仇,那妳殺死的生靈找誰說情」她依然勾著笑抽出符紙
『胡說!我哪害死了人!』女鬼尖叫著為自己澄清
「妳有啊,怎麼沒有呢?」她將手中的符篆往地上仍,出現了陣法
陣眼出現了尚未成形的嬰孩胚胎
「這是妳流掉的孩子,他本來期待著世界,期待自己能夠降生,妳卻殺死了他...他該找誰說情呢?」她小心翼翼的抱起嬰孩胚胎,就怕他散化消失
他攀著少女的手,小嘴一張一合的
「現在離去的話,下輩子你們會續這一世未成的緣」因為這個孩子希望能夠續緣,所以她會盡力完成,但是如果死靈不願離去,那她也是無力相助
『我的孩子...』死靈停止兇靈化,看著少女懷中的孩子,神情滿是內疚
「這個孩子在等妳,他撐不了多久」幼兒的靈魂本身就比較鬆散,更別說連形體都還沒完全的嬰孩胚胎了,再不將孩子送往輪迴,恐怕就此魂飛魄散了
『我...我沒資格當你的媽媽啊…』死靈接過她手中的孩子,『我會把我的下輩子用來好好照顧你的...』
「慢走不送啊」
哼…就是因為這樣她才膩了陰差這種職位,活著的不懂得珍惜所有,逝世了才想著後悔...每次每次都在看這種戲碼
人類,簡直令人作嘔
———————————
地點:光詩高中
時間:上午 10:52
「妳看,那個招搖撞騙的騙子又在睡了...」
「哼!騙子還在那囂張」
「聽說那傢伙還兼職法醫,國家也是墮落了,連這種騙子也敢用」
一群學生對著趴在桌上身上蓋了白色實驗袍的女性指指點點
突然,有誰的手機響了,正在補眠的女性醒來,她翻了翻包包找出手機
「喂…老大啊…」她打了個哈欠,「這個時間我不在學校還能在哪裡...」
四周的竊語絲毫沒有影響她
「...老大,放輕鬆,不然就算是娃娃臉也會老得很快」她有點倦累的收著書包,「所以我現在要趕去鈴越里183巷12號?也太遠了吧?」
「又來了,來學校不到半天就又要走人」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去驗屍」
「呵,說不定是假借工作之名去援交呢」
......
「我馬上過去,阿玄呢?到了嗎?」她背起書包,隨手丟了張假卡到點名簿上
『到了,他剛剛才因為太吵被我揍』電話裡的人冷哼了
「得了,放過阿玄吧,他三天沒合過眼啦,讓他說說話提個神唄」她一邊和電話中的人哈拉,一邊走向停車棚
『夏符,那已經超出我可以忍受的吵了,而且我揍他一拳也是在給他提神』對方如是說
「這種提神也太痛」她摸了摸有些發麻的頭頂,「我掛電話啦,我十分鐘後到」

她叫做夏符,出於習陰陽之道世家,雖然她僅是夏家本家領養的孩子,但是能力極高
在她未進入夏家前姓黑,原本她還有兄長,但是因為幼時的某些事導致她的兄長至今仍下落不明,也是那個某些事她才被夏家收養
她具有很強大的習符天份,她用五年所學的是其他旁支必須花十多年才能學到的境界
在她約十歲左右,地府也相中了她,拉攏她作為地府的差使——陰差
她要替地府監視在人界的靈,沒有惡意的放著無妨,但是一旦有惡靈邪祟,她就必須處理,也不知道是哪跑出那麼多留戀人界的冤屈鬼,害她每天大半夜都要出來處理這些破事
至於當法醫...這是她的工作,畢竟做陰差並不會有薪水...喔,不是沒有,是他們都給冥紙,拿了等於沒拿,所以她只好去找個能夠和陰差作為連結的工作
或許當醫生也行啦,可是因為夏符從一出生就看得到鬼魂,以及那些好似八點檔的戲碼,導致她看人和看鬼看屍體沒兩樣,所以她不想當醫生還護士什麼的,要是不小心毆打病患就糟糕了
......屍體不會投訴真是好事不是嗎
——————————
地點:廢棄屋宅
時間:上午 11:05
「死者是鈴越里里長的兒子,根據左鄰右舍的資訊顯示,死者吳鞎淵有賭博的嗜好,但是通常都是小賭,並沒有欠很多,可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卻一下欠了三百萬」
夏符一邊看著屍體,一邊聽她那警察老大說話
噗哧,吳鞎淵,我很冤...
「會不會是因為認為還不起才自殺?聽說他還去保了保險」一旁的新手警察如是說
「這位我很冤先生恐怕不是自殺啊何凱老大」她拉掉了手中的乳膠手套,「雖然死因的確是上吊,不過他有一氧化碳中毒特徵喔」
「什麼?」何凱與新手警察靠近一看,發現的確是有,不過不仔細看真發現不了
「接下來是小符的故事時間,根據剛剛所見的資料來看,我很冤先生有個女友,很可能那位女友與賭場做了交易,讓我很冤先生欠下三百萬的賭債,接著慫恿他去保保險,受益人就是他的女友,從資料上看來,他女友急需用錢嘛,保險金三千萬她與賭場五五分就是她所需要的錢數,至於如何給他死,先讓我很冤先生一氧化碳中毒,再來趁他完全無法做出任何自保動作時偽造上吊自殺的假象」夏符嘻笑著道,眼角看向死者的亡靈,「如何?有可能對吧」
而那個亡靈看起來蠻吃驚的,那麼,她的推測就八九不離十了
「有可能,去把人找來!」何凱很快的向其他人下令
—————————
地點:廢棄屋宅
時間:凌晨 12:56
「有遺願嗎,沒有就滾去地府準備輪迴,我可以幫你叫引魂者」夏符打了個哈欠,斜眼看著死靈
『...我想跟我的祖母告別...』吳鞎淵低著頭道
他死得太突然,來不及與年邁的老祖母說上最後的別語
從小到大,就屬祖母最疼他了
「只有這樣?讓你託夢成不?」只是要託夢的話很簡單
『好的,只要能見祖母最後一面,託夢也行』
「去吧,之後要乖乖跟引魂者走啊」夏符貼了張符紙在死靈身上,「你與你祖母緣分未盡,會再見面的」
『嗯...謝謝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陰陽之道世家是類似千冬歲他家那樣子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原本姓黑……想到某位黑家人型跟寵家主(不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的,為了感謝給在下留言的兩位,我決定來個初坑放送,多放兩篇

以下正文

章之貳

時間:兩年後 晚上 07:59
地點:山中棄倉
「嘖嘖,這個死的有夠淒慘的啊」言玄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帶著乳膠手套的手輕輕的翻動了下
那具屍體的眼皮被割了開來,眼球整個暴露在空氣中,看起來整個死不瞑目,每隻手指都被剪了部分下來,有的被剪下一截,有點被剪掉兩截,有的是整隻手指都被剪了下來,那些手指亂七八糟的被丟在屍體旁邊,身上的皮肉被一片片的割了下來,看來還有幾分技巧的避開血管神經,而且,被害人恐怕還是在清醒的情況下受刑的
「阿玄...屍體看一看就快出去...不要在這裡呆太久」夏符皺著眉,又揉了下發痛的頭,心情看來非常不好
廢話,這死靈的怨氣沖天,陰氣極盛,尤其現在還是晚上...是位有陰陽眼的都會受不了吧,而且她最近狀況都不是很佳,頭痛個要死,胸口還悶悶的,老覺得好像有詭異的能量在她體內流竄,強行運轉術力這股能量還有可能會反噬
唉,早點看完早點出去和何凱老大報備吧
因為這個倉庫說實話並不大,所以除了她和言玄以外的,例如警察、鑑識那些都在外面等他們兩位初步研判屍體結束
「......!」夏符看向怨氣來源,發現那個死靈完全兇靈化了,而且還是特別兇的那種
好吧,死得那麼痛,不兇也很奇怪就是了
「差不多了,我們出去吧」雖然言玄根本不知道這兒的陰氣極重,但是他就是下意識的不想待著太久
就在言玄站起身想離開時,那隻兇靈突然向著他們沖去
『邪陰之息聽於我令,布下邪祟不可侵擾之護咒!』夏符夾著符篆如此喝聲
這隻兇靈恐怕不是那麼好對付,必須先讓阿玄出去,在身體不適還要保護無能力自護的阿玄...這種情況之下戰鬥她是站絕對劣勢的
「阿玄,快點出去」她看著開始燃燒的符紙眉頭緊蹙
結界很快就會被衝破了
「小符,那妳呢?」自打一年前夏符的兄長、咒的事件之後,言玄就知道夏符會異術的事,能逼得夏符慌忙的事物不多,看著樣子代表這次的絕對不好處理
「你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快點出去!」夏符吃力的用自身術力去阻擋結界被破壞,她感覺體內的異能量開始在亂衝,為了不影響到她自己,她只能強行用術力壓下
「...好,答應我,妳會沒事」言玄不放心的說
「我不會有事的」夏符微微一笑
看著言玄終於跑出倉庫,她捂著胸口,勾著笑意的嘴角流出一絲血液
對不起啊,說謊了呢
她會急著讓她的阿玄出去不只是因為她無法保證能保護好他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
她不想讓阿玄看到她受重傷或是死亡
「唔!」夏符的指間夾著還在燃燒的符篆,她好像在幽冥的火焰中看見了什麼
她按著胸口,抑制著想竄出體的不明能量,伴隨著那股力量,腦中更是出現了許多不屬於她的記憶衝撞著她
她只見兇靈帶著陰狠的寒氣,嗖的出現在她面前,接著右肩爆出了劇痛
夏符在失去意識前,感覺自己好像掉入了什麼不見底的黑暗,整個身子不受控制,體內那股莫名能量不斷的亂竄,那份不屬於她的記憶在她的腦中炸開
銀色的歡樂、血色的悲痛、黑色的絕望、無色的離別...
『喂!你們三個大男人太丟臉啦,我跑比你們快呢!』
好像有誰歡愉的說著
『...那不過是誤會吧…為什麼...誤會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
好像有誰悲鳴著
『你......是你!是你害他們死掉的!你告訴我...你快告訴我這都不是真的!』
好像有誰絕塵的哀號著
『我還能活很久很久,但是我不能保證過往的記憶不會使我痛苦,所以我放逐那些,你、我、以及我們逝世的友人,這些記憶都將會被我放逐』
好像有誰...用著笑著訴說著離愁的話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叁
時間:未知
地點:未知
「唔...」她扶著有些還在發疼的腦袋,環視著四周
正當她習慣性的推眼鏡時,發現她根本沒戴眼鏡
通常有陰陽眼的人視力都很差,因為陰陽眼算是第三個眼睛,雙眼視力分了出去,所以才會如此,一般小孩子在五歲前都還看得到靈體,也因如此視力都會比較許模糊,只是越近五歲陰陽眼也會慢慢關上,視力會漸漸變得清楚,但若是天生陰陽眼的人,視力也就不會太好,當然還是有例外的,如果是那種瞳力有跟沒有一樣的跳針陰陽眼,那視力會和常人一樣
不過她因為後天的某些原因,所以視力並沒有那麼差,那副眼鏡基本上是裝飾用的
「...這裡是哪...」她環顧起四周,看起來像是某種西洋寢房,看看這床,感覺貴貴滴
低頭看了看右肩,有被上藥處理過,而且這種類於被麻醉的感覺...恐怕上藥者剛離開不久
她在失去意識前有被兇靈傷到,傷口上絕對有殘留陰氣,可是為什麼她看不到陰氣,甚至完全感受不到?
還是替她治療的也是術師或陰差?
嗅了嗅身上的藥味,她竟然聞不出藥品的來歷,為了增加經驗以及尋找有效的藥品,常見、不常見的藥物她都見識過,身上這種藥味她完全沒有在哪裡聞過
「別聞了...也別拆,那不是妳見過的任何一種藥物」
就在她想拆繃帶下來看看藥品的樣貌時,一個清冷的女聲打斷她的動作
「妳是誰?」夏符微微瞇起眼
來人的外貌相當的清秀漂亮,是那種會在學校中極受歡迎的那種類型,當然前提是眼前的這個人沒有冷著臉
神奇的是那名少女的頭毛是銀色的,看起來不是假髮不是染的,雙眼是好似血鑽般的紅,看起來不是戴美瞳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這個人似乎長得和她有八成像
要她形容大概是她的臉的精緻版
「非敵」對方簡單的回了兩個字
「妳叫什麼名字?」既然那個人會為她包紮傷口,那應該不是啥壞人...但也不排除有別的目的
「死亡與等待的櫻花,也可稱我為斐嵐,斐嵐.時境,前為族名後為在通用名」那名少女如是解釋
「我能夠離去了嗎?」雖然她對藥品還是很感興趣,但是...言玄會擔心的
「怕同僚擔心?」櫻花淡淡的看著她,「等見過我族族長,以及聽過我等想說的話後,再離不遲」
——————————
時間:上午:08:03(櫻花提供)
地點:未知
「姐姐」櫻花輕輕的對眼前的人行了禮,夏符連忙拱手,但是想想這不太對,便學了櫻花的動作行禮
「都起吧」她們面前的女性輕輕的開口
那名女性有著和櫻花一樣的銀白色長發,雙眼好似剛冒出芽的植物那般的翠綠
「這位是我族族長、柳,也可稱為柳依.時境」櫻花小聲的在她耳邊說
「請問柳族長找我有何事?」她確定她絕對沒有幹過會被異界尋仇的事...對,她大致上猜到這根本不是她原本待的世界,因為不論是櫻花還是柳,身上的氣流並不是她見過的生者或是死靈身上擁有的,是那種很清亮、很透明的旋息
雖然聽說有的人類會散發出清澈透亮的氣流,但是那必須是純真無暇的人才會有的,例如嬰兒,這種亂七八糟的世代,成人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氣流
夏符揉了下有點發疼的頭,那些莫名其妙竄出來的記憶,還一直在她腦中尖叫,就好像那些不屬於她的事情正在找原本的主人,催促著她去尋找
「報告姐姐,這位是自時空通道落下的,剛好符合占星者的推斷,是另一位繼承人」櫻花如此向眼前的人報告
她挑了挑眉,對身邊的女性所說的話感到疑惑,繼承人?什麼意思?
算了,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人生際遇都是天道安排,她一個小小的陰差能說啥呢
「關於繼承人的部分,等我得到該有的答案時再向妳解釋,妳只需知道,現在要妳做的選擇,會是妳此生中的分歧點」櫻花用著血紅的雙眼看著她
「回歸我族,亦或是回去,過著妳原來的生活」
「哦?有趣,歸過你們我能有什麼好處?」夏符勾起微笑
「相等的自由與相對的力量」櫻花如是回答,「妳會過上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日子」
「力量這種東西我沒必要特別去擁有,不過自由嘛...」她饒有興趣的思索
『符...總有一天...妳要離開這裡...自由的...不被影響的...過著只屬於妳的日子...』
...哥哥...
『帶著我的希望...妳的期望...看過更多的...不一樣的月亮...』
啊啊,她張眼閉眼見到的都是血色的紅月,隨處都見到死狀悽慘的靈魂,她所見的世界幾乎都是血色
她有機會見到他人口中宛如銀盤的月亮嗎?她有機會可以實現她與哥哥的約定嗎?
「能有所改變...嗎?」夏符輕輕的開口
「如果我來到這裡,我眼中的世界會有所改變嗎?」
只見櫻花勾起笑,退了兩步,向她伸出手
「是的,歡迎加入正統的時間種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16 小時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肆
時間:08:21(櫻花提供)
地點:時族境地  櫻花的房間
「時間種族在好幾千年前便分裂了,分出許多不同的支系,例如扭曲使命過於放大種族初衷的重柳族便是其中一支」櫻花看著她如此解釋著,「而在經歷許多分裂後,我們真正的時族引退於時間之後,直到該來的時間為止」
「該來的?是不是就像是天道指引我不能出手去接觸或淨化哪個靈魂,直到時間到了才能去處理?」夏符疑惑的發問
「用妳的話來說的話,的確就如妳說的這般」櫻花又思索了下,「由於千年前發生了一些事,有關冰牙族精靈第三王子 亞那瑟恩.伊沐洛、妖師一族族長  凡斯、耶呂惡鬼王第一高手  安地爾.阿希斯以及我時間種族族長柳依.時境原名柳離.時境的...這四位發生的一些過往,使得我們時族更加的隱蔽自身」
「是那些記憶嗎?」想起最近的那股不明能量,再想想昏厥前的那個記憶...加上那些名字,是時族族長的記憶?
「是的,雖說是姐姐的記憶,但實際上她完全不記得,我等時族壽命相當長,是只活百年的人類口中近乎永恆的存在」櫻花呼了口氣,「別看皇姐才二十來歲的模樣,她已經數千歲了」
「呃...」她還以為頂多幾百歲,原來上千歲了嗎!
不過現在想想,那時族族長跟精靈鬼王是同一時期誕生的,那她數千歲好像也不是說很奇怪啊
「妳記憶中的是什麼呢?」櫻花露出饒有興致的表情看著她
「四個人...就是妳說的亞那瑟恩與凡斯以及安地爾、柳族長的相遇和...離別...」夏符的神奇變得有幾分失沒
明明是朋友的...不是嗎…明明...只要解釋...
「是嗎…果然和我的不一樣呢…」櫻花低唸了句,不過很快的又看向她,「有些事情,妳必須知道,既然妳決定要留下,等我確定妳實力到達時,我會將妳送入異能學習學院」
「有所謂我必須知道的,那即是代表有我不必知道的對吧?」夏符冷笑了下,「我想了解,我『不必知道』的部分占了多少呢?」
別當她是小孩什麼都不懂,她當法醫實習生的時間也不算短,看過許多屍體、社會案件,再加上因為她是陰差,知道的是更多被大人隱藏的黑暗
她不是蠢也不是笨,只是吊兒郎當了點,只是喜歡用很白痴的笑容和行為隱藏心理的那片烏黑
「......我應該要知道妳會這麼說的」櫻花的薄唇微勾,「畢竟『妳是我』嘛」
「關於這部分以及繼承者,我想我有知道的權利」她看著面前的人,勾著微笑,但語氣卻有幾分冷,「當然妳也能說謊,我會知道妳在說謊,這謊我也遲早會戳穿,所以建議別說謊喔」
「我知道,所以我也沒有說謊的打算,妳還真是聰明得不容小覷呢」櫻花有些讚嘆,原來人類經過一點歷練,就算是個學生也會變得如此
在人類世界的大學一年級生可沒這般糊弄不得啊
「謝謝誇獎」要知道那些法醫前輩、警官老大、檢察官好夥伴都如此稱讚過
雖然痛罵的機率比較高因為她很白目
「好,那麼...」
櫻花開始解說起,她說,時空分作很多不一樣的,時空與時空之間,或許像兩條交叉線般有相連的通道,或許就好似兩條平行線般完全沒有交集
而貫穿所有時空的道路稱為空間通道
櫻花原本不是櫻花,而是跟她一樣的陰差,擁有和她一樣的名字、夏符,本來應該也擁有一樣的人生
櫻花原本所在的時空與夏符所在的時空之間是有所相連的,那個通道便是鏡子

「鏡子?」她挑了挑眉,「那個半夜照鏡子會被鏡子裡的另一個自己拖走被深夜怪談嗎?」
「是的,因為在某些日子,守護通道的結界會衰退,使得兩個世界的人有一定的機率被牽引進入另一個世界」櫻花點頭,順便附加兩下掌聲

她們兩人的時空,是相似、又不同的時空
有兩個夏符,但是兩位夏符卻是兩個不一樣的人,好比說,或許是小小的不同,例如她被稱為小符她被稱為符兒,或許是更大的不同,例如小符吊兒郎當的白目微笑過日子符兒嚴肅板著臉過日子
又比如,小符斬鬼喜歡用符術,符兒斬鬼喜歡用揍的
不過即使如此,她們依然是同樣的人、同樣的存在,都擁有一樣的思想一樣的想法

「那我懂了」就是她們倆是一樣的人一樣的基因,一樣的人生,如果符兒沒有離開,會和她一樣經歷兄長的死亡,如果小符沒有離開,就會繼續過著在言玄身邊的生活
她們本來不會相遇,但是卻是因為這個異界種族的關係相會了
「還有問題嗎?我還要繼續說繼承人的部分嗎?」櫻花當然知道糊弄不得的人有多可怕,看亞那瑟恩的兒子就知道,再說她本人也是這種性格,啥打破砂鍋問到底之類的
「暫時沒有,還有另外一部分改日再說,我哥說問題不要一次問太多,容易造成對方敷衍應對」想起咒為數不多的言,夏符露出一絲落寞
「...哥?」櫻花皺了皺眉,「咒嗎?他...失蹤太久,我還以為...死了,原來沒嗎?」
「這件事...我不想多說,還有,這事妳別知道比較好」揉了下發痛的太陽穴,她的神情並不是很好
「原來如此,看樣子,妳所謂別知道比較好的這件事,就是言玄想瞞著我的事嗎」櫻花恢復最初的冷面
「我在過來以後還是有回去過的,阿玄現在過得很好,有很多的有趣同事,這樣很好,就是每次回去,不管是阿玄還是阿玄大學時的室友大哥都用著欲言又止的表情看我...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他們有事瞞我」
「......既然妳的阿玄和前室友大哥不打算說的話,那我更不可能說...」夏符的眼神中溢著痛苦,「...這是揭人傷疤,而且...真的...不要知道比較好...」
「我懂了,我不會隨意過問咒的事」反正她早就當咒是死了,他護著自己離開黑家,原生父親黑善絕對不會放過他...死了也好不是嗎…
黑咒和黑符只能活一個!作為兄長的咒...犧牲了自己救了符…
當年的符被夏家收養,夏家承諾會幫忙找她的哥哥,不過...誰不知道那夏家的在欺騙她?
夏家,不過就是一群沒品的大騙子
「那麼,妳要繼續使用夏符此名,還是如我斐嵐.時境一般,更名換姓?」
「我...」
當時,她進入夏家不肯改名是為了讓哥哥還能找得到她,可是...他死掉了...
「名字嗎…」
仰望著天空中的月,她依稀記得在她五歲時,她和咒坐在黑家的庭園,看著映進他們眼中永遠都只會是紅色的月亮
『符,我們...』
要抱著希望看見更多不一樣天空的月光...
「希月,從今至亡,我不再是夏符,是希月.時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