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當心理諮商師 (第三十四章 7/22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7 14:5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那个姓伊的是谁啊?该不会是太阳他们吧?但十二圣骑上里有姓伊的么?
不对啊如果是太阳他们的人那么城隍爷哪里敢把人赶走啊?(我马上去重温史诗)
他到底是谁啊是好人还是坏人啊啊啊,可恶我果然还是讨厌无理取闹的内境 >_<

可怜的佳芬竟然不回家了,还好他有个弟弟还可以倾诉。
接下来要说内境和冥府的关系了吗?小双啊,你别停在关键的地方啊啊啊

點評

我第十章埋的伏筆現在才剛收XD 雖然又再努力推主線劇情, 但是應該需要一點時間喔~ 這種寫法完全考自己和看官的記憶力XD(欠揍  發表於 2020-1-18 11:54
不是喔~ 這一部是純原創, 只是單純把史詩的內境世界觀搬過來用而已>< 但因為世界觀一樣, 所以一樣是無理取鬧的內境XD  發表於 2020-1-18 11: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8 11:40:2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氣消了?」


「怎麼,還希望我繼續生氣嗎?」


知道問錯問題的宋昱軒馬上收聲,話題轉移到今天的重頭戲上。


「那麼等一下的評審就麻煩你了。」


「我只是評娛樂項目的,一點都不麻煩。」我也很期待等等可以看到什麼樣的娛樂效果,或者是帥氣的聲光效果。之前跟雅棠出去晃的時候就有看過幾次冥官和內境人士的戰鬥,華麗的對招總是讓躲在旁邊的我看得很滿足。


但也很危險就是了。所以我站的距離都有點遠,只能看到煙火一般的特效。上一次和雅棠遭遇內境人士那次完全是例外。


「歡迎來到冥府第一屆比武大會!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唐舞悅。」主持人是一名領路人,雖然沒有穿著領路人的制服而是另一套較華麗的古裝,但是綁在手腕的暗紅色圍脖還是透漏了他的官職。或許是因為冥府真的很少辦這般大型的活動,冥官們都很興奮,出席率接近九成。坐在評審席上的我望著下面滿滿的人——鬼海瘋狂扭動,歡呼聲幾乎要穿破地底了直達人界了。不免俗的,主持人還是請了冥府的大家長十殿殿主致詞。想當然爾,這種差事最後還是落到了閻羅頭上。


「首先,會辦這個活動,我們還是要感謝冥府唯一的心理諮商師佳芬……」紅色的聚光燈在閻羅說到我的名字的時候照在我的身上,我也只是含蓄的跟一眾冥官揮手致意──


「……如果我沒有照著她的意思辦活動的話我就找不到人陪我喝酒了。」


我根本沒有威脅你好不好!你自己聽到這個提案很爽朗的就答應下來了啊!可是閻羅王說得極其認真,再配上那張黑臉,感覺下面的冥官都相信了八成。


「這次的比武大會不僅僅是一個大夥證明自己的機會,更是進一步認識新朋友的機會,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我相信這一次的比武大會能夠刷新不少人的三觀。就好像,我自己就認識好幾名實力不在行刑人之下的文官──」


真的有嗎?文官文弱不是既定印象而是事實吧?見我有點質疑閻羅的說法,此次同樣充當裁判兼評審的殿主紛紛好笑地轉頭看著我。


「佳芬,你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不對。」二殿的楚江王毫不掩飾地笑著,「你這樣子以後諮詢說不定會踢到鐵板喔!」


「我是活人,冥官不能打我──理論上。」雖然說冥官傷害人類是大忌,但難免還是有不惜犯戒也要殺傷人類的冥官……


我還是默默把楚江的忠告記了下來。


比武大會的開幕式很簡單,除了閻羅王的致詞之後馬上就開始了。因為報名的人數眾多,而冥官又是個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耗的群體,所以五六百人的比賽竟然還是用淘汰制,把對手擊出圈外即算勝利,勝者晉級。作為娛樂效果的評審,初賽實在毫無可看性……雖然我坐在高起的檯子,放眼望下去有十場戰鬥同時進行,就算冥府很貼心配了一個術士在旁邊隨我使喚,有想要仔細看的場子就能變一個畫面拉近給我看,但我還是不知道應該看哪裡。


既然說到了術士,那就來說說他們在冥府扮演甚麼樣的角色。武官雖然也會法術,但絕大多數還是武術和兵刃為主,法術為輔。而術士正是反其道而行,法術為主,武術為輔……但是對付遊魂和怨魂法術還不如一綑縛靈繩有效率,冥官又不能傷害人類,所以術士就成了式微的官職。況且,法術學習是很看資質的,所以在招募新血上也很困難。


這些都是方才認識的術士告訴我的。


「我們比較類似舊時代的產物。那個冥府與天庭不和的年代,術士是很重要的戰力。」配給我的術士是個嬌小的女孩,外貌年齡不過七歲,微卷的短髮插著流水意象的髮髻,稚氣未脫的臉孔掛著開朗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很特別地是神祕的淺灰,就跟她身上的改良旗袍一樣色系。說到那身旗袍……原來冥官也會喜歡蘿莉風嗎?改短改寬的裙擺和加寬的袖子襯著蕾絲邊,還有那個半筒長靴和白襪。到了人界走在街上也只會被認為是蘿莉塔毫無違和……


看了一眼名牌:「秦」曉蕾。


……我決定對這個妹妹好一點,而且絕口不提她的姓氏。


「我好像都沒有看過術士來找我心理諮商呢!」


「術士也沒幾個人啊!現在這個和平時代,大夥都跑到人界玩耍了。畢竟冥府變化性不大,待久了還是挺無聊的。人界就有趣多了!如果不是這個比武大會有趣得緊,我也不會回來冥府。」


我對曉蕾妹妹的話不予置評,支著下巴繼續觀賞底下的賽事,很快的,第七擂台吸引了我的注意。不等我出聲,曉蕾妹妹已經用水霧變出了第七擂台的放大畫面,送到我的面前。


「哈!」我大笑了三聲,抽出了第七擂台的參賽者評分表,在上頭打了分數。


不錯嘛!有好好打聽評審喜好,知道我是軍裝控所以特地穿了一套西式全套軍裝來討好我……單就這一點我在「治裝」這一項就打了個六分。


滿分十分。扣四分是因為西式軍裝和關公刀很不搭。


要說瞭解我……最瞭解我的應該還是宋昱軒吧?雖然跟他不是認識最久的,但與我在一起的時間最長的絕對是他。我看他也有在參賽名單上,但還需要好一陣子才會輪到他上場。


顯然,我還不夠了解他就是了。此為後話。


宋昱軒登場的時候,不只是我,同為裁判的殿主們都對這一場展現高度的興趣。


「我們就來看看秒殺到甚麼程度吧!」


認識宋昱軒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動武,就連擒拿清慕希的那次,都是帶到我看不見的地方打……


昱軒是武官,職位還是武官中武力值最強的行刑人。但是以冥官的年齡來說還是太年輕了。站在擂台另一側的那一位我認得,也是我偶爾會在一殿秦廣王那邊見到行刑人,印象中和雅棠一樣是個「晉」……但是他完全沒有一個晉朝面對宋朝該有的泰然自若,握住配劍的手有點緊繃。那兩人算是規規矩矩地打了一場,並沒有甚麼華麗的招式,然後由宋昱軒把人繳械後再把人壓在地上制伏,頭剛好超出了擂台的界限。


「出局!第五擂台,初賽第三十八場,獲勝者宋昱軒!」


「嘖嘖,那傢伙果然放水了啊……」


「好不容易遠離話題中心,想要繼續維持低調也是一定的吧?」


「你們在說晉朝的那一個嗎?」


聽到我這麼一說,殿主們面面相覷,不知道是誰帶頭的整列評審席發出一陣爆笑。


我說了什麼很好笑的話嗎?


「燭光下的影子啊!」離我最近的秦廣王感嘆道,但仍掩不住臉上的笑意。


我還是滿頭的問號,但是十殿殿主很有默契的閉上嘴,但我還是看得見他們嘴角的竊笑。


到底是在笑甚麼啦!


「簡小姐,你指定要特寫的那組上場了。」除非問問題,不然絕大多時候保持沉默的蘿莉術士說。我眼前的畫面轉向了一男一女,都是文官打扮。通常文官的場子受到的關注較少,因為沒什麼好看的武打場面可看。這一場卻出乎意料特別多的冥官圍在擂台邊賣力的加油打氣。


我可沒忘記這次提議辦比武大會的原本目的。雖說我原本預想的是個小型的友誼賽,變成全冥府的盛大活動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就連當時那個因為部長之間的糾葛所以戀情遭受困擾的小文官也在人群當中,為他的部長加油打氣。擂台上的兩人分別無聲地對望著,在裁判的指示下抽出各自的武器。男部長是中規中矩的長劍(冥官有四成用劍),而女部長則從背後解下……琵琶。


所以那些仙俠片不是演假的,樂器真的可以當武器。就不知道等等琵琶會不會變成劍了。


「是不是要晉朝以上才能當主管啊?」我瞧見了兩位部長的名字,喃喃道。


「咦?冥府從來不以年資來決定升遷的,簡小姐難道不知道嗎?」曉蕾用著活潑的語氣解釋著,


「但是年資久遠的確決定了一部分的強大,但也就只占了一小部分。」


曉蕾妹妹不以為意地說,但是當這音波和劍氣碰撞的瞬間爆出地狂烈氣流,那氣流甚至波及到附近的場子害得參賽者飛出場外宣告出局時,這個蘿莉冥官的話瞬間變得很沒有說服力。


……你確定那只佔一小部分嗎?


等等,如果晉朝的文官有這般實力……那麼身為半個武官的雅棠該不會……


我忽然很慶幸自己一直和雅棠保持良好互動。


「可是唐朝以後的好像戰力就弱了許多?」我可沒忘記雅棠之前對自己能力的自豪,她可是把唐宋元明清全部統括成實力低落的一群。


「只是缺乏磨練而已,還是有很多好苗子呢!」從一個外表只有小學一年級的口中說出這種話違和感根本爆表。


回到場上,擂台上的兩人激烈對戰著。缺乏防禦手段的女部長面對劍招只能用琴身勉強格擋,處在被動狀態。但是敏捷的身法竟使得男部長一時半刻奈何不了她,但是近距離戰鬥也讓女部長無法撥動琴弦,發出攻擊。男部長大有「手指敢碰到琴弦我就砍斷」的意思。


「女的那個會輸吧?」男部長忽然大力衝撞,雖然用琴身抵銷了一部份的力道,女部長還是被震飛了出去,差點就踩出了邊界線。男部長完全不給對方喘息或者彈琴的機會,提劍直追,只要再讓女部長到退一步,這場對決就是他的勝利。


「她會贏。」


只見男部長腳下像是絆倒一個東西,還沒看清楚地上到底要甚麼,從他的腳下忽然爆出一道音波,把人炸到騰空。


「這一招會很精采喔!」曉蕾妹妹就像證明給我看一般,在水霧畫面點了一下,眼不可見的琴弦全顯現了出來……密密麻麻幾乎整個擂台的琴弦。女部長露出勝利的微笑,用琵琶彈了一個音,那個音化作音波,目標卻不是男部長,而是架在空中的琴弦,五條琴弦被音波擾動,再發出更多的音波打向別的琴弦,彷彿連鎖效應一般,男部長的四面八方皆是殺人等級的音波,避無可避。


「第一擂台,初賽第四十二場,獲勝者晉秋弦!」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男部長被女部長一手抓住衣襟,撿起丟到擂台外。裁判在男部長摔到場外的那刻宣布結果。女部長將琵琶收回背後,走到男部長身前,臉上盡是抱歉。


她伸出手,問道,「你還好嗎?我應該沒出手太過分吧?」


「還敢說,我是跟你有血海深仇嗎?對我用這種大招……如果是唐宋元明清扛得下你剛剛那招嗎?」


扛不下……你看看你們身邊擂台,冥官們都很有共識先蹲下抱頭,等那兩人打完了再繼續。


「我們又不會死……最多飛遠一點吧?」


「去你的。」男部長反握住女部長的手,笑嘻嘻地站了起來,好似剛剛的引爆對他沒有任何影響般。


冥官基本上不會昏迷也不會死亡,這也是為什麼比武大會的獲勝條件是把對手打到界外。


但是界外的範圍其實很廣,白色繩子圍成的圓圈以外都算界外。比如說第二擂台就有個可憐的傢伙化成了一顆流星,消失在遙遠的彼方。反正冥官們知道回家的路,不需要太擔心。


我看了一眼擂台邊的小文官,他正和身邊的女生熱烈討論剛剛的戰況。但是女生好像是冷酷型的,回的話並不多。


我已經幫你把追女障礙排除了,剩下就靠你自己吧!雖然我有預感他會回來找我做失戀諮商。


###


「恭喜晉級。」雖然我身邊有十殿殿主和曉蕾妹妹,但是宋昱軒還是在我得回去人界的時候認命過來接送。繋住我靈魂的繩子慎重地由曉蕾妹妹的手中交到宋昱軒手上。


沒辦法,這個繩子沒了我就會消失在冥府深處,成為冥府上萬魂魄中的一員。他們是這樣說的,我也沒有那個興趣去拿自己的命來玩。


「行刑人是冥官中武功最強,沒晉級很丟臉好不好。」宋昱軒用一種「廢話,我當然會贏」的表情說。


忽然覺得在初賽行刑人對到自己人是很衰的一件事。


曉蕾妹妹在一旁還沒有離開,毫不掩飾地捧著雙頰看著我們的對話。這個反應我實在太熟悉了。


叫做「冒小花」。我幾乎可以看見蘿莉冥官被花癡的花朵淹沒。


「拜託……不要連冥官都這樣。」我管她是不是和矗立在中國某處的萬里長城一樣古老,該澄清的還是要澄清,「我跟宋昱軒只是朋友,也只會是朋友。」


蘿莉冥官大力的點頭,笑容依舊不退,「我知道啊!我只是覺得你們很像我之前在某部穿越漫畫看到的男女主角而已……為甚麼這樣看我!那部很冷門沒什麼糧食,都要靠自己腦補啊!超不公平的!」


……我覺得你可以跟蒼藍當好朋友。


這句話想歸想,但我還沒有沒禮貌到吐槽剛認識不到三小時的冥官。我轉向曉蕾妹妹,微微頷首,「謝謝您今天的照顧和解說。」


「不客氣!」曉蕾妹妹朝氣十足地喊道。她的手在空氣一抓,一隻冥紙折成的兔子躺在她小小的手心中。


「這就當見面禮,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叫我。」


我收下冥紙兔子,一邊思索者……


如果有一天護理站的人無聊翻我的錢包,會不會被嚇死啊?






小雙我總算放寒假了~~
可是為甚麼寒假看起來如此地短……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很前面的時候,有一個說話一直繞圈不講重點的文官(第十章),這場比武大會就是為了他而辦的~
冥府真是大手筆的良心公司(分明是佳芬太厲害
這個故事也因為如此從原本的心理諮商小劇場變成奇幻戰鬥向了(?
這次忽然多出了一個蘿莉冥官~是個活潑可愛的小蘿莉~
或許……是個重要的角色?(不要給這麼不負責任的提示!
雖然好像有點晚了……但還是祝各位學測戰士考試順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9 12:26:23 | 顯示全部樓層
還不錯呀~
改天小偷撿到的話......呵呵

點評

不用說小偷, 你不小心瞄到你同學的錢包有冥紙紙鶴, 冥紙兔子心臟還不先疲弱一波XD  發表於 2020-1-24 00:4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3 00:55:24 | 顯示全部樓層
【人設(1)】

小雙其實已經畫好很久了!只是手機一直拍不出來...(只會手繪的白癡
寒假有空重新描了一次在比較白的紙上,在調了一些光暗,總算是把線條拍出來了...
先警告:小雙我真的不會畫畫。
非專長也,想當初我的美術還差點被當掉,因為畫太醜(我功課準時交那個分數還低到及格邊緣是怎樣
如果已經有傷眼的心理準備,請再往下滑



簡佳芬





宋昱軒
(小雙OS: 畫他的時間是畫佳芬的三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4 00:38: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3-6 17:46 編輯

【第二十二章】


昱軒並沒有在我住處久待,一下子就回去冥府了。這樣也好,省得我想辦法逃脫冥官的視線。


我梳洗完畢出門之後先是打了電話把人約出來,第二通電話就是叫計程車。


「要去哪裡?」


我報上的地址是在市中心,離我的住處大概有二十分鐘車程。


這樣子,冥官應該追不上來吧?冥官雖然是鬼,但是移動方式還是挺物理的,最多就是能夠搭便車所以比人類的移動便捷許多而已。在不知道我的目的地的情況下,他們也不知道要從哪一間城隍廟出來,說不定還會把我跟丟。


我推開門扉,工業風的咖啡廳飄散著咖啡的醇香。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


「沒關係,我朋友已經先到了。」我越過帶位的店員,來到了咖啡廳最深處,也是最不顯眼的位置。一個男子已經先坐在那雙人座上,如同一般手機重度依賴的年輕人滑著手機……


「請問是尹先生嗎?」


「是的。」尹先生就如同我對他的第一印象紳士風度,我一坐下,他就替我招來了服務生為我送上菜單,「隨意吧,我請客。」


「沒關係,是我約你見面的,這一次就我請吧。」一次的咖啡和甜點還吃不倒我的存款。我翻了翻菜單,很快就決定好餐點並把菜單還給服務生,「一壺水果茶,還有一份巧克力磅蛋糕。」


點餐過程,雖然有收斂,但是尹先生好奇的視線還是讓我有點不舒服。


「怎麼了嗎?」


「我還以為你會甚麼都不吃。」


我白了一眼,「少來了,雖然我沒有自衛能力,但我對內境還是略有耳聞。你們要弄暈我的話根本不需要在食物裡面下藥。」如果是其他法術的話,我相信下一次昱軒來接我的時候一定會發現我身上的異狀,就算宋昱軒發現不了,還有一個蒼藍當保險。我可是在城隍那邊交代好後事了才把眼前的內境人士約出來。大白天給他的信箋,他也要晚上沒人的時候才看得了,剛好就是我事情都問完的時候。


「那麼,請問佳芬小姐找我有甚麼事嗎?」尹先生也不多客套,開門見山就問了我約他見面的目的。總不可能是我突發奇想想找個人陪我喝一點都不下午的下午茶。


都已經把人約到眼前了,反悔也來不及了。我直勾勾地看著眼前的內境人士,「你也知道我有陰陽眼……但有時候我實在分不清楚哪一種鬼看到要逃跑,哪一種鬼不用。」


此行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套話。我在心中默默祈禱尹先生沒有察覺我是明知故問。所幸,尹先生沒有對我的問題起疑,反而拋出了問句,「佳芬小姐是遇到了會說話的怨魂,所以對辨認規則有點迷惑吧?」


會說話的怨魂?這下不需要演戲,因為我真的聽不懂了。


「以最粗糙的分類法,鬼魂分為三種。」或許是協助解釋,旁邊的架子上擅自取了兩隻動物公仔下來。他把柴犬公仔放在我們兩人之間,「第一種是遊魂,最大特徵就是會講話。這些通常都是因為魂魄不知道身體已死或者有所掛念,所以還在人界遊蕩。引起的靈騷現象也比較小型。」


他放下第二隻花色貓公仔,「第二種我們稱之為怨魂,不會說話。是因為自身怨念過深而徘徊在人界不願離開。雖然有怨恨,但他們卻沒什麼思考能力,也沒什麼眼睛。路過的人如果有特徵激起他們的怨恨,那個人就倒霉了。沒觸發的時候就像隻遊魂,但是看到散發紅光的鬼趕快跑才是上策。」


我知道,我偶爾也會被纏上。但是我身邊有冥官有蒼藍,大夥在忙的時候還能躲進城隍廟求救,所以還算好解決。


「第三種,我們稱之為冥官。」尹先生在整排動物公仔中挑選,最後選了狐狸代表冥官。「冥官顧名思義是冥府的官吏。冥府是死後靈魂的去處,輪迴或是受刑一律由冥府裁定。以十殿殿主為首,冥官依照著自己的職務協助冥府的運作。」


這一些我都知道。跟冥官混了二十年,不可能知道這些基本常識。


「但是他們也是最危險的一類。」尹先生話鋒一轉,終於來到了我感興趣的話題,也是我此次要套出的情報。


為什麼內境人士要獵殺冥官?如果不問出來,我就無從預防,也無從給住在沿海小村的元奕容一家人安穩的生活。


「冥官不能傷人,這是他們的大忌。但是冥官傷人除非被同行撞見,不然誰也不會知道你有傷過人。所以偶爾還是會有冥官傷人甚至殺人的案例出現。所以如果說是會說話的怨魂,大概就是違反規定的冥官了。」


尹先生拿著狐狸細細端詳著,「雖然說平時無害,但是他們是披著羊皮的狼。你永遠不知道哪個冥官會傷害你,更難防範。」


「那麼……遇到這種會傷害人的冥官,我要怎麼辦?」我問,但我有點害怕即將得到的答案。


「你就打我的電話,我會幫你通報讓附近的同袍去處理。」


「你們會殺掉嗎?」我有些擔憂地問,但不是擔心我的人身安全,而是擔心冥官。


「目前內境主張見到冥官就就地處決,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而且消滅冥官的任務獎金很高,所以很多缺錢的都會把消滅冥官當外快——」


就只是為了錢而恨下殺手嗎?為了錢而殺害善良的靈魂,就只為了預防那一個害群之馬嗎?


「——但是我並不贊成這種做法。」尹先生輕柔的聲音使我從盛怒中回神,「我家長輩都教導我們不要跟冥府結仇,寧願和天界作對,也絕對不要去招惹冥府。因為冥府很團結,惹了一個就是把整個冥府都得罪完了。天界還有派系之分,惹一個還有另一個會幫你拍手。」


「那麼……」


「所以我才說,發現冥官我會幫你通報,但我不會去處理。而且,說不定我的同袍抵達的速度比較慢,冥官聽到風聲就跑不見了。」尹先生別有深意地笑著,想必那個「延遲通報」、「走漏風聲」的傢伙就是眼前的紳士無誤。我很想跟他說一聲謝謝,他的舉動說不定讓許多冥官免於消散的下場。只好拐著彎子說,


「冥官一定很感謝你。」


「多感謝我不知道,但是我是少數能夠踏進城隍廟的內境人士,想必這是他們表達感謝的方法。」尹先生輕輕地聳肩,他說到這一優勢的時候心情格外的好。他把三隻公仔擺回架子上,一邊問我,「怎麼樣,聽完了有興趣加入我們嗎?」


我還是那道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長期職場訓練出來的公關臉,「我還以為你們都是高深莫測的人,怎麼這句話聽起來像是老鼠會在拉人?抱歉,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


「加入我們就可以知道更多──」


「叮咚!」忽然發出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對話。因為是很普通的信息提示聲,我也翻出了我的手機看了一下,哪知道提示聲不是從我的手機發出,而是尹先生的。


「先生,這是你的美式。」


「不好意思,我可以改外帶嗎?」尹先生站起身,抱歉地對我說,「對不起,我有事需要馬上離開。下次如果你有問題可以再問我,我很樂意幫你解答。」


是很樂意繼續拉我進入內境吧?尹先生走得很急,留下我一個人慢慢享受蛋糕。忽然,一個人擅自拉了椅子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蒼藍。」我對來人沒有任何意外。應該說如果冥官找不到我,第一時間應該也是找蒼藍求助,「你可能會被看到……」


「我把好幾隻怨魂在附近放了出來,他們現在沒空回來。」蒼藍說這句話說得比放生還輕鬆,沒有任何愧疚感,反倒是對我訓斥著,「佳芬姐,我說過了,這不是你應該駐足的世界。」


「如果你們願意跟我說冥府與內境的關係我需要這樣子玩嗎?」我連頭也不抬,繼續與眼前的巧克力磅蛋糕奮鬥,「你要吃嗎?我請客。」


「我們不告訴你是為了保護你──」


「保護我? 是保護我的安全,還是保護你們的形象?」我的話一定很不中聽,因為我對面的肥宅高中生明顯縮了一下。


「佳芬姊,冥官曾經有殺傷人絕對是事實,這點我不能否認。」蒼藍堅定地說,試圖讓我能夠相信他的話,「但你也要知道,這二十年來.冥官傷人的情況已經減少很多,是有史以來最低的數據了。你沒看那個牢房都是空的──」


「我知道。」


「還有現在城隍也有請內境人士通報冥官的殺傷行為並調查──不對,你知道?」


「我對冥府的信任遠大於人類,這點你完全可以放心。」


沒錯,我對人類就是如此的不信任。


「佳芬,你有甚麼心事就跟我說,我都會在。」


想起令人討厭的人物,害我嘴巴的蛋糕都變得不美味了。我放下叉子,心平氣和地說,「所以你們就不要瞞著我事情,我就不用為了解決個案的煩惱去接觸內境人士了。」


「就為了心理諮商的個案冒著危險去接觸內境人士?」蒼藍驚訝道,他的聲音完全沒有壓低,但也沒有吸引咖啡廳裡其他人的注意,想必他早用了法術讓我們兩個的對話不傳出去,「你這樣子跟自殺沒兩樣!」


「沒關係,」我望著穿著前些日子發售的限量動漫T桖的萬能道士,笑得他內心直發寒。


「我這不是認識了你嗎?」


「佳芬姊,我開始有點後悔認識你了……」






各位看官新年快樂~
蒼藍好久沒出現了,這次讓他出場帥一波~(有帥到嗎?
蒼藍認真起來我都忘了他是肥宅啊XD
未來尹先生日子應該不好過了,只要接近佳芬就會有怨魂需要收拾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4 08:44:07 | 顯示全部樓層
雙慧 發表於 2020-1-23 00:55
【人設(1)】

小雙其實已經畫好很久了!只是手機一直拍不出來...(只會手繪的白癡

這畫功比我好很多了...
黑雪我到現在只會畫火柴人和Q版(也只會仿畫)
這手殘完全的沒救wwwwww

點評

我的畫功最高境界大概就是這樣了, 不能再有進步空間了>< Q版也是可以畫得很可愛的~~我主要是姿勢很不會...容易不符合比例XD  發表於 2020-2-13 23: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4 08:51:54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更文的時間點......
小雙你是不是通宵了wwwwww
啊啊啊越來越精彩了!
我發現女主就是專坑蒼藍的哈哈哈哈哈wwww
最近寫全職那篇寫的我懷疑人生,但是小雙一更文我又有動力了(開始思考自己的全職文到底有多少個人在看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6 15:47:41 | 顯示全部樓層
雙慧 發表於 2020-1-23 00:55
【人設(1)】

小雙其實已經畫好很久了!只是手機一直拍不出來...(只會手繪的白癡

我還蠻喜歡這種畫風的

只是......急診護理師和.....拖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6 15:54:09 | 顯示全部樓層
黑雪姬 發表於 2020-1-24 08:51
這個更文的時間點......
小雙你是不是通宵了wwwwww
啊啊啊越來越精彩了!

我沒看過全職,所以正在趕進度...
等看完了我會去你家逛的(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3 23:30:2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


武鬥大會總算進行到三十六強了。當然是文官組和武官組各三十六個人,所以我還有三十六場比賽要看。


「簡小姐,在開始之前,你有特別指定哪一場要關注的嗎?」曉蕾妹妹開場前問。


關注啊……不論文官還是武官都有認識的,特別看他們的戰鬥好像顯得有所不公……反正我是評娛樂效果,那麼就看哪邊煙火比較燦爛就看哪一場吧!


「在開始今天的比賽之前,我們先來一場表演賽暖暖場子!」主持人唐舞悅熱情的聲音在冥府迴盪著,「在我的左手邊是──你們沒有看錯,是一見生財、天下太平,有著冥府雙傑之稱的黑白無常!」


聚光燈打在了擂台的左側,黑白無常站在擂台上,比較親切的白無常正對著觀眾又是打招呼又是飛吻,惹得一陣又一陣的尖叫聲。黑無常則是板著一張臉,只是輕輕的對觀眾點頭示意。


「另一邊,這一位可不得了了!這一位可是專門在黑白無常『需要協助』的時候找幫手幫忙,長年隨身伺候黑白無常的隨侍──明衡業!」


需要「協助」……需要「拉住”吧?明衡業都曾經跟我哀怨他不是隨侍,而是黑白無常的拉拉弟。薪水再高也沒有人願意跟他換工作,就連代班也找不到人。在家休息會擔心黑白無常是不是暴走開揍人類……然後就會嚇得跑回去黑白無常身邊盯著。


雖然說比較常失控的是白無常,但是有鑑於黑無常也有一起失控的慘例……還是都算在一起好了。


「衡業,你可以從你朋友當中選一個來當你幫手,你有想要選誰嗎?」


明衡業幾乎想都沒想,就說了另一個我也熟悉的名字。


「第六殿的行刑人,明廷深。」


「明廷深先生,明廷深先生,聽到廣播請到擂台上!」


明廷深一樣畏畏縮縮的樣子,走上台的時候還緊張到被台階絆了一下,惹得全場大笑。他一上到台上,簡單打招呼了就哭喪著臉地抓著衡業的袖子,「為什麼找我!你這是想害我嗎!兄弟是這樣陷害的嗎?」


「沒辦法,我真的真的很想要休假。」以冥府的福利來講,沒得休假好像真的很可憐。


「好啦,請雙方人馬就定位!順道說一下,雖然說是表演賽,但我們的黑白無常可沒有打算放水喔!」


從小看到大的黑白哥哥一臉抱歉地笑著舉起他們的家當。衣擺隨著身週刮起的強勁氣流擺盪,顯得對面的一個持劍一個持彎刀的明朝武官氣勢弱上許多。看熱鬧的冥官不管是支持黑白無常還是為兩個小武官加油,或多或少都有看熱鬧的成分在。


我是知道廷深的實力有一定的水準,可是衡業他……


但是,我和觀眾都忘了一件事。


明衡業是可以在黑白無常理智線都斷掉到時候把兩個冥神攔下直到殿主趕來勸阻的冥官。


所以在主持人的一聲令下,黑無常甩出鎖鏈要封住衡業的行動,衡業輕鬆地格開之後,方才還一臉哀怨的行刑人在鎖鏈收回前提劍直刺黑無常,頭頂卻感受到一道風壓,急忙迴避。就在他方才踩踏之處落下了一道成年人般高的火籤──


會知道那個長得像令牌的東西叫火籤當然是因為我小時候有問過本人那東西的名字。但我不知道平時白無常握在手裡,比擀麵棍短一點點的火籤能夠變得這麼大……還那麼多個。


「別忘了我的存在啊,弟弟們。」白無常笑瞇了眼,扛了一個大火籤在肩上,左手每個指縫還各夾帶一個正常大小的火籤。衡業見隊友拉開距離,急忙補上隊友的位子攻向白無常。廷深也在站定位之後與黑無常一一拆招。頓時擂台上除了兵器撞擊的閃光,還有火籤發出的絢麗火光……


「真不知道是誰安排了這場表演賽。」我支著下巴,欣賞著華美的煙火在擂台四處綻放。衡業平時累積的怨念都可以轉化成怨魂一次了,給他個機會揍上司也是不錯的。


「我安排的。」昱軒的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差點把我嚇得摔下桌子。


「別嚇我啊!」我忍不住埋怨道,「我魂都快被你嚇飛了。」


「你的魂在曉蕾前輩手裡,不會飛走的。」今天的賽事在稍晚的行刑人開玩笑說。曉蕾妹妹還在一旁開朗地補充道,「交給我就對了!我絕對會看好手上這條繩子的!」


有鑑於曉蕾妹妹太過資深,我和宋昱軒就僵在原地,完全不敢把人請走。但是曉蕾妹妹兩千年沒有白活,很快就理解她需要中離一陣子。


「我去幫忙把擂台結界強化一下,不然他們看起來要把結界給拆了。」曉蕾妹妹把繩子放到宋昱軒的手上,一蹦一跳就起飛降落在擂台旁邊開始做施術準備。只剩下我們兩個也總算不怕個案的隱私被人聽去。我問道,「你怎麼會這樣安排呢?」


「因為那個時候你在鬧脾氣,諮商全數停擺。可是衡業的壓力真的有點大,只好先來找我發洩了一頓。」


衡業去找你訴苦怪我囉!但我決定當作沒聽到,繼續問,「發洩了之後還不夠,一定要揍上司才可以解決嗎?」


「黑白無常雖然沒有傷到人類,但兩人把人類嚇得不輕,這讓衡業感到很自責。」


「這個拉拉弟也真是盡責到了極點。想必衡業一定有愧於那個人類……」


「衡業不會為那個殺人犯感到任何抱歉,」宋昱軒說,「他是覺得自己跟隨黑白無常那麼久,竟然還是被打敗了,他覺得自己的能力跟不上兩位上司,所以很自責,對不起委託他這個任務的殿主們。」


……盡責成這個樣子,衡業你還是繼續爆肝算了,反正你們冥官也沒有肝可以爆。但就是因為冥官沒有身體健康問題,心理健康變得更重要了。


「把他和黑白無常約在同一時段,我來做個團體治療。」雖然我覺得最後會變成「團體物理治療」就是了。


擂台場上已經進展成一打一。廷深和黑無常皆已摔出場外出局,餘下的是彎刀對火籤。雖然手上是表面上比較有利的彎刀,但是衡業完全不敢大意,而且對面的白無常還是開場那般笑得頸後發涼。


「我們有待你那麼刻薄嗎?竟然每一招都往痛處打。阿業真傷透我的心啊……」


「黑白無常大人是待我不薄,幾乎把我當弟弟照顧--」


明衡業揮下彎刀,那招狠戾直砍手臂,白無常優雅地舉起火籤格下猛烈的攻勢。


「但是我已經三百年沒有放假了,老子我真的很.想.休.假!」


除了自責的問題,還有衡業超時工作的問題要解決……「昱軒,你說過行刑人是武官中武功最強的對吧?」


昱軒點頭,貌似已經知道自己下場的行刑人眼神死地看著我,「……佳芬,你應該沒那麼記仇吧?」


或許……有一點?


「我讓衡業放假一個月,你去暫代他的位子吧!」


「……是。」


一個月而已,對冥官而言一定過很快的,不擔心!黑白無常應該也會賣我面子,不會過度為難宋昱軒的!


最後衡業還是輸了。險險躲過的火籤忽地放大,把反應不過來的他撞了出去。


「表演賽優勝者,黑白無常!」白無常優雅地甩著長長的白髮,把巨大的火籤收回,變回平常人白腹黑的白無常。


###


「好啦,你們三個來說說最近如何啊?」


「很好。」


「我覺得不錯啊!」


「一點都不好!我想要放假!」


一人一句,很明顯哪一句是可憐的拉拉弟說的。


「簡小姐!幫我評評理,我休假一個月不為過吧,我已經為黑白無常兩位大人賣命三百年了!我跟殿主們要求人手一起輪班看著黑白無常大人,卻遲遲不予批准。冥府就是太疼冥官,捨不得冥官來我們這邊受苦啊!可是我真的好想放假啊!簡小姐,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為甚麼這段對話這麼像古裝劇市井小民對包青天深情喊話的台詞啊?


包青天就在第五殿,自己去找閻羅給你做主啊!我只是無牌無照的冥府心理諮商師!


我握起拳頭,用被聖水和符文加持過的烘培手套左右開弓往黑白無常兩位揍下去,「你看看,你們的下屬被你們搞到都不敢休假了!還不給我自制一點嗎!」


明衡業點頭如搗蒜,連哭腔都出來了,「簡小姐,你就幫我跟殿主說句話啊!你也看到表演賽了,廷深實力還不錯吧──」


「不行!」這個人選我直接否決,「廷深沒有自信心,缺乏決斷能力,說不定黑白無常揍人的時候還會跟著幫忙。」


深知自己朋友性格的明衡業僵了一下,然後含淚認同地點頭。


這傢伙真的好可憐啊……我注意力放回白無常身上,「我之前教你的方法呢?」


「呃……筆記本用完了。」


「這是藉口嗎!」拳頭跟著情緒動了起來,又往白無常頭上敲了一記,「自己不會再找一本喔!」


「可是……我找不到一樣款式的筆記本。」


「那是因為那本是一部老動漫的周邊!停產了!」面對這麼蠢的白無常,我已經無力再揍他了。


「那你呢?最近為甚麼沒克制好也一起動手了呢?」


黑無常沉默了三秒鐘,最後回答了這麼一句,「看不下去。」


這種欠打的回答,甚麼都別說,掄起拳頭揍一波再說!被烘焙手套上的符文敲痛的白無常抱著頭跟我喊道,「佳芬,我們也很困擾啊!身為冥神卻連冥官的規則也要遵守……你倒是勸勸殿主別再攔我們啊!」


「你是文明人嗎?」


「是啊。」


「那你就要懂得自制啊!」


「佳芬你真的想知道那抹靈魂死相有多悽慘嗎!神可以降天譴,為甚麼我們兩個不行?」白無常說得振振有詞,只換得我的白眼一枚。


「這是你們制度上的問題,我是能怎麼幫你們解決!我只是剛好看得見的小小人類欸!」


宋昱軒的聲音從後方輕輕飄來。「你這個小小的人類正把兩位冥神的臉按在桌子上滾。」


我真的有先見之明,為了這次諮商把蒼藍叫來在我的餐桌背面多加持幾道符咒。


黑無常還敢給我回嘴,「嗚嗚,佳芬小時候都不會這樣子對我們的……」


「對啊,以前還會『無救哥哥、必安哥哥』地跟在我們後面跑……」


「一定是大學把佳芬帶壞的。」


「真的!」


「你們兩個是嫌我『物理治療』的強度不夠是不是?需不需要我把蒼藍叫來加強符咒效果?」


就算是黑白無常,聽到了蒼藍的名字也只能乖乖噤聲,不敢再多說些甚麼。我也就饒過了他們,倒回椅子上雙手抱胸,「你們冥神跟冥官的尷尬處境我真的無能為力,但是──」我望向被我晾在一旁的苦主,「我先解決你的放假問題。你說你想休假一個月,對吧?」


明衡業眼中閃著希望的光芒,奮力地點頭。


「昱軒幫你代班一個月,你一個月休假之餘,也趁這個時候去找可以跟你一起輪班看著黑白無常的人──昱軒,你說你甚麼時候才有空幫忙?」


「三個月後。」


「嗯,所以你這三個月就好好規劃你想去哪裡度假吧──你怎麼了?」明衡業低下頭,肩膀抖動著,忽然「哇」的一聲抱住了我──雖然第一次靈魂凝固得 不夠穿了過去,但是第二次他是真的抱住了我,冰涼的感覺再搭上他的眼淚,我有種在冬天淋雨的感覺。


「簡小姐,您真的對我太好了!我就算是放假也不會忘記您的大恩大德的!」


竟然哭了!能放假很感動我知道,但需要這樣痛哭流涕嗎!被獲准放假的拉拉弟緊抱之餘,我指著呆愣著的黑白無常厲聲說道,「不准欺負昱軒!昱軒,你看苗頭不對或著自覺攔不住的時候就搬出我的名字,就算趕不到現場阻止,我事後也會讓他們嘗嘗拖把的滋味!」


「是。」


「有昱軒前輩我就可以安心放假了嗚嗚……」


「佳芬你對我們好狠啊!他是宋昱軒耶──」


「我怎麼了嗎?」


宋昱軒和黑白無常迅速交換眼神進行無聲的對話。最後,白無常咬緊下唇,所有的抗議全部吞回肚裡。黑無常則是認輸般地說「阿業放假地這一個月我們會自制的。」


你們平常就應該自制了好不好!






這章主要在講佳芬如何幫人進行“物理治療"XD
醫院的那種物理治療絕對不是長這樣子大家可以放心
講到諮商,最近才接受學妹的諮商20分鐘,
前十分鐘和後十分鐘講的東西都一模一樣,只是後十分鐘我大暴走把學妹痛罵了一頓。
諮商到最後學妹還叫我冷靜(拳頭
我真的是太常有好聲好氣說不聽很想聽我罵人的朋友來找我諮商才會寫出這個故事。
史詩番外...還在努力
主要是想要一口氣貼完夜教,不然現在五千字早就超過一章的長度了
那麼這次就先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