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當心理諮商師 (第四十六章 9/15第二部完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8 21:58:30 | 顯示全部樓層
驚呆到浮上來。。。。。好吧 我承認我驚呆了#
不過我還是要說最後一段冥官們幹得好!(XDDD



(順便插個頭香(咳#

點評

這種男人當然是揍爆啊!XDD 沒辦法, 因為我真的很少發便當, 還歡樂向瞬間轉悲, 所以我真得原本預期會嚇到一票看官>< (看來刀不夠大把, 要繼續磨大刀了   發表於 2019-12-24 01: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8 23:51:30 | 顯示全部樓層
(潛水的果子浮上來)
嗨~我是潛水很久的舊讀者。

嗯,這樣趕路好方邊呀,隨便叫個冥官開傳送門,從此上學不遲到!!

點評

果子好久不見~~ (撲 他們是要用城隍廟當通道啦~ 除非法力比較強或者有事先傳送點, 不然是不能隨便傳的~ (沒有羅蘭他們這麼的方便~  發表於 2019-12-24 01: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01:17:5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第一反應:??????

恭喜這位...嗯...垃圾?成為佳芬的出氣包

點評

算是垃圾吧....雖然他可能會主張自己有自由戀愛的權力? (更該打了 佳芬也是有點放不下所以需要一個情緒的出口吧><  發表於 2019-12-24 01: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14:27:11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進度和我新開坑的全職同人還真同步哈哈哈哈ww(也是停到十八章
讓我有種更完文文了就有小雙的文可以追了~
這種妻子才剛死了就找另一個的行為佳芬你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頓!!!
如果是我就絕對不止掃把雙手雙腳了,我一定會讓他斷子絕孫!!(他已經死了——


點評

大大你的應該更得比我快了XD 我停了好幾周啊... 不揍不行啊! 反正小雙就是對花心的男生很有意見, 所以這種男生在我筆下絕對都沒好下場!!!(憤慨  發表於 2019-12-24 01: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0 23:48: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久久浮上來一下。 女主的性格感覺很喜歡。   每次都覺得你寫的文好好看。

點評

的確也是久久沒見到大大了呢~~ 感謝大大的喜歡~ 希望接下來的也都能夠讓大大滿意~(憂心地望向卡文的那一章  發表於 2019-12-24 01: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24 01:18: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12-24 01:27 編輯

【第十九章 冥官與那座臨海小村】


「這是什麼?」


「武鬥大會的時程表。」宋昱軒在一旁乖順地說,還直接幫我翻到我需要注意的頁數,「你看這裡就夠了,前面都是一堆廢話。簡而言之,你下禮拜五把小夜和大夜調開,然後我帶你下來。」


「我負責評哪個項目啊?」我自己對武術不了解,根本無從評分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他翻到評審列表的那一頁,最下面一行出現了我的名字,而旁邊列著的評分項目是「娛樂效果」,而且是獨立於總分之外。


「你的算是額外獎項,獲得娛樂效果前三名最高分的會有另外的獎金。」


這樣看起來還不錯啊!就不用強迫一個局外人去點評不熟悉的項目了。


「這次報名人數很多,可能會辦好幾天。但是第一天開幕式是宴會,所以──」


「你們又要灌醉我對吧?」


「才不要,喝醉的你超級可怕。」看來上次喝醉真的嚇到他了,這次反對得還真徹底啊!


「──但是我們的酒對你也沒什麼效果,你就乖乖陪大家喝吧!」


「……」我無言了三秒鐘,因為是事實我也無法反駁,只好認命地回到冥府諮商上。


這次進來的人是個新個案,名字我沒有看過,臉也是陌生的臉孔,但是看得出來他很苦惱,緊皺的眉頭和拳頭沒有鬆開過。


「元奕容……請問今天你為什麼來呢?」


「我有一個六歲的兒子……他有陰陽眼。」


「等一下!」這句的內容實在有點震驚,就連昱軒都雙眼瞪得渾圓望著這名文官,「你有一個有陰陽眼的六歲兒子。」


「對。」


「你兒子……是人類?」


「是的。」


「你兒子是……你的嗎?」


「不是,是我和我的太太領養的。」冥官搖頭道,「我想我還是把我的家庭狀況說一說好了。」


當然需要!你沒看到我和昱軒都快被你嚇呆了嗎!


---


他是一位冥官。


更直接一點,他是鬼。


但是他是有自我意識的鬼,所以不像沒自我意識的遊魂四處飄蕩,更不像被生前仇恨捆綁的怨魂只知破壞。


冥官在休假期間到人間遊玩是很正常的。只要事先申請過,再加上充當驛站的城隍不討厭你,隨時想去人間晃一下都可以。


一個晚上,他在懸崖邊欣賞著海面上的粼粼波光,一輪明月倒映在海上,構成極美的景色。


他們冥官就是如此,因為他們擁有無限的歲月,所以總是這樣慢慢地看遍世間的山水和美景。


「很漂亮,對吧?」忽然地搭話嚇到了冥官,冥官不禁覺得慚愧,自己是鬼,竟然還被活人嚇到了。


「是啊。」冥官說,往聲音的方向望去,卻發現她根本沒在看海。明明是個大半夜,她卻戴著一副墨鏡,還有她手裡的導盲棍以及一隻察覺到危險不斷想引導主人避開的拉布拉多。


動物對鬼的氣息很敏感,他不怪牠。


「你真是存在感很強烈的人呢!明明沒發出聲音,我卻知道有個人在我身旁。」


我覺得單純是因為你是敏感體質,雖然看不見,但是感應能力還不錯。


「我只是來看海的。」


「真巧,我也是。」


因為那次的相遇,他們結識、交往到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女子本就獨居一人在鄉下的小屋,只有一隻導盲犬陪伴,不時有鄰居過來關心,他們也很意外發現某個晚上跟著盲眼女孩回家的神秘俊俏男子。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臨海小村。


「阿秀她出生就看不見,最近剛死了父母,也沒有其他親人可以照顧她,你能夠陪她實在太好了。」


「還好還好,也很感謝大姐在我去上班的時候能夠照顧我們阿秀。」冥官禮貌地回應,他可沒有忘記最一開始陪女孩回家的時候村里有多轟動,只差沒有報警處理了。


「阿容,你都去哪裡上班的啊?」


「我在市區做文書工作。」這句其實沒說謊。


「哎呀,你管那麼多幹什麼,阿容能夠養活自己,再顧好阿秀,就已經是阿秀的福氣了!真可惜,阿秀看不見你的臉,如果不是你已經有了阿秀,我都想把孫女介紹給你了!」


他笑而不語。


若干年後,他們甚至在村長的見證下,在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懸崖,辦了個簡單的婚禮。雖然是被村里的長輩(其實元朝的他好像年紀更大)起哄而辦的婚禮,他們還是很幸福地交換了戒指,說了誓言。


「你很美。」


「那你一定也很帥。」村里的長輩不知從哪個衣櫃深處挖出了一套大紅旗袍,簡單修改後就穿在了阿秀身上。殊不知,對一個元朝人而言,這身紅更合他的意思。


雖然在大太陽底下穿著自己的文官制服(他跟熱心村民說相襯的古裝新郎服他自己準備)差點沒被烤死,但他願意忍受


婚後兩年,小兩口享受了甜蜜的二人世界。因為阿秀無法生育,所以完全沒有任何身份被拆穿的問題。但是阿秀喜歡小孩,所以兩人領養了孩子回來。


「馬麻,把拔為什麼是綠色的?」


童顏童語,卻讓冥官從幸福的夢中驚醒。


---


「簡小姐覺得呢?」元奕容神情在說完他的故事後更加惆悵,「我承認我當時衝動了。我不僅愛上了一名人類女孩,還允諾了她一生幸福。直到小孩辰逸一語點破,我才想起,我是個冥官。阿秀會老,我不會老,更何況最近內境獵殺冥官的行為越發囂張,我實在無法保證我能不被發現──」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瞄了宋昱軒一眼。此時的宋昱軒背對著我,假裝什麼也沒聽到。尊重個案考量,我也決定把心中幾乎炸開的不滿壓下。


不過下一句話讓我忘了方才的不滿。


「──不過這些我都能自己想辦法解決。」這句話讓我把視線放回在元奕容身上,「這次來其實是想問簡小姐,像我兒子辰逸的陰陽眼情況,你覺得應該封眼嗎?」


我回想起第一次跟我爸提起他看不見的東西的時候……


---


「佳芬!你剛剛去了哪裡!我不是叫你乖乖在廁所外面等我嗎──你手上的魚飼料哪裡來的?」


「旁邊這個叔叔給我的!」我指著靠在魚池邊的欄杆,穿著很奇怪的叔叔,但是我爸愣在了原地,然後連忙把我拖走,留下撒了一地的魚飼料。回家不乏被訓斥了一頓。


那年,我只有五歲。


---


「佳芬!快過來一起跟我們玩呀!」在太陽底下玩老鷹抓小雞的玩伴對我招手,在樹蔭下的我喊了回去,「等一下!這裡有個大姐姐──」


那個大姐姐把食指放在唇上,俏皮地眨眼,「這是我們的小秘密,不能跟他們說喔!」一邊用手輕拍我的背鼓勵我去太陽底下玩。


「好!」然後我就蹦蹦跳離開了樹蔭。


那年,我六歲。


---


父母帶弟弟去看醫生,留我一個人在家。他們回來的時候,見我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面看當時的超級猛鬼片──看得大笑。


「佳芬?」我媽比較膽小,自家女兒看鬼片看到倒在沙發上捧腹大笑的畫面嚇到我媽了。我媽盡量柔聲地說,「你在笑什麼呢?」


「那個被鬼追的人啊!他一邊跑一邊哭的樣子好好笑喔!大哥哥你說對不對?」


在我父母的眼裡,我身邊根本沒有什麼大哥哥。


那年,我七歲。


---


大概也是七歲的時候,我終於知道自己跟別人的不一樣……雖然付出了一點代價,但我終於明白有必要隱瞞自己有陰陽眼。


元奕容憂心地望著我,期望我能給他一些參考。但我真的不覺得我的過往有任何值得參考的地方。


「你有打算讓他進入內境或者是和冥府打交道嗎?沒有的話就封了吧。」我垂下眼瞼,完全不敢看我眼前的兩個冥官。「人本來就不需要陰陽眼也能活著,而且會活得更好。平凡的人生也不錯呢──」


「簡小姐……」


「我是打從一開始被冥府保護得太好了,才沒有受到任何人神鬼怪的傷害。你本身就是一個目標,再加上你兒子的『眼睛』,應該很容易被內境人士找上──」


「佳芬,內境不是這樣運作的……」


「那你倒是跟我說是怎麼運作的啊!」雙手往桌子一拍,我站了起來,差點沒掀桌子,「『獵殺冥官越來越盛行』?我還是第一次知道你們正在被獵殺,虧我認識了冥府二十年!」


宋昱軒伸出手,我原本以為他是要握住我的肩膀叫我冷靜,怎麼知道他卻甩出縛靈繩,把我跟桌子綑在一起,還連帶把我的嘴巴給封了!


宋昱軒!


「奕容.雖然冥府不鼓勵與人類結交,但你也知道最近幾年冥府也比較放寬這個慣例了。不過以冥府的立場,我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安全。」昱軒從桌子邊的抽屜拿出一把摺紙短劍──那是明廷深的召喚法術,而後又自己從口袋裡掏出紙鶴,「紙鶴是召喚我,劍是召喚另外一個行刑人。孩子的眼睛能不封就儘量不要封,多帶他和你太太接觸冥官,這樣子日後真的瞞不住的時候也比較不會排斥。有安全疑慮就直接來找我。」


奕容也很清楚此地不宜久留,說了聲「謝謝」之後就趕緊離開了診間。


昱軒並沒有把我整個人解開,而是只鬆開封住嘴巴的繩子。嘴巴能自由活動後,我先做的是大咬!管他咬冥官會不會食物中毒,我現在就是很不爽!當然,冥府行刑人能夠被我咬到的話,大概就不是冥官而是活屍了吧?


「佳芬,我知道你很不高興──」


「我當然不高興!」我怒吼道,「為什麼你們什麼都不讓我知道!我跟你們做了二十年的朋友,我卻連你們現在曝露在怎樣的危險中都不知道!我除了不是死人,也算冥府的一員不是嗎!」


「佳芬,我們的情況不像你們做醫療的,懂得越多能夠做的越多。我們是知道得越多,就會處在更大的危險中。這點不僅僅是冥府的考量,也是蒼藍的考量。」昱軒的語氣比平時更加地溫暖,看得出來他很努力想要安撫我,說服我接受他們的安排──


──怎麼可能接受啊!


「那你們有考量過我的感受嗎!」我硬生生就是吼得比剛剛更大聲,「我現在看著你們,都怕你們哪一天就消失在我面前了!病人死亡還有徵兆,你們一點徵兆都沒有!」


而且消失的唯一原因,就只有被惡意抹消──這樣你讓我怎麼接受得了!


「今天我不看了,帶我回去。」


「佳芬──」


「我不管,直到我另行通知之前無限期停診,就連來我家的老顧客我也拒看!」


宋昱軒並沒有跟我多爭辯什麼,只是靜靜地把我帶回我家,再靜靜地踩著一明一滅的燈光離開。





各位看官好久不見~(你也知道好久不見!
看我的拖更速度──大概就知道小雙十二月整個爆炸了。
搞得我現在最痛恨的節日就是聖誕節──因為最忙碌。而且是很煩的那種忙碌。
小雙有時都覺得自己太不會拒絕別人了,太乖了每件事都會體諒到別人的心情,導致時間都被別人綁架。
我好羨慕佳芬有一走了之的魄力啊!我完全沒有──
是說另外兩篇番外請允許我晚點,最近不管是時間大神還是靈感大神都不在小雙身邊──我現在只希望明天實習的時候不要站著睡著(今天就差點跌在地上了,幸好老師沒有發現XD
這裡祝各位看官聖誕節快樂~
我們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26 00:13:4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雙慢點更沒差
小心不要疲勞過度感冒喔

點評

結果大大回覆的當天...小雙就急性腸胃炎去了一趟急診了XD 不過現在沒事了啦~ 我怕太慢更我會忘記寫小說的手感啊...而且對看官們還是會有點不好意思  發表於 2020-1-6 00: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1 16:35: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雅婷 於 2019-12-31 17:01 編輯

佳芬小时候好可怜
为什么冥官会被猎杀?那些内境的家伙搞什么鬼啊!可恶好讨厌他们啊啊啊!

小双,番外慢慢来没关系,我会等你的
ps:请原谅我那么久才浮上来留言

點評

哎呀~ 我都晚更了, 雅婷晚點留言也沒差啦~ 但還是很開心看到雅婷的留言~~ 說到番外, 我要回頭繼續拚了><  發表於 2020-1-6 00:24
佳芬就是標準的猛鬼電影會出現的可怕小女孩XDDD 冥官被獵殺的原因過後一定會說明的~  發表於 2020-1-6 00: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6 00:17: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第三類接觸】


「太難得了吧佳芬!今天竟然跟我們一起出來吃宵夜!」


「平常佳芬哪次不是小夜之後先跑不見的,這應該是……佳芬你加入急診多久了?」


「三年。」


「三年來第一次耶!等等天要下紅雨我都不意外!」


之前因為都趕著回家做心理諮商,所以從來沒有跟同事一起出去吃宵夜過。上班三年的我說不定對大家的了解還不及來不到一年的楊育玟學妹。


或許我真的該多多與「人」相處,而不是一直跟冥官混在一起。


「學姐,菜單在這裡。」體貼的學妹把菜單遞到我手上。其實我也不餓,簡單點一個蛋餅就算了。


大夥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工作和八卦。就跟平常護理站會小聲抱怨的東西差不多,只不過會講得更無所顧忌……還有食物可配。


這些人不知道我有陰陽眼,我們或許真的能做朋友……


……但我實在不知道如何融入話題。雖然陪著他們的話題一起笑,但總覺得有種距離感。跟冥官們都不會有這種感覺。


明明,我是人類啊……


「護理站那邊打電話來說有一台手機被遺忘在工作車上,現在在響。黑色的。」


「不是我的。」


「我的在這裡。」


「……是我的。」我眼神死地望著沒有手機的提包說。


希望不是什麼重要的電話吧?這個年頭會打電話給我的應該不多啊?就不知道是誰……但是八成是廣告電話吧?手機忘在護理站也順便給我藉口離開這場有點不知如何應對的宵夜。


今天大夜的急診室比較冷清。看來今天負責區域的大家都好好的沒有出事,也沒有同仁吃鳳梨或者體質很差的同事正常發揮……


「哈囉,我來領我的手機的。」


「你真的很厲害耶!把手機放在工作車裡面然後就忘記了!你是不是上班偷玩手機啊?」


「沒有啦,」總不可能真的承認自己上班有偷滑手機吧?我連忙轉了個話題,「躺在十一床那個,診斷看起來好嚴重啊!怎麼還沒送開刀房或加護病房啊?」


「喔,他要出院了。」


「出院?!」意識到自己太大聲之後,我連忙壓低地向護理師學姐確認,「侯醫師不是寫了頭蓋骨、顏面骨、肋骨骨折,小腿還開放性骨折,不看他還有腦出血這堆都足以讓他直接送進開刀房了吧?」


住院醫師侯孝倫聽見了我們的對話,頭也不抬地說,「相信我,我們勸過很多次了。我都已經挑明說病人不接受治療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他就是不聽。」


……還說得很大聲,完全有說給病人聽的嫌疑。


一名男子忽然靠了過來,談吐有禮地問,「不好意思,請問出院要簽的文件印好了嗎?」


「你真的不勸勸你朋友嗎?」侯醫師又問了一次,幾乎超越苦口婆心的程度了,「他現在踏出醫院的話——講明白一點——可能活不過幾天。即使你們過後後悔了,也要面臨長期照護的問題。」


「沒關係,我朋友家裡沒錢讓他住院治療——」


「我們醫院有提供分期付款,也有提供社福機構的介入……」


「真的沒關係,我們現在就想出院了。」


學姐輕輕嘆了一口氣,有點不甘心地拿出切結書,那名男子很快取過那一小疊紙,還回來的時候已經多了那位重大外傷病人顫抖的簽名。放到桌上的那一刻男子就回頭協助病人起床


「到底是趕什麼?投胎嗎?」侯醫師低聲咕噥,聲量只有我們這幾個人聽得見。


「制服我幫你拿,免得被血弄髒了。」


「謝……謝……」病人小心翼翼地從病床移動到輪椅上,盡量不動到傷口。但以一個重大傷病患來說,這個動作實在有難度。


「他是怎麼受傷的啊?」我不免多問了一句。


「不知道,他是昏倒在路邊被人發現送進來的。但是傷成這樣,我猜墜樓的機率較大。」


病人的朋友拿起床上的外套,那外套垂墜而下,在我們面前展露出完整的樣貌——


深藍色的長版外套。


我的心臟幾乎停止,詠詩消散的那些綠光彷彿在我眼前重現。我無意識之下,緊緊握住離我最近的依靠——


「佳芬?」


那深藍色外套離我更近了,這麼近才看清了以往不會注意的細節,比如說那深藍色外套還用了另一種淺一號的繡線在上頭佈上繁複的花紋、還有別在領子上樣式不一的徽章、反折的袖子、刺在左胸口袋上的老鷹……


他們就要離開我的視線了,要追上去嗎?要跟上去嗎?


「佳芬!你的臉色好糟啊!你還好嗎?」


周圍的聲音都離我很遠,彷彿只是很吵的嗡鳴聲。但是這些嗡鳴聲讓那位提著深藍色長版外套的人回了頭,銳利的雙眼和我對上。


宛如回到被隔絕時候一般窒息,我想掙扎,想對這些內境人士咆哮,但卻像蛇盯上了青蛙動彈不得……


「……呆掉了?你沒做奇怪的事情吧?」


「看我太帥呆掉的吧?」


「去你的。」


兩人不以為然地離開我的視線範圍,而我在他們離開之後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失神地喃喃著她的名字——


「詠詩……」


「佳芬!到底怎麼了!你這樣子有點可怕啊——唔!」


我抱著蹲下查看我的狀況的學姊,一個勁兒的哭,就像個小孩子一樣。


我是冥府的心裡諮商師簡佳芬,當冥官對生活、工作、人際有煩惱的時候就會來找我。


——那麼,當我需要心理上的依靠時,我能夠找誰?


###


「……喂?」


「姐姐?」電話另一端的男聲熟悉得讓我想哭。


「你有空嗎?」


「等一下……」電話的背景聽見那把男聲對著遠處喊,「媽媽,我去便利商店一下!」


「好了。」電話的背景聲音變得比較嘈雜,他應該是站在大馬路邊跟我講電話……也是委屈他了,每次跟我講電話都要吹冷風。


「姐姐最近還好嗎?」


「不好。」我回了兩個字,然後把唐詠詩的事情嘰里呱啦地全說了出來。對方聽到我說出冥府、冥官這些字眼的時候也沒有打斷,只是靜靜的聽。


「怎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


「我哪裡知道你應該怎麼做啊……」


也是啦,我從來不期望能從我弟弟口中聽到些什麼建設性的話。


我嘆了一口氣,換了一個問題,「爸媽最近還好嗎?」


「都很好,沒什麼事。」弟弟猶豫了一會兒,才吞吞吐吐開口,「姐姐其實你可以自己回來看他們。」


「不用。」


「蛤……好吧。」


我弟就是這樣,不會去特別逼迫別人,所以真的很適合做傾訴的對象。


「不過姐姐,冥府那邊的事情聽起來很危險啊!姐姐要顧好自己,不要受傷喔!」


不要受傷……好像身邊的所有人都怕我受傷。我又不是玻璃做的!


「不是玻璃做的,但你依舊是血肉之軀,我們沒人想見到你受傷。」


「城隍。」我微微頷首當作打了招呼,再把背包裡的一排養樂多遞了過去,「你都聽到了。」


「你在我的地盤,我不可能假裝聽不到吧?」城隍打開了養樂多開始細細品嚐,他大概也是我所認識唯一一個能把養樂多喝得像品茗一般典雅的人——鬼了,「就算對我們有怨言,你有煩心事就會來城隍廟這點還是沒改啊!」


「那我要走了。」


「等等啊!我養樂多不能白收啊!」城隍拉住我的衣服,我也只好坐回石椅上,「你不是來找黑無常的嗎?我有幫你轉告了,他等等就來,你先在這裡等一下吧!」


說完,城隍就捧著一排養樂多消失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夜晚的城隍廟深處。白天香火鼎盛的城隍廟到了夜晚只透著淡淡的微光……


忽然,一個人影擋在我面前,我正想要喊出黑無常的名字時,卻發現對方穿的是現代的運動鞋。我抬起頭,一個熟悉的陌生人正對著我笑。


他是剛剛在急診室遇到的——


「看你的表情,你應該想起我是誰,甚至是知道我是誰吧?」他隨興地說,就好像普通找我攀談,「抱歉,我的朋友身受重傷要先把他送回去治療師那邊,只能先把你暫時擱下。」


就算他的談吐再紳士,也不會讓我忘記他是可恨的內境人士,跟消滅詠詩的混帳是同一夥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要裝傻到底!我絕對不會透露任何和冥官相關的訊息!


「不需要對我這麼警戒,我不會傷害你的——」


但你會傷害我的朋友,甚至有可能傷害我。城隍你在哪裡快出來救我啊!


「——我只是覺得你既然看得到鬼魂,日常生活應該很困擾吧?尤其看你沒有任何的自衛能力……這裡是我的聯絡方式,需要幫忙的話我可以幫助你。」我如同中邪般接過了那張名片,名片簡潔到只寫了姓氏「尹」和電話號碼。


「如果有什麼問題想要現在問的話也是可以的。」


城隍廟的建築裡忽然吹出一陣怪風,吹得庭院的樹木沙沙作響,廟裡頭的微光危險地閃爍著。


「看來今天城隍爺不大喜歡我待在這裡呢!明明平常都不趕人的……」尹先生面帶疑惑地說,就算離去之前也不忘了禮數,「那麼我們下次再見了,簡佳芬小姐。」


怎麼……


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剛剛回去急診室的時候明明沒有掛識別證!


彷彿無縫接軌一般,尹先生走了之後,一身漆黑得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的黑無常急急地奔向我這邊。


「佳芬,你還好嗎?城隍說你跟內境人士接觸了!」


我趁著黑無常接近之前,把名片藏進了外套袖口。


「我沒事,他沒對我做什麼。」


「那就好。」黑無常整個肩膀放鬆下來,我才發現他剛剛是多麼的著急。


「我說,無救哥哥,你從來不會騙我的,對吧?」


「……你會這麼叫我的時候都沒好事。」


黑無常不如白無常那般高眺,身型也不像白無常那般修長。可能因為一身黑加上樣貌看起來比較兇有點流氓樣(也是很帥的流氓,你們知道的,冥官統統都是俊男美女),而且還是負責管教白無常的狠角色,所以冥官多少有點怕他。


但是我也知道他就好像──應該說根本就是從小玩到大的鄰家大哥哥,而且是會把妹妹給寵壞的那種超級好哥哥。


「——可以跟我說說內境和冥府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這一章介紹了佳芬脆弱的一面~
順便帶出兩個新角色~ (都是之前提到過的角色就是了
我們的女主角其實就真的只是一個看得見鬼魂的普通人,所以普通人該有的情緒她都會有...當然她也是需要一個心理依靠的。
但是,因為她知道自己一直被困在「詠詩的消失」這個創傷是不健康的,所以她有試圖去尋找能夠幫忙她的人,就連藏起尹先生的名片這個動作也是一樣的涵義。
問題就在於:佳芬是無照的心理諮商師。
所以接下來故事會如何發展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怎麼忽然這麼官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7 18:16:50 | 顯示全部樓層
內境......
該不會改天遇到太陽他們吧?

點評

不會喔~(除非我哪天腦波弱想寫番外), 因為小雙懶得再架一個世界觀, 就把現成的拿過來用了XD 十二聖騎一出場冥府都不用玩了啦XD  發表於 2020-1-18 11: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