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做心理諮商師 (第十八章 12/8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0-21 06:30: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突然很想看黑白無常平時工作忍不住揍人的畫面(想在旁邊幸災樂禍)對了大大這裡有寫錯喔!「那一次就連必安都抬起了拳頭」應該是無救才對

點評

感謝大大提醒,我已經改了喔~  發表於 2019-10-28 00:09
以後絕對會寫到的~~ 冥府這邊算是每一章都留了一個尾巴可以繼續延伸, 讓他感覺每章獨立又有一點關聯性XD 我忽然想寫長篇的時候前面就不用改了XD  發表於 2019-10-28 00: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28 00:04: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11-12 01:50 編輯

【第十四章 飲酒過量,有害 (身心)健康        】

「最近在人世可好?」


「你什麼時候說話那麼做作了?」


「……我借酒懷舊一下不行嗎?」坐在我對面的男子拿起酒就是一乾而盡,「不答嗎?」


「我若不答,大人可要賞我大板?」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就配合玩一玩。幸好最近有看古裝劇,還能模仿一點來用。


「賞汝烈酒三壇何如?」


「不要!」我立馬回絕,指向旁邊已經堆成一座山的酒壇,「我們都已經喝那麼多了!你還要我喝?這一座山裡面我也貢獻了五壇啊!」


「你很久沒過來聊天了,罰個幾壇是應該的。」額頭一抹彎月點綴的黑面男子拿起酒壇幫我斟酒,一邊倒一邊說,「而且能夠跟我喝到最後的就只有你。」


黑面男子這句話一點也不假,因為我身處的這個房間就醉死了一堆冥官。與我同桌的更是冥府十大殿主和一些與我較熟識的冥官,也無一例外的醉成爛泥。


「那是因為我是活人,對你們的酒免疫……不要再幫我倒了!我的肝指數啊——」


「我保證你不是肝衰竭死亡的放心--也不是其他酒精相關的疾病死掉的!」或許是知道我要說什麼,黑面男子連忙在後面補了一句。


與我共坐一桌的正是大名鼎鼎,十殿閻羅的第五殿--閻羅王。人界都說閻羅王長得凶神惡煞,但是認識那麼久,我單純覺得閻羅純粹臉長得很臭,不笑的時候就跟被倒債三百萬再被仙人跳一樣的臭。他笑起來還是挺好看的啊!


再次證明冥官真的是靠臉來選的這一個臆測。


「……你都這麼說了,我是要怎樣拒絕你的敬酒呢?」陶瓷的杯緣輕輕敲在已經舉在我面前有點時間的酒碗,然後一乾而盡。冥府的酒並不如人界的酒,會越喝越苦,稍烈的酒甚至有一種辛辣的感覺。他們的酒喝下去有一種清冽的感覺,散發著淡淡的蜂蜜香,喝多了會有魂魄變輕盈的錯覺。


吃那麼多冥府的食物,應該不會有事……吧?


「不要再倒了……」我抓了個碟子蓋在我的杯口上,「連你都醉死了,我是要怎樣回人界?我晚點還有聚餐啊……」我擺著手腕上的縛靈繩提醒道。繩子的另一端還綁在宋昱軒的手腕上,只不過此時昱軒也是酩酊大醉的其中一人。


「我、我可以帶、帶佳芬--」


「夠了你,喝成這樣子我也不放心被你帶回去人界好不好!」連一句話都講不好的醉鬼要我把靈魂交給他,就算我們交情很好我也不放心好不好!這跟酒駕有什麼兩樣啦!


「那就最後一杯。」閻羅很守信用,就算他現在在興致上,他說最後一杯就真的會是最後一杯。生得凶神惡煞的男子舉起近乎滿溢的酒碗,對著我豪爽地說,「敬你。」


「敬什麼?」我問。可是閻羅的酒碗直接撞了上來,然後瞬間見底。我也沒多加追問,乾了手上這一杯。


反正殿主對我這種說不出口的敬酒也不是第一次了。身為這群冥官的心理諮商師,就算是無牌,我還是能夠猜出他們在敬什麼。


嘖,一群傲嬌。


###


閻羅的法力較高,召來一團迷霧之後,我猛地睜開了眼睛,人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軀殼。我看了一眼床頭櫃上的鬧鐘,立刻翻下了床,草草整理一下抓了背包就衝出家門。


快遲到了啊啊啊!急診部的聚餐可不能遲到啊!


重點是,這場聚餐是要順便幫阿長慶生的啊!雖然阿長是個好人,但是遲到還是會讓人留下不好的觀感啊。而且我們這一行還蠻講究時間觀念,在沒有年資的本錢遲到以前,能準時還是盡量準時吧!


「佳芬來了!」我一進門就看見同事坐在對著門的大長桌。或坐或站了急診部的同仁,都很熱情地跟我打招呼,育玟學妹還很貼心地幫我保留了一個位子。


我心裡只想滿滿的嘆氣。


為什麼我沒剛好排到這個時段的班,讓我能夠吃他們帶回去的高級便當就夠了呢?


我真的很討厭社交。


小魚把菜單遞到我的眼前,「佳芬,你來急診部五年,一次聚餐都沒有來過。這次總算逃不掉了吧?」


因為我很不想來啊!所以總會刻意排班到聚餐當天。這次是因為接近月底,其他的日子實在沒辦法讓我調班了,只好硬著頭皮過來。所幸急診部的聚餐沒有太多的官腔和勸酒(雖然我還是嘗試心理喝了兩杯),而我也保持一貫的沉默,只有小魚和育玟學妹會來找我搭話……


直到我坐到了吧台上。


本來嘛,醫院單位吃飯挑個有酒喝的地方是個很正常的事情。相較於一般大眾的認知,我們醫療人員可一點也不健康。我們急診部又有一堆酒鬼,不挑個燈光美氣氛佳又有酒喝的地方實在無法滿足那群人……


是說,我好像剛才才從名副其實的酒鬼堆中出來的說?


「佳芬,」今天的壽星忽然坐到了我身邊,手上還拿了兩杯彩虹漸層的調酒,其中一杯放到我的面前,「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裏呢?有心事嗎?如果有甚麼事都可以跟我說喔!」


彩虹漸層啊……這個應該是用甚麼色素調出來的,不像上回二殿的楚江王喝到一半起了雅致,從一道彩虹中提煉了顏色,讓清酒染上了色彩。這招可是讓現場許多冥官讚歎不已呢!


「沒事,多謝阿長關心。」我用了最保險的方式回話。


啊我總不能跟她說我最近收到了死亡威脅吧?除了上次被白無常認養走的貓屍,最近陸續又出現了威脅信、冥紙、符咒之類的東西。


威脅信我交給了宋昱軒處理,冥紙我就留下來做召喚冥官的用途,符咒被我送給蒼藍分析了。蒼藍看到符咒的當下還很不給面子地拍著大腿大笑了三分鐘。


我知道你在笑那個符咒畫得很醜又很爛,但是受到人身威脅的是我啊!


我還是想不通我惹到了誰啊!


「你在想甚麼嗎?」阿長關心道。


「在想下個月的評鑑。我對評鑑還是有點害怕啊──」因為隨便找的理由太爛有點心虛,我喝起了眼前的彩虹漸層飲料──


含酒精的,但我應該可以應付吧?而且也滿好喝的……我又多嘗了幾口。


「評鑑你放心啦!身為阿長我能幫你們扛多少是多少!你只要背好基本題就好了!」


對啊……基本題。聽說樓上十樓護理站就是沒有背好答案被更上頭盯上了,還被迫去上了好幾次的課程……


「評鑑真的很惹人厭啊……」


「誰喜歡評鑑了?」身邊的人對「評鑑」兩個字幾乎是嗤之以鼻,「本意是好的,但是搞出那麼多名堂來,平常工作已經夠忙了還要占用工作以外的時間,前幾天我們這些阿長才被上頭威脅評鑑沒過那個單位就砍人力砍經費──」


「你們被上頭威脅了嗎?」我攪著只剩一半的調酒,「哪個上頭啊……不對,你們有無聊到需要學我們這邊玩甚麼評鑑嗎?到底是誰把這個玩意帶來給你們的啊?」


身邊的人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回答道,「……就之前在醫學中心待過的長官啊,他就說評鑑通過了對整個醫院的名聲比較好──」


「嘖,那是對他自己的面子比較好吧!來,快告訴我到底是哪一個上司在整你們──啊靠夭,我又不是萬事屋幹嘛每次幫你們處理這種瑣碎的雜事啊!我自己也要被評鑑的說,他馬的發明評鑑的人都應該丟進油鍋裡炸一頓!」


聽到有生以來數一數二討厭的事情,一怒之下我把手上的酒乾了。空杯清脆地敲在桌上。


「佳芬?」


「怎麼?我還在想辦法幫你解決你雞掰上司的問題。不要像我們家阿長那樣,每次上頭給壓力就扛下來,也不跟我們說一個人承受。他馬的我們每次看她接電話在那邊低聲下氣都很不好受你知道嗎?階級比較高很偉大是不是?」


原本鬧哄哄的周圍忽然變得安靜無聲。不過診間本來就要噪音少一些,我的診間至少能隔絕外頭受刑靈魂的哀嚎聲。


「佳芬學姐,你喝醉了。」有個人忽然叫了我的名字,我煩躁地把對方揮開。


「我才沒有醉,你們的酒對我來說又沒有效──」我的視線回到個案身上,指著個案的鼻頭,痞痞地要她招供,「來,不要浪費時間,快告訴我是哪個部門的,我打個電話──我們就來比誰的上司比較大!」我開始四處找著電話,手卻被某只大手緊緊抓住,使我動彈不得。


忽然的力道讓我一個勁兒的掙扎,對著不知道為什麼穿黑色襯衫還理了個短髮的助手大吼,「宋昱軒,你在幹嘛!」


「佳芬,你喝醉了。」熟悉的冥官平靜地說,但是溫暖的棕色眼眸卻透著一絲著急,「我不想傷害你。你稍微清醒一下--」


「我喝醉?你才喝醉吧?剛剛醉倒在地上的是誰啊!」我不斷扭動,但是冥官的力氣很大,我這種弱女子根本無法從他的掌握中逃脫。


我有點惱怒了,這傢伙最近真的是越來越不乖了!


「昱軒,我說過:『我的地盤,我的規矩』。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是不是?」


「佳芬,不要再說──」


「幹嘛啦!我是靠嘴巴橫行天下的不是嗎!放開我,快、點、放、開、我!」我用一隻腳拼命踹宋昱軒,可是宋昱軒是一個人高馬大的冥官,我的小短腿還踢不到!而且冥官該死的就是不願意放手!


「馬的你欺負我腳短是不是啊!啊個案還在──」


然後我就斷片了。








主角斷片了...
我也快倒了...(攤
這個是之前的存稿, 不然我連藉更文的機會爬上來跟各位看官下跪都無法(跪
真的很抱歉...史詩那邊我實在實在無法準時生出來嗚嗚嗚嗚
最近現實世界真的是事情多到很欠打...
昨天還上台表演,又耗掉了一個下午。(好啦,那個表演至少很開心我願意,而且也是提前排程好的
星期五收到親戚的訊息叫我再爆掉一個的星期天去台北參加母校的百年校慶同學會差點沒翻桌。
來回十個小時啊!我又沒錢坐高鐵!
然後其他,同個母校的親戚還在苦口婆心勸我去...我媽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開了擴音,所有學生的哀怨都讓親戚聽了去,只好閉嘴了。
感謝我媽神助攻,不然我現在大概還在客運上面慢慢搖。
不過各位看官放心!我雖然忙到快吐血,更文這一部分我不會忘的!
但是就真的會晚一點點...
我盡量11月中之前生出來...
為甚麼是11月中呢?
因為我下兩個禮拜要進入地獄了(已哭

抱怨完了,來說個開心的事~
這一章出現了只有口頭提過的閻羅王~
反正冥官清一色帥哥美女,大家自行代入一個臉很臭還很黑的帥哥~~
喝醉酒的佳芬真的很可怕啊XD
連護理長都敢嘴XD
如果不是宋昱軒的出現,佳芬大概會說更多吧?
至於斷片之後的事情就留下一章啦~
我們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28 23:25:05 | 顯示全部樓層
......出大事囉!
宋昱軒快把大家的記憶都清掉!

點評

冥官沒有清記憶的能力啦XD 而且就算他們會, 他們也不能夠傷害人類啊! (清記憶也是一種傷害 所以只能找蒼藍~  發表於 2019-11-12 01: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30 10:42: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雅婷 於 2019-10-30 15:56 編輯

哈哈哈,一堆酒鬼冥官倒了一地的冥官

他们不会是特地把佳芬的魂带下去的目的是为了喝酒聊天吧?阎王的目的是要找一个不会醉的人陪他喝吧?

我非常怀疑佳芬死后会不会直接成为冥官,他们应该会直接开个心理咨询的职位给她,毕竟佳芬跟冥官实在是太熟悉而且她帮了冥官很多XD

死亡威胁谁给佳芬的啊!哪个家伙这么可恶!
宋昱軒快把他揪出来让佳芬打死他XD
冥官不可以对活人动手那么让佳芬打吧,那人死了就轮到冥官动手了~(佳芬:你别添乱了!

佳芬喝醉了事情好严重啊,幸好没泄露更多事。
佳芬啊这是现世的酒不是冥府的啊,那些人不是冥官是你的同寮啊!
佳芬你说比谁的上司大,你该不会是要说阎王吧?
你说出来他们会被你吓死或者当你工作压力大疯了

好期待断片之后啊,小双下两个星期请保重吧,
我会等你的文多久都等,加油哦~

小双你有错字哦
“是說,我好像剛才才從名副其實的酒鬼對中出來的說?”
“酒鬼对”应该是“酒鬼堆”吧?

點評

佳芬喝醉之後的事情已經揭曉了喔~雅婷可以回來看下一章~~我上兩個禮拜真的是超級累...看更文速度就知道了XD 錯字已改, 感謝大大提醒~  發表於 2019-11-12 01:56
死亡威脅當然會慢慢揭曉啊~~該有的情節也都會有的XD 不行啊!佳芬可以揍人還是不能殺人啊!我們佳芬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發表於 2019-11-12 01:54
本來喝酒就是找一個也很會喝得才能喝得盡興啊~ 佳芬離死還有很遠呢!我們要來相信佳芬福報足夠她活到長明百歲~  發表於 2019-11-12 01: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 12:34:51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啊~~~好久沒上來看這故事了

然後佳芬是因為趕場的關係,忘了自己現在喝的酒真的會醉啊,不過就當醉後胡言亂語,我想同事也不會多想什麼啦XDDD

點評

好久不見! 是個熟人啊~~ 有人說酒後吐真言啊! 胡言亂語也很容易被當真的(甚麼?! 同事們的反應已經揭曉了喔, 但我覺得大家的重點都放錯了XD  發表於 2019-11-12 01: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1 06:54: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感受到女主角的酒量了……不過為啥醉倒的冥官那麼快就醒啦?

點評

冥官的酒精代謝速度跟人類不一樣~( 都我在說XD 女主角的酒量叫做兩個極端值XD  發表於 2019-11-12 01: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12 01:46: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小於攝氏38.3度的高燒】


「我到底做了什麼……」我扶著幾近裂開的額頭,不帶任何希望地多問了一句,「蒼藍有幫我清理他們的記憶嗎?」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白天了。我看見自己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躺回自家床上,宋昱軒還在一旁關心著,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我喝醉了,而且醉得很徹底,還發了酒瘋。


我不是只喝了兩小杯啤酒加上一杯阿長給我的含酒精飲料而已啊!阿長給我的那一杯裡面到底加了甚麼阿!五十八度的金門高粱嗎!我也醉太快了吧!


宋昱軒答話的表情幾乎就跟哀悼一樣,「蒼藍要我轉告他很抱歉……他那個時候剛好在忙。」


嗚嗚……蒼藍說自己在忙的話八成就是真的抽不開身的那種忙了。我和冥官可以找到的幫手又只有他……


記憶修正只能在半小時內,超過半小時所做的記憶修正危險性太大,會讓人家變傻子。就算修正的人是幾乎萬能的蒼藍,他也不願意冒這個風險。


「所以我到底做了什麼事?」


「就是把你的護理長當成個案在心理諮商。」


「像平常的諮商那樣嗎?」


宋昱軒點頭。


「我有進行『物理治療』嗎?」


「應該是沒有。」


我該慶幸我至少、至少沒有對阿長進行「物理治療」嗎?應該沒有……吧?


……我還有臉回去上班嗎!


不對啊!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我記憶斷片之後到底做了甚麼事啊!諮商的事情我還隱約記得一些片段,那麼那之後呢!我是怎麼回來的?!追問了好幾次,宋昱軒都不願意給我答案,還直接在一閃一閃的燈光下消失了!


在我煩惱之餘,時針仍舊一直倒數著,逼得我不得不面對待會兒的上班。


___


當我出現在護理站準備跟大夜的同仁交班的時候,我一直覺得渾身不自在,感覺就好像每個人都在對我投以奇怪的視線,可是大家又會裝作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就連阿長都沒有特別過來找我詢問昨天的事情。


也許昨天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成山的工作和病人交班到我手上,我也就暫時把昨天的事情拋到腦後……


「佳芬!」小魚一臉拿著飯盒,一臉神秘地坐到了我對面。護理師吃飯都跟戰爭一樣,不定時吃飯絕對是常態。但是今天,除了護理站留了一個新進菜鳥在顧,其他人幾乎都進來了!


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啊……


「怎麼了嗎?」我假裝自己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反正真的問了甚麼跟我的「兼職」相關的問題,一律裝傻否認到底就是了!


「你……有認識甚麼高層嗎?」


「咦?」意料之外的問題讓我有點措手不及,我歪了歪頭,用著不解加誠懇的表情回應,「沒有啊?怎麼了嗎?」


「不是……只是你昨天喝醉酒說了一些事情,害我們都在猜你該不會有甚麼雄厚的背景,只是在這裏隱姓埋名──」


「沒有啦……是說,我昨天喝醉之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真的都記不清楚了……」順便來確認一下我昨天到底做了甚麼脫序行為好了!


小魚搖了搖頭,長歎了一口氣,「佳芬,你以後還是離酒遠一點得好。」


我正有此意。


「雖然被你說出了我們所有人的心聲,但是……我們畢竟領人家的薪水,怎麼樣也不可能發狠跟上頭扛上。這種東西私下抱怨就夠了。我們還有自己和家庭要養啊!」


我知道,這就是人類和冥官的不一樣。


冥官幾乎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沒有房貸需要煩惱(他們都是公配的屋子),也沒有老人家或小孩子要養。即使是有領養嬰靈的冥官夫妻,他們的薪水也完全足夠供給孩子的一切所需。衣食住行中,冥官只需要煩惱「衣」的部分,但那是能耗費他們多少薪水?如果需要住好一點,就再自己存錢買屋或擴建。所以冥府的心理諮商很容易也很成功,因為沒有後顧之憂。


再加上他們有一個可以直接跟頂頭上司對嗆還能嗆贏的心理諮商師。


冥府真是一個良心公司啊!我看過他們的福利,真的超級無敵好。我一年的特休只有七天,六日還不一定放得到!他們冥官每天上班八小時,做三休一,特休一年有三十天還會強制你放掉!


我們活人的勞工福利還不如一群鬼。


一定是因為冥府自己知道剝削勞工的慣老闆死後的下場,所以對待冥官真的只有更好沒有最好。


我幾不可見的點頭,小聲說了一聲,「對不起。」


「不用對不起啦……真的要抱歉的話下次聚餐把你的男朋友帶來給我們認識好了!」


「男朋友?」


「別再裝了!」小魚忽然拍了我的肩膀,害我差點把嘴巴裡的食物吐出來。只見育玟學妹掏出手機,開了一個視頻給我。


我看到宋昱軒拉住我的手的畫面──


所以在可視模式之下冥官是可以在影片上留下身影的嗎!跟冥官混了十幾年,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個事實啊!


「佳芬,你喝醉了。我不想傷害你。你稍微清醒一下──」影片開始的時候宋昱軒就已經抓住我的手,被抓住手的我因為酒精的關係滿臉通紅。


我雙眼迷濛,但還是能夠清晰的回話,一邊用盡全身力氣扭動掙扎,「我喝醉?你才喝醉吧?剛剛醉倒在地上的是誰啊!」


影片裡的我在劇烈運動之後有一點喘,可是宋昱軒依然不為所動,就只是看著我,因為就如他說的,他不能傷害我,所以也不能把我打昏帶走。


「昱軒,我說過:『我的地盤,我的規矩』。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是不是?」聽到這裡,我心下一驚。對於還有三分鐘的影片有點擔憂,甚至有點不敢面對我到底透露了多少。


身穿黑色襯衫的宋昱軒語氣多了點著急,「佳芬,不要再說──」他拖著我要離開眾人的視線,鏡頭也跟著宋昱軒的身影移動。想當然爾,喝醉的我不會想要配合。


「幹嘛啦!我是靠嘴巴橫行天下的不是嗎!放開我,快、點、放、開、我!」我就像個不想離開遊樂園的任性小孩又叫又跳,還拉著椅子做最後的掙扎。宋昱軒一臉無奈地看著我,怎料我又開始大吼,「馬的你欺負我腳短是不是啊!啊個案還在──」


聽到關鍵字,我的心臟重重一跳,但是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我的心率失速。


宋昱軒聽到我快說溜嘴了,在我的眼裡,纏繞他身上的黑氣迅速沿著我的手包圍住我。我迷濛的雙眼失焦了,整個人像失去引線的人偶癱軟,為了避免我撞到桌椅,宋昱軒又拉了我一把,所以我最後是倒在他的……懷裡。


我整個臉到脖子滾燙得像發燒四十一度,不用鏡子我都知道自己的臉超級紅。


身邊還有人發出興奮得倒吸一口氣的聲音。最該死的是,影片還有後續!


冥官將我打橫抱起,對著所有的急診部同仁微微頷首,「對不起,佳芬喝醉了。我先帶他回去了。」


宋昱軒和我離開了鏡頭,這回手機沒有跟著我們兩人的身體移動──應該是傻住了。


因為三秒後全場響起了衝破天際的尖叫聲,男女皆有。就連影片重播的現在,好幾個護理學長姐難掩興奮的表情。


「學姐,他就是我在百貨公司遇到的那個帥哥吧!」學妹我恨你啊!不要再害我了行嗎──


「佳芬,這不是男朋友是甚麼啊!”小魚表情超級誇張,整個人變成一個興奮的花癡,還不斷拍桌,「這也太暖了吧!正確時間出現了然後打暈帶走──」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強烈否定「男女朋友」這層關係!立馬翻出了宋昱軒上次幫我找的藉口,「他已經結婚了!」


話一出口,原本一室看熱鬧的護理師臉色轉為古怪,就連小魚都遲疑地勸世,「佳芬……你該不會是……」


「我不是小三!」這個我否認得更快了,「他的老婆已經過世了。」


表情古怪的同仁成了恍然大悟的護理師,然後各自繼續花癡。


「我們真的、真的只是朋友。」


「佳芬,這麼好還這麼帥的男人要好好把握啊!做他的第二春也沒關係啊!」


就真的不是啊!他是冥官啊!


「如果不是男朋友的話,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嗎?」


「我也要!」


「……」


誰來救救我……






這一章節是上一章的延續!
所以稍微短了一點XD
這裡補充一個:宋昱軒雖然傷害了佳芬,
但是閻羅是個明理之人,所以他沒有被懲罰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2 06:39: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我覺得被餵了滿嘴狗糧……我也好想像其他人一樣發出高分貝喊叫(但我應該會被當成神經病

點評

啊...狗糧不要吃壞肚子喔XD 高分貝尖叫就在心裡吶喊吧! 是說...看了上一章再看今天這一章, 怎麼作品的情緒轉折這麼快啊XD  發表於 2019-11-19 2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2 22:23:48 | 顯示全部樓層
雙慧 發表於 2019-11-12 01:46
【第十五章 小於攝氏38.3度的高燒】
「我到底做了什麼……」我扶著幾近裂開的額頭,不帶任何希望地多問了 ...

世界上有一個東西叫做冥婚(微笑
佳芬也是可以當媒人婆的呦~

點評

冥婚有點可怕啊! 不行啊, 宋昱軒會很困擾的XD 全部都觀落陰去找他相親他就頭大了XD  發表於 2019-11-19 23:3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19 23:24:2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佳芬學姊,外面有人找你!」


聽到這麼一句話我幾乎是感動得哭出來了!再繼續被同事們拷問下去我都要喚名找明廷深來救我出去了--不!如果我再多找一個(帥)冥官救我,我又要被他們求速配一輪了。


「哪一床啊?」我逃出吃飯的討論室,最先想到的當然是有病人要找我問問題。卻沒料學姐指向了站在急診室一個小角落的少女。她就像隨處可見的高中生,對於急診混亂的環境有些懼怕,只敢把自己縮在牆角,盡量不擋到病患和醫療人員的動線。


但是我完全沒有印象她是誰。那身校服我倒是認得,燙得整齊的深藍色連身裙只有領子和袖口是白色的,再加上那條與制服顏色相襯的髮帶,是附近以嚴謹校風出名的私立威爾仕中學的制服。校風如何嚴謹,看看那條髮帶就知道了。只要穿著那一身制服,你頭上就只能有那一款髮帶,就算走出校門想換別的款式都不行,單純放髮也不行。反正就是校規跟字典一樣厚的私立中學。


至於,我會那麼了解這間中學的最重要原因,是因為蒼藍也讀那一間學校。


「她是誰啊?」我小心地打聽,除了蒼藍,我沒有認識任何一個那間高中出來的學生啊!總不會跟冥官一樣,是蒼藍又惹事了拜託我去教訓他的吧?


「不知道,但是她指定要找你。 」學姊一個聳肩就把頭埋回去電腦裡打護理紀錄了。學姊應該是真的甚麼都不知道,我也只好摸了摸鼻子移動去女高中生那邊。


「那個 ……你好 …… 」女高中生很有禮貌的向我打招呼。她抬起頭的時候.我留意到了名牌上的名字:廖書涵。


看到了這個名字我就回想起來了 ……就是那個害急診室停電十秒鐘結果全醫院上上下下都為了解釋這個不明原因停電而雞飛狗跳的行刑人騷擾的女孩!上一次見到面的時候她一頭亂髮地被約束在床上,現在經過梳洗打理根本就是青春洋溢的美少女一名。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與我對話,只好又是我幫忙了。


「出院了嗎? 」


聽到我這般問,書涵總算能夠好好地說話了, 「對啊,上個禮拜出院的。今天第一天回學校上課。 」


她往我身後望了望,似乎在尋找些甚麼,八成是上次把她從清慕希手上 「救下來 」的行刑人。


「他今天不在。 」聽到宋昱軒不在,這個小妹妹當真給我露出失望的表情!


現在所有人都對宋昱軒一見鍾情就是了?他是冥官是死人是鬼啊啊啊!


「那個 ……這個是謝謝你的。 」廖書涵提起手上一大盒的鳳梨酥,想交到我手上。


……


沒人教過你不要、不要、不要送醫療人員有 「鳳梨 」兩個字的東西嗎!我等等病人出狀況出一堆事情絕對算在你頭上!


「裡面還有另外一盒是要給那位大哥哥的 ……雖然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用,但我還是準備了一些 …… 」


我瞄向紙袋裡頭,鳳梨酥禮盒旁邊有好幾疊冥鈔,還有紙紮的衣服、鞋子。


「 ……我過後會燒給他的。 」


等等這一袋東西絕對要藏好在置物櫃裡面,鳳梨酥就夠讓醫療同仁們哀哀叫了,一打開看到一疊冥鈔絕對又會把人嚇死!如果不是知道事情原委,我自己也會覺得妹妹根本不是來送禮的,而是來詛咒我的。


但是妹妹的好意,我也只能收下了。


我望進她的眼睛,「你還會看見或聽見奇怪的東西嗎?」


她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不帶任何希望的問,「這個 ……有辦法弄掉嗎?」


「有。」封眼這種東西對蒼藍根本就是揮一揮手就能解決的事情了。只不過 ……


「你封眼之前,那個女冥官想要見一見你。你願意嗎?」


###


在我的安排之下,我和書涵在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來到了距離醫院和私立中學不遠的城隍廟旁。


「好像 ……很久沒來城隍廟了。」我順手點了香,對著神像拜了三下,香爐裡唯一的一柱香青煙裊裊。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城隍廟裡一個人也沒有,就連理應看守廟宇的廟祝都不見踪影 ……也有可能被支開了也說不定。


「廢話!因為現在你們都直接跑來我家!」


「老是勞煩您出門我們也是會不好意思啊 ……」一旁的古代縣令打扮的大叔不好意思的說。就算是個大叔,也是個親切無比的帥大叔。我搬來這一帶之後,這位城隍就主動上門和我打招呼,還幫我安置了不少家具(當中沒有電器)。


「又是您 ……我知道我的名字很菜市場,但是也不用叫得那麼疏遠嘛!」我把手上的飲料丟出去,城隍眼明手快地接下,見到是什麼之後欣喜若狂,馬上打開瓶蓋細細品嚐。


這是一個喜歡喝養樂多的城隍爺。


「信眾都只會供茶和酒 ……我就喜歡喝養樂多啊!」


「我明明什麼也沒說!」


「你的表情就寫著真有這麼好喝嗎!」


「原來你喜歡喝養樂多啊!」外套上印滿虛擬偶像團體標誌的蒼藍插嘴道,「那下次我會記得拿一打來孝敬您老人家的。」


「你這個穿衣品味差到極點的道士休想用養樂多來賄賂我!」


「星之海音樂少女明明是最棒的!」


「三個卡動女生在那邊唱歌你也愛?」


「那不是卡通,是動漫!」


這種幼稚的爭執我就不參與了。就連一旁的宋昱軒和被五花大綁的清慕希也識相的閉上嘴巴。


他們兩人 ……一人一鬼忽然停止說話,先是城隍爺踏著搖逸的燭火消失在一旁,接著是蒼藍用幻術把自己藏了起來,就連宋昱軒也把縛靈繩交到我手上。


「有人在嗎?」女孩的聲音顫抖著,但我不怪她。大半夜被奇怪的大姐姐叫來城隍廟見另一隻鬼,誰都會怕好不好!


「快進來啊!」我對妹妹招了招手,「不用怕,這裡什麼東西都沒有。」除了兩個冥官和一個道士宅男。


見到許久不見的牽掛,清慕希整個人很不自在,我從繩子都能感受得到她的僵硬還有想要逃避的心情。


廖書涵站在離我稍遠處,不敢再接近。


「 ……對不起。」


清慕希低著頭,不敢直視女孩的眼睛。


女孩沉默了一陣,似乎是在消化那三個字的意思,隨即握緊了拳頭,對著犯錯的女行刑人大吼,「一句對不起就夠了嗎!你知道你把我的人生搞成什麼德行嗎!我的爸媽現在每天都盯著我,我拿起剪刀我媽就擔心得要死。連站在陽台都會被叫進屋子。我── 」


「真的很對不起、對不起 …… 」清慕希落下兩行眼淚雙膝跪地,不斷地重複類似的話。但是就算慕希再怎麼卑微地磕頭認錯,廖書涵一點也不領情。


「現在你要怎麼還我,我的人生你要怎麼還我!我正常的家庭你要怎麼還我! 」


廖書涵既憤怒又委屈,這些都是在預期範圍內。


「她可以還你。 」我忽然插進對話,如同宋昱軒把捆住清慕希手上的繩子交給我一般,我把繩頭放到了廖書涵手上。 「她就任你處置了。 」


「咦?欸?這 …… 」


「怎麼,不滿意嗎?她整個人──鬼都是你的了,她玩弄了你的人生,現在就輪到你玩弄她的鬼生了。你愛怎麼利用就怎麼利用,因為慕希是鬼,所以派慕希去吃喝拐騙搶都很難被發現喔!世界上有陰陽眼的人就是少嘛! 」


「等等,我從來沒有吃喝拐騙搶的意圖── 」


「──先讓我講完。 」彷彿是在推銷貨品一般,我對著清慕希比劃道, 「如果不了解冥官的特性就容我來介紹一番。冥官除了一般人看不到這個特色之外,最大的特色就是『名字』了。只要有了冥官的真名,再加上小小的道具,你就有了束縛冥官的能力,叫他們做甚麼他們都會乖乖去做無法反抗喔! 」我拿出了寫有清慕希真名的摺紙玫瑰,這個名字連我都沒有看過, 「清慕希只是她的代號,她的名字就在這裡,連同裡面控制她的手繩。 」


劇情忽然這般急轉直下,廖書涵的腦袋原本正常運作的齒輪被我這麼一說就卡住了,呆滯地看著我。


「你說幕希搞亂了你的人生,不如你來說說看你原本有著甚麼樣的人生規劃,我們來看看要讓幕希做甚麼事情才能讓你的人生恢復正軌吧!冥官的能力我比你熟悉,一起想辦法會比較好喔!


「我 ……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廖書涵一陣措手不及,支支吾吾了一番, 「我 ……我應該就是考大學 …… 」


「考甚麼系呢? 」


「我的成績沒有很好,所以這個由不得我決定 …… 」


「這樣喔 …… 」我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那麼幕希到底怎麼樣毀了你的人生,要不要說得確切一點呢? 」


「她 ……她害我去看了身心科醫生!現在我的朋友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 」


「那麼,這些朋友會影響到你的人生規劃嗎? 」


「 …… 」


「還有嗎? 」


「 ……她讓我不知道如何面對我的爸媽! 」


「這個我們正在想辦法解決。所以你放心。 」我瞄向問籤櫃台的方向,然後繼續問同樣的三個字, 「還有嗎? 」


「我 …… 」高中生妹妹忽然惱羞成怒了,聲音逐漸提高, 「明明是她騷擾我的,為甚麼反而是我被你教訓!你是我的誰,管我這麼多做甚麼! 」


「因為『別人毀了你的人生』是很嚴重的指控!你這個連人生規劃都沒有思考過只會照著社會要求讀書的屁孩憑甚麼指控別人毀了你的人生! 」


我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廟宇迴響著,城隍的神像無聲地盯著我們,彷彿屏住了呼吸一般。或許他們還有呼吸的話此時真的停止了呼吸,靜靜地見證這一切的發展。


妹妹大概沒有預料到會被我吼,滿臉困惑的表情表述了她的內心。


她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


現在.我就等著廖書涵的答案。有時候,我都覺得諮商就像玩戀愛RPG,一個情境選擇不同的回答,就會導向不同的結局。說不定也只有我的諮商長這個樣子,畢竟我無照。


「──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 」廖書涵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 「不需要你們的幫忙。 」


「有志氣!這句話是你自己說的! 」就像把摺紙玫瑰交到她手上一樣突然,我奪回了摺紙玫瑰,在燭火的燃燒下,摺紙玫瑰發黑萎縮化成了一團灰。


「幕希,書涵妹妹是個有骨氣的孩子。她根本不需要你的幫忙,也能夠活出自己的人生,所以你不用擔心她,明白了嗎? 」


清慕希用著惋惜的眼神看著廖書涵,失神地喊了一句 「簡小姐,可是 …… 」,似乎想要請我再多幫忙一點。


「沒有可是。她想要平凡也是她自己的選擇。這就是她想要的,懂嗎?事情就是這樣。封眼! 」最後一句喊出的時候,一道白光如箭矢般從神像後方竄出,沒入了廖書涵的腦門。蒼藍的封眼效果品質保證,很快的廖書涵的視線飄忽不定,再也無法看出清慕希的位置。此時的清慕希已經擦乾眼淚,直起了身。因為不再會被書涵妹妹看見了,宋昱軒和城隍從暗處走了出來,幫女行刑人解開繩子。


「小涵。 」廖書涵應著聲音回頭,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父母就在身後。


「爸?媽? 」


「我們都看見了,你沒有說謊 …… 」


高中生妹妹像個還沒長大的小孩,抱住她的母親痛哭。我轉身要走,卻被一把毫無善意的聲音喊住, 「等一下!剛剛那到底是甚麼意思? 」


我明知故問, 「請問你是在說甚麼事情呢? 」


「我的女兒我會自己教,你為甚麼要管那麼多? 」咄咄逼人的語氣加上將妻女護在身後的動作,完全有一家之主的氣勢。


先不論我是不是冥府心理諮商師,你跟一個急診護理師比氣勢絕對是個錯誤的選擇。平常我們與情緒失控和醫療暴力之間周旋,能繼續死守崗位的都有一點膽識。


「我沒有管你的女兒啊。 」我平靜的述說, 「我只是讓幕希認清你的女兒很有骨氣,完全不需要她的幫忙也可以活得很精彩。 」


「就因為這樣,當著神明面前羞辱我的女兒嗎! 」


「沒錯!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廖爸爸為之一愣,但我可不在意他的反應,逕自說了下去, 「我是冥府的心理諮商師,我的客戶是冥府的官吏,活人的諮商充其量只是順便而已。 」


「為了死人而羞辱活人嗎? 」


「毫無目標的活著,這不是比死人還不如嗎? 」對於這種人我一向嗤之以鼻。勾起一抹冷冷的微笑,我站到了城隍的神像之前,很認真的警告, 「最後說上一句,勸你們不要把我的事情說出去,也不要妄想暗中報復。 」


愛喝養樂多的城隍見我打出暗示,擺了擺袖子,原本發出黯淡黃光的紅紙燈籠變成通體發光,異樣的紅光灑落在神壇上,也灑落在我身上。我猜現在的我看上去一定很可怕,因為廖媽媽與書涵緊緊抱在一起,就連廖爸爸都不自覺地倒退了一步。


「雖然我沒有任何能力,但是我認識的『人』絕對比你們多。 」


___


「佳芬姊,只是封個眼,你幹嘛把自己搞得像個壞人啊? 」


「我本來就不是甚麼好人。 」我坦然地承認。


「明明就是個好人 …… 」城隍留在城隍廟沒有跟在我們身後,宋昱軒帶著清幕希回冥府去了。雖然我已經拒絕了很多次,但是蒼藍還是堅持送我回家。他的理由是: 「怕佳芬姊這麼一搞被內境人士盯上。 」


是沒差啦!這種情況一開始還會不習慣 ……被比自己小八歲的小弟弟護送回家當然會不習慣!可是越發理解這個小弟弟的全能之後,把命交在他手上反而比較放心。


「如果不是好人,佳芬姊還會找我施點法術增強那一家三口對於這個事件的心理素質嗎?更交代我放一點驅魂的術法在他們身上,不要讓他們被看不見的東西騷擾。 」


「我只是不想要多三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病人而已。也不想要他們一直來煩我。我是心理諮商師,不是萬事屋更不是甚麼仙姑。 」


「分明就很苦口婆心地在勸世──痛!佳芬姊你就一定要動手嗎? 」


「反正你跟那些冥官一樣打了都不會有事。 」就是因為知道蒼藍不是一個拳頭打得壞的人,所以打他的力道從來沒有收斂過。我這麼想的同時,蒼藍的手已經罩上一層白光,往剛被打的後腦勺摸去,想必那白光的效果是治療吧。


「哪門子的心理諮商師像你一樣會罵人又會打人的啊 …… 」


「冥府心理諮商師簡佳芬,僅此一家,絕無分號。 」






九點剛下實習...
史詩那邊小雙真的有在努力!
啊啊啊,努力想寫歡樂向卻寫得好彆扭的感覺啊...
為了避免大家誤會...這章不是完結篇XD
自己都覺得最後一句下得好像一部的段落XD (五萬多字也湊不了一部><
這一章算是挑明了,我們的女主有點口是心非XD
但是她重視冥官更勝過於活人是不爭的事實。
看似有點扭曲,但是後面會繼續帶出佳芬這個角色的特質~
附帶說一個小故事:
寫這一章的時候,小雙在實習時被學長問了:你們有想過畢業之後要做甚麼嗎?
答案...給的不是能讓學長滿意的答案。
結果還被學長循循善誘了一番,問說為甚麼我們那麼不積極,沒有想要做更有前景的工作,你們真的有認真考慮人生嗎?
小雙在下面超級無敵不爽!想開嗆的那種不爽。
選個自己喜歡的,錢賺少一點有錯嗎?選擇安逸過生活就好有錯嗎?我們都給了你答案,然後聽完答案在那裡調侃我們不積極賺錢,沒有人生規劃(滿頭黑人問號
我們明明有認真思考,愛問又否定我們的答案是怎樣?
這樣看來,如果我在現實中遇到佳芬這種人,說不定會讓人很討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