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做心理諮商師 (第十八章 12/8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9-27 00:33: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9-27 00:37 編輯

【第十一章 都是為了你好】



今天一個診諮商下來我的心比平常還要累一百倍。問題是,今天的大魔王現在才要出現。


因為清慕希之前有傷過我的意圖,所以就連昱軒也不敢直接把她帶來診間,而是把我帶去了冥府牢獄。


「我來冥府諮商了五年,還真的是第一次來冥府牢獄。」


「我們也很少有冥官被關進來,平常更是連守衛都不會有。」


冥府牢獄外觀看起來就跟其他冥府建築一樣,沒太大的差別。最大的差別大概就是門口更加森嚴的守衛。到了裡面才發現這裡的色調比冥府的其他建築還要黑暗許多,也安靜許多。充當欄杆的木頭隱隱透著濃烈的陰氣……


「這裡的欄杆都有被施法過。以防冥官用法術逃脫。」走在前方帶路的宋昱軒淡淡地說明。


「這些牢房都是空的。」


「冥官很少犯錯,即使犯錯通常也由上級自己懲處。但是清慕希這次騷擾,還弄傷人類,是大忌,得由閻羅王親審。」


昱軒轉過頭來,表情比所有時候還認真,「我們跟遊魂、怨魂的差別只在於我們保有自我的意識。」


冥官、遊魂、怨魂都是鬼。


那麼保有自我意識的冥官傷害人類的時候,就是有意的,比無法控制自我的怨魂更加惡劣、罪加一等。


但我卻覺得昱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帶著淡淡的哀傷。


「……那你上次跟蒼藍打架怎麼說?」


「……自衛不算。」


代表那次是蒼藍先攻擊你的對吧!


「到了。」


不需要宋昱軒提醒,我也知道到了。牢房裡的一角,清慕希不安地抱著膝蓋,察覺到生人的氣息才抬起頭。


「我沒有請求心理諮商的服務。」她冷冷地說,然後又把臉埋在膝蓋之間。


「你就當強迫中獎吧!」我說,然後輕敲了一下欄杆,「開門。我要進去。」


「她上次差點傷了你!」身為把我救下來的恩人當然不樂見到我再往危險人物身邊靠。


「但我沒有受傷不是嗎?」


諮商最講求的是信任關係。如果我站在欄杆之外,那麼所有的諮商一切都免談了。要先相信個案,才能讓個案相信我。


昱軒雖然還是不大想讓我進去,但是我的態度還算強硬,宋昱軒也只能拿了鑰匙,幫我開門。


我讓昱軒待在視線之外,反正系著魂魄的繩子另一端在他的手上,我覺得不行的時候自然會拉動繩子叫他。


「慕希,」我坐在女冥官的身邊,就像朋友在聊天一樣,「你可以跟我分享一下書涵妹妹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書涵她……」前幾天清慕希應該都被刑求,強迫她說出騷擾人類的原因。所以我不能再從這邊切入,先從她感興趣、或者樂於分享的部分下手。


「書涵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家境小康,父親是上班族,母親是家庭主婦。」


清慕希還處在一個不想講太多的狀態,我只好繼續嘗試,「書涵應該很聰明吧?我那天才聽到她在小考拿了滿分呢!」


女行刑人驕傲的笑了,就像自己的女兒拿了滿分一樣,是為人父母的自豪。


「看你的表情,你似乎很滿意呢!你有幫助她吧?」雖然只是一句簡單的話,但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清慕希一開始並沒有回答。我自己喃喃道,「好像我,我有時都覺得我的運氣好到有冥官在幫我做籤──」


「我沒有!書涵那麼聰明,根本不需要我從中作祟!」


清慕希的氣場搖逸了一下,我手腕上的繩子也微微收緊。


「你幫是比較正規的方法吧?我聽書涵說,你常常陪她讀書。」


陪她讀書算是輕描淡寫了!我聽書涵妹妹的說法,那根本就是在「逼迫」她溫書。


「她很聰明,只是很懶惰。只要稍微努力一點,她一定都會考到很好的成績。」


「是嗎?」我順著她的話說下去,「她現在是高中,也是應該努力一點,不然以後大學考不好,日後會過得很辛苦。就好像我,我考大學的時候就是倒了個自然,所以不能考上更好的科系──」


清慕希對我狂點頭,非常認同我的說法。


「──但同時,我也很開心。我對現在的工作很滿意。」我看著女行刑人,冥官受刑的傷口深得見骨,肉都少掉了好幾塊,乍看之下我真的有衝動把她拖進去緊急處置室包成木乃伊,但是冥官的傷口並不會流血。就好像你在手術台上會看到的那種,好幾個開口,卻沒有鮮血湧出。


「我喜歡接觸人、幫助人。所以高中的時候我就決定,我不是當醫生就是當護理師。我爸媽看到我的志願表的時候都抓狂了,因為一般三類組考生在醫學和護理中間會填的藥學物理治療職能治療等等我全部沒有填。那時候我爸媽的表情堪稱一絕啊!尤其當我的成績出爐,那個分數可以穩穩地上物理治療,我爸媽更是哭了好久。」


其他科系是也能幫助人沒錯啦!但那種幫助的性質就是不合我的胃口。


女行刑人已經愣住了,就好像周遭的許多人不能夠理解我那一份志願表一樣,就好像爸媽總不理解為甚麼我會三天兩頭往城隍廟跑一樣。


「我爸媽從來不理解我,他們也從來不願意承認我看得見『你們』這一件事。所以我們很久沒聯絡了。」


父母的近況都是弟弟在轉達,我賺的薪水還是有乖乖地匯一部份回家,但也就僅此而已。


「但我現在很開心。」過著急診護理師兼冥府心理諮商師的日子,雖然很爆肝,不時還會遇上生命危險,但我真的很開心。


我對著清慕希溫柔一笑,「或許,你可以觀察一下書涵她到底想要些甚麼。」


女行刑人沉默了一會兒,倔強地說,「可是,我是為了她好啊!」


就算我說出我的故事,清慕希還是想要站穩自己的立場。


「佳芬,今天不准出門。以後也都不可以自己一個人出門。」


「為甚麼!」那一天晚上我約了冥官一起談心。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去哪裡嗎!」對面的中年女性咆哮著,「鄰居已經開始說閒話了!說常常看見你坐在城隍廟後面的石桌自己一個人講話!這種話傳出去你的名聲還能看嗎!」


「你就跟他們說我有陰陽眼啊!」


「世界上沒有鬼!你知道你一直這樣子,做媽媽的我覺得很傷心嗎!」


中年女子在我面前流下了眼淚,「為甚麼你就一定要去找他們呢?做個普通人不好嗎?跟其他朋友一起玩捉迷藏不好嗎?」


但是,媽,你知道嗎?我在學校被排擠了,鄰居的小孩也都離我遠遠的。因為你在我小時候到處帶我看醫生看兒童心理專家還去廟宇巡禮要符水和護身符,裡面他馬的有人大嘴巴說了出來!
現在所有人都在背後用憐憫和偏見的眼神看著我。不是可憐我是個神經病,就是對我這個神經病很有意見。


除了冥官以外,我沒有朋友。


「你又不是她?你怎麼知道你所做的一切真的有對她好呢?」我說,「在你的介入之後,書涵真的有比較開心嗎?」


「她以後會感謝我這個時候有逼她好好讀書!」


「如果她以後不感謝呢?如果她以後怪你毀了她的人生呢?」


「……」


我現在是靈體狀態,所以拍得到冥官的肩膀,「讓她自己選擇吧。她跟你不一樣,你是冥官.而她的人生就這麼一次。」


話就只能講到這個份上了。剩下的就只能讓清慕希自己去思考,如果都說到這個份上還不能夠把這種怪獸家長點醒的話,那我就只能叫蒼藍幫我做防冥官的護身符了送書涵妹妹了……


就好像我特地選了離家裡很遠的學校和工作地點一樣。


冥府牢獄陷入一片寂靜,但我沒有催她,而是耐心地等待。


清慕希臉上劃過兩行淚水,哽咽地說,「我、我只是不想她跟我一樣平凡──」


不會流血,卻會流淚。冥官著實是一種悲傷的存在。


能說動別的怪獸家長不要對自己的孩子控制欲那麼強,卻說不通自己的爸媽的我,在某種意義上也是蠻可悲的吧?


「你跟書涵妹妹之間就都先冷靜一下。雖然我不知道書涵妹妹願不願意原諒你,但是你如果想要跟她道歉的時候,我可以陪你去。」


不然我覺得書涵看到慕希的瞬間就只會放聲尖叫。雖然我一個旁人這樣子介入不大好,但是書涵妹妹『看得見』,如果讓她一直對鬼魂感到恐懼,對她日後的生活會有影響。


……只希望不要連妹妹也把我當成萬事屋。


留下在牢房懺悔女行刑人在後頭,我跟宋昱軒走出冥府牢獄。


「你這次的諮商比我想像的還要溫柔啊!」可能因為反常的諮商過程,宋昱軒忍不住問起。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平常的做法就是聽不懂我的話的冥官我就一巴掌蓋下去,再聽不懂還會拿掃把出來。這麼……和平的諮商反而讓宋昱軒感到不習慣。


「她不適合用那一招。」反正黑臉的部分都已經被其他行刑人扮完了,那我就是白臉的部分了。


「你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問清慕希為甚麼別的人不選,偏偏纏上了那個人類女孩。」宋昱軒問,「我沒有清慕希的真名,我無法追溯回去──」


「這個很重要嗎?」我反問道,「我讓她知道自己做錯了,不就夠了嗎?」


聽到這樣的回答,宋昱軒並沒有再追問,可能是在思考為甚麼挑選的對象是誰一點也不重要。


「孩子.你還太嫩了啦!」


「……我是唐朝人耶!你叫我『孩子』?」


「至少在心裡諮商這一塊沒我強。」我突然回過神來,震驚地問身邊的行刑人,「你不是宋朝人嗎?」


「我出生的時候是唐末──但是這根本沒差好不好!」宋昱軒沒好氣地說,但是我根本沒有聽進他的抗議,因為我正笑得很開心。在不時有慘叫哀號聲從遠方傳來的冥府小道,我的笑聲顯得特別突兀。


對啊,我現在真的很開心。





奇怪,這篇就怎麼變周更了呢?
關於蒼凌大大問的,這一篇有沒有一個主線,還是就一個一個小劇情這樣...
老實說,這個好難回答啊...
應該說,我有想好角色的故事線,就是角色的背景和未來發展,每一章裡面也有做點小伏筆之類的,但是說這個是主線劇情好像有點牽強...
不過未來真的迸出主線劇情我也是不意外啦...因為被蒼凌大大說了一個我有認真想了一下主線劇情真要有要怎麼跑,可是目前腦裡的太過老掉牙就自己先否決掉了XD
可能就是因為這一部還沒有需要跑的主線所以才寫得這麼快吧XD到現在都還是冥府心理諮商師的小日常。
看看隔壁卡文的幻想,就是因為主線太難跑所以不斷卡文(扶額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27 09:23:32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小雙真相了wwwww
對,有劇情的正文總是會卡文,但小故事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有靈感wwwww
是說這張完完全全就是現在社會的排擠影射,因為與他人不一樣所以被人當成異形...
其實這很難受,我自己本人都有經歷過,但是當時我身邊還有理解我的人,
等在長大一些,我也就慢慢看開然後就什麼都無所謂,做回自己才是最舒服的!
所以中學五年來雖然很少朋友但是我卻過得很開心。
為了迎合別人而失去了自我的生活才是浪費了自己的人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27 21:24:30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大大就想到主線劇情再說就好啦!我也只是好奇問問而已,至少看的時候心裡有個底。
我每次在腦中開的坑不是歡樂大結局就是主角壯烈犧牲……從來沒有虐過。

點評

想到主線劇情的時候我也不會說的~等著看官們自己發掘~(超壞 反正主線應該會很明顯吧XD 是說...我也沒寫過虐文吧XD  發表於 2019-10-7 23: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7 22:2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10-7 22:24 編輯

【第十二章 垃圾分類,人人有責】


我應該有提過我很討厭出門吧?


可是當雅棠特地到我家找我,拜託我陪她去查一查最近忽然暴增的遊魂和怨魂量時,我發現我無法拒絕。


「我不是靈異偵探!」我發出抗議的時候,雅棠都已經把我拽出了家門。


順道說明,雅棠因為是在一般人也看得見的可視模式下,這個模式下冥官才有實體,所以她能把我抓出門。


「我只是需要一個活人陪在我身邊,我可不想被內境的激進份子遇上。」


內境的激進份子……應該說是內境那群分不清冥官和怨魂的眼殘吧?雖然蒼藍是個肥宅道士,但是每次提到內境他也跟冥官有一樣反感的表情。


原因很簡單:內境都是一群不可理喻的傢伙。


「他們問起的話我要說什麼?你是我的守護靈嗎?」


「也可以啊!」穿著現代休閒服的雅棠對於這個偽裝身份欣然接受。我們就像普通的兩個女子在路上走著,「反正我也很樂於當你的守護靈。」


「不要,你還是乖乖去領路吧!」


「嫌棄我啊!」雅棠叫道,「我是「晉」耶!實力比那些唐宋元明清好上太多了好不好!冥府裡要找一個晉朝當守護靈很困難啊!」


「我沒要求守護靈你們的大老闆也會硬塞給我!」我想到之前一直跟在我身邊的宋昱軒就想白眼,幸好最近昱軒回去做他的本職了,上來的次數少上了許多。不然我有一天受不了的時候說不定我會拿掃把和聖水把他掃地出門。


既然是陪冥官出來的,時間當然挑在晚上。隨著雅棠帶我走的路越來越偏僻,路上還轉乘了公車,我不禁問了起來,「我們到底要去哪邊啊?」


「我也不知道。」


「那你帶我來這麼偏僻的地方幹嘛啊!」跑那麼遠很累好不好!


「我只是一直順著怨氣的方向走而已。」雅棠指著沒有星星的天空說,「不知道你看得到嗎?空氣中有飄著一些暗紅色的氣流,而且越變越粗……」


我死命盯著空氣,但我當真沒有發現任何暗紅色的氣流,倒是瞄到黃色的閃光。


閃光?


「靠夭勒,還當真遇上了!」


「什麼──」忽然,雅棠猛地把我撲倒在地上,一道閃電劈啪地落在我們原本站著的地方,閃電在地板四散爬開的電流繞過了雅棠和被他護在身下的我。


「幹你娘的,雷術分明就是要連你也除掉!」雅棠的手上忽然多了一條通體墨黑的鞭子,大力的一甩,朝著天空高喊,「我是正在執勤的冥官,不是怨魂!」


這麼一個高喊招來的反而是再一次的雷擊。雅棠的鞭子一甩,閃電被擊回並消散在空中,猛烈的雷術絲毫不給對方一點喘息的空間,雅棠也是應對得得心應手。就在一波攻勢尚未完全化解的時候,一個深藍色的身影躲在閃電之間,手上的短槍運轉著類似魔法陣的東西,他按下扳機──


「雅棠!」我驚呼,一聲槍響淹沒在一連串震耳欲聾的雷鳴之中,在飛沙走石散去之後,只見雅棠身前用薄薄的陰氣護住了自身,毫髮無傷。眼見冒險進入鞭子攻擊範圍卻沒能成功擊殺目標,深藍色的身影急忙拉開了距離。


或許是想要讓眼殘的內境人士看得清楚一些,雅棠身上的衣著起了變化。輕鬆放下的長髮盤了起來,原本現代休閒打扮變成了領路人的白色襯衫和墨色的襯衫和窄裙,領子處綁了一個暗紅色短圍脖,腳下還踩了一雙中規中矩的黑色高跟鞋。


要我說,這個辦公室熟女裝扮絕對比剛剛的T桖加牛仔褲不方便許多!但是此時雅棠的氣勢就是比對面的內境人士高上一倍。


雅棠的鞭子大力地「啪」了一聲,說,「你這個眼睛黏到屎的瞎子看清楚了沒!我是冥官!」


雅棠注意口德啊……算了,她好像每次遇見內境人士都著樣子。


「穿了個冥官的制服就要我相信你是冥官嗎!」深藍色的長版外套在無風的情況下飄起,手上的雙槍交錯在身前,隨時準備攻擊。


「怨魂不會說有意義的話。」雅棠又再舉出一個怨魂和冥官最明顯的差異。豈料對面的深藍外套男子完全沒有收手的意思,反倒舉起了槍怒吼,「寧可錯殺一百也不可以放過一個!」


左手的槍對天空鳴,卻不見任何事情發生……


身下忽然轉起了一個魔法陣,而我剛好就在邊緣。看多了動漫的我警覺地離開了魔法陣範圍,還連帶做了趴下護頭的動作。身處魔法陣中央的雅棠往我這邊瞄了一眼,見我已經脫離魔法陣,立刻甩起鞭子,朝內境人士襲去。


魔法陣慢慢運轉著,還不到全速,但我這個普通人完全看不出來這個東西是幹什麽用的。但是不管這是做什麼用的,都不是好東西,因為雅棠嘴裡低吼了一聲「白痴」,把內境人士的雙槍打飛了之後,不安地仰頭望著天空。


「還敢分心?」內境人士從空氣中又抽出兩把短槍──這個魔法還真棒啊!都不需要帶背包了──兩只食指一按又是兩個魔法陣和隨之而出的子彈。我能感覺到雅棠的鞭子越來越急,攻勢也越來越猛烈──


好啦,我其實什麼也看不懂,只是覺得原本還看得到鞭子,現在只看得到影子了。


鞭子纏在內境人士的手腕上,一道黑氣從雅棠手上傳到了內境人士身上。內境人士腳上發軟,攤倒在地上,魔法陣也隨之消失了。


所以……這麼大一個魔法陣是幹嘛的啊?


忽然,我的背脊上爬上一陣寒意。我望向寒意的源頭,一隻鮮紅色的鬼正瞪視著我……


「雅棠──」


可是雅棠也在應付他那邊忽然多出來的好幾隻怨魂。


哪來的那麼多怨魂啊!


「被他引過來的。」雅棠一鞭打爛朝她撲去的怨魂的嘴巴,「附近的怨魂數量太多,原本大型魔法陣可以嚇嚇他們,但是在這個數量之下,這反而變成了一種挑釁。」


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眼前的紅點一個一個冒出來嗎!


我慢慢退到雅棠身邊,一邊抽出錢包裡冥紙紙鶴燒掉。隱隱覺得只找宋昱軒一個人會不夠,我低聲地說了三個字,「洪深仁。」


不要覺得我反應過度,找了兩個行刑人過來,背後的雅棠可是直接把一疊寫滿她的下屬的真名的冥紙交到我手上,不需要她多說什麼,我把這整疊全點上火,撒在身前。


不管是直接喚名還是冥紙喚名,都是活人的專利。概念跟招魂差不多……你總不能死人招魂死人吧?


除了直接被喚名的明廷深,用冥紙喚名的冥官照我的經驗,至少需要五分鐘才會出現。


雅棠甚至連輕鬆的聊天都不敢做,威壓全放,鞭子上纏繞的黑氣比方才對付內境人士的更深沉,警告著周圍閃著兇光的紅色影子不准靠近。就連先出現的明廷深見到這個現象,問都沒問就先拔劍出鞘,嚴陣以待。


或許也是明廷深這一個動作激怒了怨魂,紅色的影子忽然群起而上,直向我們撲來。


「看住他。」雅棠交代了一句,和明廷深很有默契地將我和昏倒在地的內境人士護在身後,執起武器和繩子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衝去。


但是在怨魂群起包圍的情況下,只靠兩個人,實在有點吃力。


「……你最近真的要轉個運,又是怨魂,還那麼多!」


「真的不是我的問題!」我不住反駁。宋昱軒出現的同時,其他被我灑在地上的冥紙的青煙中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冥官,全部都穿著和雅棠一樣的領路人制服。


這下人手就足了,我也不用提著一顆心注意哪裡有雅棠或者明廷深沒攔住的鬼往我撲來。冥官們形成了一道防線,把我和昏倒的人護在中間。


冥官的戰鬥方式一向很簡單暴力,因為他們的劍就算插穿怨魂也不會造成傷害,只是將他們麻痺,據說如果怨魂越掙扎就會越痛。因此在面對大量怨魂的情況,通常會兩兩組隊,一個負責砍/麻痺怨魂,另一個負責把繩子綁到怨魂身上,串成一串之後就帶下去……


不得不說,其實有一點滑稽。尤其是怨魂被拖在地上的時候。


大概就像有人拿著一袋垃圾在地上拖來拖去的感覺吧?


說來,不知道冥官的武器對人類有什麼樣的效果……


忽然,我身下傳來了低沉地咆哮,「寧可錯殺一百,也不可放過一個──唔!」


「閉嘴啦!」我隨手撿起了一樣東西,直接往地上這傢伙的後腦勺敲了下去。


冥官正在救你啊!不然你早被周圍那些怨魂撕了!


忽然全部冥官都愣了一下,往我這個方向看了過來。我才發現我手上是內境人士沒有收回去的手槍。


「你差點把他的魂打飛了。」宋昱軒涼涼地說。


「我知道……我有看到。」因為那抹魂正慢慢縮回身體裡面。


「你是打冥官打習慣了忘記他是人類了吧?」


不要說出來!


漸漸的,周遭的怨魂被清理得差不多了。


「可是天上的怨氣還在。」明廷深望著天空說,「感覺是從那邊傳來的。」


雅棠說,「我已經從市區追到這邊來了,都還沒到源頭。」


「不過這個程度不處理不行。反正你的人都在了,我們就一起過去吧!」宋昱軒轉頭看向我,「佳芬,你就先回去──」


「我不回去!」


「剛剛不是才有人說她不是靈異偵探嗎?」


「啊靠!你也不看看你把我帶到了什麼地方!」我指著周圍空盪盪的廢棄貨櫃碼頭,「你這是要我怎麼回去啊!我的手機還被剛剛你們的陰氣干擾,現在連開都開不了!」


到底是誰的陰氣掃到我的啦!給我準備收帳單!


雅棠也沒再跟我爭辯什麼,就同意帶上了我。結果我們的目的地就在廢棄碼頭的後面的一座資源回收場。


將近十個冥官圍成一圈,無言地看著資源回收車上的一袋垃圾,數十個飲料杯和便當盒正冒著令人作嘔的臭味,還有讓人陣陣發寒的感覺,其中幾個飲料杯還有怨魂被困在飲料杯裡,不斷晃動。


……


我好像知道為甚麼冥官們都不大喜歡蒼藍了。


「啊啦,你們都在啊?」一個欠打的聲音說,眾人望向聲音的來源,一個穿著印有虛擬偶像團體衣服的寬闊背影正緩緩離開,「既然已經解決完了我就先離開了──」


宋昱軒幾乎是眼明手快,搶在蒼藍消失之前把繩子套在了他身上。


「你幹嘛用縛靈繩綁我!喂!」


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那條繩子的名字耶!


不只宋昱軒,其他領路人也在雅棠的眼神示意下跳出來把蒼藍牢牢捆住。一個人和十個冥官糾纏在一起,不一會兒,就形成了宋昱軒和明廷深各拉著一只手……


「喂喂!冥官傷人是大忌啊!」


「放心,我跟廷深有受過良好的行刑人訓練,能夠完全掌握五馬分屍的力道。」彷彿是為了驗證昱軒的話,兩人正很有默契地將縛靈繩再收緊一圈,「還請你不要掙扎,我們不希望你傷害到自己。魂魄撕裂的過程是很痛的。」


蒼藍還想要抗議,但是一道黑影籠罩在他的頭上,當他抬頭看見晉雅棠正雙手插腰,居高臨下瞪著他時,就算是蒼藍也縮了一下。


「那個……晉雅棠小姐,我們有話好好說──」


「魏蒼藍大人,」為了避免蒼藍聽不懂她在說甚麼,她可是字正腔圓地慢慢說,「我應該有跟你說過很多次,怨魂不可以亂丟吧?」


「啊哈哈哈……我一時忘了……」


「忘了?」如果冥官可以傷害人類,雅棠現在絕對會把蒼藍揍到他媽媽都認不出來,「我都曾經跟你提議過要派人去幫你整理回收,你還把我的人趕出來!」


「我自己的垃圾我會自己收拾──」


「然後順便把怨魂也丟一丟嗎!」雅棠提高了音量,正當她還想繼續罵下去的時候,我站到了蒼藍後面。


「佳芬?」


「佳芬姐?」


「你繼續罵,我會適時幫你揍人。我不是冥官,」我狠狠地在眼前的肥宅頭上敲了一下,「──我可以打人。」


「痛痛痛痛──佳芬姐!你應該要站在我這一邊!」


「你這一邊?我憑什麼站在你這一邊!」我擰著蒼藍的耳朵,惡狠狠地說,「跟你說過多少次,做事要負責任、要有始有終,啊你就是不聽!」


「對啊!不要再增加我們的工作量了懂不懂啊!」


「怨魂每一隻處理起來都很麻煩好不好!」


「佳芬姐,你不要再打了!等等扯到縛靈繩,撕到靈魂會超痛的啊!」


「沒關係,我相信行刑人的專業,能夠很好的控制綁你的力道。」


「再亂丟怨魂啊!」


「實力堅強就可以這麼亂來嗎!」


「報告又不是你在寫就可以這麼囂張嗎!」


「佳芬姐,我錯了。拜託讓他們停下來啊──」




蒼藍又出現啦~
這章根本歡樂向XD
順便也揭曉了冥官那麼討厭蒼藍的原因XD
如果有喜歡蒼藍這個角色的看官歡迎浮上來讓小雙看看~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7 23:26:21 | 顯示全部樓層
黑雪姬 發表於 2019-9-27 09:23
哈哈哈哈小雙真相了wwwww
對,有劇情的正文總是會卡文,但小故事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有靈感wwwww
是說這張完完 ...

真的...(卡文苦惱中
是說小雙想透過小故事傳達給看官的東西有讓大大理解實在太好了!
我也很明白那個感受,不僅僅是自己, 也有身邊的人正面臨類似的苦惱...
真的!做自己才是最棒的!而且朋友是個重質不重量的東西,
只能說,佳芬就是個選擇在自己最舒適最喜歡的地方過生活的人吧XD
她很勇敢呢!很多人都不敢做這種選擇,強迫自己變成另一種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8 08:55:22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wwwwww
不行我要先笑為敬wwwww
這章太好笑了www毆打內境人士+圍毆肥宅www
結果到頭來最大的還是女主,佳芬姐威武啊哈哈哈哈哈wwwwww

點評

這章我寫的時候也是超歡樂的~~感謝蒼藍提供滿滿的樂趣XD 沒錯! 佳芬姐威武! 之後或許會更有感~ (我喜歡寫比較霸氣的女角XD  發表於 2019-10-16 01: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9 17:27: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看著蒼藍被痛毆莫名有種爽感。各冥官討厭蒼藍這件事終於真相了……這文章告訴我們要做好資源回收!(胡扯!

點評

真的XDDD 所以其實冥官討厭蒼藍卻又有點交好的感覺是很正常的XD 又愛又恨啊! 沒錯, 資源回收才是重點XDDD(不是!  發表於 2019-10-16 01: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14 09:58:47 | 顯示全部樓層
很讨厌内境的人啊,冥官和鬼魂都分不清,而且都是不听人话的家伙!

佳芬你很需要守护灵啊,宋昱軒就非常适合,你就不要拒绝了啦~
我很喜欢看他们两人,小双大大这篇有cp吗?

围殴苍蓝实在是哈哈哈哈,活该哈哈哈哈哈哈,看得莫名的爽啊,这家伙欠揍

冥官讨厌苍蓝原来是他乱丢怨魂,佳芬揍得好啊,别以为冥官动不了你就没人可以教训你了!佳芬也可以算是冥府的官员了吧,所以乱丢怨魂造成麻烦,冥府也不是没人可以教训你,别以为可以仗着你是活人就乱来!哈哈哈


小双对不起,这篇文我之前几乎在潜水,我很喜欢这篇文,期待下一篇

點評

廢話, 蒼藍本來就應該揍! 揍一個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亂丟怨魂! 不要說對不起啦~ 潛水也沒關係, 我知道有人在看就夠了~~ 浮上來回腹當然也歡迎~  發表於 2019-10-16 01:11
我就直接把史詩一部分的世界觀拿過來用了(不想再取另一個名字XD CP部分我回答在第十三章下面了喔~  發表於 2019-10-16 01: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6 00:57: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10-28 00:10 編輯

【第十三章】


我記得我之前有提過黑白無常是我的常客吧?


好像今天,就是白無常回來找我的時候。有時候他們兩位不一定是來尋求諮商,可能只是來聊個天。


「哈囉,今天是來聊天還是諮商的呢?」


「算是來諮商的吧?」一身清雅白衣的青年走了進來。上頭寫著「一見生財」的白色高官帽被他抱在臂彎,另一手則執著羽扇。


「那就坐吧。」我轉身從櫃子裡抽出白無常的諮詢記錄,因為是較久的個案,所以他的記錄比別人的厚上許多。


「應該很少有冥官的記錄比我厚了吧?」白無常依舊是一臉無害的笑容。這個笑容走出去真的是會造福廣大的女性同胞。


我有時都懷疑冥官是用長相來挑的……幾乎每一個都是中標以上!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過一個長相普通的冥官。我真心覺得我對人類男性沒有興趣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我看帥哥看到麻木了!


而白無常又是整個冥府公認最美型的冥官。我們把鏡頭轉向坐在我對面的白無常,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垂掛在精緻的臉蛋旁,東方氣息濃厚的鳳眼配上細長的濃眉,修長的手指正輕輕搭在嘴唇上,似乎在思索些什麼。


我第一次看見白無常的時候是十五歲。我很老實承認,那個時候我的少女心爆炸了。


「你在想什麼?」我隨口問道。


「啊,我在想無救一個人可以嗎?」


「可以的啦!你們都做這一行多少年了!」說不定黑無常會更輕鬆就是了,「如果你擔心的話,要不要先過去看一看呢?」


「可是……我不就是被無救趕來跟你聊天的嗎。」白無常有點心虛地說,看來老問題又發生了……


「你最近還是見人就想揍嗎?」


很可惜,這個美男子常常控制不住自己想揍人的慾望,但是冥官傷人是大忌所以這個是迫切需要處理的問題。


我翻開紀錄簿,開始找出上一次的諮商日期,「必安,你這次是三個月就回來了,上一次教你的沒效嗎?」


黑白無常很有名,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他們的真名。就好像黑無常叫范無救,白無常名為謝必安,這個網路上搜尋一下就有了,因此他們也不避諱別人喊他們的真名……但我猜有可能是他們的朝代太遙遠了,不大想說。


一定是不服老,想當初他們可是讓十五歲的我喊他們「無救哥哥」和「必安哥哥」。


十五歲的我真天真啊!


「你是說想揍人的時候就從一百減七減到冷靜下來為止嗎?」對面的白衣美青年皺起了眉頭,「可是數得有點多次了,都已經能夠背出答案了。」


你是有多想揍人啊!


「我就不明白,為什麼我不能揍人。我在定義上是冥神不是冥官啊!可是我還是得遵從冥官的規矩。啊有些就真的很欠揍啊!那些剛闔上眼,我們連接都還沒接走,家屬就從原本哭哭啼啼變成在吵遺產,你知道這對新魂很傷嗎?啊你們老爸還在旁邊看啊!」可能平常無從宣洩,白無常每次在我這邊就是狂發牢騷。


「還有,那個上個月才遇到一個,年輕爸媽只顧著玩電腦遊戲,小孩都沒好好顧,結果小孩死了他們還在刷副本!要知道好幾百年前生活條件比現在差上很多,我接到的小朋友新魂還沒有那麼扯的死法!」


類似的事情白無常也有抱怨過一次……應該說很多次。


我繼續聽著白無常的抱怨,反正他有時就真的只需要一個人聽。他抱怨給其他冥官的話就像是在跟工作夥伴抱怨,而且絕大部分還是下屬,這總有不妥。同進同出的黑無常絕對不可能想再聽一次。所以這些事情對一個完全局外人說是最自在的。


至少白無常對陰氣力流的控制力比其他冥官好多了。他口沫橫飛說了一大堆,我頭頂的日光燈都沒有搖曳過一次。


大概是說到了一個段落,白無常略帶苦惱地搔了搔長髮,「……好像都是我在抱怨呢。」


「我的角色就是聽你說,然後適時給你意見不是嗎?」


「也是啦……」


「不過這樣不是辦法呢……」已經給過很多次的建議了,從人類適用到冥官適用到兩個都不適用都給過了,還是那麼衝動我是能怎麼幫忙呢……


雖然說黑無常還可以攔一下。。。但壞就壞在──


「之前遇到被姦殺的女生,那個靈魂受傷到我都不忍心看。那一次就連無救都抬起了拳頭。」


懷就壞在,太誇張的案子的時候,黑無常也會一起捲起袖子。


正因為如此,黑白無常的身邊有跟著一個專門在兩位大冥官理智線斷掉時負責阻攔和通報閻羅的人。這種工作的心理創傷看他那比白無常厚兩倍的諮詢記錄就知道了。


「佳芬在工作場合都不會遇到那種想揍人的案子嗎?」黑白無常時常進出急診室,所以在急診室還會互相打招呼──當然,我只是眼神示意一下。對著空氣打招呼我可是會嚇壞一眾同事啊!


「怎麼可能沒有!」想到就來氣,「就跟他們說等等要做檢查不要吃東西,啊八個小時不吃東西就不會死人就是不聽,還在那裡跟我說『可是婆婆一直跟我喊餓』!還有把點滴架當曬衣架的,說了好幾次都不聽(以下省略三千字)……如果沒有法律的話我也是很想要一巴掌蓋下去啊!」


「我好想揍人啊……」白無常趴在桌上哀號中。


「我也是……」我也跟著趴在桌上,外加充滿所有怨念的嘆氣。


連冥官都不能揍……到底為甚麼人類能夠那麼偉大啦!


「叩叩!」


「有人,請晚點再來。」我今天預約的不是只有白無常一個冥官嗎?不過冥官臨時過來的情況還是會有的,所以也不會感到意外……


我比較意外的是為什麼又有一個白痴不懂得什麼叫做「吹動風鈴」!


白無常淡淡地看了一眼門口,眼底閃過一抹警戒,「佳芬,你最近有惹過人嗎?」


「沒有吧?我一直都很安分啊?」我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什麼也不會,就只是個有陰陽眼的普通女生,所以也不會去招惹誰。惹到某個大牌的內境人士我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白無常示意我跟上,他緩緩地打開了木門,木門外沒有人,卻有一個紙箱紙箱裡裝了一隻貓。


死掉的貓。


而且是剛死,因為他純白軟毛上的血跡還是紅的。


「嘖嘖,真是個不懂風雅的人呢!」


啊幹,丟貓屍在我家門口我會說他惡劣噁心絕對不會說他不懂風雅!


白無常輕輕拂著貓屍,臉上沒有一點怒容,反而有點開心。但是我完全不知道他在開心什麼?他沒經過屋主我的同意,就把紙箱抱了進來。


喂喂……我正想找專門處理動物屍體的單位啊……


「你看得見嗎?」


「看得見什麼?」我反問道,可是我只看見白無常好像用臂彎抱住了某樣東西。但我完全看不見是什麼。他也不囉嗦,直接揭曉了謎底。


「動物的靈魂。」他說完之後,一隻貓的輪廓在他臂彎上浮現,從原本透明如玻璃般的幻影變成一隻正睡得舒服的白貓,純白的毛中唯一一塊鮮紅在背部,就是被刀子插過的地方。


白貓睜開了眼睛,牠的瞳孔正發著鬼魂特有的光暈。


「動物……也可以進入冥府嗎?」第一次看到動物的靈魂的我真的懵了。動漫有看過貓妖,但我可沒看過鬼貓啊!


「通常不會。不過這隻很可愛,我就留下了。」白無常彎起溫柔的微笑,修長的手依舊順著雪白的毛,「這麼可愛的動物為什麼要殺死呢?我有時都覺得自己越來越無法站在人類這一邊。那些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的人類,還配稱為人類嗎?」


「不配。」就好像有一次,見到十三歲的女孩被學校老師帶進了急診,因為女孩在放學路上回家,被拖進地下室強姦,懷孕了。經手人還在那邊辯說如果不是她的校裙那麼短,他會對女孩動手嗎?


這樣的人還是人嗎?


「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人類會死,但是你不會!」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好方法,走進了房間翻了一陣子,才翻出了一個給淨色古裝青年不會太違和的筆記本。


我可不想送滿滿迪士尼公主的筆記本給他做這種用途。


「這是……?」


通體黑色的筆記本上面只寫了「死亡筆記本」五個字,是某個動漫周邊,買來我也捨不得用,但此時送給白無常適合不過了。


「你就把你想揍的靈魂名字寫下來,在他們死掉的瞬間就可以隨便你揍了!」


聽到這個方法,白無常原本有點憂鬱的面容都亮了起來,「而且鬼不會再死一次,我就可以把我這麼多年的絕學全數使用在鬼魂身上,還能翻倍!」


活著的時候真的不能做壞事啊……眼前的白衣美男子馬上跟我借了筆,我也把他留在餐桌邊讓他寫出那些比他未來預定揍「鬼」名單,而且有越寫越長的趨勢,轉眼就翻了第二頁。


我是不知道冥官能不能用私刑啦……但是白無常沒否決我,就代表可以?


現在,貓的屍體我該怎麼處理呢?


──到底為什麼要丟貓的屍體在我家門口啦!至少留個威脅紙條讓我有個我惹到誰的線索也好啊!






看官好我是小雙,
今天要講一個腹黑白無常的故事。
是腹黑.白無常,不是腹.黑白無常,雖然有時候可能會出現腹黑.黑無常,加起來就是腹黑.黑白無常。(我在幹甚麼啦XD
最近畫了好幾張人設,但我很確定我不會畫白無常的人設XD
就把白無常想像成你腦裡最美的美男子就是了!對沒錯就是那樣!
然後手上再抱一隻純白色的貓!(今天真的瘋了XD

這裡幫大家科普黑白無常的故事(取自維基
「根據傳說,白無常名為謝必安,身材高瘦,面白,臺灣人尊之曰軂爺(軂,又作「躼」,身高高大)或七爺;黑無常名為范無咎(或無赦,少數人寫作無咎),體態短胖,面黑,尊之曰矮爺或八爺。」
「最普遍的說法為兩將軍原本是衙門差人,有一次因押解的要犯在途中脫逃,二人商議分頭尋找,並約定在橋下會合。不料到了約定時辰,謝必安因大雨耽擱,無法趕到橋下會合;范無救在橋下苦等,見河水暴漲,不敢因離去而失信,最後溺斃橋下(因此范神像臉色為黑色)。後來謝趕到,見范殉難,痛不欲生,於是上吊自盡(因此謝神像舌長)。二人仙逝,玉皇大帝感念其信義,乃冊封二人為冥界大神。」

反正,他們的故事小雙就照上面這個發揮啦~
雅婷大大問我有沒有CP……我只能說「應該」會有,但會是哪一對我絕對不說XD 
說了我就沒有反悔的空間了(這才是重點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16 01:14: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雙慧 發表於 2019-10-16 00:57
【第十三章】
我記得我之前有提過黑白無常是我的常客吧?
好像今天,就是白無常回來找我的時候。有時候他們 ...

         突然覺得拿到筆記本的白無常
就像拿到新玩具的小孩,還挺可愛的(微笑

點評

可愛對吧~~我要想辦法把白無常塑造成一個人見人愛鬼見鬼愛的大帥哥!<=其實著很有挑戰性...很多人都說我的審美觀有問題XD  發表於 2019-10-28 00: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