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做心理諮商師 (第二十八章 4/2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13 00:04:34 | 顯示全部樓層
內境竟然可以跑到冥府!!!

這讓我想到了...
蟑螂

點評

本來就可以跑啊, 但是需要通過層層關卡就是了XD 蟑螂是怎樣XDDD 在說尹先生嗎  發表於 2020-3-22 17: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3 22:13:42 | 顯示全部樓層
死劫果然是內境造成.....(浮上水面)我真的一點都不意外,恩,對於內境
即使尹先生頻繁釋出善意,但我一直感受到一種目的性,就是尹先生不是閒閒沒事或恰巧遇到佳芬的

敲碗第二部!!(不對我自己的十三聖騎士都還沒寫完啊嗚嗚嗚)

點評

感謝小廷大大那麼的支持, 就是有你們的支持我才有動力繼續寫下去的~ 克服現實的眾多因素也邀想辦法寫文!XDDD  發表於 2020-3-22 17:56
尹先生那樣子接觸的確會讓人懷疑意圖啊....究竟意圖如何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有哦~ 下面先貼楔子了~~  發表於 2020-3-22 17: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17:51: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3-22 18:16 編輯

【第二部 楔子 我依稀記得……】


「同學,現在自由活動。記得不要離開操場喔!」


「好!」三十幾個小學生興奮地回應完就成群散去,有些玩鬼抓人,有些拿了排球當足球踢,有些在玩老鷹抓小雞。都已經開學半年了,小學生有一些小團體是必然的。邱愛萍心裡偷偷鬆了一口氣,體育課就是他們這些可憐老師喘口氣的時間。顧一個小孩已經夠累了,更何況是一口氣顧三十個精力過剩的小朋友。


誰叫她喜歡小孩呢……但是顧了二十年的小孩……不免有些疲累。


「佳芬,要不要一起玩躲貓貓!」


「好啊!」佳芬一蹦一跳奔向邀請她的小團體。每次看到國小一年級的孩子在空曠的操場玩捉迷藏,她都會覺得小孩果然很天真。


一番猜拳後,留下佳芬當鬼,其他人在她捂著眼睛數秒的時候跑去躲起來了。


因為是近十個七歲小孩子玩捉迷藏,她特別關注這一群孩子,免得躲一躲學生就不見,她也難跟家長交代。


「九十九、一百!我來找你們了喔!」


佳芬找得很快,幾乎是頭一扭就直直往玩伴躲著的地方找去,一點遲疑或搜尋的動作也沒有。


也許是小孩子躲得太明顯吧?


佳芬很快就找到了所有人,所以這次換另外一個同學當鬼。


接近下課時分,當鬼的男孩慌張地跑來,「老師,佳芬不見了!」


「我們都找不到她!」其他孩子附和道。


「找不到?」邱愛萍不可思議地說,她明明看到佳芬躲在最大棵的榕樹下……


人呢?


邱愛萍開始冒冷汗,小孩子不見就糟糕了!她帶著一群小朋友扯著嗓子喊,


「佳芬!佳芬!」


「佳芬,快出來啊!你贏了!」


「佳芬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


聽見佳芬的應答總算是讓邱愛萍安下了心,但是那稚嫩的聲音……似乎是從頭上傳來的?她抬頭,見到在樹幹上的失蹤女孩,女孩正開心地晃著離地兩公尺的小腳。


「佳芬,你是怎麼上去的!」一個七歲小女孩自己爬樹還爬得這麼高實在太過驚奇,二十年任教經驗的她第一時間竟然是問出這個問題。她搖了搖頭,連忙恢復鎮定,「你坐在上面不要動!我馬上找人把你弄下來。」


十五分鐘後,一群男老師加學校工友搬來了梯子和椅子,總算是把佳芬從樹上救了下來。


「你是怎麼上去的!」邱愛萍在佳芬下來的時候馬上問。佳芬是班裡最矮小的學生,要她爬上那棵老榕樹還是太困難了吧!


「有朋友幫我上去的!」


「是誰幫佳芬爬樹的,快說!」一定要把那個幫手抓出來,爬樹甚麼的還是太危險了!這次不就幸好佳芬沒有受傷,摔下來那還得了?邱愛萍雙手插腰,帶點怒氣地語氣質問一眾小毛頭。但是都沒有同學願意承認。


「佳芬,是誰幫你上去的?」


「我不能說!」意外的,佳芬堅定地答道,「我不會說的!我不會出賣我的朋友!」


她不死心再問了幾次,佳芬的嘴巴還是閉得緊緊的,一個字也不願意透漏。


原本她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結果一個月後的某一天……


「老師,我的錢包不見了!」邱愛萍一進到教室,怡婷就淚眼汪汪地向她報告。這種事情她當了二十年的小學老師,遇到的次數還算少嗎?她的班上又有好幾個頑皮的小男生,她馬上就先鎖定嫌疑犯。誰知道她反覆問了好幾次還是沒有得到答案。一個個翻遍了班上學生的書包,也找不到怡婷的錢包。


「怎麼辦……裡面有班費……」這下子怡婷都著急得哭出來了,「馬麻會用藤條打我的……」


邱愛萍馬上柔聲安撫道,「不會的,邱老師叫你馬麻不要打你,好不──」


「在外面的草裏面。」此時,佳芬說話了,還比著教室外頭的灌木叢。七歲的孩子不懂甚麼是「灌木」,只管著不高的樹籬喊「草」。佳芬又童言童語地說,「怡婷進教室的時候被智遠撞到,錢包就掉進草裡面了。」


邱愛萍半信半疑地走出教室,果然在佳芬指的方向的灌木叢底下找到了一個粉紅色的錢包,怡婷才終於止住了哭泣。


佳芬開心地道,「老師,這樣子怡婷回去就不會被她馬麻打了吧?」


但這又引起了另一個疑問:為甚麼佳芬知道怡婷的錢包在那邊?一般而言,看到同學的錢包掉了不是會馬上幫同學,或者提醒同學撿起來嗎?


「佳芬,」邱愛萍故意把聲音壓低,「你是不是偷了怡婷的錢包?」


「我沒有!」


邱愛萍看著佳芬,她的一舉一動盡在她的掌握之中,「那為甚麼你知道怡婷的錢包在那邊?」


「我──」佳芬遲疑了,眼神也飄移了不敢面對老師的視線,這完全是小孩子說謊的肢體語言。


「我看見的!」


「佳芬,好孩子不可以說謊。」教育要從小開始,這麼小就學會說謊以後還得了嗎!


「我──可是我不能說謊!」後面那句佳芬是對著邱愛萍的身後說,邱愛萍一度以為佳芬在跟她身後的同學說話。佳芬這次是看著她的眼睛說話,「是我的朋友告訴我的!」


「哪個朋友?」邱愛萍反射性問道。


頭頂的日光燈閃了一下。


忽然,教室裡的小學生集體發出尖叫聲與哭聲,好幾個小孩抱在一起大哭,哭得滿臉通紅。


「怎麼了──」


她回頭查看,卻先看到一張嘴角裂開到耳朵的臉,裂開處還留著鮮血。


在一室小孩子哭聲當中,佳芬的童言童語更加毛骨悚然。


「他就是我的朋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是第二部的楔子,
但後續章節號碼應該會延續之前的
這章講述的是佳芬小時候嚇到老師的故事XD
如果小雙是佳芬的老師大概會被嚇死...
以後冥府就是星期天更新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3 18:32:42 | 顯示全部樓層
全班一起手牽手,去收驚
結果看到佳芬在和神明聊天...
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點評

繼續被嚇死吧XD 然後就會傳出不好的謠言, 然後佳芬就會被排擠了QAQ  發表於 6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七章 回應我的呼喚,好嗎?】


聽說死前會經歷人生跑馬燈,這回我總算親身體會到了。


縛靈繩斷掉後,靈魂大概是被冥府這個環境當成一般的魂魄處理,被一陣亂流帶走。自己就像置身在高速旋轉的咖啡杯,看著自己的人生在前面不斷閃過,畫面一個接著一個──


「你現出原形幹嘛?」


「冥官嚇人總無罪吧?」


「那麼善後你自己處理──」


等等,我不記得有這麼一段記憶啊!在我眼前站著的那兩個人究竟是誰?邱老師尖叫過後……不是,邱老師尖叫過後還有發生甚麼事情嗎?但是不等我多想,我就發現自己越來越難思考,意識越發渙散……


振作一點!真的失去意識就完了!我試著揮舞手臂,抓住點東西都好!但是靈魂的手一點都不聽使喚,我只能被逼看著自己完全不想憶起的高中小團體,還有那張令人作嘔的臉龐。


「佳芬你對我最好了!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夠了,不要再演下去了!我很清楚接下來發生甚麼事,不要再讓我經歷一次……


眼前的畫面再度變化,好幾團紅光站在我面前……其中一團紅光當中伸出了嶙峋的五指,牢牢地抓住我的喉頭。


宋昱軒……蒼藍……救我……


雅棠……


明廷──真名,要喚真名才有用……洪深仁……


誰都好,快制止接下來的畫面……


我好害怕。


當時的我甚至沒有任何冥官可以求救,只能心中不斷念著無救哥哥和必安哥哥的名字,希望他們能夠聽見……


「我、我還想活下去──」


那個時候我活下來了。


受到冥府的規則影響,我來到了奈何橋的這一端,我甚至認得走過來遞湯碗的孟婆是我的諮商個案之一,靈魂也因為冥府的規則不由自主伸出半透明的手,接過湯碗……


就算是現在,我也還想活下去。


但是我發不出聲音,連喚名求助都無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碗的邊緣越來越接近自己的嘴角。


拜託了,誰來救救我!


彷彿是回應我的求救,我手裡的湯碗忽地被人打翻……


「她是佳芬姐!」那隻手的主人對著孟婆怒吼,另一隻手緊緊抓著我的手腕,怕我再次被冥府的亂流捲走。


可是……同學你哪位啊?我很確定我認識的人和鬼當中,沒有一個像你一樣是刺眼的白色。白無常的白比較像是靜謐的雪,這位白色同學更像拍照時的閃光燈那般無法直視。


說到白色,我想到的也只有蒼藍……可是這位同學的腰圍大概只有蒼藍的一半──


「大人,雖然簡小姐死了我們很遺憾,但根據「規則」,簡小姐一樣得經過殿主的審訊,審訊之後來到奈何橋我們還是得遞上孟婆湯。」


「佳芬姊沒有死,也沒有經過殿主的審訊。」就連稱呼也很像……全世界也就只有蒼藍那傢伙會喊我「佳芬姊」。白色同學──先稱呼他閃光燈同學好了,比較有辨識度──帶著我遠離最一開始的孟婆,可是周圍不只有孟婆,一些奈何橋的守衛也開始聚集起來,大有動武的打算。


「大人,再妨礙我們的工作,我就要通報殿主了。」孟婆很好心地發出警告,閃光燈同學完全沒有把警告放在眼裡,挑釁道,「快通報,趕快叫他們來接人──啊!宋昱軒!這邊這邊!」


遠處四處張望像在尋找什麼的宋昱軒聽到閃光燈先生的叫喚聲,先是疑惑了一下,很快就丟下一句「我沒空。」然後轉身走人。


喂!我在這邊啊!你會沒空不正是因為正忙著找我嗎!


「靠,我今天不是來鬧場的啦!佳芬姐在我手上啊!」


宋昱軒聽到關鍵字後愣在了原地,連忙偏離原本的跑道來到我們兩個之前,對我端詳了一番,不相信地問,「真的是佳芬嗎?」


「真的是她啦!」閃光燈先生委屈道,「你不相信我嗎?」


「你也不是第一次偷渡受刑魂,放他們還陽了不是嗎?」宋昱軒右手按在劍柄上,長劍隨時出鞘。


「就只有那麼一次!」他拖著我,幾乎是像拎小貓般把我塞到宋昱軒面前讓他能夠「仔細」地看著我。兩人距離近到我幾乎只看得到他的眼睛。


事後回想,我真慶幸那時是靈魂狀態不會臉紅。


或許昱軒真的需要如此近距離才認得出我。他冷漠的雙眼中閃過狂喜,連忙掏出縛靈繩繫在我的身上,原本有點陌生的肅殺氣場馬上散去。他嘴裡喃喃著,「太好了……有找到你真的太好了……」


「還敢說!」我罵出來才發現自己總算能說話了,「你剛剛竟然認不出我!」


「轟隆隆……」


「什麼──」聲音?還沒等我發問,宋昱軒危險地瞇起眼睛盯著雷聲的源頭,黑色的霧氣開始在我身邊環繞。


「佳芬,冥府太危險了,我先帶你回去。」昱軒看起來很著急。平時讓我的靈魂自己躺回身體裡再解開縛靈繩,確認我甦醒後還會多關心幾句身體的狀況──這次一點也不溫柔,根本就是到了我家就把我塞進身體裡面!


「咳咳、昱軒你──咳!」你也太粗魯了!我蜷縮在床邊讓強烈的不適感消退,等到噁心頭暈的症狀改善到足以撐起身子的時候,整間屋子已然不見冥官的身影,倒是有人瘋狂地按我家門鈴。


「佳芬姐,快點開門!」


「吵死了!我有聽到啦!」我打開門就先被浮在空中的小篆嚇了一跳,肥宅併攏的雙指還燃著白色火光,眼看就要畫上最後一筆。


「你想對我的門做什麼?」


蒼藍把小篆消去,假裝甚麼事也沒有,「沒做什麼。趕快讓我進去。」


睜眼說瞎話也要有個限度!那明明是個「炸」字,你分明就是要炸我的家門吧!要算帳也得把人帶進家門再算,我制式化地說,「魏蒼藍,請進。」


得到進門許可的蒼藍踏進玄關,二話不說就用法術層層把我套住,我還沒理解他想要幹什麼的時候,人已經被白色的繩子約束在床上──


「喂!你想要對我做什麼!我才剛復活你就要對我捆綁play嗎!」


「我在搶時間,現在別說話!」


蒼藍可能為了避免我再喊話干擾,直接下了一個噤聲咒,害我只能像金魚一樣張嘴閉嘴。


為什麼我身邊的男生不管活人還是死人都有點霸道?


既然不能講話,身體也不能動,我也只能放棄掙扎看著五根和印章差不多形狀的黑色東西從他的口袋裡飛出,分別漂浮在我的眉心和四肢上頭。那東西有稜有角的,看起來像黑色的水晶。黑水晶伴隨著蒼藍清冽的念咒聲緩慢旋轉,並以其為中心發出白色的線條,線條與線條相連串成一個圓,看不懂的毛毛蟲文字再逐一填滿外層的圈。當扭曲的文字頭尾相連時蒼藍一個擊掌,白色的線條發出刺眼的光芒,就連黑色的水晶都爆出著與其相反的白色火光,然後迸裂成粉末落在法陣的線條中。


法陣開始旋轉著。其實整個過程挺唯美的,當然,蒼藍龐大的身軀從這個角度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蒼藍滿二十的時候記得叫他去看個減重門診評估一下好了。


「好了……你可以……說話了。」蒼藍說話的時候有點喘也有點虛,但是在他深呼吸幾口之後呼吸就平順了許多,「這個法陣要運轉一個小時,佳芬姐可以趁這個時候好好休息。」


「這是幹嘛用的?」


「重建靈魂跟人界的聯繫。」蒼藍逕自把我的書桌清了一塊出來。我還以為他又要變什麼魔法,誰知他竟然很平凡地從書包裡拿出作業簿開始寫作業。「這個有時間限制,如果晚了法術效果會很差。假如我沒有幫你重建聯繫會很容易靈魂出竅,運氣差一點被風颳就回不到身體裡了。」


「你知道在執行任何醫療行為之前要先告知並徵求病人或家屬的同意嗎?」


「我不是醫療人員,我不玩你們那套。」蒼藍欠打地說,大有「你們又能拿我如何」的意味在。他搖著筆桿,語氣中還略帶自豪, 「你應該慶幸你認識我,一般的內境人士可無法獨立完成這個法術。」


「是、是、蒼藍你最棒了,大家拍拍手──」


「……你可以再沒有誠意一點。」


「──但還是謝謝你。」我說。這次是真的很有誠意了,有誠意到蒼藍都停筆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我,「我的法術沒出差錯吧?你真的是佳芬姐嗎?」


「是啦!趕快寫你的功課啦!」


可能蒼藍的功課真的有點多,他沒多跟我拌嘴,繼續埋頭和他的習題奮鬥。而我這個被五花大綁的人只能盯著天花板……


好無聊。


「蒼藍。」


「幹嘛?」


「我上來之前,冥府被內境攻擊了。」


「不需要擔心他們。如果冥府真的如此脆弱,那他們早就被內境攻下了。」


「是喔……真不知道內境為什麼想要攻擊冥府?」


「你可以自己去問問尹先生,好讓我們也知道內境到底在想什麼。」


聽那個語氣……蒼藍真的對我與尹先生有所接觸感到埋怨。


「你自己不也是內境的人嗎?」


「內境最好──」蒼藍全身一震,凌厲的眼神穿過粗黑框眼鏡掃向我這邊。他冷冷地說,「佳芬姐,你別想套我話。有些事情我不想說就是不會說的。」


嘖,被發現了。蒼藍的口風果然很緊,認識他這幾年他還真的沒透露太多自己的東西,倒是常常跟我推薦星之海音樂少女和動漫,主要還是前者。


「好吧……我原本還想問你剛剛救了我的先生是誰,想說他的火焰跟你的很像──」


「火焰?」蒼藍停下了筆,「你記得縛靈繩斷掉之後的事情嗎?」


「記得啊!大概就是一些人生走馬燈,還有遞給我孟婆湯的孟婆……差點就要喝下去了呢!幸好有一個渾身是白色火焰的人擋了下來──應該是人吧?冥官應該不會是白色的……」


蒼藍對這個話題頗感興趣,拉了椅子到我的床邊,「你還記得那白色火焰的人長什麼樣子嗎?」


「嗯……他全身都是白色的火,看不清楚長相。他一開口就稱呼我為『佳芬姐』,害我都以為是你了。」


「結果呢?是什麼讓你認為他不是我?」他挑起半邊眉毛追問下去。


「你的腰圍是他的一點五倍。先減個三十公斤再跟我說!」閃光燈同學的身形跟蒼藍差這麼多,最好會認錯啦!如果不是那傢伙口口聲聲喊『佳芬姐』,我絕對不會有一絲絲懷疑的可能。


「好像也是。」肥宅的心情忽然變得很好,還能哼起歌來.歌意外的不是星之海音樂少女的歌.而是沒聽過的曲調。


「這首是……?」這跟以往星之海音樂少女活潑輕快的曲風完全不一樣,莫非……


蒼藍總算聽別種音樂了?


「星之海音樂少女的最新單曲,昨天剛出的喔!」


我果然不應該對這個肥宅抱有任何期待。





佳芬姊逃過死劫啦~可喜可賀~~
套一句之前某個看官曾經說的:可惜蒼藍是肥宅,好好的畫面都崩壞了XD
沒辦法,小雙喜歡反差萌(這樣也叫反差萌???
個人覺得,這一章訊息量滿多的啦,就看看官們抓到多少了~~
說到反差萌,小雙這裡大推一部韓國電影《大畫特務》
故事超可愛的啦!動作戲帥,笑點也很棒XD
故事大概就像隱姓埋名的死侍娶了個老婆,最後被迫重出江湖
但是進電影院記得要戴口罩喔~
我們下禮拜見!(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把蒼藍設定成肥宅真的有反差XDDDD
尤其是佳芬最後一句吐槽,差點笑死我

點評

不行把厲害的角色都設定成美男子或美女啊,審美觀會疲勞的!要給外表普通的人機會啊!  發表於 前天 20: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前天 20: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4-2 21:14 編輯

【第二十八章 懷念的味道】


結果那一天之後的一個禮拜,宋昱軒沒有帶我下去冥府的諮商小屋,就連已經約好要來人界找我的個案也全爽約了。雖然偷得一個禮拜的清閒,但我完全沒有開心的感覺。


「蒼藍,冥府那邊……」


「他們沒事,只是最近比較忙……總得收拾個殘局吧?」問了蒼藍好幾次,得到的都是類似的回答。


不只是冥府,就連常駐人界的雅棠和她底下的領路人都不見蹤影,遊魂服務中心更是掛著「休息中」的牌子,好幾間都是如此。拜訪過城隍廟,裡面除了守廟的廟祝一隻冥官也沒看見,就算我扛了一大箱的養樂多過去也沒有見到城隍從神像後方跑出來跟我要。


這樣的話,就只剩下「那裡」了。不過「那裡」可不是說想下去就可以下去的……


又等了幾天,班內有個心跳停止送來急診室的,急救三十分鐘後宣告急救無效。我趁著往生室的人和家屬處理後續時開溜,搭了最左邊的醫療電梯。那台電梯是雙向的,兩面都有門,其中一邊的門邊有紅底黃字的牌子寫著:本電梯通往地下一樓往生室。


往生室就是俗稱的「太平間」,我們醫院喊「往生室」就是了。之前就曾經聽說有同仁不小心搭上了這台電梯,結果好死不死地,電梯直接越過了同仁要去的一樓直達往生室。這種可憐的同仁大概一年會出現一、兩個。這也是我們醫院廣為流傳的「傳說」之一。


身為「看得見」且冥官朋友說不定比人類朋友還要多的我來說,當然知道電梯為甚麼會不受控制到地下一樓的原因。


「祐青、祐寧。」我輕聲呼喚,還特地躲在往生室的監視器拍不到的地方。我很少下來──


一個身影從燈光沒照到的角落竄出,往監視器貼了一張無人的往生室的照片,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身影則對著我招手。


「簡小姐,已經安全了。」對我招手的女子身穿藏青色的制服,外表年齡與我相近,可能還比我小一些。


「簡小姐為甚麼會過來這裏呢?」


「我到處都找不到冥官,就過來找你們了。」我很老實地說,不然沒事我真的不會跑來往生室,「冥府還好嗎?」


祐青和祐寧屬於武官當中比較低階的「守衛」,武力和陰氣的修為不如行刑人那般強大。正因為她們陰氣較低弱,才能待在滿是電子儀器的醫院做我的保鏢。只要有新產生的遊魂或怨魂第一時間就會被她們兩人帶走。


冰箱被宋昱軒碰一個就爆掉了,能夠想像宋昱軒長期待在醫院會造成多少損失嗎!哪像這兩個守衛,還能按電梯按鈕搭電梯──


對,那個「傳說」就是因為祐青和祐寧要搭電梯。


你問鬼搭什麼電梯?


還不是因為她們倆怕直接穿過天花板會造成天花板內的線路短路,所以需要去地面的時候不是走樓梯就是搭電梯。但是冥官毀壞電器的能力還是稍微作用在電梯的電板上,所以電梯會面板短路直達地下一樓。這就是「傳說」的由來。


你看,這兩姊妹多貼心啊!


「經歷了一場突襲,但是大家都沒事。沒有任何犧牲,簡小姐可以放心。」這句話依然是祐青回答。此時另一個守衛──也就是名為祐寧的女子已經站到我面,只是她保持一貫的緘默沒有回話也沒有問候。


祐青和祐寧是雙胞胎,兩人長得一模一樣,衣服也穿同樣的藏青色俠客裝,如果只看臉的話還真分不清誰是誰。差別只在於她們的佩劍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很微妙的形成一個鏡像的倒影。冥官之中雙胞胎很罕見,找遍整個冥府也只有四對,這四對當中也只有祐青和祐寧的長相極為相似。


「真的都沒事嗎?那為什麼昱軒和雅棠他們都不見了呢?」


「只是去支援別的部分吧?內境這般大動作,總不能讓他們毫髮無傷回去,當然是要──」


「青青。」祐寧難得開金口打斷,她的嗓音也幾乎和祐青一模一樣,聽不出什麼差別。只是祐寧的聲音感覺像冰,每次說話都感到一陣寒冷。


「你們不需要瞞著我啊,我能明白你們想報復回去的心理。」拜託,鄰居垃圾亂丟丟到你家門口你都有想把垃圾堆到他家門口的心理了,更何況是這樣子大規模的入侵行動。冥府又不是塑膠做的,也不像人界國家之間有很多利益糾葛只能隔著電視嗆聲,會報復回去很理所當然不是嗎?


祐寧接著說,「簡小姐只需要好好待在人界即可,冥府不需要您操心。」


嘖,說得還真絕情。擺明就是有事情不讓我知道就是了。都說到這個地步,我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乖乖回去上班。離開崗位太久不大好,等等被往生室的人撞見就更糟糕了。


「那個……簡小姐,」等電梯的時候,祐青拉住了我,小聲地問,「請問簡小姐最近方便嗎?我想要跟簡小姐約個諮商……」


「喔?最近都可以啊!」我就不相信最近有哪個冥官會上來找我,他們聽起來就很忙。「我下班之後你就可以過來了。知道我家在哪邊吧?」


「知道……」


忽然,我聽到了輪子的聲音從電梯井傳來……


靠,往生室的人帶著「過期」(Expired,醫院真的會這樣稱呼過世的病人,沒人在說中文就是了)的病人回來了啊!我不能被看到在這邊,解釋起來很困難的啊!不是,那電梯正在往下了我連換個離開方式都已經來不及了,正常人根本不會下來往生室我到底要怎麼找藉口──


等等……正常人?


電梯門打開了。往生室的人見到我皆是一愣,「學姊,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我不知道……」我哽咽地說,一邊希望自己剛用手指戳過的眼睛夠紅、眼淚夠多,「我只是要去地下街……結果我發現自己在這裡了。」我閃身進電梯裡面,像個瘋子一樣猛地按著電梯面板。往生室的人見我可憐也不多問,把屍袋移出電梯後就放我離開。


這下可好了,我自己也成為「鬼故事」的受害者之一了。但被當成撞鬼的衰人總好過被同事發現我是去往生室找鬼聊天好吧?就不知道往生室的人會不會跟急診室的同仁爆料這件事。


……用膝蓋想都知道一定會。


###


「民祐青,對吧?」


祐青祐寧是很近代的「民國」,年齡接近到可以當我的曾祖母了。可惜我家阿祖很早就過世了,不然阿祖說不定認識祐青和祐寧。聽活人講述冥官的生前一定是很有趣的體驗。


「對。」祐青緊抓著衣擺,有些不自在。部分個案在第一次諮商會比較緊張,畢竟要把自己內心的苦惱是需要一點勇氣。這個時候,我的解決方法很簡單,簡單到跟白癡沒兩樣。


我從櫃子裡拿出一壇冥酒和兩杯酒杯,開始幫祐青倒酒。


「喝吧!」我自己的酒杯當然是裝茶而已。現在不是靈魂狀態,我還真不敢嘗試冥酒。喝醉發酒瘋事小,等等產生甚麼副作用就好笑了。


「我不喝酒。」祐青擺了擺手,我又把杯子往前塞,「鬼又不擔心健康問題,酒後亂性也生不出小孩,你放心啦!」


「我怕……醉了會傷害簡小姐。」


「我自然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現在快喝!」


祐青嘗了一點,砸砸嘴說,「還蠻好喝的,有股淡淡的花香。」


「你們的酒真的好喝,而且每個人嚐到的味道好像都不大一樣。」例如我自己喝到淡淡的草莓的味道,宋昱軒喝到的則是櫻桃和奶酪的味道。貌似冥酒會依照靈魂最懷念的味道改變,原理不明。反正冥府應該不會有假酒,喝下去就對了。


灌了一杯,好像沒什麼效果。我又重新倒滿酒杯放到她面前。


「如何?」


「真的好喝……為甚麼我以前都不會去嘗試呢?」祐青望著酒杯咕噥道,「我家禁酒,所以之前喝酒的場合都被我婉拒了……」


「那是你太拘束了。」冥酒很烈,但是因為味道喝不出來所以常不知不覺就醉成爛泥。我看著有點茫的祐青,開始問道,「這次為甚麼想來找我呢?」


「我……」祐青失焦的眼神讓我不住擔心她會不會這樣就倒了,剩下的諮商也不用問了。但是祐青看來還有點意識,她甩了甩頭打起精神,「我……有點煩惱……」


……兩杯好像真的太多了。祐青輕輕晃著酒杯,「我……在煩惱工作。」


工作?


「我早就跟殿主們說過不需要安排守衛在醫院了。遇到事情我自然會找宋昱軒過來。」


「不是的。我做簡小姐的守衛很開心,也很慶幸我只是簡小姐的守衛。」她有些不安地抓著杯子,「我……阿寧她……」


「你再喝一點吧。」我又倒了半杯。雖然會有諮商停擺的風險,但是風險越大,得到的報酬也越高不是嗎?


「好。」這半杯祐青一口慢慢地喫,忽然懷念地說,「真的好像喔……我們家住在山裡面,每年春天的時候滿山滿谷都是花,我和阿寧都會去山谷裡面抓蝴蝶……阿寧每次都抓得比我多……」


竟然開始說起生前了!不過祐青的陰氣著實比明廷深低上許多,日光燈雖然閃爍了一下,但還算穩定。


「阿寧……她一直覺得對不起我。因為我是為了救她才死的……阿寧那時候落水了,我跳下去救,結果被阿寧拖進水裡,醒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在殿主跟前了……可是簡小姐都知道,對吧?」


我的心頭一緊,假裝自己甚麼也不知道。


「……阿寧之前有來找過你,對吧?」


嗅到一絲危機,我在燒茶的爐子裡又添了一點木炭讓火更旺,等等丟召喚符的時候才燒得比較快。茶爐就是用在這種時候,不然我沒事在家裡用炭火煮茶幹嘛?是要一氧化碳中毒嗎?我又喝不出個所以然。


「不管有還是沒有,我都不能透露任何關於諮商個案的個資和諮商內容,就算你們是姊妹也一樣。」我強硬地表達自己的立場,祐青並無計較,只是繼續低頭凝視著酒杯中的倒影。


「阿寧想當行刑人……但她卻為了陪我沒去資格考,因為我太弱了考不上。她有那個資質,卻因為愧疚於我甘於做一個守衛。」


她抬頭,臉已經不是一開始清秀的臉龐,取而代之的是被水泡漲泡爛的皮膚。


滴答、滴答。


……我的地板應該不會被水浸壞吧?今天結束後叫蒼藍幫我改運加持一下了。怎麼最近的諮商都不大平靜?


她的聲音像隔著水般有點遙遠,「簡小姐,是你鼓勵阿寧留下來陪我的,對吧?」


「祐青,」我嘗試把對方的神智喚回來,祐青心不在焉地我接下來說的話她也聽不進去,「我沒有勸祐寧留在人間陪你當守衛,這個我能告訴你。」我戴起烘焙手套,抓住祐青的手。


「簡小姐?」


「祐青,你要知道,祐寧會留下來陪你完全是她自己的選擇。」我一邊觀察祐青的表情變化,一邊決定自己接下來的說辭,「但你也要清楚一件事,你死了,沒有進入輪迴成了冥官。」


語剛落下,屋子的照明瞬間全滅,連茶爐的炭火都只剩小小的火星。耳朵湧進山谷的蟲鳴鳥叫以及湍急的流水聲,甚至隱約聽見兩個少女輕快的笑聲。


這種情形在以前諮商從來沒經歷過,但是現在應該專注在眼前的諮商。


「我──」


「但就因為成為了冥官,所以你們有漫長的時間。」我脫下烘焙手套,再用一介凡人的手觸摸祐青的手背,毫無懸念地穿了過去,只有冰冷的感覺。


祐青望著被我穿過的手,不語。


「祐寧本來就沉默寡言,不大會表達自己。身為姐姐的你應該很清楚。」


「阿寧從小就這樣……她都靜靜地躲在我後面,可是抓蝴蝶也是她比較厲害、跑步也跑得比我快.被同村的小男生欺負的時候反而是她拉著我逃跑,考試也總是比我高分──」


我連忙打斷,不讓她繼續敘述生前,免得陰氣繼續暴漲引起內境人士的注意,「祐寧在等妳,等妳能夠考過行刑人資格考的那一天。慢慢鍛鍊,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的。」


「可是!」祐青似乎不大接受這個建議,「我跟阿寧差太多了,我根本追不上她──」


「祐青,你這樣子想不對。」我把雙手往外伸展到最大,「就算你跟阿寧的差距有這麼大,」再把手縮到只有十五公分的距離,「你要做的也只是當上行刑人,而不是追上阿寧。這一點點實力差,多幾年一定能彌補的。你只是「民國」啊!你有三五百年,甚至千年可以讓你修練,時間對你們而言不是問題,不是嗎?有心就好了。」


這樣子更改她的思維模式總聽得進去吧?祐青歪著頭思考著,很快地就發現自己沒有維持住偽裝。她用袖子抹了抹臉,浮腫的臉又變回平時清秀的模樣。


「簡小姐真的對很了解我們呢。」她恭敬地道,「明明不是死人,卻比我這個新死百年的小冥官還要更了解冥官。」


「太小看我了吧?」我再為自己酌了一杯茶,茶爐裡的火已經全滅,但看來已經沒有用火的必要了,「我也跟你們混了快二十年啊!真當我冥府心理諮商師叫假的嗎?」


「的確……」祐青說到一半就沒有繼續下去了。她還醒著,只是酒精的作用擾亂著她的意識,連坐都有點坐不穩。


問嗎?趁著她醉的時候問冥府和內境的真實狀況──說戰況應該都不為過──說不定酒醒的時候她一點也不會記得。如果不是所有人都瞞著我我需要出這種爛招嗎!


「祐青──」


「簡小姐果然是我們冥府重要的人呢!我終於明白為甚麼殿主會如此信賴你了。諮商後當真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信賴。


簡單的兩個字如細針戳進心坎裡。我強硬把已經快出口的問題吞回肚子裡。


我到底在想甚麼?違背冥府對我的信賴是有甚麼好處?以前跟殿主們喝得再醉也不會趁機探聽...為甚麼現在會有這個念頭?


我送了祐青離開後,馬上打了電話給肥宅高中生。握著電話的手微微顫抖著。


「蒼藍,你下課後可以過來幫我檢查一下嗎?我覺得自己怪怪的……」





連假快樂~~
因為連假星期天的更新就提早到今天啦~
小雙最近在修冥府這一部...應該會修滿多的
看官們有任何建議/可以改進的地方/看不過癮的地方都可以跟小雙講喔~ 
會害羞的話短消我也沒問題的!
小雙會斟酌修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21:0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沒有看出佳芬哪裡怪怪的耶......因為發現自己即使違背冥府的信賴都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連假真的很方便寫小說,這幾天瘋狂碼文都屯了兩三級的量了XD

點評

稍微修了一下...最後那邊如果這樣加的話會比較清楚嗎? 而且現在都不能趴趴走, 對寫手而言有更好的理由窩在電腦前面碼文啦~~  發表於 前天 21: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22:43 | 顯示全部樓層
的確有點怪
但因為事情感覺很嚴重,而且完全聽不到消息
所以還感覺不太出來
但佳芬突然有一種不澤手段的感覺

該不會被內境給催眠了吧?
內境好像有派系爭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22: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會不會其實蒼蘭很瘦!我覺得蒼蘭是不是那個神奇的光影呢?佳芬小心啊!可怕的內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