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當心理諮商師 (第四十七章 12/5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6-16 23:10: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大家都很厭世嗎?
我媽一直問我志願序要填什麼
可是我要讀的科系縣內沒有
雲林國立學校也沒有太多科系(抓頭

有人知道室內設計師除了室內設計科
有哪些科系比較適合讀的嗎?

點評

下次貼文大概會超過填志願序的時間,先來回個…大大這個真的要問別人,我的科系跟設計大概差一個銀河系那麼遠吧XD  發表於 2020-6-17 00:4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 17:23: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7-2 17:26 編輯

【第三十三章】


我正擔心因為白無常的「保護宣言」,我會直接被認定為冥府相關人士帶回去把腦子裡的東西翻過一遍時,我的眼角餘光瞄見現代穿著的宋昱軒和明衡業,上手扶梯的時候看到蒼藍從對面的手扶梯向下,出了捷運站後還在便利商店前面遇到日常穿著的雅棠。


這麼多冥官出動是讓我安心了不少,但這也讓我感到疑惑。


你們也太大陣仗了吧!我認得的冥官三人,道士一人 ……這還不包括我認不出來的冥官。區區一個冥府心理諮商師真的值得這樣的待遇嗎?


這個問題我決定先放在心底,現在我要先掙脫尹先生的掌握。以他的長腿,他跨一步我就要走上兩大步,我幾乎是小跑步才不會被尹先生拖在地上走啊!


「尹先生--尹先生!」我站穩腳步奮力一甩,總算甩開了尹先生的手。


「佳芬小姐,這裡還很危險 ……」


「危險什麼?」我環顧四周,昏暗的巷子、寥無人煙的小路、老舊的住宅區、陌生的男子(尹先生)和毫無反擊之力的柔弱女子(我),這個場景和人物設定把「非禮女生」的要件都集齊了!要不是我知道我身後某處有冥官跟著,我還真不敢就這麼讓自己暴露在高風險環境中。


「黑白無常大人可能會追上來--」


「放心,他們不會追上來的。」因為追上來的是別人 ……我脫口而出,很快就發現自己說錯了話,尹先生看我的眼神也稍稍銳利起來。


「黑白無常那麼忙,他們都是綁了靈魂就走,我偶爾還會看到他們身後拖了五六個靈魂。要也是拜託別的冥官來追。」雖然說的是事實,但是只稍包裝一下用詞和語氣,會達到全然迴異的結果。果不其然,尹先生的眼神變得柔和,但看我的方式還是有點奇怪。


「怎麼了嗎?」


「不,沒事。」


聽起來就像有事!但,「既然你說沒事,那我也該去找晚餐了。」


「等等!」


「尹先生,」我不耐煩地說,「你已經繞圈子夠久了,如果你還對得起大腿中間的『那一根』,那就給我爽快一點!說!你到底想找我做什麼!」


因為這個傢伙,我的晚餐時間已經過很久了!剛剛還做了手部運動(壓胸),現在再不吃晚餐老娘都要餓到胃穿孔了啊!


我身後的紳士遲遲不語。他沒想要直說我也不想在此地久留。今天晚上閻羅可是和我約了諮商,我可不想遲到。我邁開步伐,漸行漸遠。


「佳芬小姐,你應該記得我曾經邀請你加入內境這件事。」


當然記得。雖然是背對著尹先生他看不到我的表情,但我還是毫不客氣翻了一個完美的白眼。


「那你應該也很清楚我曾經調查過你,」尹先生平靜地說,「包括你的住家。」


我停下腳步,腦袋高速運轉該怎麼回復這個對話。我自己心知肚明家門口有多少高強度結界和禁制,家裡雖然看似正常單身女子的住家,但是哪門子的單身女子家裡會有符水和聖水,世界上唯一一根用道術加持過的掃把還擺在我床邊呢!


我還來不及回頭大喊「你這個變態!我要錄音起來把你移送警察局!」之類的話,尹先生已經繼續說下去了,「那還真是讓人嘆為觀止的暗示啊!我去了好幾次,都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回到自己家。就連在你或你鄰居身上埋下監視魔法,至少看上你的房門口,確認法術門派都無法,因為只要一進入你住家的樓層,所有魔法都會被過濾一輪,不符合結界規則的就會被消除。」


我是知道我的租屋處一定有結界 ……原來是這麼高級的結界嗎!大手筆施展這種保護的究竟是冥府,還是蒼藍?不,說不定兩邊都有。


「如果你真如你所說的,‘只是’一個急診護理師,那麼這麼多保護就太奇怪了。」我身後發出皮鞋的腳步聲,一聲一響向我靠近,「我也查過你的過去,除了高中三年級的瀕死經驗之外,好像也沒有甚麼奇怪的地方--」


「要說就給我說重點!不要挖我過去的瘡疤!」我扭頭怒吼。忽然變臉應該是嚇到尹先生了,他面色一怔,有點結巴地說,「那個--我是想拜託你幫我監視和你同樓層的鄰居,我懷--懷疑你同樓層有在逃的魔法師,希望你能--能幫我這個忙。」


啥?


等等,這個思路跳太快了。我們重新梳理一下--


「為甚麼你會覺得我們那樓有內境魔法師?還是在逃的?」


「就是 ……你們那樓的結界太誇張了,如果是一般的魔法師不需要用到這麼強大的結界,我們是有內境的公約保護,不怕有人上門尋仇。所以就只有失去內境公約保護的,在逃的魔法師了。」


「那麼找我幫你這個忙的原因是 ……?」


「咦?」尹先生露出滿臉的疑惑,「因為我徹查過了,你就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有陰陽眼的平民,跟內境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對我來說不是很好嗎?」


媽的天兵。我心裡忍不住咒罵。我到底為了甚麼浪費我美好的晚餐時間跟這個蠢材耗啊!我都能感覺到一直監視著我的宋昱軒和一眾冥官口吐鮮血倒了一片(如果他們還有鮮血可以吐的話)。對不起,我真是太高估內境魔法師的智商了。


「行、行。」我敷衍地說,「有可疑的事情我會打電話給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目的已經達成,尹先生總算沒再跟上來。確認四下無人之後,我輕喚一聲,「昱軒。」


……


不在附近嗎?平常我有危險的時候他都會守在附近,怎麼這回不在呢?


不是,我家裡還有一個閻羅王在等我諮商啊!這下連我的晚餐都泡湯了啊!等等買個珍珠奶茶充飢算了。我一邊哀悼我的晚餐,一邊加快腳步回家。


或許因為太餓了,我沒有注意到暗處有人彎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對今天的觀察十分滿意。






各位看官好!
小雙正式宣告回歸啦!
為甚麼不在史詩那邊發回歸宣告呢。。。主要是因為那邊只是舊文新貼,在那邊發好像沒什麼意義。。。
貼完這一章,小雙就要出門玩半個月了啦!
人生最後一個暑假,被疫情搞得不用說出國了,連家也回不去,只好在台灣玩到天翻地覆。
各位,尤其是台灣的看官一定很難相信台灣怎樣玩半個月,
告訴你,真的可以。
好啦,哀怨完我的回鄉大計,來講講這一章。
這一章是刪了五千字才寫出來的產物。
佳芬和尹先生的對話真的讓我一改再改,才有了最後這個版本
滿不滿意。。。至少比前面兩個版本滿意了。
我真的好想念我的筆電,筆電壞了用平板打字真的好痛苦。。。
下一章就是閻羅王的心理諮商時間啦~希望不要再卡文了!
先這樣,各位看官我們下次見!(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16 00:50:5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在冥府當心理諮商師 第一部 修正版】

各位看官好~這裡是剛玩回來,筆電也重新復活的小雙~
有了筆電,打字變快了好多,寫文體驗瞬間提升不少。
但是這次不是更新,而是把潤飾過的第一版貼上來。
由於有更改章節順序的情況,小雙我就不像史詩那樣一章一章貼了,直接整個google文件連結放在這裡,
連結:新版點我
有興趣地自己點進去看吧XD
因為冒天沒有回覆的問題,所以小雙那邊會重新貼過,比較不喜歡看google文件的可以等那邊~ 但要等我出去玩回來就是了
另外penana也能看見小雙的蹤影喔,只是那邊就不放同人只會放原創洗版了
如果在看文過程中有發現bug或錯字歡迎告訴小雙喔~
新版看完有另外的感想也可以分享讓小雙知道~
那麼各位看官,我們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2 23:39: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十四章 去給我吵贏回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黑面男子在我家餐桌旁久候多時了,我也很快的投入諮商準備中--其實也就是拿把加持過的拖把準備「物理治療」。欠打就是欠打,不會因為你是殿主我打人的力道就會輕一點。


「我已經挑了黑白無常不會在下午過去你們醫院接靈魂的日子,你還是晚下班了嗎?」身為殿主就是有這種特權,還可以預先查看生死簿,好知道他們的心理諮商師會不會晚下班……


晚下班就會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我「物理治療」的力道就比較難控制,然後就會……你知道的。


「又不是有人死或者急救我們才會晚下班。」我沒好氣地說,「今天完全是遇到腦殘——不是病人,是一個纏上我的內境人士。」


「內境人士?」閻羅神色嚴肅了起來,「宋昱軒呢?」


「我也不知道,稍早有看到他,對話結束之後反而不見人影。」我毫不在意的聳肩,昱軒最多也只算我的小助手。技術上而言,護衛並不在他的工作範圍內。說到這個--


「我從以前就覺得不對勁,我只是你們沒牌的心理諮商師吧?你們給我的保護會不會太周全啊?」只是差點被「誤傷」,不僅宋昱軒過來查看,連雅棠也出現了,還有蒼藍……我到現在還是有點搞不清楚,我只是蒼藍的朋友,他好像也很關心我的安全?


「佳芬,你覺得有多少活人能像你這樣自由進出冥府,還掌握了冥官和殿主的情報。內境單要確認殿主的能力,就要花上十幾年的臥底和研究,推敲出來的說不定還跟事實相差甚遠。」


「蒼藍?」


「他是特例。」


「好啦,簡而言之就是我知道太多了,只好多加監視就是了。」大概就是很清楚了解十殿殿主中誰是領頭、誰手握軍權和軍令、平時行政主要哪位在管轄、誰跟他家判官比較不合……


我承認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情報……但你們當初沒想過把這些資訊託付給一介人類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嗎!


「我要先聲明,我們還是有留給你隱私和自由。監視和保護真的是必需的--」


「包括昱軒嗎?」我插嘴道,「當初派他來到底是做我的助手,還是做我的保鏢?」


「怎麼?你不喜歡昱軒做你的保鏢嗎?」閻羅支著下巴饒有興致地望著我,黑眸閃爍著我看不懂的光芒,「宋昱軒一開始向你自我介紹的時候應該有提起他的工作內容吧?」


我哪裡記得,那都幾年前的事情了!我過後把他當助手用就是了,壓根兒沒把他當保鏢啊!


我拿起拖把奮力往地板瓷磚一敲,力道之大到都快敲出裂縫了「別再說我的事情了。你今天想諮商什麼呢?」


「改變話題呢!所以你是喜歡宋昱軒當你的保鏢嗎?」


「如果不想變成我諮商十幾年來第一個連主訴都沒說就被我『物理治療』的個案,就給我回到諮商上!」偷笑個屁!你這個臉黑的閻羅王不要學古代少女用袖擺遮臉偷笑行嗎!


「是、是」閻羅的嘴角仍藏不住笑意,但至少他沒繼續取笑我。


因為殿主的諮商內容較為敏感,所以與殿主諮商時桌面一向是空的,不會留有諮商紀錄。


「我最近跟別人吵架了。」


「吵架?」我皺起眉頭,「你是殿主之一,是能跟誰吵架?其他殿主嗎?」


閻羅雖管第五殿,但他的名聲和威望必定居於十殿殿主之首,人界甚至因此被誤導,把殿主們統稱為「十殿閻羅」的情況。閻羅面露難色,感覺不大想讓我知道有膽跟閻羅吵架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他不想說,我也不會逼他。畢竟對象是誰並不會影響諮商,協助釐清問題並讓個案心理好過一點才是重點。


注意到了嗎?我的吵架相關的諮商是不會要求個案委曲求全的。雖說忍一時風平浪靜,但你忍得了一輩子嗎?尤其冥官們已經脫離生死的侷限,忍耐只會加深自己的怨恨,不是長久之計。


「所以是什麼原因呢?」


「說實在,我也不大清楚--」閻羅王雙手抱胸沉思,「大概就是一直都想找碴,這次剛好被他們抓到把柄了吧?」


「他們」,所以是複數的吵架對象,語氣聽起來應該是一個群體。沒有個案諮商紀錄需要寫,我也更能專心觀察個案的情緒和字句簡透露的關鍵字。只見閻羅開始抱怨,「不就是一場遊戲,他們也把它看得太過認真了吧!佳芬,你能想像你跟別人下棋下到一半,結果被一個外人衝進來翻桌嗎?」


「這是哪裡來的流氓啊!」我忍不住插嘴道,閻羅王立馬點頭附和,「對吧,是流氓吧!完全不講理,好好的興致都被打壞了。他們……姑且把他們當流氓好了。從以前就很愛多管閒事,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好了,還要管到我這邊來。我很善良地順手幫他們處理掉一些問題,他們還會嫌我干涉太多。」


感覺是一個控制狂,喜歡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種人一定很孤僻。可是,「一群控制狂」又有點矛盾……


「他們現在要我與他們達成協議,包括不再干涉他們的事情、不再嬉戲打鬧、不能再出現在他們面前……」


原來如此,我已經明白閻羅的來意了。


「如果不同意的話?」


閻羅王有點喪氣地說,「他們會讓我們付出代價。」


「你應該不想答應吧?」


「怎麼可能同意!我沒什麼也沒做錯,為甚麼要簽下這種箝制自己的協議?我們又不怕他們,只是……」


他長嘆了一聲,嘆息聲裡充滿了幾百年的苦惱和哀愁,這讓我頭皮有點發麻,感覺事情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他站起身,緩步走到我家的陽台。


「佳芬,你應該很清楚,民間只傳我清廉剛正,卻沒有留下我不喜爭執的形象。」閻羅王趴在我的陽台欄杆上,我這個角度不見他被人倒債三百萬還仙人跳的臭臉,只見他惆悵的背影。「我也很清楚來你這裡諮商這種事情,只會得『把那個混帳揍到他媽媽都不認得』的答案。」


……你還真是了解我啊,我剛剛真的打算送你這句話。


「但是……如果那個人揍不得呢?」閻羅說完之後輕輕搖頭,低聲喃喃道,「我怎麼會想跟你討論這種東西呢?你只是凡人啊--」


「你是在小瞧我這個凡人嗎?」我語氣滿滿的不爽。小瞧我?重點是還被我聽到了!


「當然不敢,只是--」


「只是閻羅王大人的煩惱之大,不是我這個小小的人類女子可以分擔的!」我酸溜溜地說,隨即有點惱火地低吼,「不信任我就不要來找我諮商!多年的諮商經驗沒有告訴你些甚麼嗎!」


「佳芬,你誤會了,聽我解釋--」


「不需要解釋,我大人有大量,才不會計較這些。」我冷冷地說,從電視櫃裡拿出一張冥紙和紅色墨水,在冥紙後面鬼畫符般寫了三個大字。我細心地折了一個金元寶,把字藏好。


「你還記得來我這邊的第二條規矩吧?」


「是那條『物品毀損價錢你開,你不想收到冥鈔』?」


「……那是第三條」


「那就是『你無牌無照,瘋了殘了後果自負』了。」閻羅答出正解之後,我都能看見他打了個寒顫,他遲疑地問,「你想對我做什麼?」


「你的煩惱的解決方法。」我把冥紙金元寶在他眼前甩啊甩,「我總結一下你今天的煩惱。你今天來找我是因為遲遲無法下決定而苦惱吧?」


「算是吧……」


冥紙金元寶在空中畫出一個弧度,落在閻羅手中。他不解地看著我,我道,「這個東西能解決你的苦惱,幫助你下決定。你把金元寶送給那個流氓——不准偷看裡面的內容!」


原本想動手拆開的閻羅手指停滯在空中,最後緩緩把冥紙金元寶收進袖子。


「不相信我嗎?」見到閻羅的神色複雜,我問道。


「我們相信你能為我們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十年來始終如一。」日光燈一陣閃爍,黑臉男子自我眼前消失。


雖說是幫助閻羅做決定……但我好像只是幫他下決心。閻羅很明顯不想配合那個鬼協議——


那麼就激化情勢,讓閻羅再也無法回頭。


忽然好想知道拿到金元寶的流氓拆開金元寶,看到裡頭三個大紅字的表情。


那冥紙上面寫著三個大字:


幹恁娘。





各位看官好~
這次是久違的諮商,(好像也只隔兩章?
而且諮商對象還是鼎鼎大名的閻羅王,
閻羅王的煩惱看起來很單純吧XD
佳芬也真是我行我素,沒想要照著一般世道行事就是了……在諮商上。
她在工作上依然是個正常人的~(是在澄清些甚麼
然後我看到殤九歌的出版消息了~小雙我好興奮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3 09:31:52 | 顯示全部樓層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wwwwwww
幹恁娘wwwwwwwwww
淦我差点在上班的时候笑出声wwwwwwwwwww(此人上班偷看
非常欢笑的一章哈哈哈哈哈哈wwwww
阎王被佳芬坑了啦wwwwwww

點評

坑得很徹底啊XD 佳芬真的是亂源耶, 事情化大化小完全看她的心情XD 所以沒事不要惹她生氣喔~ 讓我們一起為閻王默哀三秒鐘~  發表於 2020-10-1 23: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5 14:28:0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好,一次直接看完劇情真的是非常爽XDDD,
尤其最後那個(坑閻王)差點直接大笑,還好沒被同事發現,不然當場被抓XDDD

點評

又是一個上班偷看小說的朋友XD 這部是不是可以改名成「上班不要看」了啊XDDD  發表於 2020-10-1 23:40
是新看官呢~ 歡迎光臨小雙的腦洞樓~ 小雙這部真的算是自己寫自己爽的吧, 雖說有主線, 但我真的跑得很隨興,不想隔壁的幻想真的又在好好安排  發表於 2020-10-1 23: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 23:01: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10-3 19:19 編輯

繼續寫下一章的時候就後悔了,這章劇情根本不應該出現。
趁著沒人回覆趕快把文收回,假裝沒人看到XD
晚上應該就會放另外一個修正版的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0-3 19:40:24 | 顯示全部樓層
咦咦咦咦咦 怎麼可以刪
我應該要慶幸我有看到嗎?
很喜歡那一段的說
新讀者ㄧ枚(?
第一次留言就獻給大大了(因為實在太驚訝了 所以忍不住留言了)

點評

沒錯, 你要慶幸你有看到XD 消失的那章再次出現應該是很久以後了XD 耶~ 成功釣到一個新看官~~ 謝謝妳的留言喔~ 我下次會再寫多一點讓人驚訝的橋段XD  發表於 2020-10-10 00: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0-3 21:30: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時候真的很需要有人幫你做出一個讓你無法回頭的決定呢!
潛水讀者
小雙加油

點評

正在加油中!我很努力的在與現實拔河XD  發表於 2020-10-10 00:52
好久不見~~ 真的...我現在都很期待有人直接丟一隻寵物叫我養, 這樣我就真的無法回頭了~~XD  發表於 2020-10-10 00: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0 00:39:5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12-12 01:17 編輯

【第三十五章 綠色的客人】


「佳芬,你聽說了嗎?我們來了一個新人呢!」一大早才剛踏進醫院,連制服都還沒換上,小魚就興奮得一蹦一跳地來到我身邊,真不知道她每天的活力是打哪來的。


「喔?很正常吧?」護理師的離職率那麼高,不來點新人怎麼補足跑掉的人力呢?


「你就不能興奮一點嗎?」


「學弟還是學妹啊?」我只是隨口多問了一句,小魚卻很興奮地抓了我的手臂,「等一下,你至少讓我存一下護理紀錄──」


小魚領著我到更衣室,神秘兮兮地打開木門,好像門後有什麼寶藏一般。


看到門後的那張和冥官差不多美麗的臉蛋,我馬上明白了。


「佳芬學姊,好久不見。」


新來的學妹是我的大學直屬學妹——劉彥霓。同時也是在學四年,勇奪四年書卷獎,更是我們學校「校花排行榜」的常年榜首。彥霓就是那種你以為只存在於漫畫中、受上天眷顧、全身上下幾乎挑不到缺點的完美女性,但她就是活生生在我眼前晃了兩年。


雖說是我的直屬,但彥霓小了我兩屆,今年才剛畢業,我與她算不上熟稔……應該說這種站在鎂光燈中心的正是我一直想避開的人,躲她都來不及了,還會跟她多多交流嗎?


大學我也沒有什麼特別要好的朋友就是了。每天有冥官陪,哪裡需要朋友。所以分組報告永遠是我最困擾的事情。


「我沒記錯的話,你老家在北部吧?你怎麼會過來這裡?」


「南部也不差啊,而且我看學姊能夠在這裡待兩年還沒換工作,那應該是一間氣氛很好的醫院。」


「你還真說對了!我們醫院就是小而美,別的單位我不敢說,急診的感情絕對好!充足的人力讓你排好的休假也不會被叫回來上班,這種夢幻等級的醫院豈是別的醫院比得上的呢?」


但相對的,這種單位也很難應徵上。其實,我進來這間小醫院之前,它的急診操勞程度還是遠播千里的,但自從我加入之後,不僅換成現在這個天使護理長,就連上頭都不知道吃錯甚麼藥對急診部善待有加……


……應該就是我的「陰德」的部分了。


正當我還在懷疑冥府是否有在其中作祟的時候,小魚忽然丟出一句,「她就交給你了。」


欸?


「不是,等一下,我才進來兩年——」


「你也進來兩年了,還沒帶過學妹,這不是有點過分嗎?」小魚堵了我的話,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就把更衣室留給你們敘舊啦!還有,這次的災難演習別想跟我翹掉,阿長下了通牒令,你再不去我們就會在忘年會上把你灌到醉!這次可不會像上次一樣只有一杯調酒喔!」


「可是──」


門在我面前關上,絲毫不留給我反駁的空間。


「學姊?」


望著那張美得不像人的臉,我也只能投降。


「我先帶你認識一下系統吧……」


「……不是我不想帶她,但是彥霓真的太引人注目了。你想想,我身邊跟著一個名模等級的妹子,這樣子我是要怎樣在工作中偷偷跟你們聊天打招呼啊?」我一邊整理等會兒急診部出遊──更正,是去災難演習的行李,一邊跟宋昱軒聊起自家的直屬學妹。


「你只是嫌麻煩吧?」


「我本來就不喜歡麻煩,低調過一輩子再好不過了──」受不了宋昱軒質疑的眼神,我馬上補充道,「好啦,僅限於人啦!跟你們在一起我還不是攬了一堆你們的煩惱在身上。」


「……你絕對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麻煩。」


「你說甚麼?」


「我是說,你忘了帶手機充電器,手機沒電會很麻煩。」雖然剛剛那一句話聽得不大清楚,但這句話也轉得太硬了吧!


可能又有甚麼事情瞞著我吧?不容我繼續想下去,我聽到外頭「叮」了一聲,那聲音與我的烤吐司機一模一樣。我還沒反應過來,宋昱軒就已經先往廚房走去。


……


你想要對我的烤吐司機做甚麼啊!我立馬衝出房間拯救我的烤吐司機,廚房並沒有傳出爆炸聲或者燒焦味。潛在的電器破壞王則是不解地看著我,手上還拿著吐司和奶油刀。我還注意到餐桌上已經先擺好一份沙拉和冰豆漿,全都是我喜歡的早餐。


看到這跟早午餐差不多的擺盤,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去檢查我的冰箱和烤吐司機。


「靠夭欸,這些東西你是怎麼準備的?我的冰箱還好嗎?」親眼見到正常運作的冰箱後我才放下心來。昱軒則是簡單地說,「戴個蒼藍的特製手套就行了。」


明知道他在示範,但當宋昱軒抓起我的手機的時候我還是飆了一連串的髒話。當手機沒有預期中爆炸冒煙後,我才注意到宋昱軒手上的黑色手套,紅色的符文沿著手套口繪了一圈,乍看之下中二無比,不過和宋昱軒的行刑人制服搭配起來竟無違和感。


「我有特別威脅過蒼藍顏色和樣式我挑。他原本想給我星之海音樂少女的cosplay服手套。」


「哪一種顏色的?」我問。宋昱軒無語撇了我一眼,說,「甚麼顏色很重要嗎?你覺得如果是黑色的我就會接受有蝴蝶結和蕾絲邊嗎?」


不會……連我都不會。哥特蘿莉風絕對不是我的風格。


「你一大早出現在我這邊幹嘛?」我真的差點被這個行刑人嚇死,大拇指正輕輕揉著太陽穴緩解一下頭痛。


「我是來跟你報備的。」宋昱軒朝陽台打了個招呼,另一個行刑人從陽台踏進我的小公寓。那行刑人也不陌生,他一進來就畢恭畢敬地鞠躬敬禮。


「昱軒前輩、簡小姐。」


「這個月我會去『盯著』黑白無常大人,有甚麼事情就找廷深。」


「是能有甚麼事情?」我幾乎咬牙切齒地說出下一句,「有事就是你們不願意告訴我的事情,不是嗎?」確定了昱軒的職務內容包含保護我的人身安全之後,我更確信有甚麼事情在我看不見的地方醞釀。因為宋昱軒這幾個月出現在我身邊的頻繁程度,跟去年相比翻上了好幾倍,最近更是隨叫隨到。


能夠隨叫隨到就代表他一直在不遠的地方保護著我。


宋昱軒把臉部表情藏得很好,「我們──」


「你可以不用接話。」我完全不想聽他找的藉口。不得不說,我已經開始習慣冥府這個行事作風了,雖然我還是有點不爽!可是……我好像也不能去逼供,強求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再說了,經過閻羅的提醒,我再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就是白癡了!不需要冥府心理諮商師的身分曝光,只要讓內境知道我與冥官交好,內境人士大概會搶著把我抓回去嚴刑拷問。


「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我還不想那麼早死。」


###


「佳芬還沒到嗎?誰聯絡她一下,她再翹掉災難演習我們就要在忘年會灌醉她了喔!」


「我到了、我到了!」我氣喘吁吁地拖著行李箱飛奔到阿長面前,確保她真的有看見我。嚇死了,我連一杯調酒都不行,更何況是他們有意地灌醉。


「我都快以為你真的這麼討厭鄉下了。不就是一天的災難演習嗎?我們還提早出去半天,讓你們可以去逛個老街。」


順帶說明,這次因為長年配合的小學被(可能是蒼藍造成的)地震影響了,換了一個場地後災難演習只能從下午三點開始。


一旁的小魚附和道,「你看,找遍全台灣還找得到這般天使的護理長嗎?演習與出遊兼具耶!虧我們家阿長神通廣大,這樣的提案竟然沒被上頭擋下來。」


「也只有我們這種小醫院可以這樣玩……我自己也很意外這種玩樂性質的提案上頭能夠通過。」最後一句阿長說得很小聲,但還是被我聽到了。這八成又跟我積陰德的部分有關了。


張昀禎走到我身旁,彎下腰關心地問,「佳芬你還好嗎?要不要先上車休息一下?」


「沒關係,我沒事。」說這話的同時我還不忘狠狠瞪了躲在屋簷下的明廷深一眼。我才要出門,明廷深就在那邊嚷嚷「這樣子太危險了,我先幫你開路。」、「昱軒前輩交代我要保護好你。」、「轉角可能有埋伏,我檢查一下。」,都已經快遲到了還跟我說前面太危險要我繞路!我當機立斷燒了冥紙紙鶴叫宋昱軒來管教管教他學弟才趕上遊覽車的。


唉,宋昱軒才離開不到一個小時,我就開始想念他了。


「你在看甚麼嗎?」


「沒什麼,我只是在思考我的充電器有沒有帶。」我隨口敷衍道.氣息比較順了之後就投入搬器材的行列中。


我一向很好睡,不挑床也不挑姿勢,有個地方靠著就行。在遊覽車行駛的規則的晃動中,我很快就被周公召喚走了,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看到東部蔚藍的大海。


這次不只是阿長,就連老闆也神通廣大啊!上個月才說東部去不了,災難演習的地方也不是我們小小的地區醫院可以決定的,怎料換地點這個提案不僅通過表決,還全數醫學中心的大佬都同意去東部看海。


好像……真的很久沒有好好出遊放鬆一下了。日夜顛倒的工作再加上冥府的諮商,我真的很少有自己私人的時間。


唉,還不都是我自願的。


「佳芬,你總算睡醒了?」正在用手機追劇的昀禎抬起頭輕聲地說,車上畢竟還有其他人在補眠,總得放低一點音量。


「嗯。」我簡短的回覆,確認過同梯戰友的眼神,我直截了當地問,「上次跟蹤狂的事情如何了?」


昀禎的眼底閃過一絲驚訝,「你怎麼知道我想要和你說這件事?」


怎麼知道?工作期間不怎麼有交際的夥伴,今天對我又是關心又是問候的,上了車甚至挑了我旁邊的位子,再加上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完全就是「有事相求」的標準模式。


「被放出來了。」


「甚麼?!」意識到自己的音量有些失控後,我馬上壓低聲音,「跟蹤加傷人未遂,這還不夠關他個一兩年嗎?」


「顯然不夠。錢付一付就了事了。」昀禎低下頭,開始對我傾訴,「怎麼辦?我有點害怕……」


「搬家了沒?」


昀禎忽然消音,心虛地避開我的視線。我忍不住發牢騷道,「叫你搬家你就是不聽!這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現在人都放出來了,你要搬也來不及了!幹,你到底有沒有一點危機意識啊!再叫幫你一次我可不幹!」


尤其現在,我可不想要為了拯救一個不聽話的白癡冒著曝光身分的危險!如果為了幫我結果暴露冥官與我的友好關係,我不僅會被內境抓走,冥官也有可能被消滅掉啊!


「可是佳芬,只有你有辦法了……」


「沒有『可是』。我沒招了,你去找別人。」我毫不留情地拒絕。昀禎還淚眼汪汪像隻乞食的小狗看著我,我則扭頭看海,沒有想買帳的意思。


忽然,我的上方有一道影子籠罩,只見不知道為甚麼到職第二天就能來災難演習的彥霓趴在我的椅背上,「昀禎學姊,你遇上跟蹤狂了嗎?」


「我們剛有提到『跟蹤狂』這三個字嗎?」


「猜的。」彥霓露出苦笑,「有過類似的經驗。我覺得我還滿容易吸引一些奇怪的人。」


言下之意:校花就是不一樣。


「那麼你都是怎麼處理的啊?」昀禎宛若看到暗黑人生的一盞明燈,瞬間充滿希望。正妹親手傳授的防狼絕招,想必驅狼同時又能夠維持優雅的氣質──


「簡單。就剁雞雞啊!」


我聽到好幾個同事嗆到口水的聲音。天使臉孔的正妹用著空靈的聲線說出「剁雞雞」三個字,還說得如此理所當然,這個反差真的有點震撼。


「不然學點防身術起來,遇到困難自己解決也是很好的方法喔!」


我則是幫彥霓補充,「彥霓從小就有學防身術,跆拳道、柔道、合氣道、空手道,這幾種至少都有個黑帶。也曾經當過我們學校的合氣道社的社長。」


坐得有點遠的阿長訕然道,「所以,你履歷上寫的合氣道社社長……是來真的?」


「真的啊!大學期間也有很多人認為我只是合氣道社的花瓶。」生得太漂亮就是會有這個煩惱,就算很努力地做事,旁人也只會碎嘴說你只是長得漂亮才有今天的成就。


「但是我跟佳芬學姊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她直接回了一句:」彥霓還想辦法模仿了我的說話方式,「『你知道自己不是花瓶就好,有人來踢館就把他揍到他媽媽都不認得啦幹!』」


整台遊覽車陷入靜默,我都能聽到烏鴉飛過的聲音了。


「佳芬,原來你也有這一面……」江小魚平板地說,或許還有點無法接受工作時對所有人都客客氣氣的學妹竟然也有粗俗的時候。


我只能苦笑地為自己找台階下,「我以前說話比較衝……」現在其實說話也很嗆,但只有在冥官面前才會顯出本性。


「可是學姊給的建議都很好用呢!學姊雖然口氣不饒人,但其實她提出的都是簡單實在的解決之道。短短幾句話之中替你著想了很多呢!之前選課和職涯規劃也向學姊諮商了許多。」


「感覺得出來彥霓很喜歡佳芬呢!」阿長溫柔地說道。彥霓美麗的臉蛋也揚起一抹純真坦率的笑容公然告白,「我真的很喜歡佳芬學姊。」


這份純真大概收服了全車的人,讓在場不論男女都有種「我戀愛了」的感覺。


難得遇到以前就認識我的人,小魚趁機追問,「佳芬以前是怎樣的人啊?」


「學姊以前都獨來獨往的,原本還擔心學姊會是怪人所以才那麼邊緣,可是過後就會發現學姊是好人中的好人!處事還很沉穩,之前她的腳踏車被惡作劇撒了冥紙也不見她抱怨……」


沒抱怨是因為冥紙是我自己撒的……不是!喜歡我就不要再爆料我的事蹟了!面對把我當偶像崇拜的學妹,我也只能欲哭無淚地繼續聽著她和整車的同事分享我的大學故事。乍聽之下都是很正面的形象,但我真的很不喜歡引起別人的注意。


我大四畢業時底下有兩個學妹一個學弟。不是我在吹噓,但他們真的都很喜歡我,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只是把搜刮來的考古題和自己的筆記傳下去,再提供一些選課方向、實習時的自保手則,偶爾還聽聽學弟妹的煩惱(可能職業病發作有進行諮商),然後學弟妹就很喜歡我了。


我不就把直屬學姊該做的事情做好而已嗎?我的這群直屬到底是在感激些甚麼?


完全無法理解。


###


我們能逛老街的時間並不多。考量到明廷深會被太陽烤焦,我原本想要待在便利商店待到集合時間就算了。


「簡小姐,你真的不用顧慮我。想去逛就去逛吧!」


「不用,我也懶。」我去逛老街的話,明廷深怎麼辦?雖然他的修為足夠在太陽底下不至於被烤焦,但還是會不舒服的吧?叫他待在原地他又會在那邊嚷嚷著。


此時,我的同事從便利商店的大片落地玻璃窗前經過。我還真差點沒認出穿著便裝又放下頭髮的她們。她們有說有笑,沒有注意到在便利商店裡不想出去的我。忽然,一道陰氣化作氣流,隔著落地窗打了出去。


「廷深!」我喝斥道,「你在做甚麼!」


「簡小姐操心我們許久,是該好好放鬆一下了。」


「我都說我沒關係──」


「這是昱軒前輩的指示,我不敢違抗。」


突如其來的大風使得我的同事們四處張望,尋找大風的源頭。很快地,在著小團體裡的育玟學妹見到了我,一蹦一跳地把我拉出便利商店。


便利商店裡頭,明廷深畢恭畢敬地點頭示意,然後跟上我們的腳步。他隱藏得很好,我大多時候都看不見他。


真是一群多事的傢伙。


一行人逛完老街之後,阿長神秘兮兮地把我們整群人趕上了遊覽車,把我們另外載到吃飯的地方。遊覽車切進了一條岔路,偏離主幹道緩緩進入冷清的小鎮。幾個老人與小孩好奇地探頭,彷彿很少在他們鎮上看到遊客。


「各位急診部的同仁請注意,我們要到吃午餐的地方啦!這次午餐還是在地人推薦的隱藏美食,網路上可找不到這一家。而且聽說老闆很帥喔!」這次充當領隊的阿長拿著麥克風歡樂地說。一路上阿長三緘其口,就是不說這次的午餐地點,成功吊起許多同仁的胃口。


遊覽車在一間簡單的鐵皮屋前停了下來,經歷過日曬煺色的招牌寫著「阿秀小館」四個紅字。我下了車,撐起陽傘遮陽,也順便行刑人擋一些陽光。


「狗沒有叫。」明廷深下巴往在門內吹冷氣的拉布拉多輕輕一點。拉布拉多彷彿察覺到了冥官的存在睜開了眼睛,但也就只是睜開,很快就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繼續睡午覺。沒有吠也沒有被嚇跑。


「曬昏了吧?」為了避免看起來像在自言自語,我的聲音盡量壓至最低,還特意以手掩嘴說話。


「爸爸,有客人來了!」趴在餐桌上寫作業的男孩看起來還沒上小學,一看見我們就往廚房跑,口中還開心地嚷嚷著,「這次也有綠色的客人呢!我是不是又有巧克力可以吃了?」


「綠色?」剛好穿著橄欖綠長裙的楊育玟喃喃道,「我沒有帶巧克力啊?」


如果那隻看見冥官不會吠的狗和那個小男孩還無法讓我想起些甚麼,看見從廚房走出來的男子時,我總算想起了不久之前的一個個案。這位個案有名喚名「阿秀」的盲眼妻子。


「今天不會有綠色的客人,辰逸你不要用這招跟我騙巧克力吃──」男子看見我,或者說看見明廷深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用滿臉迎客的笑容掩飾方才的訝異。


「歡迎光臨,我是這裡的老闆元奕容,叫我阿容就可以了。」




五千四百字!好久沒爆字數了!
我先來說說上一章發生了甚麼事情,為甚麼刪文:
簡而言之,忽然塞一個愛情線很奇怪
反正當時沒人回覆……我就當沒人看到拿掉了XDD
愛情線拿掉之後反而是在跑故事主線啦!
這部雖然說是諮商單元劇,但其實更像冥府心理諮商師的故事和經歷。其中包括佳芬如何運用平常心理諮商的技巧在面對人類的難題。
我真的要認真澄清,我每一個諮商(不管是冥官還是人)其實都在盡量串主線喔!天知道我甚麼時候把主線寫完就是了XD
對了,想不起元奕容是誰的話,可以回去看【第十九章 冥官與那座臨海小村】喔!
我們下次見~(明天還要上班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