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焱玥

[同人文] 【因與聿同人長篇】此生(第二十三章)更新:6/21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1-14 00:25:27 | 顯示全部樓層
斜體代表阿飄的對話、加粗體代表手機裡的簡訊或筆記本裡的字



~~~~~~~~~~~~~~~~~~~~~~~~~~~~~

第十六章



昏昏沉沉中,他感覺到有人在他身旁坐下。

那人隱約說了些話,聲音聽起來忽遠忽近。

他豎起耳朵想要聽得仔細一點,但最終還是徒勞無功。

或許那只是嚴司他們在談話而已。

心裡這麼想著的他就在意識逐漸消失的時候突然聽見那道熟悉的聲音。

是他!

猛然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他以為他會看到的是那道聲音的主人,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前方座位的椅背。

虞佟坐直了身體,他急忙地往剛才記憶中傳來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依舊坐在窗邊的小聿微微瞪大了眼看著自己,而前座的嚴司和黎子泓也紛紛投來關心的眼神。

「佟,你還好嗎?」

「我……」虞佟拿下眼鏡抹了把臉,幾秒後才回答,「我沒事。」

等待心跳比較平穩後,他才發現車子目前停靠的位置已經是在警局的停車場。

自己是不小心睡著了嗎?人雲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如果是的話,那剛才只是夢吧?

「我們已經到多久了?」

「剛到而已。」

不知為何自己有點不相信嚴司所說的話,不過虞佟沒打算追問,他下車前說了句謝謝,接著再次交代小聿記得別亂跑要好好待在嚴司身邊之類的囑咐才關上車門。

被留下的三人看著那道背影走進電梯間,其中似乎已經按耐不住的某法醫問,「我應該沒有聽錯,佟剛才的確是叫了『阿因』這兩個字吧?」

同樣有聽見的黎子泓看著目前唯一能與虞因接觸的人,「小聿,阿因有在這裡嗎?」

不料小聿搖頭,他把筆記本翻開新的一頁寫,我不知道

他沒有說謊,自己的確是沒有感受到虞因有出現在這裡。

其實在十分鐘前他們就已經抵達這裡,不過看到虞佟好不容易才睡下的容顏,其餘三人決定暫時不叫醒他,讓他多睡一會兒,怎麼知道他突然喊了聲「阿因」,接著還一臉慌張的模樣掃了車內一眼,猶如在尋找他的孩子一樣。

「那會不會有可能是被圍毆的同學托夢給佟,結果佟以為是現實所以才會驚醒。」

「不知道。」黎子泓淡淡地說道。

雖然嚴司的猜測不無道理,但目前他們也不可能去找當事人求證。

「那只好等被圍毆的同學有托夢給我的時候我再來問他是不是有去騷擾自己的大爸了。」

嚴司做出可惜的表情,他重新啟動汽車引擎,把車窗關上後才打開空調,「親愛的前室友,難得小聿今晚會在我家住,你要不要來湊熱——」

「不要。」

「我話都還沒說完你就拒絕我了,真是傷透了我的鋼鐵之心。」

車子緩慢地駛出了停車場,接著往虞家的方向駛去,嚴司打算先讓小聿回家拿一些換洗衣物後才送友人回家,而就在這時候,那位表明不去他家的友人卻改變了心意說,「我去你家睡。」

聞言,嚴司故作誇張地說,「黎大檢察官竟然答應要來鄙人的寒舍過夜?」

「不行?那好,就當我沒說過。」

「別啊,鄙人知錯了請黎大檢察官見諒。」

聽著那奇怪又裝模作樣的語調,黎子泓忍不住給了個白眼。

要不是因為擔心某法醫會趁機帶小聿做出什麼事,他才不想答應這個邀請。





一路跟來的虞因看著那輛車頂上趴著阿飄的跑車離開後才跟上虞佟的腳步。

他沒想到時間過了那麼久,當初一開始看見的阿飄竟然還留在那裡,害得他剛才很猶豫是否要搭這一趟順風車,但最終他還是選擇跟那隻阿飄大眼瞪小眼地一起過來這裡。

因為自己的決定,他才得知虞佟他們各自接下來的去向,也讓他看見小聿留下的信息。

不過即使小聿沒交代,他也會跟在虞佟身邊,除了把人看好,自己還能順便跟進一下自己的命案。

對了,他也能看看自己的二爸目前的狀態如何。

腦裡思考著一堆事情的虞因在虞佟搭的電梯門關上之前趕緊走進去。

他看著自家大爸按了按太陽穴,似乎是想要舒緩一下疲憊所造成的頭痛。

唉,真希望可以早日破案,這樣的話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了。

他跟隨虞佟的腳步,來到了鑑識組的樓層。

一路上虞佟不在乎同僚們投來的各種眼神,他找到埋首在鑑識儀器前的玖深後立刻走到對方身邊,「玖深。」

一聽見熟悉的聲音,還以為是虞夏的玖深在轉過頭看清楚來人後明顯愣了一下。

「阿因的案子如何了?」

「呃。」玖深遲疑了許久,他有點戰戰兢兢地看著虞佟,「你應該不是老大吧?」

虞佟反問回他,「你覺得呢?」

就是不確定才會問啊!

欲哭無淚的玖深默默地回答,「應該不是。」

「那可以告訴我,你們有查到什麼線索了嗎?」

雖然這句話不是特別大聲,但室內的其餘談話聲就像是被人按了靜音鍵一樣,所有人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虞佟身上。

「這個……」玖深想起剛走不久的邱孜傑有交代大家只能向雙生裡的弟弟透露消息,而現在雙生之中的哥哥很明顯就是要一個答案。

他無助地往周遭的同僚望去,只見一個個與他對上眼神後立刻抬頭低頭,只差沒有把頭藏起來而已。

誰來救救他!

大家很有默契地散發出一種「你保重」的氣場,而且還離玖深離得遠遠的,深怕一不小心會被拖進去這場快來臨的暴風雨。

你們這群沒有義氣的人!

「玖深。」難得會顯得沒什麼耐心的虞佟再次提問,「案子的進度怎樣了?」

身體忍不住抖了一下,玖深在心裡迅速替自己祈禱後才小聲拒絕,「剛才邱組長有交代不能透露……」

「那我換個簡單的問題。」虞佟單手撐在桌面上,他低下身子極為小聲地問,「知道兇手是誰嗎?」

那語氣冰冷得讓玖深不寒而慄,他忍不住抬頭看去,卻只見那張與平時無異的表情,仿佛那句話不是從這人嘴裡說出來的。

就在這時,不知從哪裡趕過來的虞夏適時地插入了這場對話,「佟,你跟我來。」

雖然不明白自家弟弟找自己有何用意,但虞佟還是跟著對方離開。

約莫過了一分鐘,確定雙生沒有再回頭後某鑑識人員才鬆了口氣,他看向剛坐下來的阿柳,「是你找老大過來嗎?」

「是啊。」碰巧看到虞佟走出電梯的阿柳很快就決定去虞夏的辦公室找人,他微微挑起眉頭,「我不錯吧。」

「何止不錯,簡直是做得太好了。」玖深感激得差點沒下跪而已。

「話說佟問了你什麼?感覺他離開前這裡的氣氛有點怪。」

「其實他只是在問案子的進度。」

玖深大略說出剛才情形,還有虞佟最後問他的那一句,阿柳聽了後忍不住鄒起眉頭,「佟不會真的想要私下解決吧?」

「可能,或許吧。」

「你說什麼?」

「沒什麼。」

玖深絕對不會說當下的那一刻,虞佟所給他的感受是如此地震撼。





「小聿呢?」

虞夏關上他的辦公室門,忙到現在的他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機有響過,所以才會問起小孩的行蹤。

「我讓他去阿司的家住一晚。」

雖然不知對方把自己帶來這裡有何用意,但虞佟絲毫不在意,此時的他只想要知道案子的進度,然而在他問出口之前虞夏已經先開口,「小聿待在你身邊會比較好。」

「我只是把小聿留在阿司那裡幾個小時,處理好我想知道的事情後我明早會去接他。」

虞夏感覺自己不把話說得直白一點的話很難讓對方理解自己的想法,他坐在兄長身邊認真地說,「佟,現在的情形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已經被強制休假,他們也被下令不能向你透露任何消息。」

「所以你想說的是我留在這裡也無法做什麼,是嗎?」

「我早上找洪麒唯談過了。」虞夏簡單交代他們的協議和最後洪麒唯提到的行政組主管的決定,「所以讓我去把兇手找出來,小聿由你看顧。」

「不。」

撇開主管的通知不說,剛才玖深的反應也讓虞佟多少猜到這一點,但他無法把自己置身之外,他無法像其他受害者的家屬那樣只能等待,那對他來說太煎熬了,「查案的同時我也能把小聿照顧好。」

雖然早就知道成功勸說的機會不大,但虞夏還是不放棄,「你是要如何同時去處理好這兩件事?」

「阿司說過有需要幫助可以找他,而且以前我們不也是這樣安排嗎?」

「就是因為我們一直以來的處理方式都是如此,所以阿因才會—— 」

情緒來得太快,當虞夏意識到的時候他只能止住他原本想說的話,但從虞佟的表情來看他絕對明白那未說出口的話。

「對不起,我……」

「沒事,不用道歉。」虞佟開口打斷他的話,「這是事實。」

「佟……」

「如果我多給他一些關心,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他總是覺得他的兒子很獨立,在小聿加入這個家庭之前是如此,在那之後更是如此,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會不會只是因為他想替自己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而欺騙自己。

「夏,會不會真的、如果我多關心阿因,把他永遠放在第一位,那今天他依然是我活潑亂跳的孩子?」而他不需要坐在這裡做這些沒用的假設。

警察這個職位,究竟是該以人民為先,還是以家庭為主?

這問題虞夏回答不了,因為他心裡也在追求這道難題的答案。

他知道虞因的死不是他們的責任,他深信虞佟也知道這一點,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毫無說服力。

或許等到哪天他能接受的時候,他才能回答並且說服自己的哥哥。

然而諷刺的是在這種時候他竟然想起以往自己安慰自責的受害者家屬時所說的話,什麼「節哀順變」、「該負責的是兇手」、「錯不在於你們」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對於受害者家屬來說也只是一句毫無意義的話。

就在兩人沉默良久後,虞佟率先開口提起虞因的存在,「夏,阿因回來了。」

雖然心裡早就有個底,但親耳聽到這消息的時候虞夏的心情還是感到複雜,他小聲嘀咕,「他回來幹什麼?」

「不知道,他沒有提到。」虞佟有點在意弟弟的想法,「你不希望他回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虞夏煩躁地嘖了一聲,「他應該去他該去的地方,而不是回來這裡當阿飄。」

看來他們對此的想法相同,「可能他想要知道是誰殺死了他。」

「他沒事學其他的阿飄幹嘛?這種事等我們去到他的墳前說就好了。」

某隻一早就跟進來的阿飄忍不住抖了抖。

果然不管自己是哪種身份,面對煩躁的二爸還是一如往常地沒膽量。

「不論阿因是基於什麼原因才會回來,我一定會把殺害他的人給找出來。」

話題再次繞回原點,虞夏依舊不讚同他的哥哥調查這件案子,「佟,我們現在可能還被兇手跟蹤,我擔心的是如果他知道你和小聿分開的話他會找機會傷害你們其中一人,尤其是小聿。」

「是什麼線索會讓你有這種猜測?」

「工廠那裡的照片。」

「什麼照片?」虞佟一臉疑惑地問道。

原以為虞佟有留意到那兩張兇手留下的照片,但虞夏想起當時他哥哥在現場的狀態,沒留意到也是正常,「兇手留了兩張,一張你的獨照,一張是我的,而我的那一張背景是在一年前你讓我去外縣市拿手工餅乾的那一家手工餅店。」

「你被跟蹤至少一年了?」很明顯現在才知道的虞佟趕緊追問,「那我的呢?」

「我看過了,不確定是什麼時候被拍,我之後再拍給你看,但這不是我要提的重點。」虞夏語重心長地說,「我相信阿司有能力保護小聿,但我不希望因為我們採取跟以往相同的決定而害了小聿。」

他看著沉默的兄長,「遺憾只能有一次。」

一次就夠了,他們無法失而復得,只能盡力留住還在的人。

虞佟閉上雙眼,他仿佛又看見那灘駭人的血液,他深呼吸後放開緊握的拳頭,「那你要我怎麼做?」

「照顧好自己和小聿,兇手我會去查,一有任何線索我會讓你知道。」

「……好。」

如果這是眼前最安全的處理方法,他會妥協。

既然虞佟已經答應了,那虞夏也不好多說什麼,他拿出手機一看才發現好幾通的未接來電以及簡訊,「是小聿打給我嗎?」

「是我,原本打算和你約個時間在這裡碰面。」

說到這個,虞夏才想起小伍有跟他提過他們有回收虞佟的手機,玖深還幫忙清理了上面的血液,「對了,你留在現場的手機已經清理好了,玖深說你隨時可以去向他取回。」

不料虞佟搖頭拒絕,「不了,我明天會去辦個新的手機。」

「不過玖深有測試過你的手機還能正常運作……」

「我說了不需要。」

虞夏錯愕地看著似乎有些激動的兄長,而後者也發現自己的語氣不對,他整個人靠向椅背,瞬間只覺得自己好累,「不好意思,我沒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沒關係,我明白。」虞夏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過度的疲倦和壓力會深深地影響一個人的情緒,而他何嘗不也是如此呢?

兩人就那樣安靜地並肩坐在沙發上。

過了沒多久,率先開口的是虞佟,「你今晚會待在這裡嗎?」

「嗯,現在局裡也只有我待在我的辦公室不會引起注意,不過我有跟邱孜傑說他們查到新的線索後再聯絡我。」雖然有洪麒唯的擔保和邱孜傑的掩護,但難保不會有其他組的人看見自己一直在局裡走進走出,若到時候這消息傳到上級那裡就麻煩了。

「是說從昨晚開始你應該還沒睡過吧?需要我先載你回去嗎?」

「不用麻煩了,我今晚留在這裡,明早再去接小聿。」

「佟,剛才不是說好了案子我來處理嗎?」

正當虞夏心想該不會他哥哥又反悔了的同時虞佟解釋說,「我只是說我要留在這裡,沒說過我會插手。」

聞言,還以為又要一番勸說的虞夏鬆了口氣。

「我想補眠一下,你也睡一會兒吧。」

雖然時間有點早,但對於這兩位幾乎沒闔上過眼的雙生來說一點也不算早。

虞夏看著身邊的兄長把眼鏡放在前面的茶几上,接著往沙發的角落處靠去,似乎打算用這有點不舒服的姿勢補眠,他趕緊站起來把整張沙發讓給對方,「你睡沙發吧。」

原本想要共享這張沙發的虞佟坐直了身體,「那你呢?」

「我睡那裡就好。」虞夏指了指他的辦公椅。

「那裡更不舒服吧。」

在虞佟不讚同的眼神之下虞夏堅持地說,「反正不是沒趴著睡過。」

他就這樣走去坐在他的辦公椅,以行動來表示這件事無需再商量,而虞佟只好接受他弟弟的安排。

「夏,謝謝你。」

「謝什麼。」虞夏把手機放在辦公桌上以確保自己聽得見來電鈴聲,「快睡吧。」

「晚安。」

「嗯,晚安。」

或許是兩人相伴,又或許是真的太累了,即使他們腦裡還在思索著許多事情,但沒多久的時間,這對雙生已經陷入睡眠裡。

至於為何虞因會如此確定這一點,那是因為他把室內的燈光全關上的時候他的爸爸們竟然沒有被驚醒。

大爸二爸,我也只是想要讓你們睡得舒適一點,醒來後千萬別怪我。

他仔細想了想,好吧,會怪他的也只有虞夏。

唉,怎麼變成阿飄後這「害怕二爸」的習慣還在呢?


~~~~~~~~~~~~~~~~~~~~~~~~~~~~~~~~~~~~~~

下一章就會有一些線索了,請大家繼續送動力吧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4 13:07: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flag不是我立的啊!明明是你啊作者!(欸)所以會被阿因追殺的人是你(不                        別人家的阿飄都是爆燈管wwww阿因就你一個還幫人家關燈wwww你要不要再順便蓋被子啊x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5 23:27:23 | 顯示全部樓層
又來留言給作者大大動力了
是新讀者沒錯,不過一開始不知道這是虐文呢QQ
看到阿因用簡訊給小聿他們傳訊息的時候,那個"我不想離開你們"完全戳到我的淚點(雖然我沒哭出來)
真的很難過啊,尤其看到小聿、大爸和二爸他們的表現,我真的很心疼他們
阿因也一定很難過、不捨
期待後續
雖然有刀子,不過我還是會在坑底接著的
更新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9 14:24:42 | 顯示全部樓層
該去的地方......
不知道是哪裡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2 09:56: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下一章~ 第一次點進來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1 18:35:19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20-1-14 13:07
flag不是我立的啊!明明是你啊作者!(欸)所以會被阿因追殺的人是你(不                        別人家的 ...

誒我相信阿因這麼好絕對不會來追殺我~
阿因飄表示現場沒有棉被,不然他絕對會幫忙蓋被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1 18:36:45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20-1-15 23:27
又來留言給作者大大動力了
是新讀者沒錯,不過一開始不知道這是虐文呢QQ
看到阿因用簡訊給小聿他們傳訊息 ...

謝謝來送動力!!!
後面的劇情請繼續等下去,沒意外的話會是把大刀吧啊哈哈哈哈哈(被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1 18:38:40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1-19 14:24
該去的地方......
不知道是哪裡呢......

啊當然是阿飄的地方……順便等投胎~~
不過目前阿因是不可能會去的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1 18:39:30 | 顯示全部樓層
snow32743497 發表於 2020-1-22 09:56
期待下一章~ 第一次點進來看

謝謝賞臉來看我的文~
雖然更新得很慢不過絕對會填完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7 00:05:25 | 顯示全部樓層
久違的更新!!請放心這篇文絕對沒有棄坑~~會拖這麼久絕對是因為新年都在頹廢www如果忘了劇情的話可以再重新看哦(誒w

斜體代表阿飄的對話、加粗體代表手機裡的簡訊或筆記本裡的字


~~~~~~~~~~~~~~~~~~~~~~~~~~~~~~~~~~~~~


第十七章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一陣陣單調的鈴聲,早已睡著的虞夏緩緩坐直身體接聽這通電話。

等對面那人說完掛斷後他才發現室內一片漆黑,只有走廊的燈光透過百葉窗簾和門縫隱隱約約照耀進來。

他記得電燈是亮著的,是誰關了?

意識到會不會是有人偷偷潛進自己的辦公室,他的警惕心立刻提升到最高,接著不動聲色地觀察四周。

不過他仔細想了想,如果有其他人在的話,剛才自己接電話的時候就應該已經出面了,根本無需再等待。

就在這時候,室內的電燈突然亮了起來,一時之間無法適應光線的虞夏反射性地閉上雙眼。

「是誰!」

認出了那是自家兄長的聲音,虞夏看向沙發的方向時只看見已經坐起來的虞佟盯著門口旁的電源開關看。

「有看到其他人嗎?」

虞夏馬上站起來,但他隨即就發現手腳有點麻痺,而這通常都是睡姿錯誤才會造成血液不流通。

「沒有。」

兩人環視了四周一眼,虞夏確定辦公室的物品沒有被人碰過的痕跡後才放下心,「是你關燈嗎?」

「不是,但如果都不是我們的話……」

很確定臨睡前燈還是亮著的虞佟沉思了一會兒,他腦裡突然閃過一種想法。

「夏,會不會是阿因?」

趁虞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虞佟又說了句,但對象是他的兒子,「阿因是你嗎?是的話你可以把燈關上嗎?」

虞佟等了幾秒還是一樣,以為是自己猜測錯誤的時候室內的電燈再次關掉。

這次兩人很確定這個空間裡沒有第三個人類的存在。

「再打開?」

電燈再次亮了。

由此可見,搞得這對雙生緊張的罪魁禍首就是他們的兒子。

「阿因你是皮在癢了嗎?沒事關什麼燈?」

雖然看不見虞因,但是虞夏憑直覺地看向門口,而剛好就站在那裡的虞因乾笑幾聲,我想說讓你們睡得好一點嘛,怎麼知道會讓你們那麼緊張。

「可能他只是要我們多睡一陣子吧,別怪他。」虞佟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嘖,你給我安分點。」

看在他哥哥難得有笑容的份上,本來還想罵小孩的虞夏只好閉上嘴巴,不過既然已經知道是虞因搞的鬼,那他也就放心了。

「剛才是誰打給你?」

幾乎同時間被鈴聲吵醒的虞佟看著虞夏邊看手機邊回答他,「邱孜傑說他們有找到一些線索,讓我過去看看。」

虞夏說完後抬起眼眸,而深知對方要說什麼的虞佟很有自知之明先保證自己會在這裡等。

「那你繼續睡吧,我處理好後再回來找你。」

得到虞佟的回應後虞夏才離開,但沒幾秒的時間他又折返回來。

「還有什麼事嗎?」

「我不是找你。」

無視自家兄長投來好奇的眼神,虞夏隨意對著某個方向烙狠話,「阿因,我回來沒看到你大爸的話就唯你是問。」

什麼?這不公平——

不等虞因無聲的抗議,他多補了一句,「別以為我沒辦法揍你。」

聞言,虞佟無奈地歎了口氣,「夏——」

「我先走了。」

眼看著弟弟不想被念所以落荒而逃,虞佟頓時有種生活又回到從前的錯覺,只是當他回過頭看向空蕩蕩的辦公室時才明白那已經是回不去的時光。

虞佟重新躺回沙發的同時虞因很委屈地抱怨,以前阿飄出來就揍我,小聿不見也是揍我,現在大爸不見也要揍我,二爸怎麼可以這樣啦!

而且他現在可是阿飄一族啊!如果他大爸真的要離開的話他是要如何阻止……

虞因看了眼這裡唯一的門,他默默把它鎖上,然後站崗似地站在一旁,而顯然聽見鎖門聲的虞佟已經很清楚對方這麼做的目的。

「不用擔心,為了不讓你二爸揍你,我已經決定好乖乖待在這裡等他回來。」

大爸還是你對我最好了……等等,所以他的大爸本來是打算偷偷離開去哪裡?

正當虞因發現虞佟原本的目的時,後者適時地打斷他的思緒,「幫我把燈關上好嗎?」

他按下開關鍵,室內又回歸黑暗。

「阿因,謝謝。」

不客氣。

虞因坐在門邊,心裡希望虞夏回來的時候可以帶來好消息。





凌晨三點三十六分,距離虞因死亡的時間已過了一天。

這時間的鑑識組和重案組還在忙得不可開交,下午三點整的時候大家已經集合在一起,隨後邱孜傑針對好幾個需要跑的地點而把他們分成好幾組,主要是詢問兩個現場附近的住戶對於當晚的搶劫案和命案是否有任何消息,然而工廠那一區幾乎沒人居住,所以他們把大部分的人手放在虞因被帶走的現場。

其中他們申請到便利商店和附近一家住戶的監視器畫面,而負責查看畫面的薛程和邱孜傑在連續看了幾個小時後終於發現了某些線索。

等到虞夏過來後,他們重新播放主要的畫面。

由於便利商店的監視器有四台,其中一台剛好是拍著出入口,畫面中顯示出在虞因和李浩偉進去便利商店的半小時前後只有三輛車子經過,其中最可疑的是麵包車,而根據李浩偉提供他和虞因從便利商店出來的時間來看,在大約十五分鐘後同一輛顏色的麵包車出現在一家住戶設的監視器畫面裡面,車子正好往可以抵達工廠的方向開去。

接著薛程把便利商店的所有監視器都調到同一天的晚上八點十七分,從出入口開始看的話可以發現有六位的身著黑衣的男性走進商店,待了大約三分鐘後才出來,然後左轉走出監視器的範圍,但邱孜傑猜測他們絕對是往後巷走去,因為虞因和李浩偉也是走同樣的路線。

「他們有在裡面消費,你有安排人手去問便利商店的負責人這幾個人買了什麼嗎?」

「剛才我讓小伍去拿了他們的購物收據副本,等他去核對我們在荒屋裡面收回來的物品後就能知道那班人是不是有在那裡待過。」

回答虞夏的問題後邱孜傑補充說明,「麵包車的車牌和那班人的五官很模糊,只能看得出車身是白色,那班人的話應該都是年輕人,頭髮還頂著亂七八糟的顏色。」

「肯定是在鬼混的死小孩。」虞夏冷哼了一聲,隨後他聯想到某個關鍵點,「不過這件案子不可能是他們主導。」

雖然他不是沒有經手過主謀是青少年的案子,但以目前的線索來看,他相信這些人只是被請來當打手,反而是那輛麵包車讓他很在意,一般人如果不是生意上有需要的話是不會購買這種車,更不用說是這班年輕人,而且少了車牌號碼的話要找到這輛車的機率幾乎是很小,畢竟全國上下少說也有上萬輛的麵包車。

顯然也有同樣想法的邱孜傑讚同地說,「找到麵包車的持有人就有可能會找到兇手的身份,我會把車子的特征發給交通部,請他們幫忙留意。」

他交代薛程截圖傳送去給交通部和順便影印幾張出來分給組員,「很可惜後巷和停車場沒有安設監視器。」

「至少我們不是毫無線索。」虞夏扭了扭有點酸痛的脖子,「你們負責找麵包車的車主,我負責找那幾個死小孩。」

這是個好主意,但是跟了虞夏多年的薛程還是出於好意地提醒,「老大,你找到他們後千萬別把他們打死了。」

「啰嗦,我還需要你教嗎?」

「相信你家的老大。」邱孜傑說完後看向虞夏,「我安排人手來幫你。」

「不需要……」

「就你了薛程。」

不容得虞夏有任何異議,邱孜傑的話語中帶有暗示地說,「這是洪主管交代我的。」

既然連洪麒唯都被搬出來說了,虞夏只好妥協,最多有必要的時候把薛程支開就好了。

這時候的薛程只敢在心裡默默吐槽他的臨時組長。

說什麼要他相信老大,結果還不是不放心讓老大一個人去調查嘛。

言歸正傳,虞夏接著問,「案發的時候附近的住戶沒有聽到什麼嗎?」

「關於這一點的話我和小伍有去問過了,那裡的住戶包括阿因他們去見的客戶幾乎都是老年人,不過因為從很久以前不時會有一些小混混在鬧事,有人試著要報警卻被警告,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就算有聽到或看到他們也不敢做什麼。」薛程還記得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心驚膽跳的模樣。

「那有人看見這班人的面孔嗎?」

「沒有,當時他們都在自己的家裡。」

虞夏嘖了一聲,「這個社會真是病了。」

他可以理解人們害怕惹禍上身,但永遠無法接受人類漠視其他人的生命。

邱孜傑不予置評,他談起他們意外的收穫,「我們有找到疑似打暈虞因和李浩偉的鐵棒。」

由於一開始在垃圾堆那裡找不到其他有用的線索,邱孜傑把搜索重點放在附近的那幾間荒屋,撇開其中一間呈現出近期有人進出的痕跡不說,他們是在離垃圾堆最遠的荒屋外圍的雜草堆裡找到這根鐵棒。

以肉眼來看的話上面是沾有幾滴偏黑色的不明液體,但以經驗來說的話那很大可能是血液,只不過最終還是要等鑑識組分析出來後才會知道結果。

既然現在已經從監視器畫面裡面找到線索了,邱孜傑讓薛程完成他吩咐的事情後先回家休息,而他和虞夏並肩往重案組走去。

「那你們有找到阿因的手機嗎?」下午只去過工廠的虞夏依然沒有找到虞因的手機,也沒有發現其他有用的線索。

「沒有,估計是兇手帶走了,不過我有調出他的通聯記錄,等下你看看裡面有沒有你覺得可疑的電話號碼。」

他們邊走邊聊,本來話題還圍繞在兩個現場,但邱孜傑突然說起虞佟的事,「我聽說佟有回來,他還在這裡嗎?」

「誰告訴你這件事?」是誰多嘴去通報的?

眼見邱孜傑假裝沒聽見,暗自決定要找出告密者的虞夏嗯了一聲,「他在我的辦公室。」

原以為邱孜傑會繼續追問其他問題,但等了許久對方都沒開口問,而虞夏也不想多談他哥哥的事所以話題就此打住。

就在這時候,他腦裡突然閃現一個人影。

他知道自己該如何找出那班間接害死他侄子的死小孩了。


~~~~~~~~~~~~~~~~~~~~~~~~~~~~

線索會慢慢越來越多,記不住的話沒關係就直接等兇手出現就好了www
隨著劇情的進度有些角色的想法會逐漸不一樣哦,希望大嬸玥的渣渣文筆可以讓大家體會到這點細微的改變(鞠躬
好了最後一樣來討動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