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煌月凌

[同人文] 【吾命同人】-你聽到了嗎?《有點偏向虐風格的雷格了...》〈二十章終於吐出來了)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0-4-6 10:38:36 | 顯示全部樓層
—〈六、烈火,猛烈的火燄。〉—

「阿阿阿,太陽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恢復啊?」在會議室中,傳來了好幾次這樣的吶喊。

自從那次死亡騎士的事件後,審判忙著找出召喚死亡騎士的兇手,可是卻怎麼樣找都找不出來,令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搞的附近的氣氛也異常的重。

現在會議室的氣氛也差不多是這樣,裡頭只有九個騎士,孤月因為失血過多需要休息,而格里西亞得負起責任照顧他。

「這點我們也不知道,你問我們有用啊?」刃金看著桌上一大疊的公文,臉色黑到不能在黑。魔獄已經不在了,審判騎士長附近的氣氛又重到一種很可怕的境界,暴風的桌上則是已經擺滿了比那疊公文還要多上好幾倍的公文了。

它可不會像某人一樣那麼沒有良心,把公文全部丟給他的副隊長和暴風改。

「我又沒有問你!」烈火懶懶的抬頭回應,接著又趴回桌上去喃喃:「太陽怎麼還不快恢復……?」之類的話。

突然『碰!』的一聲,門被用力的撞了開來,各騎士長看向門口,發現不是自己的副隊長後又紛紛轉頭看向雷瑟。

「亞戴爾,什麼事?」雷瑟皺了皺眉頭,該不會格里西亞又出了什麼事了吧?

「審、審判騎士長,隊、隊長他不見了!他不在孤月騎士長的房間內,也不在自己的房間!聖殿內更是沒有隊長的蹤跡!」亞戴爾慌張的說。

「搞不好去了藍莓點心店?」雷瑟試著說出了一個選項,但這個選項立刻被否決了。

「我已經去點心店找過了,但是店員說並沒有看到太陽騎士長的人影!」

不對勁,雷瑟心底暗暗的覺得。

「堅石、刃金,你們去尋葉芽城南方,綠葉跟暴風尋東方跟附近的小徑,大地跟白雲尋葉芽城的南方,烈火則是南方的森林,寒冰跟我去西方。找到了之後立刻回來聖殿,知道了嗎?」

「是!」

**********

「真是的,太陽到底跑那了……?」烈火抓了抓那頭〝奔放〞的頭髮,接著又左右大喊「太陽-快出來啊!!!」等等的話。

真是的,已經越走越深了……太陽你到底在哪裡?

希望這次他不會在扮成上次的刺客……要是再一次傷害到太陽他會、會……會很痛苦的!

恩,沒錯,會很痛苦的!

咦?不對吧?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阿阿阿!!! 烈火狠狠的敲了自己的腦袋一下。

「太陽!你在哪-!快出來阿-!」

「太陽-!」

「太陽阿阿---!!趕快給我出來--!!」

不知道是為什麼,這次的感覺好像沒有上次一樣那麼緊張,上次太陽失蹤的時候他的心情簡直就像是失去了男人的女人一樣忐忑……喂喂!什麼女人!他是坦蕩蕩的男人!

烈火愈走愈深入森林內,一開始的陽光到了這裡幾乎都被葉子擋住,只有稀稀疏疏的陽光灑落下來。

咦?那邊好像有個人影? 烈火疑惑的看著那個人影,金色的長髮、白皙的皮膚、湛藍色的眼睛……那不就是太陽嗎?

唔!太陽轉過來了!快躲起來! 烈火反射性的躲在樹的後面,隨後想想,不對啊?他是太陽欸!幹麻要躲?

烈火想了想,決定還是躲在樹幹的後面,因為他感覺到有幾道〝不軌〞的視線不知道從那來,他就來看看到底是誰。

過沒多久,就在格里西亞決定轉回去繼續欣賞風景(就烈火的觀點而言他是在欣賞風景)的時候,突然有幾個長的比恐龍稍微好一點、渾身肌肉糾結在一起的男子朝格里西亞走了過去,嘴邊還帶著奇怪的笑容。

「喂!大哥!這邊有個不錯的女人啊!」其中一個看起來猥褻的男子叫了那個渾身糾結的男子。

女人?哪裡有女人? 烈火轉頭看了看,哪裡啊?

等等,他說的該不會是太陽吧?阿阿阿!!!一定是太陽啦!不可以不可以! 烈火又敲了自己的腦袋好多下。

「喔?你說那個金髮的?真的很不錯……。」渾身肌肉糾結的男子看了看格里西亞,由於只看到背面,所以只能看到金色的長髮飄逸。

金髮?阿!真的是在講太陽啊!可惡! 烈火拿著自己的烈火神劍,衝了出去,擋在太陽的後面。

「咦?烈火?」太陽轉過頭去,發現烈火擋在自己的身後,為什麼他剛剛都沒有感覺?

但是看著烈火為了他擋住那些渾身肌肉糾結噁心到不行的人,他還是沒什麼感覺。

明明就不該這樣的……烈火可是為了他阿!為什麼沒有一點擔心的感覺!為什麼-! 太陽皺了皺眉頭,頭低下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欸,老大,是烈火騎士長!」

「烈火騎士最好會到這來啦,哈哈……烈火騎士?」老大先是嘲笑了一下自家兄弟的愚蠢,接著轉過頭打算繼續欣賞美人的時候頓時僵掉。

接著那個小弟又看了看他們剛剛看上的金髮人兒,不看還好一看就嚇傻了,那不是太陽騎士嗎!

「老、老大,那個好像是太陽騎士……。」小弟顫顫的伸手指了指格里西亞,而那個老大一看也是臉色發青,立刻跪到地上。

「對不起!小的剛剛竟然想要……不對,小的現在立刻走人!」語畢,那個老大跟那一群一群的小弟立刻消失無蹤,速度都有得跟暴風比快。

烈火搖了搖頭,接著轉過頭。

「太陽!該回去了吧!」

「我再看一下風景……。」

「走啦!」

「再一下就好……。」

「……好吧!」反正有他在旁邊太陽不可能在消失不見吧?

格里西亞瞥了烈火幾眼,接著將視線轉回風景上。

「走吧!」格里西亞起了身,他們剛剛是坐在懸崖邊觀賞風景,所以算是蠻危險的事情。

「喔!」烈火也跟著起了身,但就不知道怎麼的,左腳突然去勾到右腳,接著就朝懸崖邊掉了下去。

「烈火!」格里西亞立刻跑回懸崖邊,但是人跑的速度怎麼可能敵過地心引力的速度,當格里西亞跑到懸崖邊的時候已經見不到烈火的蹤影了。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烈火是為了陪著自己才會留下來的,要是他早一點跟烈火回去……。

『喀!』突然的,格里西亞的頭疼了一下,差點不穩的掉了下去,他立刻聚集風屬性到他的腳底,才免除摔的慘兮兮的下場。


『太陽你以後不要再失憶了!你失憶的時候簡直是個王八蛋!』

『太陽!不好了-!』

『太陽!不管這個了!你的副隊長快斷氣了!』


格里西亞睜大眼,剛剛好像又有一股暖流流進心底……不對!現在先下去看看烈火比較要緊!

但是格里西亞一下去,實在是很想要往烈火頭上巴下去。

明明就是那麼高的懸崖,掉下來不但沒事,還趴在地上狂敲著自己的頭說著好痛等等的話。

十二聖騎士中的烈火騎士什麼時候變成瘋子了……? 格里西亞面無表情的想,接著走到烈火身旁施展了一個初級治癒術--雖然看起來沒傷,但還是用一下比較安全。

「咦?太陽你怎麼下來了?」

「……走吧,回聖殿。」

「喔!」

走在前方的格里西亞嘴角緩緩揚起,烈火本身就是這樣的,不是嗎?

-------------

這篇一反之前的有點沉重風格∼想讓大家好好的輕鬆一下XDD

不過這篇感覺根本就像烈陽了...雷瑟我對不起你阿ˊ口ˋ!! ( 被雷瑟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6 16:57:14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摔下去還扶著頭說好痛...
嚇死我了~我以為真的要受傷才會恢復 ( 心痛啊 ( 巴

小格是總受大家都愛啊 ( 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0-4-6 21:30:33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天補足上星期沒有寫到的份量XDDD ( 因為段考 )

真是 明天就要上課了說XDD

真討厭。

XXXXXXXXXXXX

—〈七、思緒,四處飛揚的思念。〉-

在烈火將太陽領了回去之後,在會議中太陽將他似乎對烈火恢復感情的事情根重十二勝騎士說了一遍,也再度觀賞除了雷瑟之外所有人目瞪口呆、眼睛快掉下來嘴巴大到可以塞進幾顆雞蛋或包子的大小。

尤其是烈火,那雙金色的大眼都快掉出來了。

「靠,早知道也跟烈火一起去……。」某個不知道是誰的喃喃自語,但能知道絕對不是雷瑟,因為雷瑟現在正用一種有點類似哀怨的眼神飄向格里西亞,看的格里西亞怪奇怪的。

「……。」雷瑟繼續盯著格里西亞,隨後嘆了口氣,拉開椅子轉身離去。

「喂!審判。」格里西亞叫了叫雷瑟,但雷瑟彷彿沒聽到似的,自顧自的往前走。

他在幹麻阿……? 格里西亞歪了歪頭,沒想到肩膀卻突然被推了一下,他往後看了看那個推他的人。

「太陽你還不快去!剛剛審判那個怨夫臉(雖然沒表情),可是連我都受不了(受不了那個怨念)!」烈火展開爽朗的笑容,用力的推了格里西亞。

「咦欸?」

「快去吧,公文我來改……。」最後五個字說的有些有氣無力,暴風懶懶的舉手又手揮了揮又趴回桌上去補眠。

可、可是這不是公文的問題……。 格里西亞欲哭無淚。

「快啦快啦,再不去小心以後審判都擺這種臉!」烈火又推了推格里西亞。

「好、好吧,我去了……。」

在格里西亞離開會議室沒多久後,會議室傳來這樣的吼聲:

「烈火!你個渾蛋!你竟然讓太陽先恢復對你的感情!」大地。

「可惡!你這個叛徒∼∼∼!」暴風。

「我、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啊!」烈火。

「……」寒冰用瞪的。

「烈火怎麼可以這樣……。」綠葉。

「阿阿阿!你太過分了!」刃金。

「有同感呢。」堅石。

白雲……白雲不見了。

**********

「雷瑟!雷瑟!」格里西亞走在迴廊上,因為現在迴廊並沒有半個聖騎士,所以他可以毫不優雅的大喊。

喊到一半,突然有種像是很無奈的聲音阻止了毫不優雅的叫喊聲:「格里西亞……別再叫了,太陽騎士的形象都被你破壞光了。」

「又有什麼關係?老師還不是也沒有半點太陽騎士的樣子?」格里西亞毫不猶豫的將自家老師拖下水。

「唉……你真是……。」雷瑟搖了搖頭,彷彿對格里西亞的行為感到無奈。

「欸,雷瑟。你剛剛幹麻要突然離開?」

「嗯?只是心情上有些需要調適的。」總不能說自己其實有點忌妒吧……?說出來準被笑死,但是從不說謊的他並不想說謊,所以說了個也算是正確答案的回答。

「真的?沒有騙我?真的真的沒有騙我?」格里西亞彷彿有著奇異的直覺般,臉一再一再的靠近。

「格里西亞……。」

「幹麻。」

「靠太近了。」

「嗯?喔,對。」為了太陽騎士的形象,格里西亞立刻遠離雷瑟,就只是為了形象。

--形象,一種處於無形的束縛。

看穿了格里西亞心底在想些什麼的雷瑟,心底傳來了一陣陣的苦澀。

形象嗎……? 雷瑟嘴角勾起一股自嘲的笑容。

對阿,形象、形象,十二聖騎士不都是被形象束縛住的十二個人嗎? 雷瑟低下頭,長年使劍的雙手握了緊。

格里西亞……。

想到了剛才的情況,以前也不是沒有,只是通常自己如果說了靠太近了等等之類的話,格里西亞就會跟野貓一樣迅速的彈開。

剛剛,卻……。


-以前的你,可以帶領我不被形象所束縛。

-以前的你,可以帶給我歡笑及幸福。

-以前的你,可以將我維持十三年的形象破壞殆盡。

可是,現在的你呢……?

只是一個,容易被形象束縛住的人。

以前那些點點滴滴,都在你心中化為灰燼,隨風飛去。

那我對你的思念呢? 

你感覺的到嗎?

那四處飛揚的思念,有傳達到你心裡嗎?

有嗎……?格里西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6 22:29:28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久才發文(哀怨)
我可以感受到雷瑟內心的煎熬,
只是這樣太殘酷了,
為何一定要十二聖騎士受傷才能恢復情感呢?
太殘酷了......
期待下一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7 16:47:5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終於發文了~好開心
雷瑟好可憐喔...
太陽該不會最後才恢復對雷瑟的感情啊?
看到最後一段真的覺得格是總受~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7 21:47:11 | 顯示全部樓層
喔~~真好~~
一下看那麼多~~真開心
加油優~~雖然一次看的很爽
但還是想看下一篇呀呀呀~~
雷瑟加油呀!!!!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17 21:13:55 | 顯示全部樓層
咳!
對於"奪走感情"可真是個好題材-    -++
可,我不要太過BL的......

不過對於"夥伴"這東西我可是很愛的~((飄愛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17 22:34:59 | 顯示全部樓層
唉呀呀∼雷瑟好可憐呀∼(幸災樂禍
大大再多虐一點雷瑟吧∼
我要再說一次,
雖然我喜歡田文
不過!我更愛虐文∼(笑
所以再多虐一點雷瑟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4-17 23:56:46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有悲到啊啊、啊
不如就讓他悲下去,小格受重傷在想起所有事情,然後來個happy ending吧∼∼(人受重傷哪來的happy?(我認為如果是我寫的話會把人搞死(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5-6 20:33:41 | 顯示全部樓層
轉轉轉~~我說呀~~
人家等很久了耶!!!
呃...不行了~~
我...我...我...好想看呀呀呀呀呀~~~
(被打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